LV. 18
GP 19

【其他】AIR同人小說 SUMMER 七星傳(下) 決戰黑翼人

樓主 劍魔 john75422
在下之前因為一直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寫所以就拖了這麼久 真是對不起。
想看精彩所在 就請看最後面吧 枊也和神奈的完美結局哦

七星與統御者 決戰黑翼人

神奈變成黑翼人”神蓮”飛走之後,全人都決定,一定要救出神奈,而就在他們走下山的路上,神奈的母親醒過來了。
「啊!神雲大人,您星了啊。」裏葉一直在旁邊照顧著。
「‥‥‥‥我怎麼‥‥」
「您受了傷,後來是真虎、紫晶和琴乃將您給療傷好的。」藤蛇一直小心翼翼的拉著手推車。
「是嗎‥‥‥? ‥‥謝謝你們。」
「哪裡,我們只是做我們該做的。」琴乃的表情一直表露著悲傷的樣子。
「咦‥‥? 怎麼了‥‥? 對了‥神奈呢?」
「那個‥‥神雲大人‥其實‥‥」
雙龍將當時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
「我一定‥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的。」狼牙緊握著拳頭,心中充滿著憤怒。
「狼牙,省點力氣。 並不是只有你在忍哦。」翔馬的眼神出現了一絲絲的殺意。
「好了,別說了。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吧。」(枊也)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後,就在一棵大樹下休息了。
到隔天早上,一行人又繼續上路,隨後到了一個村莊。
「我們走了很久的路了,先到旅館去休息一下。」(枊也)
「是!」(全人)

一行人到了旅館,便在老闆的引領之下,走進房間裡,
「客官們儘管休息。」
「我們知道了,謝謝。 請先下去忙你們的。」(枊也)
老闆對枊也一行人行個禮之後,便走了。
「我們先在這兒好好休息,到了晚上再出發。 裏葉,你留在這照顧神奈的母親。」(枊也)
「嗯!我知道了。」(裏葉)
「到出發為止,還有很多時間,好好的整備一下。」(枊也)
「是!」(全人)

「‥‥‥‥‥‥‥‥為什麼‥‥‥?」
「!」
全人轉向神奈的母親。
「為什麼,你們要這麼的幫我們?」神奈的母親表情疑惑的問著。
「因為我討厭弱勢族群被欺壓。」狼牙充滿著笑容的說著。
「殺死不人道,就是正義。」真虎恢復平常眼睛笑眯眯的表情。
「神奈大人和神雲大人都人模人樣的,而且翅膀是純白色的,怎麼會是惡魔呢?」琴乃將自已的琴,全都穿上了針。
「對女性如此的過分,怎麼能原諒呢?」紫晶手腳戴上護套,又從行李挑了一些瓶子出來。
「對翼人族這麼過分的行為,還敢以正義自居?! 不可原諒。」翔馬用棉花棒點擦著自已的刀。
「我們很久前就沒家人了,而藤蛇是體格巨大而被排斥,所以翼人族至今所受的苦,我們都了解。」雙龍用著半溼的布擦著大槍劍。
「神奈大人的存在,對我來說,就像是妹妹一樣,而神雲大人您就像是大家的母親,所以當然要幫了。」藤蛇的眼神表露著幸福和溫欣的眼神。
「我是神奈大人的貼身侍女,主子有難當然要幫了。」裏葉的表情回復了以往的笑容。
「啊‥‥那個‥‥我是護衛,保護主子是應該的‥‥」枊也抓抓頭,臉又有些紅的回答。
「那你怎麼臉紅呢? 枊也。」神奈的母親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枊也。
「啊‥!有‥有‥有嗎? 只是有些熱啦。」枊也不好意思的將臉轉向別的地方。
「唉‥‥表面雖然是這麼說,可是心裡‥‥」
「急得像油鍋上的螞蟻,內心是充滿著愛意。」
真虎和紫晶學枊也和裏葉,演了一段無厘頭對話。
「喂!那‥那有‥‥你們亂說‥‥我‥我才沒有‥」枊也急忙的解釋,但臉卻更紅了。
「嗯∣∣!臉紅了哦。看來是說中了。」狼牙一副看得很仔細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全人笑成一團了。

「‥‥啊!對了‥‥那個‥問一下‥」
「狼牙,怎麼了嗎?」
「枊也大人,你知道”不淨之身”是什麼意思嗎?」
「不淨之身?」
「神雲大人說她自已是” 不淨之身”,到底是什麼意思?」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神雲大人,能請您說明一下嗎?」琴乃將臉轉向神奈的母親看。
「‥‥‥‥‥‥」其餘的人,也將臉轉向神奈的母親看。
「‥‥‥好吧。 我就告訴你們吧。 ‥‥‥自翼人族被當成戰爭工具開始,有很多人因此而死在戰場上,這一點你們都知道吧?」
「嗯!」(全人)
「而死去的亡靈都認為是翼人族害他們死的關係,由此衍生的憎恨,便行成要我們翼人族不得好死,接近翼人族的人也不得好死的”詛咒”。」
「詛‥‥詛咒?」(枊也)
「詛咒本身也會隨著記憶的傳承也跟著傳下來,現在就是傳到我了。」
「接近的人也不得好死? 這麼說我們也中了詛咒?」(狼牙)
「嗯!沒錯! 好比說你們受了重傷,但卻一直無法癒合,就是因為詛咒的關係。」
「難到就沒有破除的方法嗎?」(真虎)
「是有個方法可以破解。 只要做完星之夢的記憶傳承就可以了。」
「星之夢? 記憶傳承?」(雙龍)
「類似歷代的翼人族,將智慧和技術,藉由夢境來傳給下一代。 是這樣的意思嗎?」(紫晶)
「意思差不多。 可是‥‥這個星之夢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辦法完整的傳承下來。」
「是因為詛咒的關係嗎? 星之夢還沒有傳承完就過世了。」(紫晶)
「嗯‥‥ 沒錯。」
「好可怕‥‥沒想到翼人族竟然背負著這樣的詛咒。」真虎聽著都冒冷汗了。
「有什麼可怕的,反正我們拼死也要救出神奈大人,不是嗎?」翔馬一副不怕詛咒的表情。
「而且‥‥‥要解除詛咒,可能‥‥還有一個方法哦。」紫晶深思著並想了又想。
「!」全人都睜著大眼睛,看著紫晶。
「紫晶,真的還有別的辦法嗎?」枊也有些激動的問著紫晶。
「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就這樣。」
「哦──!這倒是不錯的方法哦。」(狼牙)
「既然這樣,到時就試試吧。」(真虎)
「若那死胖子沒辦法的話就把他殺了。」(翔馬)
「嗯!好。 各位,到快晚上時就回來這集合。 這段時間就自由活動,解散!」(枊也)
「是!」(全人)
枊也一行人討論完後,每個人就去各忙各的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轉眼就到了傍晚,全人都回了旅館,做最後的準備。
「全人都準備好了嗎?」(枊也)
(喀喳)「隨時都可以。」狼牙戴上自已的鐵爪。
「睡了一覺,精神飽滿。」(藤蛇)
「都準備好了,枊也大人。」(琴乃)
「我需要的東西,都買到了,也好了。」紫晶將手腳都穿上防具,腰邊掛了幾罐瓶子。
「好了。」(翔馬)
「我也是。」真虎把短刀掛在腰邊。
「好了。」(雙龍)
「嗯!好! 那‥‥裏葉,神雲大人麻煩妳照顧了。」
「我知道了。」
「好! 那我們走了。」
「路上小心。」
枊也一行人,轉頭要走時,神奈的母親叫住了他們。
「等一下。」
「是! 有事嗎? 神雲大人。」(雙龍)
「這個‥‥你們拿去吧。」
神奈的母親,整個人發之後,那一團光分成了八個,進入了枊也他們八人的體內。
「這是‥‥」(枊也)
「我把自已力量大半都給了你們,對你們應該會有幫助。」
「可是‥‥為什麼‥‥」(狼牙)
「因為,我相信你們。 你們是絕對值得托付的。」
「原來如此。」(琴乃)
「神雲大人,我們絕對會救回神奈大人。」狼牙握緊拳頭的向神奈的母親保證。
「嗯! 各位,走吧。」(枊也)
「是!」
一行人走出了旅館,就開始朝向月之祭壇的方向出發了。而待在旅館的裏葉和神奈的母親則在為枊也他們析禱。
「各位,祝你們一路平安。」(裏葉)
「請祖先們保佑他們吧。」(神奈的母親)

走出村莊的枊也一行人在路上走著走著,忽然前面出現了一群人影。
「且慢!」
「誰?」翔馬預備了拔刀動作。
「這前面再走一段路的地方,就會變成戰場,所以,勸各位快點回走吧。」
「嗯! 都是修行僧? 原來你們是高野法師。」紫晶仔細的看了他們一下。
「你們到這裡有什麼目的?」
「我們要到前面的月之祭壇去救出翼人 神奈備命。」雙龍果敢堅決的說了出來。
「同樣身為人類,為什麼要幫助翼人族那些惡魔?」
「因為她們只求過安逸的生活,卻被天皇利用,又被說成是惡魔。 我們已經看不下去了。」琴乃的口氣也開始有些激動了。
「哼!說得好像很了解的樣子,明明就什麼不懂。」
「不懂什麼?快說。」翔馬聽得有些不耐煩了。
「翼人族的力量,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你們所想的到的。」
「那又怎樣?只要沒危害世人就好了。」真虎睜開的一眼,表露出了冷酷的眼神。
「而且是天皇害她們變成殺人的軍事武器,又害她們被死去的亡靈詛咒。實在是太過分了。」藤蛇的雙手都冒出了青筋。
「少‥少騙人了,不可能,翼人族是惡魔,絕對錯不了的。」高野法師開始有些激動了。
「唉∣修行者竟然會中別人的妖言挑撥,可見是修行不夠。」狼牙故意裝出瞧不起人的口氣。
「算了、算了。 跟他們再說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我們走。」
「是∣∣!」
枊也不想時間再耗下去,便叫大夥快點走人。
「等一下!」
高野法師們覺得被汙辱,而個個都憤憤不平,便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幹什麼?」
「你們的罪孽已經相當地重了,假使再不罷手的話,就休怪貧僧得罪了。」
「哼!罪孽深重? 那個把與世無爭的翼人族當成戰爭工具,害死很多人的死天皇,罪比我們更重!」翔馬嘴中咬的樹枝,因為太生氣而咬斷了。
「既然諸位不聽勸,就別怪貧僧無情了。」
「哼!就讓我來對付你們吧。」
藤蛇走向高野法師,並表明要一人來對抗。
「藤蛇,你沒問題嗎?」
「沒有問題的,枊也大人。」
「各位!上吧!」
「哦!」
(‥‥‥‥‥‥‥‥‥‥‥‥‥‥‥‥‥‥‥‥‥‥‥‥‥‥‥‥‥‥‥‥‥‥‥‥‥‥‥‥)
高野法師們開始唸咒,而藤蛇的周圍便出現了紅色的經文。
「各位!不要怕犧牲,為了天下人民,一定要徹底的消滅他們,還有翼人族。」
(‥‥‥‥‥‥‥‥‥‥‥‥‥‥‥‥‥‥‥‥‥‥‥‥‥‥‥‥‥‥‥‥‥‥‥‥‥‥‥‥)
過了一會兒,藤蛇便被紅色的經文給綁住了。
「‥‥‥‥‥‥」藤蛇依舊不以為意。
「很好!加油!各位!」
「就這樣嗎?」
「什麼?」
「高野法師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是嗎?我們的法術不是力氣大就能對付的哦。」
「無知下輩。以膽敢激怒神將,爾等可知神怒之威。」
隨後藤蛇的身上便出現了黑色的火焰。
「黑色火焰? 原來是妖怪!那就受死吧!」
「妖怪? 膽敢侮辱神將。」
之後藤蛇身上的黑色火焰,開始燃燒的越旺盛。
「就憑汝等的心態和法術,還想贏吾? 少作夢了!」
藤蛇的力量把紅色經文給彈開了。而高野法師因為無法壓制藤蛇,結果全都跌坐在地上。
「哇∣∣」
「嗚‥哇∣∣」
「怎麼可能? 他一人就把我們的法術給彈開了。」
「竟敢侮辱吾藤蛇是妖怪? 接受黑炎的懲罰吧。」
藤蛇舉起右手,將所有的火焰聚集在右手。
「鳴‥‥可惡的妖怪‥‥」
「我們決不會認輸的,各位∣∣」
「哦∣∣」
(‥‥‥‥‥‥‥‥‥‥‥‥‥‥‥‥‥‥‥‥‥‥‥‥‥‥‥‥‥‥‥‥‥‥‥‥‥‥‥‥)
所有的高野法師,全都又站了起來,詠唱經文,隨後出現了一層結界。
「還不死心? 自已都被利用了,還不知道嗎?」
藤蛇將聚集在右手黑炎的右手,打向高野法師。
(碰∣∣∣∣轟∣∣∣∣)
「鳴哇∣∣」
「唉呀‥‥」
高野法師因為無法抵擋藤蛇的攻擊,而全都倒在地上。
「沒‥想‥到‥‥竟然‥‥敵不過‥‥一個人‥‥」
「至少‥我們是‥‥為了天下‥‥的人民‥而死的‥‥」
「‥‥‥‥無聊。」
所有的高野法師都有死的覺悟了,可是藤蛇卻轉身走回枊也他們那邊。
「好了,枊也大人,我們快走吧。」
「!」
「好厲害‥‥一擊就‥‥」枊也多少有些被嚇到了。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藤蛇)
「為什麼‥‥? 為什麼不殺我們? 難道是同情我們?」
「要是真的殺了你們,不就証明了翼人族是兇險的惡魔了。」
「那你呢‥‥? 身上圍繞著黑色火焰‥‥難到不是妖怪嗎‥‥?」
「誰說妖怪一定是壞的? 再者藤蛇是神將又不是妖怪。 真是笨到極點了。」狼牙一副瞧不起人的口氣說著。
「神將?黑色火焰?藤蛇?  啊‥‥難‥難道他是‥‥」
「看來‥‥你們總算知道了。」(藤蛇)
「連神將大人都也要幫翼人族,難道我們真的錯了嗎?」
「並不完全,因為你們只是中奸人的挑撥而已。」(枊也)
「‥‥‥‥」
「你們在就這,好好想一想吧。 告辭。」(藤蛇)
枊也一行人,放著高野法師們不管,而又繼續趕路走人了。

「現在想起來,沒想到藤蛇你都一直隱藏這樣的戰力。」
「枊也大人,若每次都用的話,再加上我變成神將的樣子,那按常理推想,很多人都會認為我是怪物的。」
「也對啦,不過你一人就可以打贏那些高野法師,真是厲害。」
「只不過是不怕火而已,但還是比不過神奈大人就是了。」
「放心啦,藤蛇。 團結力量大,我就不相信沒辦法。」
「哈哈哈,說得也對,狼牙。」
「走吧!各位! 就要到了!」
「哦∣∣!」
全人的士氣甚高,齊同一心,距離月之祭壇也已經不遠了。
一行人走過樹林,在廣闊的草原走著走著,終於走到地圖的指定地點了。
「月之祭壇在哪? 前面就已經一座小山丘了。」狼牙左看右看,並沒看到類似祭壇的建築。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