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9

RE:【創作】同人小說 SUMMER 七星傳 中篇(和上篇合併)

樓主 劍魔 john75422
一行人走了漆黑無比的房間,而因為黑的看不見任何東西,所以一行人一直摸著牆前進。
忽然間出現了一位女子的聲音。
「是誰? 若是要我出去參與戰爭的話,你們就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我是神奈備命的貼身侍女 裏葉。」
「我們是神奈備命靡下的近衛隊 七翼將。」
「我是神奈備命的護衛 枊也。 我想您應該就是神奈的母親吧?」
「‥‥神奈‥?」
「是‥‥母親‥嗎?」
「神奈大人,快張開自已的羽翼,讓她看吧。」
「好的。」
神奈在裏葉的建議之下,而張開了自已的羽翼。
「我的翅膀無法拍打也無法飛翔,若妳有和我一樣的翅膀的話‥‥」
「‥啊!‥神奈!」
「母親。」神奈激動掉下眼淚,因為終於見到自已的母親了。
「‥‥‥那位叫的枊也的,拜託你‥盡快帶神奈離開這裡下山去。」
「母親‥‥」
「恕我直言,我是效忠的人是神奈,所以您的這請求恕難遵從。」
「是嗎‥? 那你們要我怎麼樣?」
「請您離開這,並和神奈大人一起快樂的生活下去。」裏葉說著並幫神奈整理好翅膀和衣裳。
「!」
「再者我們本來就也有打算要救走您了,八百比丘尼殿下。」雙龍走向牢房看著鎖試圖要打開牢門。
「‥‥要是所有的人,都像你們這樣就好了。 這樣我們翼人族的命運,說不定會有所改變。」神奈的母親微微笑。
「其實‥早就已經改變了。 請您後退些,呀───」雙龍用一隻手就將牢房的門給拔開了。
「母親!」
「不可以碰我!‥我現在可是不淨之身。」
「母親‥‥」
神奈看到母親從牢房裡走了出來,便想過去抱住自已的母親,可是母親卻說自已是不淨之身,而不能碰她,使得神奈有些難過。
「不淨之身? 母親,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的身上背負著一種詛咒。 為了不讓後代受苦,這樣才是明智之舉。」
「‥‥‥‥‥」神奈聽了有些嚇到的發抖。
「八百比丘尼? 各位,問一下哦,八百比丘尼這名字是誰取的?」狼牙從剛剛就一直在這個問題。
「我聽說過,好像是高野法師們所給的尊稱,哼-取的還真是有夠難聽的。」翔馬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不如‥‥叫您 ”神雲”如何?」狼牙想到了一個新名字。
「神雲? ‥‥‥聽起來還滿不錯的。」神奈的母親似乎認同狼牙所取的新名字。
「好了、好了,這個以後在說吧。 現在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枊也認為現在的所在地並不安全而叫大夥趕快離開。
一行人走出了石洞,並照著琴乃所延路做的記號走下山。
「妳叫裏葉是嗎? 穿過結界,而找到我的所在處的人就是妳嗎?」
「是的,因為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指引著我。」
「‥原來如此,看來妳的身上也有著一股神袐的力量。」
「神袐的力量‥‥‥?」
一行人在走下山的路中,天空忽然出現像又鳥像煙火的笛聲。
(咻~~~~~~~~)
「咦? 這是什麼的鳥叫聲?」神奈聽到笛聲以為是鳥叫聲。
「不!不是!是開戰的訊號。」
「枊也大人,看來是有人要來攻打靈山。」狼牙聽到遠處有士兵的咆哮聲。
「可惡,沒想到會這樣。」
(咻咻咻咻)忽然從樹林飛出一堆箭往枊也一行人的方向飛出。
(喀、兵、釘<-刀擋箭的聲音)「小心點各位,有敵人來襲了。」翔馬趕緊拔出刀把箭擋住。
其他的人也個個拿出武器出來,抵禦敵人的攻擊。
「神奈妳們快點趴下!」枊也 也拿出刀子出來擋箭,並叫神奈她們快點趴下。
「啊‥‥‥‥!」結果有兩隻箭,射中了神奈的母親。
「母親────」
「神雲大人─」
「神雲大人~」
全人看到神奈的母親,而愣了一會兒。
「好啊,射中翼人了」
「喂!那是我射的。」
「不對!是我。」
在樹林裡放箭的士兵個個都在搶射中翼人的功勞。
「‥‥‥‥‥‥ 哈!」神奈的母親周圍出現怪異的光芒,並哈了一聲。
(爆炸聲)忽然一爆炸,而又出現一陣颶風。
「啊啊~ 這是什麼? 啊~哇~~~~」
「哇~~~~」
「救命啊~~~」
有些士兵被颶風颳得撞到樹幹而出血死亡,有的則是連同樹幹一起裂成兩半,又有的是被吹到空中後掉下來摔死。
「裏葉!不要讓神奈看到!」枊也覺得場景過於可怕,而趕快叫裏葉遮住神奈的眼睛。
「‥‥啊‥!是‥‥」
「‥‥‥‥這就是‥‥翼人族的力量‥?」真虎睜開著眼睛,一直冒著冷汗。
「‥‥好可怕‥‥」翔馬握著刀的手,一直在發抖。
「‥‥‥‥‥‥‥‥!」紫晶則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在場的人,全都看的當場嚇到了。
風漸漸變小了,而神奈的母親則因為中箭的關係,而站立不穩,倒了下來。
「母‥母親──!」
「神雲大人!」
全人著急的跑向神奈的母親。
「母親‥‥」
「神雲大人!」
「我說過的‥‥不可以碰我‥‥的‥‥知道‥嗎‥」
「不要!不要!我不要!好不容易見到了卻不能抱著自已的母親,這叫我怎麼受的了啊! 母親‥‥母親‥‥」神奈哭著不聽母親的警告而抱著自已的母親。
「唉~真是不聽話‥‥不過說真的‥我都快忘了,人體是如此溫暖。」母親也用自已的手的抱住了神奈。
「神奈‥‥」
「神奈大人‥‥」裏葉的表情也像是快哭出來了的樣子。
「妳等一下,我馬上幫妳把箭拔出來。」
「等一下,神奈大人」紫晶趕緊叫住了神奈。
「做什麼?為什麼不讓我把箭拔出來?」
「神奈大人,您這樣拔的話,血是會噴出來的。」
「那到底要怎麼辦?」神奈的表情近於到快要崩潰了。
「神奈大人,請放心吧,這樣的傷勢難不倒我的,我一定治好您的母親的。」紫晶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神奈。
「紫晶,拜託了。 裏葉,妳先帶神奈到那邊去。」
「嗯!我知道了。 神奈大人,我們走。」裏葉拉著神奈的手,到一邊去了。
「母親‥‥‥」神奈一直看著自已的母親,宛如母親快要死去的樣子。
「是!枊也大人。 弟弟、琴乃,你們兩過來幫我。」紫晶轉頭叫真虎和琴乃過來一起幫忙治療神奈的母親。
「是!姊姊。」
「啊!對了,枊也大人,還需要製造一台手推車,因為神雲大人這樣的傷勢是暫時無法走路的」
「嗯!我知道了。 其餘的人跟我來。」
「是!」雙龍、藤蛇、狼牙、翔馬四人都跑去和枊也一起砍木頭做手推車了。
就在全人都各忙各的,裏葉一直在安慰著神奈。
「母親‥‥母親‥‥」
「沒事的神奈大人,紫晶她一定會治好您母親的。」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因為我相信他們。 而且紫晶也向您保證了。」
「‥‥‥‥我要去綀習丟手包了。」神奈站了起來,拿出手包,走到了別的地方去綀習丟手包了。
「‥‥‥神奈大人‥‥ 啊!對了,我去看看他們的狀況好了。」裏葉並沒有阻止神奈,只認為神奈需要一人靜靜。隨後她自已也站了起來,走去看其他人的工作況狀了。

「我已經點了神雲大人的止血穴,也給她吃了麻痺藥了。 真虎,可以開始了。」
「是,知道了。」
「真虎,小心點。」琴乃拿著照明的燈,但手卻一直在發抖。
「嗯!我知道。」
為了取出箭,真虎小心翼翼的延著箭把肉給切除掉。
(附註說明:如果直接將箭拔出來的話,箭會把傷口周圍的細胞給破壞掉,而不能復原,使傷口會慢慢腐爛,所以才會要先在箭的邊緣把肉切掉,因為這樣的話,細胞就沒事,而傷口也會復原。若箭的箭頭沒有完全射入的話就沒關係。)
「‥‥‥‥」
「‥‥‥‥」
「‥‥‥‥」
三個人一語不發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成功將箭都給取了出來。
「呼~~好緊張哦。」
「真虎辛苦了,你可以休息了。 接下來的就由我來吧。」
「‥‥是!」
「琴乃去幫我拿一些酒來,因為酒可以消毒。」
「來!酒在這裡。」裏葉忽然出現在琴乃的後面。
「‥‥哇!!!」三人同時都被忽然出現的裏葉給嚇到了。
「‥裏‥裏葉大人,妳何時‥‥出現‥‥」真虎被嚇的說話都結結巴巴的。
「在你們開始動手術時候就一直在這裡了。」
「呼~裏葉大人,妳真如同枊也大人說的一樣,神出鬼沒的。」紫晶裝出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咦?神奈大人呢?裏葉大人。」琴乃左看右看的就是沒看到神奈。
「神奈大人去別的地方綀習丟手包了。」
「這樣啊,那‥‥裏葉大人,等一下麻煩您和她說母親已經沒事了。」紫晶正在幫神奈的母親將傷口包紥當中。
「好的,沒問題。 我會和她說的。 接下來我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裏葉站了起來,往枊也他們的方向走去。

另一方面,枊也等人早就完工了,而也正往真虎他們的方向走去,正好看見了裏葉。
「啊!好快哦,我正打算要去找你們呢。」
「嗨!裏葉。」
「手推車已經造好了啊?」
「是啊,當時真的沒想到只靠自已的武器,竟然也有辦法做出手推車出來。」
「枊也大人,因為是組合式的。所以只需要繩子來固定就夠了。」雙龍一直拍著手推車覺得很有成就感的樣子。
「啊!對了,妳們這裡處理的如何了?」
「是的,已經沒事了。」
「是嗎? 真是太好了。」
「枊也大人,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吧! 這裡隨時都會有危險的。」翔馬一直看著四周,感覺有可怕的事快要發生了。
「唉呀!糟了,那我要趕快通知神奈大人才行。」裏葉著急的往神奈綀手包的地方跑去。
「裏葉,等一下,我們也陪妳去。 各位,快點。」
「是!」
枊也一行人,先把神奈母親抬到手推車上,隨後也緊跟在裏葉後面,去神奈那裡了。

而獨自一人在綀習手包的神奈,卻沒有在綀習,而是一個人躲在那哭泣,因為自已好不容易見到自已的母親卻中箭受傷,使得自已整個人快要崩潰了。
「‥‥‥母親‥‥‥您不能死了啊‥‥‥不能死了啊‥‥‥」
忽然間墜子發光了,也出現一個聲音。
「絕望吧!憎恨吧!甦醒的時刻到了‥‥‥‥」
神奈忽然間頭痛了起來。
「‥‥‥哇‥‥‥我的頭‥‥‥‥好痛‥‥‥到底是誰‥‥‥‥哇‥‥‥‥‥」
「‥‥‥‥‥‥終於自由了‥‥」神奈忽然間安靜了下來,但眼神卻充滿著邪惡和憎恨。
「神奈大人,您在這啊。呼~太好了。」裏葉看到神奈,便鬆了一口氣
「神奈~」
「神奈大人~」
枊也和雙龍等人也趕到了。
「‥‥‥是你們啊‥‥」神奈一副態度不屑的樣子。
「神奈,妳看,妳的母親沒事了。 是紫晶、真虎和琴乃他們合力治療好的」
神奈看到自已的母親躺在手推車上昏睡著,卻出現了厭惡的表情。
「枊也‥‥‥誰叫你們多管閒事的~~」神奈用自已力量把地面給炸出了一個大洞。
全人被神奈的突發攻擊給嚇到了。
「神奈‥‥幹麼忽然攻擊人?」
「神奈大人,您怎麼了?」
「神奈大人‥‥?」
全人都不知道神奈是怎麼了,而神奈只是露出了邪惡的笑聲。
「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神奈‥‥? 那女孩現在在吾體內哭泣著。 吾之名叫”神蓮”是翼人族傳承記憶中誕生的黑暗人格。吾要殺死可恨的人類。」
隨後神奈展開了自已的羽翼,但並不是純白的羽翼,而是漆黑的羽翼。
「黑色的‥‥羽翼!?」枊也看到神奈的羽翼不是以前的純白色而嚇到了。
「不可能,神奈大人的羽翼,不可能是這樣的。」裏葉也不敢相信自已看到的羽翼的顏色。
「神奈大人,您是怎麼了?」(雙龍)
「記憶中誕生的‥‥‥」(藤蛇)
「黑暗人格‥‥?」(真虎)
「神蓮‥‥?」(翔馬)
「‥‥‥‥‥‥‥」(紫晶、琴乃、狼牙)
雙龍等七人,看到這狀況,也被嚇到了。
「汝等還不了解嗎? 吾是從翼人族記憶中怨念所誕生出來的黑暗人格。」
「記憶中怨念‥‥?」
隨後在樹林中,走出一個穿著斗蓬的中年男子。
「哼哼哼哼,讓我來說明吧。」
「你是誰‥‥?」翔馬做出預備拔刀的動作。
「你不是‥‥之前賣我們墜子的那個老闆?」枊也想起當時向神奈推銷飾品的人,就是這位穿著斗蓬的中年男子
「哼!幾年不見了啊。 護國大法師”淺田”。」
「沒想到您還記得我啊,神蓮殿下。」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淺田”露出臉後立刻和神蓮叩頭下跪。
「汝就跟這些下輩做個說明吧。」
「是‥‥神蓮大人。 你們好,容我自我介紹,之前是向你們推銷東西的老闆,但我其實是護國大法師 禹座淺田。」淺田向神蓮行個禮後,轉向枊也一行人。
「禹座淺田‥‥?原來你就是那位惡名昭彰以貪婪和自大而出名的陰陽師,禹座淺田!」紫晶一聽到名字便知道他是誰。
「喂!死胖子。快說,神奈大人所說的”從記憶中怨念所誕生出來的”是什麼意思?」狼牙看到淺田便產生一股憎恨和厭惡感覺。
「哼哼哼哼‥‥就告訴你們吧。」
「快說!」枊也憤怒的拔出了刀,將刀鋒朝向淺田。
「哼哼哼哼‥‥神蓮大人的意思是說,她自已是從翼人族的負面感情所誕生來的,因為翼人族長期被皇帝所囚禁,而又被說是帶來不祥和災難的惡魔。所以對這世界產生了憎恨,而又因為翼人族有傳承記憶的能力,使得這股怨念日益壯大,還有遺憾又寂寞的死去,更使這股怨念更加強大。最後就誕生出擁有漆黑之翼的黑翼人,神蓮大人。」
「黑翼人‥‥?神蓮‥‥」枊也並沒被嚇到,還是一直堅定的看著淺田。
「原本打算讓末代翼人的神奈備命看到自已母親的慘死後,自已的精神崩潰時,讓神蓮大人來支配這個身體,但是因為你們的關係,讓神奈備命有一段快樂的回憶,逼得我不得不利用這墜子來引發出神奈備命的黑暗人格,也就是強制呼喚出神蓮大人。」
「‥‥也就是說‥只要拿掉那個墜子,神奈就會回復了,是不是?」枊也看了看神蓮,又看了看淺田。
「正是如此,不過前提是你們有辦法接近神蓮大人嗎?」淺田露出了奸邪的笑容。
「哼!這太容易了,各位我們上吧!」雙龍叫著其他六人,一起衝向神蓮,試圖要把神蓮身上的墜子。
「‥‥‥哼!愚昧。」神蓮舉起了右手,就忽然出現了一陣強風。
「哇──」
「唉呦──」
「嗚‥‥‥」
雙龍七人被神蓮的力量給震了回去,結果全人不是倒地,就是撞到樹幹而都受了傷。
「你們沒事吧?」枊也趕緊過去,看看他們的傷勢。
「哈哈哈哈哈,如何? 神蓮大人的力量,可不是蓋的吧?」淺田的笑聲變得更狂妄。
「哼!愚昧下人,吾的力量,哪是汝等能比的?」
「神奈‥‥是我啊,快醒醒啊,神奈。」枊也走向神蓮,試圖要呼喚醒神奈。
「沒用的,這女孩現在‥‥‥嗚‥‥我的頭‥‥」神蓮忽然頭痛了起來。
「‥‥‥‥裏‥‥葉‥‥ ‥‥‥枊‥‥也‥‥ 鳴‥‥」
「不要‥‥礙事‥‥你給我‥‥下去‥‥神奈備命‥‥」
「‥‥不要‥‥妄想‥‥控制‥‥我‥‥」
神奈和神蓮兩人的意志,為了不被對方控制,而一直在心中交戰著。
「神奈大人!加油。 不要被她控制了。」裏葉也試圖的呼喚神奈。
「妳休想! ‥‥‥‥‥‥‥‥‥」淺田為了壓制神奈而開始唸咒語。
「哇─────」神奈的意志漸漸的被淺田的咒語給壓制下去。
「‥‥‥可惡‥‥真是一刻‥也不能大意。 做的很好,淺田」神蓮的精神,為了壓制神奈,也用掉了,不少的精神力,而開始有些疲憊了。
「不可能‥‥神奈竟然‥‥不可能。」枊也不願相信,神奈竟然會輸給神蓮。
「神蓮大人,快走吧。 咱們還有一堆事情要去辦呢。」
「哼!沒辦法了‥‥先暫時讓你們活著吧。 下次可沒那麼簡單了。」神蓮說完便張開著黑翼飛走了。
「神奈‥‥神奈────」
「神奈大人。」
「神奈大人。」
「‥‥‥‥‥‥」
無論枊也、裏葉和雙龍等人怎麼叫喊,神奈頭也不回的飛走了。因為他們知道現在的神奈已經以前的神奈了,而是黑翼人 神蓮。
「‥‥‥‥這根本有問題,喂!死胖子,我問你。」翔馬一直一語不發的想事情,而在這時則開口了。
「怎麼了? 落魄武士。」
「你給我閉嘴,我問你。 神蓮既然是想要殺死人類,為什麼會和你這種人合作?」
「哼哼哼哼‥‥告訴你們也無妨。 因為皇帝就是想用她的力量來達成統一天下的目的。」
「統一天下?」
「十幾年前,當時那位翼人因為保護她的人被殺死了,結果精神崩潰,而神蓮大人就趁機支配了那個身體便開始大肆破壞和殺人,而皇帝看到了黑翼人的力量,便決定要納入自已的手中,所以開始和她拉攏關係,但起先她是見人就殺,後來在犧牲了將近十多位的法師和陰陽師,終於得了她的信任,。」
「哼!沒想到你們為了力量、為了統一天下,不惜犧牲那麼多人嗎? 你說-!」翔馬開始感到相當的憤怒。
「拿人的錢,替人消災;但是唯一沒想到就是‥幾天後那位翼人,忽然間回復了意識,結果自殺了,神蓮大人因為沒辦法控制身體機能死去的翼人,所以死前說了一句話 “我會降臨到未代的翼人身上”,之後因為翼人的記憶會傳承的關係,使得我們根本無法從意志堅定的翼人身上,喚醒神蓮大人。」
「所以到了神奈這代,你們才決定利用墜子來強制喚醒神蓮,但唯一的風險就是,只要拿掉墜子的話,翼人會把神蓮給壓制回去。是不是?」枊也整個人已經憤怒的快失控了。
「正是如此,要不是因為皇帝說事成的話就讓我擔任護國大法師一職,又可以享盡榮華富貴的話,我才不想這做白工呢」淺田一付不耐煩又瞧不起人的樣子看著枊也。
「你竟然為了自已的私利,而對翼人族做出如此不人道的事情,你這樣還是人嗎?再者萬一神蓮知道你們利用她,難道不怕被殺嗎?」裏葉也開始有些生氣了。
「對我是人,妳看我的樣子,有哪裡不是人呢?而且神蓮大人,是很信任我的。」淺田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說著。
「不過動物的靈轉生的,你根本就是穿著人皮的動物而已。」狼牙忍耐不住,以非常快的速度跑到向淺田打算要殺死淺田。
「喂喂喂,別生氣嗎~~」淺田裝出自命清高的樣子,也不在乎衝向他的狼牙。
「看我的,銳刃鋼爪。」狼牙將自已的鐵爪,往淺田身上一抓。
結果淺田卻忽然消失了。
「咦?明明我已經‥‥怎麼消失了?」
「‥‥‥是這個嗎?」紫晶從地上撿到一張人型的紙張。
「這是替身人型,他是把自已一些的力量,轉移到這上面而變出來的。」琴乃走近一看便知道這是陰陽師常用的替身人型。
忽然從天空傳來淺田的聲音。
「呵呵呵呵~~好險,真是好險啊。」
「喂!死胖子。 你有種就給我出來啊。」狼牙因為沒打到淺田而憤怒的失去理智了。
「哼哼哼哼~~若你們想要奪回神奈備命的話,那就到地圖指定的月之祭壇來決勝負吧。」
隨後從天空掉下來一張地圖,被枊也接的正著。
「若你們能走到這裡來的話,到時我恭候各位大駕光臨。哈哈哈哈哈哈~~~~」淺田一陣狂妄的笑聲後天空便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給我記著,淺田,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狼牙對著天空狂吼。
「好久沒這麼生氣了。」真虎的右眼微微地睜開了。
「我也是‥‥」藤蛇握緊的拳頭發出了喀喀喀的聲音。
「我不想在留情了。」雙龍生氣的往樹打了一拳,樹就倒了。
「當時勸不聽者,就殺吧。雙龍。」紫晶的眼神變成了相當兇惡的眼神。
「絕對要替翼人族,討回公道。」琴乃手中握著綁有線的針,臉露出了冷酷的表情。
「呸!如何對翼人,就這麼對他。」翔馬吐掉平常咬著的樹枝。拔出了自已的刀子。
「神奈大人‥‥‥」裏葉並沒被嚇到,而是用著堅定的眼神,望著遠方。
「神奈‥‥妳等我。 我一定會救妳出來的。」枊也緊握著地圖,看著天空。
全人都看著前方的天空,為了目的就是打倒黑翼人,救出神奈。隨後便開始朝向月之祭壇前進。一場宛如浩劫的戰爭,也慢慢的開始了。

下篇標題(暫):決戰黑翼人 閃耀的七星與統御者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