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14

[創作]兩翼少女-風與水的牽絆

樓主 Ken kemp9801
那女孩的身邊總是圍繞著風。
 
人總是會羨慕雲,對那自由自在地飄在天空中的浮雲感到憧憬。
因為人無法像那樣自由自在地旅行,也對那無法補捉的事物感到遙遠。
 
但那是不一樣的,吹動雲的是風;風才是自由不受限制的。
 
所以,要這麼說的話那女孩就像是風;
彷彿一張開翅膀就連風也會聽她號令。
 
我想,她應該要自由自在地飛翔,不該被拘束在這種地方吧。
 
 
 
女孩蹲坐著。
大海般湛藍的髮色;
就算站起來都還是長到腳踝,簡直要拖到地上的長髮。
天空般蔚藍的雙瞳;
顏色分明地一眨一眨,就像反映天空的鏡面一般,現在正直直地盯著前方看。
 
娃娃般的臉孔還帶點孩子氣,有著十四歲前後的模樣;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她的兩臂、胸口和背後,有著暗深紅色,不知寫著什麼字的刻印,繞成一個圓。
 
綁在兩邊長髮的響無鈴,一被雨水擊打就叮叮噹噹地響。
 
她就這樣裸身蹲坐在藍色的網子中,那網子是包覆著她,呈一個蛋狀;
那型態也一直固定著那樣,完全沒有變動過。
 
背後,以人類來說是肩胛骨的附近,有著銀色的、人類不會有的羽翼。
像鳥類在巢中剛醒來一樣散亂的羽毛;
不,剛醒來是不會傷成那樣的,因為上面有著明顯的舊傷。
 
 
女孩的頭髮也散亂不堪,是因為下雨的關係嗎?
 
 
暴風挾帶著大雨,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狂亂地灑落。
如果還看得見的話,腳下就是大海,不過這是不會有船出航的夜晚。
 
沒有月光也沒有星光,人造光源在這樣的夜裡更是杯水車薪;
空氣中唯一的光芒是從那藍色的網子所發出來的。
如果還有人能看見的話會很吃驚吧,因為那網子和女孩就在雲的下面而已。
 
大雨仍無情的灑落著,女孩沒有反應要逃也沒有意思去擋;
逃,往哪裡逃?在這個網子裡什麼也不能作、
擋,要怎麼擋?即使用雙手擋著頭髮也是一下子就會濕透。
 
既然這樣不如就當作是上天的恩惠,
讓曬了好幾天陽光的身體淋浴在冰冷的雨水中。
 
把瀑布般的雨當作是修行、把寒冷的雨勢當作是蓮蓬頭─這樣嗎?
 
 
 
女孩無助地閉上眼默默承受這一切。
直到,雨,停了。
 
覆蓋在頭上的雨的確是靜止了,只剩藍色網子上留下的水珠仍在滴落;
但耳邊卻仍是傳來那像是無止盡的雨聲,
不、那甚至是在耳邊滴滴答答迴響著的聲音─
 
少女是什麼時候站在身邊的?
 
 
 
穿著水手服的少女手持著水色雨傘,靜靜站在一旁,將傘舉在自己和網子之間。
 
她的上衣是有著黑色領子,其他地方是淡淡的鵝黃色;
胸口的地方一個黑色的小蝴蝶結,袖口的地方有著兩道黑色條紋。
裙子也是淡黑色的,
纖弱的腰間後方那絲帶繫成的蝴蝶結,隨著風雨大大的飄舞著。
那恆久不變的長袖制服,現在也正訴說著「永恆之秋」這個事實。
 
她應該是相當的有力氣吧,能在這樣的風雨裡毫無動搖地舉著傘。
 
「…誰?」
「問別人之前,應該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喔?」
少女微微笑著。
平淡,不算是責難的語氣。
 
「神無。余的名字叫做神無。」
只有那麼一瞬,女孩的眼裡閃著暗淡、無神地直視眼前。
 
為什麼要給這女孩取這種名字?
是誰給這女孩取這種沒有任何希望的名字?
人只要活著就會抱持夢想,
而少女的名字就是表示沒有半點夢想。
 
「神─奈──嗎?真是個好名字呢。」
 
少女只是笑笑,像是要含著般地反複在口中唸了幾次。
 
「我的名字是彩花。」
 
反正只是一時的心軟而已。
人啊,看見在雨中淋雨的棄貓,就會不自覺地幫牠擋雨喔。
更好心的人就會將雨傘留下來給牠們。
但是那是沒意義的。
那一時的衝動,突然性的幫助是不可能持久的。
沒有人會為了主人都不養的貓蓋屋子,每天帶食物來照顧牠們吧。
 
一切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無謂的正義感和空泛的虛榮心而已─
 
 
 
耳邊傳來海鷗的叫聲。
拉出好長的音飛過身邊。
 
大概是不小心睡著了吧,昨夜的雨看來是停了。
周圍只有水氣聚集成的濃霧,一個人都…不,原本就不可能會有人的。
 
那大概只是夏夜的一夜夢吧。
 
可見度不到一公尺,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這些無法成為雨也無法成為雲的偽物,在第一道陽光灑落時,自己就會散開了。
會化成它們自己想要的姿態回到大海去了。
 
也無法化為露水,這邊沒有能讓他們凝結作用的東西。
只能把露氣附著在這裡唯一的女孩身上。
 
霧氣滲透進身體是會感冒吧,女孩是已經習慣這樣的冷;
不,對女孩而言從一開始就連熱也不存在。
 
在這個藍色的網子裡不會冷也不會感到熱,連翻身都是理所當然的簡單;
好像從一開始就存在那的風的屏障在守護女孩。
 
 
 
第一道陽光從海的那邊透過雲層照耀上來時,霧散開來了。
 
光芒極為刺眼,女孩不禁舉起手來掩蓋雙眼。
從手指的縫細間,可以看到黑色的影子背著陽光飄來。
 
女孩不敢置信地遠遠望去,即使陽光已經強到可以刺傷眼睛。
 
少女在不遠處,舉起手來揮了幾下。
來到面前時,她拿起灰黃色的紙袋,
 
「妳肚子餓了吧?」微笑著這樣說了。
 
那天,女孩差點哭了,被陽光刺痛的眼睛,眼淚差點要奪眶而出。
 
 
也許,人類的本質並不是悲傷喔;而是存在於喜悅與憂傷間的那些平淡生活。
所以人們快樂時會笑、喜悅到了極點也會泣;
不然為什麼,人們出生的時候,周圍的人都在笑,只有你一個人在哭?
而你死去時,周圍的人都在哭,只有你一個人在笑?
 
所以現在,女孩的眼角有著微微的濕潤。
 
 
 
「余,一點也不餓…」
女孩不是倔強,
這個小小的藍色網子內,時間好像並不會流逝,而且…
 
少女伸向網內的手,被狠狠地彈開了。
 
好像只有物品,能通過網子間的這個空隙。
 
少女仍是伸出手,手上有股麻麻的感覺,這次只將紙袋推了進去。
 
女孩就這樣接到了紙袋,但卻呆呆地看著少女。
 
「快點吃吧,是鯛魚燒喔。」少女仍是微笑著。
 
「鯛…魚…燒?是什麼…」
 
少女打開自己的袋子,將裡面那仿照魚的食物拿起,小小的咬了一口。
「很好吃的,妳也吃看看吧。」
 
女孩看著眼前的少女,自己也試著小小吃了幾口,然後就開始豪邁地大口咬。
 
「好吃嗎?」
連說感想的時間都沒有,旁人看來像是好幾天沒吃東西了的可憐小孩。
「這麼好吃啊…我的也給妳吧。」
 
 
這次變成少女看著默默吃著鯛魚燒的女孩。
 
「神奈啊,真是貪吃呢。以前我也有像妳這麼大的弟弟和妹妹呢…
 不過,只是住在附近的小孩子啦,不是真正的弟弟妹妹。」
女孩仍是自顧自吃著。
「那女孩也像妳一樣呢,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沒有吃相,像個小孩子似的…」
 
女孩無言地看著沉思的少女。
 
「而那男孩…
 你現在過得好嗎…?」
 
少女,難得的收起笑容,微微嘆了口氣。
 
不知何時,陽光已經斜斜照著。
時光像是靜止似的,這一刻。
 
 
 
少女每天都會帶零食來。
甚至有一次還帶了女孩聽都沒有聽過的可麗餅來。
 
兩個人有時會聊天到半夜,然後隔著網子,肩並著肩睡著。
 
每個夜裡;
 
少女會偶然醒來看著靠在一旁的女孩。
看著她平靜的睡臉。
 
抬頭往漆黑的夜空看去。
 
我有時會發覺,自己其實打從出生來第一次如此面對星空。
 
滿天的星河,彷彿一伸手就能碰觸到的清澈河水;
 
無數個細微的小碎片,滿佈整個天空。
 
我們確實是存在著的,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
 
無數個不起眼的平淡,構成整個世界。
 
這個世界充斥著平凡。
 
但那就是構成整個世界的,充滿幸福的碎片。
 
 
 
 
偶爾,少女會帶一些玩具。
只有一分鐘內就下海的沙包是從此不會再帶了的。
 
那兩個女孩,就像是親姊妹似的…。
 
 
「妳看,我帶了梳子唷,來幫妳順一順頭髮吧。」
 
說著,少女從口袋裡掏出水藍色的梳子。
 
只有這件事是不可能的,女孩皺起眉頭。
 
無視抗議,少女轉至她的身後,只要手能伸進去網子應該就可以了吧。
 
女孩看不見背後的景象,也不知道少女作了什麼。
指尖撫摸髮稍那種柔順的觸感已經多久沒有過了?
女孩閉起雙眼靜靜享受這感覺。
 
「羽毛也亂七八糟的…神奈真懶惰呢,就連鳥也會斂羽不是嗎?」
那並不是責備的語氣,
她同樣是溫柔地一根一根拔除折斷的羽毛,一邊用手指梳理羽稍。
 
充滿著舒服得連羽翼都要張開的感覺。
這景象要是能讓人看見的話恐怕會是一幅奇特的景象吧。
 
兩個有翼的少女在空中梳理著彼此的羽毛…
 
 
 
「梳好了…然後再別上這個別針。」
 
少女在響無鈴的上面別了一個恐龍的別針。
 
「別針?」
「就是裝飾在衣服上的東西啊。」
 
一般是別在衣服上的吧,不過女孩身上是沒地方可以配帶才戴在頭髮上。
 
「下次也得帶衣服給妳穿才行…」
 
少女靜默著,似乎是認真地在想著要帶哪套衣服來吧。
 
「余不用衣服了。馬上就要去轉生的了。」
 
「余?」
少女難得地對女孩的那口癖,產生疑問。
 
「那、那是,之前我都住在社殿之類的地方啦;只有穿的衣服和住的地方比較像樣,過的生活卻和被關起來沒兩樣…我想大概是在那時學上的吧…」
 
通常是高貴者或貴族在用的語氣,用男孩子的語氣來說更增添了那種味道。
早就說慣了的女孩也只有在少女面前會感到不好意思吧。
 
 
 
「曾經有人這麼說過…
 當這身上烙印般紅色的詛咒消失時,就能離開這裡到任何地方去。」
 
女孩述說著像在夢中一般的話語。
 
的確,這藍色的牢籠彷彿隨著時間往海面緩緩下降;
女孩身上的刻印也一日日變淡。
 
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
 
溫暖的海風飄過白色浮雲的間隙,飛過藍色的天空。
 
平靜的海面下,魚群正在游動;
白色的浪花掠起,濺起無數的水花,透明的泡沫漂在水面,緩緩地一個一個破開散去。
 
那天,少女只是微微笑著看著女孩靜靜敘說她的夢想。
 
但她知道,不管夢想有多遠,女孩都一定會讓它實現。
 
 
某個夜裡;
 
女孩會偶然看見靠著自己睡著的少女背上,有著紅色的痕跡。
 
那天晚上,女孩作了惡夢。
 
明明已經好久連一個夢都沒作過。
 
妳的詛咒,會讓接近妳的人痛苦。
太過靠近的話兩人都會痛苦;
更靠近的話,兩人都會死。
愛著妳的人會死,你所愛的人也會死;
所謂詛咒,其實就是這麼回事。
 
 
 
從夢中驚醒的女孩,看見了天空那被網子切割成好幾片的藍。
 
還有,一臉擔心的少女。
 
「作惡夢了嗎?神奈?」
 
少女將手伸進網子時,雖然只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卻已足夠讓女孩發覺。
 
並不尋常,
少女總是微笑著。
再痛苦也是笑著、在如何的風雨中也是笑著;
總是那麼的堅強,有著不讓任何人擔心的表情。
 
就連現在,輕撫著女孩額頭的動作,也是忍耐著痛楚。
 
但她卻一點也不在意地微笑著。
 
「沒事了,只是夢而已喔。」
少女伸回了手,
女孩卻是將手伸了出去,拉住她。
 
「那不是…夢…嗚…」
伸出網子外的部份,撕裂般的痛楚滿佈手腕。
少女不是不會痛,她只是比別人堅強;有了這樣的體會。
 
「神奈!快把手收回去…很痛吧?」
「會痛呢…可是姊姊妳更痛吧…能讓我看看妳背上的傷嗎?」
 
看著女孩痛苦的表情,少女點了點頭。
 
拉下水手服胸口黑色的小蝴蝶結,耳邊傳來悉悉疏疏的聲音。
 
少女將水手服拉鍊拉至底端。
衣領處不經意露出的後頸與滑肩,尋常男孩看了也會氣息一窒。
 
將水色羽翼收起的背,和平常人沒有什麼不同;
只有在原本該是附著羽翼的肩胛骨,有著淡淡的傷痕。
那裡正緩緩流出血紅色的水滴。
 
「為什麼…明明就受了這樣的傷…」
 
同樣是飛行過的人就能夠了解,不是飛行而是飄浮這一回事。
並不是張開翅膀用力揮舞來飛翔,而是像踩在空氣上一樣自然。
 
就算如此,飛行的眷族們應該知道吧,在空氣上是沒辦法好好休息的。
腳不踩在地面上是沒辦法休息的,鳥也無法在飛行時閉上眼睛睡眠吧。
 
「再加上這樣的痛楚的話…能夠安眠的夜晚一個都不曾有過吧…」
 
「一點也不痛的,神奈。」
 
「騙人!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要為了我一個人…」
 
女孩用力握緊自己的手臂,詛咒般用力緊捏詛咒。
少女將衣服披回肩上,嘆了口氣。
 
「當然是因為妳看起來很寂寞啊。
 第一次見面時,妳的表情是那麼悲傷,讓人無法放著不管呢。」
 
沉默,充斥在兩人間的空氣中。
不遠處的客船,大大的鳴了響笛。
 
「余決定要去轉生了。
 為了不再讓誰痛苦。
 這是余這小小的腦袋能作的最好的決定。」
 
「那是妳的決定喔。
 但是妳不能搞錯了。
 就算是一時的痛苦,只要那是我們所選擇路上的景色,就不能去逃避喔。」
 
「余知道了。
 余也會像彩花姊姊一樣堅強。
 就算痛苦也不給任何人添麻煩、就算一個人也會好好努力。」
 
 
「一個人也會好好努力。」
她複頌了一次女孩的話語。再次展露出了微笑。
 
 
 
「所以,余想…
 不必擔心余,也不必來找余,只有最後…希望妳能看著。」
 
「我答應妳。還有,最後一件事。」
 
少女打好胸前的結,展開背後的羽翼。只有這次,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再也不可以說自己的名字是『神無』這樣悲傷的名字了。」
 
 
 
女孩點點頭。
 
張開羽翼的同時,身邊的藍色牢籠彷彿水一般散開了,之後像光沙般落下。
 
身上的紅色刻印也漸漸淡去,
就那樣裸身往上飛去。
 
之後在雲下轉了幾轉,然後緩緩像躺下般往水面飄落。
 
就有如落葉般飄落。
 
接觸水面的那一瞬間時。
 
銀色的羽毛散落。
 
銀色的雨,如果不說是雨就無法懂;但是那並不是像雨一般往下滴落。
 
不是從天上往下灑落,而是由水面往上飛散。
 
由遠處看,可能會像是飛散各地的羽毛碎片吧。
 
往海面看,女孩的身體已經不見了。
 
結果最後,不是往水裡飄落,而是往天空墜入啊。
 
 
 
 
 
那少女的身邊總是圍繞著水。
 
第一次見面,也是下著雨。
 
不是我自誇,我也見過各式各樣不同的人。
 
只要有信念,不管是強烈或堅定;
就像連岩石都能夠衝裂的流水,或像緩緩滴水都能夠穿透石的堅持。
 
但那個少女是不一樣的。
有如平靜的湖面能夠溫和容納一切一般。
不論是強烈的水流,或是持續的細雨,
連飄落在水面上的落葉也一樣;
她只是靜靜地皺起眉,浮起的漣漪就彷彿能原諒一切。
 
要這麼說的話少女就是水。
究竟要滴落多少的水珠、下過多少的雨水,才能夠孕育出這樣的人啊…
 
 
我想,所謂的天使,大概就是像這樣能溫柔包容一切到最後的人吧。
 
 
 
 
 
將長髮綁成馬尾的女孩在防波堤上看著遠處的海。
 
握在胸前的手裡,是一個別緻的別針。
 
「觀鈴~吃飯囉。」
 
男子往防波堤上大喊。然後緩緩走上來。
 
「我說妳啊,海不是每天都在看嗎?」
 
「因為…有兩隻好漂亮的鳥…」
 
「什麼?」
 
「沒事沒事…」
 
「那就回去吧,我肚子已經很餓了。」
 
「往人你真準時呢。」
 
「那是當然的…妳手上那個別針是什麼?」
 
「…剛剛在海灘上撿到的喔。」
 
「恐龍的別針啊…正好是妳喜歡的呢…」
 
「嗯…」
 
 
 
兩人緩緩走在防波堤上,偶爾,女孩會再次轉頭往海上看去。
 
 
『我是神尾觀鈴,』
『我現在很幸福。』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