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52

[創作][平行]TRIP-IF[4]

樓主 冽影 robo3456
一早醒來,我望著許久未見的天花板發呆了好幾分鐘
太久沒在房子裡睡覺讓我覺得有點不適應

我起身抓了件夾克,拉開房門
山上的氣溫比平地還要低的多,尤其是在這即將邁向雪白季節的暮秋,感受更是強烈

尤其是清晨六點的現在

客房與隔壁房間開門的時間幾乎是同步

『早』我對幾乎算是陌生人的淺川打了聲招呼
淺川用十分詫異的表情打量我,就像是在說怎麼會有這個人在家裡
過了一會兒又好像突然想起昨天我在這打擾的事實
「…早」
她的聲音有點冷漠,大概是無法向陌生人敞開心胸的那種個性
我努力將她的聲音記起來
她身上穿著道服,不過昨天聽說她是劍道師父,這也是正常的

客房位在走道的最內側,接著則是主人們的房間
客房的隔壁是淺川,接著是朝霧母女的房間各一

淺川停在隔壁的房門前,手懸在半空中,好像想敲門
『那個,如果妳是要叫霧津起床的話,不用怕吵醒月,就是霧津的姐姐』
聽到我這句話後,她點點頭,便開始敲門

月她除了治癒之外,還有一個算不上有用的特技
她每天一定都會在七點起床,誤差趨近於零
在那之前就算天花板掉下來她可能也不知道
幾乎所有的招數都吵不醒她,除了一項之外

───脫她衣服,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有這招有效果
不過付出的代價就是好幾巴掌加上斷交一個禮拜
沒辦法,人不付出犧牲的話,就無法得到任何的回報
不過似乎自從那之後,我完全不敢偷看女性換衣服

當淺川敲門後不久,霧津以平常的姿態出現,唯一的差別就是身上穿的是睡衣

「小夕早,翼先生早」她很有精神的打招呼
『早』
相較於我的隨意回應,淺川倒是十分恭敬的鞠躬
霧津顯得很不好意思
「小夕她們淺川家的人從很久以前就是我們家的管家兼一堆雜七雜八的工作了…」
她向我解釋
「…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家的人願意免費替我們打理雜務」
『很久以前,有多久?』
「根據母親大人的說法大約是一千年前」
…真是悠久的歷史
淺川向霧津使個眼色,提醒她現在應該做的事
霧津也隨即會意過來
「翼先生,我們晨練的時間到了」
『嗯,那個淺川,有沒有多的竹劍可以借我的?』
「…道場裡應該還有」
『那我跟妳去拿,麻煩妳了』
她搖搖頭,接著兩人便一同領著我前進

道場也跟神社一樣,看上去有著相當久的歷史
不過當我們經過神社時,惠姊已經開始打掃神社的周圍

「那小夕,等會兒見」
霧津走向後方的倉庫
淺川則拉開道場的大門

道場內十分的乾淨,牆壁上掛著用草書寫的“風痕”二字與兩把比一般武士刀略長的刀

「接著」
淺川丟了一把竹刀過來,我順手接住
她擺好了架式
『要跟我對打嗎?』
她點點頭
我也握緊了竹刀
『要上囉?』
沒有回應,只是專注的看著我
『那,來吧!』

結果實際對打十次我輸了十次
而且她每次攻擊的部位都不同,還有著與外表不相襯的力氣
經過這一番摧殘後我大概要休養個十天才會恢復…

「你挺厲害的嘛」
淺川依然面無表情的說著,接著丟了一條毛巾給我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跟我說的話

『多謝…』
不過霧津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
『霧津練的是什麼?』
淺川指著某個方向,大概是叫我自己去看
我只好無力的拖著身子往她指示的方向走

道場的後面,有座極小型的露天射擊場
霧津就在那,手上拿著一把銀色的槍
應該是空氣槍,因為我並沒有聽到槍聲

霧津很快就發現到我,臉上還露出難得一見,有點惡作劇感覺的笑容
『翼先生,小夕很強吧?』
「…嗯」
總覺得我受到的衝擊用超強敵來形容還不足以表示
『這把是?』
我詢問關於她手上那把槍的資訊
「這是SIGSAUER P239」她回答
『妳的興趣還真特殊』
「這不算是興趣」
她立刻提出反論
「這只是…單純的武器」
看到我驚異的表情,她慌張的解釋
「這是母親大人的朋友替我做的,不需要子彈的槍」
『…是用妳本身的靈力當子彈嗎?』
我根據我所知的情報推論
「是,而且對生物沒有傷害性」
她笑了笑,昨天月所講的那件事恐怕是主因吧?做出不傷人又能有效殲滅敵人的武器
「翼先生想試試嗎?我還有一把SDV Dragunov」
『…我能嗎?』
基本上我不認為自己的力量有那麼大
「可以的,我能感覺到」
『這樣的話,那麻煩妳了』
她笑著轉身進到倉庫,取出了一把有狙擊鏡,看上去是來福槍的槍
「基本上我的槍幾乎沒有後座力」
她開始解釋
「不過接下來的步驟就有點麻煩…」
霧津頓了頓
「請想像自己的靈力化成子彈的樣子」
『…我試試看』
真是抽象,霧津她也太看的起我了
「狙擊鏡準心對準靶中心,會比較好射中」
我舉起槍,試著瞄準
「很好,相當有那個架式」
雖然說不是興趣,不過談論到這方面的事時霧津似乎特別熱衷
我扣下板機
瞬間我感到自己身體裡的力量好像被抽走了一樣
下一刻,我同時感覺到兩件事
一個是我倒地的痛覺,另一個是靶子被我打爆的聲音


「抱歉…翼先生」
眼前出現的人,一個滿臉歉意,另一個則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當我醒來時,好像只過了大約五分鐘
似乎好像是兩個人一起把我弄到屋裡去
我掙扎著想辦法起身,不過力氣還沒完全恢復
「我忘記告訴您要控制發出的靈力…」
『沒關係,那種事就算妳有告訴我,我也做不到』
我果然還是太不自量力了
「沒有那種事」
霧津嚴肅的說
「翼先生一定做得到的,第一次射擊就能射出子彈是非常困難的事」
『是嗎?』
「就是那樣」
她微笑著說

過了一陣子(其實也不過大約10分鐘),我們用完早點,月也準時的起床
而霧津和淺川則換上制服準備前往學校
我和月打算送她們去,讓月看看睽違十年的故鄉,也可以讓我多了解這陌生之地

路上的行人並不多,可能是時間還早的關係
「翼先生,您和姐姐到過哪些地方呢?」
霧津邊走邊問,現在我們幾乎等於是在散步
『挺多的…一時間我也想不起來,嘿,月,有哪些比較特別的嗎?』
「嗯…比較具代表性的…有座永遠盛開著櫻花的島,和擁有許多戀愛傳說的鎮」
『差不多就這樣囉?聽說再更北一點的地方還有一個四季都下雪的村莊,本來我們是想要去那看看的』

我和月其實到過的不只這些地方,不過有趣的人倒比特別的地方多了不少
像有位姓白河的畫家,據說他會為了自己的作品而殺人,不過當然是假的
實際上他是不錯的人呢!

「這樣啊…翼先生要離開了嗎…?」
她的語氣突然一沉
『…我打算回家去一趟,還會再來的』
我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回答就是這個
「那…用完午餐後再走吧?」
月說
「今天是星期六,小津她們中午就回來了」
『那就麻煩妳們了,我還得去賺點車錢呢』
想想我到現在還在麻煩她,真有點過意不去
「什麼麻煩,憑我們的交情,請你吃幾頓飯都沒問題啦」
她拍拍我的肩膀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學校,跟霧津和淺川穿著相同制服的人絡繹不絕的進入學校
女孩子似乎是用緞帶來分年級,我看到了三種顏色
綠色,和身旁女孩相同的紅色以及藍色
以年紀來說,霧津她們應該是二年級

「早安,朝霧同學,淺川同學」
一個跟霧津相同顏色緞帶的長髮女孩過來打招呼
「早安,水瀨同學,今天特別的早喔,美坂同學沒跟您一起來嗎?」
水瀨看起來相當的開心
「今天我比香里還早到喔」
「真是奇蹟」
一旁的淺川無語調的說
「小夕…別這樣吐槽水瀨同學嘛…」
而當事人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

三個看來是同學的人向我們揮揮手後就進入了學校

『那,商店街在哪?』
我詢問月
「一起去吧,我要買些午餐用的材料,還有幾片木板」
『木板?』
「你早上可是打破了圍牆啊?」
『那個…抱歉』
她搖搖手
「沒關係啦,別在意」

這個鎮的商店街離學校並不遠,步行很快就到了
人潮也比我想像的還多了一點
我便與月分頭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詭異的是
我的表演在這的接受度似乎不高
而且是低落的可憐
整個早上賺不到一頓飯的錢
與我碰頭的月似乎也相當驚訝
不過她馬上用慣用的方式來對我打氣
「有總比沒有來的好」
她總是這麼說,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們繞去接已經下課的兩人
路上我們依然瞎扯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淺川還是一樣,靜靜的聽著
接下來除了幫助一隻困在樹上的小貓脫身外,也沒啥特別的了

惠姊不在神社裡,霧津說她去工作了
於是午餐便由我們合力完成
但我還是只分配到了擺餐具的差事

飯後,很難得的淺川把我叫到道場去
「國崎,你試試去拿掛在牆上的,下面的那一把刀“逝痕”」
我照做了,反正也沒損害

那是一把相當輕的,而且沒有刀鞘口的刀
「讓她出鞘看看」
她的語氣裡似乎帶著一絲絲的期待
我將她拔出

───就是你了嗎?

突然傳出這樣的聲音,我四處張望想要找出是誰在說話
「在你手上」
淺川說,她同時也取下了另一把刀
「你就是這把逝痕新的持有者」
她拔刀出鞘

「擁有翼人靈魂的兩把劍,翠風和逝痕,其中一把劍的主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實說,這篇沒啥內容
前陣子就打完了,只是剛好遇上第14號獵物事件不大敢發@@
不過我總覺得有點陰謀論的感覺,這次事件反而讓小弟的那個巫女控朋友認識永邦了
這篇文還是構築在AIR的世界觀裡的,在套上其他能套進的ACG世界
老樣子,請各位大大提出建議,謝謝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