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52

[同人][平行]TRIP-IF[3]

樓主 冽影 robo3456
噹~噹~噹~噹
象徵午休的鐘聲終於響了
行完例行的敬禮後,我開始往門口移動
高中的課程雖然無聊(因為我都會了…),但是我喜歡學校
「小月,今天要去餐廳嗎?」我的一個同學提問
『啊…今天不了』我提起手上的便當示意
「那我們先走囉」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餐廳移動
而我也前往我的目的地
唰!
我拉開10公尺外的那間教室的門
『翼!要吃便當嗎!』拉開門就看見他有氣無力的倒在桌上
真是…這小子每天都這樣
「喔,好啊…」連回答都有氣無力…
嘿嘿~沒關係,今天要好好的整整他
我走到他隔壁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攤開了包巾,取出兩個便當盒
『我今天做的比較多,要全部吃完喔』
「收到」
當他打開便當盒時,他的臉馬上變黑
我在心裡偷偷的竊笑
「…」
他把蛋撥開,挖了一口飯
「這飯真好吃啊」
『蛋包飯是要連蛋一起吃的喔』
「拜託饒了我吧…」
他最怕的就是蛋…
『蛋含有豐富的蛋白質,是很好的食物呢』
他對蛋的恐懼已經全部都寫在他的臉上了
『所以不可以這樣喔,挑食是不好的行為』
「我吃肉代替就好了啊…」
『不可以,要全部吃完』整他讓我有種莫名的快感
今天這樣就好了,還是放過他吧!
我將另一份便當遞給他
『…拿去吧,我們交換』
看他一副如獲天赦的表情,真是有趣
真是…為什麼他會這麼害怕吃蛋類食物呢?
我接過他的便當盒,裡面大概剩下一半了
這樣的份量剛好
我望了望窗外
現在是雪季,窗外是一片銀色的大地
雪融了之後,又會是春季那一片綠意盎然的景象吧,然後是炎熱的盛夏,落葉的暮秋,再度輪替至銀色的冬,自然的循環最多還能持續50億年
這接近永恆的數字
真令人有點羨慕呢,尤其與人類的存在時間對比
我這樣想…沒關係吧…媽媽?
『那個…』
雖然有些突兀,我還是試探性的問問他好了
『如果有一天,假如真的有的話啦…』
我依然看著窗外,試著不讓翼察覺我的心情
『…我要和你分離,而且永遠不會再見面,你會怎樣?』
他頓了一會兒
「那有什麼差別嗎?」
他又頓了一下
「就算我們分開了,妳還是我的朋友啊…只要我們還擁有這份羈絆,就永遠不會孤單」
『這樣啊…』
「不過,雖然話這樣講啦,不能見面的話還是會有點傷感的啦」
果然很有翼的風格
『是啊』我笑了笑
『我們一直都會是朋友呢!』
雖然這跟我的願望不太一樣
不過算了,只要能在一起就好,無論是用什麼樣的名義



踏出車站,迎接我們的是紛飛的紅葉
雖然說我家附近也有楓樹,但是這麼多的數量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風輕輕的吹拂著,這種感覺真不錯
好像回到了家裡一般
「翼先生,快點!」
霧津在天橋下對我揮手
不知不覺間我就停下了腳步
我提著背包趕上先一步下天橋的兩姐妹


雖然領導者說只剩下一小段路,但我們卻走了快一小時
最後,當夕陽的餘暉掛在山頭時,我們才抵達

我們站在一座看起來起碼有上千年歷史的神社前

『這真的…是妳家?』好像隨時都會崩下來
「是的」霧津肯定的說
『妳們有沒有買保險啊…』房屋倒塌險
「???」
『沒什麼…』
世界上果然什麼東西都有啊…
順帶一題,一般通往神社的路上都會有階梯,但這裡沒有
不過在路上倒是有景色不斷的一直重複的詭異感覺

「啊…」一個陌生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年輕的女性站在神社的側邊,手裡拿著掃帚,看來在發現我們之前應該是在整理神社

「小津,妳回來啦」她微笑著,緩緩的走來
「是的,母親」霧津稍微鞠了躬
母親?真的假的
我的視線輪流掃過三人
不是姐姐嗎?
「我帶了客人回來呢!」
「這樣啊」霧津的“母親”輕輕的撫摸著霧津的長髮
接著轉身,用她那對深邃的眼眸看著我
「初次見面,你好,我的孩子們多受你照顧了」她深深的致禮
「我是她們的母親朝霧 惠」
『啊,那個,您好』我趕緊回敬
『我是國崎 翼,請您叫我翼就好了』
「那小翼,請你隨便稱呼我吧,只要別用太恭敬的語氣」
『好的』
和善中,卻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尊敬

接著,她注意到了我身旁的月
『小名?』微微笑著,
惠姐的反應好像老早就知道月回來了
還是說,她知道她一定會回來,而且就在今天
那種超乎平常人的鎮定
「我…回來了」月小聲的說,就好像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心情一般
她試著微笑,卻好像辦不到
「十年了…呢」她的手輕輕的撫摸著月的臉頰
「妳在外面過的好嗎?」
相當溫柔的語氣
「嗯…翼…還有大家…都對我很好喔」
「媽媽…呢?」
「就跟以前一樣呢」
「這樣啊…」
母女倆就這樣無聲的對視了一陣子
或許…在這種情況下,無聲勝有聲吧?

「小名」好像是月的本名
「嗯?」
「過了那麼久的時間…妳終於…回到了這裡,而且…經過外界的磨練後,妳變的更成熟了呢…」
雖然月在十歲的時候就能用60歲老婆婆的語調碎碎念了…
不過我也同樣有這種感覺(生理方面?)
「媽媽似乎也更年輕了一點」她終於露出這幾天來極為少見的微笑
那真誠而發自內心的笑靨

過了一會兒,霧津也加入對話,母女三人似乎想用這短短的時間把這十年補完
在她們的周圍,也散發著一股溫暖的空氣

回家,真好
真是的…讓我也有點想念父母了

終於,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也消失在山後…


『那這樣子,以後我是要叫妳名,還是月』
「隨便你囉」月終於變回從前的樣子
開朗,會替人著想

當天晚上,由於時間不早了,惠姐和雙子就邀我在她們的家過一夜
我也懶得下山,就答應了

她們平常住在神社後方的一座年齡不會比神社小的日式建築
月的家族一直管理著這間神社,不過由於知道的人很少,所以相當的寧靜

旁邊還有一間小間的道場,霧津說那是她夥伴的道場
“風痕”
這是掛在道場門口的匾額

晚飯前,我就這樣到處亂逛
因為每當我想幫忙時,她們都笑著把我推出廚房

「怎麼樣,我家很不錯吧?」月從我身後出現,身上還穿著圍裙
『嗯…』
我坐在神社的階梯上,托著頭發呆
「再等一下就可以開飯了,不過…小夕怎麼還沒回來…」
『誰啊?』
「啊,淺川 夕曉,那間道場的師傅,我們小時候常常會在一起玩呢」
是女生啊…
「啊,說人人到」
我往牌樓的方向看
一個年紀跟我們差不多,用緞帶綁著馬尾的女學生(感覺上是)提著書包,走過牌樓
「小夕!妳回來啦!」月高興的迎向前去
被她纏住的那個女孩一臉疑惑
幾秒鐘後,她慌張的退開並深深的鞠躬
接著她被月拉到我這邊來
「她就是小夕囉」
…好高的女孩
她只比我矮一點點…
被她拉著的女孩對我微微的敬禮
『那個…我是國崎 翼』
她只是點點頭,就往道場的方向去了
「啊,別看她那樣,她很好相處的,只要你不做什麼壞事的話啦…」
『感覺得出來』
我稍微被她的制服吸引了一下
深紅色連身裙搭白色披肩加上紅色緞帶
『…還真是特別啊』
「???」
『她學校的制服』
「不過我覺得很好看呢!小津她也是那個學校的喔」
『跟她借來穿穿看如何?』
「好像不錯耶~」
只要不開口,就算冒充霧津到學校去也一定沒問題
話說回來,男生制服到哪幾乎都長的差不多…
不過我們兩個以前似乎都穿便服,因為沒有我們合身的制服尺寸,所以要特別訂做,但是每當制服送到之際都會發生小意外,讓制服被偷還是怎樣…所以我們兩個幾乎都沒穿成跟別人一樣,不過這種事有時候挺麻煩的,每當有新來的校警,常常會把我們誤認為溜進學校玩的小孩

道場的燈點亮了
明天有空再去偷瞄一下

今天是滿月的日子,月光十分的明亮
壯闊的神社在月光下更有儼然的感覺

「…這裡可不是一般的神社喔」月也順著我的視線,望著那座神社
『那重要嗎?』
不管是什麼樣的神社,只要能讓人感到寧靜與安心,就好了,我一直都是這麼覺得
以前的小鎮上也有一座神社,那邊的氣氛就跟這裡差不了多少
一樣的如此寧靜…

我們回到了餐廳
「真是不好意思…還要讓您幫忙」霧津從櫥櫃裡取出餐具
『哪裡,沒那回事啦』
我終於分配到擺設餐具的工作,還是在我的再三要求之下
只是待在一旁看著別人做事對我來說挺難過的

我將餐具一一的擺在餐桌上
『多了一組…』
我自己,朝霧母女,淺川…
我應該沒有數錯才對
我將多的那一組拿回廚房
「啊,那個,真不好意思」她慌慌張張的將多的那份放回原位「我算錯了呢」
看來她也是挺迷糊的呢,跟她姐完全相反


『這裡的星星,也很多呢』
「你這句話有點小問題,星星一直都是那麼的多」
『哈哈』
沒什麼意義的對話
盥洗完畢後,我們坐在走廊上仰望夜空,月在一旁削著水果
惠姐從我們身旁經過,看著這樣的我們輕輕的笑了笑
「我和霧津要出去一下」
「這麼晚了要去哪?」
「去一個老朋友家,小翼的房間就麻煩妳了」
「喔,我會清出一間客房給他啦」
「客房?」
「怎麼了嗎?」
「沒有什麼」她又微微的笑了一下
她好像往不正常的方向思考我們的關係
我瞄了月一眼,雖然只有一點,但她的臉是紅的…
「那個,醫藥箱在電視下的櫃子裡,還有小翼請你別在意那個花瓶」
她像是叮嚀般的補了這句
『啊???』好怪的發言
「那就這樣~小夕已經睡了,不要吵醒她喔」
總覺得她完全誤解了嘛...

她向我們揮揮手,我也走到門口目送她們出門
「啊…」月小小驚叫了一聲,就在她們踏出家門的同時
惠姐用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示意我去看看
月含著她的食指,好像是削到手了

「那個…翼,可以幫我拿醫藥箱嗎?麻煩你了…」她苦笑著
『喔』
──我無法治癒我自己
曾經她對我這麼說過
『是在電視底下的櫃子裡吧?』剛剛好像聽人提起過
我進入了客廳,拉開了那個櫃子,起出醫藥箱,接著用腳關上櫃子,但一不小心用力過猛,那股衝擊讓擺在電視上的花瓶掉了下來
匡啷!
『啊…糟了』
必須趕快處理才行
“-醫藥箱在電視下的櫃子裡,還有小翼請你別在意那個花瓶”
惠姐剛剛的話語在我腦中閃過
難道說她可以…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難解釋…
『算了…』
我搖了搖頭,想辦法將這些奇怪的念頭驅出腦海
惠姐雖然說過不用在意,但我將醫藥箱交給月後,還是將其清理乾淨後才回到原地

『沒事吧?』我關心了一下
「嗯,傷口並不是很深,過兩天就好了」
『如果妳也能治自己的傷那就方便多了呢』
「那同行就要少賺一筆錢啦」
開著這種無聊的小玩笑,我們就這樣一直聊到了深夜

那天晚上的上弦月特別的明亮
在月光下的我們即使不用靠的太近也能清楚的看見對方的臉
不經意的相視,笑一笑後別開視線,我們不知道重複這樣的動作多少次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們之間的對話漸少,直到現在沉默如斯
只是這樣默默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之中
「這樣…就好像回到十年前一樣呢…」
她稍微撥了一下瀏海
「那時我剛搬到你家附近,你被一群死小孩追打,當天晚上我們就像這樣靜靜的賞月」
月對我微微的笑了
『賞月是有啦…不過被圍毆那段請省略』
「如果當時沒有那群死小孩我們就不會相遇了呢」
『也對啦…』
不過很慘…

『我說霧津跟惠姐她們該不會是去工作了吧?』
時間已經接近今天與明天的界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辛苦啊…』
早上要上課,晚上要工作…想到這我就打從心底佩服起從事這職業的人
「驅魔師在你的想法裡是怎樣的一個工作?」
『這個…感覺上就跟動畫跟遊戲中常有的職業一樣帥氣』
「…………」
她停頓了好一段時間後才開口
「其實跟職業殺手…或者說是傭兵沒有什麼差別…」
『…』
仔細想想,再套上霧津對靈的解釋,好像…真的是這樣
「我的父親也是跟小津和小夕從事相同的工作…」
「但是他…用的工具是槍械」
她稍微停了一下
「那個時候的父親,常常晚上一個人出門,早上回到家時偶爾會帶著傷,我問他是怎麼一回事,但他老是不說…」
她的表情越來越複雜,語調卻沒什麼改變
「直到有天我無意中看到了父親的日記,我才了解…」
「上面幾乎每天都寫著他又殺死了人…不小心讓自己受傷,不希望我們擔心之類的話…」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在潛意識裡排斥著父親,排斥驅魔師這職業」
「明明知道那不是父親的願望…明明就知道我不可以這樣做…卻在潛意識不斷的排斥」
「曾經是巫女的媽媽她早就知道一切,卻還是默默的支持他,我也好想這麼做…卻辦不到」
「而終於當我能夠接納父親時…我的父親卻因出了車禍而死」
我現在才察覺,我沒見過她的父親…一開始還以為是去外地出差還是…
『對不起…』
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搖搖手,好像是叫我別在意
「那時父親只是上街添購一些生活必需品,就在日正當中的街道上被一輛闖紅燈又超速的車直接攔腰撞上…」
「當時那個駕駛沒有停下來…現在想想那搞不好是蓄意謀殺也說不定」
『……』
「不過這也間接形成讓我跟你相遇的契機…呵…真是諷刺」
「好啦,嚴肅的話題到此為止」
她起身走向屋內
「我也該整理一下客房了」

直到聽見有房間的門被拉開為止,我只是呆坐在原處不動
我過去所自認了解的月,在今日我又重新認識
她到底還有多少事沒有告訴我,我也無從得知
10年的交情,其中超過4年的朝夕相處
在這10年來我所得知的事實,卻還不如今晚來的具衝擊性
曾經好像有人說過時間能沖淡一切,但在我看來長久的歲月,只是將我青梅竹馬的揮之不去的記憶刻的更深
『我好像從一開始就只是個局外人嘛…』
我只能用這句話來自嘲

這一天,也隨之結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真的拖的非常久...
小小提問
Izumo是怎樣的一個遊戲啊?前幾天我同學一直望著fanbooks上的巫女= =
想請問大大們有沒有玩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