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2

[創作][同人小說]AIR---天使的烙印(第六集)

樓主 溫泉 irons7654321
噠噠噠
「哇~要快點到才行!」
身後傳來急促的跑步聲和說話聲
「嗯?誰呀…啊啊!」
剛要回頭一看,後腰頓感一陣劇痛,下一秒我人已經飛到半空中…
「哇~往人在飛耶~」
觀鈴呵呵笑的望著在空中畫出一條弧線最後跌落地面的我
「衝啊~小滿衝刺~」
撞我的人邊喊邊以高速遠離我們
「嗚…可惡…」
緩緩站起,腰部疼痛還沒消失…
「ㄋㄟ~往人你剛才怎麼突然飛起來?」
「…妳沒看到嗎?我被剛才那個死小鬼撞到…超痛的…」
「是喔…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不過我已經把她的背影記住了,下次再遇到他就是我復仇的時刻」
熊熊的怒火環繞著我,下次一定好好教訓教訓他!
「哇…往人你的眼神好凶惡喔…」
「都已經受傷了還被這麼大力的衝撞…簡直就像傷口被抹鹽…」
「你還能走嗎…」
「免強可以…」
「嗯嗯~繼續走吧~」
「啊!我之前好像有看到鐵路,這裡有火車站吧!」
「有啊~」
「先帶我去那吧」
「哦~走這」

「………」
「這裡就是了」
「我知道…但是…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因為這裡已經廢線了」
「…這種是要早點說…」
「往人你只叫我帶你來嘛…」
「這裡也沒人…哪裡才有人潮呢…」
「哇哇~泡泡好大好漂亮~」
「咦?這、這聲音是!」
正當我在煩惱之時,耳邊傳來印象深刻的聲音
「小滿也要吹~」
「果然是她」
我看著聲音的主人,她的身影我是不會忘的,就是那個撞飛我的人
「往人,你的表情好可怕哦…」
「觀鈴,那邊那個子小小,頭髮很長左右綁成兩條馬尾的就是剛才撞我的人」
「是哇!很可愛的女孩子啊~」
「這跟可不可愛沒有關係!看我的…」
我慢慢接近她
「喂!」
「誰啊…姆啊啊啊~~好恐怖的臉!」
「妳這小鬼…」
「你想幹麼,我可不認識你,離我遠一點!」
「廢話,我也不認識妳,但是我卻是剛剛被妳重創的善良路人」
「誰叫你自己不閃開」
「我根本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撞飛了」
「哼,那是你活該」

我一拳狠狠的往她的頭頂上招呼
「姆啊!很痛耶~你幹麼啦…」
「這是給妳的回禮」
「姆嗚嗚…」
被我重擊後,她痛苦的抱著頭微微呻吟
「小滿,他是…」
咦?原來還有一位女孩在,都沒注意到說…
「誰知道他是誰,莫名其妙的人…」
「啊!遠野同學」
不知何時觀鈴已站在我身後,還冒出一句話來
「妳好…」
站在名叫小滿身旁的少女對觀鈴鞠躬,手上拿著吹泡泡的東西,她跟小滿站在一起,兩人相差了幾十公分,跟觀鈴一比,也比觀鈴高蠻多的
「啊啊…妳好…」
觀鈴似乎很緊張,急忙的鞠躬回應
「大姐姐妳是誰呀?」
「妳好,我是遠野的同班同學,我叫神尾觀鈴」
「那他呢?難不成他也是?」
小滿指了指我
「我不是」
「姆嗯嗯…哇啊!我知道了!」
小滿將觀鈴和遠野拉遠離我,然後往我一指
「這傢伙就是電視上被通緝的色魔~」
「是…這樣啊…」
名叫遠野的少女直盯著我,慘了…又被誤會了…
「我才不是勒,真正的色魔早就被抓到,妳去看新聞就知道了」
「哼!你別以為可以騙的了小滿我,臭死魔快滾」
「妳~說~什~麼~」
「啊啊啊!變態色魔要攻擊我們了~少女的危機!」
「觀鈴,你向她們解說一下吧」
「遠野同學、小滿,他叫國崎往人,是個旅人,雖然我之前也誤以為他是色魔,不過他是個好人喲~」
喂…那句話是多餘的吧…
「你好,我叫遠野美風,叫我遠野就好了…」
她也向我鞠躬,我也趕緊回她一個
「哼!美風、小神神妳們別被他騙了,看他那凶狠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會是什麼好人」
「小神神?是指我嗎?」
「嘿啊~很不錯聽對吧~」
「小神神勒…妳比她更小那妳叫啥?小小小滿?」
「喝啊!」

「咕哇!」
小滿一腳踹在我肚子上…使我往後退了幾步
「活該活該~」
她對我扮鬼臉,舌頭動個不停
「可惡的小鬼~」
我摸著被踢痛的肚子
「小滿…不可以這樣…」
遠野對著小滿說著
嗯嗯,這女孩還不錯,還挺有禮節的
「可是~可是~他很討厭耶~」
小滿邊說邊晃著頭,頭兩側的馬尾就這樣甩來甩去的
「…那就…攻擊他心窩吧…」
我聽到從遠野口中冒出一句驚人的話…
「喂…」
「開玩笑的…」
…那張臉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
「小滿…天色慢慢便黑了…我們回家吧…」
「可是、可是小滿都沒吹到泡泡耶…」
「今天要幫母親做事…必須趕快回去才行,明天我們就可以玩到比較晚了」
「姆姆…真掃興…回家吧」
小滿自顧自的嘀咕個不停
「那麼…神尾同學,國崎,再見…」
我們目送她們離開,我怎麼老是遇到些奇怪的人…

「既然廢線了,那也沒辦法,到妳家去吧」
我們來到觀鈴家門口,她還是帶我從那個秘密入口進入…
「晚一點媽媽她就會回來,先吃點東西吧」
觀鈴說完就往廚房走去,我打開電視,看一些搞笑節目
「哎呀呀,今天天氣真是好好啊~」
「好你個頭啊,真是熱死人了~」
「頭在這裡,有什麼好熱死人的」
「對呀對呀~熱死你的頭啊~」
「死人頭冰冰冷冷,又怎麼會熱呢………」
「………」
真是冷到不行的搞笑…轉台轉台…
「不行…賣魚店老闆…不可以這樣…」
「這位太太…沒關係的…沒有別人在這裡…」
「老闆~」
「太太~」
「………」
看的我雞皮疙瘩掉滿地…還是看新聞好了…
「今天下午,被通緝的色魔已在k鎮被逮捕,逮捕他是三名見義勇為的鎮民,其中一名因為色魔的抵抗,而受了傷,所幸並無大礙,接下來要報導的是…」
呼…新聞報導出來了,我應該不會再被誤會,一想到這裡就鬆了口氣
「往人~來吃吧~」
我的天啊…她提著鐵桶走了過來…
「挪~這是昨天吃剩的咖哩~我已經熱過了,往人你就吃光光吧~」
「…不要…我吃適當的份量就好,其他的再拿去冰」
「太多天味道就不好了…」
「那也沒輒呀…這麼多哪吃的完…」
「GAO…」
她走出客廳,回來時手上多了餐具
「呦~這次還挺機伶的」
「呵呵呵~」
砰轟
「聽到這個衝撞聲,就知道是妳媽回來了」
「嗯嗯~我去門口接她」

「痛…媽媽妳回來啦~」
「我回來了…怎麼啦?看妳那麼高興的樣子」
「往人來我們家了」
「啥?那色魔竟然還趕來,人勒?在哪?」
「在客廳,媽媽,往人他其實不是…」
「在客廳是吧,殺啊~」
噠噠噠
「色魔死來吧…沒人?」
「媽、媽媽…」
「觀鈴,妳不是說他在客廳嗎?人呢?」
「咦?剛才明明還在…跑哪去了」
她們在屋子裡找個半死,我躲在庭院看著她們奔波的蠢樣,講話講那麼大聲,被我聽的一清二楚
等她冷靜一點再說吧
「哼!被逃掉,算他走運」
「媽媽,往人是好人,他不是色魔呦~聽往人說真正的色魔似乎被抓到了」
「是嗎…看看新聞就知道了」

「…色魔已在k鎮被逮捕,想必大家一定安心多了~最新報導,L市今天發生…」
「哇!真的耶…原來色魔是長這樣子啊…看來是我誤會他了」
嗯嗯,誤會終於釐清,我也可以出來了
「那麼往人可以住在這裡嗎?」
「等他來再說啦,喝酒喝酒~咕嚕咕嚕~」
觀鈴之母開始灌起一大瓶酒
「我來也~妳們好啊~」
時機成熟,我迅速從院子跑進來向她們打招呼
「噗~~~~~咳咳…」
「啊!是往人…哇!媽媽妳噴到我了…」
「咳咳…你、你這小子怎麼會在這…」
「嗚…全身都是酒味…」
觀鈴的頭髮和臉以及衣服都被酒波及到…
「往人,我先去洗澡把味道洗掉,你和媽媽慢慢聊吧」
「喔…妳去吧」
觀鈴變成這樣好像是我害的…
「喂,別轉移話題,說!你是不是一直躲在我們家中,你想對我們怎樣?」
「歐巴桑,我是和觀鈴一起來的,剛才因為妳還以為我是色魔,所以我就先待在院子裡,等妳明白真相我才出來」

「別亂叫,我還很年輕的」
「總不能一直叫妳觀鈴的媽媽吧」
我摸摸額頭,被她手指彈的地方有些許刺痛感
「神尾晴子,就叫我晴子吧」
「不能叫歐巴桑嗎…」
「不能!」
「那…晴子,我想暫時住在妳們家中」
「你想我會同意嗎?」
「多個保鑣應該不錯吧」
「你這樣也算保鑣啊,脖子上纏了一大圈繃帶,就算有壞人來我想你也稱不過十秒」
「這繃帶下的傷口可是我跟色魔戰鬥中所留下的,雖然他有拿武器,但仍不敵我這個職業保鑣」
「你不是旅人嗎?」
「其實我是正在旅行的職業保鑣」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說謊也不打草稿」
「要怎樣你才會相信」
「保鑣是吧,那你的力氣一定很大囉,把那張桌子舉起來看看」
她指著客廳的那張圓桌
「搬就搬,仔細看好,這就是我往人的實力」
這桌子並不大,木頭製的,我應該舉的起來
「喝啊!…嗯…嗯…看!要舉起桌子對我來說是輕而易…」

「………」
「你怎麼啦,為啥突然哭了?」
…今天背色魔走了很長一段路,腰桿子早就不行了,後來還被一個叫小滿的小鬼重創腰部,現在又舉起笨重的木桌,結果…閃到腰啦~~~
如果要將桌子放下,勢必要彎下腰,那一定會痛到死,只能夠一直舉著…
「喂…沒事吧,我看你臉色都變紫了…好了好了,把桌子放下吧」
「………」
「幹麻?還要逞強是吧,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舉多久」
「幫、幫…」
「嗯?你說啥?」
「幫…我…」
「幫你啥?」
「桌、桌子…」
「桌子怎樣?」
「拿…下來…」
「什麼嘛~是你自己一直舉著的,我都叫你放下了你還不聽,現在說的好像是我逼你一樣」
「我… 我的腰…快…撐不住了…」
「啥?你的腰怎麼啦?」
「閃…到…腰…」
「…唉~舉一下桌子而已也會閃到,要我怎麼相信你是保鑣…你別動,我幫你拿下吧…喂…身體別晃,這樣我沒辦法拿穩」
「有、有風…」
「誰叫你剛剛進來不關玻璃門…痾…哈…哈…」
「不…不要…千萬不要…」
「哈揪!」
「啊啊啊~~~」
砰咚
「好痛啊…」

………
…..

「往人、往人,醒醒呀…」
聲音…從哪傳來的…
「嗚…嗯…」
「往人、往人~」
這聲音…挺耳熟的…是誰呢…
「嗯…痾…觀鈴…我怎麼…」
我睜開眼,眼前是熟悉的人
「往人~我洗澡完一出來,就看見你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發生什麼事了?」
「…原來我又暈倒啦…」
「又?」
「沒什麼…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是被妳那老媽害的,她人呢?我要找她算帳…唉呦!痛痛痛…」
正打算起身,沒想到腰間的劇痛令我如此痛苦不堪,使我只能躺在地上看著眼前的觀鈴…
「往人你有沒有怎樣?」
「還好啦~除了腰部的疼痛外,其他都沒怎樣」
「怎樣啊…ㄋㄟ~你喜歡我們家的桌子嗎?」
「怎麼說?」
「你一直抱著它,所以我才這麼問」
「…沒這回事…幫我挪開桌子吧…我快被壓死了」
「真的嗎?」
「那我搬囉…你不會哭吧…」
「…我幹啥要哭?」
「因為我害你們不能抱抱」
「…沒關係,雖然長太帥連桌子都喜歡我,一直躺在我身上,但是人桌戀是禁斷之愛,妳就放心的搬走它吧~」
「哇!桌子喜歡往人~」
「對對對…快搬吧」
「嗯…好重哦…」
「嗯啊,妳現在知道我剛才被壓是多麼難受的事吧」
「………」
觀鈴從剛才移動桌子後就一直盯著它
「嗯?桌子有損壞嗎?」
不知道有沒有摔壞…有損壞的話,晴子又會碎碎念了…怕她啊,都是她闖的禍,我還要找她理論一番
「ㄋㄟ~往人,我怎樣做桌子會不會生我的氣啊?」
「可能哦~畢竟它是如此深愛著我…也許等下它就會攻擊妳~」
「哇!我會被攻擊」
「嗯,妳會很慘」
「嗚…那…往人你知道它會怎麼攻擊我嗎…」
「也許是像我一樣,被壓在地上喘不過氣來,也有可能是用它那結實的腳狠狠的在你身上踩啊踩的~」
「哇!好可怕…我、我要出去了…」
觀鈴一說完便往門口跑去
「喂喂…妳要去哪?」
「去它找不到我的地方…」
「…妳當真啊…」
「什麼?」
「對不起,我是騙妳的…」
我露出充滿歉意的表情
「嗚…為什麼要這麼做…」
「開個小玩笑…我以為妳會當成笑話來看…」
「怎麼這樣…人家可是很信任往人你的…」
她一副快哭來的模樣
「對不起…不會有下次了…」
竟然會當真…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嗯,你還要繼續躺著嗎?」
「腰痛,連坐起來都有困難」
「需要我幫忙嗎?」
「嗯,不過記得要慢慢來…太大力我會受不了…」
「嗯嗯~慢慢來~慢慢來~」
在觀鈴的幫忙下,我終於坐起來了
「謝囉~對了,妳媽到底跑哪去?」
「洗澡~」
「她以為跑去洗澡就可以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啊,觀鈴,她有沒有留什麼話給我,像是覺得對不起我,願意給點醫療金等等的…」
「我想想…嗯…啊!媽媽她有留一句話給你~」
「嗯!要給我多少?」
我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她說,覺得你這個人很可憐,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所以就大發慈悲的允許往人你住在我們家的倉庫裡~」
「…還有嗎?」
「沒了」
「………」
「哇!往人變的好消極哦~」
唉…沒錢可拿…不過往好處想,總算有地方能住了,反正是免費的,而且又有得吃,也算不錯啦
「太好了~往人你要住在我家了呢~今後請多多指教囉~」
「打擾妳們了,請多多包含…」
此時,我終於在這鎮上找到棲身之處,明天開始,將是我人偶劇的開幕秀

(待續)

-----------------------------------------------------------------------

這集
沒什麼劇情
單純一些小橋段而已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