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2

[創作][同人小說]AIR---天使的烙印(第三集)

樓主 溫泉 irons7654321

「哇!」
觀鈴的叫聲再度響起,聽起來不像是在叫我吃飯…
鏮鏘!
好像是某樣金屬器撞擊地板的聲音
磅!
又有什麼掉地上了…
鏮鏘!砰鏘!鏮鏮鏮!
「………」
喂…有沒有問題啊…
「觀鈴妳沒事吧?」
「沒、沒什麼,不用擔心~」
沙沙沙
這應該是正在收拾的東西聲音,真的不要緊嗎…
她本人都說沒什麼了,我看我也不需要太雞婆
「…節目快訊:對於日前的連續性侵案的色魔,警方已經把握了相關資料,嫌犯身穿一襲黑色上衣,身高一百八左右,根據目擊證人表示,嫌犯目前正往鄉下地區逃竄,請居民多加注意…」
嗶!
電視迅速被我關掉…好險沒被觀鈴看到,不然一定又會被誤會了…
「往人~我煮好囉~」
「辛苦了」
吃飯時間到了,不過味道會是怎樣呢?…
「嘿咻~呼~往人來吃吧~」
她端來一個大鐵桶,裡面裝滿了咖哩
「往人往人~快點嚐嚐看嘛~」
她滿臉期待的看著我
「這麼多…只有我兩個吃?」
「嘿嘿…不小心煮太多…人家只吃得下一點點,其他的就靠你嚕~」
喂…這鐵桶比水桶還大耶…
「往人快吃吧~」
「………」
「怎麼不吃?」
這叫我要從何下手…
「…往人希望我餵你嗎?沒想到你這麼大了還要別人餵呀~呵呵…」
…我真沒尊嚴…竟然被這個思想幼兒化的女孩取笑…
「至少拿給盤子來裝吧,不然妳要我用灌的喔…」
「啊!也對吼…等等哦」
噠噠噠
「盤子來了…哇!」
她踢到桌子,整個人往前跌倒,手上的盤子也飛了出來
「喝啊!」
我用超強的敏捷力接住了過來的盤子…喔不…觀鈴也飛過來了…
砰!
我被撞倒在地,所幸手拿著盤子舉高,並沒有掉在地上或被壓碎
「嘿嘿嘿…腳好痛哦…」
觀鈴摸著踢到桌子的那隻腳
…我的天啊…她現在是坐在我身上…這種情況我也不能亂動啊…
「…呃…那個…觀鈴請妳先站起來吧…嗚啊!撲哧~」
「啊!往人你怎麼了,你怎麼突然流鼻血了…」
她剛才的姿勢讓我碰巧看到小褲褲…真是純潔美麗的白色啊…
「啊…」
她終於發現她是坐在我身上…
「嘿嘿…不好意思,撞倒你了…」
仍然坐在我身上…
「…別傻笑了,快點起來吧」
我捏著鼻子,以免鼻血流出來
「嗯,嘿咻~」
她從我身上爬了起來
「哇!」
「啊啊!」
她在站起來時候踩到自己的裙子,二度跌在我身上…
這次她整個身體都貼在我身上…真是柔軟的觸感…隔著那薄薄的衣服仍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還依稀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
這就是所謂的女兒香嗎?…
慘了…刺激太大,血流不止…
「嘿嘿嘿…對不起…踩到裙子了」
「別說那麼多了…先站起來吧…」
我都快貧血了…
「嗯…」
她這次比較小心的爬起來,我也隨之坐回原位
「走路小心點啊…妳看我被妳撞到流鼻血了」
「對不起…不過往人可以接住盤子也很厲害呢~」
「啊啊…是啊,我身手很敏捷的」
隨便搪塞幾句…決不能跟她說是因為看到她的小褲褲才會噴鼻血…
「哇!快涼掉,往人快吃吧~」
「………」
「怎麼了?」
「沒有湯匙妳要叫我怎麼吃…」
「啊!忘了湯匙,我去拿…湯匙~湯匙~」
「喂~順便拿妳自己要用盤子和湯匙,妳也要負責吃」
「嗯」
噠噠噠 
她拿著盤子加湯匙跑過來,我已經擺好了姿勢,準備隨時接殺
「我們開始吃吧~」
她這次沒有跌倒,雖然是鬆了一口氣但是內心也有點小失望…

「怎樣?好吃嗎?」
「嗯,還不錯」
太低估她了,沒想到她煮的咖哩還蠻好吃的
「真的嗎?嘻嘻嘻~~~」
「吃完了~」
「再吃一盤吧!」
她又幫我添滿了咖哩
「呼…吃完囉…肚子真飽…」
「再吃一盤吧~」
「………」
她不會真的打算要我吃完一整桶吧…
「不用了,我吃飽了」
「再吃嘛~再吃嘛~」
「已經吃不下…」
「嗚…」
她臉上蒙上著一層沮喪的神采
「這是我特地為往人你煮的呢…」
「…好吧…那我再吃一盤吧,最後一盤了哦!」
「嗯嗯~來~」
咖哩在我盤子裡堆得高高的,比山還尖…
「太狡猾了吧…」
「這是一盤啊~」
「…我認了」
狂塞硬吞…像現在這樣吃到想吐的經驗還沒幾次呢…
「呃啊…」
「哇!往人把小山吃掉了耶~」
不行了…好想吐…我猜我的臉色應該發紫了…
「那剩下的就在麻煩你了哦~」
「!!」
她在說笑嗎?…這明明就是不可能作到的事啊…
我死命的搖頭
「可是你不吃完這些就沒人吃了…」
「妳不留給妳媽媽吃嗎?」
「她都是吃飽才回來的」
「妳可以逼她吃啊」
「呵呵…媽媽會生氣的…」
也對,被人強迫吃一大堆東西一定會很火大的
「那可以放冰箱吧…」
「對吼~人家都忘了說~呵呵…」
「………」
我開始懷疑這小鬼是故意整我的…
往後一倒,我躺在地板上摸著那凸出的肚子
「冰箱~冰箱~」
咖哩地獄終於從我眼前離開了…
「啊啊…」
我打了大哈欠,吃飽就想睡了,有種頹廢的感覺,但是這也是人之常情嘛~
ZZZZZZZZZZ
隴轟轟!
「哇啊!」
我被一陣怪聲嚇到,睡蟲也早就不見了
唧唧!!砰鏮鏘咚
又是一連串碰撞的聲音
「這…這是什麼聲音啊?該不會是酷斯拉入侵地球吧…」
心臟砰砰的跳著
「啊!是媽媽她回來了」
砰砰砰
觀鈴急忙跑到我身旁
「往人,等下媽媽應該會問你一些問題,你要照我說的回答哦」
「哦,那有什麼問題」
應該是會問我和觀玲是什麼關係吧
「媽媽問你是什麼人時,你就回答她說你是我的老師」
「…這樣行的通嗎?」
「可以啦,往人你看起來很像啊」
「喂…我哪有長的那麼糙老…」
「那你就說你是實習老師吧」
「嗯…這應該還說的過」
「然後啊~如果她問你來我們家有什麼事,你就對她說是家庭訪問」
「嗯嗯,還真是妙計…那我怎麼跟她要住下來啊…」
「就說你和你的未婚妻吵翻了所以離家出走」
「這樣也行啊…」
「試試看吧~」
等等…這女孩有這種頭腦想那麼精嗎?…
「…妳怎麼考慮的這麼詳細…妳該不會常幹這種事吧」
「才沒有呢!這是我同學帶她男朋友回家住時對父母說的謊言」
「然後妳就學起來用?」
「嘿嘿…我也沒想到這個時候會用上」
她同學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損友…不過觀鈴也真是的…好的不學專學這些奇怪的…
「我回來了」
「媽媽妳回來啦」
「嗯,咦?這傢伙是誰啊?」
哦~觀鈴的媽媽是一位看起來相當年輕的女性,不過她的口氣相當不客氣…
「您好,我是觀鈴的老師」
「不會吧,老師哪有這麼年輕的」
「我剛畢業,目前還只是一位實習老師」
「也就是才剛出社會的小毛頭嘛」
「…是…」
觀鈴不是說她媽媽人很好嗎?…她講話這麼刻薄也算人很好哦…
我偷瞄了站在她媽媽身旁的觀鈴,她只顧在傻笑…
「算了,等下再跟你聊」
她走出客廳,不知道要去哪裡
「怎樣~人家說的蠻有用的吧」
「妳確定你媽媽人很好嗎?我怎麼感覺不到」
「媽媽她人很好的~只是說話有點直」
「這樣啊」
沒差,只要她肯留我下來就好了
「我對剛才那一連串的聲音很好奇,那是?」
「媽媽騎機車撞進倉庫裡」
「…喔…」
暴走族…啊哈啊哈…不可能吧…
「啊哈!夏天的夜晚果然還是要喝這個才爽啦!」

觀鈴之母粗魯的將一只酒瓶重重的放在桌上
她該不會是要喝酒吧…看她的行為舉止簡直就是個太妹…
「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你說你是觀鈴的什麼人」
「我是實習老師」
「那你來我們家是打算幹麼?」
「家庭訪問」
「如你所見,這裡只有我和觀鈴兩個人住,我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回來,觀鈴是個乖小孩會處理好自己的事,好了,你可以走了」
她拿起酒瓶開始灌起來
「………」
不會吧…她都這樣直接趕走來作家庭訪問的老師喔…這哪算人很好啊
「那個,媽媽,老師他跟他未婚妻吵架,他現在是離家的狀態」
「所以呢?」
「老師人很好,媽媽妳就讓他留下嘛~」

「開什麼玩笑,家裡怎麼可以隨便留下年輕男子」
她雙手用力拍打桌子
「我是老師」
「你閉嘴,一位剛畢業還是實習老師的傢伙根本不能信任」
我無法反駁…
「媽媽,老師他也很可憐呢,有家沒辦法回」
「去!你買一些禮物去跟你的未婚妻道歉不就好了嗎」
她的手指搓了幾下我額頭
「…呃…這個嘛…」
怎麼辦…想不出有什麼話可以回她的…
「嗯…?」
她一直盯著我看,然後又看了看觀鈴,此時觀鈴頭低低的不敢坑聲…
糟糕…被看穿了嗎?
「咳!咳!那麼這位老師,請問一下你家在哪?」
「啊…在那裡」
我隨便指了個方向
「在哪條路上?」
「………」
「你知道觀玲的學校在哪嗎?」
「………」
「你知道觀鈴讀幾年幾班嗎?」
「………」
「呵呵呵…果然是騙人的」
她口中散播出一陣冷笑聲,我眼睛往旁邊飄,不敢直視她…
「觀鈴!這是怎麼一回事」
觀鈴被她母親大吼嚇到
「啊….嗯…其實他是一位旅人」
「旅人?」
她眼神再度飄向我
「是的,我是正在四處旅行的人」
「哼哼哼,我就知道你不是老師,看看你,銀白色的頭髮、黑色上衣、凶惡的眼神,有哪一點像老師?我還覺得你比較像流氓」
「妳有看過這麼帥的流氓嗎…」
我將手拖著下巴,展現出帥氣的一面
「你只是長的高而已,比你帥的人我看多了。」
「媽媽,往人人很好的,就讓他住下來嘛~」
「往人?你全名叫什麼?」
「國崎往人」
「媽媽怎樣?往人可以留下來嗎?」
「不行,既然他是一個旅人表示他是連妳都不熟的陌生人,這樣更不能讓他留下」
「GAO…啊…」
觀鈴吃了一記手刀攻擊
「我不是跟妳說過要改掉那個口頭禪嗎?」
「呵呵呵…」
原來那個嘎喔是她的口頭禪啊,怎麼奇怪的叫聲難怪連她母親也要她改掉
不過這個小插曲也稍微削減了原本的緊張氣份
我稍微鬆了一口氣,用手撐著身子
嗶!
嗯?我的手掌好像壓到什麼了
「…新聞快報:警方接獲民眾報案,身穿黑色上衣、身高一百八左右犯下連續性侵案的色魔目前正往K鎮逃逸中,警方已出動大批警力勢必捉到這名可惡的色魔…」
「………」
「………」
「………」
「色、色魔!」
觀鈴之母用顫抖的手指著我
「那個人不是我!」
「色魔,吃我這招」
她跳了起來,手刀從我頭上直劈而來
「咕哇!」
磅!
緊急迴避成功!她手重重的打在地板上
「臭小子!」
她又撲了過來,我急忙閃躲,一時間整棟房子鬧的雞飛狗跳…
「哈哈哈,死吧死吧死吧!」
哇勒…她抓狂了
「往、往人,媽媽剛才有喝酒現在兇的很…人家也沒辦法了…你先離開會比較安全…」
「知道了…」
我拿起我的行李就往門外衝

「呼…真可怕…我是進入虎穴了嗎?」
我回頭看了一下觀鈴家,有許多雜亂的聲音加上觀鈴的媽媽的吼叫聲…
「唉…結果還是得露宿街頭嘛…」
先找個可以睡覺的地方吧
哇!已經那麼晚了啊,星星都跑出來了
手錶上顯示著現在的時間,再不趕緊找地方安頓,等下又被別人誤會…
可是我現在該往哪裡走呢…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就如我現在的心聲…
今天真是倒楣的一天啊…
前面一位路人往我這裡走來,我下意識的往旁邊移動,我和他擦身而過
「這位先生請等等」
我被身後的一隻手抓住肩膀
「有什麼事嗎?」
我轉過身,眼前是一位年輕的女性,我的直覺告訴我,麻煩上門了…
「嗯…嗯…」
她開始上下打量我,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妳在幹麼啊…」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名色魔吧」
果然被誤會了…
「並不是」
「我從小在這裡長大都沒看過你,你一定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我正在旅行」
「我看你是在逃避警方追捕吧」
「我只是個普通的旅行者…」
「是嗎?這麼晚還在這裡閒逛想幹麼?」
「…找地方睡」
「嘖嘖…沒地方睡,你還真是落魄啊」
「是啊是啊…如果妳家願意讓我睡我會很感激妳的」
遭了…不小心將想法說出口了…
「哼哼!果然是色魔,你下一個目標是選我吧,我會讓你很.感.激.我.的」

隨著金屬聲的出現,一到閃光迅速竄入我眼中,我可以看到她拿著某種東西往我這邊過來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那不是我玩的起的東西…
那就…逃啊~
「站住!色魔!看我把你切成碎片」
呼呼…她跑的速度好快啊…甩不掉她…
可惡,只好用忍術了
我切入一條小巷內
「你逃不掉的…咦?人勒?」
她四處找尋我
「可惡,被跑掉了,下次再遇到他我一定給他好看」
她找了許久終於放棄了
我不敢在她離開後馬上現身,如果她又回頭就完了
嗯…她已經離開蠻久了,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我從路旁的大型垃圾桶中爬出來…好臭…身上都是垃圾味…
看來除了睡覺的地方外還需要找個可以洗澡地方…

(待續)

-------------------------------------------------------------------------


不好意思讓往人流鼻血了...(他也是正常的男人啊...)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