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06

【討論】《仙劍奇俠傳五-前傳》配樂詳鑑

樓主 腦殘教主根源貴 lihjiannsuen
簡體中文閱讀版本請前往:
http://www.midifan.com/modulearticle-detailview-3297.htm
該稿件為 MIDIFAN 獨家專稿,轉載時請務必保留上面的網址。
正體中文原文目前只打算刊載於巴哈姆特,暫時不考慮開放轉載。

這是我今年第一篇樂評,也是最後一篇樂評。
對我而言的副收益就是...賺來的稿費可以償還我欠雜誌社社長的錢...=_=|||

這篇文章估計可以解答為什麼仙劍五前傳配樂良莠不齊的問題,
其中有些問題是必須指出來的。
雖然筆者指出這種問題看似很不給面子,但是起碼筆者能給出解決方法,
這比其他玩家不知道原因而只是在發牢騷要有用得多。

============================================================
此次《仙劍奇俠傳伍前傳》(下文簡稱「仙劍伍前傳」)的配樂班底雖和《仙劍奇俠傳肆》雷同,但是樂團主創卻不是同一個人(仙肆音樂主創是駱集益,仙伍正傳及仙伍前傳的音樂主創是曾志豪)。音樂主創的作品可以決定整套配樂的風格走向,因此這次的配樂相對以往仙劍貳、參、肆代而言給了聽眾們全新的印象。首先,讓咱們看看四位音樂製作人都做了哪些曲子(人聲演唱的曲子暫時不計):

曾志豪(主創),十六首:
心語千翠、撲蝴蝶、定風波、劍器近、九霄倚虹、刀間鼓、浮雲奔浪、芳春頌、烽煙點兵、蒼雷驚弦、醉瑤瑟、止水蕩、殤別離、泣心譜、夢影難捨、此生不棄(結局動畫配樂)

吳欣叡,十四首:
海晏天青、清和風、聲聲慢、燕歸來、月嬋娟、歡顏別、來生祭、懼遊翳、朔語懷刃、風雲亂、焚天炎、金錯刀、蒼山別舊、昨日盟

周志華,九首:
春草碧、遠山橫、子夜歌、風入松、靜海閒潮、塞上秋、悵世經年、聖古律、孤煙寂

駱集益,兩首:
杏花天、關河碎影

接下來讓我們先看看曾志豪的曲目。

豪志曾(ㄗㄥ-)經-曾志豪

曾志豪的配樂從來就沒有讓大家失望過。此前主要負責軒轅劍系列的戰鬥音樂組曲的他,自仙劍伍正傳起開始擔任仙劍單機系列的音樂主創,從他仙劍伍正傳的配樂可以聽出他確實也在嘗試「如何為今後的仙劍主題旋律風格進行定性」(可以參考仙劍伍前傳的台版攻略手冊所隨贈的那張音樂CD,當中有很多曾志豪的音樂草稿),於是仙劍伍的正傳就有了《仙緣再續》《命起漣漪》《心願》這三種不同風格的主題旋律。

沒有仙劍伍正傳的這些配樂試驗,就沒有仙劍伍前傳那催人淚下的主題律動。仙劍伍前傳在筆者眼中擁有比《WHITE ALBUM 2》更虐人心弦的劇情體驗,而這兩作的配樂和劇情肯定都是要雙管齊下的。仙劍伍前傳主題旋律《夢影難捨》作為整款遊戲研發初期的標題畫面音樂,自然擁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雖然後來的標題畫面音樂被換成了這個曲子的演唱版《牽絆》,但是在遊戲劇情的最結尾、暮菖蘭重返司雲崖瞭望天際、忽然聽到兩組腳步聲、扭頭一望然後一臉驚喜的時候(至於為何驚喜,我只能說司雲崖下面那是一片湖,各位可以在遊戲中後期自己重新前往那裡自己看看,別的我不多劇透了),這個曲子的後半段高潮部分還能再度點燃玩家心中希望的火花,也詮釋了這部作品「不為外人所知」的真正主題──「總會有希望的」。

曾志豪擅長玩變奏,駕馭旋律的能力空前強大:一個旋律指定任意一種感情,都能被他近乎完美地配出來。當年《軒轅劍外傳:漢之雲》由吳欣叡譜寫的主題旋律,到了曾志豪手中就變成了《朝雲出擊》和《飛羽的戰鬥》這兩種風格迥異的戰鬥音樂,更不用說吳欣叡的《劍之旅》被曾志豪改成民族搖滾味十足的同名戰鬥音樂了(就是漢之雲某個支線當中和狂暴少年陸承軒對決的戰鬥曲,該曲子曾在近幾年內一度作為曾志豪民族搖滾的代表之作,不過今年卻被他在仙劍伍前傳當中的新的戰鬥曲《九霄倚虹》比了下去)。自然而然,通過《夢影難捨》而衍生的各種變奏旋律自然是很多:有渲染溫馨甜蜜的相戀純情的《醉瑤瑟》(男女主角在海邊碼頭相依而坐共沐夕陽時的配樂),也有飽含離別之痛的《殤別離》(男主角及其父親頓時感受到喪親之痛時的配樂),也有渲染靜謐歡快主題的《撲蝴蝶》(女主角在苗疆連續幾天照顧臥病在床的男主角時的配樂),還有男主角在遊戲結尾忍受心頭萬般痛苦、孤身進行最後一戰時的戰鬥曲《泣心譜》,更有飽含不捨之情的最終結局動畫配樂《此生不棄》。一部主旋律,被物盡其用到這般田地,值了。

《心語千翠》和《芳春頌》這兩個民謠風的曲子彼此都擁有獨自的旋律,雖然從《心語千翠》可以聽出曾志豪在刻意做出《仙劍參外傳:問情篇》那種民謠般的感覺,但是因為有此前仙劍伍正傳第一版宣傳動畫的配樂風格作為證據(當時曾志豪有把吳欣叡的《情蠱》的旋律改編在內),這曲子還是能聽出是曾志豪製作的,而且,這曲子實際上細細品起來,反而會讓人覺得更優秀,是很不錯的熱鬧歡快風格主題配樂。《芳春頌》(女主角的頑疾終於被治癒時的配樂)更是曾志豪靜謐民謠風的代表作,將女主角的複雜形象一整個刻劃得清清楚楚。

《蒼雷驚弦》直接拿來欣賞的話,玩過《軒轅劍外傳:雲之遙》的玩家可能會以為是特殊戰鬥音樂,因為編曲風格畢竟像太多,但是實際上卻是曾志豪將其多年的戰鬥音樂製作經驗用於劇情配樂的實踐之作。試想,一個山寨頭子,出寨多日後回到自己山寨,發現整個寨子裡面的人全都被血洗了,那一剎那的感情,要想用配樂烘托的話,這配樂估計也就只有曾志豪能做到最好。

曾志豪此前本來就是「軒轅劍系列御用戰鬥音樂製作人」,此番仙劍伍前傳的戰鬥配樂自然也要交給他來做。仙劍伍正傳的《韻逐律》本來是曾志豪做完要拿來當戰鬥音樂的,結果不知音樂企劃那邊出了什麼問題,被陰差陽錯地用作上官雅的戰前配樂了…於是這次仙劍伍前傳便將其用作司雲崖迷宮的戰鬥音樂,而其獨特的風格也算是曾志豪打算做純民樂的完美嘗試,於是在此之後便有了這次的《定風波》、《刀間鼓》和《烽煙點兵》。玩過《古劍奇譚》的玩家可能會誤以為《定風波》是出自周志華之手(周志華負責《古劍奇譚》初代的戰鬥音樂的製作,風格趨軟),畢竟我一開始也很難想像曾志豪的戰鬥音樂居然也能慢條斯理到這種地步,但是…那用來鋪底的鋼琴聲部卻是曾志豪特有的風格,於是我們便知道曾志豪真的要認真地玩民樂了:《烽煙點兵》更能體現這種感覺,曾志豪特有的鋼琴聲部編寫風格和他剛剛形成的民樂用法完美地結合到了一起,更有他多年來慣用的爵士鼓演奏技巧,讓聽眾們心中一亮。《刀間鼓》這曲子的前半段用到了林坤信在仙劍DOS時代的《心急如焚》和《戰意昂》這兩首曲子當中的旋律,並且將兩者悠閒地組合在了一起,整體風格比《定風波》還要清閒。《劍器近》這首快節奏的戰鬥曲,有點西北邊疆的幽寂風味,可以視做曾志豪對邊塞風格的戰鬥音樂的成功嘗試,但是…不但在遊戲當中被安插到了不對味的幾場特殊戰鬥當中,更是被拿到夏侯府當中做了一次情景音樂(真的合適嗎?)…我只能搖頭。《浮雲奔浪》是曾志豪在這部遊戲當中最平庸的一首戰鬥曲,只在虹芝嶼迷宮當中出現過,但是仍舊很優秀…筆者依稀記得我在仙劍伍前傳第二部宣傳動畫當中第一次聽到這個曲子時的心情,當時筆者心血來潮直接就把這曲子的爵士鼓聲部給扒了下來。《止水蕩》屬於特殊戰鬥曲,箇中所蘊含的特殊感情估計也只能在玩遊戲時體會,我就不劇透了,不過這曲子的銅管樂器用得恰到好處。《九霄倚虹》再度創造了曾志豪民族搖滾的新紀錄,東西洋古今流行樂器民族樂器無縫融合,擁有很強的凝聚感,想玩現代民族搖滾的音樂人務必都應該聽聽這首曲子。

曾志豪的曲目幾乎都編得很滿,音色混音處理極其細膩,這都是他自己無意識當中的追求,也使得他的作品質量上乘…然而,相對仙劍奇俠傳歷代音樂作品來講,曾志豪新近養成的編曲風格在仙劍伍前傳當中又取得了新的成功。種種跡象表明,往後仙劍單機系列的配樂,託付給曾志豪的話,完全沒有問題。

點睛之筆-駱集益

駱集益此前幾乎是被全職包聘,那一段時間幾乎只為古劍奇譚初代製作配樂,從他為古劍奇譚所製作的配樂數量之最和質量之最來看,估計用「忙爆肝」這三個字已經無法解釋了…而這段經歷,對駱集益本身的曲風也有很明顯的積極影響,也算是駱集益將其在海角七號當中柔緩的流行情歌風味和古劍奇譚的民族古風進行了完美融合(參見《猶記多情(原奏)》《青冥劍誓(變奏)》《雪暖晴嵐》)。但是,這也實在太累人了,所以到了古劍奇譚貳的時候,駱集益在大多情況下便只是作曲,而對應的大部分組曲工作則交給了北京小旭配樂團隊。

憲哥(姚壯憲)對駱集益的音樂饞涎已久,而駱集益此番親自參與仙劍伍前傳配樂工作所做的組曲作品自然也沒有讓憲哥失望…當然,更沒有讓玩家們失望…雖然只有《杏花天》《關河碎影》這兩首曲子,但確實是畫龍點睛之筆。《杏花天》單獨拿來欣賞的話確實很平庸,但是在結合劇情進行賞析的時候卻非常合適,試想一下:有那麼一對異族情侶相依樹頂,欣賞著苗疆那一輪皎潔的明月,「這就是漢人所說的…花前月下吧?」。《關河碎影》屬於本作當中的使命主題配樂,直接拿來欣賞的時候會立刻察覺到一股濃厚的古劍氣息,而在遊戲當中,凡是出現此曲的場合,必定是關鍵角色感受到自己所背負的使命的時刻,瞬間讓玩家們也擁有了同樣的使命感。


丹青繪卷-周志華

周志華雖然在古劍奇譚初代當中製作的戰鬥配樂過於疲軟、「富有戰鬥的基情」(我沒寫錯字),但是他製作地圖場景配樂的功力則非常強大,細膩而不含糊。筆者用「丹青繪卷」這個詞來形容周志華的配樂,就是因為他在仙劍伍前傳當中所製作的場景類曲目非常有畫面感。《春草碧》一曲繼承了他此前為仙劍肆所作《踏哥行》一曲的風格,並將其再度發揚光大,綠草清新的感覺瞬間撲面而來(勘誤:Bilibili有人誤以為這是駱集益的曲子);《遠山橫》直接拿來聽就會給人一股險峰林立的畫面感,和千峰嶺的氣氛再吻合不過;《子夜歌》描繪了被一片黑夜籠罩著的人煙稀少、充滿絕望的深山孤村的形象;《風入松》將司雲崖那種充滿韻律感的一抹青山秀水直接呈現在眼前;《靜海閒潮》直接給人一種站在珊瑚礁上面欣賞四周的海景的感覺;《塞上秋》使一副氣場日下充滿抑鬱感的西域商貿之都映入眼簾…而《悵世經年》更是體現了這個都城在夜晚所給人的那種人煙盡無的感覺;《孤煙寂》能讓人想像到在一望無垠人煙難尋的沙海當中趕路時的那種孤寂感;《聖古律》積澱了濃厚的上古文化的神祕氣息。通過這些配樂,筆者得出推論:如果要讓周志華製作一副怎樣的場景配樂的話,給他一張場景設定圖做參考或許最快不過。

龍魂之律-吳欣叡

吳欣叡的作品比較特殊。在開始賞析吳欣叡優秀的作曲(我是說作曲)之前,筆者先把針對性質的批評建議提在前面。

吳欣叡深得憲哥信任,所以這次仍舊像仙劍伍正傳那樣,給仙劍伍前傳製作了大量的配樂。他在仙伍正傳著有《情蠱》這樣的耳目一新的苗疆風味配樂;而論及他在仙伍前傳的最好的作品,則是明州城的主題配樂《海晏天青》。他設計的旋律深得諸位仙劍玩家和軒轅劍玩家的喜愛,由於他的部分曲目在編曲方面的特點,有些腦熱的玩家曾經有在新浪微博和憲哥提議說下次請其他人來製作音樂(雖不是我提出的,但是下文我會解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論調)…

不過,既然憲哥仍舊堅持自己對吳欣叡的絕對信任的立場(在微博和玩家互動時有提到),那麼筆者就只能專門在此給出詳細的分析和建議,這完全是因為憲哥信任吳欣叡、而筆者也不希望吳欣叡的曲子再這樣滑坡下去,希望吳欣叡今後能夠在配樂技術方面更加強大。

論及總體配樂水平,吳欣叡配樂的顛峰之作是《軒轅劍外傳:蒼之濤》,其次是《軒轅劍外傳:漢之雲》和《軒轅劍五:一劍凌雲山海情》,但是他之後的一些配樂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他此前的作品將這種感覺隱藏到幾乎最小的地步),總體上來講給人一種缺乏凝聚感的印象…

筆者花了連續四五天的時間,仔細回味吳欣叡近十幾年來的作品的變化,以及他在自己的個人社交小站上面所寫的關於他自己製作音樂的心得評論,藉以思考、總結吳欣叡的作品的問題出在哪裡。現在,筆者在這裡出於對症下藥的目的,大體分析一下:

吳欣叡因為使用 Cakewalk ProAudio 太久太久了,導致在遷移到 Cubase 之後,對DAW(數位音訊工作站)的一些諸如 Automation (自動化封裝曲線)之類的通用工序的必要性,沒有充分的認識,甚至可以說他本人的編曲觀念還停留在純 MIDI 時代,孰不知當年同期用 Cakewalk ProAudio 寫 MIDI 的曾志豪就已經知道匯出分軌用 Cubase 混音了(不過那個年代的 Cubase 的音質確實很爛,從軒三軒四時代曾志豪的戰鬥曲那音質就可以證明)。再者,吳欣叡在軟體樂器的呈音法(Articulation)處理方面鑽研不深,尤其是節奏類樂器和打擊樂器。雖然作曲風格大有長進,但是管弦樂的打擊樂器演奏風格真心不敢恭維。

《海晏天青》這首神曲算是吳欣叡捨得用曾志豪近年採購進來的 EW Silk 製作音樂的典型成果之一(如果那琵琶聲我沒聽錯的話應該出自 Silk),其風格清新之甚曾經一度讓筆者誤以為不是出自吳欣叡之手(當時以為是曾志豪的手筆),不過他偶爾會用到的吉他(很像「霜華春-變奏」那種小清新味道的吉他風格)以及他那死板的木笛聲部演奏法讓他的曲子漏了馬腳,真正自然優雅的笛子演奏法顯然不是這樣的,這個聲部換一個別的自製音色比較好一點。

不過,《海晏天青》這曲子還有個不太顯眼的缺陷,而這缺陷幾乎在吳欣叡這十幾年來的作品當中經常存在,且連年曝露甚重──經常搞混音做後期的人可能會意識到,吳欣叡幾乎八成的作品很難找到 Automation 綜合運用的痕跡…讓人聽著覺得就是個DEMO而已。還好的是,吳欣叡現在有些曲目多少還能用一些最簡單的Automation,但是還是給人一種沒能充分運用的感覺。不是說凡是數位音樂就都非用 Automation 不可,但是若是真的該充分運用了的話那還真得充分運用,特別是吳欣叡最近幾年大量研究學習的管弦樂。咱們隨便去軒轅劍陸在搜狐暢遊的官方網站,聽聽那宣傳用的背景音樂(名字叫什麼來著?),就知道這些曲子在樂器音色加工方面缺乏充分的淡變。即使是用維也納這種省事的超高級管弦樂製作套件來製作全球最逼真的數位管弦樂的那些高富帥樂師們,也是要做充分的 Automation 的。

筆者在這裡獻個醜:筆者將曾志豪的《夢影難捨》一曲當中的兩個小節改編成不到六秒鐘的軒轅劍風格的戰鬥勝利音樂(線上聆聽:https://soundcloud.com/shikisuen/pal5q-battlevictory-rtm),我的弦樂編排可能不算完美,只多算是班門弄斧,但這其實也算是一個簡單的Automation 活用範例:在 BUS 上面掛上 Compressor (壓縮器)之類的東西的話,無論繪製怎樣的 Automation 曲線都不會產生多少音量變化,但是音色被壓縮處理的比率卻會發生變化,進而對音色本身產生了動態變化。


(配圖一:將 Automation 音量調節和 Compressor 壓縮器結合使用,實現音色的動態變化)

咱們做數位音樂,終歸還是要無限接近真實的…那些諸如壓縮器之類的效果處理套件可以使得數位音樂作品本身的凝聚感增強。既然曾志豪已經買了 EWQL Symphonic Orchestra 這種懶人管弦樂套裝,那麼筆者還是很期待吳欣叡用它完成更優美的曲子(畢竟 EWQLSO 在卷積分混響等方面非常讓人省心),而優美的數位音樂是離不開 Automation 的。如果吳欣叡有時間的話,建議聽聽《ちはやふる》(花牌情緣)、《空の境界》(空之境界)劇場版、《Call of Duty: Black Ops 1》、《Call of Duty: MW3》、《Battle: Los Angeles》、《Need for Speed: the Run》的原聲帶,看看他們的數位管弦樂是怎麼用 Automation 的。


(配圖二:一曲完美的數位音樂,可不是直接用硬體音源輸出就算完工的,很多情況下還需要完美的混音等工序)

這些表現細節問題,如果不注意的話,會在整套遊戲配樂當中造成相當禿兀的感覺…畢竟其他三位樂師都做充分了的常識方面的事情,而你沒有做到位,給大家一種拉別人後腿的假象,正可謂不進則退,也不奇怪有人會在新浪微博給憲哥提出那種意見。當然,對於現在的吳欣叡來講,軒轅劍陸龐大的編劇工作量可能不允許他研究這些非樂理方面的知識…那麼,這邊還有一個更省事的方法可以用,那就是將自己的曲子只用做DEMO用途,然後交給別人來重新編曲,這樣的話,吳欣叡的長處──作曲,就可以得到近乎完美的發揮。不過,大宇資訊如果繼續這樣讓吳欣叡腳踩兩隻船的話,很可能會毀了吳欣叡…我只說到這個份上。

好了,關於數位音樂的技術方面的問題及建議,筆者先說這些,不妨結合下面的逐曲詳評來共同思考分析一下:

《海宴天青》是吳欣叡此次為此次仙劍伍前傳所作的配樂當中編曲最有新意的一首(雖然擁有我在上文已經提到過的那種硬傷),就作曲而言也算是吳欣叡對民樂編曲的新嘗試,且非常成功。

《清和風》在遊戲當中那種鋼琴主奏且二胡間或伴奏的版本相當出色,堪稱是吳欣叡在這作當中的配樂當中唯一一首沒有問題的配樂。因為吳欣叡多年來一直在苦練鋼琴,所以他自己彈奏出來的電鋼琴聲部旋律是不會有機械感的。當然,這曲子在台版仙劍伍前傳隨贈的音樂CD(下文簡稱「台版CD」)當中的二胡實錄版本也相當出色。

《聲聲慢》多多少少承襲了吳欣叡自《天之痕》開始的那種柔情派編曲風格。在遊戲當中的版本,那二胡顯得極其不自然。如果當初一開始就把台版CD當中的二胡實錄版本用到遊戲內的話,那一定是相當成功。

《燕歸來》前半段沒有笛子,我在看仙劍伍前傳第三版宣傳動畫的時候,鏡頭轉到折劍山莊,當時聽到這曲子的我,感受到一種全新的印象,心裡想著…這是誰的曲子?居然能與宣曉鳴他們這些聲優的配音幾乎完全吻合…我是不是在看電視劇?但是等到鏡頭轉到雪石路上,歐陽姊妹在聊天的時候,聽到那煞風景的笛子音色(是不是該換一個笛子?),我頓時明白了…原來吳欣叡的曲子還可以這樣優秀,可惜卻被那笛子的音色給毀了,如果是實錄的話就好了(或者將這個聲部交給曾志豪)。這個曲子和《海宴天青》在作曲方面同樣出色,編曲構思也很優秀,一開始的顫音弦樂聲部也用到了非常簡單的直線 Automation 來操縱音量,將情緒緩緩地帶了起來,不過這弦樂如果不用顫音的話會更好。

《月嬋娟》在台版CD當中的版本讓人想起了吳欣叡為仙劍參所作之《淒涼雪》,且給人的整體印象比在遊戲當中用到的那個版本好太多(雖然遊戲當中所用到的那個版本也做了很多積極的編曲手段嘗試)。真希望北軟那邊在之後的遊戲更新當中能順勢把曲目全都替換成台版CD當中的版本。

《歡顏別》使用了和《燕歸來》同樣的最簡單的直線 Automation用來操縱音量,這曲子的整體編曲風格也很帶感,但是這曲子在遊戲當中的版本還是擁有著笛子和二胡的音色問題,台版CD的實錄版本相對來講就優秀很多(乾脆全部換成了二胡,沒有笛子了)。不過筆者倒是想建議吳欣叡回頭再多多研究一下梶浦由記的配樂,然後回頭再做這種憂傷的曲子的時候玩點新風格。

《來生祭》這曲子相當成功,霧蔭谷迷宮的氣氛營造得相當入味(忽然覺得曾志豪的《劍器近》很適合塞到這個迷宮內作為戰鬥音樂)。此前吳欣叡在仙劍伍正傳當中的《詭迷離》一曲也是這種陰森風格的,看來這新風格他玩得還挺成功。

《懼遊翳》也是比較成功的曲子,魔翳那種神祕氣息瞬間撲面而來,鋼琴聲部用得相當棒,且這裡的弦樂也同樣用到了非常簡單的 Automation 音量曲線,不過越到後半段越讓人覺得缺乏淡變感。

《朔語懷刃》這曲子雖然用到了簡單的Automation,但是總給人一種沒用充分的感覺。話說這曲子作為渲染淡淡危機的配樂來講顯得新意不足(也可能是硬體音源的音色還是略顯得有點假的緣故),建議吳欣叡回頭不妨研究一下《Call of Duty: Black Ops 1》電玩原聲帶當中的《Flaming Dart》一曲作為風格參考。

《風雲亂》沒怎麼用到 Automation,和《朔語懷刃》同樣存在給人缺乏新意的印象,不過在遊戲當中還是可以足夠帶動玩家的情緒。建議吳欣叡回頭不妨研究一下《Call of Duty: Black Ops 1》電玩原聲帶當中的《Blackbird》一曲作為風格參考(忽然覺得《Blackbird》很適合作為和穹武開戰前的背景音樂)。

《焚天炎》沒怎麼用到 Automation。這曲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有快慢兩個版本,分別渲染不同程度的緊張氣氛,但是這曲子毀就毀在音色上(尤其是那定音鼓的音色),趕緊想辦法讓自己擺脫對硬體音源的依賴吧…最好嘗試用一下爵士鼓的音色。另外,弦樂的音高不要太高,主要表現的部份降一兩個八度比較合適。話說,如果我是音樂企劃的話,我可能會把軒轅劍伍當中吳欣叡製作的《對峙》拿到這裡來直接把《焚天炎》換掉。建議吳欣叡回頭不妨研究一下《Call of Duty: Black Ops 1》電玩原聲帶當中的《Melville》一曲作為風格參考。

《金錯刀》這曲子很遺憾,曲目本身的風格雖看似用不到 Automation,但充滿了浮躁氣息,加上那很明顯的出自硬體音源的音色,可以視作趕工狀態下出生的早產兒。建議吳欣叡回頭不妨研究一下《Call of Duty: World at War》電玩原聲帶當中的《Ambushed Again》一曲作為風格參考。

結合上面《朔語懷刃》、《風雲亂》、《焚天炎》、《金錯刀》這四首曲子來看,《蒼山別舊》多少也擁有著和它們相同的缺點,但是這曲子在作曲方面則沒什麼問題,很好地渲染了罡斬在鎖妖塔兵解之後、暮菖蘭和淨天教高層對峙的場面,建議在節奏樂器的演奏法方面進行一下創意革新。

《昨日盟》這個曲子的作曲相當優秀,不辜負吳欣叡的樂迷們的期待,但是無論是台版CD的版本(在遊戲當中貌似是用於女一號和女二號深夜在青木居樹底討論通風報信的事情時候的配樂)還是內地資料光碟內的版本,都總是給人一種編曲沒編滿的感覺(筆者喜歡台版CD內的版本),加上本身不出色的硬體音色,這曲子也只能算是遺憾了。

《有情燕》這首人聲演唱曲雖然是拿《昨日盟》直接填詞而成,但是缺陷有二:首先,蕭人鳳的聲線不適合所有旋律,此前的《仙劍問情》更適合董貞來唱,而這次的《牽絆》算是和蕭人鳳的嗓音特點完美結合,但是《有情燕》得到廣泛好評的原因反而是出自於那些同人歌手身上。其次,這曲子的風格不適合做為結尾工作人員名單的配樂,拿來當宣傳倒是挺不錯的。

逐曲詳評就到這裡。總體來講,吳欣叡此次除了個別相當優秀的編曲曲目以外,其餘的曲目只是剛好及格完成任務而已,希望吳欣叡之後的曲目在演奏技法方面能多玩點新花樣,多在混音技術方面下功夫,筆者自然是更加期待吳欣叡能做出新的風格的曲子。最後一句勸:硬體音色該扔了,GIGA 民樂也該放棄了,曾志豪新近採購的軟體音色還請盡可能多地使用。


小結

這裡希望北軟的音樂企劃就此了解各位音樂人的長處和短處,靈活搭配每個人所負責的曲目。如果出現人手不夠且現有人手風格駕馭能力有限、或者時間緊的情形的話,該請其他音樂人那還是得請,仙劍伍正傳楊文祥的那幾曲配樂就還算不錯。最後,再次感謝吳欣叡的作曲,以及曾志豪、周志華、駱集益三位編曲人的精心編曲,還有大宇資訊北京軟星分社的辛苦研發,讓大家在這款比《White Album 2》還要虐心的電玩當中再度被感動了一回,而且這份感動是以往的仙劍單機系列所沒有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