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303

十八卷 神劍敗

樓主 百無禁忌~問情的昱 A0982007474



[b]第十八卷 神劍敗[/b]




 此時蜀山上的魔神,已不到原本的六成,全被蚩尤吞入肚內。

小樓:不行...不能再讓蚩尤吸收力量了。
翎飛:那...現在出去阻止嗎?
小樓:現在也只能賭了,趁現在蚩尤魔功未成,我們出去與他一拼吧!
翎飛:嗯,好!

  兩人做出決定,隨即合併天擎雷炎往蚩尤攻去,兩道劍勁合而為一,
開天闢地的刺向蚩尤胸口,蚩尤沒注意到兩人攻來,被劍勁刺中,臉上露
出痛苦表情,吸收魔神的動作也被迫停止。

蚩尤:吼~!是誰!!

  蚩尤力量雖強,但身軀過於龐大,速度跟不上小樓和翎飛,兩人在蚩尤
身邊來回穿梭,劍招未曾停止的刺在蚩尤身上。
  翎飛和小樓心意相通,雖是兩體,但心裡卻想著同一件事,兩人發出劍
氣不約而同的刺向蚩尤左眼,蚩尤來不及避開,左眼已被刺瞎~

蚩尤:哇!可惡....陰風貫馳雷!!

  蚩尤也不是好惹,盛怒之下一出手就是最強絕招,數千道黑色雷電從
天上劈了下來,方圓十里內的生物全部遭殃。
  在旁觀戰的天兵和魔軍瞬間被黑雷劈成灰燼,生存下來的寥寥無幾,
大地也因承受不了黑雷的威力,凹了個大洞,碎石在空中亂飛...

小樓:天啊..好恐怖的威力..
翎飛:樓兒,繼續進攻!!

  兩人有驚無險的閃過雷擊,雙劍再度合併要刺向蚩尤右眼,蚩尤哪會
再吃第二次虧,右眼射出一道紅色氣勁與劍氣正面交鋒,拼個不相上下。

蚩尤:可惡..害我的食物全都毀了...給我去死。

  四支手拿著鋼鐵長槍猛往兩人刺去,密集快速的槍勁使兩人被迫分開,
蚩尤右眼繼續射出氣勁,配合著四肢手所使出的槍法,其勢猶如萬箭齊發,
逼的小樓與翎飛左閃右躲,就是苦無進攻機會。

兩人心意相通~再次神交..
『浪裡尋花激波濤,橫劍擺渡伏千軍。』女聲又發出聲音說道

  兩人一聽聲音,心中澄明一片,不加思索依口訣出招,劍勁連環射出,
竟把蚩尤的攻勢壓制住,逼的蚩尤喘不過氣來。

蚩尤:...兩個可物的畜生,再接我一招『雷動九天』!!

  雷勁再度從天空狂劈下來,小樓和翎飛雖壓制住蚩尤本身攻勢,
但對著天上劈來的雷勁卻是避無可避,眼看又要被劈個粉碎。

『鐵杵磨成繡花針,雷炎破霄猛沖天。』男聲又繼續說出口訣。

  受到提點,兩人劍法再變。小樓隨即打出一招『暴雨橫空』,雷炎散發
出如烈火般的劍勁往空中狂燒,巧破雷動九天,把雷勁強行堵住。

  翎飛也使出『磨杵成針』,把釋放出的劍氣全向一點聚焦,凝聚歸一。
劍氣如輪直貫入蚩尤的槍法旋風中,槍法來勢看來雖猛像是密不透風,但卻是
華而不實,其破綻位在持槍攻擊的四手中間,翎飛一人鑽進槍法旋風中,穿透
槍法的攻擊,直刺向蚩尤臉上。

  蚩尤一看雷擊被堵住,槍法又被破,萬劍合一的劍勁猛朝自己臉上刺來,
急忙移動巨大的身軀閃開劍氣攻擊。

  蚩尤沒有料到人間竟有如此厲害的人物,大吃一驚。一想到自己為堂堂
的萬魔之神,竟被兩個弱小人類壓的死死的,肝火再度上升,想以力制勝一
招做掉兩人。
  馬上把四把槍頭對準一點,凝聚起一顆大黑球....

蚩尤:確實有一套,接我這招『黑雷錠地』!

  黑球化做一巨雷,劈向翎飛小樓,此黑雷比之前黑雷更猛數倍,
猶如天塌之勢壓往二人。

  小樓與翎飛卻毫不畏懼,兩道劍氣再化為一體。

『日薄西山靈鳳現,浴火重生吐連珠。』口訣無須聲音發出,已浮上兩人心頭,
兩人猶如不死鳳凰展翅高飛,劍氣就像靈鳳吐珠般不斷射向有萬斤之勢的黑雷,
屆時拼個不相上下。

  但黑雷勁道不斷增加,又佔有居高優勢,慢慢壓住合併劍氣。

蚩尤:嘿嘿,兩個小畜生功力不低,我雖只回覆四層功力,但本王現在就讓
   你們知道,兇猛的小貓再怎麼凶也打不過半睡的老虎!!

  蚩尤內力如浩瀚大海,不斷輸進黑球內,黑雷威力也連代變猛。
久鬥之下,蚩尤已佔盡上風 ﹔反觀是小樓二人,一個斷了一臂,一個內力劍術
甚弱,就算靠紫青雙劍合併,雖能與蚩尤抗衡但卻不見得能持久...

翎飛:嗚...

此時翎飛嘴裡竟吐出血來!

小樓:表姊!!你怎麼了!!
翎飛:我...我沒事。

  小樓身上繼承了景天和龍蕭多年的內功,抵抗蚩尤勉強撐的下去。
可翎飛呢?翎飛只是個普通人類,內力並沒有小樓如此深厚。
  兩人剛剛與蚩尤一番激戰,翎飛體內早已受到內傷,此時被蚩尤
壓制住,疲累感連帶著內傷一起發作....

小樓:表姊!!你別嚇樓兒!
翎飛:樓..樓兒,撐住...



在鵰上的鳴翼三人已趕到蜀山。

鳴翼:可惡,小樓他們要撐不住了!!我要去幫他們!!
神羽:鳴翼少俠你別衝動,你現在身上背負著重責大任,對付蚩尤就交給
   我和花彤吧..你趕緊前往封印五靈地脈。
鳴翼:這....好吧..!!

  決定好後,鳴翼馬上跳下大鵰,跑進五靈之裏地脈的入口,神羽和
花彤趁著蚩尤正全力對付著小樓二人,從蚩尤背後偷襲。

神羽:花彤!!準備合擊。
花彤:好..來吧!

兩人合力一擊使出『焱焚四方』,熾熱火焰分成數道燒往蚩尤後背。

蚩尤:嗚..可惡...又來兩隻蒼蠅了。
神羽:怎麼會這樣呢...合擊竟對他沒有效果..

  蚩尤三肢手繼續把內力貫入黑雷中,另一手已舉槍刺向神羽和花彤。

蚩尤:吼~橫掃千軍!

  蚩尤長槍一揮,強烈颶風已把神羽和花彤刮的老遠,見到神羽二人被刮的
老遠,蚩尤又繼續全力對付小樓兩人。

蚩尤:是該結束了...威力全開!!

  黑雷威力瞬間遽增三倍有餘,小樓與翎飛支撐不住了,劍氣完全崩潰,
兩人被擊落到地面,蚩尤見兩人跌飛在地,把黑雷回收重新凝聚,勢要用這
一擊把兩人殺死。

小樓:表姊!!

  被打落的小樓,對自己的傷毫不在意,趕緊跑去把翎飛抱在自己懷裡,
此時翎飛嘴裡鮮血直流...

小樓:表..表姊,你沒事吧!!
翎飛:我..我好..累...看來我們打不過那..個大怪物了....
小樓:表姊..你一定要撐住....
翎飛:別..別叫我表姊...叫我翎兒~嗚...(血又從口中噴了出來。)

  小樓看著翎飛如此,痛苦留下淚來,翎飛擦掉小樓眼淚接著說了。

翎飛:樓兒..別難過...我們還有最後一招..還沒用..咳..!!
小樓:翎兒!不行的..你的身體撐不...

  話還未說完,翎飛已吻著小樓,蚩尤看到兩人這時還在親熱,
覺得奇怪...

蚩尤:看來這兩隻小畜生是瘋了,我來了結你們吧!!

  黑雷已重新凝聚,必殺一擊直往地面劈去....

小樓:不..........

  小樓嘴巴張開想要說話,翎飛卻強吻住小樓的嘴。
『什麼都別說!!』小樓從心裡聽到了翎飛的聲音....

『乾坤一劍顯神威,,浪跡天涯莫回頭』口訣又在心裡響起,兩人慢慢浮了起來,
翎飛一手抱著小樓一手舉起天擎,小樓只剩一臂,也舉起雷炎,兩人依然互吻著。

此時兩人內心正在交談著...

小樓:翎兒...答應我!!不要死!
翎飛:樓兒....我..答應你...我不會死的。
小樓:當真嗎?
翎飛:當然!!

蚩尤:他馬的,兩個小畜生在玩伴家家酒嗎,死到臨頭,你們就繼續親吧!!

  黑雷萬鈞之勢往兩人劈去,這時雷炎和天擎再度發出劍氣並交融在一起。

翎飛:進攻吧!
小樓:嗯~

  兩人和紫青雙劍化作一把巨型劍氣,衝進黑雷,整道黑雷竟被劍氣給剖開。
劍氣並直衝向蚩尤左胸...

蚩尤:這...這怎麼可能....哇!!

  劍氣毫不客氣貫穿過蚩尤左胸,正中心臟。蚩尤大聲慘叫~

蚩尤:哇...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人類會有這種力量...

  蚩尤摀住胸口,運氣罡氣把自己包住,看來是要療傷,而使出乾坤一劍的
翎飛和小樓力氣已用盡,落到蜀山的山腳下。


  小樓懷裡抱著翎飛,並握著翎飛的手

小樓:翎兒!!翎兒!!醒醒
翎飛:對..對不起..樓兒我要爽約了..希望下輩子我.能先認識你...

  說完,手已從小樓手中滑落,小樓見到一動也不動的翎飛,整個人傻住。
這時神羽和花彤已趕了回來。

神羽:她..唉!!.....少俠,節哀吧...

  花彤不忍看這畫面,背向小樓與翎飛兩人,閉上眼默哀了起來。

蚩尤:呵呵...兩個小鬼功力的確驚人...不過現在死了一隻,看你們還
   拿什麼來對付我,哈哈哈....

  蚩尤被乾坤一劍一刺受到重傷,急忙運氣療傷,現在看到翎飛死了,心裡
鬆了一口氣,大笑起來。

  這時天上出現一黑洞,重樓和飛篷跑了出來,蚩尤感覺到氣馬上注意到了
重樓與飛篷兩人...

重樓:看來有人死了,我們太晚到了。
飛篷:..是那個女孩!嗯..?樓兒怎麼跪在她旁邊呢..
重樓:你這父親是怎麼當的,你的兒子喜歡上那個女孩了。
飛蓬:是..是這樣嗎...唉!樓兒真可憐,連續遭受到這麼多打擊。

蚩尤:呵呵,你們兩個也是來對付本王的嗎!!
重樓:哼!!這是當然。
飛蓬:鎮妖劍回來!!(此時落在屋瓦殘骸旁的鎮妖劍自動飛到飛蓬手裡。)

蚩尤:嘿嘿..你們來的不是時候...本王現在受了傷,沒空陪你們玩,
   你們就跟我的手下玩玩吧!!

  蚩尤說完,運起黑氣把自己包裹住,浮在空中療傷,重樓和飛蓬急忙
衝向黑球準備攻擊蚩尤,不讓蚩尤有復原機會,這時七道黑勁從黑球表面射了出來,
化為七隻妖怪...

重樓:不妙了!(重樓停住說道)
飛蓬:嗯..上古七魔被蚩尤招喚回來了。

  上古七魔乃是蚩尤部下當中,擁有最強力量的七位。
當中又分為四獸三魔,三魔分別為『血魔幽泉』、『闇魔延維』以及『武魔皓鑭』。
而四上古魔獸分別為『饕餮』、『檮杌』、『混沌』、『窮奇』。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