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62

【攻略】鋼鐵的女朋友攻略全文(繁體自翻版)

樓主 瘋狂阿吉仔 mysilver2013
以下內容為參照大陸簡體網頁自行翻譯....
http://abbs.chinaren.com/86/68/bbsarticle145616886.shtml
希望有幫到看不懂簡體字的人^ ^''


DISK1新來的轉校生逃避還是面對?

第三新東京市。望著月亮沉思的真嗣。在浴室裡邊洗澡邊哼歌的明日香。
在街上夜遊的人潮。
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和平......可是,
戰機群的引擎聲和戰車群的砲擊聲,還有沖天而起的火焰,破壞了這個和平的夜。

這晚,第三新東京市附近出現了神秘的人開動兵器。居民們十分恐慌,
而明日香與真嗣也看到了這一切。

氣急敗壞地從浴室裡衝出來的明日香道
“幹什麼啊!為什麼還不發非常警報呢?敵人是誰?新的使徒嗎?真是的!

在這種非常時期,美里和真嗣都跑到哪裡去了呀?”

“我在這裡啊。”背後傳來了真嗣的聲音。

“咦?!”

“那個......你好像沒有穿衣服......”明日香這才發現自己是一絲不掛的。
接著......“明日香飛踢!”

“嗚哇!!”夜空中迴盪著真嗣的慘叫聲......
真嗣因看到了不該看的情景,而被明日香一腳踢飛。


第二天清晨,真嗣、綾波麗和明日香三人一直上學。
明日香雖然一路上嘮叨沒完,但真嗣與綾波麗卻一副漠不前心的樣子。
三人以猜拳定勝負,最後輸的果然又是真嗣,
於是他只好一個人背著三人的書包上路。

來到學校,劍介與東治迫不及待的告訴真嗣,今天會有一名轉校生到來,
聽說是個剪短髮目性格開朗的女孩子,名字叫霧島真名。


“我是轉學生霧島真名,請多多指教!”
一位精神羿羿的美少女出現在真嗣等人的面前。

課堂上,老師將真名介紹給全班,並安排她坐在真嗣的旁邊。
真名似乎對真嗣很有好感,不斷主動和真嗣說話。
下課後,真名來到真嗣身邊,態度十分親近。

“為了和真嗣見面,我早上六點就起床換上了這套制服,怎麼樣,合適嗎?”
在明日香嫉妒的眼神下,真名十分大膽地向真嗣表達情意。

她還邀真嗣登上學校的屋頂,兩人一起眺望第三新東京市。
“真嗣君,你是EVA的駕駛員吧。”不知何故,真名對真嗣的身份十分了解。

接著,她將自己的項鍊送給了真嗣。
明日香突然到來,她通知真嗣立刻前往NERV總部。

電車風馳電掣般開往NERV總部,三位適格者坐在長椅上做著自己飛慣的事。
綾波始終低著頭看書,真嗣則專心至致的聽著WALKMAN,明日香依舊口中滔滔不絕,
這次被攻擊的對像是新同學霧島真名。

當她發現真嗣根本沒聽自己的話而只顧聽音樂時,
一怒之下將那部WALKMAN摔到了地上。

真名出人意料的在電車上出現,她請真嗣帶她到NERV總部參觀。

到了總部門口,雖然需要檢查工作人員的身份卡,
但真名聰明的讓真嗣背著自己騙過了電腦。

真嗣來到L~2的男子更衣室換戰鬥服,
誰知剛脫下外衣,真名的聲音又在背後響起。

真嗣留下真名,自己則趕去參加今天的訓練。
在同步率測試中,真嗣的成績極差。

明日香指責他是在想新來的轉校生,訓練被迫中止下來。
雖然美里為真嗣說了不少好話,但碇司今仍然十分不快。
心情沉重的真嗣再回去找真名,發現她已經離開了。

回到家中,在吃晚飯時明日香送給真嗣一部新的WALKMAN,
算是對白天自己行為的賠罪。

似乎是對真嗣與真名過於新熱而感到不安,明日香的態度變得比平明溫和了許多。


第二天,當真嗣和真名一起走在街上的時候,與出來購物的美里和加持良治相遇。

在同調率測試的休息時間,真嗣來到L-2的自動販賣機處,
在這裡他又見到了加持,當他向加持提起真名的名字時,
加持是有些吃驚,但還是讓他多去了解一下真名。

得到加持的鼓勵後,真嗣第二天改變了髮型。
當他在美里與明日香面前出現的時候,那兩人失聲椋叫。
接著便被美里強行帶到洗面台前……

在上家政課的時候,明日香說真名是在追求真嗣。
窘迫之下,真名跑出了教室。真嗣隨後追出並出言安慰。

回家的路上,真名與真嗣談起“自由”的話題,言語中流露出幾許憂傷。

是夜,謎之物體出現,並從湖中來到地面,莫非這是新的使徒來襲嗎?

在家中,明日香提出“真名是間諜”的論調,
她認為真名肯定是某個邪惡組織派來竊取NERV機密資料的,大家聽後都不以為然。

真嗣與綾波一同走在夜晚的街道中,
綾波提醒真嗣千萬不要辜負碇司令對他的期望。

翌日,真名與真嗣在圖書館相遇。
兩人看到蘆湖地區的地圖,並相約日曜日到那裡去玩。

NERV總部命令真嗣外出執行任務,當他到達目的地時,
意外的竟郵到真名也在附近。

與此同時,上空出現了來歷不明的間諜偵察機,
真嗣與美時決定暫時撤退。

在美里的車中,真嗣對真名的身份也開始感到懷疑。
因為心情不好,他一人先下車到歌舞伎町中閒逛。

在品茶店外,真嗣見到真名正和一個不認識的男孩在一起吃東西,
他那本來已十分壓抑的心情此時更為陰鬱了。

若有所失的真嗣在人群中漫無目的的走著,
他來到一家書店,心中不在焉的翻看著書籍。
沒想到又一次見到了加持,此外還有赤木律子博士。

三人談起日曜日的約會,真嗣將自己行程的安排大致講述了一下。

回到家中,真嗣給真名打電話,告訴了她蘆湖之行的安排。

真名聽後顯得十分高興。

夜裡,真嗣想著近來發生的一切以及數天后的約會,一時間無法入眠。


DISK2約會與敵人從沒有過的感覺!

回到家中,真嗣給真名打電話,
告訴了她蘆湖之行的安排。真名聽後顯得十分高興。

夜裡,真嗣想著近來發生的一切以及數天后的約會,一時間無法入眠。

約會當天,真嗣乘電車從第3新樂來到銀鈴,之後見到了身穿便裝的真名。
兩人按照原計劃踏上行程,開始了這愉快的一天。

坐在長椅上的時候,真嗣與真名的手握在了一起,兩顆心似乎也貼近了許多。

不久前曾出現過的謎之移動物體終於被NERV捕獲,通過美里和明日香的現場調查,
發現此物並不是使徒,而是由人製造出來的人型兵器。

另一方面,真嗣收到命令,立刻趕回總部待機。

在碇司令的命令下,同調率實驗再度開始。
心中頗有幾分不滿的真嗣來到了律子博士的研究室中。

見到了律子博士,可沒想到她卻決定暫時中止實驗,
一切等將那謎之物體回收後再行安排。

真嗣見以明日香並且得知駕駛謎之物體的人也是與自己相似的14歲少年。
當聽說那人正在戰略自衛隊的醫院中治傷時,
因為好奇心的驅使,真嗣便決定前去控望一番。

在醫院、真嗣又遇見了真名。
“他是我以前的朋友,圭太......”
真名雖然這麼說,但是真嗣卻發覺她似乎在隱瞞什麼。

明日香先行離去,真嗣則與真名一起來到屋頂。

真嗣問真名與受傷的少年究竟有什麼關係,
這時加持出現,他叫兩人以後不要再到這裡來。

兩人離開醫院,在河岸邊的草地上坐下。
此時夕陽西下,真名與真嗣雖然心中有很多話想說,但一時卻不知該如何表達。

真嗣的心亂極了,他不知究竟該相信誰,真名是否真是同諜的疑問令他坐臥難安。

在蘆湖,NERV的行動並未停下。
碇司令希望能將中外一架謎之兵器找出來,
可惜時間慢慢過去,一切均未有進展。
正當美里已有些不耐煩的時候,
總部的命令傳來,讓她與真嗣等立刻返回。


回到本部後,美里和真嗣得知又是關於真名的事情。
碇司令強行命令真嗣交出真名送給他的那個項鍊,真嗣對此事憤怒異常。

真嗣的心被深深刺痛,美里則出言安慰。
第二天,外面大雨傾盆,真名和明日香都沒來上學。
面對空空的座位,真嗣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吃飯時,美里來找真嗣,並建議他邀請真名晚上來家裡吃飯。

晚上,真嗣接真名來到家中,但真名卻顯得有些沉默。

美里親自下廚作飯,
於是真嗣、真名、明日香和綾波麗便不得不品嚐這糟糕至極的一餐。
吃飯時,真名對明日香說自己很愛真嗣,結果這頓飯便不歡而散。

從第二天起,真名便一直沒有在學校出現。就這樣,又是幾天過去了……

是夜,這人型兵器終於在蘆湖中出現。
自衛隊前往阻截,戰鬥展開,可惜他們的砲火對那人型兵器似乎未能造成影響。
NERV立刻派真嗣出擊。

這天,學校放學時,真名突然出現在真嗣面前。
她焦急地告訴真嗣不久前入院的那個受傷的少年現在已不知去向,
真嗣聽罷便與明日香以及綾波麗陪真砂一同前往自衛隊醫院調查。

眾人來到ICU,果然見到病房中只剩下一張空床。
正當此時,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向真嗣偷襲,
大家驚慌中一起躲進了洗手間。

明日香利用手提電話與美里取得聯繫,美里立刻駕車來到醫院門外接應。
真嗣等人喬裝打扮,混出了大廳。

眾人坐上車,飛快的逃離醫院。
這時,穿黑西裝的男子與他的同夥駕駛一輛黑色轎車從後追來,
他們甚至開槍射擊,情況危急萬分。

美里暫時擺脫了追兵,打電話給律子希望得到她的幫助,
誰知律子一聽是與真名有關,便立刻將電話掛斷了,
美里無奈之下,決定強行闖入NERV總部。

在車上,真名終於說出自己的身份,
原來她和另外兩名少年都是軍部一個武器開發計劃的駕駛員。
他們在軍中受訓時,經常受人欺負,
終於有一天他們帶同兩部人型兵器踏上逃亡之旅。
真名亦承認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想探聽EVA的秘密,
可對真嗣的感情卻是真誠的

“他們襲擊我,是因為我背叛了他們.......
我是被派來監視EVA初號機的駕駛員碇真嗣的軍方的少年兵。
目的是將蒐集來的EVA的情報,
提供給兵器開發部來改良機器人的性能......話雖如此,
但我喜歡真嗣君這件事並沒有說謊......
而我、圭太和武藏三個人,從以前就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在軍中,我們三個都被選為機器人的測試員。
可是那機器人的設計問題叢生,我的身體沒多久就撐不住而住院了。
武藏和圭太也是心力交瘁,又受不了軍中的苛虐。
有一次他們在我面前說‘駕駛那機器人逃走吧,
我還以為他們是在說笑,沒想到他們卻真的付諸行動了......”


車子疾駛向NERV的大門,可誰知前面的路居然已被戰自封鎖。
站在最前面的竟是NERV的司令官、真嗣的父親碇元渡。
美里無法違抗上級的命令,只好聽憑真名被人帶走。
而面對真嗣的哀呼,碇司令根本無動於衷。

晚上,真嗣與美里因為白天發生的事而心情極差。
加持到來,他責怪美里竟對無辜的人被害而熟視無睹。



DISK3謊言與真相的縫隙中心靈上的裂痕


真嗣來到NERV總部在L-3的中央作戰司令室見到父親碇司令和冬月副司令,
他們對真嗣的苦惱似乎並不在意。

來到L-1,沿C2通路進入庭園,在這兒又遇見加持,在加持的鼓勵下,
真嗣決定去尋找真名的下落。

真嗣、明日香、東治、劍介、光等五人來到真名的家,
可惜在這裡未能找到有用的線索,只看到一行巨大人型兵器的足跡,

眾人猜測這是真名的同伴之一留下的。

大家根據地圖以及過去人型兵器活動的範圍思考良久(選四次考慮),制定追蹤之策。


上學時聽到嘈雜聲,真嗣來到外面看見校外有一輛貨車,
真名正被關在車後的鐵籠內。真嗣等隨後追蹤,來到湖邊。

原來,軍方是想以真名為誘餌,引她的那名同伴出現。

東治和劍介在對岸用煙火吸引住自衛隊的注意力,
而真嗣則趁機來到關真名的鐵籠邊。

巨大的人型兵器從湖中出現,它突破自衛隊的火力網,並開始四處破壞。
軍方無耐之下只好請NERV相助。美里驅車來到,接真嗣回總部啟動EVA初號機。


NERV中央作戰司令室中的美里。
“......大家都聽好了,這次是救人作戰,各機務必全力以赴。懂了嗎?”


“是是是!反正交給我一定沒有問題啦!”依舊是信心滿懷的明日香。


“知道了。”依舊是面無表情的零。


“真名,你等著......我......一定會救你的!”依舊是喜歡真名的真嗣。


“......厚木基地的NN爆雷轟炸機準備出擊。”依舊是胡搞瞎搞的碇源堂。


蘆之湖畔。突破了戰車火網的機器人,抓起了關著真名的鐵籠。
零號機、初號機、二號機一同出動,初號機雖想從對方手上搶回真名,
可是真嗣因為對方劫持關關有真名的鐵籠,所以遲遲不敢出手。
“初號機同步率,降低5%!”——真嗣顧忌著真名的安危而無法發揮全力。


眼見情勢不利的美里,對明日香發出了指示。“交給你了,把機器人壓制住!”


“看我的吧......!”明日香駕著二號機猛撲過去。
可是,這時機器人擺脫了初號機的糾纏,向著外輪山的方向逃走了。
“糟了,快追!”真嗣和明日香立刻全力追趕。

人型兵器迅速逃走,真嗣和明日香也隨後切斷了電源追趕:


“初號機,電源線切斷!內藏電源啟動,距離初號機活動界限還有4分30秒!”


“二號機,電源線切斷!內藏電源啟動,距離二號機活動界限還有4分55秒!”


“厚木基地報告,NN爆雷轟炸機7分後抵達現場!”


美里對在外輪山嚴陣以待的零發出指示。
“目標向零號機接近中,一定要擋住它,知道嗎?”


“知道了。”


“目標與零號機接觸!”


“距離初號機活動界限還有3分30秒!”


“距離二號機活動界限還有3分55秒!”


“目標通過外輪山!”可惜直到後備電源用光也未能追上。
軍部為避免這人型兵器逃離日本而引起國際爭端,所以決定投下NN爆雷將一切抹消!


“零號機,電源線切斷!內藏電源啟動,距離零號機活動界限還有4分55秒!”


“NN爆雷投下,還有5分!”


“......初號機不可以有損傷。對初號機發出停止命令。”
碇源堂發下了無情的命令。


律子忠實地執行了這個對真嗣來說十分殘酷的命令。
“對初號機發出強制停止信號。”可是......


“強制停止信號,初號機無法接收!初、初號機,暴走!!!”


“初號機活動界限,還有3秒...2秒...l秒...初號機,機能停止!”


“NN爆雷投下,還有2分!”


靜止了的機器人和初號機之前。緊緊抱著武藏的真名。
茫然地看著他們,呆站著的真嗣。
他的耳邊,迴盪著真名哀傷的聲音:“我很喜歡真嗣君,
可是......蘆之湖的約會,我很快樂;我也很喜歡美里小姐作的晚餐,
那種大家一起吃的晚餐......可是,我還是......一切都結束了.....
再見了,真嗣君......”而現在一切都將結束。



終於投下的NN爆雷。被及時趕到的明日香拉進二號機的插入栓裡的真嗣。
巨大的閃光消失後,一切歸於靜寂......


真名、武藏和機器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了。現場只留下了水銀般的金屬殘留物。
“一定......,他們一定是在那一瞬間用逃生艇脫離了,
所以他們一定還活在某處,等著我去救他們......,對,一定是這樣......”
真嗣的心裡對著自己這麼說。


NERV中央作戰司令室裡的美里。“EVA三機都沒事嗎?”


“是!確認EVA機平安無事。”


“......機器人那邊的生還者呢?”


“確認機器人方無生還者。”......


大家都認為真名已不可能生存,但只有真嗣堅信她仍在人間。



DISK4是否該這樣分離依舊是昔日的你我!


晚上,真嗣與明日香共進晚餐,而對意志消沉的真嗣,
明日香似乎也變得乖巧了許多。

第二天,真嗣獨自坐在長椅上,思考著以後的路該如何去走。
最後時限的來臨!一切是否將結束?


結局1選擇“アスカのことがになる”

真嗣找到明日香,他決定忘記真名,於是兩人一起來到蘆湖邊,
將當初與真名約會時的照片燒掉。
雖然因為真嗣有些捨不得丟棄真名送給他的那隻項鍊而令明日香十分不快,
但天公作美,一場大雨終於令兩人相擁在一起。

結局2選擇“マナのことが……”

真嗣乘火車來到附近城鎮導訪真名的下落,果然找到了被救生倉所救的真名。
真嗣把她帶回家中,可惜好景不長,加持來到並稱如果真名想過平靜日子,
就必須改名換姓,這意味著真名將永遠不能再與真嗣相見。
真嗣將真名送到車站,告別之後,兩人又要繼續各自的人生之路了。

結局3選擇“加持さに相談してみようか……”

真嗣心中有太多的困惑和若悶,他找到加持,希望從他那裡得到好的建議。
加持讓他坐上汽車,此時美里和明日香駕車從後追來。
眾人意外的再次見到了真名,原來這是加持的安排。
為了保證真名的安全,她將以全新的身份在別處開始新的生活。
面對著即將遠去的真名,真嗣又該如何做呢?


“我會離開這裡,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小鎮,進一個新的學校,開始新的生活......”


“那以後我們就真的不能再見面了,是嗎?”


“也許終會有相聚的那一天......”



片尾的主題曲「預感」。 在高橋洋子帶著淡淡的哀愁的歌聲中,故事落幕了...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