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

【原創小說】龍族(八) ~拯救~

樓主 成鳩亮 ksbank
~拯救~


清晨微亮的天空中,一道七彩的煙霧直衝雲霄,凱修放出傳訊彈通知依洛瑞塔特他們的歸來,依洛瑞塔特看到煙霧立即前往迎接他們,與他們會合之後,看到凱莉哭紅的雙眼和其他人迷惑的眼神,趕緊向前詢問狀況。
「如何?發生了什麼事嗎??」
「喔!不,我們已經問到了紅龍的位置了,女巫說在大迷宮的第四層。」凱修心不在焉的回答著。
「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呀!聽到這樣的好消息,你們為何還愁眉苦臉的?」
「喔,只是女巫說了一些我們自己的事情,讓我們對未來有些迷惘與感慨而已。」
「嗯,你們自己的事,就讓你們自己去煩惱吧,我這個外人也無法干涉,一路上你們也辛苦了,我帶你們回去吧。」


四人隨著依洛瑞塔特打道回府,回到住所之後,除了沙薩以外,每個人都是關在房裡,足不出戶,他看到大家的心情都因為女巫的話變得非常低落,尤其是凱莉聽到自己母親將會早逝的消息,更是每天以淚洗面,沙薩看不下去大家的士氣這樣萎靡,決定自己動身尋找大迷宮所在,他收拾好行囊之後隨即出發﹔依洛瑞塔特發現沙薩突然離開了住所,沒有任何交代,他以為沙薩與他們決裂了,便向凱修詢問此事。
「你們和沙薩起了衝突嗎?怎麼他一聲不響的就離開了?」
「咦?沒有啊?我去問問看迪爾跟凱莉知不知道好了。」
凱修在詢問過迪爾與凱莉之後也是得到一樣的答案,他們不知道沙薩去了哪裡,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於是他們決定在住所等等看,或許沙薩只是出門散散心而已﹔就這樣過了兩天,他們越等越著急,突然一陣急促地敲門聲傳來,門外的人大喊著。
「凱修,迪爾,快開門呀!」是依洛瑞塔特的聲音。
凱修趕緊打開房門,看到依洛瑞塔特扛著沙薩,他全身佈滿傷痕,白色的衣物被鮮血染紅,隨身的鐵杖也斷成半截,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右手,護在胸前,似乎在保護什麼東西﹔他們將他安置在床上,迪爾想將他的右手扳開,好讓他可以舒服地躺下,可是卻怎麼也扳不開。
「你在哪裡發現他的?」凱修急問道。
「是伐木匠托德在城外的樹林中發現他的。」
「他還有氣嗎?」凱莉忍不住落下淚來。
「嗯,他還有呼吸,我已經請大夫趕過來了。」
「奇怪,他的手我怎麼也扳不開,快來幫忙。」迪爾使勁地說著。
眾人齊力將他的手拉開,發現兩塊牛皮從衣服中掉出。
「這...這不是刻著地精文字的牛皮嗎?」凱莉撿起牛皮之後說。
「難不成這小子自己跑去找紅龍了,他以為他是誰呀,自不量力,把自己搞成這樣...」迪爾語帶哽咽。
「我想他是看我們這幾天意志消沉,想讓我們再度恢復以往的鬥志,所以才這麼做的...可惡,我們害慘他了...」凱修一拳重重地搥在牆上。


大夫趕來了,他將沙薩的傷勢料理之後,與其他人說明傷勢。
「我從來沒看過受了這麼重的傷,還可以不死的,他的全身共有一百多處骨折,他的背部、腿部及左手傷勢最嚴重,尤其是左手手骨幾乎全碎,他的全身只有右手沒有受傷,我看他是為了保護右手,其他部位才會傷的如此嚴重,我已經盡全力醫治他了,目前只能保住性命,其他的就必須等待奇蹟了。」
三人聽到沙薩如此嚴重的傷勢,又想到他是如此賣命地保護尋找紅龍的重要線索,不讓它被破壞,淚水不禁從眼裡滑落,五年來的相處讓他們彼此之間訂定了深厚的感情,依洛瑞塔特雖然沒有與他們這樣深厚的感情,也悲從中來,依洛瑞塔特送大夫離開時,大夫又說了一句。
「他這樣的傷勢,或許能靠紅龍的鱗片來幫助他恢復,也許你們可以和女巫商量看看,能不能將她當初得到的那片讓給你們。」
「什麼?」眾人齊聲大叫的說。
「大夫你說女巫有紅龍的鱗片??」凱修擋住大夫的去路。
「對呀,女巫的祖先有傳給她一片紅龍的鱗片,不過那是她的傳家之寶,她絕對不會無條件交給你們的,但你們或許可以和她商量,以其他貴重的物品交換,也許有可能﹔醫院內只有我一個大夫,我必須趕緊回去,請你讓讓路吧。」
「喔...對不起,大夫請慢走。」凱修恭敬的向大夫行禮,目送他離開。
「可惡的老巫婆,明明就藏了這麼大一份寶,還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看來她是吃硬不吃軟!」迪爾相當氣憤地說。
「不,她會不讓我們知道也不無道理,所有的人都為了這個寶物搶破了頭,她也是為了避開江湖的紛爭才會隱居在此,她怎麼可能還會主動告知我們她擁有這麼一份大寶藏呢?大夫敢告訴我們,是因為他相信我們,看來只有再走一趟了,不過這次...我不會再等了。」凱修握緊拳頭,在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不負沙薩所期望的,三人終於恢復以往的鬥志,但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凱修等人得知女巫擁有紅龍的鱗片之後,他們決定再次前往拜訪。
「我也跟你們去吧!」依洛瑞塔特在暴風雪前提出這個建議。
「不,這次我會以強硬的態度逼女巫出現,搞不好會有衝突,我不能讓你平白捲入,請你幫我照顧沙薩,如果他有醒來,告訴他我們一定會再回來的,拜託你了。」
凱修說完,三人便走入暴風雪中,再度與詭異的天氣對抗。


來到女巫的房屋前,凱修二話不說的走進去,並對著凱莉與迪爾說。
「你們先退後兩步。」
凱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雷電之力全部集中在右手,他的拳頭被綠色的電光圍繞著,凱修不停的提高雷電之力,直到拳頭上的電光凝聚成一個球狀,他大吼一聲重擊地面,地面感受到了凱修的震撼,也以劇烈地搖晃回應著,強烈的地震讓凱莉與迪爾差點站不住腳,等地震停止時,他們才看見凱修的前方多了一個直徑一尺長的大洞,往下一看竟深不見底,威力之強大可想而知。
「哇...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啦?」凱莉看著無底洞說。
「就是呀,看來你的傷應該已經痊癒了吧...」
凱修緊盯著前方的房門,並沒有回答兩人的話,數分鐘之後,沒有任何人來回應,凱修的眼神越來越憤怒,再度運起雷電之力,凱莉與迪爾兩人見狀,趕緊後退,凱修突然對著地面亂轟,將前方的地面轟得面目全非,地面上無數個坑洞,各個都深不見底﹔終於,門打開了,他們望著開啟的門,沒有看到任何人出現,正當凱修欲再度出拳時,突然傳出了一個聲音。
「看來你們打算跟我翻臉了,是吧?」說話的正是女巫。
「不,我們並沒有這個打算,我們來是想借妳的鱗片一用,我們的朋友受傷了,必須要靠鱗片才可以醫治。」
「有求於人是這種態度嗎?沙薩是被樹妖給打傷的,他也跑來找過我,問我大迷宮的路該怎麼走,哼!他會落的今個兒下場,也是因為你們三個不成材的小鬼,如果你們真的想救他,就跟憑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在這裡撒野。」女巫仍然見聲不見影。
「所以我們才會來這裡請求妳,借妳的鱗片來醫治沙薩,當然,我們不會要妳無條件的交給我們,我們可以用其他東西跟妳交換。」
「哼哼,你們幾個小鬼能有什麼好東西,我已經跟你們說了紅龍的位置,自己去拔吧!滾!」女巫的聲音聽起來似乎相當火大。
「拜託妳,我們真的很需要紅龍的鱗片,沙薩為了我們,讓自己置身死亡邊緣,我們沒有辦法視而不見,雖然知道紅龍就藏身在大迷宮中,可是要找出大迷宮,也需要一段時間,不知道沙薩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希望妳大人有大量,答應我們這個請求吧,拜託...」凱莉說完便哭了起來。
「雖然沙薩那小子跟我一直不合,不過他是我的夥伴,我還希望能繼續跟他並肩作戰,希望妳能夠成全我們,答應我們的請求,讓我們能夠醫治他,請妳答應我們。」迪爾語帶哽咽的說。
「不要以為裝可憐我就會答應你們,要不這樣吧,你們派出一個人,如果能接住我三次的攻擊,我再考慮考慮,但其他人絕對不可以插手,否則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吧。」
「讓我來擋吧!」凱修往前站一步說。
「凱修,你的手...」迪爾說道。
「沒問題的,你們退到我身後吧!」
「哼,我可是說明在先,打死了我可不管,我不會留情的。」
「廢話少說,來吧!」


凱修說完之後,女巫的聲音就消失了,空氣中只剩下他們的呼吸聲,沒有人知道女巫何時會出手,凱修將雷電之力包圍全身,以降低傷害﹔突然,一道冷風從門裡吹來,緊接在冷風之後的,是白色的暴風雪,暴風雪越來越強,他們沒有將禦寒的衣物穿上,冷的直打哆嗦,就在這時,一道白光以極快的速度對準凱修,凱修提高雷電之力來抵擋這個攻擊,白光硬生生地落在凱修的左肩上,它的威力出乎意料之外的強大,強烈地攻擊讓凱修飛到兩公尺外,斷臂的傷口爆裂噴出鮮血,凱修也因為內傷而吐血,他隨手將衣服撕成布條,將斷臂的傷口包紮好,重新站回原位,等待下一波的攻擊。
「再來吧!」凱修站定之後大喊。
第二波的攻勢來的極快,凱修才剛站定,白光便從門內竄出,但這次的白光卻不止一道,而是六道白光同時射出,凱修驚訝之餘趕緊運起雷電之力,六道白光同時打在凱修的左肩、右肩、胸口、腹部、左腿以及右腿,六道強烈的白光連同凱修一起向後飛去,第一次的攻擊已經讓凱修受了這麼大的傷,這次的攻擊他們不知道凱修撐不撐得住。
「凱修~可惡的老巫婆,我殺了妳呀!」迪爾憤怒地大吼並運起冰之氣息。
「如果你攻擊我,破壞了遊戲規則,你們就別想拿到鱗片!」女巫說完之後又再度無聲無息。
「迪爾冷靜點,凱修他會沒事的,我們必須相信他,他一定會沒事的...一定...」凱莉緊握雙手,向上天禱告。


迪爾忍住了攻擊,雙手緊握的拳頭中,滲出了憤怒的鮮血﹔半個小時後,他們看到遠方出現了一個身影,是凱修,他的左肩因為經過兩次的攻擊造成肩胛骨脫臼,每個被攻擊的部位也都清楚看到灼傷的黑影,他一跛一跛地走回原位,他樣子看起來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一次攻擊了﹔凱修站定準備接女巫最後一次的攻擊,他屏氣凝神等待最後一波攻擊,門後逐漸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但這次的攻擊不是一道道的白光,而是無數顆紫色光球,凱修看到這樣的攻擊,不經冒了一身冷汗,正當光球快要擊中時,凱修怒吼一聲,他全身出現耀眼的白光,紫色光球看似擊中了凱修,但仔細一看,光球卻是在凱修前兩吋的地方就破散,所有的紫色光球都被白光吞蝕,當光球撞擊白光的同時,白光從原先暈散的型態凝聚成堅硬的盔甲,彷彿凱修身穿一件白色光盔,將來勢洶洶的紫色光球全部擋下﹔凱修成功的抵擋攻擊,而且沒有再多受到半點傷害,攻擊結束後,凱修如攤爛泥般跪倒在地上。


「凱修!」迪爾上前扶住凱修。
「了不起,你竟然可以同時擁有雷電與大地的力量,你剛剛所施展的便是大地之力中的『磐石之甲』,自古以來,所有的戰士都無法同時擁有這兩種力量,雷電之力以攻擊為主,大地之力以防禦為主,兩個力量相互扶持也相互排斥﹔當不同的人擁有一起戰鬥就是扶持,當兩個力量在同一個人體內,就會產生排斥,輕者殘廢,重者爆體而亡,看樣子你的身體已經融合兩種力量了,年紀輕輕竟然有此作為,真是了不起。」女巫從門後走出,飛過被凱修破壞的地面落在他身旁。
「我已經照妳所說接住所有的攻擊了,可以考慮我們的請求了嗎?」凱修氣弱如絲的說。
「可以,只不過很可惜的,我沒有你們要的鱗片,在你們來這兒的路上,經過那段詭異的天氣變化,就是用紅龍的鱗片製造出來的,我手邊已經沒有多餘的鱗片了。」
「可惡,妳分明耍我們。」迪爾欲對女巫揮拳。
「別急呀!」女巫將迪爾定身,如當初對沙薩一般。
「如果妳沒有紅龍的鱗片,那又為何要提出對我們的要求。」凱莉語帶憤怒地說。
「這是對你們的考驗,看你們是否有資格接受我的幫助,雖然我沒有紅龍的鱗片,但我還是有辦法可以醫治沙薩,只不過需要一些材料。」女巫將迪爾的定身解除。
「什麼材料?」迪爾問道。
「只要你們能拿到樹妖的枝芽一個,魔力金屬三塊以及十根高級人蔘,我就可以做成治療藥水,你們再帶回去給沙薩喝,他的傷勢就可以復原了。」
「那我們要如何收集這些材料?」
「在海格摩尼亞的北方,那邊時常會有樹妖與沙蟲出沒,將樹妖擊斃之後砍下他身上剛發芽的樹枝﹔沙蟲會吃土壤,因為沙蟲本身含有奇特的劇毒,當土壤中的鐵質與這種劇毒融合凝固,就成了魔力金屬,越大隻的沙蟲身體裡的魔力金屬也越多﹔在那裡不時會有炎魔出現,炎魔可不是好惹的,你們一定要特別小心,我等你們拿材料回來,不過下次別再把我的地板給打爛了。」女巫說完便退回門裡。


迪爾扛著無法動彈的凱修,與凱莉一步步的走回城內,女巫向他們索取的材料,對他們來說是非得到不可,但一想到武技不比自己低的沙薩是被樹妖給打成重傷的,心裡便不自覺的發毛,還有女巫特別警告的炎魔,是什麼樣的怪物呢??為何要特別的警告??面對未知的怪物與沙薩的傷勢,讓他們清楚的了解到,一場危險地戰鬥是在所難免的了。


Continuat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