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

【原創小說】龍族(七) ~英雄~

樓主 成鳩亮 ksbank
~英雄~


「哇,太陽真大,好久沒有出來曬曬太陽了。」
四人從山洞內出來,刺眼的陽光讓他們一時間無法睜開雙眼,四人的衣服破爛,灰頭土臉的,似乎在山洞內遭到劇烈攻擊一般,狼狽不堪。
「我們在山洞裡多久了呀?」
「一個月又八天。」沙薩冷冷的回答凱莉。
「哈,運氣真好,才剛出門就找到四個好吃的食物,這下我們賺到了。」一句用沙啞的嗓音說出的話語,聽來似乎不懷好意。
四人回頭看著聲音的來源,原來是當初每天追逐他們的牛頭人,說話的牛頭人手握巨斧,與其他牛頭人所散發出的氣息不同,似乎是這群牛頭人的首領﹔四人緊盯著前方的牛頭人,他們剛剛修練出關,正打算一試身手,剛好有替死鬼前來報到,他們不但絲毫沒有恐懼,反是相當興奮。
「哈哈,你們這些笨牛,竟然前來送死,本大爺新功初成,正好拿你們來開刀。」迪爾擺出備戰姿勢,準備應戰。
正當迪爾準備攻擊之際,一串火焰從他身後呼嘯而過,火焰狀似九隻神鳥鳳凰,貫穿帶頭的牛頭人及身後的將領,當場一命嗚呼﹔其他的牛頭人看到首領及同伴瞬間擊斃,心生害怕當場落荒而逃,迪爾因為風采被沙薩搶走,氣急敗壞之下,將在洞窟內新做好的飛鏢,灌入冰之氣息,射向逃跑的牛頭人,迪爾的飛鏢形如冰錐,連成一排,如同沙薩的火鳥一般,擊斃所有逃跑的牛頭人。
「你們兩個的功力變強了好多耶!」凱修說道。
「我都已經說了他們交給我處理,你為什麼還要跟我搶?」迪爾氣憤地質問沙薩。
「哼,不爽就動手,說那麼多話幹麻。」
「要不是看在你父親比爾的份上,不然我一定殺了你。」
「有本事你試試看?」
「吵夠了沒呀??」凱莉大聲制止兩人。
沙薩與迪爾的脾氣都相當倔強,從卡拉爾村出發到現在,一直都無法好好相處,凱修與凱莉也無可奈何。


他們繼續尋找海格摩尼亞,因為四人的武技大增,牛頭人的存在已經對他們不感威脅,從前追殺他們的牛頭人反而被他們追殺﹔半年後,大草原中的牛頭人只要看到他們,各個聞之色變,倉皇逃離,牛頭人對自己的存在感到危機,決定發動一場大規模的討伐,勢必要將四人去除,老天似乎知道在這片草原上,將會有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為了阻止這場戰爭,雷電及豪雨肆虐著大地,牛頭人是大草原上眾多怪物中,分布最廣也是為數最多的一種,這次的討伐是由四十二個大大小小的牛頭人部落組成的,面對這樣的陣仗,就連頂尖高手也會感到害怕。


黃昏時分,在經過兩天的招集後,各部落的牛頭人終於聚集在一起,牛頭人統帥站在一座高峰上面,對著底下的士兵將領們狂吼提高士氣,所有的牛頭人對著首領共鳴,齊聲怒吼,嘶啞的怒吼聲震耳欲聾,牛頭人統帥派出勘查士兵尋找他們,因為派出的勘查兵為數眾多,很快地便發現四人的蹤影,勘查兵不予四人作戰,只是將他們包圍,讓他們無法離開,牛頭人大軍也以極快的速度前進,他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越來越多的牛頭人出現,將他們包圍。
「我的天呀!你們快看那邊。」凱莉把手指向東方大叫。
「那...那是什麼呀?」
他們看到了遠方黑鴨鴨的一片,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遠方的山頭上滿滿的都是牛頭人,這樣的數量比起當初被巨人包圍時,還要多出幾十倍,他們握緊了手上的武器,看著遠方的牛頭人海,心中只有一種感覺,恐懼,他們不停的擊殺包圍他們的牛頭人勘查兵,但各處的勘查兵早已回來將他們包圍,大軍終於抵達,勘查兵也離開他們,回到大軍之中,因為他們想跑也來不及了。


他們心知這場惡戰是在所難免的,相互使個眼色,決定先發制人,迪爾首當其衝,向前一躍,對著牛頭人發射冰暴,前方的牛頭人一時尚未反應,瞬時死在迪爾的猛烈攻擊之下,其他的牛頭人看著同伴死去,發狂似的衝向迪爾,迪爾因為太接近牛頭人,無法即時脫身,大斧急起直落,刀鋒劃破了空氣,迪爾心中一片空白,突來的弓箭射穿了牛頭人的眉心,原來是遠方的凱莉出手救了迪爾一命,這時凱修與沙薩也趕到迪爾身旁,凱修擋住其他牛頭人的攻勢,沙薩也施放火焰形成一面堵牆,牛頭人無法再前進,迪爾也趁機後退。
「你要耍帥也不用衝到那麼前面呀!」凱修嘲諷的說。
「閉嘴,吵死了!」
「你要感謝我才是,要不是我的箭術夠準,你早就死在牛頭人的斧下了。」
「誰要感謝你呀!又不是我叫你救我的!」
「你...」
「牛頭人都打過來了你們還在這邊聊天,你們以為我的火牆可以撐多久啊?」
「好了,大夥上吧!」凱修大喊著說。


凱修再度戴起地獄火護手,每拳之中都帶著強烈的電流,拳拳致命﹔沙薩的火焰施展的出神入化,火牆術、火鳥術、石化術快速的交替使用,將前來牛頭人全數擊斃﹔迪爾與凱莉則站在遠方,守護著在最前線的兩人,將遺漏的牛頭人一掃兒空,沒有半個牛頭人可以靠近他們﹔將近三天不眠不休的惡戰,四人的體力逐漸疲累,牛頭人的數量實在太龐大,讓他們以感力不從心,節節敗退。
「小心啊!」凱修對著沙薩大叫。
沙薩為了應付前方的牛頭人,顧不得後方,一個牛頭人趁機偷襲,凱莉與迪爾的視線被牛頭人群擋住,沒發現偷襲的牛頭人,凱修趕緊飛身將沙薩撞開,牛頭人的大斧硬生生將凱修的手臂砍斷,凱修撕裂著大叫,牛頭人趁著凱修重傷,全數朝他攻擊,沙薩見狀,在口中默念著咒語,將全身法力提昇至最高境界,大吼一聲,
「火焰放射!」
火焰分成無數個火球,圍繞著沙薩向外擴散,火球的威力強大,被擊中的牛頭人瞬間燒成灰燼,圍攻凱修的牛頭人也隨即遭殃,沙薩趁機帶著凱修逃離牛頭人群,凱莉與迪爾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什麼問題,只知道無數個火球將牛頭人燒的悽慘,心中正感痛快之際,卻看到沙薩抱著重傷的凱修歸來,心中的情緒頓時跌落谷底,牛頭人也快速地追上,想趁他們陣勢大亂時一舉攻破,凱莉與迪爾趕緊擋住後面追趕的牛頭人,沙薩將凱修交給迪爾之後,望著追來的牛頭人憤怒地嘶吼著,
「你們這些混帳東西,我跟你們拼啦!」
憤怒埋葬了理智,沙薩不管身體的負荷,拼命施放需要大量精神力的火焰放射,不到一個時辰,沙薩的精神超出身體的負荷引發內傷,嘴角冒出鮮血,但他卻不顧一切的狂殺牛頭人,直到最後一分氣力都耗盡為止,沙薩已經無法在施放魔法,跪倒在地上,牛頭人趁勢上前取他性命,沙薩為了保命,將父親交給他的鐵杖拿出,抵擋牛頭人的攻勢,這時一個身影來到沙薩身旁,沙薩回神一看竟是與他誓不兩立的迪爾,迪爾快速的發射冰暴,將倒在地上的沙薩扛在肩上,帶離戰場。


「耍什麼帥呀!」迪爾微笑的說。
「你還不是一樣,一開始就衝上去送死。」沙薩用微弱的聲音說著。
「把他放在中間吧,他這個樣子看來是無法戰鬥了,我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一隻手也是很猛的啦!」凱修已將傷口包紮,握緊拳頭說著。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凱莉對著大夥說著。
「凱修你的真的沒問題嗎?」迪爾問著。
「沒問題,撐的住!我們已經進步了這麼多,不會這麼輕易就死去的,況且,我們還有仇沒報勒。」
三人勉強的抵擋著牛頭人的圍攻,他們心中都已經有了共識,決定同生共死,戰到最後一分一秒,抵抗最後的上千隻牛頭人﹔突然間,奇蹟發生了,外圍突然捲起了龍捲風,三人看著突來的龍捲風感到驚喜又訝異。
「龍捲風呀,是龍捲風,我們有救了。」
「龍捲風??沒風沒雨的怎麼會突然吹起龍捲風??」
「就是啊,奇怪了,可是那個真的是龍捲風呀!」
正當四人感到相當困惑時,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
「你們這些該死的牛頭人,全部下地獄去吧!」
「這是...是依洛瑞塔特!」凱修認出這名男子的聲音。
依洛瑞塔特聽到風聲前來搭救,他們內外夾攻,終於將剩餘的牛頭人打得落荒而逃,結束這場長達三天三夜的惡戰﹔依洛瑞塔特看著牛頭人逃跑之後,回過身察看他們的情況時,發現四人已經倒在地上昏睡,看著年紀輕輕的他們,依洛瑞塔特感到相當敬佩,他將四個人用繩子綁在他的巨斧上,帶著他們離開這裡。


「你醒啦!」依洛瑞塔特對著剛剛甦醒的凱修說。
「呃!手好痛...」
這時凱修才憶起當時被牛頭人砍斷手臂的那一剎那,斷臂再度發出劇痛,凱修望著斷臂,心中感慨萬千,依洛瑞塔特看出凱修的感傷,趕緊轉移話題。
「對了,上次與你們道別之後,我就在大草原的北方找到這個城市,你聽到一定會相當驚訝的。」
「大草原的北方?城市??」
「呵呵,說出來你可別嚇到,這裡就是你們找了許久的海格摩尼亞。」
「海...海格摩尼亞!」凱修驚訝的將背靠在牆上。
「是啊,和你們道別之後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讓我找到海格摩尼亞,這裡的居民不多,但每個人都身懷絕技,因為附近的怪物都相當兇猛,所以不得不學習武藝,我也在這裡跟他們領教了許多從沒見過的法術,讓我讚嘆不已,最重要的是這裡的情報都相當仔細,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逃不過他們的情報網,我也是從居民口中得知你們的事,才會找到你們的。」
「這...我...剛剛才清醒就聽到這樣的事...實在令我很錯愕,那...迪爾他們呢?」
「他們比你早好幾天就醒過來了,現在應該在城外溜達吧。」
突然迪爾的房門傳來陣陣敲門聲,開門的是沙薩,他對凱修斷臂一事感到愧疚。
「啊,你醒啦!那個...你的手...」沙薩支支吾吾地說著。
「沒關係,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在那樣的情況只失去一隻手臂算幸運的了,你不用太在意。」
「既然你醒了,我去叫凱莉跟迪爾過來吧。」
「他們沒有出去嗎?」
「他們啊,正享受著當英雄的滋味哩。」
「英雄??」
「喔,對了,我忘了跟你說,你們這次與牛頭人的戰爭已經傳遍世界各地了,大家對你們小小年紀卻能如此勇敢奮戰的精神佩服,三國的國王都已經答應封你們為治國英雄,你們可打破紀錄,成為最年輕的治國英雄唷!」說完依洛瑞塔特便對凱修豎起大拇指稱讚。
「我們還被賜了封號,我是賢者,迪爾是間諜,凱莉是遊俠,你則被封為領主,因為我們身在三國國王皆不知如何到達的地方,無法派遣人員發送策封信函,不過他們已經在國內公告,讓世人知道這個消息,我們這下可出名啦!」
凱修聽到這接二連三的好消息,興奮的心情讓他忘記斷臂的痛楚,他趕緊換上依洛瑞塔特為他準備的新衣,出門迎接這一連串的驚喜,他們在接受居民的歡迎之後,回到依洛瑞塔特的家中繼續修養,同時他們拜託依洛瑞塔特從居民那詢問一些消息。


翌日,依洛瑞塔特將大家集合在大廳中,將這幾天收集的消息告訴他們。
「凱莉跟沙薩的父母都有傳來消息,他們都對此事感到相當驕傲。」兩人臉上藏不住心中的興奮與思念。
「那有我師傅的消息嗎?」凱修急切的問著。
「不...還沒有聽說你師傅的行蹤。」
「是嗎...」凱修相當失望。
「不過我從居民那得知你們要找的女巫在哪裡,我已經去找過她了,我問她有關紅龍的事情,她只給了我一塊牛皮,上面刻著奇怪的文字,然後什麼也沒說的就被她的隨從給趕走了...」依洛瑞塔特邊說邊將牛皮從櫃子裡拿出來。
「牛皮??借我看一下。」凱莉將牛皮接過手。
「沒錯,這個跟當初比爾村長給我看的那個牛皮一樣,刻著地精的文字,這上面寫著:」

『燃燒的地獄,縱錯的道路,迷失的方向,死亡的盡頭』

說完,凱莉將隨身攜帶的另一張牛皮拿出,將上面的文字再說了一遍,

『黑暗的洞穴,龐大的野獸,燃燒的地獄,紅龍的鱗片』

「你們看,這兩句當中都有提到『燃燒的地獄』,這一定是在說同個地方,照這上面的描述來看,紅龍住的地方,道路可能錯綜複雜,像個迷宮一樣,而且,一不小心走錯路,可能就會有死亡的危險。」迪爾似乎看出其中的奧秘。
「你們怎麼看的懂怪物的文字呢?」依洛瑞塔特納悶的問著。
「除非在宮廷中受過特殊的教育,否則不可能會懂怪物的文字呀?」
「你這樣一說我才想到,上次從山洞出來的時候牛頭人對我們說話,我們也聽得懂,而當初比爾村長拿這張牛皮給我看的時候,我也以為這是什麼記號,現在反而看得懂,這是怎麼一回事呀?」凱莉自己都到相當疑惑。
「是上次在山洞練功的原因吧,那幾本技能書好像跟卡師叔給我的不一樣,裡面的文字必須先運行戰技之後,字才會浮現在書上,之前為了解開這個謎題,不是也讓我們想破了頭嗎?」
「對耶,在那之後,我都將戰技保持在運行的狀態,已經成為習慣了。」迪爾也突然發覺這點。
「一直運行戰技可是件相當辛苦的事,只有一等一的高手才會讓自己保持在運行的狀態,你們竟然可以做到這點,真是了不起!」依洛瑞塔特與他們越熟識就越發覺他們與眾不同的地方。


凱修等四人加上依洛瑞塔特帶著兩張牛皮在城內各處詢問,看有沒有人知道這個迷宮洞穴,但情況就像當初在雷諾斯市尋找海格摩尼亞一樣,四處碰壁,他們決定拜訪女巫。
出發之前,依洛瑞塔特交代他們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並且要多帶些禦寒衣物,女巫當初為了躲避亂世,將自己隱居荒野中,此地的居民與女巫的關係非比尋常,若不了解此人來歷,絕對不會透漏女巫的下落,就算犧牲性命他們也絕口不提﹔五人快馬加鞭地趕往女巫住所,他們越走越冷,天空開始飄雪,凱修等人這才知道當初依洛瑞塔特吩咐他們攜帶禦寒衣物的原因,依洛瑞塔特突然停住了腳步,說道,
「你們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到達女巫的住所了,我曾經來過一次,不想在體驗那種感覺,你們自己小心吧!」
「什麼感覺阿??」迪爾好奇的問著。
「前面的天氣變化相當詭異,忽冷忽熱,你們最好有心理準備,你們回來的時候再發射這個傳訊彈,我會儘快趕來接你們的,我先離開了。」
依洛瑞塔特將傳訊彈交給凱修,與四人告別之後便轉身離去﹔四人將禦寒衣物穿上,繼續往前走,溫度開始快速下降,往前走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溫度已經下降至零下十度,馬匹因為太冷支撐不住而暴斃死亡,天空也刮起了大風雪,他們只好改用步行的方式前進,
「可惡,臉好痛,好像要裂開一樣。」凱莉快受不了這樣的寒冷侵襲。
「與牛頭人的惡戰都讓我撐過來了,這一點點的寒冷算的了什麼,有種就來吧。」沙薩的氣勢相當激昂。
就在他們步行了一公里之後,天氣急遽地轉變,由原先零下三十度的低溫,急昇至三十五度的高溫,冷熱如此快速的變換,讓他們身體大感吃不消,也對這樣異常的天氣無法理解,天氣就這樣一冷一熱的交替變化,經過數十公里的長途跋涉,終於轉回正常的溫度,女巫的住所也在眼前出現,
「終於到了,這樣的天氣應該是這位女巫施法製造的吧!」
「恩,看來應該是為了躲避人群而做的,不知道女巫是個什麼樣的人?」
「管她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這們這麼辛苦來到這裡,沒問出個所以來,我定把這裡給燒了。」沙薩不改以往高傲的態度。
「萬萬不可,我們有求於人,該以尊敬的態度詢問才是。」凱修曾救過沙薩一命,沙薩沒再回嘴。


他們必恭必敬地進入房屋,在他們心中所想像的應該是有許多奇形怪狀的物品,或許還有一些珍禽異獸,但眼前的景象卻是空無一物,讓他們相當訝異,整間房子裡只有前方的一扇門,凱修見狀不知該如何是好,大聲吼叫或直接開門進入又怕得罪女巫,只好輕聲敲擊牆壁,好讓女巫知道有人進來。
凱修連敲幾聲之後,一名女子打開門走來,女子相貌亮麗動人,可惜天生殘缺,盲眼又駝背,令人看的惋惜。
「你們找老師嗎?」女子稱女巫為老師。
「是的,我們有些事情想問她,請問她在嗎?」
「你們要問她紅龍的事,對吧。」女子一語道中,四人驚訝不已。
「呃,是的,可否請妳幫我們通報一聲呢?」
「不,老師知道你們會來,她要我跟你們轉達,你們要問的事,她無可奉告,請你們回去。」
「可是...我們千辛萬苦的來到這裡,有些重要的事情問她,請妳幫我們轉告一聲吧!」凱修再次懇求女子。
「很抱歉,這不是我能做決定的,請回吧!」說完女子便掉頭回到房間內。
「可惡,我們這麼辛苦的到這裡,一句無可奉告就打發我們走,她以為自己是國王嗎?」沙薩相當氣憤的說。
「唉,該怎麼辦呢?我們一定要見到她才行啊,否則不就白來了嗎?」迪爾說道。
「可是那個女子不是說女巫也不知道我們要問的問題嗎?搞不好她說的是真的。」
「不可能啦,妳外婆不是說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嗎?她一定是在考驗我們的耐性,我們就在這裡等她吧。」凱修說完就地坐了下來。
大家無可奈何的跟著凱修隨地而坐,就這樣過了兩天的時間,沙薩終於忍不住性子,決定有所行動。
「我不想再等啦!我要衝進去找她,要來不來隨便你們。」


沙薩說完便衝進房間內,其他人也只好跟著進去﹔當他們追進房間內找沙薩的時候,發現門後是一個長形走廊,走廊的兩旁各有十二個門,他們聽到沙薩的聲音從最後的房間傳來,三人衝向前去﹔沙薩被一團黑色的氣體包住飄浮在空中,而在屋子的角落卻是另一個沙薩對著飄浮在空中的自己施法,眼前的景象讓他們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兩個沙薩同時在他們眼前出現,讓他們困惑不已。
「你們不要過來,這個人不是我,她是女巫的僕人,變成我的樣子想要讓你們產生疑惑,我好不容易把她制服,你們過來的話也會被我的魔法給困住的。」
「這個在說話的沙薩是真的嗎??」凱修困惑的問道。
「對呀,他們兩個都長的一樣,如果他說得是真的,那我們就妨礙到他了,但如果他是假的,那飄在空中的那個沙薩就會有危險了,我們該怎麼辦?」凱莉也對這樣的情況感到無可奈何。
「哼,這還不簡單,兩個都殺掉不就得了,反正我早看他不順眼了。」
「喂,你這個混帳東西,我早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了,竟然想趁這個時候致我於死地,你真狠啊﹔好!那我就放他下來,讓你們...」
話沒說完,迪爾雙手已經抓起飛鏢,貫入強力的冰之氣息,看樣子似乎真的打算將真假沙薩一起擊斃,正當迪爾的飛鏢準備射出之際,飄在空中的沙薩突然掙脫魔法,迪爾也將攻擊立刻轉向在空中的沙薩,施展鯊魚飛彈。
「就是你啦!」
七隻飛鏢連成一線疾速飛向假沙薩,他人依舊飄浮在空中,從他的手中突然發射一道強烈的金光,將迪爾的飛鏢全數化成灰燼,四人被刺眼的強光逼得睜不開眼,眼還未開已經被一股強勁的力量束縛,動彈不得,四人的視力終於恢復,女巫,終於在他們眼前出現,一旁的女樸也從沙薩的化身便回原形,但自己被一條無形的繩索給纏住,就像覘板上的魚一樣,任人宰割。


「你們幾個好大的膽子,沒請你們就自己闖進來?」
「哼!我們已經很有誠意的等妳那麼久了,還怪我們沒禮貌。」沙薩激動的說。
「好,你們竟然敢闖進來,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能在五分鐘之內掙脫這個無影繩索,我就讓你們問三個問題,如果掙脫不了,我就要你們喪命於此。」
四人在女巫說完之後,鼓盡全身力氣掙脫,但不管用多大的力氣,就是無法掙脫﹔這時,凱莉心中想起當年母親告訴她,有些事情妳越是想忘記它,越是無法忘記,這時只要讓心中靜如湖泊,自然可以讓它淨化﹔凱莉將全身放鬆,神情自若,彷若天仙一般,她慢慢轉動身體直到落在地面上,突然她張開雙眼,緊束在身上的無影繩索早已消失,女巫見狀感到相當驚訝,她萬萬沒想到如此年輕的小女孩竟然可以這麼鎮定,在凱莉掙脫繩索之後,凱修、迪爾和沙薩也從其中看出端倪,紛紛解脫繩索。
「什麼嘛!原來這麼簡單呀!」迪爾笑笑的說。
「你們...你們竟然可以這麼輕易的掙脫繩索,一般人都會為了掙脫繩索拼命的掙扎,沒想到你們竟然可以參透解脫的方法...」
「哼,廢話少說,我們已經在時限之內解脫繩索,妳說的話還算不算數?」沙薩對女巫似乎相當有成見。
「呵呵,我早算準你會忍不住衝進來,也算準你們可以解脫這個繩索,我只想看看你們四人是不是真的如傳言中的一樣機警聰明,果然不錯,三個問題,想問什麼你們就問吧。」被女巫這樣的誇獎,讓他們感到相當高興。
「第一,請告訴我們紅龍的正確位置。第二,紅龍是否真的像傳說中那樣殘忍?我們要如何對付牠呢?第三...」
「好,我回答你這三個問題。」凱修話沒說完就被女巫給打斷了。
「我只問了兩個問題呀??第三個我都還沒問耶!」凱修疑惑的說著。
「你剛剛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紅龍的正確位置,第二個問題是紅龍是否真的像傳說中那樣殘忍,第三個問題是你們要如何對付牠。」
「啊,等等,傳說中的那個問題不是我想問的,那個不算啊!」
「這可由不得你說算不算的,你在話語中帶有疑問,所以就算是一個問題,我也依照當初說好的回答你們三個問題,如果你們不想聽,我就不說了。」
「可惡,妳分明耍賴。」沙薩忍襟不住,對著女巫發怒。
「等等,的確是我自己的疏忽,就當作上了一課,請妳告訴我們答案吧。」
「好,第一,紅龍的正確位置,就是在海格摩尼亞的大迷宮第四層。第二,答案是否。第三,攻擊牠的心臟。這就是你們要的答案,你們可以離開了。」女巫說完欲轉身離去。
「等等,要如何做才可以再問妳問題??」凱修叫住女巫,想找方法在訊問其他的疑問。
「這已經是第四個問題了,我不回答。」
「可惡的老太婆,我看還是以武力逼供比較快。」沙薩拿起鐵杖運行魔法。
「雕蟲小技。」女巫對著沙薩輕揮衣袖,沙薩瞬間無法動彈。
「沙薩!」四人見狀齊聲喊叫。
「你們無需緊張,我只是看他氣焰過盛,讓他暫時無法動彈而已,等我離開這裡,他就可以動了﹔看你們年紀輕輕,就得到國王的封號,又能忍受極寒與極熱的天氣變化到達這裡,我就再給你們一些忠告吧!」四人仔細地聽著女巫的話。
「凱莉,妳的母親不久之後將別離人世,妳必須繼承她的遺志,因為這世上只有妳才可以做到﹔迪爾,把握你既有的,就會改變你的一生﹔沙薩,摒棄剛烈傲慢的態度,你將會是萬人之首﹔凱修,你的人生上有太多的崎嶇坎坷,克服它,否則你將落入萬劫的地獄。」
說完之後女巫便像霧一樣消失在空氣中,沙薩的定身也隨之解除。


四人聽完女巫的忠告,各自在心中不停的反覆思索,凱莉聽到自己母親的厄運,眼淚不停地滑落,其他三人的心中也不平靜,話雖如此,但他們還是必須朝目標前進,回城途中,天氣還是一樣的異常,但四人卻感覺不到冷,感覺不到熱,只是不停地在心中思考自己的未來,到底是何模樣...


Continuat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