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

【原創小說】龍族(四) ~死戰~

樓主 成鳩亮 ksbank
(四) ~死戰~


歷史的流傳中,鍊金術被分為黑暗與光明的兩種體系,其中卻是以暗黑鍊金術為首,大部分的人民都無法接受這種邪術,大家開始鄙棄修練暗黑鍊金術的術士們,宮廷中也下令不得修練此術,修練者與其親人都將處以最殘忍的極刑,暗黑鍊金術就此慢慢在人間消失,儘管在如此抵制暗黑鍊金術的情況下,仍有一個家族偷偷的將此邪術世代傳承,『奇里黑家族』,而斷頭瓊斯正是奇里黑家族的第十六代傳人。


斷頭瓊斯將可本特的屋頂打破後跳進屋內,看來他已經在屋頂上有一段時間了。
「斷頭瓊斯,你竟敢衝入我的屋內,不想活了嗎?」可本特大聲的怒吼著。
「你這個死老頭,這幾年來,我每天都埋伏在四周,看能不能從你嘴裡聽到些什麼東西,沒想到這兩個小鬼倒幫我了一個大忙,你終於不打自招了吧!」
「混帳東西...」可本特的聲音似乎有點顫抖。
「他媽的死老頭,竟然騙我這麼久,原來你什麼都不知道,紅龍的傳說我已經聽了不下一萬遍了,你知道的這些鳥東西有什麼屁用!留你也沒什麼用了...」
斷頭瓊斯話還沒說完,一隻鏢以極快的速度往他的左眼飛去,突如其來的飛鏢,讓斷頭瓊斯閃躲不及,劃傷了臉頰。
「當天在酒吧汙辱我們的帳,就在今天做個了結吧!」迪爾擺出了戰鬥的姿勢,似乎想和斷頭瓊斯一決死戰。
「混帳!!誰說你可以動手的。」可本特以攝人的氣勢對著迪爾放聲怒罵,凱修與迪爾被可本特的氣勢給鎮住。
「斷頭瓊斯,你要跟我對決我不介意,但是與這兩個小鬼無關,請你放過他們。」斷頭瓊斯並沒有回話,只是站在一旁。
「可是...」兩人似乎不願意離開,他們的直覺認為,如果離開了,就再也見不到可本特了。
「可是什麼,還不快滾。」
可本特站起身來背對著他們,迪爾與凱修看到卡本特堅決的背影,強忍著直打轉的眼淚轉身離開,但斷頭瓊斯卻在這時說話了。
「不准走,誰都不可以離開。」
「斷頭瓊斯,你怎可以對你已經答應的事反悔?」
「我有答應嗎?我只是不作聲而已,我並沒有說讓他們兩個離開啊!」
「可惡...他們兩個只是孩子,也跟你無冤無仇,為何不肯放過他們?」
「誰說他們跟我無冤無仇,我臉上的傷是誰搞的啊?況且...他們兩個眼中那種充滿正義的眼神讓我看了想吐,我決定先幹掉你再解決兩個小的!」
可本特並沒有再回話,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斷頭瓊斯感受到了可本特的殺意,也收起奸詐的笑容,手握著黑色長刀,準備展開這場七年前就應該了結的決鬥;凱修與迪爾知道自己的武藝沒有辦法幫可本特,如果參戰只會拖累他,兩人便躲在角落,伺機突擊。
可本特的武器就是他的雙手,戰鬥時他都會帶上拳套,但斷頭瓊斯來的太突然,讓他沒有時間拿他的拳套,對付斷頭瓊斯這樣頭痛的人物,若沒有帶上拳套,鐵定會輸的很慘,他低聲和凱修與迪爾說道。
「你們去後面的櫃子裡,將我的拳套拿來,剩下的東西是給你們的,拿著東西找機會離開這裡,快去!」可本特丟了一把鑰匙給他們。
兩人拿起鑰匙便衝到可本特的房間,才剛到房間就聽到可本特怒吼的聲音。
「打起來了,凱修快點。」迪爾催促著凱修。
打開櫃子,兩人看到一個火紅的鋼製拳套,一個裝滿銀製飛鏢的腰包,一把狀似波浪的彎曲長劍,以及兩本老舊的古書;凱修與迪爾因為事態緊急,將所有的東西拿了就往大廳跑,到了大廳,眼前的可本特全身多處刀傷,拼命的閃躲著,而斷頭瓊斯卻是從容的揮舞著長刀。
「可師叔接著!」
凱修將拳套丟向可本特,可本特接過拳套並迅速的戴上。
「地獄火護手!?」看到拳套的斷頭瓊斯語帶驚訝的問道,「你去過卓蘭嗎?」
「這你管不著,讓你嚐嚐被地獄火護手重擊的滋味。」
可本特說完立刻衝上前去,身上的傷似乎對他沒有產生任何作用,可本特快速的揮動著雙拳,斷頭瓊斯的長刀在近距離中發揮不出功用,只能拼命的閃躲跟阻擋,可本特將斷頭瓊斯逼到牆邊,可本特猛烈的揮出一記右拳,斷頭瓊斯將他檔下,但另一記右拳竟與上一擊相隔不到一秒,重重的落在斷頭瓊斯的左臉頰,強烈的撞擊將斷頭瓊斯破牆飛出,躺在酒吧外的街道上昏厥過去。
「哇!可師叔好棒吧!」兩人看到斷頭瓊斯倒地不起,連連叫好。
可本特向前查看,斷頭瓊斯的左臉頰被打裂昏迷,回頭對兩人揮手致意,凱修與迪爾也高興的奔向可本特,突然可本特覺得腹部一陣劇痛,低頭一看,黑色長刀穿過自己的腹部,露出的半截刀上佈滿著鮮血。
「了不起,臭老頭的雙重攻擊果然名不虛傳,搭配地獄火護手的火焰威力,擋都擋不住,只可惜你的絕學就要失傳了。」
說完,長刀一橫,將可本特截成兩半,斷頭瓊斯因為左臉重傷,無法再追擊兩人,欲轉身離去,凱修見到可本特慘死,神智失去理性,將短劍拔出發狂的衝向斷頭瓊斯。
「我殺了你啊~~~!」
凱修握緊短劍往斷頭瓊斯的腹部刺去,斷頭瓊斯雖然身受重傷,但還不至於敵不過兩個小孩,他抓住凱修的手臂,用力的將他摔向酒吧牆壁,凱修撞上的牆壁,因為力道過猛昏厥過去,迪爾見狀,拼命的將飛鏢射向斷頭瓊斯,斷頭瓊斯雙腳一躍躲過飛鏢,落下時以膝蓋撞擊迪爾,迪爾也因為內傷吐血,倒地昏迷,斷頭瓊斯為了應付兩人的攻擊,激起內傷,無法再確定兩人是否斃命,只好先行離去。


昏迷了許久凱修終於清醒,看到自己躺在一個女孩子的房間。
「咦?你終於醒了,你昏迷好久了。」
雖然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凱修仍然一眼就看出說話的人,正是當初在森林裡被半獸人俘虜的小女孩─凱莉‧露米娜絲。
「怎麼是妳?迪爾呢?可師叔呢?我怎麼會在這裡?」
「迪爾在哥哥的房間,可叔叔他已經....」
「對...我還是不敢相信可師叔他...混帳...」說到這裡凱修氣憤的握緊雙拳,熱淚盈眶。
「對了,我把你們的東西都帶回來了,我去拿給你,順便看看迪爾醒了沒?」
「我跟你去,我也要去看看迪爾的情況。」
「嗯!」
凱修跟著凱莉到了另一個房間,發現迪爾已經不在床上,看到床邊染血的紗布跟開啟的窗戶,看來迪爾已經離開了。
「他應該還沒跑遠,把東西給我,我要去追他。」
「可是你也受了傷啊!我去追吧!」
「快把東西給我!就算妳追到他也沒用,他不會回來的,我必須趕緊追上去,不然他就走遠了!」
凱絲無法說服凱修留下來養傷,便將可本特給他們的東西交還給凱修,接過東西之後,凱修便出門尋找迪爾的蹤影....凱修帶著可本特的遺物,來到殘破不堪酒吧,望著血跡斑斑的地上,他回憶起可師叔慘死的情況,不禁潸然淚下,他慢慢的走進酒吧,發現迪爾獨自坐在酒吧的一隅。
「迪爾,我正在找你耶,還好你還沒離開,不然我真不知該從何找起,你的傷沒事吧?」
「我父母從小就離開我了,這一段日子,叔叔把我們當成自己的小孩一樣對待,我也把他當成我的親人一樣,可是...我真恨,我真恨我自己沒本事,不能替叔叔報仇。」迪爾的雙眼紅腫,嗓子都哭啞了。
「沒錯,我們一定要報仇,但是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絕對贏不了斷頭瓊斯,你還記得可師叔在死前跟我們說過什麼嗎?」
「你是指叔叔說我們實戰經驗不夠嗎??」
「對啊,就是這個,我認為我們應該增加一些實戰經驗,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尋找紅龍的鱗片,況且,凱莉告訴我斷頭瓊斯已經離開雷諾斯市,就算我們現在想報仇也沒辦法,既然斷頭瓊斯也是要尋找鱗片,我們總有一天會再碰上的。」
「好!我們離開這裡吧!!」
兩人達成共識,收拾起悲傷的情緒,決定出發找尋紅龍的鱗片,這時,凱莉跑了過來,她的裝扮與以往不同,銀製的頭冠與護甲,黃銅製的關節護具,背上掛著一把深藍色長弓,一付要出征的模樣,凱修與迪爾心裡清楚凱莉要跟著他們,一句話也沒說,繼續踏上他們的旅程。


離開了市中心,來到凱修與迪爾重整後的修練場,兩人觸景傷情,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我知道紅龍的鱗片在哪裡!」凱莉語出驚人,立即將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妳知道?快告訴我鱗片在哪??」凱修抓著凱莉的肩膀搖晃著。
「停!停!停!你快把我給搖昏了啦。」凱莉大聲的罵著凱修。
「啊!對不起。你快告訴我紅龍的鱗片在哪好嗎?」凱修驚覺自己做錯,趕緊道歉。
「我知道有個人一定知道紅龍的鱗片在哪?」
「是誰??」凱修與迪爾一齊問道。
「海格摩尼亞的女巫。」
「女巫??」
「恩,外婆告訴我,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她深怕自己被人抓去當作活字典,會對她不利,所以將自己隱居在冰天雪地的荒野裡,不問世事,那是一個神秘的國度,所以她的行蹤成謎,認識她的人都認為她死了,外婆卻告訴我她一定沒有死,如果當我遇上困難的時候,記得去找她,她一定有辦法解決我的困難。」
「好,不管是真是假,至少我們有個目標了,我們就先到海格摩尼亞再說吧!」
「哼,你知道海格摩尼亞在哪嗎??」迪爾冷冷的看著凱修。
「我當然不知道。可是凱莉一定知道啊,她的外婆一定有告訴她女巫在哪裡。凱莉我說的沒錯吧!」
「不...你說錯了,我也不知道海格摩尼亞在哪,外婆只告訴我有這麼一個人而已...」凱莉羞愧的低著頭說。
「......。那...那怎麼辦?」凱修漲紅了臉。
「笨蛋就是笨蛋,跟我走吧!!」
「你知道在哪嘛,那幹麻還問我?你存心給我難看是嗎??」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我才十一歲怎麼可能會知道,動動你的腦袋,城裡那麼多商家,總會有人在賣地圖的吧!就算沒有人賣,那些大人總有一個聽過吧!去問問不就得了,笨!」
「你...。」
「呵呵,你們兩個真有趣。」
三人又再度回到市中心,凱莉因為居住在這裡,所以對店家的位置比較熟悉,負責到店家中購買地圖,而凱修與迪爾則分頭詢問來往的商人,是否有人知道該如何前往海格摩尼亞。午夜時分,三人約定在修練場會合,凱莉最後才到,凱修與迪爾看到她臉上無奈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跑遍了城裡所有的店家,都只有賣雷諾斯市的地圖,跑的我腳都快斷了卻沒有任何收穫,氣死我了。」凱莉氣的直跺腳。
「妳還沒回來之前我和迪爾討論了一下,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人們似乎根本不知道有海格摩尼亞這個地方,我還遇到一個商人,說他跑遍了大江南北,就是沒聽說有海格摩尼亞這個地方,他還問我是不是記錯地名了,真的很奇怪,妳確定沒有記錯嗎?」
「絕對沒記錯,因為外婆跟我說過不止一次了。」
凱莉堅定的眼神讓凱修與迪爾不再懷疑她,一股陌生的恐懼湧上心頭,三人沉默了一段時間,直覺告訴他們那裡不是一個安全的地帶,危機將會降臨在他們身上。


深夜,三人在城外的一個廢棄房屋中休息,迪爾遲遲無法入睡,突然想到可本特在臨終之前有交給他們一些東西,當時因為情況緊急沒有注意那些是什麼,他立即打開凱莉幫他們收拾的包袱,在包袱中,裝著一把長劍,一個裝滿銀製飛鏢的腰包,兩本古老的書以及旅途時所吃的乾糧,他先將飛鏢拿在手上,他發現這些飛鏢與他之前所用過的都小上許多,而飛鏢摸起來似乎有許多小細紋,但是肉眼卻無法看見,奇特的小飛鏢讓他驚奇許久,他將飛鏢往屋外的樹上射去,迪爾原先只想試試飛鏢是否順手,便輕輕的使力,但飛鏢卻以極快的速度飛去並深埋樹中,飛鏢的威力超出他的想像,他對於得到這樣強力的武器感到雀躍,接著他再端詳兩本古書,其中一本內容都是在闡述刀劍,他對刀劍一竅不通,所以沒再繼續研讀,而另一本古書詳細的記載飛鏢的用法,迪爾看到了這麼多從來沒見過的用鏢技巧,便一頭鑽進古書的世界。
隔日清晨,凱修被惡夢驚醒,走屋外時發現,原本房屋前方的大樹竟然折斷倒地,而迪爾也躺在離樹不遠的地方,凱修以為迪爾遭人毒手,驚嚇之餘立刻上前查看迪爾的情況。
「迪爾,迪爾!你醒醒啊!你沒有死吧!!快起來啊!」凱修一邊大叫一邊搖晃著迪爾。
「別吵啦!!好不容易才睡著的..」迪爾帶著濃厚的睡意回答。
「呼!我還以為你死了勒,那棵樹怎麼斷掉了啊?」
「我打斷的啦!別吵我睡覺好不好。」
「哇!樹怎麼斷了啊!」凱莉被凱修聲音給吵醒。
「啊~~!你們兩個真煩,好不容易睡著,又被你們吵醒。」
「這樹比我們三個人加起來還粗耶,快告訴我你怎麼弄斷的。」凱修不敢相信是迪爾將大樹弄斷的,不停的追問。
「我是照著古書裡面教的武技,把大樹打斷的。」
「可師叔給的古書??」
「對啊!原來叔叔給我們的古書,是武技的教學手冊。」
「咦?你說的是戰鬥技能書嗎?」凱莉接著說。「我也有一本戰鬥技能書,當初你們把我從半獸人手中救出之後,我就決定不再當個弱女子,於是我媽媽給了我一本古書,是教導弓箭的使用,裡面主要在教導多重火這項戰鬥技能,你說的應該是這個吧!!」
「對呀!我這本書是在教導飛鏢的使用,但是技能的名字不是多重火,是冰暴。」
「你們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迪爾,那另外一本勒??」
「另外一本裡面好像是在說刀劍的,我不會用刀劍,所以沒去看,不過應該對你有幫助,書在屋子裡,你自己去看吧!」
凱修二話不說衝進屋子裡,將古書拿出來鑽研,凱修與迪爾首次見識到自己武器的真正用法,令他們廢寢忘食,這兩本古書中的戰技讓他們的武藝大大增進,現在的他們已經和初到雷諾斯市時有如天壤之別,若這時讓他們回到當初與半獸人戰鬥的情況下,他們絕對可以再短短一分鐘之內將半獸人解決,不費吹灰之力。


continuat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