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

【原創小說】龍族(二) ~同伴~

樓主 成鳩亮 ksbank
~同伴~


綿延崎嶇的山路,伴隨著清澈的溪流,一路上除了花草樹木之外,還有的只是一些長年住在森林裡的小動物,凱修獨自踏上這條未知的旅程,從小到大,離開屋子最遠,也不過是常和老師傅一起釣魚的肯塔溪,老師傅在離去之前只留下一句話:
「你必須代替我去找可本特,跟他說我已經出發去找紅龍的鱗片,你只要向東走就可以到達葛羅爾大陸。」
凱修腦子裡充滿的莫名的疑問,但也只能不停的往未知的東方前進,去尋找他生平從沒見過的葛羅爾大陸。


旅程過了一個月後,凱修在小屋準備的糧食早已吃完,靠著採野莓、喝溪水,偶爾抓個幾條魚吃的日子,已經快讓他崩潰,要不是師傅曾教過他釣魚技巧,現在恐怕已曝屍荒野。
「好餓啊!!剛剛吃的那幾吃小魚苗根本就連塞牙縫都不夠嘛...,天啊,快救救我吧....咦!!好香啊,哪飄來的味道...」
陣陣的烤肉香不停的飄向凱修的鼻子,讓飢餓的凱修發了瘋似的往香味的來源直奔而去,到了來源點,映在眼前的一頭已被分解的巨大黑熊,分別在串在樹枝上再以小火烘烤,凱修雖然很想直接衝上去大快朵頤一番,可是也沒有忘記師傅的教誨,做每件事都必須先觀察清楚,小心謹慎,凱修在附近並沒有發現其他人,而烤肉的香味也不停的勾引著他,飢餓終於戰勝理性,立刻衝上前享受美食,左手熊掌,右手熊腿,嘴裡塞滿了熊肉,深怕自己沒被撐死一樣;就再凱修正在填飽他肚子的同時,他發現身後有人帶著殺氣並以極快的速度逼近,凱修驚覺自己有危險,立即拔出師傅給他的短劍回身應敵。
「誰!?」
「偷我東西的傢伙還敢問我是誰!」
凱修擋下對方的攻擊,發現對方還站再遠處,而自己擋下的只是一隻骨頭;凱修仔細看了一下對方,發現看起來是個不到10歲的小男孩,身上穿著一件金黃色的輕皮甲,一件破裂了短褲加上一雙皮靴,再腰際的地方掛著幾支覆著毛皮的骨頭,那應該是他打獵時從獵物的身上拔下的骨頭削利後當成飛鏢使用,小男孩的眼神讓人感受到一股不平凡的氣宇,沒有半點的稚氣,像是經過一番寒徹骨般。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你的東西,因為我看不到附近有其他人,以為這是其他人吃剩的,而且我實在太餓了,所以沒想這麼多就吃了。」
「哼!你餓死了也了不關我的事,你偷吃我的東西就該死,不要說我欺負你,你自盡好了,我也省的麻煩。」
凱修聽到對方口氣如此霸道,也顧不得自己有錯在先,想給對方點顏色瞧瞧。
「哇!你也太不講理了吧,竟然還要我自盡,真是人小鬼大耶!!」
「你說我什麼,有種再說一次!」
「說就說,沒在怕的,我說你不講理,人小鬼大!!」
小男孩聽到凱修又再一次的辱罵他,二話不說的拿起他的飛鏢,瞄準凱修的眉心射去。凱修也不甘示弱,擋下飛鏢後衝上前去想以近身戰來決勝負,他心想,對方是以飛鏢作為武器,飛鏢必須做遠距離的攻擊,而且他剛剛看到他的飛鏢也不多,總會有射完的時候;凱修想抓住這點,故意引誘小男孩射鏢,並一步一步的接近;但凱修並沒有實戰經驗,雖然知道戰略,但實行起來,卻無法得心應手,反而被經驗豐富的小男孩牽著鼻子走,小男孩以繞圓圈的方式攻擊,射出的鏢都可以在撿回來,就這麼一來一往,小男孩的鏢就像永遠射不完似的,不停的攻擊凱修。 「可惡!他怎麼這麼厲害,射出去的鏢都可以在撿回來,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我已經受了不少傷,在這樣下去,我真的會死在他手上。」凱修的心中暗自驚恐著。
「怎樣啊,我看你還是自盡吧,幹嘛受這些皮肉之苦呢?你自盡也省的浪費我這麼多力氣,我還要去打熊哩!!」
「哈哈!你的攻擊模式我已經看穿啦!我只是陪你玩玩而已,你等著瞧吧!!」
兩個人頻頻叫囂著,但其實都已近了全力,一攻一守間,都無法再越雷池半步;這時凱修突然靈機一動,跑到一棵大樹下,背靠著樹幹,將小男孩的飛鏢全數擋下,因為凱修不再移動腳步,小男孩的鏢全部掉在凱修的腳下,小男孩無法再將鏢撿回,也停下了腳步。
「你已經沒有武器了,就到此為止吧!!我已經為我的過錯道歉了,你不需要殺了我吧,何況就現在這個局面,你也殺不了我。」小男孩並沒有回話。
「你不說話就代表你同意囉!那我要出發了,別再追過來喔!」小男孩還是沒有回應,正當凱修拾起包袱準備離開時,小男孩突然開口。
「喂!你要去哪?」
「問我嗎??」
「廢話,這裡除了你跟我之外,還有第三個人嗎??」
「我不叫喂,我的名字叫凱修‧強,我準備要去葛羅爾大陸,你問這個幹嘛!」
「葛羅爾大陸!?」
「你知道在哪嗎??」
「不知道...。」
「啐!我還以為你知道勒,我要走了啦!懶得跟你說了!」
「喂!」
「幹嘛啦!不是跟你說了我不叫喂嗎??」
「我要跟你一起去。」
「咦咦咦?你要跟我去?」
「不行嗎?」
「多個伴是不錯啦!可是...你該不會是想殺我才跟我去的吧!!」
「我沒你這麼無聊...!!」
「哇勒!!你竟然說無聊!!」
「不是嗎??」
「哼!!懶的理你.....。」
「.........」
「.....」
「喂!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耶。」
「迪爾‧卡貝茲。」


兩小就這樣繼續往東方前進,凱修怎麼也想不到,他新結識這個互看不順眼的夥伴,竟然會是他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
凱修與迪爾兩人一路上沒有任何交談,只是不停的走,走累了便在原地休息,就這樣過了三天,凱修首先打破沉默。
「迪爾,不覺得你的武器是你的致命傷嗎?我也是因為針對你武器上的弱點才贏你的。」
「我知道,可是我就只會用這個,也是因為這幾根骨頭我才能活到現在。」
「嗯...你要不要試著用劍呢?我可以教你。」
「不需要,我說過我只會用這個。」
「欸,你這個人很霸道耶,我是為你好耶..算了,你這個人就是不領情。」
兩人再度陷於沉默,但這次迪爾確主動解除僵局。
「不然你有其他的好方法嗎?」
「嘿嘿!如果你堅持不肯用劍,那就只能修正你武器上的缺點,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反正這段路還長,慢慢研究吧!!」
兩人同時在臉上露出笑容,這是他們三天來第一次有共同的目標。當他們兩人都陷入對武器改造的沉思當中,他們突然聽到奇怪的吼叫聲,正當凱修感到莫名其妙的時候,在迪爾臉上突然出現恐懼的表情,立刻將凱修拉入旁邊的草叢中躲起來,凱修感覺到拉著自己的迪爾,臉色發青冷汗直流,不停的發抖,凱修看到戰鬥經驗豐富的迪爾竟然會有這樣的表情,心裡也尤生莫名的恐懼,兩人靜靜的聽著越來越近的吼叫聲,接下來的畫面,讓兩人更加的恐懼、害怕,這是凱修活到現在,最難以相信的畫面;四個身長兩尺半,渾身黝黑長著硬毛,頭頂牛角盔,穿著黑色鐵皮盔甲,手握一尺長的大刀,最奇怪的是他們長的不像人,而是豬,凱修驚訝的坐倒在地上,他心裡無法相信這世上竟然有怪物的存在。
「半獸人,這些噁心的東西叫半獸人。」迪爾輕聲的對凱修說。
「你怎麼知道,你好像很怕他們,是怎麼回事?」
「噓!晚點再說,又有其他半獸人來了。」
半獸人們不停的吼叫,凱修與迪爾將警戒心提到最高,半獸人忽然停止吼叫,接著又看到另外兩隻半獸人走來,而其中一隻怪物抱著一個滿身是傷的小女孩,看他們的樣子,似乎要將這小女孩當成他們的中餐。
「他們好像要吃了那個小女孩,我必須去救她。」凱修無法看著小女孩被吃掉,準備衝上去營救小女孩。
「別動,你現在衝上去死定了。」
「可是我們不能看著她被吃掉啊。」
「你不知道他們的可怕,你現在衝上去,一定會被他們殺死,你又不認識那個女孩,不要管這麼多啦!」
凱修並沒有理會迪爾的勸告,抓起他的短刀便衝出草叢。
「你們這些噁心的怪物立刻放開那個女孩,不然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半獸人聽不懂凱修說的話,只知道又多了一個食物,一隻半獸人負責看守小女孩,其他的則拿起大刀便朝凱修的方向前去,看著半獸人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凱修只能握緊短劍,準備誓死一戰,這時迪爾突然從凱修深厚的草叢奔出,對著半獸人們各射一鏢後便往凱修的反方向離去,突來的劇痛讓半獸人們嘶吼,狂怒令他們對眼前的食物已不感興趣,看守的半獸人看到同伴受傷,也顧不得手中的食物,轉而直追迪爾,離開半獸人的威脅,凱修鬆了一口氣,原本的堅強終於支撐不住因害怕發軟的雙腳而坐倒在地上,但凱修擔心為了救自己而不顧自身危險引開半獸人的迪爾,不知會不會有什麼不測,這也讓凱修見識到迪爾真情相助的一面,在凱修的心裡已對迪爾大大改觀,忽然一席清脆甜美的聲音打破了凱修的所有思緒。
「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呢?真是謝謝你們救了我,你的朋友會不會有事啊?這麼多半獸人,他會不會有危險啊?」
小女孩溫柔的聲音不停的詢問凱修與迪爾的情況,卻不顧自己滿身的傷痕。
「我沒事,倒是妳,妳全身都是傷耶。」
小女孩沒有回應,只是微微的對著凱修笑。
「妳先到草叢裡躲起來,我去找迪爾,看他有沒有事,你要躲好喔,在我們回來之前都不要出來,知道嗎?」
「嗯。」
凱修帶著小女孩到之前他們藏身的樹叢,把小女孩安置妥當之後,便拿起短刀準備去找迪爾。
「我叫凱莉‧露米娜絲,你叫什麼名字??」
「凱修,我叫凱修‧強,引走半獸人的叫迪爾‧卡貝茲,他是我的夥伴,我現在去找他,你要躲好喔。」說完凱修便匆匆離開。


迪爾身手雖然敏捷,但遇到半獸人,恐懼使他變的遲鈍,緊追在後的半獸人讓迪爾的心中蒙上死亡的陰影,正當迪爾覺得自己的性命已在旦夕,突然聽到遠方有人正在大聲叫著。
「迪爾~~!迪爾我來啦~~!!」
「哈,你這個臭小子終於來啦!」
迪爾看到幫手前來,決定與半獸人一決死戰,他立刻返身射出所有的鏢,每一支鏢都精準的射中半獸人,其中一隻半獸人更被鏢貫穿了左眼失去性命,凱修用最快的速度衝向前,將手中的短劍深埋在半獸人的背上,凱修驚訝自己的短劍竟如此鋒利,半獸人身上的盔甲竟像紙一般脆弱,背部中劍的半獸人因劇痛而昏迷,凱修趕緊將短劍拔出,繼續應戰,半獸人知道兩人會聯手攻擊,故將兩人分開,迪爾與凱修兩人各以一敵二,半獸人不等兩人攻擊,遂提前發動攻勢,凱修手中有一把短劍,尚能暫時抵擋半獸人的攻勢,但迪爾早已將飛鏢全數射出,飛鏢還插在半獸人身上,根本無法取回,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應戰,又必須面對自己最害怕的敵人,迪爾慌了,亂了思緒的迪爾,像折了翼的小鳥,接連的被半獸人砍傷,突然凱修大叫,
「迪爾接著!」
凱修向後急躍一大步,與半獸人拉開距離,將腰際上的腰包卸下丟給迪爾,接過腰包的迪爾打開一看,竟然是數個以岩石磨成半月型的飛鏢,迪爾二話不說將腰包繫在腰上,拿出半月型飛鏢往半獸人的腳踝射去,堅硬的岩石砍斷了半獸人的腳踝,迪爾痛宰自己既害怕又痛恨的半獸人,驚喜之餘,他看到剛剛射出的半月型飛鏢竟然繞行一圈後又再度飛回自己手中,拿著這樣具威力又有續戰性的武器,迪爾的眼中充滿淚光,當迪爾心中的喜悅正一股腦的湧上心頭時,耳裡傳來的卻是凱修警告的聲音
「迪爾小心啊!還有一隻半獸人沒死耶!他正衝向你殺過去啦~」
凱修的警告驚醒了迪爾,當迪爾見到眼前的半獸人時,大刀已經急速揮下,迪爾大驚,立刻衝向前抱住半獸人,半獸人被迪爾緊抱住,無法順利揮下大刀,迪爾見半獸人準備抓住他時,雙腳用力向下一蹬,飛上了天空,拿出武器,左右各一鏢射向半獸人,飛鏢砍斷了半獸人的雙臂,失去雙臂的半獸人無法在持刀作戰,落荒而逃,迪爾打贏了這場硬戰;凱修為了警告迪爾,使自己陷入了苦戰,對實戰經驗不足的凱修,以一敵二確實讓他吃盡了苦頭,身上到處都是半獸人砍傷的痕跡,凱修的短劍雖然削鐵如泥,但自己的力氣不敵半獸人,實在無法將半獸人的大刀砍斷,只能防守的凱修,已被逼到山壁邊,後無退路的凱修心知再這樣只守不攻,終會被亂刀砍死,半獸人見已無退路的凱修,舉起大刀往凱修的頭頂揮下,凱修握緊手中的短劍,就在兩把大刀重重揮下的同時,凱修將身子壓低鑽過半獸人的跨下,還來不及轉身的半獸人只感到脖子一陣冰涼,兩個半獸人的腦袋已被凱修雙雙砍下,激烈的一戰,兩人的武藝在一瞬間增進數倍,同時也讓兩人的友誼更為加深,未來的雙雄已經在此時誕生了....


.......Continuat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