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45

果實與夢-22

樓主 MITSURU devilkool
22.


「不要緊吧,夢幻島的任務。」赤焰松雙手抱胸,擔憂的問道。

「嗯,我已經下定決心要跨越這道障礙了。」坐在赤焰松的辦公桌前的鋼管椅上,涼湖說。

「抱歉,之前我忘了,妳與夢幻島的……芥蒂。」

「沒關係,我現在反而想謝謝老師,給我這個機會。」

「那就和喜綠道謝吧,是她毛遂自薦讓你們小隊去的。」

「繪美里?」聽到意外的消息有些吃驚。

「是啊,她好像對夢幻島很有興趣的樣子,任務中妳要好好看著她,別讓他跑去探險啊。」

又不是小孩子,不至於會亂跑吧。

對夢幻島很有興趣。

跟之前的我一樣。

該不會繪美里也是想……

不可能吧。

繪美里還有等著她回去的容身之處,不會想要這麼做。

涼湖的眉頭皺了起來。





任務‧夢幻島侵略戰。

據混入水艦隊做奸的部下之情報,水艦隊發現古書記載著,不定時出現、俗稱「夢幻島」的南方島嶼,隱藏著能不靠寶珠便能操控超古代神奇寶貝的秘密。

還不曉得水艦隊究竟是從哪發現這個情報,但對於急需目前下落不明的紅、藍色寶珠的兩邊而言,都必須搶在對方出手前先發制人。

諜報部員同時也回傳了水艦隊已調查好的,夢幻島下次出現的時間。

這是他們經由湊巧抓到的130號水道上的資訊粒子異常化的軌跡,經過精密計算後顯示的結果。

赤焰松原認為靠科學找到夢幻島的現形時間實在相當唬爛,但想到世界政府研發的如同魔法般的強大科技發明,判斷這消息確實有其可能性,便下令徵招優秀隊員前往該島進行徹底搜查。

交由,C小隊與小村健!

「報告隊長,我昨晚沒有熬夜玩剛入手的《海貓鳴泣時EP1》,所以睡得精神飽滿!」

小村在登上出擊用潛水艇前,見到涼湖時劈頭就是這句話。

「喔,那好好加油吧。」完話後,涼湖不住地打了個大呵欠。

這幾天,繪美里天天找涼湖聊天。

談天說地,從興趣講到時事、又聊到天文、家庭背景、學校、工作……無所不聊,往往聊到過了三更才停止。

彷彿想在這幾天內把一輩子的聊天量給用完似的。

(難道繪美里要去很遠的地方嗎?)

涼湖有問過繪美里以前的工作地點,但她只說「以心的距離而言,是很遙遠的地方」,其他什麼都不肯透露。

「您沒睡好嗎?」小村面露憂色。

「還好,我不要緊。」涼湖爬下梯子進入艙內。

118號道路中間的大河是離火岩隊總部通往出海口最近的水路,火岩隊在水底下建了基地,每當需要海底探索時便從那兒搭乘潛水艇或船隻出動。

從悠遊的水中生物旁穿梭而去,前進南海。

隨行的除了涼湖小隊和攻擊支援的電動狂,就是掌控全體人員生死的駕駛了。

今天這駕駛已經是老手了,就算路上遇到漩渦、海嘯、急流、颶風……他都可以化險為夷,絕對讓大家活著出去!

不過118號道路到130號水道的路程是相當平靜,除了會不小心撞到魚外,大致上一切順利。

甚至讓人不免懷疑起現在是不是身處在故障的人造河中?不真實的順利感籠罩全艦。

由其對涼湖,以前的颱風天歷險與現在相差甚遠。

很快的,抵達130號水道後,鄰近目的地的地區起了遮蔽萬物的大霧。

經方位鎖定,濃霧的中心點位置就是夢幻島的所在地。

駕駛駛近該座標,在距離一百公尺遭逢意料之外的變故!

艙裡的所有儀表,瞬間變成發狂的怪獸般,詭譎的暴走跳動著。數字移位得像是運轉中的拉霸機、指針如陀螺爆轉似的;更糟的是,所有隊員皆莫名地感到暈眩!耳朵彷彿可聽到異世界的雜音,無秩序的訊息進入全身的痛楚扼殺了大伙的理智!

「別慌!大家撐住!」涼湖抱著頭,即使自己腦袋的思緒也亂得很,還是要鼓勵夥伴們。

就快到了。

近在眼前啊。

「喔喔!看到了看到了!」駕駛透過潛望鏡,看見水面上振奮的好消息。

人與潛艇的劇烈晃動,隨著周圍白霧的漸漸消退而停止。

取而代之的風景是,中央聳立著低矮丘陵的陸地。

隊員們全都欣喜的擠到窗邊,爭相目睹傳說中的小島。

──還沒上浮,只看到海裡的瑪瑙水母在拋媚眼……

在僅剩三十公尺處,潛水艇昇出海面,直衝向島嶼的土地。

由於是是沙岸的關係,駕駛只得把潛水艇停在不會擱淺的最近位置,讓隊員們一個個用神奇寶貝飛上島。

「繪美里,下一個換妳!」涼湖自己是打算最後一個出去。

「應該需要有人留守吧,才能減少駕駛先生的負擔。」不曉得是暈船還是如何,繪美里說話時是臉色蒼白的。

「唔,這個……」

涼湖衡量少了繪美里的戰力影響,因為即使比水艦隊捷足先登,也不能排除會遇到並產生衝突。這麼說來,水艦隊也可能會攻擊他們的潛艇……

「好吧,不過晴子也一起留下。」

「遵命!」女孩們敬禮。

涼湖爬出外頭,讓小花抓住雙肩載她展翅高飛。

晴空萬里,只有幾筆白色為藍天添妝。

涼湖降落在先行抵達的部下聚集處。

雙腳著地,靴子踩在堅固又柔軟的沙子上。

這裡就是,夢幻島。

七年前的目標,竟會以這種形式達陣。

只是,有紀並不在身邊。

(沒關係,這次是為了火岩隊。)

涼湖召集所有人到她前面排成兩列。

情報指稱,他們要找的東西就在山頂。

(山丘上……果樹……)

站在夢幻島底部的他們,只需仰望即可望見那根頂端的傳說巨木。

看著看著竟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哇!怎麼回事?」

「嗚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身體浮起來了!」

全體隊員與其神奇寶貝,包括體重爆表的小村,居然憑空離開地面,淺紫色的光線如保護膜般罩住全身,接著各自被拋往不同地方!

明顯的是敵襲!

涼湖在飄起的那一刻立即反應,但礙於手不夠長,來不及抓住往反方向丟去的大王燕。

「小花!大家!」

涼湖的身子成拋物線墜落,背部狠狠撞上地面,幸好沙子減緩了許多衝擊的力道。

涼湖第一個動作是叫出煤炭龜,但握著寶貝球的那隻手腕卻被突如其來的黑影踩住!

那人穿著條紋上衣與深藍薄長褲。

厚重的漆黑長髮如外翹的拖把般垂在身後。

不容小覷的存在感、令涼湖僵住的凜冽寒意。



「捉……涼湖──朝倉……了──」她用比外國人說得還不標準,讓聽的人瞬間起雞皮疙瘩的口音說道。



「水艦隊……!」涼湖壓下球的開關,從球裡放出煙幕!

水蒸氣噴向水艦隊員,她卻不動如山,涼湖只得使利用另一隻手將她扳倒,費盡力氣才得以抽身。

「小山!噴射火焰!」

涼湖下令讓煤炭龜對敵人攻擊,火焰正中該女孩的手臂。

敵人往旁閃躲一步,涼湖發現她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後。

「誰在後面?」

擔心一回頭就會被黑髮女攻擊,涼湖只口頭詢問;涼湖心想若是新的敵人,應該不會出聲回應。

「是我,喜綠繪美里。」

一臉複雜表情的繪美里與大嘴蝠繞到涼湖面前。

「欸?出了什麼事?妳怎麼會在這?」涼湖很緊張,繪美里竟會不遵守命令,一定是發生事情了。

「沒有留守的必要了。」

繪美里話才出口,涼湖便聽見遠方的猛烈巨響。

回頭望去,海面上燃起兇猛火勢。


「因為我佈置的二十顆頑皮彈把潛水艇炸掉了。」


涼湖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盯著突然說出意外性宣言的繪美里。


「對不起。」


拋下涼湖,繪美里大步往左手臂焦黑的水艦隊員走去。

在近到幾乎可以與她貼在一起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回來了。」


踮起腳尖,嘴唇上前。



涼湖的心劇烈地絞成一團。

物理外的疼痛。

「繪美里,妳是……」








「水艦隊(アクア團)!」

遙好似看到某忍者漫畫竟然真照網友預測的老梗爛劇情拖戲般,驚訝的大喊。
該漫畫別稱《不動鳴王》,主角別稱「漩渦路人」。不知道這是哪部作品?(傻笑)
「……呃,我說的是AQUA號(アクア號)。」

已習慣遙的偶發性暴走,仍被剛才的天外飛來一聲嚇到的男孩,遲了一秒才回過神。

水靜市,近西方出入口的神奇寶貝中心,遙只穿一件單薄的睡衣,在空盪的客房內用視訊電話與遠在關都黃金市的青梅竹馬兼男友(遙為了讓悠樹對她死心而暫時裝的,但顯然更激起了悠樹的競爭心)聊天。

對方是比她小五個月、被同學分析成「擁有後宮男主角發展潛力」的純真正太,還沒開始旅行,所以每次都很期待從遙的口中得知她遇到的種種。

「啊,沒事沒事。」遙難得臉紅地急忙掩飾剛才的失態,拉回因她中斷的話題,「AQUA號嗎,你是第一次離開本島到其他地區吧。」

「對呀,因為想到華麗慶典現場幫妳加油啊。」

遙已蒐集到可愛部門、帥氣部門與強壯部門的所有緞帶徽章,兩個月後就可以參加那三個部門的華麗慶典了。

「好高興喔!最喜歡小由了!」

雖然發自內心愉快的回應,但遙卻分神在思考其他問題。

突然想起,幾週前在綠嶺太空總署的戰鬥。

那個海帶頭的大姐。

那時候忘記之前是在哪裡和她交手過。

剛剛想起來了。

遙是在橙華森林第一次遇到她的。

那個大姐是水艦隊的一員,她與同夥一起攻擊得文有限公司的社長,成功取走「導航零件」。

她為什麼會穿火岩隊的制服,還與火岩隊一起作戰?

(算了,除非又遇到他們,否則我不想再與他們扯上關係了。)

將心思擺回來,遙繼續與青梅竹馬閒話家常。

黑壓壓的烏雲,即將降下午後雷陣雨的水靜市的天空,與夢幻島的乾爽晴朗成了強烈的對比。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