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528

Xeno大辭典《人物:Karellen》

樓主 Karellen airgetlam
好,在炎炎夏日寫完冷笑話,該繼續埋首撰寫Xeno大辭典的文章了。
今次這一篇寫得相當長,希望大家耐心看下去。

=========================這是分隔線=========================

[b]1. 類別﹕[/b]
人物角色

[b]2. 項目﹕[/b]
カレルレン(Karellen,卡雷爾連)

[b]3. 登場作品﹕[/b]
Xenogears

[b]4. 在作品裡的應用﹕[/b]
卡雷爾連是索拉利斯(ソラリス)帝國的護民監,由於天帝在衰弱與罪疚感的雙重因素下疏於政務,卡雷爾連成為了索拉利斯的實際統治者。然而,在Xenogears故事發生的五百年前,卡雷爾連是尼燦(ニサン)正教的僧兵長,效忠教母蘇菲亞(ソフィア),作為反索拉利斯陣營的一員在最前線作戰,甚至打倒了取得アニマの器、蹂躪地上諸國的的厄札爾(ガゼル)法院成員。以下是卡雷爾連的生平﹕

(創始曆)9465年 卡雷爾連以私生子的身份誕生。同年,母親エルアザル逝世。

年份不明 加入ニムロド帝國ラオディキア傭兵團,及後成為團長。

9488年 奉命襲擊ぺヌエル修道院,邂逅蘇菲亞,帶同她棄官逃亡。

9493年 遇見拉崗(ラカン)。

9495年 與蘇菲亞回到尼燦,就任僧兵長。翌年,索拉利斯戰爭爆發。

9500年 蘇菲亞在イグニス防衛戰中死亡。翌年,古拉夫(グラーフ)促成「崩壞之日」發生。

9506年 接觸天帝該隱(カイン),將厄札爾法院其中八個成員的個人資料移植至電腦SOL-9000。

9510年 到訪シェバト,對ゼファ女王以及幾名重臣施以延命處理。同年,索拉利斯計劃進行暗中支配,在地上設置「教會」組織。

9698年 在第一次シェバト侵略作戰裡,卡雷爾連對地上人施加刻印(リミッター)。

9959年 推展第五代マラーク計劃,接觸ミァン(0996)。

9975年 創造天帝的複製物「0808191ラメセス」,花大約十年時間加以調整。

9985年 接觸カレン(ミァン0997),遺棄ラメセス。

9991年 發動第三次シェバト侵略作戰。

9999年 計劃發掘ゼボイム文明遺產。


蘇菲亞的死,是卡雷爾連人生的一大轉捩點,令他決心親手將神帶到人間。為了達致這個目標,他藉著從ジェバト三賢者之一的トーラ‧メルキオール學回來的納米科技,延長自己的壽命,五百年來利用索拉利斯控制世界,促成デウス的復活,最後與從ゾハル裡解放的波動存在一起回歸高次元。

[b]5. 典故出處﹕[/b]

Karellen這個人物,原本出自Arthur C. Clarke發表於一九五三年的科幻小說《童年末日》(Childhood's End)。Clarke是西方著名科幻大師,他與名導演庫比力克(Stanley Kubrick)合作的電影《二○○一﹕太空漫遊》,更是蜚聲國際,連製作Xenogears、Xenosaga的Monolith公司之命名也受其影響,可見地位尊崇。

在《童年末日》一書裡,當人類首次發射太空船前往火星探測的那一天,一群外星人乘坐龐大的星艦來到地球。他們禁止人類探索宇宙的同時,亦終止了一切戰爭。他們擁有極高智能與深不可測的知識,而且對人類懷著善意,令人類的科技發展得到重大突破,消除了糧食危機、治安問題以至政治衝突,讓全人類得以享受前所未有的高水平生活。人類稱呼他們這個種族為「主宰」(Overlord),而「主宰」當中的領袖,擔任總督職務的,就是Karellen。

Karellen和他的族人並沒有高調介入人類社會的事務,人類依舊自由過著日常生活,但人類對高深莫測的他們所知甚少,一般都視他們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存在。然而,「主宰」其實也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他們也要遵從「智宰」(Overmind)的指示行事。他們之所以來到地球待上一百五十年,也是「智宰」的旨意。「智宰」是一個近乎宇宙意志的存在,是由宇宙裡不同種族統合而成的一個意識體生命,並非物質,卻擁有輕易令物質界產生天後地異的力量。他派遣「主宰」來地球,引導人類進化,突破個體籠牢,融合為一,進而加入成為「智宰」的一部份。

Karellen他們之所以被「智宰」揀選為僕人,是因為他們的種族已在個體層面已進化至極限,非常叡智又非常善良,但無法往集體意識的方向演化,成為「智宰」的一部份。再者,儘管他們有很先進的科學,卻無法對抗「智宰」的知識和力量,惟有服從,並在執行任務時嘗試乘機研究這個主人,希望終有一天能改變自身的結局。

[b]6. 典故與遊戲的關連﹕[/b]

Xenogears裡的卡雷爾連和《童年末日》裡的Karellen,兩人同樣在暗中扮演對人類的「管理者」角色,同樣以促成人類與波動存在/「智宰」合一,成為更高層次生命體為目標。然而,Xenogears的卡雷爾連比較冷酷無情,比較積極干預世界秩序,更重要的是﹕他成功與波動存在合一,《童年末日》的「主宰」卻束手無策。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卡雷爾連只是普通的人類,他不像《童年末日》的Karellen先天有種族上的絕對優勢,也不像フェイ和エリィ一般有著連綿一萬年的宿命和附帶的過人力量。研究納米科技為自己延命五百年,挨過「福音之劫」﹔探索ゾハル的秘密,與デウス融合,帶同已融合的人類跟波動存在一同前往高次元,這些事情,都是他努力逐步實踐的。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是卡雷爾連的角色設計除了參考《童年末日》,也參考了《西遊記》裡的孫悟空,他的部下叫「天篷」(テンポウ)和「捲簾」(ケンレン),影射天篷元帥豬八戒和捲簾大將沙悟淨,也是這個緣故。《童年末日》世界的層級結構是「智宰─主宰─人類」,Xenogears世界的層級結構則較為複雜,勉強要說的話,就是「波動存在─デウス的程式(ミァン)─索拉利斯(天帝、厄札爾法院)─人類」。孫悟空大鬧天宮時表現的我行我素、反抗權威,亦體現在卡雷爾連身上──儘管他認同波動存在,卻不見得認同デウス。計劃謀殺天帝,以心理戰將法院玩弄於股掌之上,甚至連長久以來掌管人類歷史的ミァン也無法操縱他,デウス的復活反而被他視作實現自己目的之手段……凡此種種,都是卡雷爾連的反抗,他心底裡從未對這些決定人類命運的存在屈膝。

「身為普通的人類」這個事實,除了代表卡雷爾連原本並非特別有力量之外,亦隱含另一重意思﹕他也在人世成長,體會過人情冷暖、喜怒哀樂,這跟《童年末日》裡那位須抽離地從第三者角度理解人類情感的外星人Karellen不同。正因如此,卡雷爾連外表也許冷靜超然,但他仍然有著作為一個人的喜怒哀樂,而且內心情緒洶湧澎湃。他的殘酷源於對人性的絕望,他對人性的絕望源於不堪回首的傷痛,之所以傷痛,也是因為他深深愛著蘇菲亞。看似泯滅人性的行為,全都有著十分人性的根源。在結局裡,卡雷爾連對フェイ和エリィ說「お前達がうらやましいよ」,是他難得的真心話。卡雷爾連羨慕他們,是因為從他們身上看見人性的希望,而這條路卻是他無法走上的。如果他當真要捨棄人性,大概不可能有這種感受。

卡雷爾連成功與波動存在合一了,但這真的是他的心願嗎?相比羨慕人類與「智宰」合一但自己卻無法如願的「主宰」,究竟哪一方比較失落?

=========================這是分隔線=========================

後記﹕
坦白說,《童年末日》這本小說讓我看得不怎高興,我不太欣賞那種「所有社會現象可以用科學方程式計算」的思想,以及對西方殖民歷史隱隱然的讚美,畢竟我好歹也是個社會學學徒。不過,Clarke的功力明顯比倪匡的作品高好幾倍,內容頗有深度,科學用語亦有考究,這些優點是應該承認的。

另外,外國有評論指《童年末日》影響的作品不獨Xenogears,連新世紀福音戰士裡「人類補完計劃」的靈感亦來自這本小說。

Xenogears和カレルレン和Xenosaga的アルべド都是「一開始的大反派,最後卻發覺他們別有用心」,但我喜歡カレルレン更甚於アルべド。可能是和U-DO接觸過的關係,アルべド的言行常伴隨著難以理解的狂氣,即使加入「不死的心結」和「對Jr.又愛又恨的執著」這兩個元素去考慮,依舊不易明白,但カレルレン的言行卻是可以追溯得到原因的,儘管他在遊戲裡沒有太多戲劇性的登場,仔細思考之後卻能發現不少瞭解他為人的線索,所以個人覺得研究這個傢伙會比較有趣。 = =+

除此以外,大抵也有些自我投射的成份……

在我眼中,カレルレン有著十分矛盾的個性,既非常理智又既非常激情,既十分殘忍又十分慈悲。關於他的性格和心路歷程,遲些再寫一篇評論仔細分析,屆時再與大家分享。 ^^

[b]次回預告﹕
ソイレントシステム,Xenogears裡這個做盡非人道人體實驗的系統,
究竟出自甚麼典故?
下一次為大家揭開謎底!
[/b]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