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2

【創作】彼此相信、彼此深深喜歡 筆者的話:我與幸運女神的「緣分」

樓主 天熾雪 asd80888

  咳咳……正式接觸幸運女神漫畫的時間還不過一個星期,
我的創作靈感又開始上來了。
  算了,這裡話先不多說,先講我要描寫的內容。
  我要描寫的,是漫畫三十六集眾人失去記憶的那一個段落
,不知為啥就很想寫這段。
  總之,請各位大大繼續看下去囉,看完後有任何儘管提出
來~^^。


  初章 光芒乍現的瞬間

  惠因為失戀,來到了哥哥螢一目前所居住的寺廟尋求安慰。

  正當惠因為喝醉酒而睡死時,在一旁偷偷聽到此事的兀兒德及詩寇蒂
,開始想辦法要幫助惠走出失戀的陰霾…… 


  「……我沒什麼戀愛經驗,不知道該怎麼幫她。」看著躺在自己大腿上
的妹妹--惠,螢一難過極了。

  身上穿著怪異的螢一,頭髮略顯凌亂的他,低著頭瞧著曾是那個可愛無
比的妹妹,現今已長大成人,亭亭玉立,心中不免驚嘆時間的流逝。

  「在這種時候派不上用場,我真是的。」螢一是對著蓓兒丹娣說話,但
他的眼神並沒有看著她。因為螢一很沮喪,眉頭也皺著。

  「不,你已經在幫她了呀!」蓓兒丹娣微微偏頭,注視著螢一,溫柔地
開口:「她會跑來找你是因為……」螢一霎時間轉過頭來,也注視著蓓兒丹
娣。

  蓓兒丹娣留有一頭的亮褐色的長髮,長長的頭髮即使稍微綁過仍是飄逸
好看,額頭的女神標記旁,有美麗的數根瀏海映襯著;耳鬢旁秀髮覆蓋著,
左耳隱隱亮著耳環的光輝;蓓兒丹娣有著清秀的瓜子臉,還有那動人眸子中
永遠不變的柔和。

  「……你是她的避風港。」蓓兒丹娣徐徐說著。「你這不就是在幫她了
嗎?」螢一看著蓓兒丹娣那溫柔的神色,心中無法幫上忙的罪惡感頓時消減
不少。

  「啊……」蓓兒丹娣這樣讚美螢一,使得他臉上微紅。「嗯……是這樣
嗎?」螢一心中甜甜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他別開臉。

  「呵呵呵……我聽見了。」突然,螢一身後傳來一陣笑聲。

  是詩寇蒂。看來她剛剛全部都聽到了。

  詩寇蒂雙手環在胸前,偏著頭信心滿滿開口:「難過的事情,一定要完
全忘掉才行!」

  詩寇蒂的亮麗黑髮垂到腰間,部分瀏海些微擋住左眼,頭上還有一根不
聽話的頭髮高高翹著,更增添了詩寇蒂的俏皮感。跟她姊姊蓓兒丹娣一樣,
同樣是一張清秀、好看、吸引人的臉龐,她的眼中還帶有孩子般的朝氣,稚
氣未褪。

  「讓我來為她盡一份力量吧!」詩寇蒂說著說著,還把手舉起,做個「
耶」的手式。

  比完了鼓舞士氣的動作,詩寇蒂雙手開始算著……似乎在模擬著什麼東
西……

  「……把那個給這樣,然後再這樣……」詩寇蒂一邊暗想她的計畫,一
邊「莫測高深」的呵呵笑著。

  螢一見狀,背部一股寒意直竄。他朝踏步離去的詩寇蒂叫著:「慢著!
妳剛剛怎麼笑得那麼詭異?」他搖搖沉睡的妹妹:「喂!阿惠醒醒!恐怖的
事情就要降臨在妳的身上啦!」

  醉到不省人事的惠,自然沒有反應。詩寇蒂沒回應螢一,逕自去房間要
執行計畫。

  「?」看著詩寇蒂背影的蓓兒丹娣,完全沒有察覺一絲異樣,只是頭上
冒了個大問號。

  這種時候,心地純真的蓓兒丹娣當然察覺不到詩寇蒂的「絕妙」計畫。
可是螢一冷汗直冒,不祥的預感纏繞著他的心頭。

  「難過的事情,不是全部忘掉就沒事的。」蓓兒丹娣雖然不知道詩寇蒂
的如意算盤,但她不認同這種拋卻一切的方法。

  「咦?」這回換螢一的頭上冒問號:「不是忘掉比較好嗎?」他滿腹疑
惑,剛剛不妙的直覺暫時丟下。

  「有時候,忘記是必要的。」蓓兒丹娣輕輕說道:「但是,難過會與時
間一同昇華轉化。」她頓了一下,繼續柔柔說下去:「變成人生路途上的指
標,化為力量……有時候甚至會變成很重要的記憶。」

  「就某種意義來說是沒錯啦!不過……」兀兒德毫無預兆的出現,蓓兒
丹娣有些意外:「姊姊?」她的一聲呼喚,兀兒德稍稍停頓。過了三秒後,
她沉沉說完:「緊抱著難過的記憶活著……有時也會變成人生的枷鎖吧?」
此刻,雙手環繞胸前的她,眼神流露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兀兒德有著一頭銀白色的耀眼長髮,跟她的兩個妹妹潔白的膚色不同,
她的膚色偏向淺銅色,但這增加了她那奔放性格的魅力。她的眼睛似乎比她
的兩個妹妹還要小一些,不過那充滿魅力的大姊姊眼神搭配上三姊妹共有的
好看瓜子臉,很漂亮。

  「放心,我會盡力幫她的!」兀兒德說完,瞥了惠最後一眼,漫步離去。

  螢一與蓓兒丹娣同時望著兀兒德離去。看著她與詩寇蒂截然不同的高挑
背影,螢一不禁說道:「畢竟她是姊姊,我發現她有一點值得信賴的感覺喔!
」蓓兒丹娣沒有接腔,她的眼睛透露著贊同。

  「呀……真的值得信賴嗎?」螢一說完話,馬上就有些後悔了,他在心
中暗自想著,沒把這句話說出來。

  確實啦……看看兀兒德以前搞破壞的紀錄,實在不能怪他會這樣想。

  「你也是值得信賴的哥哥呀!」蓓兒丹娣過了好一會兒,開口笑笑說著。
她的臉上有些紅。

  螢一聽到心上人如此讚美,臉上也是有些紅呢。

  瞧這相同的反應……他們真是登對啊,嗯嗯。

  現在,兀兒德與詩寇蒂兩人抱持著「差不多」的理念--幫助惠!

  兩個人的出發點都是好意,所以,這回可能不會凸槌,應該、應該可以
幫上忙吧?

  「可能不會」、「應該」……吧?



  兀兒德從她的房間裡,找出了一顆藥丸後,翩然走入廚房。

  她一眼找到目標物。在瓦斯爐上的--茶壺。

  「呵呵……呵呵呵……」兀兒德一邊笑著,一邊揭開了茶壺蓋子。她擺出
了一個撩人的POSE,將手中那顆不知危險與否的藥丸對準茶壺上方的補水
大孔。

  「讓我來幫阿惠忘得一乾二淨。」許下願望,兀兒德把手上的藥丸丟下去
,觀察其變化。

  「咚!」藥丸發出落水的聲音,接踵而來的,就是茶壺中的水開始起了變
化,發出了一連串「啵啵啵」的音效,還「嘶--嘶--」的噴出大量白煙。

  兀兒德還在呵呵笑。她的臉在濃濃煙霧中,露出「大功告成」的笑意。

  唔……這真的可靠嗎?應該……吧?



  同一時間,在詩寇蒂的房間裡--

  「嗯,把這個加進去……然後這兩塊要組裝起來……」詩寇蒂坐在地
上正聚精會神的製作機械。她的房間裡,零件東一個、西一個的四處分散。

  看樣子,詩寇蒂在製作的東西應該是一把槍……

  「最後,要把它栓緊……好!完成了!」詩寇蒂完成了她的計畫,她
迅速站起,高高舉起完成品。

  「這樣子,我就可以幫助阿惠啦!耶--!」詩寇蒂開心說完,人已
經拿著剛剛出爐的機械槍,彷彿一陣風,離開了房間。

  看來,詩寇蒂跟兀兒德,這兩個平日水火不容的姊妹,其實有些地方
還是挺相似的。



  「嗯嗯……」仍躺在螢一腿上的惠,終於醒了。「水……」她虛弱的
說著。

  螢一身旁也在照顧惠的蓓兒丹娣,站起身說道:「啊!我去倒杯水。」

  「呵呵……很好!」躲在一旁的兀兒德,聽到蓓兒丹娣要去倒水,正
是求之不得。

  「啊!可以順便拜託妳泡柿葉茶嗎?她隔天可能會宿醉。」螢一想到
惠明天有可能宿醉,於是開口請蓓兒丹娣幫個忙。

  「好的。」正要離去的蓓兒丹娣,轉身回應。「你果真是個值得信賴
的好哥哥哦!」蓓兒丹娣微微笑,走到廚房去了。

  「太好了太好了!」兀兒德看到一切皆在她的計畫中,不由得暗自欣
喜不已。

  不過,太過開心的兀兒德,似乎沒注意到自己也被人偷偷觀察著。

  唔,過於開心……好像真的容易昏頭耶?



  蓓兒丹娣泡好了柿葉茶。她拿著一整壺,走回去準備給惠喝。

  「很好很好。」兀兒德竊笑著,不知道有人悄悄接近--

  「喂!」一聲呼喊,喚醒了兀兒德。「嚇!」她急急忙忙轉身,這
才發現原來是詩寇蒂在叫她。

  詩寇蒂兩眼半睜著蹲在地上,兩手以大腿為支柱扥著下巴,臉上掛
著「果然是這樣」的無奈表情:「妳別竊笑了。」突然,她兩眼完全睜
開,半是有趣的問:「妳在那壺水裡加了……讓壞記憶變成好記憶的藥
吧?」說到這裡,詩寇蒂把左手放在大腿上,只用右手撐著頭。

  「呀!可惜妳猜錯了,」兀兒德一臉得意,她閉著眼睛,雙手交叉
放在胸前,擺明「妳真遜」的笑著:「我並沒有做那種事。」

  「看!」兀兒德兩眼霎時睜開,還放出光芒:「這是突觸阻斷劑!
」她手上捏著一粒黑白相間的膠囊,「突阻Z!」

  「!」說完話的兀兒德覺得一陣糟糕,因為她說太快了。「啊!沒
有啦……」試圖掩蓋,但當然沒辦法瞞過詩寇蒂。

  「呵呵!」詩寇蒂這下也是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神淨是瞧不起。
「哼!妳放的果然是『忘記』的藥。」

  現在看來,是詩寇蒂佔上風。

  「唔唔……」被抓到把柄的兀兒德,一時間有些困窘,不過她馬上
反擊:「那妳咧?剛才不是放話說要讓她忘記嗎?」兀兒德不甘示弱,
真的是十分激動。

  「我的辦法跟妳不一樣,」這個時候詩寇蒂早已站起,瞇著眼睛,
一副「讓你瞧瞧行家本事」的表情,右手食指輕輕在嘴巴前晃動:「我
的辦法能指定要消除哪一部份的記憶……」詩寇蒂右手從腰間拔出一個
東西,「然後將那部分的記憶完全消除。」

  「海馬選擇性刪除器,WHITY V!」詩寇蒂兩眼冒出剛剛兀
兒德秀出法寶的光芒,自信滿滿說著。

  「海馬?」兀兒德瞧著那把槍,兩手叉腰,提出了疑惑。

  「就是影響、掌管腦記憶的部分呀……妳不知道嗎?」詩寇蒂不急
不徐解釋著。

  「呵……難不成妳以為海馬是海豚,所以就做成那個樣子嗎?」兀
兒德一手指著那把很像海豚的槍,同時暗自竊笑。

  「是呀!地球的語言……」詩寇蒂得意的眨眼:「我也是有用心學
習的喔!……喂!妳笑什麼啦?」她不大高興也有些著急的回問兀兒德。

  兀兒德看著自己的妹妹竟將海豚認成海馬,忍俊不禁的噗噗笑。這
回換她抓到了詩寇蒂的把柄:「很可惜!那個叫做海豚喔!」

  啊,情勢扭轉了,兀兒德佔上風。

  「咦?騙人!妳胡說的吧!」詩寇蒂整張臉紅通通,氣呼呼回敬:
「不然海馬是什麼?」

  「咦?」這下兀兒德愣住了。「呃……長得像海獅嗎?」

  現在兩人氣勢是勢均力敵。

  不過,妳們兩個也幫幫忙……海馬就長得像海馬,怎麼可能還像海
獅咧?

  兩位女神啊……對於地球的知識有待加強唷。

  「長得像什麼無所謂,重點是妳那把槍能用嗎?」兀兒德不想再搞
清楚海馬的真實樣子,又問詩寇蒂。

  「當然可以用呀!」詩寇蒂聽到此話,激動示範如何使用:「轉動
這個轉盤,調整強度……」

  「這個嗎……」不知何時,詩寇蒂的槍被兀兒德一把搶去,開始好
奇亂弄。「啊!」詩寇蒂驚叫。

  「把這個……這樣轉?」「喀喀!」上面的螺旋鈕被轉動了,不過
好像轉太多?「啊!不能轉那麼多啦!」

  「那這個轉盤呢?」兀兒德無意停手,繼續弄著。「那是範圍指定
轉盤!」詩寇蒂大急,想把刪除器搶回來。無奈身高有些差距,兀兒德
還阻擋她,不讓她拿回去。似乎是玩上癮了?

  「喀喀!」旋轉聲音響起,詩寇蒂好慌張:「啊!不可以把記憶刪
除指令設成最強!」她奮力搶,還是拿不到。

  一陣耀眼的光芒,從刪除器中釋放出來--

  好像不大妙……

  「嗯?好像發光了?」兀兒德還搞不清楚狀況,詩寇蒂一見,臉色
慘白,兩眼也翻白:「啊!」

  詩寇蒂驚慌,瞬間開溜:「糟了,妳扣下板機了!」兀兒德也是大
驚失色看著她一手弄出來的傑作:「哇啊!」

  「喂!妳快來把它關掉啦!」兀兒德高速衝向詩寇蒂。詩寇蒂回頭
一看,腳步更快了。

  這下,不是好像不大妙,是真的不妙了……



  「來……這給妳。」蓓兒丹娣倒好一杯柿葉茶,遞給惠。

  「謝謝啊……」惠有氣無力,接過了茶杯。蓓兒丹娣關心的說著:
「快喝下去吧,會舒服一點。」

  「蓓兒丹娣……」螢一張嘴想說什麼,但卻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還
有刺眼的光芒給打斷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過來啊--!」伴隨著撞破門的聲音,兀
兒德和詩寇蒂衝了進來,她們一臉「完了完了!」的表情,夾雜那不祥
的光芒--

  「什麼?」螢一慌張轉頭,看著那光芒大量釋放,片刻就吞沒了全
身。

  「呃?」還頭昏昏的惠連反應都來不及就已經消失在光芒中。

  「啊!」蓓兒丹娣短短驚呼,眼神驚詫的看著光芒淹沒自己。

  那兩個帶原者更不用說,早就身陷光芒海了。



  「轟--!」這晚,寺廟發出了萬丈光芒。

  但,這光芒,並不是任何神明所散發的光輝。

  而是……吞噬記憶的黑洞之光……

                              待續……


  筆者感言:這哪裡是序章了……(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3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