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66

Chapter 29

樓主 故事冒險者Jimmy JimmySayuri
現實世界颱風根本沒有來……

但是這集的故事,卻是風雨交加。


[b]為了配合本回劇情,我引用了曾經在現實世界發生過的史實。

其時間、程度將有所出入;還有某些知名新聞台、廣播電台被引用至故事中。

請各位在享受本回的同時,接受我『隨便改變史實』與『隨意使用公司行號名字』的道歉。[/b]

******************進正文吧,賺人熱淚喔******************

Chapter 29 . 奈分之京的最大悲劇

百合開始繼續敘述著,他口中『悲劇的序曲』。

我原本還有一對雙胞胎姊姊。

她們在升上高三之前因為學校政策參加學校提前舉辦的畢業旅行。

但是原本很快樂的畢業旅行卻在第三天凌晨傳出不幸。

姊姊住宿的旅館發生大火,大家都從睡夢中驚醒。

我們到早上才接獲學校通知,證實我的姊姊們已經罹難。

但是學校的說法"英勇罹難"令我們感到疑惑……

於是我們邊準備邊強忍悲傷,邊從電視上看火災的消息。

無論是哪家電視台的新聞,

被訪問到的、參與畢業旅行的同學都異口同聲的說出類似的話:

『他們有看到我姊姊的身影』。還有人表示『是被我姊姊親自送到安全地帶』。

甚至是一般住房的遊客和旅館工作人員,

都說有看到或聽到一對雙胞胎姊妹四處奔跑,大喊『失火了』。

消防鑑識人員發現她們焦黑的遺體時,發現兩人是緊緊相擁的。


我爸媽當然決定立刻南下奔喪。

他們坳不過和姊姊感情要好的我的請求,讓我一起南下。

但是車子就在快抵達目的地的山崖邊發生意外……我們的車子因為不明原因失控了。

一車三人,就這樣連人帶車的滾落深達數百公尺的懸崖,然後……我昏迷了一個月。

雖然我在送醫前還有意識……

但是從車禍後起這一個月內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不知道……

直到那個狂風驟雨的夜晚,繪梨告訴我。

小魔女們聽完百合的自述,已經是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那接著就由我來說吧,在百合大難不死終於醒來那天發生的事……」繪梨接著說。

「直接從百合醒來那天開始說好了………」

************************************************

各位客官熟悉的電視台報新聞了,但是場景、時間好像不一樣。

「歡迎收看2002年9月18日的中視新聞全球報導,我是主播沈春華。

「這次的納莉風災使得大半個台北市都泡在水裡,就連我們在南港的中視大樓也慘遭波及。

「這裡是我們中視的北部新聞中心,我們秉持著為觀眾服務的精神,繼續為您做報導。

「首先,我們就來看看颱風帶來的災情。首先,首善之都台北竟然大淹水,包括捷運和台鐵在內,台北車站地下主體結構幾乎全部滅頂……」

小琦,在醫院默默的看著大廳的電視上的新聞報導。

「強烈颱風納莉……就像我們現在的心情呢……」小琦望著醫院窗外的暴風雨說。



電視上的各家電視台、與在空中的各家廣播電台不斷報著颱風災情。

「東森新聞台為您現場直擊大水從昆陽捷運站、虎林街地下道灌入捷運台北車站的始末……」

「民視新聞接著要告訴您,為何台北這次淹水會如此嚴重?根據我們掌握到的消息指出,玉成抽水站運作到滅頂是主因……」

「截至目前為止,颱風一共造成34死10失蹤,有更新的傷亡消息與颱風動態,請隨時注意華視各節颱風快報,我是主播李四端,再會……」

「台視今天各節目全部停播,為各位掌握颱風最新災情,同時開放現場CALL-IN,電話是……」

「NEWS-98繼續為您播報颱風最新動態。根據中央氣象局指出,納莉颱風已經在下午三時減弱為中度,……」

「再為您重申一次,由於台北的主要道路全部淹水,所以警廣在這裡呼籲大家不要隨便外出……」

「這裡是中廣音樂網,因為新聞網受到颱風影響無法正常運作,所以我們用音樂網為各位報導最新災情……」

偶爾,風雨夾雜颱風天罕見的雷聲,電視畫面或廣播報導中斷個三五秒是常有的事。

「颱風減弱啦?……沒差,我們的痛苦是一樣的。」

「納莉,妳在為美國和我們哭泣嗎?這樣的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吧。」



深夜十一時,小君的病房。小君醒來了。小琦一直在旁邊守護著。

「你醒了嗎?」

小君只是躺在床上,看了眼小琦,又翻過身去,沈默不語。

「小君,你怎麼了?」

只見小君突然舉起右手食指,在空氣中揮動著。

「小君,說話啊?」

小君搖頭。

「為什麼你不說話呢?」

小君再次的用右手手指在空氣中揮動,小琦這時意識到小君為何要這樣做。

「慢一點,好嗎?」

小君三度用右手手指在空氣中揮動,小琦努力的盯著手指的動作。

「紙…和…筆?你要紙筆嗎?」

小君點頭。

「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了……我聽醫生說你早上醒過一次,然後又昏了過去,對吧?

「你該不會是因為你的聲音變了在難過吧?」

小君翻過身來。

「你真的很幸運,小君。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只有右腳踝骨折和全身多處擦傷。

「但是脖子上的擦傷是最嚴重的,雖然沒傷害到頸部的重要部位,卻對你的聲帶造成了內傷。

「醫生說如果要你能夠繼續正常說話,就必需動手術,那個時候還算清醒的你也答應了……

「但是手術後你卻因為不明原因昏迷一個月……醫生直到今天才有辦法知道手術結果……

「當然,結果讓你失望了……」

百合起身坐在床上。

「醫生萬萬沒想到手術的結果會讓你原本的嗓音變成這樣…………

「醫生還告訴我,以台灣目前的醫術,你是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再變聲了……」

小君的眼神好像已經默默承受一般。

「我知道你一定很難過……因為你已經沒辦法演你嚮往的王子的角色了……」

小君搖搖頭。

「所以你現在不想說話,是不想聽到這個聲音,對嗎?」

小君又搖搖頭,然後再次的在空氣中揮動右手食指。

「你問伯父伯母嗎?」小琦問,小君點頭,但小琦接著也沈默不語。

小君想問發生什麼事,但是又不想聽自己的聲音。

於是他抓住小琦的雙肩,用力搖晃著,做出很激動的樣子。

他也是真的很激動,因為早上那次醒來,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竟然已昏迷一個月。

一個月來沒有父母的消息,他當然很慌張。

「你的父母…………在那天……早已不治身亡了。」小琦答的很勉強。

小君一臉驚訝表情。

「伯父、伯母,還有你姊姊的的遺體已經火化,這是骨灰罈。

「原本要放進靈骨塔的,因為颱風來襲,以及你一直沒醒來,遲遲無法入靈骨塔…」

小琦邊說邊拿起一個大袋子。那裡面就裝個三尊骨灰罈。

小君接過裝有骨灰罈的大袋子,眼眶已經滿是淚水。

但是他卻沒想到小琦接著會說這句話。

「不過………你還算是蠻幸福的……」
「我哪裡幸福了?!」
一聽到這種苦中作樂的話,小君顧不得有多麼討厭自己現在的聲音,開口了。

「小君,你願意說話了?」
聽到小君願意開口說話,小琦臉上的憂傷中還帶有一絲絲、常人看不出來的喜悅。

但這點極微小的喜悅被小君看穿,一巴掌就向小琦的臉上打去。

[b]「我哪裡幸福了,妳說?」[/b]
小君發火了,但是還不能完全發怒。因為從他自己口中發出的聲音正干擾著他自己。

那種就算生起氣來也沒有什麼威力的、嬌柔的娃娃音,在小君的耳邊迴盪著。

這擺明了就是女孩子的聲音錯不了;

再加上擁有一副中性的臉蛋,不想懷疑他是女孩子都很難。

小君因為聽到這種聲音全身發了冷顫,但是眼前小琦的態度讓他繼續開罵。
「我以後沒辦法演王子這固然可惜,……」
[b]
「可是我竟然沒辦法見我父母和姊姊最後一面,這種痛苦的感覺妳知道嗎?」
[/b]
「小君……我瞭解……」
[b]
「妳不瞭解!妳根本不瞭解我有多不幸!小時候被同學排擠,話劇比賽時又被欺負,直到現在……

「連老天都要戲弄我!爸媽死了、姊姊也死了、我還連他們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我的聲音還變成這個樣子……這種聲音我不要,快把醫生給我找來!」
[/b]

「小君……」
[b]
「不要安慰我!我已經得到老天爺"賜給我的""生日禮物"了……就是這一連串的倒楣事!

「妳如果覺得我這樣還很幸福的話,就給我滾!我不想再見到妳!」
[/b]

「我不是這個意思……」小琦極力的想解釋,但是……
[b]
「滾!!!!!!!!!!!」
[/b]小君已經崩潰。
「你竟然……對一個女孩子說這種話……

「那一天我原本也想到你家去慶祝生日,可是……」
[b]
「我不要聽理由,我不要聽……」
[/b]


天上突然傳來「轟隆隆」的一陣陣雷響,讓兩人的吵架聲聽不清楚。



「………我就是瞭解你的感受……」
[b]
「妳根本不懂!以後我就沒有家人和我一起過生日了,我的生日還是我爸、媽,和姊姊們的忌日,我哪裡幸福了?」
[/b]
[b]
「我的父母親也過世了啊!」
[/b]
「!!小琦……?」
聽到這句話,小君的氣頓時消了一半,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怎麼會這樣的?」

----------------------------------------------

同一時間,隔壁病房。

「隔壁病房……怎麼吵成這樣?」一名因病住院的老先生抱怨著。

「隔壁病房……您是說小君嗎?」巡房護士說。

「聽起來好像在吵架,都這麼晚了還這麼吵,外面的風雨聲就已經夠吵的了,而且偶爾還打雷耶……」

「可能是小君心情不好吧?他接受聲帶手術失敗的事情……可能給他很大的打擊也說不定。」

「還是勸勸他們吧,這麼晚了再吵下去不好。」

「好的。」巡房護士說畢,起身前往隔壁病房去作和事佬。

----------------------------------------------

「原本我爸媽答應說要收你當養子……可是他們在半個月前被公司派去美國出差,聽說是去洽談重要的生意……

「此時我家突然意外發生火災……消息傳到爸媽耳中,他們立刻從美國飛奔回來。沒想到在路上……

「我爸媽竟然意外搭上了死亡班機……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親手接到爸媽打來的越洋訣別電話……

「我會一直堅持你很幸福,是因為你還有伯父、伯母,以及永遠分不開的、英勇的姊姊們的三座骨灰罈可以每年祭拜………



此時巡房護士開門,但還來不及開口勸架,就聽到小琦述說著對她來說最慘的悲劇。


[b]
「可是我的爸媽……現在……就連……

石沈於有如大海般的美國紐約雙子星大樓的廢墟的哪裡、

能不能全部找回來,都不知道啊!!!!!!!!!!!」
[/b]

強風,將好幾棵醫院外的路樹全數吹倒,樹葉漸漸沒入及胸的積水之中。

積水就像目前在全台外海吹起的滔天巨浪般,猛烈的衝向醫院外牆,激起雖然不滔天,但依然強勁的"巨浪"。

一道雷光閃過,不出零點一秒就響起轟隆隆的雷聲,醫院的玻璃窗戶都在震動。

一切,都像是為了下一幕……佈局。
[b]
「爸,媽!」
[/b]

小琦已經說到這裡完全崩潰,以用歇斯底里都無法形容的模樣,哭了。
[b]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b]

看著小琦哭泣的模樣,不論是原本要來叫她們安靜點的護士小姐,或是剛剛造成吵鬧根源的小君,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了。

小君在小琦的哭聲之中,用哽噎的『新聲』說話。

「對不起,小琦,……我剛剛不該……這樣對妳……大吼大叫……妳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比妳幸福………,

「可是……一想到以後……我的生日……變成了一家……另外四口人……的忌日,我哪裡……幸福的起來…………
[b]
「爸,媽,姊姊!」
[/b]

這回輪到小君接著崩潰,摔落床下又爬起,和小琦一起抱頭痛哭,一樣是以用歇斯底里都無法形容的模樣。

又一道雷光閃過,這回的雷聲將兩人所在的病房的窗戶震破了,狂風暴雨頓時吹入這間充滿無限哀戚的小病房。

「兩位!」
[b]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b]

小君和小琦哭到完全沒感覺到風吹襲、雨打身、狂雷響、護士喊,只是哭。

「怎麼越來越吵了?」剛剛的病人聽見他隔壁的病房變的越來越吵,忍著病痛下病床察看。

「護士,不是請妳叫她們小聲點……」但是他看到這一幕,話停住了。

小君和小琦的淚,和外面吹進來的雨,已經在地板上積成一個小水窪,如果不是有狂風從破掉的窗子吹過來,眾人一定認為這是她們哭的。

「對不起,看她們哭成這樣,我完全阻止不了……」

「算了吧,雖然吵了點……」病人說。
「就讓她們哭吧,讓他們把失去親人的痛苦一次發洩吧。」

「可是……」護士有點顧慮。

「我在新聞上有看過他們的報導。他們失去親人的感覺一定很痛苦,……」
「一個是昏迷了一個月,到剛剛才知道親人死去的消息……」
「一個是連遺體都找不到、今天要卻做頭七的故做堅強……」

「他們真的很可憐……比我這個老頭子,可憐得太多太多了。」


風聲、雷聲、浪濤聲,聲聲入耳。

雨聲、哭聲、嚎啕聲,聲聲痛心。

悲傷、痛苦、伴回憶,湧上心頭。

失親、星殞、水首都,人生三悲。



隔天,醫院開始謠傳『幾乎全棟都能聽到他們在颱風夜裡悽慘的哭聲』。

兩位同病相憐的小可憐……
不知道何時停止了哭泣,就這樣全身濕漉漉的、睡在灌入狂風的窗邊。

************************************************

在隔壁房間聽著這段故事的FLAT4,早已落下感動男兒淚。

「天啊……這真是太悽慘了……」小曉說。

「對啊,百年難得一見的悽慘……」里昂說。

「喂,悲劇是這樣形容的喔?」藤男在正經中還帶有哽咽。

「不管如何,太感人了……」阿徹說。

小花動了一下。



而同時在聽這悲慘故事的小魔女們&香代子。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會和她這樣在一起的原因嗎?」香代子也是語帶哽咽的說。

「嗯。」原本說好如果有舊事重提的必要時絕不再哭,但是百合還是哭了。

但是哭的更誇張的,在後面。

「好感人啊……」DoReMi就像看到感人連續劇一樣感動。

「就算叫我在演戲的時候哭,我也沒辦法像現在一樣……」
音符現在的哭法,可不是隨便演一演就可以的。

「眼淚不停的流下來……」羽月已經被感動成一個淚人兒。

「Oh,how poor you are!」小桃子對兩人悲慘的過去深感哀戚。

「太感人了,太感人了~」泡泡除了哭以外,沒法子做出其他的表情。

「這是我聽過最痛苦的故事了……」小愛的哭狀也不好形容。

「真的……有那麼感人嗎?」繪梨問。

「嗯。真的很感人~」DoReMi哽咽的說。

就在此時,泡泡聽到她們自己的房間有聲響。

「慘了,妳們的哭聲把小花吵醒了?」
百合也注意到了,吃驚之餘,急忙戴上用魔法變的假髮。

房間隔間被打開。只見被吵醒的小花身後,FLAT4的眼淚完全停不下來。

「是你們啊……」百合斜眼著。

「小花妳怎麼醒了呢?」音符連忙支開小花問。
不愧是演技不差的明星,音符馬上就止住了眼淚。

「奇怪,為什麼FLAT4會在我們的房間?妳們又在那裡做什麼啊?還有,妳們剛剛是不是在哭啊?」

「沒有,沒什麼,只是今天天氣很熱,我們都熱的睡不著而已……」
音符連忙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對,對,所以我們因為睡不著,正在聊天!」繪梨接著解釋著。

小愛和百合,很主動的趁著音符她們引開小花的注意力的空檔,一同走向FLAT4,毫不客氣的把四位拖走,並要他們擦乾眼淚。

「是真的嗎?」

「嗯。趕快睡吧,小花?」DoReMi也連忙說。

「好~」小花不疑有他,回到被窩去了。

「那我們也該睡了,晚安!」羽月也是試著偽裝,極力的想讓一切當作沒發生過。

「晚安!」繪梨說。

一夜,就這樣看似平安的過去了。

不過,繪梨倒是沒有馬上再回到夢鄉,反倒是隨著剛剛FLAT4被拖離的方向走去,途中遇到小愛。

「小愛,多謝了。」

「不客氣,那我也回去睡了……」


「真是的,剛剛差點就露出馬腳,讓小花知道這件事了……」

「都怪FLAT4啦……」

「好了,該把你恢復女孩子的『外表』偽裝囉!」

但是……

「奇怪……」

「奇怪什麼啊?」

「是不是我心理作用啊?好像真的比較熱了耶……」繪梨又說。

「聽妳這麼一說,真的耶……」百合忍不住,又脫下假髮。

「咳咳!」繪梨突然咳了幾聲。「黑煙?」

「那是……」黑煙飄來的方向,好像有光點……

「啊啊啊!」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音符身上。

「好熱喔,剛剛那個原因,我明明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啊……」

「應該是心理作用吧?」羽月說。

「我想去看看……」音符起身打算去看看。

「真的好熱喔!」小花突然又醒來,嚇了她們一跳,怕剛剛有什麼不該讓小花聽到的話讓小花知道了。

小魔女們現在也一個接一個被熱醒。



就在這個時候……

「不好了,有火災,而且已經燒了一段時間了!!」香代子急忙回來說。

全員大驚訝!「火災?!」

大家連忙簡單的收拾細軟,打算趁著火勢尚未完全擴大離開這裡。


逃出室外的路上……

「百合和繪梨呢?」小花突然一問。

「嗄?」DoReMi這才驚覺,他們沒回房間……

「FLAT4也不在!」音符說。

「會不會……是被他們救走了呢?」小愛想。



濃煙密佈,接近火場的地方。

「咪露露貝嚕,玲固……咳咳!」繪梨正要變身,但是卻被濃煙嗆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過來了。

「真是的,繪梨,在這種情況下還想換上見習服幫百合變回原本的偽裝身份?」阿徹說。

「還好我們有來……你們就跟我們走吧。」里昂說。

「謝謝。……!難道你們剛剛都聽到了?」百合反問時,突然注意到自己變回了偽裝型態……

「是我變的,我們是魔法師啊!」藤男已將百合又變回女孩子的外貌。

「原本這次來就是為了要告訴DoReMi她們有關於你是男生的事。

「只不過沒想到你們卻先自己說出來了,還被一個不是見習生的人知道……」

小曉邊跑邊說。

「看到了,後院的出口!」繪梨發現了另一個出口。

「快衝出去!」




下一回是Chapter 30 ,『一傳十,十傳百』。
板務人員:

983 筆精華,07/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