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劍獅行動 (圍攻同人小說) - 【時空線修正+任務附錄版本】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二、攻其不備
    衛星電視螢幕裡,遠藤一臉疲憊,用顫抖的語氣控訴著
    『作為一個日本人。我連期待身家安全的希望都顯得渺茫而難以實現…如果日本國沒有軍事實力能夠保護身為安理會代表的在下,更遑論…遑論一億兩千萬的日本國民…』
    「這個老鬼根本應該去當演員,他想煽動輿論廢除憲法第九條!」崔斯怒道
    一旁的今川默然不語。她能理解崔斯的憤怒,畢竟大家賭上一輩子、冒著生命危險出入槍林彈雨,就是為了捍衛被遠藤給嚴重威脅的和平。但身為日本人,她也期待著能有那麼一天,日本能夠擺脫發動戰爭者的惡名,能光明磊落地擁有國防力量
    就是遠藤元忠這種人,讓那一天遙遙無期!
    她忍不住握緊拳頭
    「核武下落不明,他一定轉移了」袁煥苦惱地道:「可惡…根本不知道他會攻擊哪裡…是上海嗎?還是北京?」
    明熙同樣心中一片混亂,眼看全球性的戰爭就要在亞太地區爆發。作為國軍的一份子,她恨不得立刻回到原單位待命。
    「魏斯呢?她知道該怎麼辦嗎?」寇茨問
    「不知道欸,從橫須賀回來後就沒有看到她」
                                     *
    魏斯在自己的房間內定睛看著掛圖,這是二十幾天裡面她最常看的東西
    「我聽說是妳放遠藤走的」考登在門邊說道
    「我必須這麼做,否則,核武已經在4小時前引爆」魏斯說
    「我不怕死,或者說我們都不怕死」考登陰鬱地道:「這是幹這行的覺悟」
    魏斯沒有說話,靜靜聽著
    「妳這一放,也把核武的下落都放棄了」考登說:「我們承擔不了這種後果。我寧可跟他一起消失在世界上,也不要看他矯揉造作的把世界推向戰爭」
    「打從他取得核武,他就已經贏了」魏斯平靜的解釋,逕自拿起圖釘標記,在掛圖上的橫須賀釘上記號:「橫須賀核爆,會成為美日出兵東亞的藉口,因為中共必須承擔這個責任,以及無法洗清的陰謀論罪名」
    「我們本來可以結束這一切!如果是我,我絕對毫不猶豫地讓他下地獄。我以為妳也會這麼做,因為我寧可相信這世上正直的靈魂來得及在慘劇之後為戰爭剎車!」考登怒道:「只要可以提早中斷他的邪惡計畫!我的命就不算浪費!」
    魏斯放下筆,疲憊的轉過身
    「我想過,有那麼一秒鐘我打算扣扳機」
    考登愕然,他從沒看過魏斯這種頹靡的樣子。斥責的話硬生生卡在嘴邊
    「但我馬上想到你,想到大家…」魏斯哽咽,但一向倔強的她卻努力維持平穩的嗓音:「我想…如果大戰真的躲不掉,那為什麼我要犧牲你們?核爆在哪裡、傷亡多少,我其實一點都不關心,我只希望爆炸時大家都躲得遠遠的就好」
    「抱歉,我感情用事了」幾個深呼吸後,魏斯才恢復了冷淡如常的語調
    考登嘆氣,在魏斯的床邊坐下
    「抱歉剛剛那樣說話,妳辛苦了」他懊喪地摸著自己的大光頭,低頭嘟囔著
    「他是個很會話術的混蛋」魏斯攏了攏金髮,疲累倚牆
    「所以…我們是不是該想想他打算在那裡用那顆核武?」考登問
    「他總是領先我一步棋…此刻核武一定早就送達第三地,準備轉運到目標所在。等我們確定核武的最終位置時,他已經喊了『將軍』…」魏斯頹然
 
    剎那間,魏斯心境突然澄明。碧眼閃過一絲靈機火花,讓她激動得渾身顫抖。
    「考登,我們必須出席明天的聯合國會議」
                                     *
    明熙獨自走過船艙長廊來到甲板上,整艘船充滿不安與焦躁
    夜晚的大海什麼也看不見,顯得巨大而沉鬱。波濤輕輕拍擊著船身,儘管提康德羅加級噸位不小,但在大海面前還是只像湖裡的一片小葉一樣。從天空看來,他們已經遠離日本海域,往東移動。西面天空隱約閃著電光,諭示著風暴正席捲整個東北亞。
    但至少,此時此刻的天空是澄澈而可愛的。沒有光害的大海,讓整片天空就像畫布一樣。繁星清晰而美麗
    「姊妹,妳還好嗎?」西納維耶夫不知何時已經在甲板上,他坐在停機坪邊緣,手上握著一瓶伏特加。明熙用了幾秒才看出這位是代號”Tachanka”的前輩。拿下防彈覆面盔的他看上去就是個壯碩的老頭
    「那東西合規定嗎前輩」明熙走到西納維耶夫身邊
    「我聽說妳跟袁煥的事情了」西納維耶夫逕自說道
    明熙一陣錯愕,袁煥竟然敢承認自己情蒐同伴?
    「我活得比較久,那時祖國還是蘇維埃。當國家換上新的稱號時,大家搞不清楚兩者的差別,只覺得生活就是一樣鳥、一樣冷,但一樣得咬牙過下去」格拉茨科夫說:「對於這一點,紅軍的教育格外有一套。他們會逼你賭上你最重要的一切,就為了把你變成最能咬緊牙關的那種人」
    「軍人不是都這樣嗎?」明熙問
    「手段不太一樣,紅軍總是極端了點」西納維耶夫說道:「所以那段時間裡總是讓西方國家有汙名化我們的好材料;當然,也讓我們顯得傳奇而有特色」
    明熙靜靜聽著
    「妳知道我去過阿富汗嗎?」「知道」
    「那妳知道為什麼我回來了嗎?」
    「因為…蘇聯撤軍了?」明熙試探地問,暗忖自己1991年生,若不是自己稍有閱讀,同輩人搞不好連蘇聯入侵阿富汗這件事情都不知道。
    「在駐阿富汗的三年內,我愛上了當地人」
    西納維耶夫喝了一口伏特加潤口,試探地將伏特加放到明熙身邊
    「我的上尉知道後,給了我一把馬卡洛夫與一本小筆記」西納維耶夫說:「他說:『亞歷希,你該感到羞愧,不配穿這一身紅軍軍裝,你可以自殺或等著被送去西伯利亞。但如果你兩個都不想,就從你那穆斯林妞的口裡問出東西吧!她父親可不是什麼好角色』」
    「所以,前輩您…」明熙喝了一口伏特加,辣透喉間
    「我像個積極的女婿候選人,用了一年一邊戀愛一邊取得信任,最後我的岳父終於相信我是個沒有惡意的蘇聯小士官,準備偷偷來見我」西納維耶夫說:「當他出現在我面前,想要擁抱我時。我拿出了我的馬卡洛夫,打穿了他的額頭」
     明熙錯愕,故事太殘酷。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本來約定中,我完成這個任務就能退役。帶艾依莎回列寧格勒,當平凡人過一生。但我卻沒想到艾依莎對那個冷漠父親的反應那麼強烈,她尖叫著拿起刺刀要我的命。所以我把另一顆子彈送給了她,當離別禮物」
    「太慘了」明熙忍不住道
    「當我回到指揮部,向我的上尉覆命時。他卻告訴我一年後,可能會撤軍。完完全全就不把這任務當一回事。他坦白,艾依莎的父親充其量只是個異議份子,這一切只是為了要磨練我的軍魂。重點不是在情報本身、而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心理的強韌與生理的強大。我那一瞬間理智斷線了,我哭著用電話線勒死了上尉」
    西納維耶夫又喝了一口伏特加
    「正當我準備被送往軍事法庭,我還在想我會去古拉格還是西伯利亞時。KGB找上了我,把這段紀錄給抹除,將我特赦成探員。從此,我不再講話。就怕跟別人沾上太深的關係」西納維耶夫頓了頓:「這悲傷經歷,讓我不得不少見的多話提醒妳,在用一生憎恨袁煥那蠢貨以前,可以先靜下來想想。畢竟,你們比我幸運得多」
    「我跟他之間又不是你們那種關係」明熙低聲反駁
    「你們兩個娃娃什麼關係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只是要提醒妳,把討厭的力氣用對目標。他那蠢貨一定是被他的長官用某種任務約束了,妳的情資只是一個磨練軍魂的好工具」西納維耶夫說道:「好啦,我這一年份的講話額度用完了」
    「前輩不趁這幾天多講,世界就要核戰囉」
    「我看起來在意嗎?」
                                     *
(UTC-5) 2018.9.1  09:15  美國‧紐約曼哈頓聯合國總部
    明熙與袁煥兩人並肩走在聯合國總部長廊。魏斯與考登走在最前方,跟隨的還有波特、伯恩施米爾、尼贊、圖雷、科漢、巴蘇達、卡斯提拉諾與克雷格。因為要參與重大會議,所有人都穿著合身剪裁的西服,看上去甚是體面。
    不知為什麼,明熙感到有些怪異。魏斯與考登就罷了,畢竟是擔任小隊領袖。但…巴蘇達與伯恩施米爾?甚至是自己?袁煥?怎麼看都不像是需要參與這種會議的角色。而且陣仗也太大了吧!
 
    一行人走進大會議廳外,明熙可以看見裏頭早已坐滿各國代表以及記者
    「歡迎,魏斯女士。記者會馬上就要開始,請立刻入座」工作人員提醒
    明熙看見日本代表席位上的遠藤正對他們露出微笑
    「各位媒體朋友,我們即將召開記者會,請稍安勿躁──」司儀用麥克風道
    魏斯將一張紙條拿給了一旁的克雷格。克雷格立刻上前,走到遠藤代表的桌前敬禮,並將紙條遞上。
    遠藤代表戴上眼鏡閱畢,領著十多名隨扈起身。那種龐大的陣仗就說是總統也不過分。他向司儀悄聲說明幾句,便領著隨扈團走出議事廳。兩組人就像是說好了一樣,來到氣派的男廁前。
    隨扈們走進廁所巡視,確認安全後才讓遠藤進入
    其餘隨扈紛紛站在廁所門外,與虹彩小隊相望。明熙本能地感到氣氛詭譎,似乎有點捕捉到魏斯的想法
 
    遠藤代表悠然在鏡子前沖著眼鏡,看著被搜完身的魏斯孤身走入
    「阿,魏斯女士。這裡可是男廁唷」
    「我來為世界和平做最後努力」魏斯說道
    「辛苦了,但我相信妳已經盡力了。別放心上」遠藤說,嘴角上揚
    「遠藤代表,你曾說過你讀過我的資料。說我喜愛挑戰,是嗎?」魏斯問
    「對阿,還是被心理諮商師標註為有偏執傾向呢。也許妳該趁戰爭爆發前好好放個假──」
    「遠藤代表,您一定漏看了些什麼」魏斯小聲說道,湊上遠藤耳邊:「我不是特別喜歡挑戰,我只是不喜歡輸」
    遠藤皺眉,看著魏斯
    「好好享受,將軍(Checkmate)」魏斯說完,轉身走出廁所。回到小隊群中
    遠藤不明就裡戴上眼鏡,低頭洗手。正關水閥時,卻看到鏡子裡多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臉上塗著骷髏迷彩的女性,她一身軍服,黑白分明的眼球殺氣騰騰。遠藤嚇了一大跳,正想問她是從何方溜入、如何躲過隨扈的,卻從鏡子瞟見打開的通氣口。他心叫不妙,在心中祈求這人不是報告上『骷髏雨行動』的那位幹員
    上天沒有給他機會。下一秒,Caveira便抓住了他的頭往鏡子大力撞去
 
    廁所內遠藤的慘叫聲就像引線,隨扈們立刻掏槍準備衝進去救人時
    「動手!」魏斯突然下令,立刻閃到圖雷後方
    明熙突然懂魏斯為何要在西雅圖停泊後,立刻帶上他們這些人搭噴射專機趕往東岸。因為這群人,除了魏斯自己以外都是不折不扣的武鬥派!是通過安檢繳械後依然能夠靠著拳腳格殺對手的戰士!
    伯恩施米爾像個流氓一樣打歪了一人的下巴,然後將他踹在地上猛踏。巴蘇達則使用桑搏擒技將一人撲倒,折斷他手臂並用雙腿夾斷他呼吸。科漢像猛虎一樣出招鎖喉,以色列格鬥技的狠辣威力十足。英軍拳王波特則用一輪刺拳將一名隨扈的五官給打離原位、然後用一招霸道的肝臟攻擊終結了短暫的戰鬥。克雷格與卡斯提拉諾兩名海豹戰士沒有花俏的招式,俐落但致命的將另外兩人徒手格殺。尼贊與考登則靠著高大而強壯的體勢痛毆對手,讓對方完全無法招架。
    反而袁煥與明熙兩人相形之下就溫和許多。袁煥只是用迷蹤拳靈活的路子擊落敵人的手槍,再以小擒拿手將其扣倒壓制。明熙也只是用八極拳打折了其中一人的肘關節將其制伏
    戰鬥只持續了十秒鐘,虹彩小隊就撂倒了所有遠藤的護衛
    「Caveira,適可而止」魏斯提醒
                                     *
    會議室門大開,全場譁然
    魏斯走在最前頭,後方則是兩排虹彩小隊成員。而臉塗骷髏的Caveira拖著遠藤來到發言台。遠藤半邊臉瘀青腫起,兩槓鼻血瀉出,額頭有個巨大的傷口。
    「魏斯幹員,這是怎麼回事!」主席大聲質問
    「前任日本安理會代表,遠藤元忠剛剛已經向紀律部門承認自己為遂行個人激進的右傾意志,勾結激進組織:國際分離主義自由聯盟ISUF,協助竊取解放軍之微型核裝置、並以綁架為幌子,將核武自橫須賀偷渡而出」魏斯說道
    全場驚呼,將這個重大的消息無時差地傳給了80億雙眼球
    主席鎮定地往紀律委員看去,紀律委員神色凝重地點頭。剛剛魏斯率隊解決掉遠藤隨扈之後,立刻讓警衛請來紀律部門。在Caveira的監控下,遠藤吐出了所有實情
    「本人莫妮卡.魏斯在此,對其ISUF盟友與白面具嚴正呼籲,在今日23:50以前,立刻和平交出核武。本人以安理會授予的權力向各位保證,你們會受到有尊嚴而公正的裁決」魏斯對著鏡頭說道:「否則我,與我的團隊,虹彩小組。將與恐怖主義與極端組織周旋到底,直到最後一個恐怖分子被逮捕、或被擊殺」
    此言一出,媒體的情緒全部沸騰
    「魏斯幹員!請問虹彩小組要用什麼方式做到以上所言呢?」「魏斯幹員!您是從多久以前就掌握遠藤代表──」「魏斯幹員!所以核武下落呢?」「魏斯幹員!若是核戰爆發,虹彩小組應該如何處理?」
    憲兵上前,在媒體鏡頭前將遠藤元忠上銬帶走。
    魏斯不接受任何訪問,領著虹彩成員在一片記者的簇擁下離開。
 
    「漂亮的一手,魏斯」考登稱讚,將電梯門關上。擋下了媒體們:「這可以上教戰範例了」
    「真的?你們的教戰範例有這麼扯的行動?」袁煥問
    「不過…用這種方式,真的會讓ISUF餘黨乖乖投降、和平落幕嗎?他們哪會接受什麼尊嚴而公正的裁決?」圖雷問
    「誰說我打算和平落幕了?」魏斯反問
待續

梁明熙的任務影音檔  編號12
錄製於:09011550,當地時間
(攝影鏡頭開啟,梁明熙對著鏡頭稍微梳了一下馬尾。她一身剪裁合宜的絲質襯衫與短裙,看上去體面優雅,一反充滿陽剛味的士官長形象)  
    三等長梁明熙於本地時間08311240開始記錄。任務編號:136089-MI。
    莫妮卡‧魏斯超、狂、的。
    她竟然在聯合國大樓裡命人暴打遠藤,刑求完後立刻當著全世界記者面前錄口供。
    誇張、真的誇張...
(梁明熙喃喃自語。)  
    事情是這樣的,遠藤元忠希望透過策動東亞戰爭讓日本重新擁有軍隊。ISUF希望透過戰爭讓強權的疆域洗牌,以最極端方式達成住民自決。兩方一拍即合,才有了這一狗票混亂。而虹彩小組的宿敵「白面具」樂於看到虹彩小組在亞洲地區忙瘋,所以才支援ISUF搞東搞西。
    目前來龍去脈都已經明瞭
    現在只差攔截核武這件事情了。
    三等長梁明熙報告完畢


Astraea
劍獅行動戰歷   【更新於2018.9.1】
。天子行動(Operation Emperor)
-
地點: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 (8.21)
- 任務:行動小組,協助解決弘義閣的炸彈危機。
- 評價:與小組成功解除炸彈武裝
   
。太極盾行動(Operation Taegiton)
- 地點:大韓民國‧釜山 (8.23)
- 任務:支援小組,協助接運金東旭撤離釜山。
- 評價:任務失敗,金東旭身亡

。白海行動 (Operation White Ocean)
- 地點:俄羅斯聯邦‧海參崴 (8.25)
- 任務:支援小組,搜索瓦列里。任務開始後,協助掩護行動組的撤退。
- 評價:成功掩護直至行動小組撤離

。象轎行動 (Operation Howdah)
- 地點:泰國‧曼谷 (8.28)
- 任務:行動小組,與小隊搜索ISUF兵工廠、破壞ISUF武器供應。
- 評價:成功將仿製武器悉數銷毀

。脇差行動 (Operation Wakizashi)

- 地點:日本‧橫須賀 (8.31)
- 任務:由於心理狀況不理想,申請參與遭到指揮官Weiss拒絕
- 評價:無

Ignite
劍獅行動戰歷   【更新於2018.9.1】
。天子行動(Operation Emperor)
-
地點: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 (8.21)
- 任務:待命小組,協助維持弘義閣周邊封鎖線。
- 評價:成功維持封鎖直到突擊組解除危機。
   
。太極盾行動(Operation Taegiton)
- 地點:大韓民國‧釜山 (8.23)
- 任務:行動小組,保護軍火商金東旭人身安全
- 評價:任務失敗,金東旭身亡

。白海行動 (Operation White Ocean)
- 地點:俄羅斯聯邦‧海參崴 (8.25)
- 任務:行動小組,搜索瓦列里。任務開始後,更新進度為摧毀瓦列里。
- 評價:成功摧毀瓦列里電戰系統


。象轎行動 (Operation Howdah)
- 地點:泰國‧曼谷 (8.28)
- 任務:支援小組,掩護行動小組撤退。
- 評價:成功將有軍撤離曼谷

。脇差行動 (Operation Wakizashi)

- 地點:日本‧橫須賀 (8.31)
- 任務:由於狀況不佳,申請支援任務時遭到指揮官Weiss拒絕
- 評價:無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