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虹彩六號:業火》
LV. 26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六、戰士之心
(UTC+1) 2020.10.7  20:00  荷蘭‧海牙                                            
    「你確定知道你在幹嘛嗎?」莫妮卡‧魏斯問,在Cipher身邊坐下。
    「值得一試。」Cipher摩擦著手,緩和情緒。一旁的Decoder速寫著與會人士的人格觀測,並且快速地歸類人格特質共通點。
    「上次你搞什麼心靈控制,惹出這一堆難以收拾的事情。」魏斯說道:「現在你又要來這一次,坦白說我很不安。」
   Cipher啞口無言,畢竟IQ說得確實沒錯。
    「不過,我依然相信你。」魏斯說。碧眼裡流洩出毫不掩飾的信任與關愛:「聯合國那幫廢物只同意給我半小時。希望你夠用。」
    「如果順利,我只要十分鐘。」Cipher說,他想起跟陳觀一起震下五樓的Astraea,問:「Astraea還好嗎?」
    「正在手術,右手粉碎性骨折、左肩也有嚴重挫傷,右腳踝一樣挫傷。大部分的衝擊力道都在陳觀身上…所以還好。反而是陳觀應該下輩子不要想離開輪椅了。」
 
    「魏斯女士,請您把握時間。」聯合國的工作人員打開會議室門,低聲提醒。
    「走吧。」
 
    透過魏斯的努力,她說服了海牙國際法庭讓她在開庭前先進行一次說明,與會的除了法庭人員之外,還有中英美俄法等軍事領袖、研究人員。包含德、印、越南、日本等具有軍事野心的國家都參與其中。
    人們都清楚魏斯一貫的堅定和平立場,因此也懷抱著「敷衍但尊重」的心情接受了她的演說。
    但他們重點仍然只關心能否取得座天使計畫的實踐能力…
 
    魏斯疾呼維持和平以及國防平衡的重要性,台下的人則默默靜聽。
    「…最後,我將請心盾計畫的提出人,向各位說明座天使計畫的相關細節。有請CipherChen,安理會的心諮委員長。」魏斯說完,逕自下台。
    她早已厭倦這種毫無止盡的官場風氣。
    聰慧如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世界諸國的敷衍?
 
    「各位好,我是Cipher。」
    年輕的華裔醫生打開投影幕,而開場動畫是一個逆走的鐘面。
    「…阿,這個時間好像不太對,抱歉抱歉。」Cipher微笑:「請問現在時間是…?」
    「晚間八點,先生。」聯合國人員提醒。
   Cipher立刻用滑鼠撥弄著時針,將鐘調到了07:55的位置。就在此時,燈光忽然熄滅。只剩下投影幕的光線,一些官員們低聲議論。
    「請不用擔心,協助我調整一下時間好嗎?」Cipher的畫面突然跳出好多個鐘面,有八點、七點、九點、十一點的…:「選哪個,抱歉我這裡螢幕怪怪的?」
    「上面嗎?」
    「上面」有人這麼說。
   Cipher將滑鼠上移。追問:「不對吧?還是下面?」
    「過頭了,下面」有些人好奇這個心理諮商師怎麼這麼傻冒。
    「應該還是上面吧,抱歉我有點近視。」
    「上面。」一些人提醒著一邊笑出聲音,畢竟Cipher看起來實在和善得過分。就像在場許多人的兒子一樣青澀尷尬。
    「還是…睡著呢?」Cipher說道,朝著八點的鐘面點下。
    畫面突然出現各種語言的『睡著』。然後全場燈亮。
    整個場面就像是靜止了一樣,近百名各國將領與高官全部呆若木雞。Decoder立刻走進觀眾席,檢查有無狀況異常者。快速巡過後,Decoder打出了OK手勢。
 
    「我是無國界人士,因為我不想碰國家利益這種骯髒事情。所以我加入了虹彩小組,想要替這個世界做些什麼。」Cipher的演說內容透過即時轉譯,在所有人耳機中以各國語言播送:「心盾計畫,曾經是我以為的良方。在心裡面植入”抑制邪惡”的念頭,為求在每個人類心裡的戰場中先下一城。」
 
    「但我失敗了,我敗給了在場各位的修羅之心。」Cipher語重心長地說:「從我被俘虜那一刻當下,美國就派遣了遊騎兵戰術小組支援現場,不是為我,是為了我的研究報告。當世精銳取走了研究內容,利用我的技術扭曲了我的本意:開始了座天使計畫。而座天使計畫落到了業火組織手裡,變成了全世界的惡夢。當你們有機會終結噩夢的時候,你們的修羅之心又再次蠢動,把世界推入永無止盡的戰火中…我不允許。我不允許業火組織毀掉虹彩小組幾年來的努力、也不允許再有人亂用我的研究心血。」
 
    「當你們醒來,會知道心盾計畫與座天使計畫等任何思想控制的手段都不曾存在過;誰若是提起這一點,那就是影響國際安全。應該立即交由虹彩小組處理,不得延誤。」
                                           *
(UTC) 2020.10.9  12:00  英國‧赫里福德                                            
    虹彩小組的交誼廳內,大家享受著任務結束後的時光。
    「欸,你跟Ela怎麼再也不說話了?」Glaz問正在仰舉的Gecko。
    「不知道。我跟你還沒熟到聊這個的地步吧?」
    兩人自從烏克蘭內戰開始的心結稍解,已經可以好好溝通。
    「是那個傭兵團領袖嗎?阿泰爾」
    「我不知道。」Gecko將槓鈴往地上一扔。
    「是嗎?他們是不是剛剛一起出門了?」Glaz追問
    「對啦!」Gecko沒好氣地罵
 
    「走,我陪你去喝酒。」Glaz安慰地拍著Gecko肩膀
                                          *
    『對對,我明天就回土耳其了。』Vizier在電話裡跟妻子絮絮叨叨地報平安:『有沒有要我帶什麼回家?』
    「喔,Vizier,閉嘴。」Agha不耐煩地抱怨著,他正在寫邀請卡,想要約Psara來個浪漫的離別夜晚。
                                          *
    「種族歧視是違、法、的!」Clash手持警棍在基地宿舍外痛扁Spartan。
    Spartan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抱頭求饒。
    Kaid與Thatcher在陽台看著訓練場外的吵吵鬧鬧。
    「那個低能兒做了什麼?說他媽的瓦甘達?」Thatcher問
    「他對著Clash快速撥弄自己的上下嘴唇,發出噗嚕噗嚕的土著聲音。」Kaid:「打得好。我早就想打他了。」
    「他媽的是被雷射照到腦袋是吧…」
                                          *
    「…你們真該看看那景象的。近百各國高官被Cipher啪地一下變成傻子。」魏斯一邊切著炸魚條。
    「聯合國本來就是傻子。」耿燕刻薄地道
    「那陳觀呢?」明熙問,低頭喝著紅茶。她此時坐著輪椅,由陳姿妤照顧。
    「他本來信心滿滿,誰知一講出座天使計畫立刻就被當庭斥責並且押給了我們。」魏斯不耐煩地輕敲桌面:「Cipher在古代一定是巫術師吧。」
    「我是問你們怎麼處置他。」明熙的聲音冷得像外頭的空氣。
    「學姊…」陳姿妤低聲勸著。
 
    「我,幫他設了一個開機鍵。」Cipher加入了對話,他拉開椅子坐下。
    「…他現在自認是華工出身,剛拿到英國簽證,下周會在泰晤士河邊的某條陋巷裡租了舖子賣花。」Cipher說。
    明熙臉色一沉。
    「沒有處罰?」一旁的耿燕怒問
    「除了半身不遂,沒有處罰。」Cipher眨著眼睛,直視明熙的目光。
    「他沒有處罰,有了一個更新版本的人生?你是打算這麼告訴我、這麼告訴Valk、這麼告訴Mira的嗎?」明熙的聲音不大,但是卻無比嚴厲:「他把我深愛的人從墳裡挖起,就為了要傷害我,他焚燒了所有在倫敦殉職的解放軍幹員墳墓,燒死了IQ的老師、燒死席克絲夫人的妹妹與侄子、還差點殺掉Zofia的女兒、你現在要跟我說他不用懲罰?」
   Mira與Valk兩人本來在用餐,聽到明熙的質問都側目轉來。
    「我懂妳意思,他也刑求了我整整七天。」Cipher說:「一發子彈碰地送他歸西,當然輕鬆俐落大快人心,但我更想留著他,提醒我們一些事情…和勇氣有關的事情。」
    「他讓我很害怕。」明熙簡單說道,聲音聽起來竟然有些顫抖。
    許多同袍都安靜下來,明熙一向堅毅如鐵。從未有人聽見她自己承認害怕。
    「這很好。」Cipher:「因為勇氣並不是無所畏懼;而是明知道害怕,卻還選擇勇敢面對。就像妳在佛茨瓦夫地窖裡,收起軟弱拾槍迎敵的那股心情。」
    「我接受你的說法,但我不贊同。」明熙不予置評,低頭擦了擦淚。
    「我動了仁的念頭,希望妳能諒解。」Cipher說,無意間恰好和Mira對上目光。後者點了點頭,擠出微笑表示釋懷。
    「鄉愿,自以為是。」耿燕冷哼,依舊刻薄地嘲諷,但顯然也不是那麼介懷:「連個殘廢也不敢得罪。」
 
    明熙幾個深呼吸,壓抑地回復了正常的模樣。並且向魏斯討了幾根薯條吃。
    「對了,Decoder是台灣人嗎?怎麼有點面熟?」明熙忽問。
   Cipher看了完全不打算接話的Decoder一眼,尷尬笑道。
    「她無國籍啦。」
    年輕的華裔醫生鬆了口氣,他知道明熙會沒事的。
   Cipher討了一杯咖啡,聽眾人聊起歸建原單位的時間。他知道大家也都會沒事的。因為所有人都選擇了選擇勇往直前。不被恐懼和弱點擊垮。
 
    「席克絲夫人何時回來?」
    「她已經好很多了,但多請了一個月的假。」魏斯說道:「很快就會回到老樣子的生活步調。反正這世界就是這樣。」
    「你們都不會害怕嗎?明明我們是在做對的事情,卻還是遇到這麼可怕的遭遇…?」
    「妳不能控制結果是好是壞,這個世界就像是一台失控的貨車,妳只能盡力去握好方向盤。確保在正確的路上走…然後在衰老之前,交給下一個可靠的人負責這件事情。」魏斯擦嘴:「如果遇到不好的結果,妳也只能坦然面對,然後試著讓結局不要太糟。」
 
    「至少我們到目前為止,做得還可以。」魏斯微笑
    對活下來的人而言,儘管戰鬥慘烈讓勇敢的心傷痕纍纍
    卻也在一次次的慘烈裡讓內心更加堅韌強大。
全文完

弧光小組戰歷 (2020.9-2020.10)
木馬行動 (Operation Trojan)

‧時間:2020.9.17
‧地點:土耳其‧安卡拉
‧現場指揮官:Ela、Gecko
‧參與幹員:Maestro、Poseidon、Taratula、Phantom、Vizier
‧任務內容:保護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 CipherChen的人身安全。
‧行動簡述:土耳其叛軍發起政變,襲擊研討會場。表面上是對政府的軍事示威,但據信是受到指示,以綁架CipherChen為主要目的

‧評價:任務失敗,CipherChen在土耳其叛軍的襲擊中下落不明
海妖行動 (Operation Siren)

‧時間:2020.9.23
‧地點:南海 *爭議區域
‧現場指揮官:Astraea、Snowman
‧參與幹員:Jackal、Dokkaebi、Maverick、Finka、Psara
‧任務內容: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 CipherChen的救援行動。
‧行動簡述:Cipher由菲籍海上軍閥愛德華‧奎松看管於前菲國武裝鑽油平台。弧光小組奇襲該處,並在越南海軍涉入前完成任務。

‧評價:任務成功,救回CipherChen *並以巡弋飛彈將該處無效化
二次塵土戰線行動 (Operation Dust Line-II)

‧時間:2020.9.27
‧地點:伊拉克-敘利亞邊境
‧現場指揮官:Gecko、Kaid
‧參與幹員:Valkyrie、Alibi、Poseidon、Phantom、Spartan
‧任務內容:取回美軍掌握的心盾計畫實踐內容。
‧行動簡述:情資顯示業火組織企圖奪取美軍的心盾計畫成果,弧光小組投入該區域,搶先回收資料。
  *與伊拉克境內PMC「賽爾柱之鷹」聯合行動
‧評價:得知座天使計畫存在,但業火組織已經先取得該計畫。
聖騎士行動 (Operation Paladin)

‧時間:2020.10.4
‧地點:波蘭‧佛茨瓦夫
‧現場指揮官:Astraea、Lion
‧參與幹員:Zofia、Werewolf、Snowman、Agha、Psara
‧任務內容:佛茨瓦夫人質與炸彈的複合危機。*幹員親屬受威脅
‧行動簡述:業火組織襲擊主教座堂,連帶挾持教堂所有人。弧光小組投入戰鬥,與業火組織交戰。
  *業火組織手段極為兇殘以及反常
‧評價:任務成功,除3名受難者外再無傷亡。
獵狐行動 (Operation Fox Hunting)

‧時間:2020.10.6
‧地點:哈薩克‧阿斯塔納
‧現場指揮官:Astraea、Kaid
‧參與幹員:Bandit、Maverick、Clash、Nomad、Taratula、
Agha、Sparatan、Psara
‧任務內容:掌握業火組織首領Karma下落,弧光小組進行圍捕。
‧行動簡述:與業火組織於阿斯塔納外圍的蘇聯時期公寓交戰,但奉安理會指令將Karma移交國際法庭。
  *目標誤觸攻堅裝備,致下肢嚴重傷殘。恐從此不良於行
‧評價:任務成功,將Karma移送安理會。


板務人員:

360 筆精華,08/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