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五、以罪之名
(UTC+6) 2020.10.6  21:55  哈薩克‧阿斯塔納                                            
    「老天…竟然是這種地方。」Astraea看著即時取得的藍圖低罵。
    目標位置是靠近城市邊陲一處蘇聯時期的五層樓集合式住宅,廊道狹小,區間緊密相連。雖然格局方正,但迴廊視野十分有限。
    「小組注意:等一下按照慣例,打破攻守專長建制。哈薩克安全小組已經在路上,他們會協助封鎖區域跟疏散平民。但疏散效果應該很有限,所以行動時格外注意你的槍口。」Astraea迅速簡報:「我們分藍、橘兩隊,分別從南北兩側樓梯逐層向上、彼此援護接應,一層層肅清建築物。戰術很簡單、善用地形,知道鐵砧與鐵鎚嗎?」
    藍隊幹員紛紛點頭。
 
    「Nomad、Bandit、Clash、Taratula跟我為橘隊,聽我指揮」另一部車裡,Kaid說道:「我們是鐵砧。用電擊裝置或是氣震槌在一側設立障蔽,封阻整個區域。重點不在殲敵,而是在牽制與阻截。藍隊會負責將他們敲碎。」
    另一輛車裡,Kaid右拳重重捶在手掌上示意。
 
    「同時你各位最好注意:我們沒有多餘人力警戒,Snowman跟Ying投放完人力後就會把車子開走,前往安全區域確保撤離能力。雖然哈薩克安全小組與賽爾柱之鷹會在行動開始後300秒內抵達,但這表示我們至多有300秒的時間後方完全沒有保障,因此Spartan與Psara,你們的責任至關重要。敵人不會只有這個據點,鄰近的守備點一定會有增援。」Astraea嚴肅說道,她摀住無線電:「雖然我知道這樣講不好,但裡面就像戰場。不要讓任何因素威脅到你和同伴的安全。記好,我們在跟瘋子打仗!」
    「沒有規則?」Agha疑問。
    「不要死就對了。」Astraea說。
    「Astraea,再兩個街口。20秒!」擔任駕駛的Snowman拉開車廂與駕駛座的小窗,朗聲提醒。
 
    「OK,所有人最後檢整!」
                                            *
    此時目標所在的建築裡,四名座天使正快速拆卸網路與天線。簡易建材另一邊還傳來當地區民的抗議拍擊。
    「快點快點!」Karma不耐煩地喝叱著。
    他自責自己猶豫了35秒才意識到拉法葉的蹤跡只是圈套,導致虹彩小組立刻找到了他的位置。
 
    「頭!十字路口有狀況。」一名座天使報告。
    「建議炸掉201、204兩間套房。303、413同時跟進引爆。可以製造平民驚慌與混亂,並且引來消防隊與醫療人員。」另一名座天使毫無情感地分析:「對於阻截攻勢很有幫助。」
    「就這樣辦吧。」Karma說道。
    幾名座天使紛紛從桌上攜行箱內拿出C4與霰彈槍。開門而出。
    
    這些殺人機器沒有猶豫,各自到指定房門外拿出霰彈槍。
    兩槍打壞門閂後,便將遙控C4往套房內拋入。
    然後在居民驚怒的尖叫裡按下開關。
                                            *
    本來正跑過對街的Astraea突然一愣,熱風、震盪波以及玻璃木板建材碎片立刻將整個藍隊給震退。幾名幹員連忙躲入街角尋找掩蔽。爆炸此起彼落,完全打亂了小組的攻擊節奏。
    『建築物東南角、南側發生兩起爆炸!立刻封鎖街道,打破潛伏!』Astraea用無線電快速回報情況:『尤其是車道口!這是要突圍的態勢!』
    『北側同樣觀測到爆炸,這是高風險區域,我提出任務質疑。』Kaid說道。
    『否決,任務持續進行。』Ela立刻回絕了Kaid。
 
    下方大門忽地被推開,數名尖叫中的居民快步跑出。Astraea差點就扣扳機。而這些居民看見這些持槍的特勤人員,更是尖叫逃往人行道。
    「幹!這群平民會不會是目標啊!」Agha經歷過佛茨瓦夫戰役,對於這種場景早已有陰影。畢竟槍手曾在他面前偽裝成平民,然後突然拋出手榴彈。
    「站住!靠牆邊!」Maverick大聲喝叱,同時朝著地面連開兩槍。
    『Astraea!襲擊目標!不要管平民!』IQ用衛星通訊下令。
    「所有人回去!靠牆趴好!」Astraea抓著居民推回室內,居民用哈薩克語大聲嚷著,但還是被Astraea給逼回了建築內。
    「妳不打算疏散他們?」Psara問:「裡面是戰場耶!」
    「Astraea!不要管平民!」Snowman開著裝甲貨車繞回現地,在車頭內對著人行道大喊:「這裡我來處理!」
 
    另一側,Ying駕駛著貨車轟然在十字路口轉彎,驚訝的市民尖叫走避。
    此時車道奔出約莫四名武裝份子,顯然正在確保出口。
    『他們在確保逃生路線!快來人支援!』Ying對著無線電吼道,然後重踩油門。6噸半的貨車直接往路邊高速衝撞,兩名武裝的座天使還沒意會過來就被撞飛,然後在人行道上被貨車擠扁,一整個慘不忍睹。
   Ying在另外兩名武裝份子的槍火中飛快倒車。
    『到底有沒有人要來啊?』
    『來了來了!妳冷靜一點!怎麼會安排妳當駕駛啊!』Ehco的嗓音傳來。
 
    一輛隸屬於賽爾柱之鷹的悍馬從街口飛馳而至,Echo與Finka聯袂抵達。車頂,Tachanka將DP28彈盤安上,掃出一排火線壓制了從車道準備增援的敵人。
    敵方眼看突圍失敗,連忙退回停車場內。鐵門也同時緩緩降下,企圖阻絕虹彩小組的強勢追擊。
   Ying換檔,再度重踩油門。
    貨車衝往車道內,轟地撞在鐵門上。重型鐵捲門將半個車頭擠壓變形,但也因為力道超過負載而故障斷電。Ying推開副駕車門,艱難爬出車外,踉蹌地閃到車後。Finka立刻下車前往察看。
    「Echo…老實說,我一直覺得…你分手是對的…」Tachanka推開鐵盔面罩,由衷說道。
    「還用你說…」Echo悶悶地道。
 
    『藍隊,你們在哪裡?』Kaid問。
   Astraea退開兩名擋在門口的老婦人率先衝入,立刻倚在樑柱邊出槍警戒。蘇聯時期的老舊住宅光線並不十分充裕。還有幾盞日光燈忽明忽暗。Agha與Psara同時跟進。
    「Psara鞏固西面通道。其餘跟上二樓。」Astraea指揮。
   Psara立刻衝到樓梯口旁邊安置防暴絆線。Sparatan則奔上二樓對著防火門裝上自己的重力反入侵裝置。
 
   Clash張開CCE護盾,一聲怒吼從另一側攻上。
   Bandit舉起M870緊跟在後方,Clash默契極佳地替他擋下幾發來自上方的冷槍。他熟練地開火、退膛,強大的制止力轟倒一名企圖背襲的敵人。
    「部屬障蔽!10秒鐘!」Kaid下令。
    橘隊迅速展開,Nomad朝著左右通道各種了一枚氣震槌作為掩護。Bandit則快速拉開攜行的倒刺鐵絲網部屬在通道兩側購置殺戮區。
   Kaid拿出蜘蛛電爪往手心一拍,然後朝著倒刺鐵絲網擲出。八角電爪張開,釋放電能將整個地區通電。
   Taratula則朝著另一處擲出狼蛛無人機。
 
    「Maverick、Agha,跟我肅清!」Astraea說。Spartan在迴廊邊架起手中的MG5機槍,監視著整個長廊。Psara則固守著樓梯。另外三人則形成一個可靠的戰鬥搜索小組,沿著西面逐房搜索。
   Agha用霰彈槍轟穿牆面,受到嚴重驚嚇的哈薩克居民臥伏在床邊。
   Astraea踩著破碎的磚瓦與組合板前進。紅點掃過每個可能潛藏敵人的角落,住戶單位不大,一分鐘內就能看盡。
    「安全,下一間。」Astraea輕拍建材牆面示意Agha突破。
   Maverick握緊手中AR,佔據了絕佳射擊位置。
    「我們打爛了他們家,冬天就要來了。這些人怎麼辦…」Agha低聲問,舉著MP-S/A土耳其軍用霰彈槍有些遲疑。
    「不要講話,敵人可能離我們──」Astraea提醒。
    下一秒,牆面就被霰彈轟穿。兩名座天使各持一只戰術M870近距離朝著三人猛轟。Astraea果斷往浴室摔跌,避開數十發高速噴濺的鋼珠。Maverick手中的AR15就像巨砲一樣,加大口徑的.50彈藥一發就幾乎炸掉了一名座天使的肩胛。那名座天使單手無法操作霰彈槍,直接扔掉武器,從胸口拿出了一枚手榴彈。
   Astraea從浴室坐起身,一把扔出手中的戰鬥刀。
    聯勤205廠的可靠工藝化作銀光筆直飛出,噗地貫入那座天使的太陽穴。失去掌握的手榴彈扣咚洛在腳邊,另一名座天使低頭檢視,但只能看著自己四肢被強烈的爆炸給扯爛。
    「幹…我真的受夠這些瘋子了…真他媽超現實…」Astraea從浴室磁磚撐起身子:「Psara,進來撤離這些可憐的平民…更正,不用了。」
    兩名屋主早已明顯死亡。
 
    藍隊的三人小組就像熱刀切透奶油一樣。逐牆逐室突破。而也確實如戰術推測中所預料,來自鄰近的敵人援軍在最短時間內趕到。樓梯間的防暴網被觸發,強韌的網面罩住了一個正持槍上樓的座天使。隨即被Psara開槍擊斃。而另一側的重力裝置也被觸發,擊飛了企圖繩降入窗的敵人。
    「啪!」電花一閃,一名從窗外躍入的座天使一腳踩進了通電的刺絲網陣,瞬間抽搐倒地。而從樓梯衝上的援軍也被狼蛛無人機嚴重干擾,這些機械蛛釋放的瞬間電流,在密集交火中給了幾名座天使要命的失誤。Kaid毫不客氣地抓準空檔往他們的額頭猛灌霰彈。
    『援軍已經抵達!安全部隊已經進入車庫、賽爾柱之鷹即將從大門進入,注意火力!』Ela的提醒。
    「橘隊,開始收線!準備上樓」Kaid指揮著。
   Psara手中G3打光彈匣,居高臨下用火力壓制了整個來自樓梯間的威脅。
    Astraea則與Maverick等鞏固了整個西側至北側的長廊。
    「來啊!賭你不敢!」Clash張開CCE盾牌,朝著僅剩的一名座天使挑釁地釋放電流。並且逐步進逼。但是那座天使倒是出乎Clash意料,直接拉開了手榴彈插銷。
   Clash愕然,果斷收盾往一公寓內逃去。雖然座天使從後方開槍,但槍彈盡數射在她的盾上。衝擊手榴彈轟地炸穿牆面,她俐落地施展迂迴本領繞到敵人後方用手中TMP朝著敵人後腦掃射。
                                            *
    「頭!防線崩潰了,我們擋不住弧光小組。」座天使回報戰況。
   Karma也聽得出來,樓下槍聲不絕,而且越來越近。而且螺旋槳聲音越來越近,從監視畫面看來,哈薩克安全小組正在繩降特戰人員。
    「死不足惜,只是不甘心。」Karma冷冷說道:「我早就是個死人了。」
 
    「除非…」Karma拿起衛星電話,突然咧嘴狂笑。笑得眼眶泛淚。
                                            *
    『任務中止!所有幹員原地待命!等候聯合國部隊的移交!確保陳觀走不掉就可以!他現在的位置是411室,如果他有任何逃走行為才能開槍。』
    正在逐屋肅清的幹員們全部傻了。
    『Ela,請重複。』Astraea難以置信。
    『陳觀已經投降,他願意接受聯合國的審判。』Ela咬牙:『以座天使計畫交換生命安全保障。』
   Astraea心頭一寒。
    世界各國終究對於心靈控制的軍事用途充滿興趣,這個業火組織領袖掌握的是新生代傭兵技術,是他在談判時最重要的王牌。然而這也意味著英美中俄等軍事強權可能在未來都有會具備訓練如同座天使士兵的能力。
    這更是意味著人類距離『無限制全面戰爭』又更近了一步。
   Astraea走出肅清的房門外,看著迴廊邊陳觀正信步走出掩蔽,悠然倚傍著欄杆。自己離他所在只剩下20公尺不到!卻無法將他繩之以法!
    直升機探照燈將夜空照亮如白晝,低頭俯視的陳觀因為背光而看不出面容。讓他反而有種奇異的超現實感。正如他的行為,宛如帶來戰爭的仇恨惡靈,永遠難以捕捉、難以擊敗。
    『IQ呢?』明熙問,她把希望放在這位睿智的德國女士身上。她相信IQ一定會阻止這一切的。
    『她跟Cipher已經動身立刻前往海牙,國際法庭所在地。』Ela說道。
    『如果我現在把他幹掉呢?』
    『那可能就會換我押著妳上國際法庭,我不建議妳太衝動。但如果妳真的想動手,我會很感謝妳。』
    
    『聯合國預計多久完成移交?並開始審判』明熙問。
    『預計24小時內將他送往荷蘭召開審判,到時一定有一大幫興致勃勃的將領、高官、世界領袖等著做筆記。這世界沒救了…』Ela嘆氣。
    一旁的耿燕早已氣哭,她扯下手臂上的安理會徽章,摔槍離開現場。
 
    「以人道之名,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期盼IQ的口才能夠扭轉局勢。」Ela作結論。
    「我看是以「罪」之名才對。」明熙跟著撕下了安理會徽章。
    她走上前。
    「Astraea,妳要幹嘛?」Agha驚問。
    她來到陳觀的面前,僅僅五步之距。陳觀轉身,打量著怒氣沖沖的明熙。
    「我知道妳,在新聞上面上看過的Astraea。」陳觀饒富興致地說。幾名座天使上前,若有似無地隔開兩人。明熙身軀嬌小,毫無畏懼對望。她望著這一切狼籍,彈痕、血漬、屍體、毫無歉意的敵人;束手無策的戰友。
    地上的電花還閃著,氣震槌還在梁柱上運作。
    明明就已經勝券在握了…
    『Ela,我是不是一定得讓他在海牙出席?』Astraea問。
    『對。妳想幹嘛?不要作傻事。』Ela問。
    『只要他能出席、神智如常、能講話就好?』
    『呃…』
    『瞭解』Astraea將T91解下,放在牆邊。
    『欸欸欸我還沒有──』
   Astraea突然衝前,舉肘轟碎一名座天使的鼻梁,然後靈巧閃到陳觀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領口。
    「陳先生,你誤觸氣震槌了,我正在用性命救你。」Astraea冷冷說道,然後往氣震槌用力靠去。
 
   Nomad的氣震槌受到感應,碰地觸發。強大的氣流將明熙與陳觀同時震飛,在眾人驚呼中,兩人彈落天井。
    「妳這瘋子!」陳觀怒吼。
    明熙用力鎖住陳觀的關節,兩人面對面同時摔落4樓高的大理石地面。陳觀雙足著地,發出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響以及痛吼。明熙則毫不猶豫地以他作為墊被,用力地纏在他的腿骨上。
    陳觀的下肢不自然地翻折,骨血四濺。明熙也抱著手臂嘶吼。
 
    在所有人匆忙趕至的喧鬧中,明熙痛得失去意識。


公寓 (Apartment)
地圖概述:
    五層的正方中型地圖,出入口分別為正東面的大門、西北角的緊急出口、西南角的地下車庫。車庫門半降,由一輛貨車抵住提供了低矮的出入口,若是冒險攻入可能遭遇準備充分的敵人。
    由於是蘇聯時期的公寓建築,整個建築單位具有非常容易預測的規律性。
    地下一層為停車場,樓梯可以通往一樓、東北角的機房具有廢棄的電梯井可直接通往頂層。
    一層有交誼廳、公共洗衣間以及倉庫。空間廣闊、從天井可以輕易仰視樓上四層迴廊的動靜。
    二層至四層均為同樣的設計,工整的四方形迴廊每一邊都有4戶的公寓單位、每個單位都是規律的一門一窗,這些公寓單位所用建材都能夠輕易地突破。雖然不容易固守,但也給了防守方很大的迂迴空間。沒有任何一方能夠充分信任這些看似堅固的牆面與天花板。
    建築物四角都有樓梯、西北角則有防火出口,可以藉著防火梯輕易前往各樓層。
    南側2樓(203室)、東南側的2樓(201室)、3樓(301室)、以及北側的(413室)都被嚴重破壞,可以從上述四間房間直接看到室外的景象。或許能夠讓守方對攻擊方出奇不意的打擊。
--------------------------------------
Clash
代號:Clash (*為英文中的「衝突」之意)
本名:莫洛娃‧伊凡斯  (Morowa Evans
)
國籍:大英  
出生:1984.6.7  大英‧倫敦
身高/體重:1.79 m/73 kg

所屬單位:倫敦市警局
組別:守備組
數據:裝甲 3/速度 1

主武裝
‧CCE Shield


副武裝
P10C (HG)

‧TMP (MP)

裝備
‧衝擊手榴彈/倒刺鐵絲網


特殊裝備(能力)
‧群眾控制電盾
「靠近一點,我賭你不敢。」
背景:
   Morowa Evans領導她的社區對抗種族主義團體,經常發生暴力衝突。她反覆進行這樣的抗爭,直到她的朋友與精神導師 Tray Pearson在一次的衝突中為了阻止趁火打劫的人而死亡。兩個月後,她希望從系統內做出改變。因此開始協助倫敦警察廳(MPS),MPS承諾她,若是真的能透過她協助阻止抗爭演變為暴動,就會對過去既往不咎。而她最後成功成為MPS的成員。
    在2011年的倫敦暴亂中,Evans 警官指揮該地區的支援小組在第一線阻止暴力擴散,並獲得特殊許可加入黃金命令會議。依據她多年作為暴動領袖的經驗,她制定新的群眾控制策略。Evans在服役生涯裡共逮捕274人,並成為警探。她因為非凡勇氣獲得女王警察獎章,並因為其經驗、服務紀錄以及堅毅受到虹彩小組的肯定。

心理特質:
    推薦Clash幹員加入時,我遭遇非常大的反彈。評選委員會無法忽視她過去的暴力行為,但我在她身上看到的卻是一個固執的老將靈魂,她知道抗爭會用上的所有手段、更是一名優秀的抗暴專家。儘管她的警察同僚並不信任她,她依然在2011年的倫敦騷亂中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她對上了過去領導過的人,從資料畫面上來說,這些暴動者並未因此手下留情,而她也用最符合預期的方式對待他們。
    我最早時曾經疑惑,為什麼麼她改變了立場、卻仍能保持理智。後來理解是因為她相信自己正在保護整個城市,免於種族主義者以及任意傷人的暴動群眾所害,她沒有打算停止抗爭,而是打算引導抗爭往覺醒的方向前進。
    無論如何,從群眾領袖到獲得蘇格蘭警場的信任都不簡單,她一定經歷過最艱難的掙扎。我也清楚,她所做過的每件事情都會在此時此刻格外被放大解讀。她一開始很容易受到影響,被某些官員的挑釁給激怒。但最後她從亨頓畢業也使得這些質疑者都刮目相看、並獲得部門內的敬重。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暴民的行為模式,以及搜捕的戰術。
    要是她的生命中沒遇見她的心靈導師,她會是個怎麼樣的人?Pearson先生的非暴力路線與她不同,但目標一致。也是因為他的犧牲才讓Clash幹員有了新的人生主題
    她在虹彩小組中依然是個謎,但至少能與Montagne幹員好好相處。她很享受這樣的兢爭關係,她們也樂於欣賞彼此在G8、G20高峰會時的工作細節。
    她的個性剛毅不屈、令人畏懼,也善於運用自己的戰略,讓幹員們能夠專注在自己的任務上。我毫不懷疑她在虹彩小組會拿出在MPS的敬業讓大家尊重。

訓練:
‧地區支援課 (TSG)
‧特種槍械司令部 (SCO 19)
‧亨頓警察大學

經歷:
‧2011年倫敦暴動
2012倫敦奧運與殘障奧運會
三叉戟行動
附註:
「根據要求,Pichon與我製作了伸縮護盾的原型,並取了一個很恰當的名字:『群眾控制電力護盾』我善用了聚碳酸酯纖維當作防彈功能、並與法拉第網充分結合,也不屬了防彈面板。Pichon則負責線圈、變壓器與電池,讓使用者能安全操作。我們汲取了新一代防暴裝置的優點:輕便與安全,但絕對會讓敵人感到十分憤怒。Pichon正在開發一項專利高壓電場發電槍 (CFG),會在護盾前方發射電波,使約12公尺外的敵人簡煥速度,實際範圍尚待確認。Montagne同意協助測試護盾,要同時結合CCE與CFG可不簡單,但我做到了!她加入虹彩小組後實際使用了幾次,她請我加強內部的旋轉板以及部屬機制,我毀掉了好多個原型才改良成功。Evans要我縮短把手以配合她的右手,作為感謝,她給了我非常少見的Clash式微笑」
. - 幹員 Elena Maria Alvarez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