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作者廢話
期末到了,我在開當鋪。
我怕我明天沒空所以加碼一篇

九、重返塵土戰線
(UTC+1) 2020.9.27  12:30  法國‧史特拉堡
    弧光小組以及支援的虹彩幹員組成14人小組,攻守各半。這種大規模的行動十分少見,可以看出魏斯對於本次任務的慎重其事。
‧防禦組:Gecko、Valkrie、Kaid、Alibi、Poseidon、Phantom、Spartan
‧攻堅組:Jackal、Lion、Maverick、Nomad、Werewolf、Agha、Psara
    魏斯靜靜地看著契約號的位置,直覺不安。
    根據Mute幾個小時前的網路監控,有個帳號正以極低調的方式傳遞邊境哨站的平面圖、衛星照片、美方中東駐軍資料…等敏感信息。有關Cipher研究報告的內容也是來自於該處。經過魏斯以權限解密調閱,應證「確有訓練計劃正在中東籌備中。」魏斯才果斷下達指令讓弧光小組終止該計畫。
    唯一讓她無法理解的是究竟這些準確度極高的訊息從何而來、由誰發出。
    這種間諜能力勢必與美國不相上下。
    是俄軍?還是解放軍?
 
    「IQ!」考登衝入辦公室。
    「講吧。」魏斯嚇了一跳,但沉穩依舊。
    「2分鐘前,有一枚反衛星飛彈從克里米亞升空。」考登
    「是俄國人嗎?預測軌跡呢?」魏斯連忙滑開電腦螢幕,調用美軍衛星監控。Mute早已在線上,他及時地送來各項數據。得知這是一枚實驗中的飛彈,隸屬於俄軍。至於為何發射,狀況未明。
    「俄軍還在調查,預測15分鐘後會在喬治亞上空高軌道引爆。應該不會有實際影響。殘骸會在落地前燃燒殆盡。」考登說:「我把導彈資料傳給你。」
    魏斯默默地整理著龐大的信息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考登搔著腦袋。
    「還不夠明顯嗎?當然是潛伏的敵人想要出手。」魏斯平靜的說:「弧光小組還要多久才能對目標哨站佈署?」
    「他們再35分鐘後抵達摩洛哥,飛往伊拉克可能要再3小時。」
(UTC) 2020.9.27  13:25  加拿大皇家空軍C-130  位置:地中海上空。
    「兩小時前的消息,克里米亞發射了一枚反衛星導彈。俄軍方面對此也很錯愕,已經在調查。」Gecko向組員們說明狀況:「IQ認為,未知的敵人也想搶奪這份檔案。要大家提高警覺。」
    「所以那枚導彈呢?」Nomad問。
    「已於喬治亞高空引爆,高度夠,據說不會對地面人員有所傷害。有不少可見殘骸在空中燃燒。俄方的說法是誤射。」Gecko。
    「我們連敵人都還不知道,怎麼打?」Poseidon冷哼。
    「行動指揮官,你應該要告訴組員這個爆炸會造成什麼影響。」Kaid插口:「你的發言跟提點都沒告訴我們任務可能遇到的事情。」
    「任務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拿到什麼。」一旁的希臘幹員喃喃自語,複誦著電影台詞。那近乎夢話的音量大小恰好能讓人聽見,卻又不便過於深究。
   Gecko難以置信地看著Spartan,這位有史以來最白目的幹員,不知該回什麼。Kaid也面若寒霜的盯著他。而Spartan只是若無其事地調整耳機和面罩,還眨了一下眼睛。
    「單位注意,感謝Kaid幹員提醒。該枚衛星導彈在軌道中釋放的EMP已經導致至少13枚鄰近衛星失能。因此我們無法被定位、通訊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擾。」Gecko報告著。
                                            *
(UTC+3) 2020.9.27  16:45  伊拉克-敘利亞邊境哨站
    一輛T-72轟然撞穿邊境界線的水泥路障,伊拉克的駐軍們倉皇逃散。BMP組成的裝甲戰鬥序列將哨站周邊包圍。雙方正激烈交火。伊拉克士兵拎著RPG衝過街道,在重機槍的火線裡中穿梭。進出邊境的平民們早已在交火一開始就逃得一乾二淨。家當與行李隨意棄置,在車陣間還偶爾可見被流彈擊斃的平民屍首。
    負責協防的美軍遊騎兵戰術排展現高強度的戰術應變能力。立刻在街邊架起防區。中尉亞當斯(Lt.Adams)親臨火線指揮。
    「有辦法回報SOCOM嗎?」
    「有難度,EMP的影響至少還會持續2小時。」正在架設強波器的通信兵說。
    「媽的…去把標槍拿出來!」
    遊騎兵們指揮著伊拉克部隊進行阻截。他們驚恐地發現敵人來勢洶洶。敘利亞哨站則先後發生兩次爆炸、而伊拉克哨站的外牆跟著被炸出破洞,蒙面的持槍士兵正交互掩蔽突入,他們身披重裝防彈衣、手持模組化的突擊步槍。
    另一輛T-72則撞穿敘利亞哨站側門,開上主要幹道。守軍們這時才看見戰車側邊掛著的黑布條,竟是伊斯蘭國的旗幟。
    見狀,伊拉克士兵們紛紛驚恐地喊著。近幾年聯軍的努力,早已讓伊斯蘭國的勢力大不如以往。誰也沒想到這個惡名昭彰的可怕敵人竟然會在此時此地發起大型軍事攻擊。
    「搞什麼鬼!為什麼IS會出現在這裡?他們還想擴張?」通信兵驚問。
    「別傻了…你仔細看看他們的戰術跟攻勢配置。」亞當斯排長說。
    「障礙清除、裝甲支援,鉗形戰術封鎖交通。然後是重裝步兵以現代化的排戰鬥序列控制進出口。伊斯蘭國哪懂這個?」亞當斯絕望地道:「真要我說…他們根本就像是從敘利亞哨站溜出來的俄軍。」
    「俄軍?」通信兵難以置信,卻又隱約發現排長言之成理。敘利亞一向親俄的立場,讓俄軍得以和敘國正規軍有檯面上的合作。就和伊拉克政府由美軍扶植一樣。
    此時哨站遇襲,隔壁的敘利亞哨站除了兩次爆炸以外,寧靜得令人害怕。
    「但…為什麼俄軍要打我們?」
    「天殺的我怎麼會知道…」亞當斯排長望著萬里無雲的天空,EMP的影響卻讓他們陷入了通訊黑洞。反差地令人難以接受。
    「LT!」一名傳令兵從哨站建築物內奔出:「柯林斯博士想要您安排他撤離。」
    「我們被包圍了,是能撤往哪裡?」亞當斯反問。
    「…但他說他有份重要文件必須立即轉移!」
                                            *
    天佑美國,天佑你媽…
    柯林斯博士躲在陰暗的機房間,努力將自己藏身於伺服器櫃以及陰影後。
   15分鐘前,亞當斯中尉提出了聲東擊西的主意,自己率部先乘一台悍馬向西突圍吸引追兵。然後他再乘坐第二台從東側道路逃出。
    真是好方法…一個提早升天的好方法…
    因為兩部悍馬只來得及衝出一輛,而他的座車很快就撞上了趕來攔路的BMP-1,若不是命大趁著幾名倒楣伊拉克士兵的出現吸引敵人注意。他才有機會及時跑回來。他親眼看見敵人的心狠手辣,以及訓練有素。哨站的伊拉克駐軍在優勢火力之下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遠處隱隱傳來一陣又一陣的交火聲。
    此時敵人已經搜完大半研究資料、估計都已經銜尾追去,整個哨站一片死寂。但柯林斯卻沒膽出去探個究竟。
    「碰!嘩啦──」
    隔壁通風機房傳來的毆擊聲音讓柯林斯如驚弓之鳥,害怕得縮緊身子。在建材碎屑粉塵中,幾道雷射紅點穿煙而入。他還可以聽見戰鬥膠靴以及護甲摩擦的聲音。
    他小心地移動身子,以低姿態繞過伺服器主機。然後壯著膽子從伺服器縫隙偷看,門邊正有一個頭戴奇異儀器的特勤人員猛盯著地板瞧,同時還一邊調整著額頭上的金屬大圓眼。
    柯林斯正想無聲繞開,那特勤人員卻突然抬頭,分毫不差地看向他的位置。
    「我們來看看陰影裡有什麼吧。」他用西班牙腔調濃厚的語氣說。
    柯林斯正要閃躲這個神秘特勤的注視,天花板卻在這時落下一名高大的漢子。他還來不及驚叫,壯漢就先摀住了他的嘴。
                                            *
    「Gecko,你會把他悶死的。」Valkyrie好意提醒,因為Gecko此時正在將他拖上樓。柯林斯則掙扎著,但在力氣上完全不敵只能任人宰割。
    「那就勞煩您趕快帶我們就定位吧。」Gecko跟在Valkyrie後方。
    「快到了快到了。」Valkyrie右轉,沿走道進入位於二樓東側的辦公室。
 
    『Lion,我們就定位了。我們在東側設下防區。』Valkyrie
    『收到。先待命,我們還在搜索敘利亞哨站。』Lion說:『這裡啥也不剩…安靜得很詭異啊!』
    『我是建議別搜了,趕快叫運輸隊來吧…』Jackal說道:『媽的,這裡的腳印多得像奔牛節一樣。至少近百敵人。』
    『好建議。Ela以前合作的PMC剛好在25公里外,我們可以搭個便車。』
    此時弧光小組一分為二,由Gecko率領的防禦組員負責哨站的搜索以及肅清;Lion的攻擊組原則前往另一端的敘利亞哨站搜索撤離路線以及敵蹤。但整個敘利亞哨站竟然像空城一樣,啥也不剩。
 
    「柯林斯博士,我們是虹彩小組。基於安理會的要求,我們希望您配合以下的行動。我們會將您接往安理會接受調查。虹彩小組希望能夠確認貴單位在此地的研究項目。」Valkyrie蹲在柯林斯博士面前嚴肅說道。
    「作為美軍人員,我有職務上的需要,必須立刻返回美軍轄地。」柯林斯博士回答:「您看起來也是美軍,應該很清楚這一點。事關國家機密。」
   Valkyrie嘆了一口氣。
    「我們已經請求接送,預計在15分鐘內離開。我即將對您進行安全檢查,請見諒。」
    眼看Valkyrie態度堅決,柯林斯博士跟著嘆了口氣。
 
    「我發現Valkyrie其實蠻辣的耶?」Poseidon看著正蹲低彎腰替醫生搜身的Valkyrie,忍不住低聲問。
    「有嗎?」Gecko低聲回答,忍不住多瞄了一眼。
    「他不會注意到的啦,他都只看Ela。」Phantom說道。
    「欸,我聽得到喔。」Valkyrie忍不住出聲。
    「臭男生。」蒙面的義大利籍幹員Alibi冷冷下註解。
                                            
    五公里外,翻覆的悍馬車周圍全是武裝人員。車內全是濕滑黏稠的血跡以及彈殼。幾分鐘前,車組員在失去動力後依然負隅頑抗了一下子。
    一個蒙面的壯漢走到車邊蹲下。在他面前,一個滿臉是血、奄奄一息的美軍士兵正虛弱地喘著氣。
    「亞當斯中尉。」壯漢看著美軍身上的名條,用俄腔濃厚的英文禮貌問候。
    亞當斯微微眨眼,算是回應。
    「你是一個誘餌。」壯漢說。
    亞當斯虛弱點頭。
    「你做得很不錯,安息吧。」壯漢說道,輕輕拍了拍亞當斯頭上的戰術盔。
    「門德烈夫上尉(Lt.Mendeleev),這是不是代表柯林斯博士還在哨站裡?」另一名武裝人員摘下面罩,用俄語問道。確實如同亞當斯中尉所預測,這群假冒成ISIS的戰士全部都是俄軍所偽裝。趁著反衛星飛彈製造的電波屏蔽期間,他們果斷地發動了一次攻擊。
    「電波遮蔽還有15分鐘的影響,大家動作快點吧。」門德烈夫上尉招呼著。暗忖自己確實大意了些,沒想到美軍竟然會使用誘餌這招。
    「伊拉克守軍可能已經去求援了,半小時後可能會有敵方支援抵達。」
    「沒關係,我們動作會更快。再者,不堪一擊的伊拉克守軍根本不算威脅。只要美軍不來就沒太大問題。幫我請求空降排支援,我們得趕一下。」
    兩輛BMP立刻在沙地上迴轉,循原路開回。後方各式武裝車輛緊跟其後。
                                            *
    「座天使計劃(Project Ophanim)是什麼?」Valkyrie第三度問道,她手裡拿著一份尚未被碎紙機銷毀完全的文件,嚴肅質問著。
    「我無可奉告。敵人都已經把所有的資料拿走了!」柯林斯博士舉起雙手,無奈地第三度拒絕回答。
    「老天…你知道下次可能就不換我問了嗎?我發誓你絕不會想認識另外一位虹彩幹員的。」Valkyrie怒問。
    「那是軍事機密,妳是美國海軍特戰人員,你最清楚這點。」柯林斯說道:「我當然願意配合安理會,但那必須在得到上級允許的情況下!」
    原本默不作聲的Alibi突然拿起短刀,往桌面扎下。
    「我厭煩道德勸說了,我喜歡用談生意的方式。」
    「我保證她會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Spartan故意用沙啞的義大利腔調附和著。Gecko瞟了Spartan一眼,他知道這個希臘幹員正在模仿經典電影《教父》的台詞。對此,他已經懶得斥責了。
    「如果你選擇嘴硬,那我們也可以狠下心把你扔在這地方等死。」Alibi說:「反正虹彩小組有的是耐心和本事。最後一定可以從這間哨所找出你在搞什麼鬼。而我更肯定,如果你被我們扔在這裡,那就是他媽的九死一生。」
    畢竟是臥底過的狠角色,Alibi說話的凶狠神態渲染力十足。
    「這就是我的生意,你想不想談。決定在你。」
 
    『Valk,觀測到西面有部隊接近,距離2公里。可能跟襲擊哨所的是同一批人。』Maverick提醒:『建議開始進行防禦行動。運輸隊抵達時間還有8分鐘左右。攻堅組會在南方谷地一帶設埋伏,主要建築物還是得靠你們撐一下。』
    「準備應戰。」Valkyrie說道。
    「把他手腳捆束帶,然後從二樓推下去。」Alibi嚷道:「我們可忙著呢!」
    「座天使計劃是SOCOM提出的!」眼看可能真的會被丟下樓,柯林斯博士無奈鬆口。
 
    「繼續說下去。」Valkyrie一臉嚴肅。

Alibi
代號:Alibi (*為英文中「不在場證明」之意)
本名:阿里亞‧德‧路卡  (Aria de Luca
)
國籍:義大利  

出生:1982.12.15  利比亞‧的黎波里
身高/體重:1.71 m/63 kg

所屬單位:特別干預組
組別:守備組
數據:裝甲 1/速度 3

主武裝
‧Mx4 Storm (SMG)

‧ACS-12 (SG)

副武裝
‧Bailiff 410 (HG)

‧Keratos.357 (HG)

裝備
‧機動護盾/衝擊手榴彈


特殊裝備(能力)
‧稜鏡
「別在交易時亮出底牌。」
背景:
    Aria "Alibi" De Luca 出生於利比亞的黎波里,三歲時隨家人移民至義大利。父親是小型軍火製造廠的經營者,利用廣大人脈將武器出口至北非。在家族企業和靶場訓練的薰陶下,De Luca掌握了槍械的運用和知識。18歲時,Aria參加歐洲射擊聯合會舉辦的歐洲冠軍聯賽,在10公尺動靶和10公尺空氣手槍兩項分組均得到金牌佳績。賽後,卡賓槍騎兵隊的招募人員便說服她加入警方。
    De Luca精準的射擊技巧和專業素養讓她平步青雲,得以和最菁英的小組共同執行任務。也在之後投入特別干預組(GIS)並在其中獲得一席之地。在阿富汗的任務結束後,她被選作派往犯罪組織的臥底。用軍火商的身分滲透Vinciguerra犯罪家族,在其中周旋數年,從內部瓦解這個犯罪組織。但因為報紙洩漏了行動內容,迫使GIS必須用更快的手段完成計畫。
    在臥底專案結束後,Aria De Luca收到虹彩小組的邀請,成為其中成員。

心理特質:     
    De Luca幹員展現的多面形象無疑是源自多年的臥底行動,但我懷疑這可能是童年陰影的保護措施...她對於犯罪家族的恨意深入骨髓,這可能會影響到她面對犯罪組織的理性判斷能力...透過GIS辦公室的熟人,我取得了De Luca的心理評估資料。在與警方紀錄和家人就醫資料分析後,我相信她的父親Pizzo曾經是當地黑幫「保護費」的受害者,除非她父親異常不幸到會反覆折斷自己手指、摔下樓梯、手臂骨折兩次。De Luca從來不讓自己受傷,也展現出強健的心理素質與體格,但心裡創傷卻深植於內心,我懷疑是父親和黑手黨的衝突讓她走上這條險惡的人生規劃。
    Alibi正如同她的代號一樣。表面上,她是位積極努力,獲頒公民勇氣的GIS英雄,但若是深入內幕,就會知道有些人質疑她是走漏情報、差點危害到整個臥底任務的人。她透過軍火掮客的身分在犯罪家族中快速晉升,因此有機會進入熱那亞外圍聚落。同樣作為歸化移民,她看見在Vinciguerra手上準備被販為奴工、妓女的移民,讓她的心理防線因此崩潰,迫使她採取行動...我相信Aria向上級提過突襲聚落的建議,但上級以「情資未蒐集完畢」的理由回絕,而幾天,這條消息就被記者給揭露...
    對我而言,如果De Luca卻洩漏情報,那我就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證明她是具有道德底線的。
    Bartson副秘書長似乎透過秘密管道將她的迷彩外套放到我的辦公桌,他並不支持虹彩小組的計畫。我們各自揣測著彼此的計畫和策略...我只能肯定De Luca對這場政治陰謀一知半解,但卻在Bartson副秘書長的計畫中扮演某個角色。
    如果要讓De Luca真正的站到我們這方,最好把"Maestro" Martello幹員也跟著拉入小隊一起服役。他對於突破De Luca心防有很重要的功用,他們曾在臥底任務裏緊密合作。但我懷疑他們關係可能更加緊密,需要近一步觀察。
     幸運的是到目前為止,Alibi在對上適應良好,總體來說我相信她是一位很有價值的新成員,她能迫使敵人在情報不對等的情況下和我方作戰。

訓練:
‧卡賓槍騎兵
‧特殊作戰部隊
‧特別干預組 (GIS)

經歷:
‧阿富汗戰爭
‧鮮紅掃蕩行動
‧蛛蜂行動

附註:
"Twitch" Pichon和我曾與De Luca緊密合作對「稜鏡」進行微調。這項設備相當複雜,我認為很少有人能掌握所有用來製造出這項設備的專門科技技術,所以我儘量保持說明簡單。只要丟出棱自動展開並投射出De Luca的立體影像,吸引敵人對其射擊,甚至能顯示射擊來源。這在試著引導敵人犯下戰略性錯誤的時候非常關鍵。稜鏡不是全息放映機,而是體積顯示器。其中有很大的差異,而且如果你知道到這項工作有多難完成的話,你會更加驚訝。稜鏡利用雷射改變氣壓,阻止像灰塵一樣的粒子移動,然後將事先製作的人像從多個角度投射到灰塵螢幕上,在3D框架上製造出2D模塊,,投射影像看起來栩栩如生,甚至比全息投影做出來的更好。我們在談論的是超過1600dpi的影像,如果你懂攝影的話,肯定會對此肅然起敬。這種影像當然是靜態的,但我們設法增加了一種追蹤功能,可以立即標記打斷投影的子彈源頭。這是De Luca的建議,沒有工程學位的能想出這個點子真的非常聰明。
- 無人機專家 江夏優
----------
邊境 (Border)
地圖概述:
    塵土戰線行動(Operation Dust Line)的行動目標,地處於中東戰火紛飛的邊境地帶。此地長久以來就是邊境的重要哨點,結合了中東中世紀以及現代公署的特色。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