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八、重整步伐
(UTC-10) 2020.9.27  06:25  美國‧檀香山太平洋司令部。
    「很抱歉砸了妳的筆電,當時情況危急。」小波沙克將一台Mac新筆電放到Decoder面前:「外觀你可能不喜歡…但將就一下。」
   Decoder木然抬頭,看了疲憊的女白帽駭客一眼。小波沙克拉開對面的椅子,隨意坐下。
    「重點不在外觀,而是那台筆電本身。那是我未婚夫送給我的禮物。」Decoder說:「不過算了…我知道妳也有難處。畢竟我們的研究成果關乎全人類的思想自由,虹彩小組想要保護,我能夠理解。」
    小波沙克回望一眼後立刻別開目光,她就是無法習慣這位清秀神秘的華裔女子的注視目光。幸好這時一名美軍士兵端來兩杯濃縮咖啡,稍稍緩和了場面。
    「早安,這是我們部隊招待的。歡迎來到夏威夷。」
    「但就我所知,美軍還是取走了我們的研究資料。」Decoder說。
    「是,我們還在想辦法。但妳也知道,美國掌控了UN。而我們又受UN管轄。」小波沙克解釋:「這事情沒那麼簡單。」
                                            *
    在檀香山待了幾天,Cipher看上去復原良好。在Doc的催促下,他維持運動的習慣以重建肌肉、並適度的補充營養針。他唯一過不去的是自己心裡那關。最讓他悔恨的是,他完全記不清自己到底吐露了多少內容。
    如果我能耐得住更多刑求就好了…
    年輕的醫生悶悶不樂,本來開朗風趣的他此時顯得毫無精神。甚至也會下意識地迴避過去戰友。例如,此時他就特地早起30分鐘跑到重訓室鍛鍊,如此一來便能避開虹彩小組的晨間操練。
    「呼───」Cipher喘著氣,看著汗漿滴在PU墊上。
    「早。」
    突然的招呼嚇了他一跳,梁明熙一身運動服,在旁若無其事的活動關節。Cipher連忙回應。
    「你已經5天沒跟我們說話了,Tachanka要我叫醒你。還叮嚀要用”俄國人”的方法…所以…恩。」明熙折著指骨,眼神閃過一絲猶豫。
    「我敢對”主”發誓我醒著。」Cipher起身乾笑。
    「戴上頭套吧。」明熙將一只拳擊頭套放在他面前。
    「什麼…我才不──」「不戴也可以,但我建議你戴上比較好,不然會暈。」
    「Astraea,我跟妳說認真的喔,不要──喔幹!」Cipher起身,一邊舉起雙手示意停止。但明熙一個靈動的閃身,往他的左臉打下。
    明熙只用了鬧著玩的力道,就像孩子打鬧一樣清脆的往他左臉打了一小掌。
    「我不敢太俄國,畢竟我們是禮義之邦…」明熙聳肩。
    「隨便,我不玩這個。」Cipher有些不悅的轉身。但明熙完全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一把揪住了Cipher的帽T,快手再搧了一掌。
    「梁明熙!」Cipher怒吼。
    「你繼續閃躲阿。我告訴你,你若是不拿出戰鬥意志來,我就拖到晨間體能訓練。」明熙擺開架式。
    「妳不覺得妳過分了嗎?我是剛被刑求完的人!也許妳沒讀書,但這叫做創傷復原期、患者在這階段是需要──幹。」
    明熙在剛剛又拍了他一巴掌。然後扣住Cipher手腕,手肘施迫將他帶倒。
    「對,我沒讀幾年書。18歲入伍,只有國防大學的在職修業證明、勉強當作同等學歷,但你我都清楚那根本不算東西。我一直想學更深的…但也只能讀些文史,假裝自己是半個文化人。」明熙起身:「你讀書很厲害,又是碩士又是博士的。我很羨慕你這種身分。」
    
    「但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躲躲藏藏、顧影自憐。可悲的把一堆病名掛在嘴邊…對啦很可憐沒錯,但那又怎樣,他媽的乾我屁事、是你的問題還我的問題?他媽的再菜阿。」明熙一連串的罵著,讓Cipher一度找回了曾經服役時的錯覺:「士督是個軍人,不懂心理治療。但我很清楚你最好逼自己站起來。」
   Cipher倉皇起身,有些不知所措。剛剛自己確實有點口無遮攔。
 
    「抱歉,剛剛我說話過分了。」Cipher
    明熙搖搖手,示意沒放心上。
    「趕快開工吧,你可是領聯合國薪俸的。」
    「是Tachanka要妳來跟我說這些話的嗎?」Cipher叫住了正要離開的明熙。
    「他本來是要我激你打一架,說什麼打完架精神一亢奮就沒事了。」明熙忍不住笑了出來:「Bandit則持反對意見,說應該是讓我暴打你一頓直到不省人事,然後他再讓你吸一管。緊繃後放鬆…什麼之類的。」
    Cipher本以為明熙在開玩笑,但明熙隨即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白色粉末。
    「趕快回到崗位上吧…除非你想看到蘇聯老兵開始幫別人俄式心理輔導或是毒癮臥底設計的吸毒療法。」明熙嘆氣:「還有阿…我真的強烈建議IQ該禁止這種東西。Bandit離開臥底生涯也夠久了吧,生活作息還像是個流氓一樣…」
 
    「我會在報告裡跟她說的。總之,謝啦。我會趕快回到崗位…」Cipher說道確實有些清醒過來:「妳是靠著這種方式忘記倫敦那些事的嗎…讓自己隨時迎戰這種創傷後高壓情緒,直到…”勝利”?」
    「倫敦的事情我從沒忘記,我一直記著。就像你PTSD診斷書上講的。」明熙說道:「但我不會讓這種憂慮打倒我。我知道作為軍人我只能一直堅強下去。我不會容許自己每天病假躲在家以淚洗面或是瑟縮發抖。」
    「這其實也夠病態了…但我欣賞。」Cipher點頭。
    「去他的創傷症候群、憂鬱傾向、自傷行為三小的…你得知道,這世界不會等你康復。你只能比你預期得還更強悍。」明熙說道:「尤其當你的身分還算是半個反恐軍人的時候。」
                                               *
    伊絲拉剛完成晨禱,她沒有立即起身。只是在陽台邊望著日出中的地平線。
    自從倫敦一戰後,再也沒有看到姊姊了…
    作為弧光幹員中心理問題最嚴重的一位,伊朗幹員伊絲拉在七年前曾因為信任射擊的訓練意外誤殺了親姊姊。這讓他從此具有人格解離的症狀。在接受Cipher的療程期間,她堅稱自己與胞姊仍然共用一個身體。而且仍能看見姊姊在身邊。
    根據Cipher的診斷,這其實是伊絲拉對於喪失手足的補償防衛。透過模仿強悍、自信、健壯的姊姊,來說服自己胞姊未曾離開。
    對於這樣的診斷結果,伊絲拉宣稱自己的胞姊在旁嗤之以鼻。
    不過這七年來日夜共處的幻象卻在倫敦一役後從此消失。讓伊絲拉顯得悵然若失。她急著想要回憶起姊姊瑪莉達的最後身影。
    「Werewolf,不好意思打擾。Ela要我轉告妳,整裝後立刻前往會議室集合。」站在門邊的是新到部的”Psara”雅麗安娜。對於這位希臘女兵而言,弧光幹員每個人都散發著獨特的個人風格,這讓她感到非常緊張。
    伊絲拉瞟了後輩一眼,起身將大馬士革彎刀斜掛後腰,輕盈起身。後者掛著亮眼微笑稍緩緊張,跟在她身後。除開討喜的外表,謙虛以及自知本分的表現總能得到他人的好感。
    「妳應該就是那個抓到Caveira的新兵吧?」伊絲拉問,示意雅麗安娜與她並肩同行,無須拘謹。
    「是,我僥倖成功。」雅麗安娜謙虛地道。
    她反而感到訝異,剛剛這位伊朗女將轉頭望向她時眼神凌厲嚴肅、此時卻又溫和過頭,說話語氣甚至還有些怯懦呢。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
    「有妳這樣的角色加入攻堅組真是太好了,後方交給妳一定沒問題。」
    「我一定會盡我所能。」雅麗安娜。
 
    明熙與一干同僚踏進會議室,此時會議室裡早已坐了一男一女兩張新面孔。從軍服上的徽章看起來,是摩洛哥軍人。左首那名高大老者領口上的軍階明熙不識,但從他的儀態看起來,絕對來頭不小,而且讓明熙驚訝的是老人真的很魁武,甚至比Sledge、Montagne還高大;右邊則是一個正在整理防砂巾的黑髮女性。
    「哇哇哇,這不是將軍嗎?」”Kapkan”巴蘇達嘲諷地低問。
    「將軍?虹彩小組有將軍?」明熙愕然。
    「別傻了,在虹彩小組軍階是沒有意義的。大家都是一份子,一起為了打擊恐怖主義而努力。」”Valkyrie”卡斯提拉諾說道。
    「好啊。那就麻煩妳去跟他說了。我親愛的卜派姊妹。」巴蘇達皮笑肉不笑地說。卡斯提拉諾聞言則撩起袖子,露出凱爾特刺青以及強壯的二頭肌示意Kapkan不要討打。
    查覺到有恩怨,明熙不便多言。不知為何,她突然發現女武神變得比較有女人味了。不再隨意穿US海軍短袖,而是挑了一件軍綠夾克、褲子也不再是單純拿戰術褲起來穿,而是換上了提臀的勻稱直筒…甚至還梳起包頭。
    「他們是”風城行動(Operation Wind Bastion)”幹員,比劍獅行動稍晚。弧光專案期間他們在赫里福德訓練新兵。剛好都與妳錯過。」”BlackBeard”詹森解釋:「老的代號是Kaid、女的代號是Nomad。看來是IQ派他們來支援了。」
    「不不不,是埃‧法西(El Fassi),並記得在前頭尊稱”將軍”」巴蘇達同樣挖苦地補充。
    明熙看向高大的老人,老人也看往她的方向。
    同時還瞄了一下手錶,顯然對於這種集會氛圍十分不滿。
 
    「Ela指揮官,現在已經0758,距離會議開始只剩下120秒。大家還沒靜下來。」Kaid聲若洪鐘,表面上是在向Ela報告。實際上卻好似在說給其他人聽。
    「那是因為你忘記喊芝麻開門…」
    右後方突然傳來低聲的戲劇化表演,原來是希臘籍的達里尼多。
    土耳其籍的Agha立刻低頭憋笑,渾身抖得像篩子。身旁的姿妤愣了一下,隨即掩面狂笑。在波特隔壁的Maverick則捏著太陽穴,緊抿著嘴,抖動的肩膀卻出賣了他。
    明熙回頭,再次和Kaid對上目光。
    不行,我絕對不能笑出來
    明熙深呼吸,用陸戰隊的毅力咬緊牙關。
 
    對於Kaid的提醒,Ela並沒有多餘反應。只是靜靜看著手錶
    「單位注意。」Gecko起身說道。
    老兵氣質以及領導魄力讓他的話語格外有穿透力,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Gecko轉身向Ela舉手致敬,隨即退回一旁。
   Kaid對於Gecko以Ela為尊的表現頗不是滋味,但基於任務指派也不方便說什麼。他只是靜靜地調整了領口的將領章,端坐在位置上。
    「老師,這是弧光小組。他們比較非主流,配合一下吧。」一旁的Nomad提醒。
    將軍點頭,他一向偏愛這個學生。而他也很快察覺,弧光小組似乎比虹彩小組還重視紀律。尤其是當兩者共處一室時。他低頭檢視弧光幹員們的資料,一邊聽著會議進行。
    「Mute監控網路的過程中,截獲一封加密信息。得知美軍確實握有Cipher的催眠報告,而這個未知組織可能企圖奪取這份報告。」Ela說道:「信息以越南語方式加密,來源尚且不明。但我們已經沒時間管這些了。只有立刻去將資料從美軍手中取回。」
    「位置在美國本土嗎?」伊絲拉問。作為美方的”不友善”對象,她很清楚在美國本土打美軍的主意是件很不明智的事情。
    「你們夠走運,幸好不在。」Ela說,將投影畫面打開。
    畫面上是一座巨大的邊境安全建築,而且令在場的幾名虹彩幹員意外眼熟。
    「伊敘邊境哨站。」黑鬍子最快反應過來。一旁的女武神跟著點頭。
   2016年夏季,針對白面具的『塵土戰線行動』便是圍繞在該處進行。那是由一座古老驛站改建的邊境建築物。最遠可以追溯到鄂圖曼時期。隨著時代改變,幾經易手,此時由伊拉克政府作為邊境安檢站。
    「沒錯,美軍將該份資料轉移到中東戰區。我們合理推測,美軍想在中東戰區實驗這個技術。」Ela說。
    「所以我們會跟美軍交戰嗎?」黑鬍子問。
    「我們是聯合國部隊,美軍應該不會公然對我們開槍。而且更重要的優勢是,美軍不知道我們會出現。只要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進去將資料取回,應該就不會有太多的衝突情節。」”Gecko”格里琴科說道。
    「就我所知,該哨站已經移交由伊拉克部隊控制。駐守的美軍戰鬥人員數量應該不多,不會超過一個加強排。可能還有少部分研究人員吧…」黑鬍子說道:「如果可以,我強烈建議不要用強攻手段。」
    「強攻當然是下下之策。沒有人想跟美軍真刀真槍地來。」Ela說:「IQ已經下達行動指令。4小時後我們會跟著契約號離開珍珠港,然後朝溫哥華前進,作為幌子停靠12小時掩人耳目。行動組員則會前往科莫斯機場,RCAF(加拿大皇家空軍)會以人道救援地名目送我們順風前往摩洛哥、再轉伊拉克。」
    投影幕上畫出了任務內容,看上去密密麻麻。
    「真是曲折阿。」Maestro嘆道,反覆把玩著手中的打火機。
    「都是為了避開美軍的全球戰略警戒。幸好Frost幫了大忙。」Ela說。
 
    「稍後我會派發任務名單,各員可以準備開拔了。以上。」

Nomad
代號:Nomad (*為英文中「游牧」之意)
本名:薩納‧埃‧馬杜 (Sanaa El Maktoub
)
國籍:摩洛哥王國  

出生:1980.7.27    摩洛哥‧馬拉喀什
身高/體重:1.71 m/63 kg

所屬單位:摩洛哥皇家憲兵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AK-74M (AR)

‧ARX-200 (AR)

副武裝
‧.44 Magnum

裝備
‧破門炸藥/震撼彈


特殊裝備(能力)
‧氣震槌發射器
背景:
    「聽從自己血脈深處的聲音,我知道自己必須踏上旅途。如今我做到了,但我確定自己還走的不夠遠。」    
    Sanaa在富裕的摩洛哥家庭裡長大,年紀輕輕就展開旅程前往歐洲和北非,夢想著往更偏遠的地方冒險。19歲入伍,從傳奇的要塞畢業後成為皇家憲兵干預隊(GIGR)的一員。她在山地步兵營服務了4個任期,隨即與跨撒哈拉反恐夥伴共同執行射擊訓練和聯合行動,逐漸成為環境行動的部隊專家。
    服役期間,她曾進行多次單人遠征。El Maktoub是少數能夠跨撒哈拉、攀登阿爾卑斯山、徒步跋涉亞洲熱帶雨林。無論晴雨、沙漠或極地,都難不倒她。她觀察敏銳而富有機智,隨身素描本裡記載著她每次旅行所見的事物。

心理特質:
    因為El Maktoub幹員總是在旅行路上,因此她獲得"Nomad"的代號。只有在筆記本上繪圖以及小睡片刻時才會停下腳步...我認為她優越的成長經歷灌輸她追求成功的意志,促使她征服自己父母未曾挑戰過的各種地形。在童年時期可能被說過是個柔弱的人,因此對於這類言詞十分反彈。她是個世界級的極端環境專家,這點無庸置疑。
    El Maktoub有無與倫比的任,能夠在惡劣環境生存。她的耐力在軍事圈也赫赫有名。事實上,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名字的時候,是在軍方體適能評估的研究論文之中。
    我明白她之所以成為GIGR要員的原因。儘管她自陳:『只要有經驗,任何人都有辦法成就那種生存技巧』但這實在太謙虛了,這些事蹟絕對不簡單。她的畫作早已紀錄一切,我非常羨慕她的進取精神。
    她的軍事生涯初期是在El Fassi的帶領下度過,如今他們能再次合作肯定很有趣...
    她在探險途中接觸過許多與世隔絕的文化,像是肯亞的馬塞人、西伯利亞的涅涅茨人,這讓她自學出文化交流技巧。席克絲夫人招募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從未見過像她這樣見多識廣的專家。她甚至還想成為首位徒步橫越南極的女性。我完全不懷疑她達成目標的可能性。但我希望她不要為此受傷,因為我私下擔心她會將這種損傷視為榮譽,用來證明自己不是被寵壞的女孩。

訓練:
‧薩克馬尼亞要塞。
‧美軍與摩洛哥的設籍區域練習。

經歷:
‧皇家摩洛哥陸軍
‧山地步兵營
‧跨撒哈拉反恐合作計畫

附註:
「從Zofia幹員開始,幾位虹彩小組的同袍已經習慣將她的榴彈稱為『氣震槌』,她本人並不是很在意這個暱稱。從傳統加掛式榴彈發射器發射後,這種空氣推斥榴彈會赴ˊ卓於平面,成為效果極佳的陷阱。考量到化學黏著物的發揮,無論位置在哪,氣震槌啟用前都會有短暫延遲。這種推斥榴彈準備就緒後,會抓準敵人進入範圍時被觸發...
    附加的特有黏性合成物...或是說『黏糊』,能讓這種榴彈附著於任何表面。雖然氣震槌不致命,但還是能起到重要作用,能夠震倒敵人並使他們失去方向。
    在某次探險後她冒出這種想法,她曾嘗試自己製作。但她的父親,前摩洛哥官員立刻動用了關係讓一些國家研究員與工程師協助她製作。這種裝置沒有致命性,可以大規模應用、甚至不限於軍事用途,但Nomad至今仍然是氣震槌的唯一用戶,因為這種特製武器實在過於昂貴、無法大量生產。
    我不認為這種小型發射器應該操作這麼大威利的榴彈,但反正我是不會拿它們來和我的M120比...每種裝置都有不同的用途。」
- 攻堅組幹員 Eliza "Ash" Cohen
---------------------------------------
Kaid
代號:Kaid (*在柏柏語中有「地方首長」的含意)
本名:賈拉‧埃‧法西 (Jalal El Fassi
)
國籍:摩洛哥王國  

出生:1968.6.26    摩洛哥‧阿路姆
身高/體重:1.95 m/98 kg

所屬單位:摩洛哥皇家憲兵
組別:防衛組
數據:裝甲 3/速度 1

主武裝
AUG A3 (AR)

‧TCSG (SG)

副武裝
‧.44 Magnum

裝備
‧衝擊手榴彈 / 倒刺鐵絲網


特殊裝備(能力)
‧蜘蛛電爪
背景:    
    「樹立典範,人心自來
    Jalal El Fassi從小就聽著阿特拉斯山脈傳奇訓練中心「要塞」的故事長大。對於要塞的名聲與知名指揮官「Kaids」深深烙印在心。
    18歲時,他加入GIGR,展現了與生俱來的戰場領導天賦。他發揮自己的能力,在跨撒哈拉反恐計畫(TSCTP)中有效地指揮軍隊,並因此得到晉升。在服役數年後,要塞的指揮官選定了El Fassi作為繼承者,他專斷但是遵守道德的行事風格,使他供獲得被稱為「Kaid」的資格。
    強大的本事與嚴謹的價值觀,讓他升遷之路十分順利。而要塞也迅速獲得各方讚譽。他又更進一步透過要塞自行培養或訓練出的數千名菁英士兵,證明了「要塞」的傑出之處。在數年協商之後,他接待了橫跨非洲到中東的盟友軍隊,藉此強化TSCTP成員與非洲常備軍的關係。

心理特質:
    Kaid是一名強悍的老兵幹員,即使只看外表都會激起敬重。你能夠輕易理解他的身形與舉止為何令他的下屬害怕、也能輕易理解即使不用開口,光靠肢體語言就會讓學生非常尊敬,也願意乖乖合作。坦白說,這令人敬畏、也令人感到著迷。
    El Fassi曾擔任要塞裡不同階級的指揮官。然而在El Fassi入主要塞之前,要塞曾經有段時間聲名狼藉--某個富有的家族以賄賂方式介入某些事件。在他的管理下,Kaid不只消滅了那些骯髒交易,還讓要塞提升到歷代指揮官從未想像到的高度。
    要將他與職位區分是很困難的。他犧牲了幾乎所有的私人時間讓要塞走向成功,指揮官職位也讓他很難與人交際。我猜,他更喜歡自己一個人;他也不是那種樂於分享心事的類型。我想我知道原因...他畢竟是摩洛哥特戰單位未來主力的孕育者、肩負北非軍系的未來、他受所有人尊敬。常言說『欲戴其冠,必承其重』。他平靜地接受了這一點,他也知道不會有其他人能勝任。
    El Fassi非常冷靜,他對於指揮官和要塞的貢獻非常堅定。虹彩小組花了好幾年時間說服他加入,但這位老將沒有輕易動搖。這棟建築物的價值從他小時候就深深灌輸在他腦海中:這裡是他的家、他的城堡,而我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在要塞裡獨處的時間是無可取代的。但最後我們還是成功與他達成交易,這場交易讓他無法拒絕...
    『這將強化他的軍隊,並將要塞推向國際』
    這是El Fassi首次進入權力共享的隊伍。他會如何應對這種情形,只有時間能告訴我們。

訓練:
‧馬拉喀什皇家憲兵學校
‧非洲獅訓練
‧反恐協助訓練與攔截恐怖主義計畫 (TIP)

經歷:
‧皇家摩洛哥陸軍
‧跨撒哈拉反恐合作計畫 (TSCTP)
‧跨撒哈拉持久自由行動 (DEF-TS)

附註:
「El Fassi是個謎,從性格到價值觀都是...他在某方面來說是個"傳統保守派",對虹彩小組的高科技取向以及裝備不屑一顧。這讓他和Baker相處得還不錯...兩人都是老兵、也都對科技不信任。
    "Rtila"的名字來自於摩洛哥山區的蜘蛛。他著迷於這些蜘蛛原始敏捷的天性,他的電爪也有上述特質。他對於虹彩同袍失去科技支援時的適應程度感到好奇。但他的裝置比CED-1更為精密。他不知道是如何取得一個共振變壓器並將他縮小放在包裝內...要是以前Cedrik跟我有這種東西,我們肯定會玩得很開心...」
- 守備組幹員 Dominic "Bandit" Brunsmeier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