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作者廢話
怕大家連假無聊,放一篇:D
祝大家新年快樂
如果我突然拖稿也請多包涵,我的上司太機掰

五、焚身
(UTC+1) 2020.9.20  22:30  西班牙‧馬德里市區
    老阿瓦雷茲(Alvarez)一邊哼著家鄉小調,一邊將修車工具都放好。並將招牌的燈光關掉,顢頇地整理著氣閥與線圈。他看了看掛在牆上的女兒照片,忍不住會心一笑。
    圖片裡的少女褐色短髮顯得精神奕奕、五官精緻而身材勻稱。連身的工作服在她身上顯得寬鬆,但她一點也不以為意。握著扳手摟著父親燦笑。
    好久沒回來了…工作一定特忙吧…
    兩輛黑色廂型車安靜開到門口。
    「不好意思,今天營業時間過了唷!」老阿瓦雷茲說道。
    兩部車都沒有任何回應,車門緩緩滑開。蒙面的年輕人拎著刀棍走下。
                                            *
(UTC) 2020.9.20  23:51  大英蘇格蘭‧約翰奧格羅茨
    十輛消防車轟鳴衝過這座北地小鎮的狹窄街道,一些老人紛紛在家門口圍觀,對著將海濱天際燒紅的大火指指點點。蘇格蘭腔調濃厚的對話讓外人半懂不懂,只隱約聽出那語氣裡的不安。
    「這火都燒了半小時,消防隊才趕到…」
    「…聽說他們是從佛雷斯威克灣(Freswick Bay)趕來的。這裡實在太遠了。」
    「話說回來那到底是誰的房子可以燒成這樣?」
    「看起來是考登家的。」
    「天主保佑,幸好他們家去倫敦玩了…」
    說話間,三架直升機掠過這些老人的頭頂直往火場飛去。機艙上沒有多餘的塗裝,只有屬於虹彩小組的黑底白徽聯合國標誌。
                                            *
(UTC-8) 2020.9.20  16:00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歐申塞德市中心
    哨音剛響,游泳選手們就躍入碧藍泳池中。
    這裡是市立泳池,老海軍卡斯提拉諾(Castellano)正擔任這些體專學生的游泳教練。但不知為何,今天從13:00課程一開始就沒看到教練的身影。到課程都快要結束了,教練還是沒有現身。
    無奈的助教只得讓學員反覆地練習捷泳。
    助教拿起手機,準備再一次的打給教練時。一個全身著火的人撞破二樓辦公室的景觀窗,從看台衝至泳池上方後縱身往水道內躍下。學員們發出驚呼,助教更是驚訝地張開嘴。
    「卡斯提拉諾教練?」
    「快打911!」
                                            *
(UTC+1) 2020.9.21  08:00  德國‧萊比錫市區
    萊比錫大學電子工程系所一大早就不平靜,來自研究室的大火讓所有學生不得不集中撤離到室外。
    人們都在耳語著火源來自阿柏特‧馮‧施耐德教授(Albert Von Schneider)的研究室。但人們均不安地發現施耐德教授似乎沒有跟著人群一起被疏散。
    研究室早已陷入一片火海,研究室牆上的照片以及學術證書、書籍、檔案都在高溫下捲曲焦黑。大火像貪婪的邪獸一樣吞盡一切。施耐德教授雙手被束帶纏在辦公椅上,身上的汽油均已被引燃。在巨大的痛苦中,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瞪著桌上的相框。他不解為何自己會遭受到這樣的厄運。
    桌上的相框裡,施耐德攬著一個16歲的金髮少女肩膀。少女乍看神情冷漠,但眼角裡卻看得出些許藏不住的雀躍。
    這女孩是施耐德見過最聰明的人,也是她年紀最小的的得意門生。為此,施耐德用盡所有關係將她舉薦進入了大洋彼端的麻省理工(MIT)。
    照片下方,施耐德用花體字簡單註腳:
    即將驚豔MIT的女孩 – 莫妮卡‧魏斯 1995
    此時大火引燃另一批汽油,將教授與相片全部吞噬。
                                            *
(UTC+8) 2020.9.22  08:15  中華民國‧台北
    東南的初秋尚感受不到涼意,路上行人依舊穿得輕便舒適。國家剛從一年前的動亂中逐漸復甦,一些建築物的修復工程均已在完工階段。一個月前,討逆政府宣布二次戡亂正式終結,路上的軍檢哨均已撤除。(*註:討逆戰爭詳見另作東南龍魂,*作者提供高血壓健康小提醒 – 內涵大量藍藍路以及ROC隊長情節,綠綠紅紅請自行跳過,謝謝
    民權東路的新圓環上,在年初被豎立的黃銅陸戰隊員塑像映著朝陽閃閃發光。下方的銘文則記錄著於2019年11月發生於此地的慘烈戰鬥。    
    今時今日,周圍的景象當然已經不再慘烈,讓人難以聯想當時的情況。此時圓環周圍早已成為一片綠地,噴泉與露天咖啡座安於其上。成為市民最喜歡的一角。
    梁明熙拿起果醬刀,靜靜聽著身旁老戰友的抱怨與碎念。
    「…結果你知道那個女的說什麼嗎?她說:欸,你幹嘛不乖乖坐輪椅?」英挺的壯碩排灣族青年正說個不停:「靠邀阿,我有智慧義肢我想用走的不行喔!」
    「所以你們就分手了?」明熙替他做結論。
    「欸…沒有,哈哈哈」青年搔著腦袋,顯然心情不錯。他的左膝以下此時裝著一只機械腿:「後來我就跟她求婚了。」
    「維勇班你講話太跳痛了…我實在跟不上,完全聽不懂你到底要供三小。」另一邊的高個士兵放下三明治,翻著白眼佯怒抱怨。眾人均忍不住笑出聲。
    「柏凜,你在看什麼?怎麼一直低頭族?」明熙笑問。
    「解放軍上海公墓被人惡意破壞並縱火。昨晚有人用挖土機刨開墓地倒汽油…」被稱作柏凜的男人滑著手機:「他們說是港獨幹的,但港獨否認。」
    「新墓嗎?」明熙愕然問。
    「呃…新聞沒說,怎麼了嗎?」柏凜疑惑。
    梁明熙神色一黯,愀然放下手中吐司。但隨即回復笑臉,裝作若無其事地拿起咖啡啜飲。
    「學姊?」左側的年輕軍官沒有漏掉這神色。
    「沒事。」明熙對這個自己最疼愛的小學弟微笑,不願多說。
    「好啦,維勇班你閉嘴。」剛剛那翻白眼的士兵制止了又要發言的高維勇,轉向明熙:「士督去香港後呢?不是說好要講後續的事情嗎?我想聽北韓幹員的事情」
    「講這些沒有機密問題嗎?」個性素來謹慎的柏凜疑問。
    明熙搖頭,示意他別擔心。
    「後來我們去了印度…因為要追那台電戰車。」
 
    說話間,三輛黑色奧迪急速駛至,在圓環外圍停下。將近十名身穿西裝與墨鏡的高壯男子快步下車。他們簇擁著一位高挑的褲裝女性走向五人。一些民眾好奇地觀望、有些則不安地提早離開現場。
    「幹…學姊,是因為洩密的關係嗎?」年輕軍官低聲問。
    「都完成任務了算什麼洩密,鬼扯。我來處理就好。」明熙冷冷說道,轉過椅子望著來人。明熙這才發現原來女人看上去是西方面孔,只是帶著墨鏡看不太出五官。她感到有些面熟,卻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梁明熙士官長?」「我是。」
    「我是索菲亞‧波沙克(Zofia Bosak)。弧光專案時見過一面。不知道您還有沒有印象。」女人摘下墨鏡,友善地問。
                                            *
(UTC+1) 2020.9.22  11:15  法國‧史特拉堡
    「阿瓦雷茲先生遭到至少六人同時毆打,身上多處骨折瘀傷。右手掌傷勢最重,掌骨粉碎。」醫官卡堤說道:「幸好有當地巡警經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我們已經將阿瓦雷茲先生接往巴黎治療,我3小時後會前往協助。」
    「Mira還好嗎?」魏斯疲憊地撐著頭。
    「情緒尚穩定。只是有口頭詢問我能否為她的請假要求背書。」卡堤將瑪莉亞‧阿瓦雷茲的假單遞上:「我同意了,但最終決定權仍在您。」
    「准假吧,你讓她跟你一起去巴黎。」魏斯拿起筆,簽名核假:「那Valk呢?」
    醫生拿出另一張假單。
    「卡斯提拉諾先生全身都有燒傷,但幸虧他掙脫束縛、即時躍入水中。因此燒傷雖然痛,但至少現階段已無大礙。目前轉往UCLA (加州大學洛杉磯醫療中心),FBI有重兵看守。」卡堤說著:「但Valkyrie依然提出請假,並表示若您拒絕她也要回去,並願意接受軍法審判的嚴重後果。」
    「別傻了,我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搬出軍審。」魏斯嘆氣。
 
    「考登呢?他要回家看看嗎?」
    「不!」門口,來自蘇格蘭的剽悍猛士平靜地否決:「我的家人無恙,倫敦警方已經將她們帶往安全處。比起回家,我更應該準備應對來襲的威脅。」
    「很好,檢整小組。通知Ela讓小隊隨時運作起來。」魏斯說:「CIA剛剛傳來消息,他們在下水道發現Cipher留下的皮鞋。至少我們已經掌握他們如何撤離的,接下來透過管路搜索一定可以找到他。」
    「我建議從前陣子逮到的地鐵鼠成員探詢,這種管道運輸的伎倆跟他們很像。」考登說。
    「好主意。」魏斯點頭:「我方幹員呢?Phantom有撐過來嗎?」
    「Phantom的傷勢已經逐漸穩定,她現在已經恢復意識、能夠下床。」卡堤說:「而Zofia也在稍早前帶來消息,Astraea已經與她在噴射機上、1小時前通過哈薩克上空,預計4小時會抵達法國。」
    「很好。」魏斯說,心下踏實了許多。
    「呃,另外我得向您報告,還有一位罹難者…」卡堤嘆氣。
    「說吧,是誰的親眷?」魏斯問,低頭振筆疾書。
    「妳的。」
    魏斯震驚地接過卡堤手中的通知,上面簡單記錄著阿柏特‧馮‧施耐德教授的傷勢以及死亡證明,正是自己的恩師死訊。如果不是95年施耐德教授將她薦往麻省理工,也許魏斯就只是一個學業出眾的尋常女孩而已。或許依然能夠成為醫生、科學家,但終究只是個比平凡人優秀一點的社會菁英。
    但施耐德給了她最即時的栽培,可以說沒有施耐德,就沒有虹彩小組的IQ。
    「Oh,Gott…(老天)」魏斯哽咽,輕掩口鼻:「對不起…」
    魏斯將通知推開,儘管已經萬分壓抑、她還是忍不住淚如泉湧。她本來聖誕節還打算去拜訪恩師的。
    「我們讓妳靜一下。」考登說,向卡堤使了個眼色。
    「好,謝謝。」
                                            *
(UTC+1) 2020.9.22  17:15  法國‧史特拉堡
    陳姿妤拿起護目鏡,將自己的人像投影機裝好。蕭美蓮、江夏優、梁明熙三人都圍著她。由於槍傷初癒,她身上甚至還沒換下病患袍。
    「姿妤我不理解,為什麼妳要任意更改系統。」明熙一臉困窘:「萬一弄壞了怎麼辦?」
    雖然善用黑蝙蝠作戰,但明熙對於電子產品一向有種”敬畏”。
    除了基本操作、維護、修理之外的動作,她一概不敢亂動。
    「不會啦,我是專家。」
    姿妤啟動投影機,浮現的竟然已經不再是憲兵特勤的人像,而是木板門窗的模樣。
    「妳看妳弄壞了吧。」明熙傻眼。
    這話惹得一旁的江夏優與蕭美蓮哈哈大笑。
    「我沒有弄壞啦,我是故意的。」姿妤十分有成就感。
    明熙突然明白過來,原來姿妤是故意改變投影物。
    「我想說,既然人形成像比不上Alibi,那至少就換個功能吧。」姿妤說。
    「這確實是一個好想法,讓敵人搞不清楚到底有無阻擋物。」明熙讚道。
    「更酷的是這個。」姿妤從美蓮手中接過特製護目鏡試戴,滿意地點頭:「妳試試。」
    明熙戴上,在護目鏡裡。姿妤的投影成像竟然消失無蹤。
    「這…」明熙反覆摘下,確認所見。發自內心地讚嘆。透過護目鏡,姿妤可以輕易埋伏任何被投影成像欺騙的敵人。這種想法與技術,確實不凡。
    明熙開始對這個小學妹另眼相看。
    
    廖子朗與耿燕此時聯袂走進研究室,後者還拎著一盒水果。
    「傷還沒好全就蹦跳蹦跳的,妳怎那麼像個孩子啊?」耿燕低罵。
    「想把握時間嘛。」姿妤笑。
    明熙與耿燕互相點頭禮貌問候,但神態間總有點刻意迴避的敵意。
    「妳該在病床上躺好的。」耿燕嚴肅地說,將禮盒往她一推:「吃點東西,姓廖的說妳該補充營養。」
    「哇,在這種地方妳可以買得到水果禮盒?」姿妤失笑:「好像大媽喔!」
    耿燕額上青筋一跳,但畢竟姿妤為了救她而中槍而不好發作,只得裝作聽不見。廖子朗饒富興致的看著耿燕,在姿妤面前,耿燕的潑辣與高傲竟然像是硬生生地被沒收一樣。確實像個拿年輕女孩沒輒的媽媽型人物。
    「妳們歲數差很多嗎?」廖子朗好奇問。
    「沒很多,但她老成一點。」姿妤搶答,耿燕青筋又多跳了一條。
    「是她太幼稚!」耿燕打斷有些亢奮的姿妤,僵硬地吐出這句。
 
    說話間,格裡琴科與小波沙克同樣出現。
    「梁,15分鐘後會議室簡報。」小波沙克說:「位置好像有點眉目。」
    「了解。」明熙起身,將椅子靠好。走回寢室準備。

Phantom 戰鬥技能更新
【封阻投影系統】
    可安置在門窗上的投影裝置,以光學投影方式呈現出封阻門的外觀。讓敵人難辨真偽。而Phantom自身則會使用具有過濾特定波長的特製濾光鏡取得視野。
* 電子光學裝置,會被IQ偵測、受EMP影響
* 攻堅方貼近光學投影裝置時可具有一定程度的透視效果
* 槍彈射擊與近戰攻擊會導致光學障礙被中斷而扭曲
* 安置破門炸藥、霰射炸藥時會導致光學障礙被中斷而扭曲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