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二、心盾計畫
(UTC+3) 2020.9.16  21:49  土耳其‧安卡拉
    門鈴響起,Decoder立刻放下筆電前去應門。走進來的是小波沙克。
    「英文能溝通嗎?」「沒問題。」
    「那好,第一件事情。改掉馬上應門的習慣。」小波沙克將行李往飯店四腳桌一放,帽子則隨性地掛在衣櫃內。
    「我的門口不是有警衛人員嗎?」
    「他們又不是防彈的。」小波沙克環顧四週,確認安全無誤後便挑了靠外側的床,脫靴跳上。
    「這是怎樣?」Decoder平靜地問。
    小波沙克攤手,秀眉微挑。
    「這幾天當室友,不然還能怎樣。」
   Decoder聞言點頭,沒有多餘的表示。但看出並非十分樂意。
    「妳不用喜歡我,我也不打算喜歡妳。我只是需要一個休息的地方。我會比妳早起一點點,希望妳不是淺眠的人。另外,我洗澡會比較久一點點。」小波沙克說。隨即指著自己的臉補充:「卸妝。」
   Decoder面無表情地打量了她一番,又點了點頭。轉身走入浴室。
    氣氛雖然有些尷尬,但一向特立獨行慣了的小波沙克根本就不打算放心上。她逕自從後背包拿出筆電,右下角通訊軟體立刻跳出姊姊Zofia的晚安問候。小波沙克毫不猶豫點了右上角的關閉鈕,開始預習研討會會場的建築藍圖。
 
    22:30剛過,Decoder梳洗完畢,正戴上眼鏡準備度過就寢前的時光。
    「電腦螢幕上的是男朋友嗎?」正在啃免費餅乾的小波沙克忽然問。
    「恩。」Decoder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的筆電隨意擱在床頭。連忙上前將螢幕闔上。
    「我是偶然瞄到螢幕的,妳別誤會。我本以為你跟Cipher是一對。」小波沙克:「妳是軍眷吧?」
    「我曾經是,看得出來?」Decoder坐上床,拿起研討會的資料欲讀。
    「妳的氣質跟我媽一樣。」
    「但比起母親,妳受父親的影響更多一點。對吧。」Decoder問。
    「該死的心理諮商檔案…」小波沙克低罵。
    「那我說些檔案上沒寫的:妳一直逃避具有妳母親特質的人,這解釋了妳為何對姊姊如此冷漠。甚至想用特立獨行證明自己不需要關愛。」Decoder說。
    小波沙克驚愕地盯著這位華裔女子。
    「我是心理分析師,陳醫師的助手。觀察人的行為表徵來推估其特質是我的專長。」Decoder說:「別放心上,我也是偶然觀察出來的。」
                                            *
(UTC+3) 2020.9.17  09:30  土耳其‧安卡拉伊本‧西那紀念醫院
    新成立的布哈拉教學樓中,醫療研討會正在進行。虹彩幹員在內外分布哨點維護安全。弧光的幾位幹員則抵達,在外設置巡邏路徑。
    「你聽說了嗎?席克絲夫人的事情…」Phantom與Poseidon兩人並肩走著。
    「恩,當然。」Poseidon說道,抱著手中的T91。
    「我想到自己的人身資料也在這裡…覺得好可怕。」Phantom說。
    「這正是我們來的原因,保護好醫生、也保護好自己的背景。」Poseidon說。
    「明熙學姊──呃,我是說Astraea…,你有跟她聯絡嗎?」
    「聽Gecko說她婉拒了徵召。」Poseidon說:「似乎還是很難受。」
    「換作是我也會很難受吧…」Phantom。
    「這次共軍方面沒有新成員補入,可能怕又遭逢戰損。我想這樣也好,省得不必要的情感交流。」Poseidon說。
    說是如此,Phantom反而有些不能理解Poseidon的冷峻。
    如果從此都和睦相處下去不是很好的事嗎?
 
    另一頭,Gecko面無表情地看著朝他走來的土籍幹員Agha。
    「老哥,早安!。」Agha輕鬆寫意地兩指敬禮。
    「這不是你的防區,還有我不是你哥。」Gecko說道,完全沒有回禮的意思。
    「有個拿二戰裝備的鐵頭俄國佬要我來找你,他說這裡不需要攻堅組成員。要我找你重新指派。」Agha說。
   Gecko嚴肅地上下打量了這個油裡油氣的年輕人一番。
    「怎麼了?我只是轉述欸。」Agha苦笑攤手。
    「住口,站好。」Gecko平靜但嚴肅地說:「我不管你以前是怎麼跟三角洲、海豹的人互動的,你申請加入弧光小組,就得維持最基本的紀律與嚴肅。另外,”鐵頭俄佬”這個稱呼你最好把他吞回去,他的代號是Tachanka。我們非常敬重他,不要搞笑。」
    「是,長官。」Agha無奈抿嘴,立正站好。
    「你的專長是什麼?」
    「三枚裝置在無人機底盤上的遙控震撼彈,我可以在任何地點、任何時刻觸發引爆。」Agha說。
    「好吧,這裡確實暫時還用不到你。」Gecko低頭端詳著電子地圖:「准許你自由活動,在本日1300時回到車隊待命。解散。」
   Agha摸了摸戰術小帽的前沿致意,便轉身離開,臨走前還翻了一個白眼。
    
    在大會議廳內,Ela望著在Cipher身邊端坐書寫的Decoder出神。根據Decoder所說,她會先進行觀察完成人格速寫,交由Cipher評估作為施加催眠的前置操作。他們即將在眾人面前示範一次心志植入。
    「美麗的波沙克幹員,妳這嚴肅的表情是做什麼呢?」Maestro走到Ela身邊問。
    「你信上帝嗎?」Ela問。
    「當然。」Maestro點頭。
    「上帝賜給我們思想、記憶、理性的能力。也賜給我們保守護己秘密的權力…」Ela神情凝重:「這些行為,正確嗎?」
    「啊…我懂妳說的…自由意志。但Cipher認為,如果能夠充分掌握這種方法。可以從根本斷絕恐怖主義的發展。就像…呃,該怎麼比喻…」Maestro說。
    「就像在人們的腦裡植入一個防毒軟體。」Ela說。
    「啊!正確!」
    「這種觀念,跟法西斯有什麼差別。」Ela嚴肅說道:「當人們永遠失去理性自由時,還能被稱為人嗎?你看看在場的人們,有美國軍方、歐盟、北歐…我不否認Cipher是位值得信賴的好人,但這些醫療單位背後的勢力會怎麼運用這種技能?真的只是植入”善良”這個意念而已嗎?」
   Ela連問了一串,Maestro還來不及回話。震天的掌聲與驚嘆就蓋過了兩人的聲音。
   Cipher剛讓一名瑞典裔的醫生唱起京腔名劇〈霸王別姬〉。
    「如各位所見,透過我確實有能力將行為與知識透過催眠植入到對象的腦中。但對於如何植入一個完整的”意念、價值”還需要各位的協助研究。」Cipher振振有詞:「有此技術,我們便能夠憑自己的力量打造一個沒有恐怖主義能容身的世界!」
    
    「夠了,我等等要打個電話給IQ。」Ela雙手抱胸嘀咕道。Maestro只能苦笑拍了拍Ela肩膀示意安撫。
                                            *
(UTC+3) 2020.9.17  18:30  土耳其‧安卡拉蘇利曼研究大樓
    「搞什麼,從早到晚耶…」Kapkan嘀咕著。
    『IQ,狀況有變。』Ela用衛星通訊說明:『我們會比預期多待上1-2天。』
    『是順利還是不順利?』IQ的語氣有些煩躁。
    『就是太順利了。』Ela意味深長地說:『我覺得我應該和妳好好討論。』
    畫面裡的IQ沉默,碧眼閃過一絲疑慮。
    『繼續任務,回來我們再說。』
 
    經過早上的研討發表後,由美、英、法、日、韓、土等國的醫學菁英轉移到了不遠處的研究區新建築準備進行一系列的教學實驗。
    各國對於這種技能植入都投入高度興趣,尤以美日為最。
    理由當然只有一個:「軍事用途」。
    試想一支被植入”英勇作戰”意念的軍隊,那將意味這群人馬將確保百分之百的奮勇殺敵精神、毫無怯懦仁慈與憐憫。絕對比起過往二戰時期惡名昭彰的軍國日本還更加令人聞風喪膽。
   Cipher當然有預料到這一點,因此他婉拒了美國軍方的旁聽。
 
    「Ela,能不能安排一下換班?」Maestro低聲問。
   Ela看著門口倚著DP28沉思的Tachanka,強壯可靠的身影看起來確實有些疲態
    「准許。弧光成員跟我留下、虹彩同仁回去休息。通知單位將警戒範圍縮小,集中在研究會場的上下兩層就可以了。」Ela指揮。
    「我也留下好了,這幫新人可能需要協助。」Maestro說。
    「指揮官。」過了片刻Gecko領著幾名弧光成員從外頭走入,滿頭大汗:「妳也回去休息吧,這裡我會負責的。」
    雖然在8月的倫敦戰役中,弧光幹員近半殉職。但大多都是攻堅專精,所以在此時的防衛組人力依然十分充沛。
   Ela看見高大強壯的烏克蘭漢子上前,心臟漏了一拍。
    這段日子總會想起幾個月前在基輔戰地醫院,Gecko將她抱離火線的情景。
    「我可以的。喝點水?」Ela難得笑臉迎人。
    「太好了,謝啦。」Gecko接握礦泉水,禮貌的點頭致意。
    她正要說話,卻瞥見Decoder正望向她。Ela瞬間感到自己好像渾身赤裸般難堪。
    「怎麼了?」Gecko問道。
    「沒事。」Ela雙手抱胸,走到梁柱後躲避Decoder的視線。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簡單晚餐後。研究依然在進行。經歷兩小時的臨床成果展示,時間已經悄悄來到了20:00。他們竟然還從省監獄立刻轉送了兩名高度戒護囚犯,就地予以「思想教育」。又將整個研討會帶上另一波高潮。一切的研究資料均被立即地以手稿速寫、電子檔案同步記錄下來。
    弧光幹員們也從高度警戒,慢慢變得疲勞而較為消極,竟然閒聊了起來。
    「妳說…也有個虹彩幹員跟我的專才一模一樣?我怎麼現在才知道?」Phantom驚呼。
    「她比妳行,據說她的稜鏡投影還可以計算彈道呢。」Tarantula說。
    倫敦一戰,耿燕從鬼門關前繞回。左手肘被打碎,若非及時就醫返國裝了人工關節、也許她的軍旅生涯就要提早畫上句點。
    「計算彈道!太神了吧!」Phantom羨慕地道。
    「據說她前陣子沒有參加弧光是因為跟一幫同期幹員在赫里福德訓練新兵。」Tarantula說:「否則,哪有妳被選進來的機會,哼。」
    「絕對是這樣的。」Phantom苦笑附和著。
   Tarantula一呆,默默別過身。從剛剛開始,自己就一直有意無意的在言語上貶低這個小女孩模樣的台軍憲兵特勤。但她卻始終沒有被激怒。這反而讓自己顯得心胸狹窄
    「其實妳也沒那麼差啦。」Tarantula冷哼:「沒來的那個也是,素質還可以。」
    「妳也不差啊。」Phantom同樣禮貌稱讚,無視她頭上突然跳起的青筋。
 
    「外頭是怎麼回事?」Poseidon忽問。
   Ela連忙探頭往窗外一看,工程車施工的黃色燈光一明一滅地閃爍著。土耳其籍的Vizier則招來一名醫院工作人員詢問。
    「他們說是管線維修、還有外牆及玻璃清潔。」Vizier回答。
    「這個時間?」Phantom疑惑,盯著窗外正在用吊籃運送清潔工具的勞工。
    「正常來說都是這個時間進行的沒錯,避免妨礙到醫院業務。」Vizier說:「真正奇怪的點是…同時進行這些。」
    「我感覺不對勁…」Ela轉身走向會議桌:『各樓層回報!』
    『8樓研究病房樓層狀況良好,沒有異常。』Gecko的聲音傳來。
    『6樓行政樓層沒有異常。』Maestro說。
 
    『IQ,我需要臨時改變行程。狀況不太對。』Ela果決地向IQ回報。
    『了解。』IQ同意:『美軍一個戰術C排在樓下待命,我會請他們支援。』
    於此同時,洗窗工人剛用沾滿黑漆的大刷一把將窗戶蓋掉。
 
    『動手。』工人的耳機裡傳來指令
    兩輛土耳其軍方的BTR在廣場前方停下。
    「為了牙月之歌。」近五十名頭戴土軍毛氈帽、士兵模樣的武裝人員魚貫躍出。彼此唸著同樣的口號識別敵我。這個曾經與地道鼠共同興亂的傭兵組織之名再度被提起。
    這些武裝人員以七人為單位,分成數個作戰小組。每一個小組中,均有一人揹著氧氣罐以及噴槍。
    研究大樓對面的宿舍天台,三名狙擊手均已就位。
    『熱像儀開啟,視野清楚。』
 
    中間那名槍手將SVD保險開啟,感熱儀瞄準鏡對準了發光中的目標。
    一槍替這場突乎其來的死鬥揭開序幕。

心盾計畫原文節錄   
撰文者:CipherChen
收文者:安卡拉犯罪心理預防研討會
時間:2020.09.14 10:30
    心盾計畫(Project Mind Shield)很大程度地繼承自冷戰時期的蘇聯思想改造技術、也同時參考美軍在50年代中斷的催眠特務訓練。將兩者結合,截長補短。在專家古斯塔夫‧卡堤(Gustave "Doc" Kateb)的協助下,我們於2019年中成功地將美蘇兩國的「植入」作業從強制侵入式,改為非侵入式的「暗示」學習,就像是在運作的腦中安插軟件一樣...
→2018.09 涉足催眠領域
→2019.03 成功結合美蘇心靈控制理論

    ...心盾計畫起源自戰場創傷的治療活動,經歷過慘烈戰鬥的人員通常會受到噩夢、幻覺、精神緊繃等臨床症狀。在偶然針對軍人眷屬的心理創傷治癒中,發現深度催眠後給予暗示能夠有效減緩其痛苦情形,專家卡堤認為『...與其只是減緩痛苦,不如根治創傷。在我看來,強制在腦中設置正向的意念以壓過負面思緒反而更有效也說不定。』,遂於2020年初開始著手思想植入的部分...
→2020.01 從最早的催眠治療,逐漸將研究方向深入到了思想植入層面。

    ...我的新研究助理DecoderChen的技術對研究很有幫助。她能夠透過觀察快速側寫一個人的個性以及習慣...甚至是心理活動。這位女性十分具有天份!她對於心盾計劃而言一定很重要。如果能夠快速了解催眠對象的行為舉止,我就更有把握進行最精準的催眠暗示...
2020.03 精準催眠與思想植入的成功在臨床呈現高度正相關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如果我們可以在人的思緒中植入「排斥罪惡」的念頭,是否意味著能夠將恐怖主義徹底從人類思想裡根除?就像是一種疫苗,讓邪惡完全無法生根。
    我想這就是最根本的反恐:在腦中的善惡戰場裡先奪一城!
    這意味著思想植入還得再精進...
2020.05 成功跨足思想控制的領域。以心靈反恐為目標。
→這會得諾貝爾獎嗎?

    ...從九月開始,我成功地透過催眠進行三次的技能植入。能夠讓目標在催眠中完成指定的行為任務。但仍然流於普通操作,例如朗讀、表演等基礎行為。但可確定的是,我能夠『將目標原本無法做到』的行為成功植入,讓他們在清醒後可以回溯。我想這在軍事訓練上似乎挺有潛力的,但絕對不能讓世界強國掌握這種方式,否則永無寧日。
    至於思想植入的部分依然停留在理論階段,畢竟人的思想基模不是短暫時間內形成的。我還得在近一步研究這部分。
2020.08 成功進行三次的技能植入。
→2020.09 技能植入已經成熟。
→2020.09 安卡拉犯罪心理預防研討會也許能帶來更多啟
Decoder
*圖片取自網路文章,若有侵權請告知,會立即刪除
代號:Decoder Chen
本名:【被遮蔽】陳緻芸
國籍:無 *2019.11年後放棄原國籍 【被遮蔽】
中華民國
出生:【被遮蔽】1991.7.15 中華民國。高雄
身高 / 體重:1.57m / 47kg

所屬單位:虹彩小組
職位:心理諮商技術助理
【註明:非戰鬥人員】

職能專長
    Decoder擅長透過觀察迅速對個體進行人格速寫。與Pulse的技能相似,但比起Pulse針對情緒變化的捕捉,Decoder更擅長從肢體語言、說話言談推測出其職業與習性等外在表現。
    在Cipher的心盾計畫中是很關鍵的助理人員,可以協助Cipher在短時間內完成精準催眠的前置作業。
背景:
    Decoder 曾經從事金融業,擔任銀行的信貸評估人員。對於各行各業見多識廣。這培養了她對於談吐、肢體的敏銳度。對於言辭和語氣也有獨到的敏感見解。在【被遮蔽】中,她得到出境的珍貴機會,在紐西蘭定居,並在隨後放棄國籍。在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CipherCher的協助下成為無國界公民,進入虹彩小組的心理諮商部門任職。
*註:四日討逆戰爭

心理特質:
    Decoder對於過去的自己並不想多談,但也不願意遺忘過去。具有很矛盾的固著心理。同時有很強的自我防衛意識,對於隱私十分重視。同時,面對軍職人員有很強烈的抗拒心理。厭惡與戰爭相關的一切事物。

訓練:
‧中興大學:社會心理學碩士
‧聯合國心理衛生組織訓練

經歷:
‧無

附註:
【被遮蔽】
    2019.11,我受中華民國陸戰隊中尉顧子廉的委託,將他未婚妻陳緻芸女士帶出台灣,在紐西蘭的安全屋度過兩個月。顧子廉中尉在動亂中殉職的消息傳來後,陳緻芸女士表示放棄國籍。在這期間,我嘗試對她進行一些心理治療。她的悲痛情緒逐漸穩定下來...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明智之舉,但陳緻芸女士表明不願意再回到家鄉。我只得幫她想一條謀生之路。所以我去拜託了魏斯...幸好她沒有拒絕我。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我的心盾計畫才有了現在的成果。
    我真希望自己能再多做點什麼,讓陳緻芸女士身上的悲痛不要再發生在別人身上。
- 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 Cipher Chen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