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虹彩六號:業火》
LV. 25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一、喪亂星火
(UTC+1) 2020.9.9  10:45  法國‧史特拉堡 - 歐洲軍團駐地
   Cipher醫生手一拍,原本坐倒在椅子上的施特萊歇爾立刻從彈起。一臉茫然對著攝影機,再看向年輕的華裔醫生。
    「OK,告訴我你看到什麼?」Cipher
    「呃...我正看著你啊。」
    「不是,我要你回想,你剛剛在睡眠中所看到的東西。」Cipher耐著性子解釋:「他可能是一個物件、一個人、一個字詞語彙。」
    「我賭是ACOG,絕對是。」褐髮青年一臉不耐,他叫奧利佛‧弗萊蒙(Oliver Flament),行動時的代號是Lion。
    「我是德國人,我如果在睡覺就是在睡覺,不會看到任何東西。」耶格聳肩。
    「別意外...我肯定法國人也是這樣的。」醫官卡堤補充。
    「不對,你沒有用心。」Cipher不愧是虹彩小組專屬的心理諮商師,有著過人的耐性與熱忱,他細細引導:「聽好了,我們正在協助你。但能否讓做到,還是得靠你自己。」
    「夠了,這真的有夠北七...」弗萊蒙起身欲走。
    「欸,你該聽聽的。」卡堤出聲挽留。
    「不要,我是CBRN、是戰場醫療人員。這對我沒幫助。」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耶格突然沒頭沒腦地蹦出這麼一句。
    而且還很標準,他媽的字正腔圓那種。
 
    弗萊蒙停下了動作,一臉呆滯。卡堤的咖啡拎在半空,訝異地不能自已。Cipher醫生則是開心地拍著手。
    「你...剛剛是...」卡堤吞了一口口水,他自認自己中文極佳。卻也沒把握一口氣唸出這首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
    「我仔細想了一下,好像有看到一張白紙。上面用拼寫...呃,好像是吧,寫出這一長串東西。」耶格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做了某件很屌的事,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施特萊歇爾先生,我剛剛在催眠的過程中替你植入了這句話。而你也確實能夠提起,這證明了我的學說是有效的。非常謝謝你。我相信如果持續開發,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從根本治癒恐怖主義的方式。」Cipher低頭振筆疾書。
    「很好啊,所以你剛剛答應我的ACOG呢?」
    「我保證我會幫你跟IQ問問看的。」Cipher連頭也沒抬。
                                            *
    考登敲了敲營部辦公室的門,確定門內傳出魏斯的聲音後才推門。
    「喔...」
    「喔什麼喔。」魏斯沒好氣地問,放下差點被她拆掉的咖啡機,倚桌抱胸。
    她一頭金髮俏麗有型,身上的黑色套裝則讓她顯得冷豔專業。由於席克絲夫人將休假整整一個月,讓她暫時代理執行長的職務。平素幹練睿智的她看上去倒也有模有樣。也許再過幾年,等她從反恐前線退下來後,她就會成為新的虹彩六號也說不定。
    「呃,我是說…呃…」考登的光頭脹紅:「如果將來有一天虹彩六號變得這麼好看的話,大家士氣一定不錯。」
    「老天!你能否別這樣。」魏斯低聲說道。
    「啊?怎樣?」
    「不要跟我調情。」魏斯嚴肅地道。
    「喔!我只是…」考登尷尬地搔頭:「呀,抱歉!情不自禁…」
    「至少不要在上班的時候。」魏斯突然沒頭沒腦地補上這句,話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臉紅了。
    「恩對了…為什麼席克絲夫人休假啊?」考登連忙轉移話題避免尷尬
    「我看看。」魏斯從桌上找出資料:「上面是說省親。有個妹妹」
    「有這種事情?」
    「我也一樣很驚訝,還有…你知道Cipher到底在幹嘛嗎?」魏斯拿起假單,一邊皺眉一邊複誦:「”犯罪心理預防研討會 – 潛移默化與催眠”,這啥鬼。」
    考登聳肩,對他來說如果魏斯都不知道,應該就沒人能知道了。
    「如果他沒跟我解釋清楚,我絕對會退他假單。他是心理諮商師,不是什麼東方神秘療法大師…」
    「你說了算,老大。」考登上前,接過魏斯的咖啡杯。來到機器前檢視半晌:「另外,咖啡豆沒了,我去叫人幫妳補。」
                                            *
(UTC-6) 2020.9.9  21:45  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
    計程車在郊外的住宅區緩緩減速並靠邊停下。
    「23美元,親愛的女士。」
    「這裡有25,拿去吧。」
    後座打開,一名短髮的黑人女性踩著悠閒的休假步伐下車。這是今年她第一次有空回家。司機替她從車上搬下行李皮箱,她連忙道謝。
    在平時,她有著風光而重要的頭銜:”虹彩六號”。是安理會轄下跨國反恐組織的領袖。幹員們均尊稱她為「席克絲夫人 (Madam Six)」。但此時,她只甘願恢復成一位平凡的職業婦女,變回她自己:潔絲敏‧瓊恩(Jasmine Jones)。
 
    她走上門廊,拎著一大袋禮物打開門。
   「我回來囉!」潔絲敏熱情地打招呼。
    沒有人回應。客廳後方隱約傳來燒焦的味道。
    
    潔絲敏放下手中行李。一邊心裡嘀咕妹妹的粗心,一邊呼喚著。
    「米雪兒?威爾?」
    她走到客廳後方,掀開廚房的門廉。映入眼前的是她平生未遇的可怕景象。
    「喔!耶穌基督!老天!」潔絲敏大叫出聲。
 
    廚房窗外,可以看到後院裡有兩座篝火。
    兩根木樁在篝火中矗立,木樁頭上腳下地綁著兩人。看上去早已燒了好一段時間。火舌肆無忌憚地舔舐著早已焦黑的兩具人體。
 
    潔絲敏一邊悲喊救命,一邊抓起滅火器衝上前。
    在兩具篝火中間,一塊寫字板戲謔地置於除草機上方。
    『誠摯地邀請您與我在業火裡共舞,享受失去一切的哀傷。
                                            *
(UTC+1) 2020.9.11  10:30  法國‧史特拉堡
    『席克絲夫人』身分曝光、親族遇害的事情震動了整個聯合國。作為精銳跨國反恐團隊的虹彩小組執行長,她應該是最受保護的一位。想不到竟然會遇上這種殘忍的事件。
    虹彩小組成員更是人人自危。面對這種情形,IQ不得不召開緊急會議。同時商討對策並且安撫軍心。
 
    「我現在就要休假!我要回到我爸身邊!」Valkyrie嚴肅地說。
    「冷靜一點,聯合國都有人去重點保護了。這個敵人就是希望我們慌亂、離開崗位。我合理假定他們正在醞釀新的全球攻擊。」IQ堅持立場。
    對Valkyrie而言,陪伴她走出車禍陰影的父親是最重要的存在。
    「還會有什麼敵人?世界各地的ISUF幾乎都被肅清完畢了啊!」Ying不解。
    自從弧光專案在倫敦的戰役結束後,各國均體認到ISUF的危害甚鉅。均將其視為恐怖組織,進行有效打擊。短短半年內,ISUF幾乎已經被剿滅殆盡。只有少部分殘黨與些許地方武裝份子合流繼續頑抗。
    
    會議室門打開,Cipher神色凝重地走入。大家靜默看著來人。
    「她狀況如何?」
    「糟透了,她無法好好說話。」Cipher搖頭:「驚嚇過度導致心理創傷。目前暫時安置在紐約喜來登酒店,有重兵把守。」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對方一出手就從心理上徹底摧毀了他們的領袖。
    「敵人怎麼會知道她的家族?IQ跟我甚至才剛知道耶?」Sledge問。
    「今年中,席克絲夫人在女王授勳時自述生長於芝加哥。」Mute說,將筆電的畫面投影出來。畫面中的席克絲夫人和女王在媒體前有說有笑。
    「誰會注意到這區區一句話阿…」Ash撐著頭。
    「想要找我們麻煩的人。」IQ說道:「我要整個小組開始活動起來,敵人很可能是ISUF殘黨或是關聯組織。把整個弧光專案期間死傷名單都找來,其家眷、親友都逐一調查。五天內,把人際網圖繪製完成。」
    睿智的碧眼敏感而細膩的擬出對策。
    「是,請求調閱各國各級軍憲警資料庫權限。」Mute說。
   IQ本來差點脫口而出『待我向上報告。』,但她旋即想起此時已經沒有上級了。
    「准許。」
 
    「IQ,還有一件事情。」Cipher說道:「我必須出席9月17日的安卡拉醫學研討會。」
    「催眠那個?」IQ皺眉
    「這對我無比重要,試想如果真的能夠將此技術應用,能控制多少可能發生的壞事?」Cipher說道:「若能夠和其他菁英一起研究討論,這絕對是可行的。」
   IQ盯著Cipher,欲言又止。
    「我們沒有多餘人手保護你。」Sledge說道。
    「Ela,妳帶一個小隊保護醫生。」IQ果斷下令:「我會連絡土耳其的盟友。」
    「我去準備。」Ela同樣毫不廢話。
    「我可以跟Ela去嗎?」Jäger忽問,Ela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不行,你給我留在歐洲。我需要直升機駕駛。」IQ直接拒絕。
 
    「Cipher」IQ叫住了正要轉身離去的華裔醫生。
    「嗯?」
    「你可要永遠記住你此時此刻的想法。」IQ肅容道:「思考控制這種事情,絕不是單純的科學和醫學問題。」
    「我明白了。」
                                            *
(UTC+3) 2020.9.16  10:30  土耳其‧伊斯坦堡阿塔圖克國際機場
    虹彩小組專屬的C130運輸機降落在跑道上,土耳其方面早已特別準備了相應的維安行動。數輛裝甲車就停在跑道盡頭,特戰人員則乘坐裝甲車跟著滑行中的運輸機前進。
    「這位漂亮的女士是哪位?」Maestro問,從Cipher座位後方探頭。
   Cipher這次並不是獨自一人,身邊還多了另一名華裔女性。女子面無表情、垂目靜坐,衣著簡約端莊。胸口的識別證只有簡單的技術助理註記。
    ”DecoderChen”
    「是一位朋友,我的分析助理。」Cipher介紹著,同時偷瞄了後者一眼。
    隨即用唇語說道:「真的只是朋友,別煩她。」
   Maestro露出曖昧笑容,自以為識相地眨眼點頭。Cipher只能無奈扶額。
 
    「幹員注意,等飛機停妥後,我們會上4號車。」Ela說道:「任務內容都已經輸入到各位的任務機中,請利用時間檢閱。」
    除了助手以外,與醫生同行的僅有Ela、Kapkan、Tachanka、Maestro。這已經是IQ能夠分出的人手極限。因此,IQ特別授權給Ela重啟弧光專案的權力。Ela毫不猶豫在當日便宣告啟動弧光專案。來自各地的弧光幹員均已集結中。
    「木馬行動(Operation Trojan)?這什麼?」Maestro問,指著任務機內容。
    「IQ的指令,醫生進行研討會的期間,土耳其幹員會準備協助我們完成任務。」Ela解釋。
    「我們有土耳其幹員?」Kapkan問。
    「尚在評估中,如果沒意外會編入弧光小組。」Ela拿起任務機:「Vizier和Agha,聽起來超鄂圖曼的。」
    「為什麼陣仗這麼大?這只是個醫學研討會而已。」Cipher忍不住問。
    「IQ的意思。」Ela說:「畢竟…某種程度上你是最了解我們弱點的人。」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IQ擔憂發生在席克絲夫人身上的慘劇重演,才如此慎重看待。醫生掌握了所有幹員的背景資料,若是流出便意味著最高層級的人身安全風險。
    「我不會透漏任何病人的資訊。」雖然肯定IQ的謹慎用心,Cipher心裡還是有點不太高興。他感到自己的專業操守受到質疑。
    「那如果你被刑求呢?」Ela問,綠眼望著Cipher。
    Cipher一時說不出話來。想起席克絲夫人的親族被倒吊在火舌裡的慘狀,如此殘暴的敵人手段一定也令人難以想像。
 
    在機尾後方的裝甲CUV車隊隨著飛機減速,同樣也放慢了速度。
    『四號車,你將負責運送貴客。』『收到。』
    駕駛座與副駕上,兩名身穿西裝的安管用無線電與總機對話著。在後座則有兩名全副武裝的特戰人員戒備。他們來自土耳其的特種精銳 - 水下作戰大隊的防衛組(TR-SAT)以及攻堅組(TR-SAS)。
    左側那SAT戴著戰術頭盔、墨鏡,看不出表情。從臉上的皺紋看起來約莫35上下。鬍渣在嘴邊繞成一圈,看上去剽悍有型。他腰間掛著SCAR的PDW版本、腿上則插著Zoraki衝鋒手槍。胸前的戰術口袋繡著精細的伊斯蘭圖騰。以及自己的代號:Vizier。
    「…到底為什麼要叫做木馬行動?」同僚喋喋不休地嘟囊著:「就因為幾百年前這裡有個特洛伊?」
    「特洛伊戰爭發生在三千年前,不是幾百年。」Vizier糾正。
    「隨便啦…想出這個名稱的絕對是歐洲人。」同僚抱怨著:「喔,他們就是對來自安納托利亞的蒙古後裔有偏見。因為我們的老祖先曾經殺到他姥姥家,把他們爺爺的爺爺當成柴來砍…」
    「我們不是蒙古後裔,正確來說,應該比較偏向突厥。」
 
    好一陣尷尬的沉默,連駕駛都忍不住從後照鏡偷看了一眼。
    「你在看什麼?」Vizier察覺到身邊同僚正聚精會神地看著任務文件。
    「這個波蘭妞真的超正,你沒注意到嗎?」同僚將任務文件傳給Vizier。
    同僚一身美式裝備,看上去就是個精銳的海豹成員。深邃俊俏的五官讓人印象深刻。年輕英俊的他前年才通過選拔。精於柔術、格鬥技的他就像一頭蓄勢待發的狼,全身上下都蓄滿著精力。MTP-76土耳其制的突擊步槍隨意在腿邊放著。槍托部高調地燙上了鄂圖曼語以及對應英語的金字:Agha。唯恐所有人不知其代號似地。
    「伊莉茲別塔‧波沙克(ElżbietaBosak),嗯…不錯。」Vizier嘴上稱讚,但明顯不感興趣。
    「不錯?這根本辣翻了好嗎?」Agha搖頭,抽回資料。
    「伊欣(Esin)比較美。」Vizier截斷話頭。Esin是他妻子的名稱。
    「你老婆知道你是個句點王嗎?」Agha搖頭嘆氣。
    「她知道,而且很仰賴我來中斷沒有意義的對話。」Vizier說:「好了,開始幹活吧。」
    護衛車隊減速停妥,C130的後艙板也在片刻內緩緩降下。
    「OK,兄弟。見過虹彩小組。」Agha拍了表情一直有點緊繃的駕駛一下。
    
    機艙內,Ela領著虹彩成員簇擁著醫生走出。
    「男孩們,打起精神。木馬行動開始了。」
 
    Ela戴上鴨舌帽,當先走入小亞細亞的陽光下。

登場新角色
*土耳其幹員idea來自板友「飛機」,已經過其同意改寫
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01054&sn=27594
Agha
代號:Agha (*為鄂圖曼帝國的武官)
本名:薩法拉茲‧阿克約爾  (Safaraz Akyol)

國籍:土耳其共和國  
出生:1990.6.22  土耳其‧穆什省曼孜齊克特
身高/體重:1.82 m/77 kg

所屬單位:土耳其水下攻堅組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MPT-76 (AR)


‧MP-S/A (SG)


副武裝
‧Zokari (MP)


裝備
‧闊劍地雷/煙霧罐


特殊裝備(能力)
‧遙控震撼彈
背景:
    出生於東部充滿民族分裂因子的曼孜齊克特,薩法拉茲自小就認為從軍並不是件壞事。因此18歲那年便放棄了父親期望的柔術選手之路,加入了土耳其軍隊。對於冒險的熱愛讓他的軍旅生涯一直都和危險為伍,他與生俱來的格鬥天賦更是令他如虎添翼。在同袍的建議下,他投身了水下攻堅組,成為土耳其軍方菁英之一。

心理特質:
   熱情奔放、遊戲人間的態度往往會讓許多老兵及同僚感到不滿意。但他自認只是在有限的生命中找尋樂趣而已,因此也擺明了不願意改變。對於女性偶爾有言語輕薄的傾向,但他自陳絕對沒有惡意都是情不自禁。但儘管如此縱情於享樂,薩法拉茲仍然有極高的道德標準,必要的時候也願意為了無辜者而犧牲。

訓練:
‧土耳其陸軍第6師
土耳其水下攻堅組 (SAT)
‧爆裂物製作與安置
‧徒手格鬥專精 (柔術、桑搏)
‧室內近距離戰鬥專精

經歷:
‧安卡拉首都防衛行動 (2016)
‧摩蘇爾收復戰役 (2017)
‧木馬行動 (2020)
‧弧光專案 (2020)
附註:
‧配合度極低,建議與上級協調。

























遙控震撼彈
    加裝無人車底盤的震撼彈,可以自由操控
* 受到Mute干擾器的影響
* 會被Bandit電擊給破壞
* 除非遙控,否則並不會觸發震撼彈引爆

Vizier
代號:Vizier (*為鄂圖曼帝國的宰相稱呼)
本名:尤瑟夫‧奧齊爾  (Yusuf
Özel)
國籍:土耳其共和國  
出生:1986.12.28  土耳其‧伊斯坦堡
身高/體重:1.88 m/73 kg

所屬單位:土耳其水下防衛組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SCAR-PDW (SMG)

‧MP-S/A (SG)


副武裝
‧Zokari (MP)


裝備
‧防彈攝影機/機動護盾


特殊裝備(能力)
‧硬化泡沫噴劑
背景:
    出生於文化薈萃的古都伊斯坦堡政治世家,若追溯到近代奧齊爾家族或許還能找出高貴的血系。這讓他從小就接受極為良好的菁英教育而且生活優渥。直到11歲那年,政變讓整個奧齊爾家族陷入監視與不安他的人生才有所改變。帶有一點宣示意味,尤瑟夫在家族的鼓動下於成年後加入軍隊服務。憑藉著博學以及出色化學知識,他在軍中很快就得到重用。成為了水下作業大隊的一員。與軍方關係良好,妻子的家族為軍方要員。於2018年育有一子。

心理特質:
   平易近人,很難讓人討厭。但或許因為過於博學,偶爾會給人掉書袋的學院派青年感覺。除非有同樣豐富的歷史與化學知識,否則很難和他深入聊天。也因為這樣,交友一直不算廣闊。

訓練:
‧比爾肯大學先進工程化學系
土耳其水下防衛組 (SAS)
‧軍用化材研究與開發
‧室內近距離戰鬥專精

經歷:
‧安卡拉首都防衛行動 (2016)
‧摩蘇爾收復戰役 (2017)
‧木馬行動 (2020)
‧弧光專案 (2020)
附註:


























硬化泡沫噴劑
    可修補被破壞的強化牆或一般牆壁或填滿門縫/車洞/木屋廚房的通風窗。使用次數為100%計算:一個HIBANA彈丸大小算5%、門縫/車洞15% 、 木屋廚房的通風窗1個25%
* 噴劑泡沫無法由射擊破壞
* 會被Bandit電擊給破壞
板務人員:

360 筆精華,08/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