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四、讀心者
(UTC-6) 2010.4.6  15:00  美國紐約
    「嘿!看著我!我在問話的時候看著我!」穿著防彈背心的重案組刑警大聲喝叱。鋼桌對面,穿著囚衣的頹廢青年只是自顧自地玩著手銬,叮叮噹噹不絕於耳。面對刑警的怒火,囚犯只是抬頭象徵性的瞟了一眼。
    比起完全忽略,這樣的注視反而更讓刑警火大。
    「你不想看我,沒關係。看這張照片吧。」刑警將一名女童的照片用力地拍在桌上。照片裡的金髮女童笑得燦爛,頭頂還帶著俏皮的牛仔帽。
    「我們都很清楚就是你幹的,我必須要知道她在哪。從昨天開始,你就不停浪費我們的時間!否認、沉默、言詞反覆!操!你必須立刻停止這種行為!否則我絕不會讓你離開這房間。」
    「不,我沒有綁架。」青年故作正經後又嘻皮笑臉:「老天,你的青筋會跳欸!你如果去面試浩克的演員,絕對會上。」
    「我會要叫監獄裡的人用鋼刷擦爆你的陰囊。我發誓。」刑警凶狠地道。
    「在那之前,我只想跟律師說話。」他一個字一個字地說,更像喃喃自語。
    「去你媽的律師!」
    「這是我作為美國公民的權利──」
    「去你媽的我要打爆你的頭!」刑警暴怒,抓起鐵椅就往囚犯身上丟。兩旁的聯邦幹員立刻上前制止。
 
    單向監控鏡的這端,幹員們看著偵訊室裡的失控場面都忍不住嘆氣。
    『夠了,偵訊中止。』指揮官用無線電說道。
    這一切映在傑克‧艾斯特拉達(Jack Estrada)的墨鏡上。他如雕像般靜默端坐。毫無反應。儘管毫無反應,他卻很清楚自己看得比誰都還透徹。
    「真是一團糟阿,是吧?」剽悍的成熟男性來到座位邊坐下,順手將一杯咖啡遞到傑克面前。他是喬丹‧崔斯(Jordan Trace),傑克所屬戰術小組裡的前輩。
    「邁克爾‧薩默賽特(Michael Somerset),25歲,與上週末的誘拐案件有高度相關。於昨日在下班的路上被紐約警方逮捕。」指揮官說明情況:「我們在他車上找到摻了迷藥的水果糖、童軍繩、還有未成年色情影片。」
    「基本上證據都夠了,只缺一件事情…真的很希望能夠弄清楚孩子被關在哪。」指揮官無奈又嚴肅地說著:「你們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我們明白。」喬丹說道。
    傑克沒有多說話,只是背起裝備起身。與方才那名刑警打了照面。
    那刑警顯然沒有什麼興致,餘怒未消,抓了礦泉水猛灌。傑克搭了那刑警的肩膀一下。
    「嘿,老兄。」「嗯?」
    「別擔心,我會搞定。」傑克的語氣沉著而有把握。他一把推開偵訊室的門。
 
    對於另一名訊問人員的到來,邁克爾顯然沒有很意外,反而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面對這種挑釁,傑克不動聲色,只是來到桌子前面將裝備卸下。黑色的運動背包裡躺著HB-5心跳感測儀。傑克將儀器拿出,放在桌前。透過聲波,邁克爾‧薩莫賽特的心跳頻率也在螢幕上呈現。
    然後他就只是坐著。
    偵訊室裡十分安靜,靜到只有空調的嗡嗡聲。
    傑克戴著墨鏡,看不清眼神。這樣的寧靜反而讓邁克爾頗為不自然。
    「你打算坐多久?」十多分鐘的靜默後,邁克爾率先開口。這一開口,傑克的嘴角忍不住悄悄上揚。細心的他巧妙地控制在難以觀察的程度內,以免被犯人看穿情緒。
    …說話前有明顯的吸氣,是煩躁的情緒表徵。
    上揚的眉毛,表示潛意識裡的憂懼。牙關咬緊,顯現正承受壓力。
    邁克爾的一切行為全看在傑克眼中,這些常人難以留意到的細節都成為談判桌上的利器讓這位幹員充分發揮。
    傑克起身,從牆上拿下懸掛著的白板。
    「…你知道,根據聯邦統計。囚犯在高壓環境都會經歷數個心理階段。其中”抵抗”是耗時最長的,平均而論至少會有14-17個小時。換言之,你這階段才剛過一半…」傑克一邊說,一邊在白板上快速書寫:「而最後這些囚犯幾乎都會在最後看著自己的謊言崩潰而伏首認罪,比率高達97.7%...」
    傑克利用墨鏡,不著痕跡的同時觀察薩邁克爾的臉部情緒以及儀器顯示幕。
    心跳儀一閃一閃,以每分鐘89下的頻率快速閃動。傑克的嘴角再次上揚。
    「所以呢?」邁克爾調整了一下坐姿。
    「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說的話:…紐約警察(NYPD)搜過你家了,從地窖到天花板。現在他們正在申請搜索票,下一個目標是你堂哥家、還有你父母的住處。」傑克說著,一邊在隨身手冊上記錄:「我想知道,你昨天在下班途中,都沒想到涉入這種事情可能影響到你的工作嗎?更意味著你沒有辦法再去你喜愛的休閒場所閒晃了。值得嗎?」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他怎麼可以把我們的偵查方向說出來!」方才訊問的刑警在監控室裡驚問,所有紐約刑警都一臉驚慌。
    「交給他,他是專家。」喬丹頗有信心,自顧自地啜著咖啡。
    「夠了,我要把他轟出去──」
    「嘿!洋基佬。」喬丹提高了聲音,起身將刑警擋住:「我說交給他,他是專家。」
    那刑警看著喬丹完全不給商量的表情,只得哼氣作罷。
 
    「我是無辜的,我也很無奈。」邁克爾回復屌啷噹的模樣。
    傑克大方微笑以對。
    「薩莫賽特先生,你相信上帝嗎?」
    邁克爾噘嘴聳肩,不置可否。
    「我很相信上帝,我也相信上帝對每個人都有計劃。他會讓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能力,這就叫做天命(Destiny)──」「幫個忙,講重點。」
    「好,我的天命就是看見每個人心裡的祕密。」
    「你在跟我佈道嗎?」
    「我會告訴紐約警方不用浪費時間去叨擾您的家人了。但我會請他們將你的工作場所徹底搜一遍。」傑克的表情無比認真:「如果必要,我甚至會把整個你工作的地方刨起10公尺。然後在一切明瞭後,我還希望能夠將你順便埋進去。」
    邁克爾表情僵硬,難以置信地盯著眼前的光頭幹員。
    『請搜索人犯的工作場所,找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材料庫、工具間、宿舍、機房、地窖、工坊、甚至是廢棄物堆放處都別放過。』傑克對著通訊器說道。
    「現在,薩莫賽特先生。我已經完成我的任務,我要離開了。在我走出這扇門之前,你可以替你的減刑爭取更多的機會。就是配合警方交代各種細節。」傑克說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會盡一切努力減少被鋼刷擦卵蛋的時間。」
 
    任務順利結束,警方在一小時內成功的找到了被綁架的女孩。值得慶幸的是她尚未被傷害,只是受到嚴重驚嚇與些微脫水。確實如傑克的偵訊結果,這名犯人將女孩藏於工作場所的廢棄洗車間內。
    「剛剛指揮官打來,感謝你的幫助。」喬丹掛上電話。
    此時兩人已經在95號州際公路上一路往南。
    「不謝,我只是做自己的本分。」傑克將椅背調低。墨鏡還是不離臉上。
    「你怎麼知道他把女孩藏在工作的地方?」
    「從稍早我從旁觀察偵訊過程,我就知道這個薩莫賽特很擅長閃躲問題以及激怒訊問者。所以我一進去就先施加精神壓力,目的在於讓他不安。一邊觀察他的情緒語言還有脈搏。」傑克說。
    「恩,很厲害。難怪你一進去啥也不說就坐在那裏十多分鐘。」喬丹認同的點頭:「那個問話的刑警快氣炸了。直說要趕你出來。」
    「我從他的語速和心跳得知戰術奏效,他不耐煩的程度比我預期的還大。也知道和這種人打交道時”掌控局勢”是首要之務。」傑克侃侃而談:「所以我用統計數據、用資訊來營造主導權…」
    「就像老師。」
    「沒錯,就像講台上的老師。而我非常樂意看到他變換坐姿,中國人有一句話叫做”坐立難安”,意思是無論站著或是坐著都不安心。」傑克用不甚標準的中文說著成語。
    「酷,我他媽愛死東方文化了。」喬丹讚道:「你還沒解釋你是怎麼得知人質藏匿點的呢?」
    「記得我最後跟他說的那一串話嗎?我在整串對話中安排了他所有可能藏匿人質的地方。」傑克說道:「我把關鍵字串成一段毫無意義的寒暄。就為了看他在聽見哪個關鍵字時心跳加速。結果就是工作場所啦!他在那一秒脈搏頻路飆破每分鐘102下。」
    「老天,你真他媽會讀心術欸。」喬丹搖頭讚嘆。
    「這是我的看家本領。」傑克說道:「但我當時更希望讓他心跳歸零。」
    「他的陰囊會被刷爆,你就不用太糾結了。幹得好。」喬丹拍了他的肩膀:「你知道,那些紐約警察真的都把你當神一樣看待。」
    「你說布朗克斯刑警嗎?」
    「就是那個拿椅子摔人犯…嘿,等等你怎麼知道他名字?」喬丹疑惑。
    「我不只知道他的名字,我還知道他是左撇子,更知道昨晚過得香豔、甚至還知道他養的貓脾氣跟他一樣差。」傑克說著。
    「哇!我在福爾摩斯看過這招!快點跟我解釋!」喬丹讚嘆著。
 
    「左手掌緣的藍色墨跡顯露了他的書寫習慣,這是最明顯的。名字我就不用多提,防彈背心跟槍套上面都有姓名的縮寫”J.Bronx”。」傑克說道:「眼睛血絲多,表示他晚睡。口氣差,有宿醉的跡象;脖子上有吻痕、而且很深,對象應該是一位狂野的女孩。從我的推斷,他火爆的脾氣可能充分反映在執行任務上。並在任務結束後會定期用激烈的感官體驗麻醉自己。我是指性愛與酒精。會使用這種方式自我麻醉的人,絕對不是偶發,而是習慣養成。」
    「真猛,那貓呢?」
    「他手臂和衣服都有貓抓咬的痕跡。甚至連下巴都有,而且還很新鮮。表示這也是常常發生的事情。」傑克說道:「如果再給我多一點時間觀察,我會有更有趣的認識。」
    「為什麼我就沒有這種本事。」喬丹嘆為觀止。
    「套句福爾摩斯的台詞:你只有看,沒有在觀察。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所以也不用太介懷。」傑克說道。
 
    「你會這樣分析每個你遇到的人嗎?」喬丹問。
    「會阿,這很有趣。不是嗎?」
    「那你怎麼分析我的,說來聽聽吧。」
 
    「南方口音很明顯,我第一次遇到你就猜你是亞特蘭大或是德州來的。但從你飲食習慣還有置物櫃旁的德州旗,讓我確認你是德州人。」傑克說道:「身強體壯、嫉惡如仇。還有嚴謹的生活習慣以及下意識的稍息站姿,讓我推測你一定待過軍隊。左手臂上的陸戰隊刺青證明了我的推測。」
    「厲害喔,說下去。」
    「手臂上有舊燒傷,而且不時會有新傷出現以及燒燙傷藥膏的氣味。除非你是個到處救火的義消,否則我合理假設你很享受被燒。簡而言之:你是一個玩火的人。」傑克說:「但你是聯邦調查局幹員,應該不會單純只把這種危險當作興趣。在結合上你的化學專業背景,你肯定總利用下班後做某種實驗。」
    「哇!太猛了!我一直想設計一種可攜式鋁熱貼片,在攻堅場所一定能派上用場。當然…這沒有我想像的簡單。想不到你竟然觀察得出這種事情!」喬丹說:「說這麼多,如果要用簡單的語句下定論,你會怎麼描述我?」
    「恩…我們共事才1個月。或許說起來你會不太相信…」
    「喔,但說無妨。」
    傑克摘下墨鏡,一臉嚴肅地盯著喬丹剛硬的輪廓。
    「你是一個…就算我把命借給你也沒問題的可靠夥伴…」
 
    「呃,謝啦。我沒想到評價這麼高。」喬丹尷尬地笑著:「這樣實在太煽情了…我不搞基…嘿!我也不是說你基啦…」
    「別騙我,你就是這樣覺得的。而我也要嚴正聲明我不是同性戀。」
    「該死…我忘記你會讀心術…」喬丹乾笑:「不是同性戀就好。」
    「絕對不是。」
    
    尷尬的沉默只持續幾秒,兩人同時爆笑出聲。
    「媽的,超GAY。」喬丹拍著方向盤。
    「幹,就說不是同性戀了!」傑克笑罵著。
    「好…不是就不是。其實同性戀也沒什麼──」
    「不要再提同性戀的事情,別人會誤會!」「好好好…」
 
    傑克戴回墨鏡,將廣播裡的音樂開大。電台很配合地正播送著幾年前的經典動畫《玩具總動員》的主題曲:You've got a friend in me。
    藍迪‧紐曼慵懶的嗓音與旋律讓兩人都忍不住輕哼出聲、樂在其中。

Pulse
代號:Pulse (*為英文中「脈搏」之義)
本名:傑克‧艾斯特拉達  (
Jack Estrada)
國籍:美國  

出生:1984.10.11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戈茲柏勒
身高/體重:1.92 m/104 kg


所屬單位:聯邦調查局武器戰術小組
組別:防衛組
數據:裝甲 1/速度 3

主武裝
‧UMP45 (SMG)


‧M1014
(SG)

副武裝
‧M45 MEUSOC (HG)

‧5.7 USG (HG)


裝備
‧遙控C4/倒刺鐵絲網


特殊裝備(能力)
‧HB-5 心跳感測器
背景:
    Jack 的父母分別為Cynthia Estrada和Mark Peterson。出身於山謬強森空軍基地,從小被當成小軍人撫養。他也跟隨著母親的腳步,成為軍中情報軍官。

心理特質:
    由於不斷在軍事基地之間調動,Jack著迷於任何能夠幫助自己判斷身分的微小差異,他善於觀察、判別細小的表情,以及從一個人的言語模式和體態判斷對方的過去經歷。

訓練:
‧普度大學:鑑識學士理工學位;生物測定學碩士學位
‧聯邦調查局(FBI):生物識別技術實習生
‧聯邦調查局(FBI):生物識別特勤幹員
‧FBI SWAT:談判人員

經歷:
‧2007年,Jack成為一名 FBI 的生物識別程序實習生。在2010年接受邀請加入FBI SWAT。從實驗室走向現場,他那種能夠探悉人們內心的能力,使他自然而然成為一位可信賴的談判高手。

附註:
‧Michael Somerset 誘拐事件的首席談判人員,並在此行動中首次使用心跳感測儀原型機。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