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一、尖兵
(UTC+1) 2018.12.24  21:50  德國‧漢堡運河
    防彈玻璃上,趴擦悶響與彈頭擦過的火花就像雨點。彈頭嵌入玻璃,蛛網像是有生命的爬開。
    『Blitz!推進!我會在你後面!』IQ喊道
 
    為什麼我老是在前面?
    我不只問過自己一次這個問題。
 
    G52戰術防彈盾後方,埃里亞‧寇茨(EliasKotz)按下開關。盾面上的3x8高功率LED矩陣在一瞬間綻出上百萬亮度。持槍的敵人哀號摀眼退開,另一人則將閃著紅燈的爆裂物朝他擲出。
    熱浪與衝擊波迎面襲來,不少破片軸承噴在盾面上。埃里亞在混亂中果斷橫盾架槍。
    
    我是尖兵、是先驅,我是第一個開槍的、也可能是第一個倒下的。
    流彈、絆雷、陷阱、還有該死的IED…任何一種都可以殺死我好幾次。
    也許你會好奇問:「嘿,寇茨。你在這個位置難道沒有怕過嗎?」
 
    埃里亞的碧藍銳目凝神,瞳孔縮成一個點、手指扣下扳機。USP戰術手槍擊發,滑套退出彈殼。9釐米彈頭衝出槍管分毫不差地貫入目標頸部,血跡全數噴在海巡辦公室的走廊上。
    
    你在開玩笑吧?我當然怕死了。而且不瞞你,我怕的東西可多著…
 
(UTC+1) 1999.4.13  04:50  科索沃戰區
    「你沒事了,菜鳥。」
    埃里亞發現自己已經在街邊。而機槍聲仍然沒有休止的意思。眼前的下士正在替自己檢傷。他好一會才從巨大的驚嚇中逐漸拼湊出自己在40秒前遭遇的事情。事發經過並不複雜:簡而言之就是自己所屬的偵查班與科索沃解放軍偕同巡視此區域時,遭到塞爾維亞機槍陣地的側襲。
    這裡是普里斯提納,科索沃自治區的首府。南斯拉夫聯盟的一部份。
    這個搖搖欲墜的聯盟在此以前早已經烽火九年。蘇聯驟然瓦解的徬徨讓這片土地上充滿不安與衝突。六個共和國在民族紛沓的巴爾幹半島上搭上了最為紛亂的後冷戰局面彼此攻伐。
    6年前,阿爾巴尼亞人為了居住地主權獨立開始發起與塞爾維亞的抗爭戰線。北約為首的西方聯軍於1999年初大力支援科索沃的獨立戰爭,讓這一切局勢更加混亂。其中,方完成統一的德國更將此處視為磨練國防軍的絕佳實戰場域,派遣了兩個快速部隊師駐紮,協助維和事務。埃里亞便是其中之一。
 
    「班長?」「怎樣?」下士班長正試圖用無線電請求撤離。
    「他們呢?」埃里亞看著幾名嚇壞了的國防軍同袍,身邊一個科索沃的友軍都沒有。
    「他們反應太慢了,還在那裏挨子彈呢。」下士班長調整著無線電頻道:「我要叫支援把他們炸回石器時代…」
 
    「喀擦!」「鏗!」
    Zastava M87重機槍機匣蓋被打開,操作的塞爾維亞士兵熟練地拆下彈鍊、將冒出白煙的槍管替換完成。一旁的彈藥兵則從鐵盒裡抽出一條新彈鍊遞上    
    「機槍停了…」埃里亞留意到突然安靜下來的街道。幾名國防軍同袍紛紛站起身,不安地朝著硝煙瀰漫的街口偷瞄。而埃里亞的眼睛則停留在馬路中間那已經焦黑變形的BTR車門殘骸。
 
    『戰錘6,這裡是豹眼11。我們在行經W1區域時遭──』「埃里亞!」
    那下士被同袍弟兄突然的大喊嚇了一跳。
    埃里亞,這個年輕的國防軍士兵竟然徒手抓起了整面裝甲車的門。他拖著沉重的裝甲、搖搖晃晃地奔向敵方機槍陣地的殺戮區。
    「埃里亞!看在耶穌分上你在幹嘛?」下士錯愕的喃喃自語。
        
    我們的任務…不就是維和嗎?
 
    埃里亞喘著粗氣,裝甲車門沉重異常。即便他出色的運動員背景還是有些超乎負荷。但使命感他身上每一條肌肉束都迸發著最純粹的力道,支持他不屈不移的步伐。
    就在塞爾維亞機槍手拉槍機、就射擊位置時。埃里亞突然從街角衝出,來到科索沃士兵們身邊。
    「開火,不要讓他們喘息。」塞爾維亞士官喊著。
 
    機槍火力散射開來,密集的彈雨傾瀉在埃里亞的面前。兩名塞爾維亞士兵從掩蔽後起身,一人舉起AK朝埃里亞的足部掃射、另一人則扔出手榴彈。埃里亞不慌不忙,飛快蹲伏護住脆弱的腳部、任憑手榴彈在旁炸開也毫無退縮之意。
    劇烈交戰中,迫砲的尖銳破空聲轟然來到頭頂。顯然是友軍的砲火支援到來。一發高爆彈落在十字路口中央、土屑瓦礫噴散得到處都是。緊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第四顆…履帶運轉的尖銳刺耳聲響緊迫而來,俄製的T-72戰車撞穿街巷、後方則緊跟著一個排的士兵。埃里亞凝神看了幾秒才認出這是科索沃方的友軍。
 
    密集的砲擊成功將塞爾維亞的機槍陣地給摧毀,加上科索沃解放軍的裝甲支援,戰車砲徹底摧毀了塞軍的士氣,紛紛向後逃竄。而方才被壓制的科索沃士兵則從掩蔽後持槍追出。用追殺獵物的心態朝著敗逃中的塞軍士兵開槍。
    一名科索沃少年最是積極,他起身一口氣打光彈匣,射倒兩名舉手投降的塞軍士兵;俐落更換彈匣後再朝著右側一名塞軍後心開火。那塞軍士兵應聲倒下,鋼盔向前噴落露出一頭花色斑白的頭髮。那塞軍老兵頑強地撐起身子,企圖爬離道路。但少年士兵衝上前,毫不留情地用槍托朝著他後腦用力一挫。
    老兵呻吟著被擊倒,臉上沾滿了泥水與血汙。少年飛快用槍口抵著那塞軍老兵的後腦勺。
    「我要把你的下賤腦袋──」
    「住手!」埃里亞大聲制止。
    少年士兵停下動作。埃里亞奔上前將那名老兵給摻起。那塞軍老兵膝蓋後方中槍,試了幾次才成功地起身。
    「來吧,小心腳步。」埃里亞低聲提醒,將那塞軍老兵帶往後方。
    
    「你以為你是誰啊?」那少年士兵突然用差強人意的英文大聲質問
    埃里亞停下腳步,偏過頭用眼角餘光打量著這個稚氣的男孩。
    「你以為你是什麼正義天使之類的嗎?」那科索沃少年的眼神裡燃燒著深沉的仇恨,該屬於這個年紀的天真和青春一點痕跡都找不到,臉上的血汙讓他看起來兇惡許多。他手上還握著彈藥全滿的AK-47突擊步槍。
    埃里亞轉身,與少年四目相接。
    「…我不是天使,但我也希望你不要成為魔鬼。」埃里亞平靜地說道。
    男孩似乎完全聽不入耳,憤然轉身投入前線戰鬥中。灰色軍袍的渺小身影逐漸隱沒在灰黑的斷垣殘壁裡。遠方還傳來陣陣機槍掃射以及迫砲爆炸的聲音。
 
    十幾年過去,那扭曲的容貌,有時還會將我從夢裡驚醒。
    這種將一個年輕靈魂徹底污染的國族仇恨,始終令我不寒而慄。然而比起這個…還有另一個更可怕的經驗等著我。
                                               
(UTC+5) 2008.11.27  21:01  印度‧孟買泰姬陵飯店
    「教官!告訴我們該怎麼辦!」「重整隊形啊!不要聚成一團!」
    「啊啊啊啊────」「9點鐘,高處!掩蔽!」
    「手榴彈!蹲下!」
    「教官!退到我後面!」
    「人員倒下!人員倒下!」
 
    埃里亞追隨著新的突擊波次踏入飯店餐廳。因為攻堅行動導致的斷電,室內昏暗不明。窗外的光源以及戰術槍燈勉強提供了視野。眼前殘破的裝潢與桌椅、還有誇張塗開的血跡與滿地彈殼。都意味著稍早之前的駁火有多慘烈。餐廳裡一片死寂,遠處隱約傳來友軍肅清建築的喝叱聲。
    從昨夜開始,恐怖攻擊就像野火一樣在孟買四處燒開。情資顯示,來自巴基斯坦的伊斯蘭組織「德干聖戰軍」針對各處歐美人士群聚熱點進行一場規模極大的組織攻擊。
    在印度擔任反恐指導員已經第二年,埃里亞怎麼也沒想到會遇上這種大事。
    在事件爆發的第三個小時中,他所屬的小隊便動員前往泰姬陵酒店處理人質危機。印度軍方早已將周圍封鎖,然而恐怖分子們火力非常強大,爆裂物和自動武器一應俱全。
    埃里亞的小隊在第一波次的突擊中就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恐怖分子朝著他的小隊傾瀉了至少五百發彈藥。同伴們在槍火中紛紛倒地,這些印度軍警根本沒有遇過這種威脅,完全就像是菜鳥一樣被屠殺。連埃里亞自己都身中兩槍。
    然而他拒絕了後送,堅持要回來這裡。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找回弟兄。
 
    埃里亞舉著戰術盾,盾上的槍燈左右來回逡巡。
    一公尺外的地上,一個印度突擊隊員的身軀倒臥在血泊中、後腦巨大的槍傷令人怵目驚心。埃里亞額上的冷汗低落,碧藍的眼睛眨著,悲傷與害怕的淚水幾乎要奪眶。
    他清楚看見防彈背心上繡著「皮辛(Pisin)」的名條。那是他的副官。
    五步之外,兩名突擊隊員相枕而臥。其中一人還握著槍。顯然也已經殉職。
    還有右側桌邊、舞台、餐車邊緣都有殉職弟兄的身影。埃里亞實在難以接受這些一小時前還驍勇善戰的弟兄們此時都變作了鬼。
 
    對不起…對不起…我應該在前面的…
 
    埃里亞對每個經過的同伴身軀道歉。他咬牙,面罩下雖然看不出表情。但他很清楚自己不想再待在這裡任何一秒。
    『左側通道安全!』『樓梯間發現4名人質,護送中!』『抄收。』
    鄰近的各小隊紛紛回報情況。很顯然攻堅已經來到了尾聲,這些瘋狂的襲擊者大多都已經在駁火中遭到格斃。
    埃里亞放輕腳步,側耳細聽。
    「沙沙娑娑…」
    「散開!這裡還有人!」埃里亞聽出這是衣物摩擦地面的聲音。
 
    就在下一秒鐘,左側的沙發後方人影閃現。霰彈槍轟然擊發。一名印度突擊隊員左胸中彈,摔倒在地。頓時槍火四射,這些印度軍警一邊救傷一邊奮勇回擊。只有埃里亞冷靜地關掉了盾上的戰術照明燈。
    他飛快出槍,藉著光源搜索目標。這名殘敵火力強大,整個左半邊就像是機槍陣地一樣爆起密集火力。這些印度軍警頓時被敵火給壓制。
    從目測看來,對方將一挺RPD機槍架在沙發上、手持霰彈槍護身。
    「包抄他!不要怕!」指揮官用英語喊著,埃里亞身邊的印度突擊隊員聞言便要從掩蔽後起身。
    「現在衝出去是送死!聽我指揮!」埃里亞接管指揮權:「以我為箭頭!」
    埃里亞將戰術燈調成閃爍頻率,朝著槍火正面衝出。
 
    後來我成功將那名恐怖分子擊斃,意料中的事情。在黑暗中他肯定被我閃成白內障,然後我趁著這要命空檔上前用盾牌敲爆了他的臉。
    G52盾牌的概念也是從這裡得來的。同僚在往後都稱我為「閃擊(Blitz)」,天知道這有沒有違反《聯邦刑法典》第86條…
    比起這個,他的兩腳在第一波攻堅中就已被炸得血肉模糊,卻還是堅持要埋伏我們…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恐怖主義的瘋狂。而我也終於意識到自己是踏上了什麼人生職涯。
    如果不幸殉職,這些弟兄們就是我的模樣。
    如果有幸活著,就要準備好迎戰下一次更猖狂的邪惡…
                                     *
    「幹得漂亮,已經發現威脅容器。準備確保。」IQ說道:「Blitz,你當尖兵。」
    「抄收。」
    『窗戶友軍躍入,注意槍口!』Thermite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埃里亞收槍舉盾,小隊快速組織起戰術隊形。默契絕佳地確保Thermite後方,直到後者完成安置炸藥的任務兩人才快速歸隊。
    埃里亞在牆邊蹲踞,將USP上膛。他的位置,毫無意外地依然是在最前頭。
 
    這是我此刻在這裡的原因,儘管我依然害怕仇恨、害怕瘋狂、害怕該死的槍林彈雨。
    但我更願意在這個位置,替所有弟兄擋下每一發子彈。
 
    「尖兵已就定位,準備好就突破。」


Blitz
代號:Blitz (*為德文中「閃擊」之意)
本名:埃里亞‧寇茨  (
Elias Kötz)
國籍:德國  

出生:1980.4.2  德國‧不來梅 (聯邦德國)
身高/體重:1.75 m/75 kg


所屬單位:第九邊境防衛隊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閃光戰術盾 (Shield)



副武裝
‧P12 (HG)



裝備
‧破門炸藥/煙霧罐


特殊裝備(能力)
‧閃光戰術盾
背景:
    身為Hermann-Böse-Gymnasium畢業生的Kötz不但精通學術,同時也是HBG雙語學科的運動員。突出的體型讓它成為一位傑出的運動員,並將田徑場的經驗帶入軍事訓練之中。熱情的天性和學術背景讓他從科索沃快速反應師的士兵輕鬆轉服GSG-9。在2008年孟買攻擊事件之後,Kötz成為印度編組反恐單位裡不可或缺的人物

心理特質:
    雖然Kötz覺得他在戰場上的工作很可怕,但在心理上還可以承受。在行動中,他善用幽默感來緩和情緒,並以不參雜個人情感的方式處理壓力。他會第一個衝去架設封阻物,將團隊安全看得比自身安危還重要。在某些英勇事蹟中,Kötz拒絕接受表揚。當他面對過度誇讚時,他會開始自謙。

訓練:
Hermann-Böse-Gymnasium 國際學士
‧快速反應師
‧第九邊境防衛隊 (GSG-9)

經歷:
‧科索沃戰場
‧印度孟買 (訓練員)

附註:
‧無。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