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七、馬格里布的陽光
(UTC+1) 2005.11.15  10:00  法國‧巴黎綜合理工學院
    『未來,無人機將改變整個戰場的全貌。機械與科技將取代士兵,懂得善用的國家方能取得先機。87年前,我的祖父在索姆河操作當時的尖端科技,一舉撕開敵人防線予以迎頭痛擊。如今我期待大英能夠掌握屬於這時代的趨勢,重新找回舊有的大不列顛榮光。
    「剛剛的視頻是諾頓爵士(Sir Norton),英國皇家科學院士針對一戰終結87前紀念的演講。諾頓爵士是當代最優秀的一名無人機權威,基於他的理念,容我呈上這份參展作品– 拆彈者T1。」
    在機器人競賽會場,一名美麗的少女正向評審們介紹著自己的獨特設計。
    「履帶?很大膽。一般來說,大部分人都會選擇相對簡單的輪具。」
    「裡面的電路設計很特別,跟遙控車很相似。」
    評審們看著桌上精巧的鐵製遙控機器品頭論足,強化鋼片包覆下的履帶、簡易手臂、鋼夾。確實,這樣的工藝水準看上去確實已經頗具架勢。
    「我的靈感來自於我祖母的經歷。」少女介紹,切換著投影幕。
    屏幕上是一張泛黃黑白照片,看上去年代久遠。圖片裡一位嚴肅端莊、身著自由法國反抗軍服的女士拿著一張設計圖稿。與她合影的則是數名美軍傘兵。
    「啊!真是了不起,妳參考了歌利亞遙控炸彈!」左側的副評審讚道。少女則大方點頭承認。
    「但我的設計比歌利亞更出色,我參考我祖母繳獲的配線圖…」少女顯然也講到了興頭上,滔滔不絕地說明自己的研發與設計經過。幾名評審也樂於看著這個聰明的小女孩充分發揮學能。
    「很令人印象深刻,真的很出色…。最後我只有一個問題:告訴我…來自南錫的艾瑪紐‧畢尚小姐(Emmanulle Pichon)」主審拿起選手資料:「妳的動機是什麼呢?為什麼要設計拆彈機器人?這不是份輕鬆工作耶。妳知道這場子裡大多都只是些設計掃地、關燈、倒茶水機器人的對手。」
    「我認為,科技應該是以人類幸福為最大依歸。這也是我接觸機器人的最大動機。」艾瑪紐自信滿滿地說道:「而拆彈機器人不正是保護人類最具體表現嗎?」
 
    那天,在評審的肯定目光裡。艾瑪紐毫無意外地獲得了第一。
    而這份肯定也讓她之後順利地成為陸軍技術菁英。
                                         *
(UTC+2) 2011.10.1  17:00  利比亞‧班加西
    法軍的C-130掠過黃昏天際,在貝尼納機場跑道上著陸滑行。在跑道盡頭,早已有三輛悍馬組成的武裝運輸隊等候。
    打從去年2月開始的民主浪潮開始風起雲湧,整個阿拉伯世界便陷入巨大的變動與不安之中。先是突尼西亞,緊接著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戰亂與烽火席捲整個中東乃至於北非。
    利比亞,這個具有歷史風華的北非國度。從二月中旬開始的內戰到此時已經來到尾聲。但逼近覆沒的格達費政權仍然負隅頑抗,讓整場戰爭進入賽末點的血腥拉鋸之中。
    
    三名頭戴防砂巾、沙漠迷彩的士兵正靠著悍馬閒聊。一邊看著C-130轉向,逐漸停妥。
    「嘿,薩維耶。」「嗯?」
    「聽說這次的技術支援人員是法國淑女耶。」左側的壯漢饒富興致地問。
    「恩哼。」被稱作薩維耶的青年應了一聲。
    「你趕快教我們幾句法文吧?讓我們秀一波,認識一下。」
    薩維耶‧馬謝禮(Xavier Marchélli)身材高挑、肌肉均衡,健康的古銅膚色是長期在沙漠地區歷練的證明。濃眉俊目、高挺的鷹勾鼻,具備了所有令女子垂青的條件。而獨特的法美混血更讓他的氣質與眾不同。他就像馬格里布之地著名的日光一樣令人著迷。
    「技術人員…哈,傑洛米(Jeremy),我的兄弟,別抱太高期待阿。」薩維耶蠻不在意地道:「資料上說她是無人機專家,絕對是那種埋首在書本和螢幕裡的。可能帶著厚眼鏡、頭髮蓬鬆、手腳毛髮旺盛、暴牙…」
    「看在聖母的份上,拜託住口…」傑洛米失笑。
    雖然嘴巴上說不要期待,薩維耶卻還是調整頭頂的阿拉伯頭巾、從車窗倒影檢整自己的模樣。
    三人都是屬於”迦太基”武裝公司的雇傭人員,這間公司素來低調不為人所 之、但實際上在阿拉伯之春的烽火裡無役不與。他們大多是由北約會員國的退役軍人組成,具有相當的作戰實力。更棒的是,傭兵身分給了他們較少的政治限制。因此在迄今為期八個月的利比亞內戰中異常活躍。
    另外一人則是小隊裡的爆破專家史提夫(Steve),他恰到好處的肌肉讓身材瘦小的他看起來就像一頭精力充沛的野狼。
    「我實在不懂…我們三個就已經夠厲害了。幹嘛還需要什麼無人機專家…」史提夫問,自負的他對於專家支援這件事情不以為然。
    「只要女生都好啦。」傑洛米依然抱持著美好幻想。
    「她可能還有狐臭,不刷牙、長期熬夜的口氣…」薩維耶盡責地潑著冷水,然後轉頭──
    這一看,可真的把他看傻了。
    「那就是我們的專家?」傑洛米瞇眼,饒富興致。
    艾瑪紐‧畢尚揹著行軍袋。簡單的T恤牛仔褲加上避彈板背心,頸上繫著沙漠數位迷彩防砂巾。深褐色的捲髮在頭頂梳成一個優雅的法式包頭紮起。儘管一身硬派的實用軍事穿著裡,她仍然保有法國女性的柔美與時尚。
    「晚安!歡迎來到班加西。(Bonsoir,Bienvenue à Benghazi),我是薩維耶。」
    前一秒還在針對「專家長相」不斷奚落的薩維耶此時熱情地用法語打招呼,甚至還主動地上前握手,惹得傑洛米與史提夫白眼大翻。
    突然聽見熟悉的法文,艾瑪紐顯然十分驚喜。
    「你是法國人嗎?(Êtes-vous français?)」艾瑪紐開心地問。
    「算吧。我是法裔美籍,高的是傑洛米、矮的是史提夫。」為了避免生疏的法語露餡,薩維耶不著痕跡地改用了英語。
    艾瑪紐親和地微笑向兩人握手致意。
    「先上車吧,我們先回駐地讓妳安頓下來。晚飯後我們任務簡報。」
    「好的。」
                                     *
    經過簡報後,艾瑪紐很快就捕捉到了迦太基的任務本質以及情勢。自從8月反抗軍攻下首都的黎波里後,反抗軍就加緊了戰鬥步調。據信,格達費已經敗退至蘇爾特據險而守。而反抗軍也緊追而至。血腥的前哨戰鬥已經提早展開。在其間,格達費的精銳部隊「哈米斯旅」已經三度擊潰反抗軍的攻勢
    迦太基武裝公司,代表的正是英美法等國的意志延伸。
    由於國際壓力,西方盟國不便派軍深入。因此將正規武裝限制在空中支援,但戰爭的結尾終究得靠著地面部隊決勝負。「迦太基」武裝公司便成為西方盟國的窗口,部分「前」軍人、特殊專家旋即以受雇武裝成員的身分進入利比亞。在各種非常規戰鬥中大顯身手。
    如今這批傭兵只剩下最後一個任務:殺死格達費。
    對於艾瑪紐而言,這則是她的重要生涯關卡。從2007年進入陸軍擔任技術人員後,她便受到了法國精銳GIGN的注意、經過幾次合作,許多GIGN的技術員則對她讚不絕口,甚至不少成員也給予了她極高評價。對此艾瑪紐當然躍躍欲試。然而,艾瑪紐也深知若要加入GIGN,則有一條巨大的鴻溝橫亙眼前。
    國家憲兵干預隊還未曾接納過女性隊員。
    『妳需要證明妳不只是個電子專家。而是個精通電子技術的戰士。』
    艾瑪紐的直屬指揮官這麼說道。
    兩周前,指揮官從桌上將一份派令交到艾瑪紐手中。那是來自國防部的直接指派,奉命前往支援利比亞反抗軍的活動。
    「戰事挺激烈,但我想…妳也許可以在那之中找到些收穫和歷練。」指揮官說:「對妳算是個很棒的機會。」
    雖然不明就裡、也有些緊張,但艾瑪紐還是踏上了這塊古老的馬格里布之地。她一向熱愛挑戰、也期待著指揮官口中的收穫。
 
(UTC+2) 2011.10.5  22:30  利比亞‧蘇爾特
    『無線電測試』『抄收。』
    「戰鬥比預期的激烈,嗯?」對面的薩維耶問道。
    艾瑪紐緊張地點著頭,槍聲從剛剛開始就沒停止過。與這三人相處幾天後,她能夠感受出這三人都是一等一的戰鬥高手。而且極為習慣非常規的作戰方式。但她卻不太能接受三人對於戰場的樂觀與享受。
    第一次和這樣的同伴出任務,艾瑪紐無法把握一次就習慣。
    她低頭檢整著正在戰術腿袋內充電的無人機,說服自己平靜下來。
 
   RSD Model 1,一輛具有高機動性、隱密特性、裝備電擊拋射針的無人機。是她的心血、甚至可以說是全法蘭西最優秀的軍事工藝精品。不只能勝任滲透偵察,同時對於敵方各種精密電子器械都是極大的威脅。
    按照計畫,反抗軍的車隊會將他們在目標400公尺外放下。然後在迦太基小組的護衛下,她會立刻用無人機切斷整個區域的備用電力。
 
    「這種交火在這裡是常態。」薩維耶說道:「我們來複習一下等等的策略。」
    艾瑪紐拿起電子戰術圖,纖指輕溜。
    「恩…我們預計會在蘇爾特大學外圍停下,那裏是反抗軍的攻擊發起線。然後我們會繞過清真寺,針對攻擊議事廳的備用電力供給站,據信──」
    「RPG!」
    駕駛大喊,整輛軍卡急閃,轟然翻出道路。艾瑪紐重重撞上車篷架然後翻甩出車外。她吐出滿嘴沙塵,努力撐起身子。此時整條主要道路已經變成戰區,前方一輛軍卡兀自燃燒,幾個反抗軍士兵的碎塊殘肢掉在不遠處。其餘的反抗軍則就地開槍反擊。
    「起來!艾瑪!」薩維耶喊道。
    史提夫舉起手中突擊步槍,以路邊車輛為依托開槍回擊掩護著兩人。
    「薩維耶!離開道路!」傑洛米一邊閃躲著槍火,一邊將機槍腳架展開。
    「艾瑪!」薩維耶叫道,扯起艾瑪紐。
    「我沒事、我沒事…」艾瑪紐正要說話:「現在我們──」
    『AS12,這裡是C1。我們在運輸路線遭遇伏擊。請求支援,危險距離。』
    『調度中,待命。』
 
    「現在怎麼辦?」艾瑪紐問。
    「冷靜,姑娘。我們等300秒。」薩維耶說道,隨即轉身朝著幾名反抗軍打出戰術手勢。一名手持RPG的反抗軍見狀連忙以低姿態跑來,但一發穿甲彈直接命中了他的左胸口,將整個人打成碎塊。
    「喔,幹這一定很痛。」史提夫將手中的HK416換上新彈匣。
    「嘿!你願意幫個忙嗎?(Would u give me a hand?)」薩維耶對著另外兩名嚇壞了的反抗軍問。
    傑洛米從地上撿起一支斷手,拋到了薩維耶身邊。
    三人哈哈大笑。
    這傢伙竟然在笑?這種當著別人同胞的面講這種白癡雙關語…竟然在笑?
    艾瑪紐躲在水泥路障邊,協助一名中彈的反抗軍止血。三名迦太基的行為她全看在眼底。身受槍傷的反抗軍士兵也靜靜地看著這三名外來雇傭軍正以同袍的屍體為樂。
    『C1,這裡是AS12。在城市裡有成噸的ZPU跟薩姆飛彈,美國海軍拒絕出動直升機。』
    『幹他媽前面路口根本等於一整座堡壘耶!』
    『呃…先待命。我找找其他方式。』
    無線電裡薩維耶跟聯合指揮中心正爭論不休,一輛俄製T-72突然撞穿道路左側的住宅區,從隊伍後方出現。
    「喔幹──」
   T-72開炮,將後方的反抗軍裝甲車給擊毀。
    『C1,這裡是AS12,我們連絡上美國海軍貝里號(USSBarry),他們需要座標。3分鐘內就能發射戰斧飛彈支援…C1?』
    哈米斯旅從道路兩方湧現,顯然早已設伏許久。T-72上方的機槍手掃射著逃散中的反抗軍。艾瑪紐倉皇拎起手邊的HK417射手步槍,朝著機槍手射擊。這是她第一次對著人開火。那機槍手沒留意到冷槍,胸口中彈摔入車內。
   T-72隨即轉向,同軸機槍撒出火雨。
    整條路面都隨著戰車的移動以及砲火而震盪,薩維耶抓起艾瑪紐,一把將她扯離道路。史提夫從胸前戰術袋中拿出塑膠炸藥包,冒著槍火衝前。幾名哈米斯旅的士兵立刻轉身對他射擊。
    面對突如其來的火力壓制,史提夫冷靜急停,在車輛殘骸邊掩蔽還擊。同時將炸藥包往對街飛擲而出。傑洛米默契十足地接住,在哈米斯旅士兵意會過來之前就從射擊位置後奔出、蹬上汽車廢墟、輕巧鑽過路障、攀上戰車。熟練地將炸藥包安置在車塔後方。這可讓艾瑪紐看呆了,這三人戰鬥風格非常花俏,說是把打仗當成跑酷也不過份。
    傑洛米翻身下坦克,正要奔向史提夫時。戰車突然原地迴轉。
    「喔不──兄弟。」目睹這一切的史提夫驚呼。艾瑪紐更是不忍卒睹。
    車身將傑洛米掃入重達兩噸的履帶下方,傑洛米連驚呼都還沒發出、腰部以下就已經血肉模糊。留下口吐鮮血、表情扭曲的上半身。
    史提夫沒有哀悼太久,他按下開關。將整輛T-72的車塔炸飛。
 
    「史提夫!艾瑪!這裡!」薩維耶招呼著。
    「這些人怎麼辦?你不打算帶他們突圍嗎?」艾瑪紐疑問,看著正被包圍殲滅的反抗軍。
    「不打算。」薩維耶的回答既自然又冷血。
 
    「任務持續進行,只是稍微變更計畫。」薩維耶說道。
                                     *
    三人左穿右突,將槍聲遠遠甩在後方。經歷了15分鐘的戰術急行軍,總算在一處空屋中安頓下來。薩維耶拿起手電筒,快速地進行現地勘測。同時嶄露了一手漂亮的地圖速寫能力。
    絕佳的空間意識、方向感加上偵查本領。他很快就確定了三人所處的位置。
    「我們在備用電力供給站的西南方1.5公里。」薩維耶收起指北針
    「我身上還有兩公斤的炸藥,我們可以聲東擊西,我在加油站與學校各製造一次爆炸,你跟專家則前往目標區。」史帝夫提議。
    「好方法,我立刻請求反抗軍往爆炸地點集結。把哈米斯旅的部隊全部困在該地。這個時候我再用雷射導引,讓戰斧飛彈摧毀目標。」薩維耶點頭。
    「等等,不是說好要我操作無人機來癱瘓發電站嗎?」艾瑪紐插嘴。
    「這是B計畫。」薩維耶說得像是在郊遊一樣:「你跟我一組,我們會一起完成導引海軍的任務。」
    「當時說要用無人機執行電力破壞,不正是因為那個區域有太多無辜平民嗎?」艾瑪紐嚴肅地問。她無法接受明明掌握了科技優勢,卻仍然要進行罔顧他人性命的無差別攻擊。:「美軍的巡弋飛彈固然精準,誰來擔保不會造成任何破壞?」
    科技絕對不該是這樣的!
    薩維耶與史帝夫對望了一眼,都笑了出來。
    「靠…」「喔,老天…說得我都良心不安了…」兩人甚至還笑出了聲音。
    「姑娘,我跟妳說:這座城市是格達費的老巢,裡面都是他的死忠支持者。可能是武裝民兵、可能是高官家眷…」史帝夫說:「基本上沒有什麼”無辜”百姓。」
    「如果真有那些所謂的無辜百姓,那就當作是我對不起他們吧。」薩維耶戲謔地說:「相信我,如果妳在這裡待得夠久。妳就得習慣這點──」
    「夠了,你們這些傭兵給我閉上嘴。」艾瑪紐斥責道:「我不管你們把軍人的榮耀忘到哪裡去!但我是法蘭西陸軍!我不會接受草菅人命的戰略。」
    「妳可以再大聲一點。」史帝夫從腰際抽出一把裝著消音器的USP.45。
    「嘿,嘿,史帝夫。」薩維耶安撫著緊繃的同伴:「把槍放下來,別把事情搞複雜。」
    艾瑪紐的手也已經搭上了腿邊的P9,直瞪著史帝夫的槍口。
    「不然這樣吧,小姐(mademoiselle)。」薩維耶露出友善的笑:「妳如果不願意參考我的計畫,我也懇求妳不要妨礙我們哥倆。畢竟對傭兵來說,自己的命、任務成敗才重要、至於任務怎麼達成,我們才不管。」
    「正合我意,我會趕在你們之前先完成的。」艾瑪紐拎起裝備。
    「等等…妳會暴露在飛彈的轟炸半徑內啊!」薩維耶警告著。
    「無所謂!正如你剛剛說的,任務怎麼達成你們才不在乎。」
                                     *
(UTC+2) 2011.10.5  23:30  利比亞‧蘇爾特電力供給站外圍
    整個城市已經陷入烽煙中。上尉薩伊德正在衛哨點內觀測著戰鬥情勢。1分鐘前,東南邊的加油站發生巨大爆炸,而反抗軍正大舉往該處集結。對此,旅部發動了另一次圍殲。將至少兩個連的兵力以及四輛裝甲投入其中。
    「長官,旅部來電。請您指派連隊往南移半公里,支援戰線側翼。」傳令兵說道。
    「否決,我沒有多餘人手了。那怕一個排都不行。」薩伊德冷冷說道:「這個據點一丟,一半以上的薩姆飛彈陣地都動彈不得、整個議事廳周邊也都會斷電斷訊。」
    「您覺得叛軍是調虎離山?」
    「不然還有別的可能嗎?」薩伊德反問。
 
    此時200公尺外,一條矯捷的人影正越過屋頂天線。他手握短刀。正將一名哨兵拖入陰影內擊殺。
    『薩維耶,你就定位了嗎?』耳機裡,史帝夫問:『我還需要35秒左右。』
    『我…還要一下。』薩維耶將短刀從那哨兵頸子抽出。
    『還要一下是什麼意思?』
    『先把炸彈安好就是了,你照原本計畫來。我會趕上進度的。』薩維耶說,將手中HK416架起,俐落兩槍將東面屋頂上的衛哨擊殺。
    『喔…老天…薩維耶暈船了。』『幫個忙,閉嘴好嗎?』
    薩維耶換上手槍,小心翼翼自屋頂潛入。
                                     *
    艾瑪紐將衣衫不整且抽搐中的敵人用束帶捆好,將他的嘴給堵住,藏在街角垃圾堆裏頭。此時她已經奪過哈米斯旅的外衣穿上,看起來就像個巡邏隊員。艾瑪紐拾起地上的無人機,若無其事地找了間廢棄雜貨倉庫躲著。
    50mA的電力似乎太強了…有時間可能要修改一下。
    她暗忖著,將無人機重新啟動。
    精密晶片敲醒了電路板,無數齒輪被驅動,機器滴溜溜地運作。
 
    黃土街道上,RSD無人車快速溜過哨兵的腳邊。
    「你有看到嗎?」「看到啥?」
    「沒事…」
 
    艾瑪紐調高了操控的電波頻率,隨然增加了被電子反偵的可能。但為了提高控制範圍已完成任務,她不得不冒這個險。因為她剛才聽見了第二枚高性能炸藥的爆破聲。若是自己再耽擱,也許就趕不及在戰斧飛彈轟炸前完成任務了。
    無人車鑽進了哈米斯旅的重要防區,一路憑著高超的控制技巧滲透進電力配置場。途中尚屬平順,除了意外驚擾了一隻躲在軍車下方的野貓以外,無人知曉。這也許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小、卻影響最大的一次滲透也說不定!
 
    在連指揮部裡,她用電哨摧毀了衛星地圖主機。
    在哈米斯旅成員的驚呼中,她低調地穿梭在一個又一個雜物與管路間。然後靈巧地利用電擊哨伺機摧毀了通訊總機、消防線路。
 
    「這是攻擊!」薩伊德警覺地道:「我要一個快速反應班前往總配電間!可能有電子干擾襲擊、甚至是武裝破壞。」
    此舉正合艾瑪紐的意思,她輕鬆地跟著武裝人員找到了目標位置。她暗笑薩伊德再怎麼敏銳,也不可能想到她是靠著無人機完成這一切的。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在連戰情室中一名印度青年正從燒毀冒煙的主機殘骸中拾起了電擊哨仔細端詳。
    「桑賈依博士,您發現什麼?」
    「我在想…這東西是從哪來的。」桑賈依博士作為格達費政府高薪聘請的資訊戰鬥專家,對於這種電子襲擊格外敏感。他曾就讀於麻省理工,後來走入黑暗,為虎作倀。但這已經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外來的東西?」
    「似乎有人在附近操縱著遙控載具幹這些破事…」
    「您有辦法找到他嗎?」
    「我的一位同學曾開發了相關的裝備,也許可以派上用場。」
                                     *
    艾瑪紐朝著一名武裝成員首先發難,50毫安培的電流透過擊中後頸的電擊哨將他癱瘓倒地。這可嚇壞了其他的士兵們。正當艾瑪紐的無人車從暗處裝填完畢,準備偷襲第二人時。一個剽悍的身影從上方忽然躍下。
    那正是薩維耶。
    薩維耶手中無聲手槍噌噌兩發近距離槍擊,然後將短刀擲出。
    「靶心(bullseye)!」短刀插在那士兵額頭,直沒入柄。
    同時他的手槍再度射殺另一人,更俐落地飛腳朝最後一人腦袋重踏。短短幾個動作就把五名哈米斯旅的快速反應組員全數格斃。
    他轉身,朝著無人機露齒微笑,好像是在演一場秀一樣。
    『薩維耶?』艾瑪紐驚問。
    『晚安,寶貝(Bonsoir,Bébé)。抱歉搶了妳的風采啦。』薩維耶舉起步槍,一把將線路箱敲開。他一邊看著閃著紅光的鏡頭,想像另外一端艾瑪紐驚訝的表情,一邊咕噥著:『我後來覺得…妳說得有道理。而且我也不想妳的第一次任務有遺憾。』
    『我知道妳可能會覺得我浮誇、不正經…但,妳也知道每天活在這種狂野西部裡,我也只好順應背景當個誇張的牛仔。希望妳別見怪。』
    薩維耶說個沒完,同時抓起電纜,運力拉扯。
    『總之,我在摩洛哥海濱有個小別墅,有海景、私人沙灘、游泳池。不如我們11月…如果我還沒死,一起放個假妳覺得怎樣?』
 
    『老兄,你倆可以關頻道嗎?』史蒂夫難以置信地道,背景還是漫天槍聲。
    『妳覺得如何?』薩維耶尷尬地笑,一把將電纜扯斷。整個蘇爾特西北區瞬間陷入黑暗,數十座薩姆防空飛彈架停止了運作。整座城市將近一半陷入黑暗。意味著盟軍的直升機很快就能大方進入城市,提供任何的密接支援。
    『這裡他媽是血肉戰場,你問我如何?媽的至少兩百反抗軍正被生吞活剝啊!』史蒂夫抱怨著:『我要閃人了…』
    『兄弟,閉嘴好嗎?你也知道我可不是在跟你說話。如果你真的很想聊,你就請求空中支援好了。』薩維耶沒好氣地道,然後頗得意地端詳了自己的傑作後轉身。卻看見無人機早已沉默下來,似乎失去了連線。
    『寶貝?』薩維耶問。
                                     *
    「呀阿阿阿阿阿──」猙獰的薩伊德一把將艾瑪紐推倒在地上,撞壞了置物架以及雜物堆。艾瑪紐一邊掙扎,一邊朝跨坐身上的軍官抓打。她一手抓住對方領口、一手往左探伸,抓起了椅子往他頭上打去。
    大約半分鐘前,薩伊德親自率領了15名精銳找到了她的位置。桑賈依博士提供的電子偵測儀原型一下就找到了正在操作無人機的艾瑪紐。艾瑪紐措手不及,在狹小的空間內奮力反抗。槍火在狹窄的室內四射,最後變成了貼身肉搏。她勉強格斃兩人後,隨即和憤怒的軍官扭打在地。
    「أنتسافل.؟!」薩伊德吼著艾瑪紐聽不懂的語言,一邊凶狠地搶過椅子往她身上砸。
    艾瑪紐眼冒金星,隨即被一擁而上的士兵們給抓住。艾瑪紐咬牙,奮起抵抗,抓下了其中一名士兵身上的手榴彈。她一把將插銷拉開,但隨即在士兵們驚怒交加的吼聲中被奪了回去。
    「妳是瘋婊子。」薩伊德用簡單的英文咒罵,隨即捏著手榴彈將插銷插回。
 
    艾瑪紐筋疲力盡,像條狗一樣地被拖出倉庫。
    薩伊德剛走出門,額頭就中了一槍。腦漿與鮮血全噴在艾瑪紐臉上,她在腥鹹中稍稍清醒。
    薩維耶在屋頂上快速遊走,精準俐落地射殺一個又一個來不及反應的士兵。
    艾瑪紐早已不想管,索性癱坐在牆邊。
 
    「妳說我要救妳幾次?」薩維耶抱起艾瑪紐。
    「呵…」艾瑪紐疲累到連敷衍的力氣都沒有,她仰望著因為斷電而更顯晴朗的夜空。聽著接近中的直升機旋翼聲音,噴射戰機割裂天空,朝著各重要陣地投放對地導彈。
                                     *
(UTC+2) 2011.10.6  06:10  利比亞‧蘇爾特東北海濱反抗軍控制區
    艾瑪紐坐在吉普車上,看著曾經在書上看過的東馬格里布日出。雖然不比摩洛哥的日落絕景聞名,但也不惶多讓了。
    「放輕鬆點,妳做得很棒耶。」薩維耶安慰著,替她端來一杯隱約有柴油氣味的咖啡。但她此刻完全不想挑剔,畢竟在經歷一夜血戰後還能喝上一杯熱咖啡實在也沒什麼好抱怨了。
    「謝謝你。為我、也為那些平民們。你做得才棒。」艾瑪紐說道:「你們都是。」
    史帝夫微笑聳肩,將傑洛米留下的頭盔戴上。薩維耶則穿上了傑洛米的護膝護肘。
    「穿上同伴的裝備,是我們紀念他們的方式。」薩維耶解釋。
    艾瑪紐這才注意到,薩維耶身上裝備混搭的情況竟如此明顯。法國墨鏡、美軍頭巾、德國短刀、義大利手套、法國外籍兵團的水袋。每一件,都代表著一段友誼的逝去。
    「別說這些了…所以要跟我去摩洛哥度假嗎?」薩維耶充滿活力地問。
    但這次艾瑪紐終於察覺那股充滿活力的表現,其實是多沉重地打起精神。
    「看看吧,待我先回巴黎覆命。」艾瑪紐微笑,但隨即因為傷部疼痛而收斂笑容:「可別死掉了。」
    「衝妳這句,在妳跟我去摩洛哥之前,我絕對不會死的。我11月,去巴黎接妳。」薩維耶開心地道。
    「噓!如果是拍電影,你講這種話就絕對死定了。」艾瑪紐制止了薩維耶。
    「老實說,你們兩個是不是在想什麼色情的事?」史帝夫插口。
    「閉嘴,兄弟。」薩維耶尷尬地笑。
                                     *
(UTC+1) 2011.10.31  09:30  法國‧南錫
    早晨陽光從窗外斜斜射在桌面上,一封拆開的派令隨意地放在日記本、筆電、還有幾本電子雜誌之中。那封派令蓋著國家憲兵干預隊的徽章,上頭簡單說明著收件人已經經過申請審核,在聖誕節後將前往薩托里軍營接受為期9周的新人選拔。
    「艾瑪?妳的朋友到了喔。」樓下,母親的呼喊聲傳來。
    「真假?太快了吧。媽,讓他坐一下好不?」浴室裡傳來抱怨聲。
    房間稍嫌混亂,但艾瑪紐自認一切尚在可接受範圍內。
 
    床上躺著打開的行李箱,防砂方巾、睡袍、比基尼、墨鏡隨意地放在床邊。
    床頭,兩張巴黎和摩洛哥的往返機票靜靜壓在鏡子下方。
    「老天,他真帥。只當朋友不會太可惜嗎?」
    「媽,夠了喔。」
 
    「叮咚──」門鈴一響
    假期與曖昧踩著高調但是令人愉悅的步伐來訪,艾瑪紐從浴室哼著歌走出。對著鏡子,在朝陽下梳著頭。忍不住笑彎了嘴角。
    如果真要問她在黃沙裡那幾天的驚心動魄、血肉橫飛得到什麼的話。
    那大概就是陽光吧。

Twitch
代號:Twitch (*為英文「抽痛」之意)
本名:艾瑪紐‧畢尚  (
Emmanulle Pichon)
國籍:法國  

出生:1988.10.12  法國‧南錫
身高/體重:1.68 m/58 kg

所屬單位:國家憲兵干預隊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F2 (AR)

‧417 (DMR)

‧SG-CQB (SG)

副武裝
‧LFP 586 (HG)

‧P9 (HG)

裝備
‧破門炸藥/擴劍地雷


特殊裝備(能力)
‧RSD M1電擊無人機
背景:
    Pichon出生於充滿歷史氣息的南錫城鎮,從小就在家中接收英才教育。尤其是數學和科學方面。早期參加過軍校贊助的電腦程式設計比賽,遂讓她成功在16歲時進入該校就讀。

心理特質:
    由於Pichon很早就開始接觸分析型的問題解決方式,對於複雜機械系統和機械運作的過程很感興趣,這項能力甚至超越她在學術方面的表現。和旭多慣於漠視感情、無動於衷的工程師相較起來,Pichon十分仰賴直覺、也極富有同情心。她認為科技的最佳功能就是改善生活品質,這項原則在Pichon的軍旅生涯中始終激勵著她。

訓練:
‧自學機器人專家
‧法國陸軍:工程技術專員 (Genie)
‧法國憲兵干預隊 GIGN

經歷:
‧查德戰場。
‧利比亞內戰。

附註:
雖然她年紀輕輕,但Pichon已經展現支援專家的風範。在20歲的時候,她就成為GIGN成立以來最年輕的特工。




板務人員:

351 筆精華,06/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