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LV. 25
GP 1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四、棋逢敵手
(UTC) 2009.4.2  19:00  大英‧倫敦
    鄰近倫敦展覽中心的街道,警方的封鎖範圍早已外加了至少五個街區。以確保G20的會議能夠順利進行。在格林威治到貝克斯利一帶均爆發大規模示威運動。群眾們舉著「資本主義已死」的口號,抗議著前年二次信貸幾乎摧毀國家經濟的的金融風暴。
    在鄰近碼頭一帶的網咖內,服務生艾倫從牆上拿下了點餐單。
    「嘿!艾倫!有沒有幫B區的小宅男點餐啊?」經理嚷著。
    「要過去了。」艾倫慵懶的回應。
    「搞什麼鬼阿,他都在店裡兩小時了。你還沒問點餐的事情?」
    「我每十分鐘都有去問阿,但他都只堅持點紅茶…」艾倫委屈地辯解,秀出點單紀錄。洋洋灑灑十幾筆消費都只有一個品項 – 熱紅茶。
    經理也跟著被勾起了好奇心,來到櫃檯後方端詳店面中控螢幕。
    「他媽的網路成癮喔…」
    「是在載A片嗎?一個人包十二台?」艾倫疑問。
    「不在乎,他有付錢就好。」經理聳肩,招手揮退艾倫。
 
    在雙人座位區內,有十二台電腦均在運作中、每一台電腦都連結著一台黑莓機,螢幕上快速的跑著不知名的網頁程式,顯然正在下載些什麼東西。唯一能夠辨認的就是網頁裡有個可愛的卡通圓桌圖示,圓桌周圍有12個空椅子。
    圓桌下方一行字寫著「圓桌騎士們正在工作,請稍等。
    最深處座位裡,專家馬克‧錢德爾(Mark Chandar)快速地敲打著隨身小筆電的鍵盤。一邊隨時注意著環境。
    「登」筆電郵件的提示音響起。來信者署名為高文(Gawain)
    馬克快速點開郵件,這一封尋常的信件可不得了。竟然紀載著法國總理薩柯齊(Nicolas Sarközy)半小時內的所有瀏覽紀錄、並在旁開啟了為時10分鐘的倒數計時器,提示著更新時間。
    是的,眼前這個看上去僅有18歲的年輕孩子竟然在下載當今法國總理的網路足跡!
    電腦螢幕中,竟然有個卡通版的蓄鬍騎士走到桌子邊坐下。下方的提示字樣則寫著「高文回來了!
 
    馬克瞄到5公尺外,正要走過來的服務生。吐出一口煩悶的氣,用不耐煩地表情比出”1”的字樣。服務生低頭畫單後走回櫃台。
    這短短幾秒鐘內,馬克的筆電再次跳出了一封新郵件。
    這次是藍斯洛特(Lancelot)來信,信件內容則是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D. Merkel)的網頁瀏覽紀錄。而桌電螢幕中的圓桌邊當然也毫不意外出現了另一名卡通版的英俊騎士。
    在接下來的半小時間,圓桌騎士陸陸續續都回來了。每次一個騎士的回歸都帶來一位世界領袖的網路瀏覽信息以及電郵活動歷程。而隨著倒數計時器結束,騎士們也會再度離席,捎來更新的資訊。除了薩柯奇、梅克爾、還有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南韓總統李明博、加拿大總理哈珀等等…
    總而言之,參與G20峰會的所有世界領導人都未能倖免
    能夠在英國本土有如此膽量的機構,當然也只有「英國通訊總局」。至於為什麼要監控這麼多國家的領袖?理由當然也只有總局高層才會知道。
    午夜之前,馬克將隨身物品收拾完畢。揹起包包離開了網咖,看上去就像某個剛消磨完晚上的大學新鮮人。他在街角打了電話,沒多久一輛熄燈的黑色計程車就將他載離了港區。
                                         *
(UTC) 2009.4.10  09:00  大英‧切爾滕納姆 –  GCHQ大樓
    「幹得漂亮,錢德爾先生。」部門主任克拉克(Clarke)滿意地看著他底下最年輕的幹員,嘉許地道:「上頭十分滿意您的表現。我不得不說,如果聖杯在網路世界裡,你一定能替大英找出來。」
    講重點好嗎?就算真有聖杯你找到要幹嗎?都21世紀了還找聖杯,傻眼。
    年輕的幹員馬克沒有反應,手指焦躁地在褲縫旁反覆點著。腦中閃過無數個吐槽的字句。部門主人等了幾秒,發現馬克並沒有禮貌地自謙。不禁覺得有些自討沒趣。
    「告訴我,你期待自己能有什麼成就?」克拉克先生問,起身替自己與錢德爾到了兩杯威士忌。一邊說著:「跟我講講話吧,我聽說他們給你的綽號叫做”Mute”,這讓我很好奇。」
    馬克抿嘴,遲疑了一下。最後在幾秒的尷尬無言中聳肩。
    「果然名不虛傳。」克拉克先生將一杯威士忌放到他手裡,尷尬地笑。
    「我不喝酒,抱歉。」馬克將威士忌放回桌上。
    馬克失禮直接的表現讓克拉克先生呆了幾秒才意會過來。
    他挑眉,不悅全寫在臉上。他將一份資料夾推到馬克面前。
 
    「天婦羅計畫(Tempura)!」克拉克先生打趣地說道:「看來上面對於日本食物的幽默感令人不太好懂…」
    「是”Tempora”,那是拉丁文。」馬克平靜的說:「正確的名稱是時代計畫。」
    兩人安靜地對望了好長一段時間。
    「總局指定由你擔任計畫的首席執行人。」克拉克先生用自以為若無其事的聲音說道:「英美兩國將跨洋合作,完成人類史上最大的安全監控網路。在網路上進行最嚴密的訊息監控,防患未然。」
    馬克皺眉
    跨洋合作?
    「我比較想一個人處理。」馬克說道。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這是由首相直接指示的。」克拉克先生說著。馬克只能無奈地憋著一肚子氣走出辦公室。
 
    夜晚,馬克在自己的住所內打開了隨身電腦。
    對於陌生的盟友,馬克所知不多。只知道對方是美國最厲害的白帽駭客之一,使用的代號是『拉爾(Lares)』。他連上網路,透過特定的瀏覽順序走進了網路世界的神祕領域 - 暗網。
    但經過兩個小時的檢索。對於拉爾,馬克意外地發現自己一無所獲。唯一能查到的就是拉爾是羅馬神話裡的家族守護神,善於保守人們家裡的秘密並且維護居宅安全。
    什麼鬼…
    正當馬克準備更深入探索暗網時,螢幕右下角的警訊氣球突然閃爍。
    一個卡通版的老巫師梅林(Merlin)一臉驚慌地從工具列下方跑出,還帶著一行提示字樣。
   「注意,王國有入侵者!」
    馬克一陣錯愕,竟然會有人在暗網中企圖侵入他的系統!他冷靜遮起攝影鏡頭與麥克風、同時快速開啟自己研發的駭客軟體『卡美洛(Camelot)』,準備進行系統的全面安管、並在第一時間內將重要資訊逐漸封存。要知道,作為GCHQ首席駭客,平時要在一般網路追蹤到他已經十分困難、遑論是他深潛入暗網的時候!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就在此時,電腦畫面一黑。
    媽的!
    他驚愕萬分,抓起手機準備立刻通知總部。螢幕閃回工作畫面,只是桌面右下角突兀地多出了一張正用合成聲音說話中的蓋‧福克斯(Guy Fawks)面具。
『晚安,亞瑟(Arthur):
    請原諒我在這自由民主的世界活得很舒適,就不稱呼您陛下了。基於各種禮貌的原因,我不得不打斷您對我的刺探。我是來自大洋彼端的盟友,並不是敵人。若您對我身分好奇,請循正當管道向CIA致電、或者我也有官方電郵──』
    馬克連忙將備用主機開啟卡美洛系統,蘭斯洛特與加拉哈德開始反偵。但幾秒鐘內備用主機就硬生生被關閉。
    『…我說過了,循正當管道與我聯繫。對了,很聰明的設計。十二個自主駭客AI…攻守兼備確實不好應付,只可惜遇上了我。總之,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向您警告。我是很注重隱私的人,我也十分要求任何人都做到這一點。
拉爾』
    房間回歸安靜,電腦也跳回了原本的畫面。卡通梅林帶著微笑走回工具列內、好似幾分鐘前的驚濤駭浪不曾存在過一樣。
    馬克呆滯地坐在電腦前,止不住渾身冷汗。眼前這個美籍特工竟然能夠在暗網裡攻陷他的系統、更清楚他使用的網路代號「亞瑟王」。其電訊作戰能力似乎遠超於己。
                                         *
    第二天,馬克根據任務文件上提供的電郵地址發了聯絡信,果然連絡上了代號拉爾的美籍特工。雙方簡單地禮貌交流、交換了即時通訊方式,並十分有默契地絕口不提深夜時兩人的線上交鋒。從拉爾口中,馬克得知美國也有個大規模監控的姊妹計畫「稜鏡計畫 (PRISM)」正在進行。
    「…〈1984〉裡的世界正在我們打造下逐步成真呢,呵。」
    在對話中,馬克不時可以聽出拉爾對於時代計畫的挖苦。
 
    但無論如何,一個跨洋的合作通訊監控已經如火如荼的展開。兩人合作設計了各種監控方式。拉爾負責了大多數的社群媒體、就像其代號裡呈現的一樣。這個羅馬神祇就在網路的各大媒體空間裡靜靜地掌握了所有人的發言與網路行為;而另一頭,許多私人電訊則被縱橫自如的圓桌武士們截獲。捎來一封又一封具有敏感關鍵字的電郵或個人訊息。舉凡「真主至大」「解放」「襲擊」等關鍵字,都會被在網路巡邏的圓桌武士們注意。經過一個多月兩人已經窺視了至少1億6千萬歐洲網路用戶的運作、再過三個月,監控範圍更已涵蓋整個歐美網路人口。
    倫敦與華府都對這個成果感到十分滿意,更研擬將其監控範圍擴大到亞洲。
 
    然而工作上的順利,不代表合作愉快。
    轉眼經歷了四年合作,馬克真心不喜歡這位夥伴。倒也不是這夥伴惹人厭,只是兩人無論在個性或是在價值觀上都有著天差地遠的分歧。當然,還有難免的瑜亮情結。
    『嘿,亞瑟。你的網路滲透技巧大概是2010年初的。不要老是依賴暗網,是不是該更進一步呢?』這是2012年,拉爾的新年訊息開頭。
    『嘿,亞瑟!聖誕快樂,我找到你的卡美洛系統有個致命弱點。這個提醒就送給你當聖誕禮物吧?我是從麥克風系統找到破綻的…』這則是2012年,平安夜前拉爾的問候訊息。
    『嘿,亞瑟。你上次企圖鎖定我的位置,我有發現喔。』
    『嘿,亞瑟。聽說你14歲就進入劍橋大學工程學院就讀…你知道為什麼我知道嗎?因為你該死的又偷查我的底細,逼我反查你!我告訴你,不要逼我貼出你的成績單!』
    各種提醒,對馬克‧錢德爾而言都像一次次難以承受的羞辱。
    媽的…
    不善於表達情緒的馬克顯然十分無法處理這樣的情況。
 
(UTC) 2013.3.2  22:00  大英‧切爾滕納姆 –  GCHQ大樓
    『…嘿,亞瑟。你不覺得我們這件任務很違背道德嗎?』一日,耳機裡傳來拉爾的合成電子嗓音。
    馬克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地低頭組裝著電路板。他本來就很沉默寡言,遇上不喜歡的共識夥伴,當然就更沉默寡言了…
    『刺探著廣大平民百姓的生活隱私,拆開一個又一個無傷大雅的小秘密…我們到底是在幹嘛呢?如果你的私人郵件被打開,你的感受怎麼樣?』
    『我坦蕩蕩,無須隱瞞。』馬克說道,他的電子嗓音十分蒼老,顯得沉穩內斂。比起他本人的嗓音,他還覺得這樣的聲音更像自己。
    『哈,好一個無所隱瞞論者。』拉爾冷笑,顯然被打開了話匣子:『這樣的辯護根本就有著邏輯謬誤,你們這些人不在乎自己的權利、卻忽略了權利本身就不應該被侵犯…』
    馬克靜默以對,將耳機音量調低,同時還開啟了錄音。
    『…等等,你該不會在錄我音吧?』
    『不,我沒有。』馬克撒了個無傷大雅的小謊。
    『你這個說謊的老頭!』拉爾怒道。
    兩秒鐘內,螢幕上的卡通梅林再次帶著『注意,王國有入侵者』的提示驚惶跑出,接著馬克的錄音軟體被強制關閉並且格式化。
    『再一次,我發誓我會攻擊你的個人信息。』
    馬克因為理虧,並沒有反唇相譏。但這卻提醒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這個拉爾,遲早會做出危害計畫的事情。
                                         
(UTC) 2013.4.1  09:00  大英‧切爾滕納姆 –  GCHQ大樓
    馬克將手機放置在桌上,一個老式的卡帶錄音機剛撥放完。牆上的投影幕上全是各式各樣的通聯記錄。
    也許在駭客技巧上馬克略遜一籌,但心思縝密的程度他可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為了提防自己在網路操作上徹底被壓著打,他每日都使用最原始的錄音與錄影方式將兩人的對話與網路操作給側錄下來。
    「這到底是為什麼?」克拉克先生疑惑地問。
    「這個拉爾,很可能會做出無法彌補的事情。他反對時代計畫或是稜鏡計畫的執行理念。」馬克嚴肅地提醒,他只恨自己口舌不夠便給,無法立刻說服眼前這個腦滿腸肥的廢物。
    「但這個人是美國人啊!」克拉克先生:「我不懂,他應該是盟友才對,你為何要執著於針對他?」
    馬克張口欲言,卻又不知從何開始。他焦躁地想要找張鍵盤。
    「錢德爾先生,你必須要學習團隊合作。如果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請原諒,我可能必須上報總長。」克拉克先生嚴肅地說道。
    他根本沒搞清楚重點。
    「好,我自己處理。」馬克生硬地說道。
    「等一下,你要處理什麼?喂!我在跟你說話!」克拉克先生怒道。
    馬克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UTC) 2013.4.27  09:00  大英‧倫敦
    時代計畫進行的第四年,英美的監控電眼關注到了冰島大選。右派抬頭的選舉結果同樣反應在網路信息上。人們討論著對於歐盟的不信任,當然也偶爾傳出一些較為激進的言論。
    螢幕上的圓桌騎士來來去去。馬克毫不關心,今晚對他而言是個扭轉劣勢的重要關頭。
    電腦桌邊,一個剛組裝好的儀器正蓄勢待發。那是GC90,被他暱稱為「莫尼」。從外觀看起來,這有點像數據機、或是Wifi分享器。但她可是Mute的智慧結晶:是一架超高功率的訊號遮蔽器。
    『…我一直很厭惡右派的風格,這些人致力於體制化、然後行專制獨裁之實。我對於他們的厭惡不亞於我們此時的行為。…』耳機裡,拉爾同樣的抱怨個沒完。
    『你為何這麼不滿意你的國家?』馬克忍不住問。
    『那你又為何這麼滿意你的國家?』拉爾反問:『你知道嗎?因為你的成就感都來自於體制內。這讓你養成了依賴體制、信仰體制的習慣。所以儘管國家讓你做這種偷窺隱私的事情時,你還是能理直氣壯。』
    『我把這視為忠誠、以及對國家的愛。』馬克說道。
    『王爾德說愛國主義是邪惡的美德,他是先知阿。』拉爾冷笑。
    馬克沒有辯解,他早知道自己在嘴上鬥不過拉爾。而且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他靜靜地將莫尼打開,四枚金屬天線啟動,釋放出一個干擾區域。
    鍵盤輕敲,圓桌武士們再度出動。
    『喂!你又在搞什麼?你又在刺探我了嗎?』拉爾不滿地道。
    『並沒有。你一定誤會了什麼。』馬克撒著謊,聲音裡充滿著緊張。
    『你確定要在任務時這樣搞?好啊!』拉爾顯然被激怒了:『我這次一定會讓你天翻地覆!』
    馬克靜靜地盯著螢幕,祈禱著莫尼提供的遮蔽傘能夠遮蓋自己的網路行動。
    短短180秒,像是一個月般漫長。
    馬克渾身激動地顫抖著,這次已經超乎過往被駭所需的時間!表示拉爾確實因為莫尼而無法鎖定自己所在位置。這意味著自己有更多時間找出拉爾的信號來源!
    『馬克‧錢德爾!你這個狡猾的傢伙!』拉爾氣急敗壞,中斷了連線。
    馬克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盡可能的搜尋著拉爾的網路蹤跡。
    在經歷5個小時的解密後,一封來自珀西瓦爾(Percivale)的電子郵件才終於出現在馬克的信箱裡。
    那是一封網購通知信件,顯示著使用者的網路蹤跡。裡面只有一個陌生的名字「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
    「找到你了(Gotcha)。」馬克收起筆電。
 
    接著兩日,拉爾完全消失在馬克的聯絡網中。
    『查不到我的感覺如何?  29 April 2013 23:01
    『脾氣鬧夠了吧?快上線。  30 April 2013 23:01
    『像個成年人一樣辦事情可以嗎?  1 May 2013 21:01
    『不要逼我向貴單位回報!我們還有事情要做!馬拉西亞大選將至!按照說好的策略分配:美方必須要關注東南亞!2 May 2013 23:01
    原本,馬克單純以為自己傷到了對方的自尊心、或是對方正在苦思突破莫尼的方法才避而不見。這讓馬克嘗到四年來首次的勝利快感。加上他也樂得沒有拉爾的插手,在莫尼的屏蔽下盡情實施各種監控手段。
    但一直到第十五天,馬克才驚覺事態嚴重。他連忙攜帶著所有溝通紀錄向美國中情局CIA與美國國安局NSA請求了一次線上會報。GCHQ也驚覺整個行動已經被嚴重威脅,因此也加緊了線上調查。但拉爾完全像個網路幽靈一樣,再無消息。美方則表示『拉爾正在運作中,沒有疑問請放心。』
 
    對於倫敦來說,合作破局事小。一名美國網路特務消失在視野內則被視為頭等威脅。尤其是當雙方有了如此無法見光的合作行動之後。
    「我早就已經向克拉克先生警告!但他從來不把我當一回事!」
    馬克難得地憤怒大吼,他抱起電腦主機用力地摔在旁聽的首相面前。而部門主任克拉克先生面如土色,完全不敢迎上高官們的目光。
 
(UTC) 2013.5.21  05:41  大英‧倫敦
    凌晨,一通跨洋電話捎來重要消息:
    「拉爾」愛德華‧史諾登向當局請假後,隨即消失在CIA的監控視野內。
    倫敦與華府立刻召集了所有的網路特務,進行全面搜索。只要有網路的地方,就有英美的網軍監控。行動規模之大,讓歐盟其他國家都注意到這樣的異常行為。當然包含了俄羅斯、甚至是中共的警覺。
    「這只是例行的網路安全演習,請無須擔憂。」倫敦對歐盟是如此說明的。
 
    馬克看著十二台效能全開的電腦,圓桌武士出動已經超過72小時。桌上是史諾登的幹員檔案,照片裡蒼白斯文的青年人無聲地嘲笑著他。
    拉爾毫無消息。
 
(UTC) 2013.6.5  07:40  大英‧倫敦
    早報消息刊登著斗大的「全面監控!」字樣。
    英國的時代計畫與美國的稜鏡計畫被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消息提供者則是愛德華‧史諾登。這位前CIA雇員大膽地自陳身分、將英美兩國的監控行動鉅細靡遺地和盤托出。輿論錯愕、國際震撼。
    半世紀來,這兩個自由世界的領袖諷刺地首次被揭開最法西斯的一面。
 
    在議院與民間的壓力下,首相不得不施壓讓時代計畫進入「深度掩護」。呈現表面上的關閉狀態。
    馬克選擇請調單位,他無法接受自己繼續留在這個被史諾登擊垮的單位裡。
    經過協調,恰好一個潛伏中的跨國反恐單位正缺駭客人才。馬克便轉調其中,這單位叫做虹彩小組,目前仍然處於未曝光狀態。馬克‧錢德爾則在其中繼續負責擅長的網路監控項目。
    之所以這麼做,當然也是為了繼續找出拉爾的下落。
    沉默寡言的他沿用了在GCHQ時的綽號”Mute”。至於那位駭客亞瑟則潛伏於網路世界,鮮少再有任何行動。
 
    事發三個月後,馬克收到了由GCHQ轉送的一封公開羞辱信。
    『我找不到你,但你同樣找不到我。你以為這表示平手;但當你選擇成為極權政府的鷹犬,我卻選擇捍衛公民自由時。那就表示我遠比你優秀。
    與信件同樣送至的還有一張蓋‧福克斯面具。
    馬克感到憤怒與不服氣,但也只能默默生氣而已。史諾登依然下落不明,英美兩國更除了發布通緝外束手無策。
                                         *
(UTC+3) 2015.12.18  11:20  俄羅斯‧莫斯科杜斯妥也夫斯基咖啡館
    在9月的校園恐攻後,虹彩小組出現在世人們面前。白面具高調肆虐,虹彩小組則在世界各地予以痛擊。馬克隨著小組站上了反恐前線,不知不覺也將追查史諾登的蹤跡放在了次要的事項。
    『嘿,酷老弟!你會罩我嗎?』無線電裡,Thermite問道。
   Mute沒有說話,靜靜地啟用了經過官方授權的俄軍衛星畫面。
    『呃…哈囉?』『收訊很清楚』
    『好吧,看來你不愛聊天。』Thermite尷尬地道:『但在任務中你會提醒我吧?』
    『會。』Mute回答得既簡短又不耐。
    俄軍的衛星從高空提供了監控畫面,Mute快速施展專才,同步進行電訊監控。讓這些佔據建築的恐怖分子所有的網路蹤跡和活動也都曝光的一清二楚。他很快就鎖定了這些恐怖分子的一些聯絡線路,並即時將各種資訊交給俄國軍警。
    『人質在二樓列車展覽室,我會將藍圖傳送給你。』Mute提醒著。
    『收到了!謝啦!』
    正當Mute專注於任務時,俄軍衛星捕捉到的眾多網路運行碼中,突然一組號碼讓吸引了他的注意。
    『Thermite,待命30秒。我有個緊急狀況。』
    他連忙開啟手邊的「卡美洛」。隨身筆電中,卡通梅林悠哉地從工具列後方走出。
    「梅林,幫我找出所有俄羅斯境內活動的英國特工。」Mute遮住所有的任務通訊裝備,暗中指令著。卡通老巫師翻著書,隨即提供了至少23組聯絡電話。
    錯不了!那絕對是史諾登!
   Mute連忙點選了其中5名特工,準備向他們輸入史諾登運作中的IP位置。
    『Mute,能否快點?』Thermite在耳機裡提醒:『白面具們的情緒有點高漲…』
   Mute看了看史諾登的運作位置,再看了看另一邊監控畫面裡正持槍抓著女人質的白面具匪徒。
    我到底為什麼加入這一行?我是什麼人?
    高材生?電腦鬼才?網路監控者?反恐菁英?
    他再看了看史諾登運作中的IP位置:這個顛覆英美的駭客此時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栽在提供庇護的俄國電訊監控衛星手中;又轉頭看了看正在哭叫中的人質,恐怖分子剛剛朝她打了一巴掌,拿槍指著她的右眼。
    媽的…
    比起幫倫敦擦屁股,我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才對吧…
   Mute毅然決然關掉了「卡美洛」。拿起了任務通訊設備。
    『Thermite,待命!3秒後開始行動!』
                                         *
(UTC+3) 2015.12.24  11:20  俄羅斯某處 【被遮蔽】
    北國的冬天寒冷難熬,對於這個客居兩年的異鄉人而言,更加難受。
    他一邊穿著大棉襖,一邊捧著暖身的烈酒上前應門。
    「誰會在這種時候送包裹給我…」他嘟囔著,一邊從窺視孔看著門外。
    對門偽裝成尋常老翁的俄國特務向他點頭示意安全,他才小心翼翼的將門打開半邊。
    「聖誕快樂,已付清的包裹。」
    一名快遞青年說道,將一方小盒塞入門縫間。
    「謝謝。」男人用還算流利的俄語道謝,接過包裹將門關上。另一邊,兩名俄國保安人員上前檢視。經過X光機掃描後確定安全才交還給男人。
    男人將包裹打開。
    裏頭是一架看起來像數據機或是Wifi分享器的儀器。
    儀器背後一行英文簡單地寫著。
 
    『你不得不承認,我確實比你厲害一點點。  - 亞瑟王』

Mute
代號:Mute (*為英文中「靜音」之音譯)
本名:馬克‧錢德爾  (Mark Chandar)

國籍:大英  

出生:1991.10.11  大英‧約克
身高/體重:1.7 m/80 kg

所屬單位:特種空勤團
組別:防衛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MP5k (SMG)


‧M590
A1 (SG)

副武裝
‧P226 (HG)

裝備
‧遙控C4/防彈攝影機


特殊裝備(能力)
‧GC90「莫尼」干擾器
背景:
    Chandar在12歲時從中學畢業,是一位科學天才,曾麗並業後一年的空檔在英國科技公司實習時完成一套新的保安系統原型機,隨後在14歲就進入劍橋大學工程學院就讀。

心理特質:
    Chandar智商高且善於分析,他通常是教室中最年輕又最聰明的人。他沉默寡言,偏好簡單直接的說話方式,因此其生硬的天性容易讓人覺得無禮。

訓練:
‧英國劍橋大學:工程理工學位;電子工程博士
‧英國政府通信總部 (GCHQ):電訊情報專家 (sigint)
‧特種空勤隊:通訊科技電訊情報專家

經歷:
‧Tempora 監聽行動
‧GCHQ 原型機工程師
‧特種空勤隊 原型機工程師

附註:
‧網路反恐單位,監視駭客族群。
部分檔案被刪改。





板務人員:

408 筆精華,06/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