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五、成仁取義
    在牙月之歌的操縱下,近百輛裝載著鋁熱手榴彈的無人車在沃克斯霍爾區四處縱火,泰唔士河南岸一片火海。失去耳目的軍隊束手無策,只得從倫敦以外徵調更多人馬發動新一波攻勢。而泰唔士河彼岸,倫敦水警與軍方亂成一團,急著打撈沉在河底的四輛戰車組員。陸軍更緊急徵調了新的通訊裝置。是以致此,整個英國人口都已經醒來,關注著整件事情的發展。
    「指揮官,SAS雙手劍小隊已經抵達。」
    「讓他們立刻攻堅。」
    命令下達後,兩艘突擊快艇刷過河面,約莫二十名全副武裝的SAS特勤立刻發起行動。
 
    這一切都逃不過拉法葉的眼。
    「磅!」
    狙擊鏡中,正在打出戰術手勢的SAS幹員倒地。同伴立刻將他拖離街道。拉法葉退出彈殼,往正在接應同袍的幹員前額開了一槍。
    猝然遇襲的SAS立刻退往河畔,不敢再冒進。
    『指揮官,大樓裡有敵方武力。兩人殉職,我們無法貿然推進。我們需要狙擊手支援!』雙手劍小組的小隊指揮用無線電說明情況。
    「新的裝甲單位何時抵達?」
    「至少還要半小時。」
    『指揮官!主建築7樓、左起第四扇窗!』SAS突然大聲呼叫。
    一名SIS文職人員站在窗外,雙手遭縛、口眼亦被遮掩。
    「該死…這些人到底想怎樣?」
    接著,那名文職人員被當著六千萬雙擔憂的英國人注目之下,遭一腳踢落。
    然後窗外掛起了一張血布條。
    「致我深愛的大英政府:當暴徒不許當局派出特勤隊時。該怎麼辦?
    『指揮官,虹彩小組,莫妮卡‧魏斯在線上。』
    『魏斯女士,我恐怕不能接受虹彩小組的幫忙。』指揮官咬著牙:『妳沒看到剛剛──』
    『冷靜點,倫敦男孩。』魏斯那招牌不耐煩的聲音就像個正在教訓晚輩的大姊頭:『我們不是尋常特勤隊。相信我,也只有虹彩小組能夠收服這種傢伙。』
    『好…吧?』指揮官愕然,整個倫敦還沒有人敢這樣叫他:『我們該做什麼?』
    『給我足夠數量的單兵通訊設備,然後乖乖等待支援就夠了。』
                                  *
    拉法葉瞇起眼,往泰唔士對岸的酒店二樓遙遙扣下扳機。
    槍彈飛過一百公尺,擊穿酒店落地窗、幾乎要鑽進Gecko左臉。Gecko動也不敢動,就怕任何不必要的反光會讓自己提早露餡。他狙擊鏡才剛打開,拉法葉就察覺異狀。
    『拉法葉,你在打哪裡?』諾頓爵士頗感興趣地問。
    『沒什麼,只是直覺罷了…』拉法葉說,退出彈殼:『可以飛一架無人機過去替我看看嗎?』
    『當然。我把畫面同步到你的電子頭盔上…唉,這種好東西,竟然沒人想要量產。』諾頓從善如流,滑著螢幕:『對了,我當時用多少錢僱到你?』
    『日薪900歐元。』『唔,挺划算的。』
 
    Gecko伏臥在吧檯邊,巧妙的用堆疊的餐具與雜物屏蔽了射手輪廓。狙擊鏡後銳眼觀測著MI6大樓。搜尋著拉法葉的蹤跡。作為整個小組的行動先驅,他必須先解決掉這個前外籍兵團神射手。但他很快就頹喪地發現拉法葉藏在陰暗處,完全無法單靠觀測得來。
    『Gecko,你到底找到目標了沒?』IQ的聲音十分煩躁。
   Gecko正要回答,卻聽見無人機振翅聲,神出鬼沒的無人機竟然飛過泰唔士上空朝自己逼近。他連忙大驚起身。
 
    一百公尺外,拉法葉集中精神。電子頭盔上顯示出的畫面讓他冷汗直冒。在雜物堆中,竟然真的有Gecko的Fort-301
    人呢!
    拉法葉老練的手指搭在扳機上,動也不敢動。
 
   Gecko單手吸附在天花板吊燈邊,掏出雨燕手槍。瞄準著窺視中的無人機。
   「砰!」精準一槍將無人機擊毀。他飛身落地,立刻滾到掩蔽後方。來自對岸的槍火立刻追逐而來。
    他小心翼翼地縮在掩蔽後方,用腳將步槍給勾到懷中。
    『Gecko,還在嗎?』IQ問。
    『還在,但我的狙擊鏡被打中了。混帳…』Gecko嘆氣看著破碎的瞄鏡。只得無奈拆下:『他很厲害,躲在無光處。根本無法觀察。』
    他同時感到頭皮發麻,若不是自己在前一秒改變主意,自己早就已經死了。他確實一度想過要跳回射擊位置朝向對面開火。
    『那我不等了,30秒後我要讓小組進攻。』IQ說道。
   Gecko咬牙,從懷中戰術口袋掏出Glaz的HDS瞄準具。將它安置在自己的Fort-301上方。他快速移動到另一處扇窗邊,將步槍架起。無視於另外兩發從窗外掠入的子彈。做為一個經歷戰陣的狙擊手,戰況激烈中他亦能心如止水。
    更重要的是,對方仗著天賦莽撞射擊的行為…
    根本就是門外漢!
    格里琴科的淡褐色銳目穿過狙擊鏡,盯上了因為熱感應標記而無所遁形的拉法葉。他憑藉著苦練的成果以及老練經驗,手指拿捏了每一分力道為調整瞄具倍率與射擊前校正。完美無缺地對應了此時此刻的風速與濕度。
    然後自信的獵人徐扣扳機。
                                  *
    「行動!危機解除!」IQ下達指令,拎起HK21輕機槍跨進廂型車。
    兩部裝甲SUV立刻衝抵MI6大門。原來虹彩小組早已趁亂從別的橋樑渡河,在幾個街口外秘密潛伏。等Gecko一傳來危機解除的消息,便立刻襲擊大樓。
    「我希望你們都沒被寵壞,沒有鬆懈真槍實彈硬幹的功夫。」Thacther說道,將步槍上膛。
    「這玩意都拿出來了,你看不出來我有多認真?」IQ拍著手上的機槍。
    另一部車一停下,Ash便打開車窗對著大門拋射了破門彈頭。轟然炸出一條路。Wizard在剛剛諾頓的電子風暴襲擊中失去了所羅門王,形同一位尋常幹員。他不敢造次,乖乖跟在這位學姊旁推進。
    破洞內,十多架裝備著遙控炸藥的無人車衝出。
   IQ與Capitão立刻用機槍火力覆蓋了前方,槍彈撕扯著每一個機械零件。
    「你們這些小鬼會愛死我的!」Thatcher對著前方甩出了EMP手榴彈。所有自殺無人車立刻失能燒毀。
    諾頓似乎察覺來者不善,連忙放下了鐵柵。
    「Joker!掩護我!」Snowman喝道,手執MP5衝前。Joker不敢怠慢,G36KV快速確實地掃過每個區域,掩護著前輩。
   Snowman拿出液態氮噴霧往鐵柵噴了一圈。然後槍托猛砸,開出了一條路。
 
    四架無人機從大樓內飛出,這些無人機看上去並不算輕巧,因為都搭載了雷達以及一挺迷你機砲。武裝甚至可比一架輕型直升機。
    電眼鎖定了進攻中的虹彩小組,機砲開始運作。
    但從地上突然竄起火網將其中一架無人機的旋翼給打碎。Tachanka的機槍掃射,就像早期的防空機槍一樣掃射著來者。
 
    『拉賈!處決人質!穆斯塔法!動作快點!』諾頓爵士皺眉,他沒想到虹彩小組與弧光小組竟然如此果決發起攻擊。並且完全打破了專長限制,即便是防守組員也加入了攻擊行動。
    莫妮卡‧魏斯…真不愧是有能耐指揮整個虹彩小組的幹探…
 
    兩名前地鐵鼠人員拖著另一個倒楣文職人員來到窗邊,將手槍對準了他的後腦。軍方的探照燈立刻投往該處,將可怕的畫面無差別地轉播到整個大英乃至於全世界。
    下一秒,正準備處決人質的暴徒就被打碎腦袋。
    『Astraea,妳的人質救援小組可能要加快行動了。』Gecko說著,將狙擊鏡內的十字對準了另一個武裝人員。
    此時,直升機飛過上空。在MI6大樓上放下6名成員。
    「所有人聽我命令!」Astraea打出手勢。
   Astraea、Nio、Phantom、Werewolf、Poseidon、Hui-Lu六人立刻將繩索固定。
    「準備好了?」Astraea拉槍機、開保險。
    「就等妳。」Hui-Lu說。
    這六名精銳立刻沿繩索垂直奔下,在人質所處的樓層上俐落翻身,呈預備躍入姿勢。Astraea用力蹬牆,率先盪入。
   T91爆出槍火,伴隨著友軍先後加入的火力。在窗戶破片飛散中、槍火交錯中、人質尖叫聲裡、敵人垂死呼喊聲裡體驗著無數次的生死一瞬。
    額頭、前胸、前胸、腹腔…
   Astraea默念著,扳機沒有停過。纖手緊抓著前握把,熟練地承受每一發槍彈的震盪與後座力。控制著人質的前地鐵鼠們一一倒下。
    另一側,Ying的燭光裝置完成投放,綻出強光。將企圖支援的另一批傭兵給遲滯。而Sledge則砸開了牆面。讓不畏強光的Ying衝入大開殺戒。兩隻小隊合作無間,短時間內就將十多名挾持人質的敵人給肅清。
    『10名人質已經獲救,有兩員受到流彈波及。請求醫療支援。』Ying說:『還有其他人質在別的地方。』
 
    『收到,你們負責搜索大樓。我正要去抓諾頓。』IQ快速通過長廊。她不禁暗嘆自己體能大不如前。7.9公斤的機槍拿在手上竟然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IQ,到我後面!」Montagne喝道,將全身盾打開。
    在早已變成戰場的狹小空間內,赫然架著一把自動衛哨迷你鍊砲。雷射紅點立刻穿過長廊,瞄準了IQ所屬的小隊。只差一秒半的時間,衛哨鍊砲就對著Montagne撒出一片密集火雨。Capitão連忙從盾後射出煙霧弩矢屏蔽了前方地面。衛哨鍊砲失去目標頓時停火。諾頓手下的前地鐵鼠成員立刻包圍而上,忙碌的調整衛哨鍊砲。
   IQ與Capitão兩人同時換上主要武裝,兩挺機槍火力排山倒海地壓迫而去。上百發彈藥組織簡易的火網壓制了敵方。後方的Twitch則精準地用FAMAS將掩蔽後方的地鐵鼠擊殺。
    「諾頓!一切都結束了!」IQ對著長廊遙遙喊道。
 
    「是的,一切都結束了。」諾頓爵士從抽屜內拿出一把Colt 25掌心雷手槍,專心的填塞著彈藥。他旋開桌上的頂級純麥威士忌,仰頭灌下好幾口。
    「轟!」辦公室大門被門牆炸藥轟開,木塊與石屑噴飛。
    諾頓連忙拿起手槍,上膛。
    「不用讓你們這些人代勞,我會自我了斷的。」諾頓將掌心雷底在自己下巴。
    率先衝入的是Twitch,她快速舉槍朝著諾頓扣下扳機。
 
    有那麼一剎那,諾頓感到意外。這樣不由分說地把敵人幹掉,實在很不像虹彩小組的風格。
    但下一刻他就知道,Twitch這槍根本不是為了取命。
    因為FAMAS的槍彈精準的擊中扳機護弓、打飛了好幾根執槍的手指頭。諾頓還來不及慘叫,Twitch飛身躍過了辦公桌,用槍托狠狠重擊了他的臉。將他從辦公椅上給打落。
    「怎麼可以讓你就這麼死了?得讓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才行。」IQ走進辦公室看著血流滿面的諾頓說道。
   Twitch踢開地上的掌心雷冷冷說道:「科技應該是要給人方便與幸福的,才不是用來殺戮的工具。你發明的無人機都是垃圾,我竟然還曾經以你為榜樣。」
    「你的印度僕人呢?還有那個牙月之歌的傢伙在哪?」IQ問
    「他們去準備我的傑作了。」諾頓痛得連話都說不好。
 
    『Sledge,加快搜索進度。』IQ心中不安,連忙呼喚友軍。
    『IQ,我有個壞消息!』
    捎來消息的是最早被派遣出去的Vigil。
                                  *
2020.08.12大英‧倫敦地鐵沃克斯霍爾站01:17
    緊急出口被炸開,拉賈率先躍出。早已經過營業時間的地鐵站空無一人。
    「在月台邊跪好!」執槍的前牙月之歌們喝斥著十多名人質跪倒在月台邊。
    幾名傭兵立刻進入站點,將值班的警衛給壓制。拖進了人質群中。一些則在中控室開啟監控環境的重要任務。
    「也差不多時間了…」拉賈焦躁地看著隧道。
    「拉賈!」一名傭兵呼喚著:「追兵來了!」
    「怎麼可能?」拉賈驚訝地道:「嚴密監控整個站區!我們之中一定有潛伏的敵人。十五個人跟我,我們去把那些虹彩小組解決掉!」
    近半前牙月之歌的傭兵將自動武器上膛,跟著拉賈快步往原路趕回。
    留下的傭兵們則一邊看守人質、一面分派衛哨、監控環境。
 
    中控室右下第三格監視畫面中,兩名傭兵剛抵達衛哨點。而其中一人趁著同伴不注意時,突然揪住同伴頭臉往牆面撞去,並從容地扭斷了他的頸子。
    「欸!有狀況!」負責監控的牙月之歌傭兵驚呼。看著那名傭兵將屍體拖離監視器畫面外。傭兵大叫不妙,連忙離開座位,找救兵去也。
    畫面中,那傭兵抬頭望向監視器。然後身影逐漸在畫面中淡化消失。
 
    距離月台400公尺外,Leigong帶領的追擊小組正快速推進中。
    『Leigong,大樓內人質都撤離了;IQ也抓到諾頓。但你們在哪?』Astraea
    『事態緊急,抱歉沒能立刻通知妳。因為Vigil情報說:敵人由戰備管道前往地鐵站,剩下人質都在站內。據信他們準備利用地鐵發動恐攻。我帶了幾個同伴正要去攔截。交給我們吧,妳專心確保大樓肅清。』Leigong回報狀況。
   Tarantula、Wizard、Werewolf、Ela、Joker、Hui-Lu、Beaktusan、Nio等人則跟隨其執行追擊任務。雷射紅點在戰備道內掃射,逐步進逼。
    『OK,我會再調度幾個小隊支援你們。』Astraea。
    『了解。』
 
    「我有不太好的預感,這一段溫度怎麼變高了?」Wizard忽然開口。
    「什麼意思?」Tarantula問。
    「這是一條地下戰備道,溫度應該要濕冷涼快,就像我們剛剛進來時感受的一樣。但這一段…溫度卻高了不少…甚至連空氣都顯得不自然…明明這麼寬敞的空間,空氣卻顯得很沉重凝滯。」Wizard。
    「你是說…好像人變多了一樣嗎?」Joker問。
    「找掩蔽。所有人背靠背…」Leigong低聲說,正要往旁邊退去。
    戰備道牆壁上的燈光卻在這時全數熄滅。
 
    「埋伏!」Leigong大吼。四周槍聲大作,槍焰四射。嘶吼與慘乎讓整條戰備道化做煉獄。震盪雷強光忽閃,照出滿臉是血的Leigong、與身邊毫無表情涼山鐵面具。
    「來啊!」Beaktusan用韓語怒吼,手上綻出花火。
   Tarantula感到體內被數發子彈貫入,她只能貼緊牆壁坐倒。減少可能的中彈面積,手像是被灌了鉛一樣,完全無法舉起。她研判某一發子彈打碎了肘關節。
    一條火龍在前方竄出,驅走黑暗、但也暫時奪走她的鼻息。
    她艱難地看著Hui-Lu用加掛的火焰噴射器噴往敵人可能的位置,兩個傭兵全身著火,成為滑稽的人肉火炬在隧道中舞蹈。
    溫熱的液體噴濺到她的面容,火龍戛然而止。在燃燒的敵人照耀下,她看到年輕的同袍康洋捧著喉嚨倒下。她艱難地想要爬上前替他止血,身上的重傷卻辦不到。
    隧道牆上的燈光恢復。
    正前方,曹鵬昇與林義漢背對背垂頭坐著,兩人均身軀殘破、幾乎成為血人。林義漢身上還握著彈藥用罄的T75機槍、曹鵬昇則握著新彈匣。彼此都戰鬥到了最後一刻。耿燕看著,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
   Beaktusan身中多槍、左手嚴重燒傷,頹然坐倒在旁。儘管意識迷離,仍然單手舉著彈藥耗盡Vz-61猛扣扳機。一名傭兵立刻上前,手中的AR-15抵住了他的前額,正要處決。
    「朝鮮人民…萬歲。」崔裕勳用最後力氣舉起左手臂,將那傭兵炸飛。其餘傭兵們紛紛開槍,將他當場擊斃。
    
    「把手放頭上!」傭兵們喝叱著。
    Wizard倒在Joker懷中抽搐,後者用力按著前者頸部的槍傷。
    「你知道我不能放開的。」Joker抬頭看著早已控制場面的敵人。
    「我知道。」拉賈抽出手槍,將黎書華處決。這位香港男兒至死也沒把手離開過重傷的同袍。亞伯拉罕抽動了幾下後也跟著斷氣。
 
    Ela與Werewolf在敵方開槍之前最早閃到掩蔽後方,受到的傷勢最輕,兩人面對面跪著,手放頭頂。
    無數的雷射紅點在彼此身上逡巡。
    「Werewolf,撐著點…保持清醒…」Ela咬牙。
    Werewolf垂著頭,地上滴血斑斑。
 
    伊絲拉迷茫中,好似回到了七年前發生意外的第65空降旅靶場。身穿同樣裝束的姊姊瑪莉達與她相對,眼神裡充滿關愛地端詳她。她知道,Cipher醫生叮嚀過,遇到這樣的情況,叫作人格解離與幻視。此時應該保持意識清醒,思索自己身處的前一個場景…但,她現在完全不想理醫生交代過什麼。
    「姊姊…再次交給妳好嗎?」伊絲拉疲憊的道。
    「對不起,這次不行。」瑪莉達。
    自從意外後,伊絲拉總是宣稱自己能夠以這種方式與姊姊互動。性格恬靜溫婉的她,總是能有意識地「將身體交給瑪莉達」控制。「暫時成為」性格剛強、好勝的瑪莉達。
    意外之後,伊絲拉在用槍上下足功夫苦練。成為射擊高手;在遭遇危難時也總能「靠著姊姊解圍」,成為一個能在槍林彈雨中提刀衝鋒的猛將。更順利的得到65空降旅的推薦,加入了弧光專案。
    Cipher醫生在報告中提及,這是一種補償的心理:學習表現出瑪莉達好勝強悍的個性、學習瑪莉達揮舞彎刀,伊絲拉靠著這種模仿姊姊的方式減輕愧歉與思念。但對伊絲拉而言,她卻更相信這是姊姊捨不得離開她。
    「這次…可不要留遺憾。」瑪莉達將背上的彎刀解下,交到她手中。
    「等會記得要放鬆些。一切會很順利的。」瑪莉達叮嚀著,就像那天一樣。
 
    Werewolf睜開眼睛,看著Ela腿側的RG-15。她知道此時拉賈與傭兵們正從後方舉槍一邊喝叱一邊接近。
    「Ela,妳的六點鐘、八點鐘方向各有兩人。我呢?」
    「不要講話!」拉賈從後方暴喝。
   Ela心頭一震,但隨即明白Werewolf的話中含意。
    「妳的後方,一點鐘、兩點鐘、四點鐘各一人。我彈匣全滿、妳呢?」
    「全滿。預備?」
    「閉嘴!不要講話!」拉賈呵叱。
    「來吧!我會讓他們忙的,不用擔心。我相信妳。」Ela眼神無比專注
 
    Werewolf忽然往前撲去,左手抽起RG15。Ela則往拉賈甩出震盪雷。Werewolf快速扣扳機,Ela的頸子幾乎可以感受到子彈掠過的風壓。
    後方四名槍手應聲而倒,伊絲拉像一條豺狼閃到Ela身後再次對著尚未從震盪雷中恢復的敵人開槍。在兩女錯身之際,Ela抽起Werewolf背上的彎刀,往拉賈擲去。
    利刃透胸而過,拉賈往後跌躺而去。而槍手也一一倒地。
    剩下三名傭兵們倉皇從掩蔽後衝出,舉槍準備解決掉兩人。
    頭戴面具的Vigil從後方現身,手中的雙管霰彈槍接連開火。兩發重鉛彈接連打碎了槍手的後腦。第三人驚恐轉身。
   Vigil拋下霰彈槍,舉起C75將第三人擊殺。
 
    『IQ,我需要支援!』Vigil用無線電求救,搜尋著尚有氣息的同伴。
    伊絲拉摻起重傷的耿燕,替她止血。

    在一片混亂中,Vigil看見一息尚存的Beaktusan,後者的眼睛還微微顫動。他摘下面罩連忙上前,一把扯開他身上的裝備。
    「喂!保持清醒!」Vigil用韓語大喊:「救援很快就來了!」。
    「很奇怪,我應該要恨你的...」Beaktusan低聲說,鮮血不停從口中湧出。

    「可是每當我要恨你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妳母親做的辣年糕...」Beaktusan自顧說道:「最後一次見面,你還故意把它弄得更辣...想到這裡我氣就消了,真是怪異...」
    Beaktusan說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表哥在笑,Vigil卻止不住眼淚。Beaktusan的槍傷實在太重了,光用看的就知道他無能為力。
    「真的?我有這麼頑皮...?」Vigil只能按住最大的腹部創口止血。
    「你跟你哥,兩個都超頑皮。有一次還在金日成爺爺的畫像上...喔...咳咳咳...該死,時間不多了...真的好想再團圓一次喔...」
    「哥,對不起。我們家是叛徒...」Vigil抹了抹眼淚。
    「別說這個了,你去過紐約了嗎?」Beaktusan問。
    「去過,沒什麼特別的。」
    「那應該是沒跟我一起去吧...咳咳...」Beaktusan坐起身:「欸,不要哭了。把面具戴上。」

    這位朝鮮漢子一把抓住表弟的手,將懷中的一件小物用力地塞進後者手中。
    「祖國...的確是個難以令人眷戀的地方。過去是什麼,其實不重要...」Beaktusan說:「當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化哲敬過得比較好,就當化哲敬吧。」
    「哥...」
    「噓...」Beaktusan淡淡說道,努力替自己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呼吸漸漸微弱、他努力不要露出痛苦的表情。
    Vigil握著兄長的手,珍惜著這最後幾秒鐘的相處。
    一些記憶片段隱約冒出,他細細品味著那個被拋下許久的純真過去
                                  *
    『所有幹員立刻往沃克斯霍爾站集結!有班列車剛剛通過站內!』IQ慌張說道。
   Astraea衝出大樓,看著亂成一團的街道。她想召集同伴,但到處都是緊急人員、軍警、特勤隊。
    越野機車的咆嘯聲音傳來。幾名醫護人員快速讓開。
    「上車!」Ignite在機車上喝道:「我們再去拯救世界一次!」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