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四、強襲
2020.08.12大英‧倫敦00:05
    全副武裝的車隊從機場一路奔馳來到MI5總部前方。將弧光小組成員全數送入接受監控。而虹彩小組如臨大敵,動員了所有防禦組員將MI5大樓給徹底封鎖。
    「欸,怎麼回事?為什麼整個倫敦像準備戰爭一樣?」袁煥問。
    「你女朋友如果鐵了心要搞砸一切,那才叫戰爭。」Caveira將他推入個別拘留室:「SIS正在接受調查,過不久整個英國都會開始追殺諾頓。你最好祈禱,她不要帶整個弧光小組站錯邊。」
    「啥意思?」
    「自己看。」Caveira將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扔到袁煥面前。
 
    「Astraea,有狀況。」Poseidon將手機拿給Astraea。此時弧光小組方抵英國,正奉命直奔軍情六處大樓,協助SIS進行防禦行動。
    明熙接過手機,網路新聞頭條十分聳動而反常。而且這封訊息竟然是由Caveira的手機傳來。
    『據傳恐怖分子接管軍情六處,泰唔士河沿線已經由軍方封鎖。』
    『停止行動,諾頓有問題 - 袁煥。』
    「這是怎麼回事?」Snowman皺眉。
    「讓人毫無頭緒。」Astraea說道:「我必須聯絡IQ。」
 
    泰唔士河畔,虹彩小組正在做最後準備。
    「魏斯,是Astraea。」Sledge說。IQ聞言,立刻接過手機。
    『喂?』
    但就在此時,以SIS大樓為中心的半徑5公里內所有的通訊都陷入嚴重干擾。
 
    「該死,她切斷了我的通訊。」
    「怎麼辦?」Phantom。
    「訊息來源在哪?」Leigong問。
    「MI5總部。」Wizard說道:「現在怎麼辦?我們要往哪走?」
    「不管SIS了,先到MI5看看狀況。」
    「好主意。衛星影像斷線前顯示,他們就在MI5裡面。」Wizard說:「我剛剛已經把大樓的資料傳送到各位的手機裡。」
                                  *
    崔裕勳感到頭昏眼花,跪倒在床鋪邊。他竭力保持意識清晰,但劇痛就像利錐穿透他的頭骨直貫進大腦深處。
    「阿呀…可惡…」他用韓文低吼。
    最先注意到異狀的,是Vigil。
    「喂。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不喜歡這裡…」崔裕勳雙眼上吊,喃喃自語。肌肉僵硬如岩、渾身蜷曲。
 
1991.11.10朝鮮‧平壤 朝鮮人民軍偵查總局 23:10
    死白的強日光燈照得崔裕勳意識渙散,他努力端坐身子、意志嗜睡呵欠的衝動,並將在學校所學的最好儀態給表現出來。因為此時桌子對面,穿著人民軍裝的士官大哥哥正在看呢!
    他忍耐著飢餓,以及想脫下制服領巾的衝動,在心中默背算術打發時間。
    「伊呀──」鐵門打開,看上去同樣筋疲力盡的母親衝進房內。
    她將裕勳抱進懷中。
    「媽媽…我不喜歡這裡…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啊?」裕勳偷眼看了一下對面的人民軍士官,確定他對於母親這樣的行為沒有意見才放心開口。
    門外走入軍裝畢挺的父親,身為軍官的他神情一如往常淡漠。
    「父親,晚安。」裕勳乖巧地離開母親懷抱,立正敬禮。
    「吃點東西吧。一下課就來這裡,應該餓了。」父親蹲下身,從懷中拿出一塊麵包。
    「是,父親。」裕勳雙手接過,父親少見的溫柔讓他受寵若驚。
    「昨天,秀妍姑姑背叛了祖國。」父親低聲說道:「是爸爸的錯,爸爸沒有盡到一個兄長的義務…」
    母親終於抑制不住,跪倒在地痛哭失聲。
    裕勳難過姑姑的決定,但也不明究理為何雙親都是這種絕望反應。
    「表弟們也都跟著當叛徒了嗎?」裕勳問,想起年節時的玩伴們。
    「是的!裕勳,家裡就交給你了。」父親厚實的雙手輕捏著他的肩膀。
    裕勳驚愕地發現,父親正在流淚。
    「好好照顧媽媽,聽懂了嗎?」
    「是。」裕勳堅定地點頭,雖然不知道為何父親要在這時說這種話。
    門外走進兩名人民軍士兵,安靜地在門邊立正。父親起身抹了抹臉,昂首轉身。在兩名士兵的戒護下離去。
    這是裕勳最後一次看到自己的父親。
    他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天清晨,秀妍姑姑的遺體在山區被邊境巡兵發現。證實了姑姑叛逃的事實,才讓父親牽連受罪,被迫在偵查總局裡舉槍自裁。
    「把燈調暗,應該是PTSD的相似情境。」Vigil說道。
    「搞什麼…虹彩小組現在專收一堆PTSD的?」Jäger脫口而出,但還是關上了拘留室的大燈。
    果然裕勳立刻恢復了正常。饒是他意志堅定,立刻強迫自己集中精神。
    「你怎麼知道的?」Valkrie問。
    「我也來自平壤,在那裡,有些幼年受到監禁的人就會格外害怕這種地方。」Vigil說道,在一個朝鮮軍人面前承認自己的脫北者身分是多麼奇怪的事情。
    「你是叛徒?住平壤?」裕勳起身。
    「1991年逃出時,我的兄長與母親都在路途中死亡。」Vigil說道:「所以別費心恐嚇我。我在那裏沒有家人了…」
    崔裕勳渾身劇震,緊盯著Vigil。
    「嘿,老大有交代。不要把自己國家的恩怨帶到行動中。」Valkrie提醒。
    「沒有什麼恩怨可言。我們家逃離可沒有拖累誰。」Vigil說:「如果你願意,也趁機脫離吧。」
    崔裕勳大吼一聲,突然扼住了Vigil的頸子。Valkrie連忙上前分開兩人,她紮實的毆了崔裕勳兩拳,再加上一記膝撞與肘擊,才徹底讓這個北韓軍人倒下。讓她最驚恐的是,自己的拳頭打在崔裕勳身上竟然隱隱作痛。
   Vigil連忙將拘禁室的門給封上。
    「通訊掛掉了!應該是弧光小組搞的鬼!」Castle喊道。
    「哼,根本就是。」Bandit亮出手上監視器畫面:「還正大搖大擺地走來呢!」
    畫面上,全副武裝的Astraea正領著弧光小組走過大門,朝主建築而來。
    「Ela在等什麼?」Valkrie問︰「她不是在屋頂嗎?所有人就防禦位置!快!」
                                  *
   Astraea突然左胸中彈,她連忙應聲伏倒。
    「屋頂有狙擊手!」Astraea大聲提醒,弧光小組立刻散開在掩蔽後臥倒。
    她甩出黑蝙蝠無人機。無人機快速攀升,所有周遭景物一覽無遺。屋頂上,Ela持槍快跑的身影更是無所遁形。
    「可惡,IQ真的要跟我們硬幹到底嗎?」Hui-Lu問
    「Astraea快下命令,在這裡待我們會被幹掉。」Leigong說道。
    強光此時全開,照向主建築前方。
    『弧光小組,不要再前進一步了。你們沒有勝算!』廣播系統打開,是Tachanka的聲音:『所有虹彩小組的防禦組都在這裡,你們人數與經驗都輸給我們。沒必要在這裡你死我活!』
    「把攝影機都擊毀!」Astraea說道。
    弧光小組俐落地從掩蔽後開火,槍聲零星分散但是精準非常。攝影機紛紛遭到擊毀。
    「Phantom與Poseidon你們把守大門。其他人隨我突破!」Astraea檢整裝備:「人數劣勢是無法改變的狀況,大家做好心理準備。我們唯有救出其他的弧光小組才有機會逼虹彩小組坐下來談!」
    「明白!」
    「我們七個人緊密編隊,紮實推進。讓他們花俏的招式無法發揮。」Astraea喊道:「Snowman,你當箭頭!」
   Snowman抄起背上的戰術盾快步衝出,就像演練時一樣。Nio立刻緊跟在旁。Leigong甩出煙霧罐屏蔽路線。
 
    門牆炸藥轟穿了窗,Wizard操縱儀器引爆了藏在後方的遙控C4。木屑與雜物飛濺散開。Kapkan連忙從後方小門閃躲遁逃。
    「別追!他的小把戲很可怕!」Astraea果斷貼上炸藥,轟牆而出。裝在門邊的EDD遭到誘爆,瞬間失能。Kapkan狼狽退開,在建材煙塵中逃竄。但從旁卻閃出另外一個人影!霰彈槍無聲散射,若不是Snowman早有預感立刻舉盾,此時Astraea已經倒地。Lesion低罵一聲連忙退回,Snowman的衝鋒手槍連扣將MI5的前廊打得滿是彈孔。
    粵語粗話橫飛,這位老SDU俐落地將G18重新上膛。
    完全不給他們喘息機會,前方三公尺左右的天花板爆炸碎散,黃綠色的毒霧瞬間席捲而來。Hui-Lu從掩蔽探身,槍管下的火焰發射器放出火龍將毒霧驅散。Wizard更從旁拋擲出震撼彈。
    「我看到Rook跟Valkrie從窗外垂降,他們想抄後路伏擊。」Astraea喊道
    「我來處理。」Werewolf舉起AK-74u,快步衝出。
 
   Rook雙腳剛落到地面,一樓的封阻建材便被踹開。Werewolf手中AK-74u便掃出一排槍火。若不是Rook身穿重甲,早已負傷倒地。他倉皇找尋掩蔽,舉起手中P90,但Werewolf已經衝到面前,她俐落地蹬腿與肘擊,輕鬆就撂倒這個至少比她壯碩一倍的GIGN幹員。
    另一邊的Valkrie大驚,舉起手中SPAS-12就要揮打。但Werewolf飛快揮出了手中鋼刀擋架。Valkrie手速更快,從戰術槍套中抽出沙漠之鷹,近距離對著Werewolf腹部連開兩槍。
   Werewolf痛吼,瞳孔縮成一個點。撐著槍傷朝Valkrie揮出一拳。倒轉刀柄往她頭臉重擊。並將她手中的沙鷹手槍奪落。Valkrie哪想得到Werewolf竟然如此強橫。連忙想要架住Werewolf近乎狂暴的連續毆擊。
   Werewolf頭槌猛力一撞,將Valkrie擊倒。
    「媽的!」Valkrie怒罵,感到右臂被關節技鎖住。冰冷的波斯鋼刃架在頸側。
    「逮到妳了,小海豹。」Werewolf將Valkrie與昏迷的Rook用束帶鎖在一起。
 
    『Werewolf!該死!』Astraea對著無線電大吼。
    「看來通訊黑洞還在。」Snowman說。
    「不管了,快攻進下層的拘禁區。拖越久,虹彩小組就越可能回頭增援。」Leigong說道。
                                  *
    「連絡上IQ了沒有!」Bandit吼道。
    「沒辦法。」Frost
    「可惡,難道就這樣迷迷糊糊打起來嗎?」
    「要打就打,廢話這麼多幹嘛?」Tachanka將DP機槍上膛。
    「出現了,正前方。」Pulse收起生物探測儀,從背上抽出M1014。
    「Echo,先給他們一點驚喜。」
    「沒辦法!該死!」Echo怒道,無人機竟然不聽使喚。
    此時,一牆之隔外。Wizard成功篡奪了Echo的波段。操縱著妖怪無人機飛入室內。對著Tachanka的頭頂發出強大音震。室內防守方的虹彩幹員都是一驚。
   Pulse霰彈槍連扣,將牆面整個轟碎
    雙方劇烈駁火,槍火在狹小空間內綻放。噪音榴彈飛入室內發出刺耳蜂鳴。DP重機槍則將火雨灑在Snowman的戰術盾上。Nio率先跨入。手中戰術霰彈槍連扣。Pulse與Echo連忙迴避。
    「中!」看準Nio落腳點,Frost與Bandit暗喜。前方通了電的刺絲網中,正藏著一個踝夾。
    電花一閃,踝夾更彈起夾住了Nio的足部。但無論電擊或是踝夾陷阱都好像不會影響到Nio一樣。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Nio低誦著心經,這個涼山的硬派戰士只是在友軍的火力掩護中淡定地扯開刺絲網,並將踝夾給扳開。
    「撤!他們太強悍了!」Tachanka果斷下令。
   Castle立刻將另一邊出口以龍鱗板封鎖,企圖將弧光小組給困守在內。
   Nio的霰彈槍連扣,但在龍鱗板面前毫無作用。
    「Nio,這東西打不穿的。給Snowman處理!我們被困住了,趕快殺出一條路!」Astraea提醒,手中T91開火壓制的另一端的虹彩小組。Smoke與Lesion紛紛退開。
    在一片混亂中,Snowman用液態氮噴霧噴上龍鱗板,然後舉盾猛砸。Leigong立刻朝破洞內拋射噪音榴彈。牆上的鵲式防衛機械立刻將噪音榴彈攔截。Hui-Lu裝上新的瓦斯罐,正要用烈焰殺出重圍時。側門突然衝出的Ela對著弧光小組擲出了震盪雷。
   Caveira趁著弧光小組還未從震盪中恢復,從龍鱗板後低吼衝出,手上的鋒利匕首反扣,往Nio衝去。Nio反應不及,立刻被撲倒壓制。Werewolf想衝入支援,但卻被從旁殺出的Vigil用鹿彈擊倒。Astraea也抽出刺刀,從旁架住了Caveira。
    就在這時,所有人的通訊瞬間恢復了功能。
 
    『該死!為什麼整整10分鐘沒有人回話!』IQ的怒吼連Astraea都聽得見。
    『IQ,叫虹彩小組停火!沒必要搞到這樣吧!』Astraea奪過耳機吼了回去。
    『Astraea?』
                                  *
2020.08.12大英‧倫敦00:45
    莫名其妙的激戰過後,大家又齊聚一堂。雖然尷尬而且幾乎人人帶傷,甚至還有人正在接受照護。但,對於能夠重新坐下來談,雙方都感到鬆一口氣。畢竟雙方再怎麼顧念同袍情誼,照這樣打下去勢必會有死傷。
    「認真?Beaktusan是Vigil的表哥?」Dokkaibe驚呼,追問著Valkrie。
    「對啦!但我他媽才不在乎!我的手脫臼了!」Valkrie臉色很差,作為一個自視甚高的海豹成員,被伊朗特戰成員扭斷手臂可以說是生涯中的奇恥大辱。
    「裕勳表哥。」無視於眾人的喧鬧,Vigil來到Beaktusan身邊。
    「叛徒,不要跟我說話!」Beaktusan低罵。
    「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但我真的想問…」Vigil眼眶一紅:「我想知道我到底叫什麼名字,我想知道我媽是怎麼叫我的…」
    「對我而言,你就是叫華哲敬。」Beaktusan冷冷說。
    「所有人閉嘴。」IQ走入會議室說道,弧光與虹彩成員紛紛依言閉嘴。
    Mute將整個倫敦衛星圖貼出,IQ則以MI6為中心畫出了一個大紅圈。
    「調查過了,干擾電波是從MI6發送。影響範圍至少3公里,大半個倫敦都會受影響。」IQ:「軍隊為此已經動員開始撤離百姓。讓我最擔心的是諾頓除了每15分鐘釋放一次持續300秒的干擾電波癱瘓通訊以外,沒有任何動靜。時值深夜,SIS各部門執勤幹員共只有25人,其餘都是諾頓招募的爪牙們。」
    「裡頭除了他的嫡系,還有近日秘密招募的地鐵鼠與牙月之歌殘黨,不會超過五十人。」Sledge回報:「但其餘執勤幹員可能會成為人質,受到挾持。」
    「聽起來不算太難。常備軍應該應付得了。」Astraea說。
    「我不擔心人數…下一波干擾電波還剩多久?」IQ問。
    「4分鐘。」
    「IQ,倫敦軍團(London Regiment)指揮官在線上,他們從第二皇家戰車營(2nd Royal Tank Battalion)徵調了四輛挑戰者戰車以及一架山貓直升機。要求主導對MI6大樓的攻擊。」Mute說道。
 
    此時,聯合國安理會也被驚動了。一場視訊會議正越洋召開。
    「告訴那些年輕人,建議讓虹彩與弧光兩隻小組實行特種作戰行動。」席克絲夫人在視訊會議上說道:「這會把恐慌降低到最小。沒有人希望自己的首都開進戰車,對著政府建築開炮。」
    美國、俄羅斯與中共代表均默不作聲,世界三大強權只是靜靜地看著一切事態發展。
    席克絲夫人只看了三名代表一眼就知道,此刻這三個21世紀軍事強權壓根不在意什麼「降低恐慌」、「精確行動」。他們只想看看這個諾頓爵士打算如何在戰場上充分發揮無人機的實力。然後將這個事件當作實驗觀摩,為國內研究作準備。
    「指揮官,虹彩小組建議對MI6進行精確行動。」英國首相平靜地道。
    「感謝諸公的好意。但敵人在倫敦興風作浪,倫敦軍團可不容許這一點。」倫敦軍團指揮官婉拒了席克絲夫人的建議。
                                  *
    「主人,我不明白。我們明明握有先機。為何要拖延到現在?」拉賈問。
    「現在怎麼了?」諾頓爵士好整以暇,看著眼前無數個螢幕。
    「整個大樓已經控制,我們有25名人質。應該可以當一點籌碼。」拉法葉說道:「老闆,你必須快點下令。倫敦團已經動員了,外頭至少有兩個營的正規軍,他們若認真起來,絕對會把我們炸進泰唔士河。」
    「冷靜點,法國佬。我本來就打算要讓他們集結。」諾頓爵士揉了揉眼睛,抱怨道:「老了,看螢幕太久會眼花…」
    「…你到底有多少無人機?怎麼會如此自信?」拉法葉問。
    「軍隊有動靜了,戰車正在通過沃克斯霍爾橋!」
    「夠多了。」諾頓爵士拿起鍵盤快速敲打。
 
    十多架無人機從SIS的頂樓隱蔽處如蝗蟲班振翅起飛,呈輻射狀四散。細小的形體在夜幕中令人難以注意。若不是有電眼監控,也許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點。
    『注意!MI6有動靜!』『那是什麼?』『看起來是無人機!』
    將MI6包圍的倫敦軍團紛紛警戒,上百隻槍砲高高對準了倫敦夜空。
    『敵情確認,倫敦軍團準備──』
    指揮官開口的命令來不及下達,這些無人機就在空中釋放超高強度的電磁脈衝波。原來每一個機體都等於一枚EMP導彈。因此以MI6為軸心,輻射狀形成十多個半徑1公里的EMP爆炸區,其中電子產品都被霸道地破壞。
    盤旋於河面的山貓直升機立刻失控墜河。而橋面、河岸所有裝甲單位與火炮單位的電子射控系統亦同樣失效。
 
    「好好欣賞吧,這情景不是天天有。」諾頓爵士啜了一口咖啡。在他主導下,MI6早在幾年前已設置了防電戰破壞裝置。因此,他的無人機軍團此刻在整個泰唔士河中段掌握了絕對的科技優勢!
    從MI6車庫開出兩部裝甲車,這些都是實驗車型、甚至連迷彩都尚未塗裝。但無論如何已經足夠。兩門102mm線膛砲對著橋面開火。這些戰車失去射控系統,早已失了先機。面對同級火炮的突襲,顯得顢頇而措手不及。
 
    但英軍終究不是泛泛之輩,儘管沒有射控系統,這些守護家園的英勇戰士還是調轉了砲口射擊。憑著肉眼與雙手轟然在橋上推進與無人裝甲車駁火。
    這些無人裝甲只是實驗車,並未完全武裝,甚至連主砲彈藥數都只有20發。在計畫中,本來還會裝載6枚反裝甲火箭。若是真的全武裝上場,橋上的第二皇家戰車營根本沒有機會。
    車長探身在車頂打出燈號與旗號,示意後方進攻。因為失去無線電,只能用這種最原始的方式溝通。
    但無論何種方式都不重要了。
    因為整座沃克斯霍爾橋從中燒熔斷裂。兩百噸的裝甲全數落入泰唔士河中。
    早在數秒鐘前,諾頓爵士就將兩輛裝載鋁熱手榴彈的無人車開往橋下。
    「拉法葉,跟穆斯塔法說可以開始準備煙火了。」諾頓爵士說道:「拉賈,如果虹彩小組開始行動,就把人質一個個處決。」
    「那我要做什麼?」拉法葉問。
    「挑你最擅長的事情:打獵。」諾頓爵士聳肩。
 
    電磁脈衝一樣影響到了位於MI5的虹彩小組。
    「混帳啊!」Echo看著只剩筆電散熱架功能的妖怪無人機怒罵。
    虹彩小組與弧光小組自詡為科技優勢的反恐單位,此刻受到無差別的電戰襲擊,頓時失去了平時信賴的裝備。
    「我們就像遇到一個巨大的Thacther一樣…」Jäger說道,捧著手中失能的鵲式感嘆。
    「閉嘴,Jäger。」IQ說道:「目前還能夠進行任務的幹員聽我指派。」
                                  *
    明熙將手中T91上膛,看著在軍械室裡著裝備戰的小組。作為整個小隊的負責人,她深深感受到自己的不足。這短短數十天裡,面對的情況直線攀升。從應對區域緊張行為演變成處理全球規模的威脅。
    她感到疲憊,但意志卻無比堅定。
    保境安民,這不就是軍人的使命嗎?
    文陵在臉部塗上防水偽裝膏、姿妤則調整著步槍背帶。而腿邊靠著T75機槍的義漢則無聲撥弄著念珠。每個人的眼睛裡都燃著中華堅毅軍魂,和明熙有著同樣的信念。
 
    袁煥戴上防火頭罩,獨眼瞄著老戰友明熙。忍不住苦笑。
    妳心裡總是國家與使命…我怎可能會讓妳刻骨銘心?
    耿燕正在對康洋指指點點、曹鵬昇則說明著戰場規則與注意事項。袁煥充耳不聞,他只想把握時間,多看明熙幾眼。也許過了這夜,兩人又得相隔一水,在不同旗幟下肩負同樣的使命。近,但卻又遠似天涯。
 
    錢樂替黎書華繫上戰術背帶,調整著裝備。
    「錢哥,真想不到竟然會離家這麼遠、這麼久。」書華說道
    「不必多愁善感,你可是SDU。」錢樂雖然話說得冷峻,但唇上的疤痕卻跳了一下。書華知道這話可觸中錢樂心底的軟肉了。
    「忙完就能回家嗎?」書華問。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把工作早點收尾吧。」錢樂拍了書華的肩膀。
    「對了錢哥,廖Sir的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說。」
    「忙完再說吧。」
 
    格里琴科正在將彈匣填滿,並將瞄準具裝進防塵袋中。Tachanka走到旁邊,將一只防水束口袋放到他面前。
    「這是什麼?」
    「禮物。」Tachanka說:「Glaz要給你的。」
    「我不要他的東西。」
    「他說,他不指望你原諒他;但他表示,他能理解你的感受。看著所愛的人在眼前被殺死。」
    格里琴科默不作聲,繼續塞著子彈。
    「帖木兒曾經有個論及婚嫁的女友:譚雅‧庫維托瓦。1997年畢業於馬林諾夫斯基裝甲學院。她在2015年1月22日殉職,因為一發擊穿引擎室的火箭彈。至於在哪殉職,我就不用多說什麼了。」Tachanka說:「如果你真的得恨些什麼來讓自己好過一點。就恨戰爭吧。」
    這位紅軍老兵說完,轉身離開。留下愕然的格里琴科。
 
    陽台邊,Ash手按祈禱書低聲對著亞伯拉罕祝禱。兩人依足猶太禮俗、朝向耶路撒冷低聲吟誦著篇章。與此同時。一旁的伊絲拉則朝向聖城虔誠跪拜。兩種宗教既衝突又和諧地並存於此時此刻。
    「姊姊,他們說…這叫人格解離…」伊絲拉低聲說道:「但我知道這是你捨不得離開我…」
    她腦中閃過那日信任測考,手槍意外擊中胞姊喉嚨時的可怕經歷。
    「妳總會在危難時抽出彎刀拯救我,而現在我只求再次得到妳的看顧與原諒。」
    
    裕勳調整著手臂上的人員傷害雷。腦中不停浮現Vigil的臉。
    生於共產思想純度最高的國家朝鮮,他沒有宗教可以寄託心靈。而他也不像其他的同胞一樣,有家庭可以思念。因為他的家早已殘破不堪。
    坦白說,他心裡並不十分責怪自己的表弟。
    他們同樣都是被奪走家庭的人…
    「混帳阿…跑去哪了?」裕勳低聲咕噥著,想在室內找尋Vigil的蹤跡。但似乎不久之前,IQ將他派出去了。
 
    「弧光小組!三十秒後集合!」全副武裝的IQ大喊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