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三、禍起蕭牆
    當大家還在低頭想辦法關機、處理螢幕上嘲諷滿點的”邏輯炸彈”圖騰時,一發加重狙擊彈擊碎了飛機的強化玻璃,將機艙內的一個前地鐵鼠成員擊斃。腦漿四濺潑灑在其中一位阿布杜拉的身上。阿布杜拉立刻低頭矮身。
    「有敵人!」地鐵鼠們紛紛離開座位,同時將三名人犯扯到走道上伏臥。這些傭兵投入SIS後,更加專業。他們紛紛掏出衝鋒槍與步槍在機艙邊就位。窗外接連穿透數發狙擊彈。
    「讓開!」拉法葉舉起手中M24狙擊槍,向著機場邊緣的貨車陰影處扣發。
    巨大的槍響在密閉機艙內震耳欲聾。
   Gecko不禁暗嘆這位前外籍兵團成員的直覺與經驗。竟然一下就可以判斷出Glaz選擇的掩蔽處。
    既然都是狙擊手,那就來較量一場吧!
   Gecko的軍魂莫名地沸騰起來,他拿出自己的Fort-301,拆下了護目鏡上的防塵布。腦中更閃過五年前在機場被殘忍刑殺的那個大孩子面容。
 
   420公尺外,Glaz不閃不移。來自機艙內的.300大口徑麥格農彈擊碎了他身邊的車體,槍彈貫透鈑金,他也不為所動。作為一個狙擊手,他深知自己已經佔盡了優勢。此時是日落時分,他位於正西方。若是對方想要瞄準他,可得先克服逆光的大劣勢。
    『機艙後段的疑犯不是阿布杜拉,他的動作露餡了。會聽槍聲,也會低伏躲避槍彈。』Glaz說道、換上新的彈匣。
    『收到!我會帶隊從前段進攻!』Blackbeard說道。
    『自己小心,機艙裡有很厲害的傢伙。』
 
    透過狙擊鏡,Glaz可以看到機艙內煙霧瀰漫。顯然裏頭的幹員們打算使用煙幕隱蔽視線。幾名地鐵鼠成員正快速安裝封阻木板。
    「好策略,可惜對我沒效…」Glaz將HDS熱成像瞄具打開,快速掃視著目標,機艙內的SIS成員就像活靶一樣,一點機會都沒有。他不願多殺,只是快速掃視著那前外籍兵團的蹤跡。
    機艙內再次飛出一枚致命的槍彈,精準的擊中他前方地面。
   Glaz警覺地調轉槍口連開數槍。而狙擊鏡內,Gecko正快速臥倒在機艙走道,消失在射擊視野內。
    Glaz額上冒出冷汗,連忙縮入掩蔽後準備轉移。對他而言,Gecko比起拉法葉更加危險。拉法葉那槍靠的是天賦的戰場直覺,短時間內猜出他的區域;但這個格里琴科靠的卻是紮紮實實的精密狙擊本領、無視逆光,觀測到了他的射擊位置。
   Glaz深呼吸,知道自己贏面仍然大得多。畢竟對方被困在狹小的機艙內、機首友軍正在攻堅壓迫Gecko的空間!自己可以輕鬆猜到他下一個狙擊點:尾段窗!
    他衝出掩蔽,趁著拉法葉再次射擊的空檔閃到另一處陰影中。飛快舉槍瞄準了機尾窗。
    但熱成像畫面卻令他難以置信:
   Gecko竟然單手吸附在機艙頂部。
    
    「猶豫對狙擊手而言是會喪命的!」
   300公尺遠的機艙內,Gecko立刻落地,改成穩定的射擊姿勢補上兩槍。
Glaz心中叫苦,但已經來不及了。身中多槍倒地
 
    『Hibana!不要做傻事!妳進來會後悔的』
    機首,Ignite打開了虹彩小組的通訊頻道,大聲呼告。
    『抱歉,我沒有選擇。』Hibana回覆,心中暗嘆雙方都十分熟悉彼此戰鬥方式,Ignite竟然先一步推出了虹彩小組的戰略。
    她啟動鋁熱炸藥的開關,絢麗的焰花在艙門綻放。然後炸出一個大洞。
    此時此刻,弧光小組已經失去了離場的良機,飛機無論如何是無法起飛了。
    在刺絲網堆中,火貔貅蓄勢待發,準備迎接大舉衝入的虹彩幹員們。防彈護盾後的Ignite忍不住嘆氣,直到一輛無人車在槍林彈雨中衝出──
    「又是這種無人車!」Ignite暴怒,起身掃射。
    但車輛操控靈敏,利用機艙座椅閃過一輪槍擊,對準火貔貅釋放電擊。Ignite的得意軍械立刻短路失能,冒起黑煙。
 
    『抱歉了,事關人命我不能手下留情。』Twitch低聲說,快速操縱著無人車將埋藏的C4與各式陷阱破壞。Joker完全看傻了眼,自己的閃光陷阱與尖刺陷阱竟然完全來不及發揮就被電擊摧毀。直到一隻機器蜘蛛從天而降才改變了Twitch單方面屠殺各式陷阱的局面。
    『失禮了,事關榮譽。』Tarantula冷冷回道。
    只見狼蛛無人機的鎢鋼前肢用極度暴力的方式支解了Twitch的RSD電擊無人機,更對著內部精密的電路板充能放電,將Twitch的心血徹底”處決”。
    素來溫婉的Twitch忍不住暴怒,將手中FAMAS上膛,快步衝向戰場。
    「轟!」Ash炸開了飛機中段的艙門,一些實務幹員搭著登機車進行突擊。
    機艙內的SIS人馬不敵,紛紛被迫入機尾。
 
    『Astraea!我覺得IQ女士又太認真了!』Ignite用衛星電話求援。
    『英國海軍的戰鬥人員已經在路上,再撐一下!』Astraea回應。
    『我要先帶目標撤離飛機了。媽的!整個契約號應該都下船來揍我們了吧!』Ignite看著飛機外頭幾乎動員的整個虹彩小組。
    『找部車往北撤,我會接到你的!』
    『知道了。』
 
    「Gecko、Beaktusan、Tarantula、Joker跟著我。」Ignite快速擬定戰略:「其他人,助我驅散機尾左後側的敵方人員。」
    「你要出去?」穆斯塔法問,手中AA-12霰彈槍對著走道前方一輪猛射。企圖進攻的一名虹彩實務幹員痛苦倒下,兩名友軍立刻將他拖離。
    「嘿!」Ignite喝道:「不准用這種武器對我的兄弟!沒必要致人於死!」
    穆斯塔法咧嘴,回了一個中指。
    「無論你想幹嘛。都快點吧。」Tarantula
   Ignite轉身,接過C4將機尾艙門炸開。穆斯塔法立刻會意,抄起手中的戰鬥霰彈槍掃射,機尾後方封鎖的幾名虹彩幹員立刻退據在車邊。Joker與Beaktusan率先繩降落地清場。
    「走吧。」Ignite抓起掙扎中的人質阿布杜拉沿繩快速落下。
    接連響起M24的巨大槍聲,Ignite知道神槍手拉法葉正在大開殺戒,看著虹彩小組遭遇如此嚴重的傷亡,他心下不禁惻然。
    『兩點鐘方向的虹彩小組座車已經淨空。』拉法葉冰冷的聲音傳來:『你們先撤,我們會自行找條路出去』
   Tarantula立刻衝前將車門打開。Ignite看著地上兩名虹彩幹員頭部中彈,血濺一地,另一人則腹部中槍,還在抽搐。他忍不住蹲下身子替他救傷。
    「你缺腦了是吧?」Tarantula大罵:「人家對你才沒有那種同情!」
    『機尾有幹員倒地,快派人來運送傷患!』Ignite用虹彩的通訊頻道呼喚,然後跟著跨上SUV。Joker轟然踩下油門離開。
 
    Joker開著車衝過快速道路,瞬間脫離戰場。
    「我覺得虹彩小組太過分了。」Joker忍不住說道:「明明可以溝通的啊!」
    「不,虹彩小組一點都不過分。除了幾個菁英幹員使用實彈進行壓制之外,其他幹員都是使用這種鎮暴彈。」Gecko從防彈背心中拿出一顆變形的彈頭:「反而是我們認真了。」
    「我覺得整件事情有點奇怪,為什麼好像一切都變成SIS處理了?沒有任何聯合國人馬、沒有其他命令、甚至連任務指派的上級都從穆勒秘書長變成了這個什麼…諾頓爵士。」Ignite皺眉。
    頭頂噴射機聲響傳來。兩架英國皇家海軍的戰機轟然從西面掠過。
    「確實有點怪,這種時候應該是派遣突擊隊增援吧…」Tarantula。
   Ignite低頭拿起衛星電話,正要繼續聯絡Astraea時,車尾突然遭到重擊。
    「搞什麼鬼──」Tarantula警覺地轉頭。
    後方,一輛賓士的吉普正緊逼著。而駕駛座上的人,正是SDU的Ying。
 
    她飛快超到Joker左側,仗著車體厚實壓迫著他們的行進路線。
    「甩掉她啊!」Tarantula說。
    「我盡量…」Joker換檔,油門探底。福特探險者的V8引擎轟響,企圖甩開Ying的追擊。
 
    這動作顯然惹惱了另一輛車上的Ying,她額上青筋暴出,口裡嘶吼著旁人難以理解的粵語粗口,催緊油門再度撞上Joker。
    「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為什麼又要逼我開車!」
    賓士吉普推著弧光小組往道路邊線開去。
    「Capitão!不要發呆!不要讓她開車了!」副駕的Jackal少見的失聲大叫。
    後方的Montagne正襟危坐,蒙面看不出表情,少見的沒有下任何指令。
    Capitão如夢初醒,從後方車窗探身,戰術十字弓精準的射穿了弧光小組的輪胎。
    但Joker同樣有著港人頑強的血系,儘管一輪癱瘓。任務在身他依然堅強地穩住方向盤,硬是甩開Ying的緊迫盯人。
   Ying怒斥,三度追上,這次還直接超到了前方。
    「你們為什麼不肯乖乖停車啊!」
    整輛賓士吉普在道路上甩尾逆向,抵在弧光小組的車頭。Joker再勇悍都不得不踩下煞車。
    「走!抓人!」查覺到車子停下,Montagne忍不住喘了口大氣,恢復了老將的敏銳度與膽識。
    「快走!我拖住他們!」Ignite飛身下車,往Capitão的腹部貫了一拳。Capitão知道Ignite徒手格鬥戰技了得。不敢對招,吃了一拳便踉蹌退開。反而是Ying與Blackbeard快速貼近,一輪俐落的刺拳膝撞將Ignite壓到車邊猛揍。Ignite則用迷蹤拳靈活趁隙反擊,打歪了Blackbeard的鼻樑。一時之間,雙方有攻有守,竟不分上下。Tarantula、Joker與Gecko則趁機抓了人至退向路邊的一處倉庫模樣的建築。
    「退後!」Beaktusan擔心Ignite以一敵二吃虧,立刻喊道並高舉手上的人員傷害雷。Montagne立刻張開全身盾,將隊友全數屏蔽在後方。
    就在這時,Beaktusan手機又響。
    這位朝鮮特戰人員還是很不習慣手機在身,要命的低頭看了一眼。隨即被Capitão給擒抱扣倒壓制。
    「南朝鮮無恥的小婊子!美帝走狗!啊!可惡!」Beaktusan憤怒大吼,但只能與Ignite一起被上銬丟在路邊。
    「Jackal、Dokkaebi跟隨我。」Blackbeard下令
 
   Jackal與Dokkaebi炸開倉庫大門,快步攻入。
    這間倉儲並不算小,而且漆黑無光。Jackal立刻開啟了Eyenox追蹤系統。蹤跡一覽無遺。兩人分進合擊,默契十足。
    『Dokkaebi,讓他們再緊張一次吧。』Jackal說。
    『了解。』
   Dokkaebi正要再次啟動邏輯炸彈時,卻意外觸動了Joker的震盪陷阱。
    她低罵退開,卻遭到從旁衝出的Tarantula用槍托毆擊倒地。
    「我最討厭現在這些眼睛離不開螢幕的宅男宅女了。」
    「這種話還是聽老SAS講比較順耳。」
   Tarantula大驚,Blackbeard早已從暗處衝出將她扣倒。
 
    另一邊,Jackal心無旁鶩地追著足跡。心中暗笑這些弧光的學弟妹們未免天真,若是有他在,暗處根本一點掩蔽作用也沒有。
    嗯?
    他驚訝的發現,足跡正從左側沿牆而上。
   Jackal連忙調整著Eyenox顯示器,錯愕抬頭。而上方,Gecko霸道落下,給了Jackal一記鉤拳將他擊倒在地。Gecko抽出戰鬥刀,架在Jackal的脖子上。
    「動手前再三思吧…沒必要弄成這樣。」Jackal咬牙勸告。
    Gecko很快就注意到身上多了幾個雷射紅點。Twitch、Hibana與Fuze在門外早已持槍瞄準他。
    另一邊,Joker持槍抵著阿布杜拉的頭部,神情緊張;此時Blackbeard押著Tarantula與他對峙。
    「把人放了,投降吧。雖然我承認我不介意多殺幾個你們的人,所以你自己決定。」Blackbeard臉色鐵青,弧光小組導致虹彩組員數人死傷,讓這位海豹硬漢十分憤怒。
                                  *
    「沒能聯絡上秘書長嗎?」Snowman問。
   Astraea搖頭,試圖聯絡押送的守軍。Ignite最後傳來的消息是企圖脫離戰場,但已經失聯整整15分鐘了。想必脫逃失敗。
    倒是諾頓爵士從衛星電話來電。
    『Astraea,弧光小組必須立刻飛往倫敦。』來電的是印度人拉賈‧亞達夫。自從被捕後,竟然直接受拔擢成了諾頓爵士身邊的護衛。
    『阿布杜拉已經被虹彩劫走。我的組員任務失敗,有近半失聯,我沒辦法輕易拋下這些人。閣下呢?我必須和他說話。還有,我也必須快速聯絡秘書長。』
    『你們必須快點回到崗位,狀況有點緊急。情資顯示虹彩小組最快在幾個小時內就會對整個軍情六處展開行動。』拉賈的語氣斬釘截鐵。
    『我不明白。』
    『不需要明白!照做就是了,服從命令!』
 
   Astraea皺眉,心亂如麻。
    如果是IQ,她會怎麼做?
    「如果是她…在這種情況下,一定是發起另一次勇敢的攻堅行動吧?兵分兩路?搶回阿布杜拉?或是先救回被抓的袁煥等人?」Astraea看向剩下的組員們。
                                  *
2020.08.11比利時‧安特衛普18:31
    「…阿布杜拉已經獲救。但有6名弟兄殉職,19人受傷。Glaz狀況不樂觀,已經緊急救治。執行押送任務的弧光幹員與SIS幹員全數被逮,擊斃12人,人犯正在押送。預計3小時後抵達布魯塞爾。至於倫敦方面的消息已經全部封鎖,我們無法得知更多消息。只知道當地時間18:20時他們下令了兩架AV-8從賽普勒斯襲擊摩蘇爾機場,幸好弟兄們都已經及時撤離。」Mute逐條將消息報告:「弧光小組成員都被列為重要證人,已經在往MI5的路上。」
    「1700時,向國會告發諾頓爵士,MI5已經介入調查、聯合國安理會也授權了我們各項行動。據信諾頓爵士有大量的實驗性無人機隊儲備。若要行動,可必須格外小心。」Sledge說道。
    「Astraea的人呢?她沒被抓吧?」IQ問。
    「沒有,五分鐘前在賽普勒斯攔截到她的通訊波段。要追蹤嗎?」Mute問。
    「不必。諾頓一定會把弧光小組拉回倫敦,因為他知道我們正要去踢他屁股。」IQ平靜地說。
    「要在航程間把她擊落嗎?法國空軍與德國空軍都願意提供協助。」
    「不必。事情至此,她也該看出不對勁了。」IQ眼中閃過複雜神色:「不到最後關頭,我不想讓一切不可收拾。但在確保他們恢復正常智商以前,都將弧光小組視為敵情。」
    「弧光小組如果加入SIS的防衛網,對於諾頓爵士的追捕行動並不是好消息。」Sledge提醒:「我明白,和朋友對抗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我們不應心軟,因為對方對我們似乎沒有同樣顧慮。」
   Sledge難受地說道,當時他建議虹彩小組全部使用殺傷力低的鎮暴彈頭。只有菁英幹員使用實彈。
    但弧光小組卻毫不留情的對他們予以痛擊。
    「弧光小組幹員被捕的有那些?」IQ問。
    「Ignite、Tarantula、Joker、Gecko、Beaktusan。」Mute回答。
    「他們已經沒有剩多少防禦組員了。只剩下Poseidon與Phantom。」IQ說道:「重點在於提防他們的搶人行動,把阿布杜拉轉移到巴黎,讓GIGN協助。動員所有防禦組的實務幹員進行這項任務。」
    「防禦組的菁英幹員們呢?我們要做什麼?」Tachanka問
    「一樣全體動員、不過是前往英國。你們必須用來看守這些弧光小組的俘虜。」IQ說:「絕對不能小看Astraea。她是經歷過戰爭的人。」
    「妳好像都知道Astraea的下一步是什麼?」
    「換作是我,就會這樣做。」
    「知道了,我去召集大家。」Tachanka說道
    
    「全體攻堅組幹員待命,等MI5一准許行動就出發。目標軍情六處,拘捕諾頓爵士。可能遭遇抵抗為最高級,所以各位務必全力以赴。」
    「是!」
    「對了,姊妹倆狀況如何?」交辦完任務,IQ低聲問。
    「Thermite說,Zofia有點腦震盪、Ela則尚屬安好。目前都在醫務室。」
 
    醫務室,Ela在床邊沉默地看著昏迷的胞姊。
    前天晚上,當所有SIS衝來時。姊姊憑一己之力奮戰不屈,就為了幫助她獲得逃離的珍貴機會。
    『Ela,到我後面!』Zofia擺出格鬥架式。
    然後五個SIS保鑣便與那個印度人聯手衝上狂毆。自己趁亂突圍時則被拉法葉攔截,姊姊自顧不暇竟然還想抽身幫她。
    幹嘛老是擺出一副姊姊的架子…真是蠢斃了…從小時候就這樣!
   Ela想著,視線不覺模糊了起來。
    「一切還好嗎?」IQ問。
    「很好。」Ela眨了眨眼睛,轉過身。
    「Doc說她會康復的,不用擔心。補充幾針加上充分休息就沒問題了。」IQ找了張椅子坐下:「怎麼不去卸裝備?」
    「我必須要謝謝妳,及時救了我們。」Ela說道。
    「不須掛齒。」IQ聳肩:「畢竟…我是你們老大嘛。」
   IQ望進Ela的碧綠眸子,第一次看見她的堅毅。在此之前,IQ無可否認自己光是看到那頭綠髮與臭臉就無名火起。
    「今天似乎是我們第一次好好說話。」IQ莞爾。
    「似乎是。」Ela不好意思地道。
    「真奇妙阿,我應該是老了…」IQ忍不住失笑:「老是覺得…看到過去的自己。以前剛進局裡的時候,也有個前輩總看我的指甲不順眼、既然不准我穿紫色運動鞋、也不准我穿帽T…」
    「聽起來是個很機歪的人。」Ela說。
    「是,的確非常機歪。就像我對妳一樣。」IQ笑道:「但她有一天,就突然不那麼機歪了。還對我說了不少心裡話。」
    「就像今天一樣嗎?」Ela挑眉。
    「恩…差不多。」IQ說道:「不多說了,妳就好好休息吧。我現在還有事情要做。」
    「讓我參與行動吧。」Ela說道:「我會讓那個印度人後悔的。」
    「如果妳不累,當然沒問題。」IQ說道:「跟上來吧。我們正要出發。」
                                  *
2020.08.11大英‧倫敦19:05
    「主人,MI5來電。事情似乎曝光了…他們指控您資助IIFU生化武器與軍事無人機。請您主動接受調查,否則虹彩小組會進行拘捕行動。我已經命令弧光小組即刻趕來。他們在數小時內就會抵達。」拉賈恭敬地道:「布魯塞爾也回報,虹彩小組趁我們在摩蘇爾忙碌時將她們救走了。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籌碼…」
    「指控?沒錯啊,但拘捕就不用了。我直接認罪。哈哈…這個魏斯也太厲害了,一招接著一招,完全不給人喘息。」諾頓爵士沒有窘態,也沒有暴怒。只是乾笑著啜了口紅茶。蒼老但是睿智的眼睛環視著房內的各種戰爭掛畫。這是他的小小雅興。
    「1346年,克雷西。我們果斷地使用長弓,在海峽對岸揚威。」諾頓指著牆面上的中世紀仿畫,思緒好像飄到了數百年前的英格蘭榮光歲月。他看向另一邊,續道:「1588年,格瑞福蘭。我們果斷地用了輕炮艦稱霸大海。」
    最後,諾頓的眼光停留在一張黑白照片上。
    「1916年,索姆河。我的祖父作為第一代戰車兵,果斷突破了敵人牢固的防線,為戰爭結束帶來了曙光。這些成功,都是因為我們有膽識去探求武器的極限。但…我們在短短五十年間失去了這種勇氣,讓大西洋彼岸的殖民地迎頭趕上,成為比我們更耀眼的國家…」
 
    「我這一生,都致力於軍事工業的研發。科技就是我的信仰。我一直以為自己真的可以讓不列顛再次偉大…」諾頓爵士看上去衰老了不少:「道德和偽善阻止了人類的進步阿…」
    「主人,請您準備撤離。」
    「不了。為何要撤離?什麼都不剩的我,活著有何意義?」諾頓爵士起身說道:「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看到無人軍事工業的極限阿…我一直想像著無人機縱橫戰場的模樣…但這些所謂的『特種作戰』始終婆婆媽媽、動輒得咎…而最讓我失望的莫過於這些恐怖分子,連用都不得要領…唉」
    「主人,那我能再為您做些什麼嗎?」
    「就幫我啟動所有的無人機吧。讓我為世界示範一下。」
-----------------------------------------------------------------------------------------------------------
作者廢話
我寫完了,這幾天慢慢更新完:)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