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二、歧見
2020.08.10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總部00:15
    會議室中,魏斯煩躁地放下手機。考登坐在她身邊。
    「還是沒通?」
    「我覺得出事了。」魏斯不安地道:「我得去看看…」
    「莫妮卡,命令必須先派下去。」考登說:「任務在24小時內,也就是08/11的零時整點必須被執行。」
    「你看過任務了嗎?這不是我們該做的事。」魏斯神情堅決,將考登手中的派令放在桌上。
 
    任務並不算太難,只是拿走區區一條命。對弧光小組這樣的菁英隊伍而言易如反掌。
    任務目標是一個敘利亞青年:阿布杜勒‧阿勒馬吉德(Abdullah Al-Majid)。
    一個從2019年開始嶄露頭角的政治新星,打從2010年阿拉伯之春席捲伊斯蘭世界時,他便未曾缺席過任何一次政治運動。如今,中東情勢漸穩,新的政治浪潮正在醞釀。
    阿布杜勒,便打起了「反聯合國與歐美介入」、「反對常任理事國軍火工業擴張」的大旗,並以「中亞政治聯盟」為口號宣告要『終結強權千年來對真主之地的染指』。
    照片裡這個青年雙眼閃著理想與抱負。他劍及履及,從兩個月前便開始積極聯絡中亞各政權,還揚言籌組軍事防衛同盟。至此時此刻,他足跡已經遍及16個政治組織、或是政要、政黨、甚至是軍政府。對此,秘書長便下達了命令,在阿布杜勒途經最後目的地伊朗時將其刺殺,提前瓦解這個可能成形的軍事同盟。
 
    「這是預防行動,像阿布杜勒這樣的政治新星最容易被IIFU給吸收。他們理念相近、目標一致…」考登說道。
    「這不代表我們可以任意將這種人給暗殺。我們為自由而戰,不是為了恐懼。如果今天我們讓弧光小組刺殺了阿布杜勒,那麼明天也許就會被指派去刺殺意見與聯合國分歧的政要、甚至是總統…最後,我們只會成為聯合國的殺手。然後野心家會再次趁機出現,把我們這10年來的努力全部摧毀。而我們就是幫兇!」魏斯語重心長地道:「秘書長穆勒操之過急,他的行為可能讓他從政治之星墮落成為禍害世界的魔鬼。我們德國人最清楚這一點。」
    「IQ!」錢德爾走進會議室,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妳叫我聯絡Astraea,但我發現整個弧光專案的成員都消失了!我問過大門衛哨,他們說前一小時左右,弧光小組穿戴整齊離開使館棟。」
    「離開了?」魏斯驚呼:「那波沙克姊妹呢?」
    「也沒連絡上。」
    「叫醒所有虹彩組員,帶武裝集合。」魏斯下令。
    會議室在這時被打開。
    「我真不敢相信妳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自作主張。」一個嬌小強悍的身影走入。正是中華民國陸戰隊的梁明熙。她身後跟著其餘的弧光小組成員,每個人臉上都充滿困惑。
    「弧光小組的任務重大,妳怎能輕易扣留?若不是秘情局察覺到我們沒有動靜,我們真的會錯過執行任務的時機!他再八個小時內就會離開伊朗,那我們就必須在更危險的環境下進行刺殺。」明熙嚴肅地道。
    「梁,妳聽我說。這次的刺殺行動完全牴觸了虹彩小組的使命。」魏斯起身回應,同時則暗示著錢德爾離開,繼續去動員虹彩小組。
    「我們的使命不就是世界和平?」
    「不,我們的使命是維護自由!世界和平只是最後目標。」魏斯嚴肅地反駁。
    「自由?這個年輕人的自由?」明熙將手中的任務資料放上桌:「他正在組織反抗聯合國的武裝同盟!他擁護與接洽的對象的甚至不是那些國家目前的政府!妳有想過他成功把這些國家連成一氣之後的世界嗎?」
    「有,我也不樂見。」魏斯說道:「但此時此刻的阿布杜勒‧阿勒馬吉德對我而言都只是一個政治異議份子。他有權利宣揚他的政治理念。當他走向邪惡,我們才有立場去制裁他。」
    「然後呢?等他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為IIFU點起戰火?」
    「我就直說好了,秘情局本身的問題很大、超級可疑!他們沒有經過任何授權就召集弧光小組!我目前還沒理出一個頭緒,我絕不支持弧光小組就這樣糊里糊塗的變成別人操縱的國際殺手組織!」魏斯語氣漸漸強硬,她發現自己其實蠻討厭跟別人講道理、解釋事情的。
    「如果妳滿口都是人權自由一類的詞,請原諒我這次無法接受。」明熙剛直的道:「我加入軍隊,就是為了維護秩序。在秩序被確保之前,什麼人權自由都沒有被談論的價值!弧光小組必須立刻出發!」
    「你們其他人呢?」魏斯不悅的道:「也自甘當國際殺手嗎?」
    「我不會讓這個小毛頭把我的祖國弄得一團糟。」伊朗籍的幹員伊絲拉插口:「梁明熙士官長說得沒有錯,本來就該防患未然。即便會弄髒雙手,那也是我們軍人的使命。」
    「我也渴望秩序,這世界已經混亂太久了。」格里琴科說。
    此時虹彩小組也已經聚集,兩派人馬壁壘分明。一切平時兩邊交好的夥伴不禁有些尷尬的想要緩和氣氛,卻不知從何開始。
    「弧光小組,你們不應該這樣做事情。」格拉茨科夫說道:「這個孩子並沒有犯罪阿。」
    「在頓涅茨克機場,你也打爆了一個孩子的腦袋。現在竟然開始說教了。他投降了,你還是從400公尺外對著他的後腦開槍。」格里琴科冷笑,進入弧光專案兩個月來,終於把梗在心底五年的話語一吐為快:「是吧,我還知道,那些叛軍都稱你為:上帝的冷槍 - ”神眼(Glaz)”」
    格拉茨科夫虎軀一震,說不出話來。
    「梁,弧光小組如果失控,是會被下令解散的。」考登溫言提醒。
    「首先,弧光小組沒有失控;第二,弧光小組直接向安理會負責,虹彩小組並沒有操作弧光小組的權力。」明熙說道:「請見諒,我們有任務必須立刻執行,就不多花時間了。」
    「虹彩小組不會在這件事情上提供任何支援,甚至會在必要時用各種手段阻止你們。」魏斯說道:「我提醒過妳了。」
    「我也很遺憾必須提醒妳,弧光小組就是為了不受任何限制影響而成立的。」
    明熙留下這句話,便率領弧光小組離開現場。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兩個關係如此密切的小組竟然會說拆夥就拆夥。
                                  *
2020.08.11伊拉克‧摩蘇爾17:24
    明熙坐在屋頂,調整著隨身的小天線、並打開了筆電。包著阿拉伯方巾的她看上去就像個平凡、為網路問題而困擾的旅人。
    日落與穆斯林晚禱的吟誦讓明熙悠悠出神,這個位於伊拉克北部的大城自然有一種古老的神祕治癒力量。她忍不住盯著鄰棟彈痕累累的矮夯土建築瞧,也許是幾年前政府軍收復這裡時留下的痕跡。
    「辛苦了,吃點東西吧。」袁煥爬上屋頂,拎著兩包香噴噴的烤餅來到。
    「唷,已經可以爬上爬下啦?」明熙問,眼睛沒離開過螢幕。少了虹彩小組的技術支援,通訊就變成一件很讓人困擾的事情。
    「誰叫醫生那麼給力,否則我現在還躺在北約總部享受大使待遇呢。」袁煥嘻皮笑臉道。
    「我還真的希望你躺在那,用EMP搞壞電戰系統這件事情應該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明熙擔憂的嘆了口氣:「能有個機會躲在虹彩小組裝死,還不珍惜。」
    「也是,我若留在歐洲。你捨不得我,也不會跑來這裡了。」袁煥笑道。
    「你少講屁話了啦!」明熙紅著臉作勢要打。
    「好啦!說句實話。若能徹底拔掉IIFU,妳就流芳千古了。我當然要站妳這邊阿!老戰友當然互相照應嘛。」
    袁煥順勢快手將烤餅放在明熙手中,笑的像個低能兒。
    明熙看著夕陽餘暉照在袁煥的半邊臉上,突然一陣淒涼捲上心頭。烤餅猶溫,可口的香氣盡責地誘惑她,她卻一點食慾都不剩。
    「喂…?」袁煥疑惑地道。
    「不要讓我刻骨銘心。好嗎?」明熙眼眶一紅,忍不住碰了袁煥那半邊皺褶扭曲的燒傷。
    「Yes,Ma’am.」袁煥苦笑,行了個舉手禮。
    『Astraea?我是Nio,請確認通訊是否良好。』衛星通訊傳來聲響。
    『抄收。』明熙換回了公事公辦的臉,接過通訊器:『有點沙塵干擾,但不嚴重。請確認通訊是否良好!』
    『良好!已經確認目標位置,請指示行動準則。』Nio
    『行動開始。』
                                  *
2020.08.11伊拉克‧摩蘇爾西北郊17:28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讚頌皆歸於真主、世界之主…」
   Werewolf順著主祭者的吟誦盈盈下拜,口中默念禱詞。腦中閃過無數片段,那是埋藏在她身處最幽暗的記憶。
    「伊絲拉,妳等會記得要放鬆些。一切會很順利的。」
    「我盡量…我好緊張。」
    「別怕,一切會很順利的!」
    伊朗第65空降旅的營區內,一對姊妹正準備接受特戰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天。當然,也將是人生中最沉重的一天。兩人同時通過遴選進入革命衛隊,在各項戰技均表現突出,成為整個新兵營裡面的焦點。若能夠通過最後一關的「信任射擊」,姊妹倆便能被編入空降旅成為革命衛隊的菁英。
    「瑪莉達‧賈拉里!伊絲拉‧賈拉里!B6靶位!」教官呵叱著。
    『Werewolf,妳有看見目標嗎?』Nio問。
    『有,他正在禱告。』Werewolf:『他身邊那傢伙代號”食屍鬼”,是歐美聯軍名單上追殺好幾年的角色,換言之就是個被美國洗白的前恐怖分子。周圍有十名左右帶槍的護衛、潛在槍手數量不明。』
    『準備好就動手。Astraea有指示要抓活的!其他的,死活不拘。反正不是重點。殺了就當作公益。』Leigong插話
    「嘖嘖…變來變去的。不是說刺殺嗎?」Werewolf低聲抱怨。
    『Astraea的意思,想跟IQ協調一下。算是有原則地示好吧,大家沒必要搞那麼僵。』Nio
    『隨便,我一點都不在乎。』Werewolf換了一種語氣,眼神閃著熾熱的戰鬥意志。
 
    年輕的阿布杜勒閉著眼睛,他誠心相信自己的赤誠能感動上天。他向真主祝禱,祈禱自己能夠扭轉中東長期以來受到強權侵擾、分化與剝削的局面。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正在跟惡魔打交道,他當然十分清楚身邊這位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早在幾年前ISIS肆虐時,他就趁亂擴張軍事勢力,隱隱等待稱雄機會。現在之所以被洗白,也許和那些強國有著些許不為人知的交易吧。
    『既然已經身處地獄了,何不妥善利用這樣的籌碼呢?』
    儘管知道盟友都是這種傢伙,他只能用這理由說服自己。
    阿布杜拉完成禮拜後,便起身離開。
    「跟你合作可害我失去了好一筆買賣呢。」黑衣老者”食屍鬼”咧嘴笑道:「難得有個歐洲軍火商想要提供我一支無人機隊。」
    「我們不能再仰賴外國人的手介入沙姆之地(Al-Sham)。相信您的正義,會被真主所肯定。」阿布杜拉說道:「但我忍不住好奇想問,是哪個軍火商?」
    「來頭可大的!MI6,聽過嗎?」
 
    『Werewolf,我看到他走出清真寺了!妳在哪?』在陽台監控的Nio驚問。
   Werewolf像猛獸般從清真寺衝出,手中的俄製MR手槍連扣。群眾尖叫逃開,阿布杜拉也驚慌伏身。他身邊的槍手立刻舉起AK當街掃射。
   Werewolf腿部肌肉爆發,抽出鋼刀一掄一掃,當街將一名槍手給斬殺。
    阿布杜拉驚恐的矮身逃離,伸手想要去拉車門。
    『Astraea,Werewolf那種抓人方式我看不下去,我要提前進場了。』Leigong沉聲道。
    「我也看不下去,我掩護你。」Snowman拿起衝鋒槍。
    兩人從對街下車,各挺武器快速推進。Leigong射殺駕駛,Snowman則從槍手們無暇顧及的背後猛打。阿布杜拉衝向四散奔逃的人群,企圖趁亂逃脫。他以為對方是衝著食屍鬼而來。
   Werewolf像條惡狼一樣提刀狂追,手無縛雞之力的阿布杜拉哪逃得過。在幾十公尺內就被追上。
    阿布杜拉回身揮拳,疲軟無力地朝Werewolf打去。Werewolf閃身躲過,另一手俐落擒拿,將阿布杜拉制住,更加碼在他腹部灌上兩拳。這青年像隻蝦子一樣縮起身子乾嘔,腦袋更被用力撞在街旁的車上。
    「我們是弧光小組,你被捕了。」
    「聯合國都是一群被閹割的走狗!」阿布杜拉怒極。他知道自己政治立場一定會吸引到聯合國的不友善。但他無法接受的是,明明一個危險的軍閥在旁,聯合國竟然優先處理他!
    一輛小巴士轟然駛至,Beaktusan拉開車門招呼著。Werewolf連忙將人拖上車。Snowman與Leigong飛快回防車子兩側。那些槍手顯然比較在意那中東軍閥,竟只是遙遙對槍,無一人來救。
    「他人緣真差對吧。」Hui-Lu失笑。
    「不要廢話,快開車。」Leigong對著敵群發射了噪音榴彈,退回車內。
    『交通搞定了,快溜吧。』Wizard在耳機中提醒,將手腕上的鍵盤收起。
    摩蘇爾市的交通燈號全面鎖死。
    
   Hui-Lu猛地倒車,在亂槍中轟然駛離。
    『Astraea,任務完成。』Nio報告:『他們正在往G7點撤離,請待命接應。』
    『收到,SIS會負責接下來的部分。』
                                  *
2020.08.11敘利亞上空18:11
    一架UH-60黑鷹與兩架MH-6小鳥突擊直升機組成的機隊低飛掠起一片黃沙。無名村落裡的人們連抬頭看一眼的興致都沒有,打從2011年內戰開始,敘利亞的人們就對這些外國的武裝載具感到無奈且厭煩。
    『親,和SIS的人員會合了,正一起在趕往摩蘇爾機場,預計30分鐘後搭上飛機。』Ignite說道
    『收到,在上機前都進行通訊管制。』Astraea紅著臉低罵:『還有,不要亂叫。誰是你親!』
    『OK。』Ignite顯然對這種打情罵俏感到心情愉悅。
    「學姊,為什麼要讓犯人前往機場轉運?」Phantom問:「押他上直升機不是快得多嗎?也比較安全。」
    「我就是要讓她以為我們用直升機押送。」Astraea嘆氣,翻找著衛星電話。
    「妳要打給誰?不是通訊管制了嗎?」Poseidon問。
    「我有點擔心。明明應該由穆勒秘書長和我們接洽,但從昨天開始,好像就變成SIS全權接管了弧光小組一樣。」
                                  *
2020.08.11伊拉克‧摩蘇爾機場外圍17:24
    「你看什麼看?」Beaktusan不悅地問。
    「不用理他,我們做好該做的事情就好。」Ignite冷冷說道。
    此時兩人挾著黑布罩頭的阿布杜拉坐在通往機場的巴士上,車廂內都是護送的人馬。除了這部車,前後都各有一輛一模一樣的巴士、也各有兩名弧光幹員貼身押送一名”犯人”。如此龐大的誘餌陣仗,顯示著來自安理會與軍情六處的慎重其事。
    唯一讓兩人心裡不舒坦的是,這裡面竟然有不少”老朋友”。
    「嘿,金正恩!友善一點嘛!我們現在是好人了。」斜前方轉頭搭話的正是牙月之歌的領袖,穆斯塔法。當穆斯塔法提及領袖之名,Beaktusan立刻起身欲毆之,被Ignite單手拉住。
    除了穆斯塔法,拉法葉也在場。更令人意外的是,現在車廂內穿著西服身配武裝的SIS幹員,很多都是地鐵鼠與牙月之歌的成員。
    「欸。我們是來幹正事的,廢話就少說些。」Joker看不過去,說道。
    「梁明熙怎麼搞的?跟這些豺狼一樣的傢伙合作。」另一車Tarantula不悅地問。
                                  *
    『確認了,阿布杜拉就在那三輛公車上。』
    『謝了,Galano。讓妳幫忙了一趟。』Glaz靦腆的道謝。耳機的另一端,正是來自希臘的前虹彩幹員,她同樣是一名出色的狙擊手。
    『別客氣,下次來可別一聲不響就是。』Galano笑道,顯然心情不錯。
    『Glaz,不要占用頻道談情說愛。』Ash提醒。
    『還有兩個誘餌。這樣我們怎麼知道要從哪裡下手?』Blackbeard問
    機場外圍,隱藏在矮牆後的虹彩幹員正在做最後整裝。
    『當然是上飛機後。』IQ的聲音從衛星電話插來:『就像在西斯洛機場演練過的一樣,你們知道程序的。』
    『我們真的要跟弧光玩硬的嗎?』Twitch問。
    『各位,自由是否為我們奮戰至今的目標?』IQ。
    『同意。』眾人齊聲說道。
    『那我們有共識了。』IQ說道。
                                  *
    機艙內所有人的手機不約而同地響起。

 
板務人員:

366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