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一、疑團
    對街的黑色廂型車內走出四名送貨員打扮的人,他們走到後方扛下了一只大木箱。兩人吃力的將木箱放置在大馬路中央,木箱上用噴漆繪著德文字樣:『藝術家之死』。路人們紛紛投以好奇的目光。而一切情況都看在Ignite眼中。
    「所有人遠離窗戶!他們準備攻擊了。」Ignite提醒:「還有,Beaktusan。專業一點,虹彩小組沒有人在探頭探腦的。學著用監控系統,好嗎?」
    正在從窗簾後窺視的Beaktusan連忙縮回牆後,嘟囔著拿起任務機。果然如Ignite所提醒,四周都有持槍的傭兵現身。路人見狀況不對,紛紛驚叫逃離。而約莫15名敵人正跨過道路,對著這間高級住宅包圍而來。
    兩名送貨員打扮的人撬開木箱,裏頭開出一輛詭異的大型遙控車。
兩名送貨員打扮的人撬開木箱,裏頭開出一輛詭異的大型遙控車。

    「等一下…這東西是什麼鬼?」Ignite立刻從門邊退開。
    「不太妙!快逃!」Tarantula留意到車上裝載著槍砲一類裝置,連忙呼喊。
    說話間,那輛裝甲遙控車已開火。兩發低速榴彈將厚重的木門給炸開,然後便朝著門窗掃去。破片與建材四射,在窗邊警戒的Vigil與Beaktusan立刻被猛烈砲火釘死。除了榴彈發射器,機槍同樣撒出火雨。
   Ignite勇敢的探身開槍回擊。但槍彈只在車子上擦出火花後彈開。絲毫無損,相反地還調轉機槍壓制而來。Ignite不敵,被壓回了掩蔽後。
    「他媽的那是什麼鬼?」Ignite蹲伏在牆後怒罵:『IQ,你能跟美軍再要一架無人機嗎?』
    『別說傻話了,你在住宅區裏面!』IQ的語氣無比煩躁:『這些奇怪的無人機到底都是從哪來的!』
    『至少告訴我該怎麼對付它!這東西有裝甲!』Ignite。
    「敵方人員逼近!」Tarantula舉起95式,對著門口射擊。槍彈貫透木製家具將來人擊殺在石階前。而緊接而來的敵方傭兵則用惡名昭彰的AA-12戰鬥霰彈槍回擊,家具破碎、兩人距離敵人槍口只有短短5公尺。
    傭兵轉身舉槍,一隻機械蜘蛛卻忽地降落在頭頂,金屬身軀發出充能紅光。
    電流擊中傭兵頭皮讓他痛得大吼。Beaktusan趁機對著大門甩出一枚遙控C4。將企圖從正門突破的匪徒一口氣炸飛。
    『那台鬼東西開往側門了!Joker,你自己留意!』Ignite喝道。
                                  *
    「為什麼敵人都有這麼多新奇的鬼東西,這種等級的武裝無人車絕對不是尋常國家或組織可以拼湊出來的。HK GMG榴彈機槍、M134機槍,這是軍事工業的產物!」IQ怒道。
    「這東西沒有在任何已知的戰場出現過!」Mute快速敲打著鍵盤,駭入一個又一個軍事機密資料庫。
    「這東西我好像看過…但只有原型。」Fuze說:「祖國的工業基地曾經出產了一部朱可夫UGV,因為局勢混亂所以流落到了境外。在2016年,情報衛星曾經目擊過這輛UGV出現在印度喜馬偕爾邦山區…」
    「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有印象。」Thatcher說:「我的一個前輩曾經提過這件事情,但這輛車據說後來被炸毀了欸。」
    「那絕對是有人把它撿回來改良過了。」Sledge說。
    「Mute,帶著電腦跟我到房間裡。Sledge這裡給你指揮,他們要什麼支援都給。我要Astraea組織她的弧光小組,組成2-3個支援梯次待命。」IQ說。
                                  *
    裝甲無人車炸開車庫門與庭院圍籬,十名傭兵持槍衝入。並兵分兩路,從泳池與車庫門追入。牆上的感測器這時啟動,高壓瓦斯噴出黑色煙霧,瞬間遮蔽了泳池旁的視線。Joker從泳池內起身,手中G36KV爆起槍焰,將侵入庭院的敵人擊退。Joker不敢戀棧,快速轉移。果然外頭的無人車又開始朝著庭院拋擲榴彈。
    『快來人把那輛車摸掉!超可怕的!』Joker翻入室內,換上彈匣。
    「啊!該死!」門口傳來怒吼。一個傭兵跪倒在地。三根鋼釘刺穿膠底軍靴,穿透腳板從靴面再穿出。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踩上的一方黑色膠毯竟然是這種惡劣至極的陷阱。上頭還繪著一只黑桃花樣。
   Joker從門邊閃出,沒讓他煩惱太久,遙遙一槍轟掉了他的腦袋。
    『Joker,下面熱鬧嗎?』Ignite的聲音從無線電傳來。
    『Ace Trap快用光了!只剩下兩張…』
 
    雙方在宅邸前廳劇烈駁火。弧光小組強悍異常,在開戰幾分鐘內就擊斃至少12名槍手,但敵方的增援也不停趕到,在戰鬥中又開來一輛廂型車。一些身穿西裝的槍手魚貫下車,拎著自動武器往前壓迫。而那輛武裝無人車依然霸佔著街道提供火力覆蓋將弧光小組壓在室內。
    『這批人不太一樣!大家小心!西裝下可能有護甲!』Joker衝出掩蔽,自己安置在牆面的陷阱剛剛被觸動,發出的巨響震盪讓兩名衝入的西裝槍手痛苦的摀倒下。
    一枚榴彈從正門口飛入,炸穿了牆面。客廳內的沃夫岡一家驚叫低伏。
    『Tarantula,保護人質!Joker,一樓安全嗎?我想轉移人質!』Ignite喊道。
    『一樓超級不安全,西裝男很多!我也中彈了,那輛車會把我弄死!』
   Joker說話間,武裝無人車上機槍再次發動。Ignite被擊中倒地,連忙向掩蔽後爬去。槍彈貫透了防彈衣,擊穿了他的肋間。
    客廳則傳來一聲女子淒厲的嚎哭。
    『耿燕!人質怎麼了!』不顧槍傷與代號,Ignite急切地問。
    『孩子中槍了。』Tarantula低罵。
    少婦跪在沙發間痛哭失聲,後腰一個彈孔。但她好似感受不到任何痛楚,只是抱著懷裡吐血中的幼子大哭。慈母用身軀想保護孩子,子彈卻撕開了血肉與母愛,將孩子擊斃在母親懷中。
    「哇阿阿阿阿──」Vigil突然抱著頭跪地大吼。
    「喂!搞啥啊!」Ignite罵道。
    Vigil起身,拔足狂奔。強壯的身軀撞碎了整面落地窗。身穿西裝的槍手反應不過來,連忙轉身想要攔截擊殺這名詭異至極的面具幹員。
    他邊跑邊開槍,K1步槍彈密集的撒向裝甲無人車。車輛毫髮無傷,反而將槍口朝向他。但卻不得不停下槍火。因為Vigil身上的電子迷彩此時開始啟動!
    就像足球員的點球競技,Vigil衝到車前,也不管來自四方的槍彈有無貫透防彈背心。他右腳轟地踢在武裝車側面的2吋防彈裝甲板上。竟然將整輛武裝車給踢翻。
   Beaktusan跟著衝出宅邸,手中的PP19野牛衝鋒槍點放擊倒兩名西裝槍手。恰好掩護了Vigil無暇顧及的側面。
    「南朝鮮走狗!快進來!」Beaktusan用韓文喝罵。
   Vigil情緒失控,完全不顧四方都是敵人,只自顧自地像個破壞玩具的孩子王一樣猛踹無人車。下腳力道之重,竟將底盤輪軸給踹斷了。
    大腿、前胸、腰側都各中一槍,Vigil痛吼卻沒停下痛毆無人車。
   Beaktusan蹲低閃避槍火,忍無可忍的舉起槍托往Vigil臉上揮去。重擊將Vigil打倒在地,面具也掉了下來。
    「畜生!適可而止!」Beaktusan又往他臉上補了一拳。Vigil這才像是大夢初醒,窘迫的看著四周。查覺到情況不妙,連忙起身。
    「醒了沒?醒了就給我退回你的位置!」Beaktusan話音剛落就中彈倒地。
   Vigil不由分說,提起Beaktusan後領將他往宅邸拖去。
    三名西裝槍手圍上開槍射擊,兩人都中槍負傷。
    「朝鮮人民萬歲!」Beaktusan喊道,舉起左手臂。
 
    三百枚8mm鋼珠從Beaktusan左手臂上呈傘狀四射,迫近的三名敵人面目全非,模樣悽慘向後彈倒。Beaktusan滿手鮮血與灼傷,一邊撐起身子。他再次舉起了左手臂。
    「來啊!你們這些帝國主義走狗!」他猙獰道,就像惡鬼一樣。
    槍手們紛紛上車,似乎正準備撤離。而宅邸內,Joker與Tarantula並肩殺出前來救援兩名負傷的友軍。一名蒙面漢子從廂型車上奔下,冒著槍火便要伸手抓取嚴重損壞的武裝無人車。
    另一名高個蒙面男則拋出兩枚煙霧罐。濃煙立刻覆蓋了整條街道。五步之外一片灰白瀰漫。
   Vigil撿起步槍,瞇著眼睛想要看清蹤跡。看見那蒙面壯漢正在拖行無人車。
    「該死的快回來!」高挑男子怒斥。
    「這是主人的心血。」壯碩男子轉頭反駁:「我們不能丟在這裡。」
    查覺到Vigil走近,高挑男子飛快掏出大口徑的耶利哥手槍射擊。Vigil近距離中槍頓時倒地,.41的大威力槍彈貫透了防彈衣將他的胸口射穿。
   Vigil吊著一口氣向後爬去,而敵人紛紛四散逃逸。連方才那兩名耽擱的敵人也同時上車撤離。
    「阿…可惡…」Vigil用韓文低罵,看著血流不止的胸口。終於力竭癱倒在柏油路面上。
    「別擔心,醫生來了。」一個溫文儒雅嗓音說道,操著濃濃的法語腔。正是虹彩小組的GIGN幹員,Doc。
 
   Ignite被抬上救護車,無奈地看著滿地狼藉。
    「孩子,死不了吧?」Tachanka來到擔架旁。
    「死不了。」Ignite:「但我應該要做得更好的。」
    「畫家沒死,你的任務成功了。除此之外,別想太多。」Tachanka安慰。
   Ignite點頭,但忍不住透過救護車窗戶偷看著另外一輛車的情況。藝術家與妻子在擔架旁邊痛哭失聲。孩童的身軀則掩在被單下,面無表情的醫護人員將他抬上車。
    「戰爭裡的無辜死傷難免,別消沉太久。」Tachanka嘆氣。
                                  *
2020.08.09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總部21:24
    『朝鮮人民萬歲!』
    新聞畫面不停播放著兩小時前在街道上的駁火。尤其是Beaktusan躺在馬路中央的那招捨身殲敵最令人震撼。
    「如果不看字幕,我覺得你才像恐怖分子。」”Valkyrie”卡斯提拉諾瞇著眼道。
    「我很收斂了,朝鮮人民的怒火才不只這樣。」崔裕勳整隻左手包著漢方草藥,坐在交誼廳內吃著漢堡。他拒絕了歐洲最先進的戰傷治療團隊與技術,理由是:拒絕任何可能被美帝毒害的機會。所以用了傳統的中藥治癒手臂的燒傷。
    「為什麼還沒看到白馬王子上電視邀功?他在一小時前就到布魯塞爾了吧?」伯恩施米爾一邊發牌,一邊看著新聞。投機取巧慣了的他早就替自己留了一組同花。他語帶諷刺地問,對於秘書長穆勒,他沒來由地有種敵意。
    「幹嘛對他生氣?他跟你求愛過嗎?」好事的波特嘻皮笑臉地問。
    「我看是他拒絕過你的求愛吧?嘻嘻…」”Blackbeard”克雷格怪笑。
    「穆勒先生應該不喜歡憤怒的紅鬍子同鄉,哈哈。他是斯文型的。」”Buck”寇堤附和著沒營養的風涼話。
    「再廢話我就撕爛你們三人的嘴。」伯恩施米爾沉下臉。
 
    「兄弟們,有看到IQ嗎?」考登快步走入交誼廳。
    「沒有,她跟Mute已經關在房間裡半天了。幹嘛問?」波特好奇地道。
    「秘書長穆勒給了新的命令。」考登說。
    「那直接給Astraea就好了吧?白馬王子先生不是最愛他的安理會之劍了嗎?」伯恩施米爾奚落道。
    「這次比較不一樣…我肯定魏斯會很火。」考登搔著光腦袋。
    「怎麼?他們要幫Ela升職?」波特問。這話頓時讓伯恩施米爾等人爆笑出聲。隔壁正在健身的波沙克姊妹沒好氣地瞪了牌桌一眼。
    考登沒有理會四人,連忙走向女宿。
                                  *
    高文陵一面拉著單槓、一面饒富興致盯著在床鋪上端坐的室友林義漢。此時,這位涼山猛將正虔誠地閉目低誦著金剛經,手還撥弄著念珠。
    「義漢,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但你這麼虔誠,為什麼會當兵?而且,還是當這種必須殺人的兵?」等到義漢終於闔上經文,文陵才問。
    「佛法是救心之道;從軍則是救世之道。」義漢平靜地道:「我當然知道,學佛之人修心養性,遠離俗塵成就菩提。但天下喪亂,有慈悲者豈能閉眼不看,遁世而居。」
    「哇…我以為是因為看上特勤加給欸!」文陵失笑,竟然會遇到這種大俠一樣的腳色。
    義漢也不生氣,只是微笑以對。
    「我的先祖原本是佛門行僧,在家園有難時,也曾放下佛書拿起竹槍為同胞獻身。我想,這就是我們林家替自己選的宿命。只是我的願,比他們更大了點。」義漢解釋。文陵也在這時才看見義漢胸前的佛手玉墜。他知道這是早年在台『義民』的血裔標誌。
    「我比較單純,就只是看上特勤加給,想幫家裡、幫族人多做點事情。」文陵笑著,拿出懷中的相片。一群開朗的阿美族孩子將文陵圍在中間。
    「哇!真好!你們都可以聊天。」姿妤在門邊笑道。
    「學妹,這是男宿喔。」文陵故作嚴肅地道:「妳的室友呢?」
    「明熙學姊跑出去了。」姿妤表情有些古怪,小聲問:「她是不是跟那個解放軍交往了啊?」
    「誰跟那笨蛋交往。」
    明熙突然出現在後方,姿妤跳了起來。她梳理整齊,身穿虎斑迷彩野戰服。
    「為什麼這樣穿?」文陵好奇地問,畢竟他們在特種任務期間,大多穿特勤戰鬥服,而非常規部隊的野戰衣。
    「剛剛秘情局找了我跟共軍老曹開會。詢問弧光小組進行刺殺行動的假設。」明熙說道:「聽起來又有新的任務。秘情局還要我們集合成員,到北C棟會議室開會。你們有30分鐘。」
    「好像都把我們當機器人一樣…哪有這樣一直塞任務的。」姿妤抱怨道。
    「刺殺行動?聽起來蠻反常的。」文陵沉吟。
                                  *
    「來得正好,我剛好想讓你看個東西。」魏斯拉著考登進入房內。
    「我的老天爺…妳在打什麼主意。拜託告訴我這不是軍情六處大樓。」考登一看到螢幕就驚呼。
    「別像個娘砲。」魏斯低罵:「我發現很嚴重的事情。」
    「妳說的可是MI6啊!英國的秘密情報局!妳沒聽過詹姆士龐德嗎?」
    「我試過說服她了」錢德爾無奈攤手。
    「MI6,查爾斯‧諾頓爵士,英國皇家工程院士出身,在2012年於局裡開始了無人機計畫。歷經五年催生了虹彩小組的攻堅輔助利器,也就我們暱稱的”小車(Drone)”。」魏斯將眾人早已習慣的攻堅組無人車放到考登面前:「此後,諾頓爵士就一頭栽進了無人軍事工業的研發領域,並積極地拓展生意。」
    「諾頓爵士是SIS次長,他不需要拓展什麼生意。他根本不缺錢,老天!他還是個貴族欸!」考登扶額。
    「我知道他不缺錢,但每個科學家都期待自己的發明能夠在舞台上發光發熱。」魏斯說,翻出另一個頁面。上頭全是查爾斯‧諾頓的科學投稿。最早竟可追溯到1997年。全是軍事機械一類的主題。這位工程院士似乎早已對軍事工業躊躇滿志,並提出各種發想。更在2012年初,私下成立了國際軍工交流協會。
    「莫妮卡,就算諾頓爵士真的如妳所說是個”瘋狂武器科學家”,我也能替他擔保,他絕不可能是IIFU。」考登試圖講道理。
    「他當然不是IIFU,他的政治理念和IIFU完全相悖。濃濃的帝國主義味。」魏斯切換畫面,切到諾頓爵士的發言資料檔。
    『…我們唯有透過強勢的介入手腕,才能確保國際秩序…』
    「霸權思想在他腦海裡早就生了根,恰好是IIFU最討厭的那種人。」魏斯關掉資料檔,切回了軍情六處的各項開銷:「但為了讓他的軍事工業有舞台,他需要很多戰爭。我隨便一調,就可以抖出一堆由英美俄中主導的軍事走私。我相信他是其中最積極的一個。考登,弧光小組在幾個月來的任務中:從烏克蘭到比利時,你看到幾次無人機?每次!每次的敵人都有無人機!」
    「證據。莫妮卡,我們一直都需要證據。」考登嘆氣,他知自己口才不如人。
    「我會去找的。只要秘書長穆勒肯授權就可以。」魏斯說道。
    「對此,恐怕就得讓妳失望了。」考登將剛收到的命令文書放到桌上:「秘書長指派了一次刺殺行動。弧光小組執行、虹彩小組支援。再怎麼樣都必須先忙完這件事情。」
    「刺殺行動?虹彩小組怎麼可以進行刺殺行動?」魏斯皺眉,將命令文書接過。速讀,只是她其中一個不足掛齒的小技能
    碧藍的銳目閃過一絲怒意。魏斯重重將命令拍在桌上。
    「穆勒怎麼可以下這種命令!」魏斯怒斥。
    「他就是下了,何時召集大家?」考登說。
    「先派人去見他!」魏斯說:「誰有空?我要個能言善道的。」
    「大波沙克有空,我立刻指派她。」錢德爾起身
    「莫妮卡,命令時效性在上面清清楚楚,我們不能違抗或延誤。」考登叮嚀。
    「錢德爾,提醒她只有兩小時來說服秘書長。」魏斯抓起外衣披上,與考登大步走出。
 
2020.08.09比利時‧布魯塞爾歐盟理事會22:03
    索菲亞看著電梯鏡中的親妹妹出神。依莉茲別塔則神情冷漠,偶有眼光交錯,但後者很快就會轉過目光…索菲亞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艾拉──」「不要訓話。」姊妹倆同時開口,又同時沉默。
   「我沒有要訓話,我只是想提醒妳。魏斯女士建議幹員的頭髮還是以自然色為佳,畢竟我們總是有機會去見各級長官,好比說現──」好脾氣的索菲亞頓了頓,又開口說道。
    「這就是訓話。」依莉茲別塔再次打斷了胞姊。
    索菲亞沒有生氣,只是對妹妹安靜微笑。
    「知道了,我會留意。」姊姊的溫柔反而讓依莉茲別塔有些無地自容。她不由得口氣稍緩,咕噥著:「魏斯自己還擦紫色指甲油呢!」
    「做好本分就好,別想太多。」索菲亞安慰。
    「有時還挺想轉調弧光小組的。」依莉茲別塔抱怨道:「至少那邊沒有魏斯整天想找我麻煩。她真的很機歪。」
    「我可以肯定魏斯女士沒有要找碴,她是位就事論事的幹探。」索菲亞莞爾:「她只有一點點忌妒妳的青春美麗而已。再說…那位Astraea好像更一板一眼喔!我不支持妳去。」
    「妳這麼說倒也是啦…」依莉茲別塔翻了個白眼。
    「除非…妳承認那位強壯的壁虎先生是讓妳想跳槽的理由之一。」索菲亞笑意更濃。
    「索菲!」依莉茲別塔雙頰一紅。
    姊妹倆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登!」電梯發出清脆的聲響。
 
    兩人並肩走向秘書長落腳的客房。房門口,兩名保鑣則盡責通報。
    『GROM幹員,索菲亞‧波沙克和依莉茲別塔‧波沙克來訪。』左手那名大漢低聲通報。
    房門隨即打開。
    姊妹倆快步走入,只見落地窗邊,辦公椅上的秘書長穆勒背對著兩人。兩邊各站著一名保鑣。
    「穆勒先生,晚安。請原諒我們這麼冒昧,但我帶來虹彩小組行動指揮官莫妮卡‧魏斯的請求:立刻對秘情局展開調查。虹彩小組已經蒐集了相關證據,嚴重懷疑秘情局涉及跨國軍火運送以及資助恐怖主義。」索菲亞直截了當的說,依莉茲別塔則將電腦放到橡木辦公桌上。
    穆勒左邊的高挑保鑣將穆勒的辦公椅轉回正面。
    索菲亞忍不住低呼一聲。
    秘書長穆勒的喉嚨被開了一個大洞,鮮血染紅了合身的襯衫前襟。看上去早已斷氣多時。那高挑的保鑣戲謔地捏動著穆勒的下頷,像是在把玩一個可怕的腹語娃娃。
    「不行。」那保鑣一口濃濃法語腔調,正是前些日子於伊斯坦堡被弧光小組逮捕的拉法葉‧勒克萊爾。另一名保鑣則是印度人拉賈。
    拉法葉說完自己笑了起來。
    此時門外走入十名壯漢,身穿勁裝,看上去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艾拉,到我後面。」索菲亞擺開格鬥架式。
-------------------------------------------------------------------------------------------------------------
弧光小組成員名單
任務代號
所屬單位
本名
Astraea (阿斯特萊雅) 中華民國海軍陸戰特勤隊 梁明熙
Nio (仁王) 中華民國高空特勤隊 林義漢
Poseidon (海神) 中華民國101兩棲偵搜營 高文陵
Phantom (魅影) 中華民國憲兵特勤隊 陳姿妤
Leigong (雷公) 解放軍特勤隊 - 泰山雄鷹 曹鵬昇
Hui-Lu (回祿) 解放軍特勤隊 - 西域天狼 康 洋
Ignite (燃) 解放軍特勤隊 - 南國利劍 袁 煥
Tarantula (狼蛛) 解放軍特勤隊 - 北京響箭 耿 燕
Snowman (雪人) 香港特別勤務隊 錢 樂
Joker (小鬼) 香港特別勤務隊 黎書華
Wizard (巫師) 以色列第十三突擊隊 埃拉德 . 亞伯拉罕
Werewolf (狼人) 伊朗革命衛隊第65空降特戰旅 依絲拉 . 賈拉里
Gecko (壁虎) 烏克蘭阿爾法小組 米海伊爾 . 格里琴科
Beaktusan (白頭山) 朝鮮長白山特戰旅 崔裕勳

-------------------------------------------------------------------------------------------------------------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