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十、鋒芒畢露
    民兵們瞇著眼,在煙霧中試圖看清前方。小隊的指揮手持G3突擊步槍,小心翼翼地前進。
    「打開落地窗,該死…」他喝罵著:「這些俄國走狗就躲在煙霧裡!」
    「媽的!那是什麼!有東西!」後方一名民兵突然開火。
    「搞什麼鬼!」指揮者轉頭斥責。
    「天花板有東西!我發誓!」
    「我看到的是則幻影!剛剛我旁邊有敵人,但一秒就不見了!」
    「任務前不准嗑藥,你們忘了嗎?等我回去我一定──」
    那小隊指揮話說到一半,頭頂就被近距離開了一槍。
 
   Gecko從天而降,右手的雨燕手槍飛快舉起,連開三槍將那民兵射殺。左手的特製手套充能完畢發出清脆的聲響。Tarantula從旁閃出,加裝滅音器的03式衝鋒槍爆起一串密集悶響,也撂倒兩人。
    『15步外,四人!』耳機裡傳來Poseidon的提醒。
   Gecko與Tarantula交換了一個眼神,各自分頭計畫起下一次的獵殺。
    『Phantom,可以摸掉武裝車了。』Poseidon說。
    早就在窗邊潛伏的Phantom立刻探身,將機槍手給擊倒。纖手飛快拋出一枚破片手榴彈。
    此時民兵們陣腳已亂,紛紛想撤回醫院外圍。但一片煙霧中等著他們的卻是弧光幹員們的反擊。Tarantula與Gecko或用短槍、或用刺刀無聲擊殺落單的民兵,Phantom則刻意開槍射擊製造恐慌,還有人無意間觸發了Ela的震盪雷。場面更加混亂,Poseidon也從隱蔽後現身加入了獵殺的行列。
    民兵的撤退變成了潰逃,但十多人立刻遭到殘酷的滅殲式包圍。其中一個民兵慌不擇路,意外的被地上的Ela絆倒。
   Ela哪料到會有落網之魚反往醫院裡逃,無奈身負重傷完全來不及舉槍。
    那民兵慌亂起身,卻不忘舉起手中AK、匆匆上膛。
    「我真的很不想用這招!」Ela怒道,從懷中拋出震盪雷。
    那民兵震倒在地,踉蹌起身。但從旁閃出的漢子沒給他機會。Gecko大手一擰將他的頸骨給折斷。
    「姊妹,我帶妳到後方。」一片槍火的混亂中,高大的Gecko一把抱起Ela。
   Ela尚未從震盪中恢復,但這是第一次有人用這種方式抱起她。這個平素自傲冷豔的波蘭女郎意外的臉紅了。
 
    醫院的戰鬥多持續了幾分鐘才結束,歐盟組成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在十分鐘後聲勢浩大地趕到,樹林遠處還傳來零星槍響。似乎完成了對第聶伯河母親的徹底掃蕩。
    歐盟的車隊開抵醫院廣場,一些醫院傷患們紛紛歡呼。
    「撐著點,孩子。」Tachanka將烏克蘭駐軍的指揮官德米特里扛上擔架。兩名護士立刻將他推往急診室中。
    「老爹。」Ignite上前叫喚。
    自從劍獅行動時期,兩人就格外親密。袁煥更直接將Tachanka喊成了乾爹。對於Tachanka這樣的老俄軍而言,他當然不知道乾爹是什麼意思,只隱約猜出『應該是要我當教父吧…』這種差強人意的推測。
    「怎麼了?」Tachanka問。
    「Kapkan、Ela、Phantom、Joker都負傷,烏克蘭駐軍陣亡16人,負傷7人。醫院傷患陣亡2人、醫護人員陣亡6人。」Ignite說道:「敵人剛剛用重機槍攻擊B棟北側,一些好人躲避不及。」
    「我們已經盡力了,不要自責。」Tachanka拍了拍袁煥的肩膀。
    「請問這裡誰是指揮官?」一個頭戴藍色貝雷帽的上尉軍官來到兩人面前。
    「是我,你是哪位?」Tachanka摘下鐵盔。
    「我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任務指揮官,感謝各位的努力,我們的部隊經過兩天埋伏,終於逮到機會將第聶伯河母親徹底擊潰。現在將準備開始協助撤離醫院傷患──」
    那上尉軍官話還沒說完,Tachanka就朝著他的臉揮出左鈎拳。
    「什麼叫做你他媽的埋伏已久!」Tachanka中氣十足地罵道:「如果維和部隊兩天前就已經開始埋伏,昨天醫院差點失守的時候你在哪裡?這些孩子們剛剛浴血戰鬥的時候你們又他媽的在哪裡?」
    「第聶伯河母親人數多、難以捉摸,我們──」那上尉扶著裝甲車勉強站起,兩槓鼻血瀉出。Tachanka雖然已逾半百,但他的拳頭可不輸給任何檯面上的職業拳擊手。
    「你們可是有他媽一整個連的正規部隊!少來這套!」Tachanka怒道。
    「好了,乾爹別動怒。」Ignite將憤怒的Tachanka拉住。
    「整個世界永遠只會他媽的當看戲的人!」Tachanka憤怒地吼著。
   Poseidon在旁默默聽著,他英文不算流利,只能勉強聽個七八成。但對於這個紅軍老兵所言,他卻十分認同。
    世界和平早在二十年前就成為一個政治名詞。各國領袖、各個國際組織總會在公開場合,將這句話當成自己的願景之一。
    而也就只有虹彩小組像傻子一樣,無悔地用鮮血用汗水去打造這個理想。
    「你在想什麼?」Phantom坐在擔架上,一旁的醫務人員正在替她包紮。
    「我在想…加入弧光專案,說不定是我從軍以來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
    弧光小組在烏克蘭一役名動天下,人們都知道除了虹彩小組之外還多了一批反恐悍將。秘書長穆勒的聲望更是水漲船高。人們都期待英雄,而這個年輕、有理想、有魄力與自信的日耳曼青年恰好符合了76億人的期待。
    當然,國際政治總有雜音。一些政客們質疑穆勒挾這兩支精兵自重,言必稱反恐、實則掌握凌駕各國權力的特種軍事力量;亦有人稱他為「新帝國主義者」。對此,這個年輕的政治家是這麼回應的:
    『世界和平這個議題已經被利益左右而拖延太久了。我要做的只是在世界各地,撲滅所有的恐怖主義幼苗。若說我正在用這些鮮血成就我的政治聲望,那就讓他成就我的聲望吧。因為這會讓世界更好。我也在此預告,會將弧光小組的各次捷報在這個月內傳達給各位。』
                                  *
2020.07.30 白俄羅斯.邊境鐵道14:58
    火車轟地剛過舒霍夫齊站,直往俄羅斯境內開去。這個邊境小站的站務員連忙追出。一邊吹著哨子。月台上,五、六名乘客好奇地東張西望。畢竟這麼匆忙的景色不是天天有。
    「怎麼了?站長。」一個老乘客問。
    「他應該要停的!」站長怒道。
    車當然不打算停,因為已被七名揹著炸彈背心的男女掌握了整輛車,他們來自IIFU白俄羅斯站,打算直闖俄國境內,在斯模稜斯克幹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
    「伊凡!把手機關掉!」正在錄製影像的恐怖分子的領隊怒道。
    「我發誓我已經關過十次了!我的手機好像中毒了!」被稱為伊凡的炸彈客抗辯,一邊將手機關掉第十一次:「還有,負責警戒的無人機失去畫面了!」
    「不重要啦!火車把它甩掉了也說不定。」
 
    『鐵面具先生,你何時才要動手?』第三節車廂靠窗座位,假扮成乘客的Dokkaebi靠著車窗嘀咕著。
    『剛剛打掉一隻戒備的無人機,正準備突破。25秒。』
    「小聲點,妳要演得像是被挾持的倒楣乘客阿。」一旁Zofia提醒,苦瓜臉與擔憂禱告的神態,就像是個倒楣的受暴婦女。
    「欸!不准說話!」手持AK的挾持者怒斥。
 
    車頭,伊凡好不容易才關掉手機,無奈地起身。這時卻看見車窗外攀著一個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黑色的鐵面具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慄。他正要出言警告,那特戰人員已經從腿邊抽出了一把M870戰術型。
    車窗在霰彈近距離的大威力下碎裂開來,Nio穿窗而入,往恐怖分子的腦袋就是一記肘擊。然後迅速退殼,轉身轟掉了伊凡的五官。駕駛室內的恐怖分子驚慌想要拔槍,卻被Nio俐落擒殺。
    『車頭已經掌控!各車廂開始奪回列車!』Nio放下五官扭曲的恐怖分子說道,口中還碎念著往生咒。
 
   Dokkaebi與Zofia起身,從大衣下方抽出武器。Zofia的RG-15手槍精準的爆掉了一名挾持者的左眼。Dokkaebi的雙管霰彈槍將另一名挾持者給轟飛數尺。其他人質紛紛驚呼。Dokkaebi退出巨大的彈殼,她使用的是獨塊鹿彈,並非散射彈丸,因此不太需要擔心人質受到波及。
    『第三車已經肅清,準備往後車壓迫!』Zofia舉起M762和Dokkaebi往後方推進。
    第五車廂,聽聞槍聲而轉過頭的兩名恐怖分子緊張地大吼著,舉槍指向前方。與壓迫而來的Zofia與Dokkaebi對峙。其中一人還亮出手中雷管高聲咆哮。
    『搞定。』Wizard平靜地說道,假扮成人質的他低伏在座位上。早已偷偷使用”所羅門王”將兩名炸彈客身上的炸彈解除。
    兩人哪料到這些特勤隊員果斷開槍,左側那人的腦袋頓時開花。步槍子彈從鼻樑鑽入,然後在後腦炸出一個血洞。Zofia手指連扣。但第二發子彈卻因為火車意外轉彎的慣性未能擊中目標。
    乘客們尖叫釋放著最高濃度的恐懼。
    最後那名恐怖分子驚恐的扯起一名白俄羅斯老嫗擋在前方。Zofia榛色的眼睛殺意匯聚,雙手持槍一步也不讓。
    「我發誓我會割開她的喉嚨!我發誓我會像殺雞一樣割開她的喉嚨!我發誓──」
    車廂窗戶多了一個彈孔,恐怖分子的血全部噴在另一邊的車廂牆面。
 
   200公尺外的公路上,一輛疾駛的福特中卡後車廂,Glaz放下狙擊槍輕拍著車頂。
    『Ying,搞定了。』
    『這槍法也太神了吧!』Ying緩緩減速,靠向路肩。
    『早說過妳會習慣的,也多虧妳開得又快又穩!』謙虛的Glaz毫不居功。
    『幹得好,各位。這才是國際菁英該有的水準。』IQ稱讚。
                                  *
2020.08.09菲律賓.蘇祿省南端哨口12:13
    『來了。』Poseidon躲在浮橋下方,看著聲納顯示器。
    身邊五名菲律賓士兵不安的看向這個鬼魅般的蛙人菁英,緊握手中的M16步槍。上方,約莫20名蒙面的武裝叛軍呼喊著衝進檢查所開槍,還有一些人拋擲汽油彈,聲勢浩大。他們來自IIFU蘇祿站,十多年來以恐怖手段反對菲律賓政府而惡名昭彰。
    這些駐軍不禁想著:若不是弧光小隊來援,此時他們絕無生機。
 
    「搞什麼?都空的?」叛軍察覺不對,用南部方言高聲溝通。
    「軍人跑光了?」
    「不可能,空拍機剛剛確定了哨所有人啊!」
    「不要慌亂,人不在就收集武器!卡拉桑,去把小船拉過來!」首領模樣的人最先冷靜下來:「可能去巡邏或是躲起來了,動作快點否則──有人在碉堡!」
    叛軍各巡掩蔽,一個持槍憲兵特勤在哨所前方現身數秒後,便憑空消失。
    「那什麼鬼啊!」叛軍們驚呼。首領胡汎寒毛直豎,他當然不相信什麼鬼魂,但卻也無從解釋這個現象。
    「包圍起來!這些軍人裝神弄鬼!」胡汎喝叱,舉起AK對著碉堡掃射。叛軍們被槍聲壯起膽子,一面開槍一面大步走上前。
    胡汎領著四名叛軍踏入哨所內,搜索著政府軍的蹤跡。
    「看錯方向了。」Gecko冷笑,將Fort-500霰彈槍對準了胡汎的天靈蓋。後著驚慌抬頭,卻只能近距離迎向數十枚超大威力噴射的鋼珠。Gecko鬆開吸著天花板的那隻手,快速落地。另外四名叛軍還來不及反應,他已經連續開槍。並藉著碉堡內的雜物與樑柱快速掩蔽。外頭的其餘叛軍哪裡想到會有這麼俐落的猛將埋伏,紛紛舉起槍跟著衝入不到10坪大的碉堡中。
    強光與巨響伴隨著震盪,Ela對著外面群敵拋擲出震撼雷。然後從掩蔽的軍卡上躍出,手上拎著FO-12軍用霰彈槍,纖指連扣,十多發霰彈以極快的機具擊發速度噴出,讓缺乏護具的叛軍們傷亡慘重。
   Phantom俐落現身,對著聚眾的叛軍窮追猛打。Poseidon也領著菲律賓駐軍從另一邊圍上。迫使殘敵倉皇退出殺戮區。約莫四名叛軍低伏逃出火網。Poseidon上前拉起被震盪在地的Gecko。
    「搞什麼,我還在裡面欸!」Gecko呻吟著,抹了抹臉。
    「你這麼壯,沒問題啦。」Ela更換彈匣。
    「為什麼要故意放掉幾個?」菲律賓士兵問。
    「放掉?才沒有那回事。」Poseidon低頭將半顆腦袋被轟掉的胡汎拖出哨所,低頭檢查他身上的裝備。
 
    另一邊,四名叛軍衝往半公里外的簡易碼頭。
    「劉子龍!阿龍!把船開過來!」叛軍用華語喊著:「政府軍有埋伏!」
    叼著一根鐵牙籤的船夫,操著馬達繞過岸邊。
    叛軍跑向船邊,踏過沙灘與白浪。然後突然慘叫跌倒。那叛軍一邊咒罵著,一邊看著滿是鮮血的腳底。鋒利的鋼針深深刺進腳底板內。這些叛軍只穿著簡易的草鞋,哪有辦法保護足部。這些叛軍紛紛停下腳步,緊張的攙起腿傷夥伴、想要逃離。
    「我的名字,要用廣東話來唸才對。」叼著鐵籤的船夫踢開身旁板條箱,從裡面拎出一把短衝鋒槍。叛軍哪裡料到雇來的船夫竟然會在這時發難,紛紛在槍火中倒地。
    『搞定了,沒有預期的數量嘛。』Lesion一邊更換彈匣,一邊連絡著Poseidon。
    『你那裏怎麼樣?』Phantom開朗的道。
    『沒什麼特別的,就像香港警匪片的場景。待我收拾下我的蠱雷就可以撤了。』Lesion說。
    『做得漂亮,IIFU看著盟友一個個被解決一定很頭大!』
                                  *
    『IIFU新疆站巢穴曝光,遭到弧光特勤人員縱火,焚殺15名恐怖分子。』
    『IIFU河內站設置障礙頑抗軍警。弧光專案的特勤頭戴鐵面以肉身突破。』
    『炸彈客於本‧古里安機場操縱雷管自爆前被弧光的伊朗籍特勤當眾斬首。』
    『北韓幹員於哥本哈根擒殺孤狼槍手,專家幹員認為北韓企圖扭轉形象…』
    每一次任務,都讓國際震動。神出鬼沒的弧光小組總是能在恐怖分子發出襲擊之前,便予以毀滅性打擊。虹彩小組更主動在世界各地發起攻擊,將白面具以及IIFU的根據地逐一肅清。緊接著,失去恐攻壓力的聯合國便能在各地發起維和行動。延宕了40年以上的『世界和平』願景,終於在這十多名精銳的努力下,第一次讓世人們看到曙光。
    當然,部分國家對此頗有異音。認為兩支菁英小隊嚴重侵犯了國家主權。但大多數則對此樂觀其成。作為國際領袖之一的美國,則異常地低調。有流言指出,美國正在默默訓練滲透能力比照兩支菁英的軍事力量。
    但,也僅止於流言。大眾的目光還是期待著弧光小組再傳捷報。席克絲夫人更為此登上了時代雜誌封面。
    畢竟比起可能發生的強國霸權,全球恐怖主義的威脅來得更加迫切、有感。
 
2020.08.09比利時.安特衛普市內高級住宅區19:23
    「我無法接受!這根本是非法入侵!我在居所的自由被剝奪了!」年初獲獎的知名流行文化藝術家史陶芬‧沃夫岡在自家豪宅的火爐邊大聲咆嘯。嫩妻牽著一對男童不安地望著丈夫。
    Joker嘆了口氣,在門廊上裝置了一枚閃光陷阱。
    有些人就是講不聽…滿口自由、自由的…也不看一下是誰在替他賣命。
    「我的大爺,您是流行文化藝術家。在IIFU眼中就是”霸權的畫筆”。他們都在報紙上這樣講了…我們也是在用心保護您阿。您若是肯聽貴國政府的建議,暫時遷居政府的保護,我們也不用搞這麼複雜。」Ignite在天花板安上火貔貅,一枝機械蜘蛛則攀過他身旁躲進陰影處。袁煥嫌惡地挪開身子:「而且,您就當作房子整修嘛?」
    「整你媽的!」沃夫岡先生怒罵。
    「混蛋!給我坐下!(개자식,너는 앉아있다)」Baektusan一把踹翻茶桌。
    雖然語言不通,但沃夫岡還是應聲坐下。
    「不知感恩的美帝主義豬!」Baektusan用生硬的英文罵道。聽得袁煥忍俊不住,朝鮮人民似乎語彙十分缺乏。”美帝主義”似乎就是最嚴重的侮辱了。
   Vigil安靜地坐在客廳上方的樓梯低頭檢整著彈藥與裝備。同時也小心翼翼地摘下面具啜飲著背袋中的飲用水潤喉。方才Baektusan的喝罵讓他勾起了十分不愉快的經歷。
    他收起軟管正要起身,卻失手碰掉了放在身旁的面具。
    他連忙起身下樓,焦慮地想要拿回面具。他幾乎可以察覺到Baektusan的目光正在他臉上逡巡。
    「亨克!回來!」少婦驚呼。
   Vigil停下腳步,看著正在拾起面具的金髮男孩。男孩看上去不足6歲,天真的碧藍雙眼好奇地盯著他。
    相形之下,反而是這位菁英幹員顯得窘迫而不安。
    「先生,您的東西掉了。」孩子天真禮貌地說著顯而易見的廢話。
   Vigil點頭致意,匆忙接過面具。少婦則一把牽過幼子,顫抖地縮在丈夫身邊。
    「你們不要出聲,都不要出聲…」少婦摟著兩個孩子,低聲細碎的叮嚀著。
   Vigil只感到頭痛欲裂。
                                  *
1991.11.09朝韓邊境某處山野11:23
    「你們不要出聲,都不要出聲...正旭,你要牽緊弟弟…」
    天寒地凍中,母親拉著一對男童細碎叮嚀。丈夫走在最前面,一面探路、一面留意動靜。
    可惡…我想不起來…
    年幼的男童抬頭,日光把空氣中的冰晶照得一清二楚,在一片灰白中十分刺眼。但也只是刺眼而已,應該要有的溫暖卻透不進樹林裡,寒氣無情的襲擾著男童的身軀。
    「來吧。」正旭是個好哥哥,對男童伸出了冰冷的小手。
    「媽媽,我餓了。」男童小聲道,他早被叮嚀過旅程只能用螞蟻的聲音說話。
    「這裡還有一些餅屑,拿去。」母親慈愛地從懷中拿出一小只麻布口袋。
    男童失望地垂頭,兩天前他就知道裡面已經沒東西了。
    我到底叫什麼名字?媽媽是怎麼叫我的?阿…頭好痛…
    後方傳來狗吠聲,父親緊張的向後望去。
    「秀妍,我們要加快腳步了。快渡過河流。」父親說道,指著不遠處的山澗。
    一家人奔跑著,顫抖著。男童忘記了飢餓,和家人為了生命而小步急奔。他們用最短時間衝抵山澗。勇敢的丈夫牽起妻子,交換了一個充滿愛意的勇敢眼神,便並肩踏入寒徹肌骨的水流中。父親一把將男童抱到肩上。
    「正旭…到媽媽背上…」母親的聲音抖得有點好笑:「我們來跟爸爸比賽誰比較不怕冷…」
    「還是正旭給我吧?」男人問:「他比較重一點點。」
    「別傻了,你身上已經一堆行李。這孩子我能揹。」女人拒絕了丈夫的提議。
    後來,爸爸畢竟還是贏了比賽。因為媽媽失足滑倒了。
    而爸爸只來得及拉住媽媽。
 
    「喂!門口有狀況!」Ignite喊道,將Vigil喊回了現實。
    Vigil將面具戴上,將K1A卡賓上膛,走向前方警戒。
-------------------------------------------------------------------------------------------------------------------------------
弧光幹員簡歷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發文者: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___________
受文者:虹彩小組諮商師 Cipher Chen___________
     ___________時間:2020.07.06  10:35_____ _ _______________


Gecko [在役]
*Gecko 「壁虎」之意
本名:米海伊爾‧格里琴科 (Mikhail Kiltschko)
出生:烏克蘭.基輔 1989.11.19
所屬單位:Ukraine SBU
類型:小隊防衛者(游擊)
主要裝備:Fort-301 (MR) / Fort-500 (SG)
次要裝備:Strizh (HG)
工具:遙控C4x1 / 刺絲網x2
特殊工具:「壁虎」電磁手套
備註:
經歷烏克蘭內戰,個性陰沉、但行事謹慎。

專長:
.狙擊
.徒手格鬥


Werewolf [在役]
*Werewolf 為傳說生物「狼人」之意
本名:伊絲拉‧賈拉里 (Israt Jalari)
出生:伊朗.伊拉姆市 1990.09.03
所屬單位:65th ASFB
類型:小隊攻堅者(戰鬥支援)
主要裝備:KH2002 (AR) / AK-74u (AR)
次要裝備:MR-444 (HG)
工具:煙霧罐x2 / 闊劍地雷x1
特殊能力:「解離」
備註:
特殊心理情況

專長:
.戰鬥射擊
.徒手格鬥


Wizard [在役]
*Wizard 為「巫師」之意
本名:埃拉德‧亞伯拉罕 (Elad Abraham)
出生:以色列
特拉維夫 1993.6.14
所屬單位:Shayetet 13
類型:小隊攻堅者(戰鬥支援)
主要裝備:TAR-21 (AR) / IWI X95 (AR)
次要裝備:
Micro UZI-PARA (MP)
工具:
震撼彈x2 / 煙霧罐x1
特殊工具:「魅影」人像投影機x2
備註:
個性開朗而樂於助人,在面臨困境時能保有樂觀與積極

專長:
.情報作戰



Beaktusan [在役]
*Beaktusan 為「長白山」之韓語稱呼
本名:崔裕勳
出生:朝鮮.平壤 1982.11.28
所屬單位:(KPA) BTS.SSC
類型:小隊防衛者(游擊)
主要裝備:PP-19 (SMG) / KS23 (SG)
次要裝備:Vz-61 (MP)
工具:破片手榴彈x2 / 刺絲網x3
特殊工具:臂裝人員傷害雷x2
人格特質:
好惡分明、驍勇善戰,能夠貫徹命令。

專長:
.徒手搏擊
.反刑求
‧體能戰技



板務人員:

351 筆精華,06/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