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九、安理會之劍
   自伊斯坦堡一役後,弧光小組之名終於在全世界曝光。秘書長艾爾方茨‧穆勒更在大會報告中向世界正式揭露了這支強悍的特勤單位。但比起對於弧光小組的好奇,國際媒體似乎更好奇虹彩小組的反應。
    「席克絲夫人,請問您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有人說這是安理會的喜新厭舊把戲,請問您如何看待。」
    「以”和平之盾”自詡的虹彩小組是不是不再重要?」
    列席的虹彩小組執行長”席克斯(Six)”夫人,本來拒絕一切訪問,但一聽到這個問句立刻停下了腳步。
    「虹彩小組絕對不會失去任何重要性。我們是最重要的維和部隊!」
    媒體們紛紛靜了下來,聽著席克絲夫人的話。
    「2015年,從我成為虹彩六號,至今已經第五年。我們總計有43位幹員犧牲、他們都在用生命保衛世界免於白面具的混亂。」席克絲夫人說道:「難道在場各位,真的把虹彩小組視為無用的組織嗎?這些犧牲,在各位眼中真是那麼的不屑一顧嗎?」
    秘書長穆勒輕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他有著日耳曼裔的高大身軀以及金髮碧眼。在一年前剛就任。這位日耳曼男子早就迫不及待大展身手、好好地整理世界。弧光小組就是他的主意。
    「邪惡不會停下腳步,白面具在世界各地點起了新的火苗,並以IIFU為名肆虐。他們深耕當地、難以剿滅。我終於意識到,只有盾是不夠的!」穆勒說話時自然有股魅力,讓所有人都凝神細聽。他的語氣益發激昂:「安理會需要一把劍,把邪惡斬殺的劍!而這把安理會之劍,便是弧光小組!」
    「秘書長,這是否意味弧光小組會比虹彩小組更加積極呢?」
    「是!」穆勒信心滿滿地說道:「我在幾個小時後就會向他們下令。讓他們在另外一個地方大展身手。」
                                  *
2015.01.22 烏克蘭.頓涅茨克機場04:49
    「米哈伊爾!趴下!」同袍吼道。下一秒,火箭彈的尖嘯與爆炸聲就將同袍的聲音吞沒。
    灰泥石屑落在格里琴科臉上,他呻吟著起身。耳朵還沒從爆炸聲恢復。
    警報大響、槍聲大作,負責防禦機場的烏克蘭政府軍早已被驚動,陣地內的重機槍紛紛朝著機場東面開始掃射。曳光彈在晨曦中來往交錯。
    「維克托?列夫?」格里琴科喊著同袍的名字,坐在廢墟中,頭痛欲裂。
    「站起來!你可是阿爾法的一分子!」不知從哪冒出的行動指揮官將格里琴科扯到掩蔽後方,並將一把上膛的Fort-221塞進格里琴科手中:「弟兄需要我們!」
    戰前,佩卓夫便已經是格里琴科的教官。兩人除了師徒關係,私交也甚篤。
    格里琴科稍稍清醒,看見在牆角躲避流彈的6名烏克蘭士兵。
    「叛軍這波攻勢似乎來得認真。」格里琴科稍稍清醒。
    「孩子,這次來的是俄軍。」指揮官佩卓夫說道:「看到那輛T-80了嗎?」
    格里琴科從斷垣中窺視,渾身一震。一輛T-80正越過烏克蘭在機場的前緣陣地、後方還跟著約莫10人的精銳武裝人員。他怎也想不到俄軍竟然公開的用標誌性裝備投入戰鬥。想必為了奪取機場已經不擇手段。
    「OK,小隊跟我走!戰鬥隊形!」佩卓夫下令。
    殘存的烏克蘭士兵紛紛從掩蔽後小心閃出,在航廈廢墟間快速前進。此時俄軍戰車正在開砲轟擊周邊的政府軍陣地,而民兵以這支俄軍小隊為箭頭,紛紛扛著重武器現身,企圖周邊佔領射擊區域壓制政府軍。
    「米哈伊爾,你帶領攻勢。我帶兩個去佔領制高點。」佩卓夫低聲說道,指了指150公尺外正在架設中的叛軍機砲小組。格里琴科點頭,率領剩下四人重新躲入航站廢墟,幾番迂迴快速地巧妙地繞到了俄軍側面。
    格里琴科打出手勢,一個烏克蘭班兵從背上解下RPG-22火箭筒。
    他起身,瞄準T-80的履帶。扣下了擊發裝置。穿甲火箭彈立刻拖著尾焰呼嘯而出。命中了T-80的側面。
    那班兵拋下還冒著煙的火箭筒,抄起步槍開火。而格里琴科立刻率領另外樹人從掩蔽後躍出,奇襲俄軍。俄軍推進快速,眼見烏克蘭政府軍不敵潰散。那裡想到竟會在此處反遭到烏克蘭小隊的襲擊,只能倉皇反擊。而第二發火箭彈擊穿了T-80的引擎室,癱瘓了這台鋼鐵巨獸。
    另一邊,本來已經在航站東側二樓廢墟架好機炮的烏東民兵注意到擔任箭頭的俄軍攻勢頓挫,便要用火力支援。樓梯間便傳來密集槍火。由佩卓夫率領的突擊小組衝進了室內。佩卓夫閃過一個轉身舉槍的敵人,將戰鬥刀刺進了來人腹部。佩卓夫俐落閃身,將那民兵踹下破裂的樓層。數個民兵當場被擊斃、殘餘兩人立刻跪地棄械。
    「將機砲轉向,我們給叛軍一點驚──」
    佩卓夫話還沒說完,前額便多了一個彈孔。仰面自殘墟旁跌落。
    支援的烏克蘭士兵還沒意會過來,另一發子彈已經無聲飛到。槍彈貫碎了他的顴骨、炸開了他的半邊臉頰。
    『有狙擊手!我要閃了!』另一名烏克蘭士兵見狀轉身便走、一邊在無線電裡提醒,但後心跟後腦隨即各中一槍,往前撲倒。
    格里琴科看向400公尺外的塔台。但耳朵只聽見子彈破空的低嘯,身旁同袍的腦袋便被射穿、甚至還貫進了後方第二人的眼窩。他急忙臥倒掩蔽,卻快不過兩發從肩胛鑽入的子彈。
    「拋下武器,舉手投降。我們被釘死了。」格里琴科出言警告剩下的同袍。
    那烏克蘭士兵立刻照做,向著塔台跪下。徬徨的臉不時看向格里琴科,稚氣未脫的臉看上去還不滿20。
    「別怕,等會躲到戰車殘骸後方,用煙霧彈逃脫。」格里琴科一邊安慰,一邊艱難的挪動身子:「你會沒事的,只要記得──」
    少年士兵的臉在下一秒被狙擊彈貫出一個血肉大洞。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格里琴科憤怒大叫著醒來。
    施特萊歇爾一臉錯愕,尷尬地盯著高大的烏克蘭漢子。他發誓他只是輕輕拍了兩下床板。
    「老天,你還好嗎?」
    「沒事。」格里琴科揉了揉臉:「什麼事。」
    「IQ老大要集合防衛組員。」
                                  *
2020.07.21 俄羅斯聯邦克里米亞區.塞凡堡05:23
    「剛剛收到來自秘書長的直接命令,我們有新的公關任務。」IQ早已整裝完畢,在會議廳中進行簡報。其他攻堅組員還好夢正酣、防衛組員則精神渙散。畢竟幾個小時前,他們才從伊斯坦堡結束任務回到艦上。而此時契約號停泊在這個俄軍黑海艦隊港口,一邊整補、一邊待命。
    老巴德提著咖啡保溫桶走進會議室,替每個被挖起床的幹員送上咖啡。
    第一杯,當然是給小波沙克的。IQ瞇起了碧藍的雙眼,強忍不悅切換著投影幕。
    地圖上是一間醫院的衛星圖。
    「這間醫院位於頓涅茨克西北部,目前正在政府軍控制中。充當戰地醫院使用。」IQ將畫面格放:「醫院的東半部遭遇過砲擊,目前沒有在運作。但西半部仍有將近200名醫務人員與傷患。」
    「弧光小組涉入內戰適當嗎?我拒絕與俄軍交戰。」耿燕率先反對。
    「這妳倒是不用擔心,弧光小組不用和俄軍交戰。」IQ說:「當然,也不用和烏克蘭軍隊交戰。這次的行動,甚至是烏克蘭政府軍提出的請求。」
    本來臉色一變的格里琴科這才容色稍緩。
    「德米特里‧維霍夫斯基上尉,該地駐軍指揮官。3年前的頓巴斯戰爭中在斯拉維揚斯克進出戰場16次,救出35名負傷士兵。你們可以跟他詢問詳細防禦狀況。接觸過,感覺是個有腦的傢伙。」IQ說道。聽起來嘲諷的語氣,其實已經是IQ難得的稱讚。畢竟能被她歸類為『有腦』的人絕對不簡單。
    「這間醫院怎麼了?」紅軍老兵Tachanka問,沉穩的他作為這次行動指揮。
    「這間醫院收容受傷的烏克蘭士兵、也收容親俄民兵、更包含了無數的平民,可以說是一個具有指標性的非武裝區。」IQ解釋。
    「那誰會想攻擊這裡?」陰沉的Kapkan問。
    「在2014年初,烏克蘭政府因為軍事力量流失快速,廣徵了當地國民兵。當然也有不少極右派的未登記軍事團體混雜在其中。”第聶伯河母親”就是其中之一。」IQ切換到一系列的相片,大多都是平民遭到屠戮的畫面:「他們手段殘酷、驍勇善戰,一方面嚷著打倒染指母親的強權俄羅斯,並抓捕任何可能的通俄間諜;一方面則指責烏克蘭政府是跪地向西歐強權乞討的魁儡。」
    「這聽起來…」Rook皺眉
    「沒錯,聽起來十分的IIFU。我們合理懷疑,第聶伯河母親已經與IIFU接洽,並成為其在東南歐的發展主力之一。根據幹員回報,他們已經有一個常備營的戰鬥能力。」IQ說道:「當地的政府軍在4小時、6小時、8小時前分別遭遇一次襲擾,都能堅守。但相信他們不會就這麼算了。畢竟,攻下醫院,將醫院炸毀。既可以給俄國下馬威、更能逼迫退無可退的烏克蘭政府強硬起來。」
    「你要我們怎麼做?」格裡琴科問。
    「我們要利用這個機會,全殲這個”第聶伯河母親”」
    「我們不該把重點放在處理IIFU嗎?」Ignite問
    「你們把重點放在任務上就好,你們只負責執行。其他的事情交給虹彩小組。」
                                  *
2020.07.21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頓涅茨克市西北郊外09:20
    裝載著虹彩小組、弧光小組成員的俄軍醫療卡車在兩輛BTR的護衛下飛快開過林間小路。幾個小時前,他們乘坐著俄軍運輸機直奔烏東的俄軍駐地,再換乘紅十字會的物資車輛直奔目標醫院。
    「為什麼要這麼複雜啊?」”Phantom”姿妤問道。
    「來自俄軍重鎮的武裝人員跟護送紅十字會物資的武裝人員,你會相信誰?」Kapkan反問。
    「哼,來自俄羅斯的人道支援…」”Gecko”格里琴科冷哼,十分不以為然。
 
    距離醫院尚有一公里,檢查點的烏克蘭軍隊便將車隊給攔下。格里琴科靠著身分之便交涉,節省了不少時間。但烏克蘭駐軍依然堅持俄軍武裝車輛必須現地折返。小組頓時少了兩部有力的支援車輛。
    「加油!不要被幹掉了。」通關前,哨口的烏克蘭士兵嚷著
    「謝啦,戰爭結束後一起喝一杯。」格里琴科回道。
    「沒問題!沒死的話,我就讓你請客!」守軍熱情的道,但熱情語氣下藏著的則是令人不勝感嘆的和平冀望。在他們眼中早已對未來不抱期待,更不知道這個以國家規模上演的大悲劇何時才能終結。
 
   20分鐘後,弧光小組成功抵達醫院。
    「聖父聖子在上,到底怎麼回事。」護理長驚慌的道,長期熬夜的無神雙眼裡滿是焦慮。她緊握著脖子上的十字架,喃喃自語:「這裡應該是非武裝區的…」
    「女士,請不用擔心。」格里琴科用烏克蘭家鄉話安慰著:「我們是來保護醫院的,不分國籍。」
    「從凌晨開始,就一直有槍聲。我們真不知道做錯了什麼…
    「女士,請您將醫院人員遷往隔壁棟。等會敵人一定會將火力集中於此。」Tachanka說道。
    「但…B棟遭遇過砲擊,除一樓以外的樓層,其他既沒有供電也沒有供水…」護理長面有難色。
    「除了重傷病患之外,都要移動。」Tachanka很堅決。
    「我了解了。」
    「小隊開始動作,我們時間有限!」Ignite喊道。
 
    雖然停火協議早在五年前就簽訂,但零星衝突依然頻仍。烏克蘭政府軍戰力吃緊,在醫院駐守的僅僅只有一個排級單位。若是任何勢力想要攻下這區,可說是易如反掌。
    「第聶伯河母親人數眾多,情資上說明他們已經具有營級戰力…我覺得這已經是很保守的估計。」烏克蘭駐軍指揮官德米特里說道:「若不是那輛BMP,我們根本撐不過來。我們在西北方的哨點有觀測到2-3組車隊集結,我擔心我們沒有辦法再撐過這波…他們的武器比我們精良…」
    「這些武器到底從哪裡取得的?就我所知,各國已經對烏克蘭通過了武器禁運令。」Joker問。
    「你不會問這麼天真的問題吧?」德米特里面罩後的雙眼瞪大:「當然是鄰近大國的走私阿。對於俄羅斯而言,併吞烏克蘭最好的方式就是讓我們陷入內戰,並確保內戰能夠一直繼續。」
    「停戰協議後,沒有任何緝私活動嗎?」Joker跟著問。
    「在這種情況下,單方面緝私有任何意義嗎?他們總能找到方法把武器送進來的。」德米特里冷笑:「而且,一次失敗的緝私就能摧毀我們內部的互信。」
    「怎麼說?」Joker。
    「沒什麼,只是些涉及內部升遷的骯髒事與卑鄙手段而已。」
    聞言,Joker忍不住偷看了身旁的Lesion一眼。
    
    「敵方沒有武裝戰鬥車輛對吧?」Tachanka打斷逐漸離題的對話。
    「就我這幾天的觀察來說,沒有。但有少量輕武裝載具。」德米特里說:「你們有計畫嗎?感覺你們人數不到一個排…我怕…」
    「孩子,讓專家來吧。」Tachanka說:「你跟你的人協助轉移傷患。」
    「明白了。」德米特里看來人強悍可靠,稍稍放寬心。招呼著幾個烏克蘭士兵進入醫院內部。
    而另一邊,弧光小組早已開始布置。
 
    Kapkan拿起電鑽,在窗框邊安置好絆雷。神情專注而沉穩。
    「唷,還是那套絆雷裝置嗎?」Ignite問。
    同樣作為陷阱手,兩人各自有一套心得與防禦觀念。
    「與你何干?」Kapkan陰沉地問,在一旁拉開了刺絲網。
    「我想說,我都把火貔貅的氣體量升級了。不知道你有沒有長進。」Ignite順勢在他的刺絲網裡放上一枚自主軍械。
    「我改掉了雷射絆線...這年頭,不易察覺的動作感應器才是王道...」Kapkan說著忍不住憋笑。提起陷阱,他就會無可抑制地興奮難耐:「我一想到他們在外頭看了半天,以為沒事才把大腳跨進來的蠢樣...我就覺得好爽...」
 
    「這些人好詭異。」Phantom低聲抱怨。
    「可不是嘛…」Poseidon將手中T91上膛,揹起裝備與Phantom趕往防禦區。此時,Tarantula、Ela與Gecko早已經就位。
    「才五個人,卻交給我們整個樓前大廳。」Tarantula抱怨著,看了身邊的同組夥伴一眼,續道:「而且沒個像樣的隊友,裝神弄鬼的、自以為是海豚的、染頭髮玩電動的…」
    「你抱怨完沒有?」Ela坐在醫院櫃台後,飛快敲打著鍵盤。
    「怎?玩電動不能被罵是嗎?你真像我外甥女──」
    說話間,一枚對地導彈穿空落下。擊中醫院西面1公里外的樹林。讓醫院守軍們頓時騷動了起來。
   Ela若無其事地起身,拎起手邊的EVO衝鋒槍。
    「我本來想多射幾枚,但提早曝光,所以俄軍把我的控制權限給鎖定了。空照圖顯示,至少有兩個連隊的人朝我們進攻。」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這個年輕女郎竟然能夠輕易地用網路駭進俄軍的空中武力。樓上忽地傳來槍響,想來敵方先頭部隊已經抵達。
    『所有友軍注意,敵方正在佈下煙霧!來得不少!』Tachanka提醒。
    敵火在此時鋪天蓋地而來,一挺俄製ZPU從樹林線中開始射擊,停在醫院廣場的烏軍BMP哪能在短距離中承受這樣的密集火力,頓時爆炸起火。ZPU轉移射擊面向,朝著醫院大廳狂轟猛炸。Poseidon拉著Phantom閃往鋼筋梁柱後方躲避砲火。
    樹林內傳出吶喊聲以及密集地對空鳴槍,聲勢浩大。
    幾名手執榴彈發射器的民兵衝出,發射煙霧罐掩蔽行動。另一些民兵則衝上前拋擲自製汽油彈,但大多因為臂力不足而落在醫院外圍。
    「掩護我!」Gecko大吼,此時他蹲踞窗邊。被重火力給壓制而動彈不得。
    「位置不對,我也被釘死了!」Tarantula也在防空砲火力的覆蓋下完全不敢探身,這種距離被防砲擊中,就是一具零零碎碎的屍塊了。
    就在此時,東面窗戶幽光一現。
   Phantom的人像投影器照出一個憲兵特勤的身影快速在窗邊遊走。而她本人也快步從掩蔽後閃出。Gecko則趁著敵火轉移飛身翻入櫃檯後方,依托著雜物出槍試瞄。手中那把烏克蘭本土生產版本的Galil精密射手型”Fort-301”就像一隻蓄勢待發的猛禽,在做出擊前的最後調整。
    淡褐色的銳目穿過狙擊鏡、穿過槍林彈雨、盯緊了操縱ZPU的民兵前額。
    他深呼吸,徐扣扳機。
 
和虹彩小組狙擊手Glaz充滿CQB風格的俐落槍法不一樣,Gecko的射擊就沉穩許多。7.62的重步槍彈在200公尺的短距離內變成死神的手術刀,精準轟掉了操作防空炮的民兵後腦。他轉移目標,又一槍射中另一名準備拋擲汽油彈的民兵,破碎的酒瓶讓烈焰迅速捲上他的手臂。那民兵倒地在烈焰中掙扎嘶吼。
   Gecko手指沒停,碰碰兩槍又擊殺兩人。
    『這裡是西側大廳,敵方40人以上火力!需要支援。』Poseidon求救。
    『沒辦法。』Tachanka簡單拒絕。隨著機槍聲爆起,似乎正全力壓制著來自北面的敵潮。
 
    「他們放出了不明器械!所有人注意!」Gecko透過狙擊鏡留意到異狀,大聲警告。
    此時民兵從一輛改裝貨卡上拋出數台快速移動的履帶驅動機械。
    宛若經過遙控,6台機器直衝醫院而來。
    「要命!那上面是鋁熱手榴彈!」最先看出端倪的Ela驚呼。
 
    Gecko放下戰鬥步槍,掏出副武裝「雨燕Strizh」。扳機連扣,將一輛無人遙控車給擊毀;Ela同樣用衝鋒槍掃射,企圖阻止敵方將鋁熱劑投入防區內。但還是有一輛突破了防線,鑽過了Gecko的腳下。
    車上安置的電源啟動,鋁熱劑眼看就要被觸發。
    一隻機械蜘蛛忽然從旁飛撲而至,兩隻鎢鋼前肢架住遙控無人機、另外兩隻前肢則切開鋁熱炸藥的電子裝置、露出內容的線路配置以及電路板。蜘蛛背上紅光一現,在1秒間完成充能與放電。無人機立刻冒出黑煙,功能完全被卸除。另一隻機械蜘蛛也從旁躍出,同樣抓住了另外一台突破防禦的無人機進行破壞。
    Tarantula從掩蔽後探身,無聲衝鋒槍掃射著迫近中的敵人。雖然敵人鋁熱攻擊並沒有奏效,但至少替外頭的極端傭兵爭取到50步的攻擊距離。
    「敵人太多了!我們必須重整!」Ela提醒,門口的閃光陷阱爆震。轟退一個率先踏入的敵人。Tarantula順勢舉槍將來人擊斃。
    此時又有數枚煙霧罐飛入室內,將整個醫院前廊變成一片灰霧。外頭的武裝車轟然開至,車上的M2重機槍瘋狂掃射,200餘發槍彈削開無數片瓦礫,將整個醫院一樓打成半廢墟。
 
    「斯──」M2機槍冒出白煙,車上槍手不得不因為槍管過熱暫緩射擊。
    四周回歸安靜,而樓上依然傳出力抗敵襲的槍響。
    民兵指揮官打出手勢,十多名民兵舉著各式步槍翻入醫院內。
 
   Ela摀著大腿的槍傷癱坐在地,艱難地向後方移動。方才敵火正熾,兩發步槍彈分別擊中了她的肩與腿。如今,好耳朵的她可以聽見至少有十名敵人早已欺近周圍。若不是濃煙遮蔽了視線,她早就被亂槍打死。
    『所有人,別動!』Poseidon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
    Ela深呼吸,想舒緩疼痛。竭力保持意識清晰。
 
    大廳各處,兩座便攜式聲納機正無聲運作著。藉著超聲波的反振與辨認,無聲地記錄了五公尺內所有人的位置。回傳到Poseidon的手腕資料器上。
 
   Poseidon的聲音腔調厚重,但卻給人無比可靠的踏實感。
    『我會當各位的眼睛!』
------------------------------------------------------------------------------------------------------------------------
登場新地圖

戰場醫院 (Warfare Hospital)
*本故事情節純屬虛構,與實際建築物無關
-------------------------------------------------------------------------------------------------------------------------------
弧光幹員簡歷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發文者:香港警務處特別行動組  ___________
受文者:虹彩小組諮商師 Cipher Chen___________
     ___________時間:2020.07.06  10:00_____ _ _______________


Snowman [在役]
*Snowman 為「雪人」之意
本名:錢   樂 (Qian Le)
出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旺角 1971.06.29
所屬單位:SDU
類型:小隊攻堅者(破門手)
主要裝備:MP5 RAS (SMG) / 戰術防彈盾
次要裝備:G18 (HG)
工具:震撼彈x2 / 闊劍地雷x1
特殊工具:「金屬剋星」液態氮噴霧罐x2
備註:
老練幹員,嚴肅但可靠。
專長:
.室內空間作戰
.戰場指揮


Joker [在役]
*Joker 撲克中「鬼牌」之意
本名:黎書華 (Li Su-Hua)
出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東區北角 1997.03.05
所屬單位:SDU
類型:小隊防衛者(區域鞏固)
主要裝備:G36KV (AR) / MP5 RAS (SMG)
次要裝備:G18 (HG)
工具:機動護頓x2 / 刺絲網x3
特殊工具:「ACE」四型陷阱組
備註:
活潑開朗,反應快速。能適應各種現場情況。

專長:
.室內近距離戰鬥
‧人質救援

-------------------------------------------------------------------------------------------------------------------------------
幹員資料側寫  編號:122117   撰寫者: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 Cipher Chen 撰於 2017.12.21


Vigil [在役]
* Vigil 為「警戒」之意
本名:化哲敬
出生:[不詳] 1984.1.17
所屬單位:707 SMB
類型:小隊防衛者(游擊手)
主要裝備:K1A (SMG) / BOSG 12.2 (SG)
次要裝備:C75 AUTO (MP) / SMG-12 (MP)
工具:刺絲網x2 / 衝擊彈x2
特殊工具:ERC-7 干擾系統
人格特質:
個性沉默且幾乎無表情,卻意外的明理且照顧人,另外為一完全的客觀。具有過人體能和毅力。能夠勝任各項任務。

專長:
.體能戰技
.情報滲透




Dokkaebi
[在役]
* Dokkaebi 為韓國傳說妖怪
本名:葛蕾斯‧南 (Grace Nam)
出生:大韓民國‧首爾 1988.2.2
所屬單位:707 SMB
類型:小隊攻堅者(戰場支援)
主要裝備:Mk14 EBR (MR) / BOSG 12.2 (SG)
次要裝備:C75 AUTO (MP) / SMG-12 (MP)
工具:煙霧罐x2 / 闊劍地雷x1
特殊工具:「邏輯炸彈」駭客軟體x2
人格特質:
非常好相處,和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不過喜歡惡作劇又有點孩子氣。喜歡作出讓別人低估自己的行為,並再給予重大成果讓對方驚奇不已。對承受壓力似乎有種特殊的享受。

專長:
.情報滲透
‧電子作戰

板務人員:

366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