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作者廢話
看慢一點,下次更新要等到下周六了喔:D
感謝捧場,有空會一一回覆各位
----------------------------------------------------------------------------------------------------------------------------
五、弧光專案
2020.07.04 南中國海.虹彩小組指揮艦「契約號」06:11
    明熙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狹小的船艙醫務室裡,身上也已經換上舒適的便服。熟悉的記憶畫面,讓她一度以為自己還在作夢,回到了兩年前的劍獅行動中。
    身邊,全副武裝的袁煥坐在椅上打盹。
    她盯著袁煥早已毀壞的右臉,有些心疼、有些百感交集。
    這兩年…他過得很苦吧…?
    「嗨,好久不見。」穿著白袍與牛仔褲的年輕醫生與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床邊,明熙認出這是虹彩小組的諮商師Cipher與GIGN的醫生幹員卡堤。
    「好久不見。」明熙虛弱地微笑問候,想起自己最後意識停留在被海水吞噬的那一刻,忍不住困惑地問:「…我怎麼…」
    「要感謝妳的同袍,那條海龍。是他拖著妳游上海面的。」Cipher醫生微笑:「當虹彩小組觀測到海底有爆炸時,我們就派遣潛水專家下去了。Blackbeard、Valkyrie…反正妳也知道虹彩小組專家一堆。至於這傢伙,聽到妳的小隊被淹沒,立刻跟SDU的海警調了快艇跟潛水裝備趕到呢!雖然沒幫上忙就是了。」
    明熙看了昏睡的袁煥一眼,這時才注意到袁煥的髮梢與臉上全是海水晾乾後的鹽末。不禁有些感動。
    「不用擔心妳的小隊,他們都被及時撈起來了,都沒有大礙。妳是裡面最嚴重的…肺部還有些積水,先好好休養。」卡堤說道:「也不用擔心生化武器,感謝妳的努力。我們有取回樣本,正在進行分析。」
    「真丟臉,虧我還是海陸的…」明熙苦笑自嘲。
    「好消息是共軍從海峽撤退了,兩岸暫時不會烽火遍地。」Cipher說:「壞消息是,妳還不能回家。」
    「為什麼?」
    「等妳好點,自己去問IQ。」Cipher說:「不打擾妳了,再休息一下吧。」
                                  *
    杯盤碰撞聲與閒聊,交織成契約號的早晨背景聲音。莫妮卡.魏斯慵懶的走進吧檯邊的雙人座,眼睛沒有離開過手上的任務機。20年來她一向如此,從早餐時間就開始忙碌。
    通常這個時候,吧檯的老士官長巴德就會替她端上一杯好喝的摩卡…
    「巴德,老樣子。謝謝你。」魏斯慵懶地喚著。
    沒有反應。
    「巴德?」她疑惑地抬頭,看見巴德正在不遠處的長桌興奮地指手畫腳。
    「…不騙妳啊!全北約的海軍艦艇,就是我的摩卡最棒!去年,亞丁灣聯合反海盜演習時,法國海軍還請我上他們的船呢…」
    老巴德會這麼興奮,當然是因為他對面的俏麗女子。她五官姣好、身材玲瓏有緻、短髮還染成有個性的綠色。她是依利茲貝塔.波沙克(Elżbieta Bosak),出身格魯姆(GROM)的新進虹彩幹員。與胞姊先後進入虹彩小組服役。姊妹倆個性自主,一反代號由小組配給的傳統,均逕自用了本名。而小波沙克則是使用本名的暱稱:Ela。
    雖然明知道自己是個42歲的成熟女性了。但每次看到一群幹員圍繞在小波沙克身邊笑鬧就讓魏斯感到…十.分.不.爽。
    「早安,IQ。」施特萊歇爾捧著鵲式防衛者走進餐廳。自從被下令繳回ACOG瞄具後就一直悶悶不樂。這次難得看他一大早就精神奕奕。
    「早,耶格。」魏斯微笑,至少她肯定耶格還是…
    「Ela!」施特萊歇爾看到小波沙克也在餐廳,開心地招手向她跑去。
    「豬(Schweine)…」魏斯用唇語低罵,索性走進吧檯裡,任性地替自己的咖啡加了一大匙砂糖,並且抓了塊燻雞三明治咬。
    「一大早就心情不好?」考登來到吧檯前。
    「跟我談工作的事情就好,謝謝。」魏斯將任務機推到考登面前:「是不是整個虹彩小組沒有我就亂七八糟?弧光行動搞得一蹋糊塗,死了43名解放軍、還有一個少校?然後連Astraea跟Buck都差點死掉。」
    「抱歉,我不像妳那麼厲害。」考登攤手:「香港是個很複雜的地方…歷史背景、人口、政治…這次還牽涉到了整個東亞局勢…」
    「別在意,我最近有點神經質。」魏斯嘆氣,阻止考登自責:「總之辛苦了。」
    「虹彩小組分身乏術,我們無法同時與白面具開戰、又要應付這個IIFU。我們無法同時出現在世界各地。」考登無奈地道。
    「哈,說到這個。UN在籌備一個新的專案。安理會理事長要我們專心應付白面具,IIFU的事情交給新組織負責。」魏斯說著,滑開新的頁面。
    螢幕上,是6小時前由聯合國秘書長艾爾方茨‧穆勒授權命令電文。
    『弧光專案 (Project Arc)』於2020年7月4日12:00正式啟動
    「Armed RetaliationCompany(武裝反擊連隊) 的縮寫,是一個直接向安理會負責的武力派遣小組。手段不受國際法約束、能夠自由進出世界各國執行武裝打擊任務。簡而言之,是成立一個比虹彩還具有執行力的新單位,來應付IIFU造成的立即威脅。」魏斯說。
    「他們想要把虹彩小組一分為二?」考登驚問。
    「你就把它看成是…子公司吧?」
    「成員組成呢?雖然這麼說不太妥當…」考登放低聲音:「這種組織不是很危險嗎?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美國的打手…」
    「哈哈,安理會似乎也顧慮到這點,所以弧光小組的成員都來自不太…恩,不太典型的國家…」魏斯苦笑:「他們在船上,等等就介紹他們給大家認識。」
                                  *
2020.07.04 南中國海.虹彩小組指揮艦「契約號」09:52
    明熙與一干同袍坐在會議室中,記憶中寬敞的會議室此時顯得擁擠許多。除了原有的虹彩幹員之外,這裡多了太多陌生面孔。而投影幕上,魏斯正在解說這個所謂的『弧光專案』。
    初次見識到這種大場面的姿妤好奇地左顧右盼,從每個幹員的臂章上辨識出各個國籍。他驚訝地發現其中有些國家實在有夠怪異!那就是坐在最末排的四個幹員。
    以色列、伊朗、烏克蘭…北韓!
    「這什麼怪搭配阿…」說話的是共軍的康洋,顯然也注意到四個坐在最末排的怪人們。
    以色列幹員一頭黑色鬈髮,典型的猶太人模樣,一臉高傲;伊朗幹員是位女性,包著頭巾、只露出一雙眼睛,明明就是反恐幹員,看起來還更像刻板印象中的恐怖分子;來自烏克蘭的壯漢從頭到尾沒有抬頭,只是靜靜盯著面前杯水;而北韓幹員更是格格不入,他是唯一穿著軍常服、頭戴大盤帽,把簡報當成閱兵一樣正襟危坐。
    「學姊…那是北韓幹員嗎?北韓也反恐?他們幹嘛反自己啊?」姿妤低聲問
    「閉嘴,專心聽講。」雖然一樣好奇,但認真嚴肅的明熙始終按耐著好奇心,將任務放在第一位。她一邊盯著簡報,一邊快速在隨身小冊上抄寫重點。
    「為什麼那個共軍一直偷看妳?」文陵低聲問。
    明熙抬頭順著視線掃過,與袁煥對上目光。
    「他喜歡妳。」文陵低聲說。
    「別鬼扯,專心聽講。」明熙臉一紅,但語氣依然不動聲色。
 
    「各位午安,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紅日小隊指揮,很高興能夠參與弧光專案,與各位菁英共事。接下來由我講述任務細節。」曹鵬昇走到投影幕前,畫面切換成一輛輪型甲車的影像。
    「ZDL-20 Prototype,解放軍的最新科技,20式電戰輪甲車。能夠辨識特定電訊,在150秒內進行電訊阻塞、干擾、篡奪等電戰作為。目前只有一輛實驗車型,在香港開發完成、也駐防於香港赤柱營區。」
    中華民國蒼藍特遣的四名幹員聚精會神地盯著屏幕,姿妤更是一反嬌憨舊態,嚴肅的暗中紀錄。敏感的明熙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她簡單的用筆勾勒出電戰車的輪廓。
    至於為何中共會把這種秘密武器和盤托出,在場各國疑惑但是安靜地聽著。
    「在7月3日晚間,極端組織IIFU便透過聲東擊西,無聲的從赤柱營區奪取了這輛載具,並對中環軍營發起了一次電戰斬首行動。效果出乎意料地好…我方駐港部隊指揮官以及43名同袍因此殉職。」
    曹鵬昇說到這裡,紅日小組的幹員們紛紛低頭默哀。
    「緊接著40分鐘內,解放軍擊退IIFU的中環攻勢,並於香港、九龍各地發起反制行動,終於將IIFU的武裝勢力徹底拔除。」
    明熙皺眉,莫名其妙被吃了豆腐,自己的小組竟然被當作解放軍的一部份。
    「但我們也發現,20式電戰輪甲車已經提前被轉移了。IIFU香港站的人絕對有盟友,而我軍也合理懷疑這個盟友勢必為某個政治實體。因此,安理會剛剛已經授權了弧光專案進行第一項目標,找回遺失的ZBD-20。並將恐怖份子與其盟友的勢力徹底從亞太地區拔除。」
    「有關於IIFU香港站的盟友,我們用老方法:從軍火入手。」魏斯接下說明,畫面跳回了收繳的武器:「這些傢伙玩具非常雜亂,你想得到的都有。」
    明熙抿嘴,她知道魏斯一定可以找出蛛絲馬跡。
    「直到我看到這個。」魏斯露出得意的笑顏,畫面放大。彈匣袋上繡著一個不算醒目的小圖案。
    「Légion Étrangère!(外籍兵團)」GIGN老兵圖雷愕然道。
    「沒錯。這群人有不少都是外籍兵團的成員,或者更精確地來說,他們是”前”外籍兵團成員。也有認出幾個因為道德問題被踢出黑水公司的渣滓、至於這幾位則是黑森林傭兵…」魏斯說,一面切換畫面。銀幕上閃過一張張遭到擊斃的敵人畫面與人臉資料庫:「雇傭軍背景、兩棲戰鬥能力、精通於隧道伏擊…這讓我想到一個團體。」
    「地鐵鼠(Metro Rats)。」來自FBI的崔斯(Jordan TrJoker)喃喃自語。
    「那他媽的是什麼鳥團體。」獨眼的蘇薩皺眉。
    「這5年出現的武裝運輸組織,通曉各大城市的地下管路而穿梭自如。還具有優勢火力、十分受到黑幫成員的喜愛。畢竟這些傢伙有太多見不得人的東西想要運送…」崔斯說道:「起源於紐約、後來拓展到歐陸各大城市都有他們的蹤跡,想不到他們竟然繞過半個地球跑來香港。」
    「竟然他們是IIFU的夥伴,那我們在等什麼?」柯漢推了推墨鏡,咀嚼著口香糖。這位以色列籍的FBI幹員對所有事情蠻不在乎的態度倒是一點沒變:「各國軍隊都沒能力面對嗎?」
    「這群人神出鬼沒,而且隨時能夠隱入人群中。單純的武力圍剿很難達到效果。」魏斯解釋:「他們的致命傷,在於軍火供應。沒有了火力,他們也就只是一群上不了地面的失業傭兵罷了。」
    「如何切斷?他們兩棲專精,武器可能從各方輸入。」黑鬍子詹森問。
    「幸好他們出現在這裡,讓我更有信心一口氣切斷他們的命根。」魏斯微笑,那自信與充滿智慧的模樣令她散發著令人傾心的魅力:「這要感謝Caveira及時撬開了古普塔先生的嘴。我們得知,他恰好就是旁遮普邦最大的軍火掮客。」
    明熙感到不太舒服,她無法確定魏斯口中的『撬開嘴』是文學用法還是具體描述。
    「古普塔已死,我們來不及問出更多。但姑且推測IIFU香港站向古普塔的軍火公司取得生化武器與軍火;而香港站也許沒有太多資金,只好同意以共軍的新式電戰甲車作為交換。這故事挺合理,我也相信與事實相差無幾。」魏斯說。
    「所以看起來我們要去印度了?」圖雷問。
    「不是我們,這次席克絲夫人將任務交給了弧光小組。」魏斯說。
    「交戰規則呢?」明熙問。
    「沒有規則。要清楚,你們可不需要當乖乖牌呢。」魏斯露出一絲微笑。
                                  *
2020.07.04 孟加拉灣.虹彩小組指揮艦「契約號」12:22
.中華民國陸戰特勤 – 梁明熙Astraea(阿斯特萊雅)
.中華民國高空特勤 – 林義漢Nio(仁王)
.中華民國海龍蛙兵 – 高文陵Poseidon(海神)
.中華民國憲兵特勤 – 陳姿妤Phantom(魅影)
.解放軍「泰山雄鷹」- 曹鵬昇Leigong(雷公)
.解放軍「西北天狼」- 康  洋Hui-Lu(回祿)
.解放軍「南國利劍」- 袁  煥Ignite(燃)
.解放軍「響箭」- 耿  燕Tarantula(狼蛛)
.香港特別勤務隊 - 錢  樂Snowman(雪人)
.香港特別勤務隊 - 黎書華Joker(小丑)
.以色列第13突擊隊 – 埃拉德.亞伯拉罕Wizard(巫師)
.伊朗第65空降旅 – 伊絲拉.賈拉里Werewolf(狼人)
.烏克蘭阿爾法小組 – 米哈伊爾.格里琴科Gecko(壁虎)
.朝鮮長白山特戰旅 – 崔裕勳Baektusan(白頭山)
    按照慣例,所有弧光專案成員都依照名單獲得新的代號與專長分組。並在操練區域各自秀完了一手。作為最早參與過行動的兩人,明熙與袁煥不免都有些感觸。兩人都有著千言萬語想要對彼此說清,但又不知從何說起、更不知何時才是恰當時機。
    「妳有要盛嗎?」高文陵問。
    明熙這才回過神,隨意地撈起肉汁往薯泥上淋。然後端著餐盤快步找了個位置坐下。這時才意外地發現自己坐在以色列幹員身邊。那猶太男子正和對面的柯漢用希伯來文熱烈交談。而”Castle”坎培爾正聚精會神的聽著,他一向對語言十分感興趣。
    明熙依稀記得他叫做埃拉德.亞伯拉罕(Elad Abraham),是結訓自情治單位摩薩德的菁英幹員,甚至還有『15年難得一見的鬼才白帽』的頭銜。結訓後,立刻被延攬至第十三突擊隊,成為以色列的反恐菁英
    見他們旁若無人,明熙與一旁的”Pulse”特斯特蘭達交換眼神,後者聳肩。
    「不好意思,請問我能坐這裡嗎?」一個嗓音用生硬的英文問候。
    明熙抬頭,看見穿著北韓人民軍服的男子昂然挺立。
    「呃…當然阿…」明熙擠出微笑,友善地讓出身邊空位。
    對面的美籍幹員們紛紛不自然了起來,”Blackbeard”詹森甚至毫不掩飾敵意,打量著這位朝鮮幹員。
    「怎麼稱呼您?」明熙友善的攀談,想要舒緩餐桌上的敵意。
    「我叫崔裕勳(Tsui Yu-Xun)。」朝鮮幹員回答,然後生硬的對同伴露出微笑。
    「這似乎是貴國第一次參與跨國行動,想必您是貴國最優秀的一位。」明熙一邊用餐、一邊找話聊。努力不要表現出尷尬的樣子。
    「是的。朝鮮作為科技強國,必須要履行維護世界和平的責任。」崔裕勳鏗鏘有力地道,語氣難掩自豪。一旁的亞伯拉罕早就在聽見『科技強國』這個詞的時候噗哧笑出。
    「但偉大的領導人在上,我不敢自稱是最優秀的一位,要知道…」
    「聊聊旅遊吧?你有想去的地方嗎?」眼看對話依然朝向更尷尬的趨勢走去,明熙連忙窘迫的轉移話題。
    「其實我一直想去紐約…」崔裕勳頓了頓,放低了音量。好像怕附近有北韓密探一樣。那模樣讓明熙感到好笑,同時也冒出一絲憐憫。崔裕勳竟然連身在國外都時時感到對國家的恐懼。
    「別害怕,在這艘船上。大家沒有國籍,我們都是為了讓世界更好的菁英。你可以放心地暢所欲言。」艾斯特蘭達插口。
    「噢,想必大家誤會了。我想我並不是害怕前往美帝的巢穴。我只是想趕在他被祖國憤怒的核武摧毀前去看看。如果可以,我私心還真希望他不要被摧毀。」崔裕勳老實地答道。
    餐桌的空氣墜入冰點,FBI的四位幹員與兩名海豹菁英臉上像罩了一層寒霜。六道銳利的目光從對桌刺到,讓明熙下意識地將餐旁往旁挪了一下。
    「太扯了。安理會竟然讓北韓進入這個組織。他根本什麼都不會──」亞伯拉罕嘟囔。
    「我不會用”扯”來評論此事,亞伯拉罕幹員。」端著餐盤的考登加入了長桌:「而且相反地,這才正是我們戰鬥的價值。」
    「和平、自由與平等,真老派。」柯漢嘟囊著,拉低了帽沿。
    「只要任何人都有心要為自由而戰,虹彩小組都歡迎。」考登友善地對崔裕勳微笑。明熙暗自心折,像考登這樣具備天生領袖風範的人無論在大英,甚至是聯合國都一定有更高的權位適合他。但他沒有選擇升遷,就跟IQ一樣。他們都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反恐的最前線。
 
    「你們看,明熙學姊好像很習慣跟這麼多外國幹員相處欸。」姿妤低聲說道。
    「恩。」林義漢應了一聲,連頭都沒有抬。
    「你在念佛喔?」姿妤注意到義漢默默地撥動著手上念珠。
    「恩。」義漢面無表情,與她對望。
    「我覺得這次任務很怪。」高文陵打量著四周:「姑且不論這個組織根本就太過理想化…光是中共突然收兵就夠可疑了。現在竟然還要我們幫忙找回電戰車?」
    「對阿…再說那輛電戰車,根本是準備進犯台海用的吧?」姿妤低聲附和。
    「最奇怪的,莫過於梁明熙士官長。」文陵說道。
 
    袁煥啃著乾糧,斜眼睨著一旁的古怪烏克蘭籍幹員,米哈伊爾.格里琴科(Mikhail Klitschko)。他從剛剛就一直盯著隔壁桌的”Glaz”格拉茨科夫看。
    「嘿,朋友。你在看什麼?」袁煥忍不住問。
    「Вбивця」格里琴科轉過頭,吐出一句烏克蘭語。
    「啥…?」袁煥呆滯地問。
    「那是殺人兇手的意思。」耿燕說道,看見同袍的驚訝表情她若無其事地解釋:「我在黑龍江大學主修斯拉夫語系的。」
    「唷!知青從軍!不錯不錯,我本來也想去念間頂尖大學。」
    「別跟我扯淡!比起他倆的恩怨情仇,我更想問。你跟那台軍特戰啥關係?」
    「這跟妳又有啥關係阿?」袁煥皺眉不耐道。
    「你這醜男是瘋了不成?」耿燕壓低聲音,一臉嚴肅地湊上前:「哪兒姑娘不碰?偏偏碰了台軍的特勤人員!」
    「嘿,東北大姑娘。妳給我聽好…」袁煥正要嘻皮笑臉帶過,卻突然瞥見明熙正望向此處。兩人視線一觸,立刻分開。
    「還抵賴?」耿燕挑眉。
    「耿燕,再鬧下去就多了。」曹鵬昇冷冷制止兩人的鬥嘴。
    「袁哥,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阿…」康洋驚愕地道。
    「不就是老戰友罷了,少給我扣帽子。」袁煥不悅地將乾糧往餐盤一丟。
 
    「幹員注意。」魏斯走進餐廳朗聲說道:「契約號已經獲准停靠清奈軍港。預計1小時內完成停泊。你們還有五分鐘用完餐,Mute已經在簡報室等各位。」
    餐廳眾人立刻停止交談,快速俐落的結束午餐。
    「我有不好的預感。」施特萊歇爾搔搔腦袋
    「怎麼說?」”Bandit”伯恩施米爾問,順手將兩罐蘋果汁塞進戰術口袋。
    「IQ的臉色很臭,感覺心情不好…」施特萊歇爾:「表示這次任務一定很糟。」
    「反正是攻堅組的事情。」伯恩施米爾答得事不關己。
                                  *
2020.07.04 印度海域.虹彩小組指揮艦「契約號」12:35
    會議室中,大幅的衛星偵照圖投影其上。那是印度東南最重要的港口城:清奈(Chennai)。從英國統治時期開始,這裡就是皇家海軍的遠東重鎮。如今時序推移,依然是印度在東南的重要港口。
    「20式電戰車在我們瓦解IIFU之前,勢必就已經開始轉移。要知道地鐵鼠本來就是善於偷雞摸狗的組織,忙於戰鬥的我們根本無暇顧及。」魏斯說道,看了一臉疲憊的”Mute”一眼,繼續說道:「在7月3日夜間戰鬥爆發開始,我就安排Mute全天候待命盡可能盯梢。」
    「既然沒有任何攔截行動,是不是就表示沒有盯到任何狀況?」錢樂問。
    「沒錯,一個鬼影也沒有。」錢德爾不悅地道:「距離整個香港最近的船隻,也只有6艘遠洋作業漁船。我當下就聯絡友軍登艦,但一無所獲。」
    「那怎麼追到這了?」蘇薩問。
    「IQ對我說過,如果沒把握追上。就先到終點等他們。」錢德爾敲了敲投影幕。
    「還有,壞消息。新德里在1小時前拒絕讓聯合國調查,也拒絕虹彩小組上岸。」魏斯說道:「所以,這表示要辛苦弧光小組一趟了。同時為了避免討厭的聯合國礙事,行動密語為『奧丁(Odin)』」
-----------------------------------------------------------------------------------------------------------------------------
弧光小組     
撰寫者:虹彩小組GSG-9幹員 Monika Weiss
撰寫時間:07/07/20 04:15
    為應對IIFU的不定時威脅。安理會秘書長艾爾方茨‧穆勒(Alfonze Müller)授權成立。除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各四支甲級特種部隊與香港特別勤務連加入之外、尚有以下四支部隊。

組成:

以色列第十三突擊隊
以色列第十三突擊隊
(Shayetet 13
)
.成立:1949年建立,隸屬於以色列海軍。是以色列最具有歷史與作戰經驗的單位。
.駐紮:阿特利特。負責敵後破壞行動與海上人質救援。
.戰歷:以阿衝突中各次行動(1948至今)
    

伊朗革命衛隊第六十五旅
伊朗第六十五傘兵特戰旅
(65th Airborn Special Force Brigade
)
.成立:1959年成立,隸屬於伊朗革命衛隊。對伊朗政府及伊斯蘭教具有極高的忠誠度以及戰鬥實力。
.駐紮:阿夫薩里耶。負責境內反恐與各種非常規作戰行動。
.戰歷:1979伊朗政變、1980兩伊戰爭、2011敘利亞內戰

     

烏克蘭阿爾法小組
烏克蘭阿爾法小組
(Ukraine Alpha Group
)
.成立:1994年基於前蘇聯KGB阿爾法的基礎成立。隸屬於烏克蘭國家安全局。
.駐紮:基輔。負責境內反恐以及特殊作戰任務。
.戰歷:1995跨國貨幣護衛行動、2014克里米亞危機、2014頓巴斯戰爭
        

朝鮮長白山特戰旅
朝鮮長白山特戰旅
(Peaktusan Special Force Brigade
)
.成立:1932年游擊抗日時成立(宣稱)。推測合理成立時間應為1968年青瓦台事件後。
.駐紮:未知。
.戰歷:1937普天堡鎮收復行動(宣稱)、1945首爾收復任務(宣稱)、1950釜山攻擊行動(宣稱)
    

*對了,「長白山特戰旅」在現實世界並不存在
是作者與某角色心理諮商師腦洞大開的設定
如果不小心洩漏了軍事機密,請朝鮮特工抓後者就好,感謝各位的諒解(合掌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