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三、重逢
    梁明熙翻身躲入空無一人的服飾店內,聽著外頭的動靜。她剛剛憑著經驗故佈疑陣,騙走了一個緊追在後的共軍特戰人員。
    她捱著衣櫃陰影蹲下,喘了口大氣。夜幕即將降臨,屆時便能伺機離開。
    明熙拉下面罩從水袋吸管啜了一口潤喉。    
    『Astraea,妳還好嗎?』耳機裡傳來Sledge的問候。
    『剛脫離險境,請求告知撤退點。』
    『40分鐘後至撤離點W6,Mute會接應。目標已經確認落入共軍手裡,先待命。我們再想想該怎麼辦。』
    『收到。』明熙沮喪地嘆氣。
 
    幾個小時前,她的小隊成功滲透香港。並在SAS的接應下開始了新任務。Mute鎖定了一個印度籍商人桑賈伊.古普塔(Sanjay Gupta),認為他是IIFU香港站的軍火提供者。於是潛伏的虹彩小隊便進行了一次圍捕行動。
    只不過古普塔的武裝比起虹彩小組預測的還強太多,才會在全境封鎖的香港街道上追逐駁火。然後被解放軍給攔下。
    「碰!嘩啦!」後門突然傳來敲擊的聲音。
    明熙連忙起身,抄起步槍隱沒在塑膠模特之間。樓上的孩童號哭出聲,提醒著她樓上還有平民、這絕對不是個適合槍戰大開殺戒的地方。
    一個共軍特戰人員的身影跨入室內。
    明熙緩慢吐氣,在隱蔽處用槍對準了來人的前額、食指搭上扳機。
    「嗨,妳在這裡嗎?」
    明熙一愕,手指僵在護弓邊。傍晚的室內不見光線黯淡,她看不清來人的面容。但來人那站姿、那持槍姿勢、那種大男孩的隨意語氣。雖然蒙著臉,但一定是…
    「我知道是妳,妳跌下車時我就認出來了。我就猜妳會躲這…」那共軍特戰逕自說道:「等會,我們會將搜索重點往跑馬地移動,妳到時再想辦法離開。咱們人特多,別搞殺出重圍那一套。算我求妳啦。」
    你個白癡共匪…
    明熙眼眶一濕,她討厭自己在這種時候管不住眼淚。
    「妳可能還在生我的氣,所以我也不逼妳現身了…」袁煥低頭,從身上摸出一包野戰口糧,放在櫃台邊:「若妳口糧不夠,自取別客氣。我這兩年過得還不賴,希望妳也好好的…呃,也是。妳怎麼可能好好的…艦隊都進海峽了」
    明熙又氣又難掩笑意,袁煥還是像老樣子滿口廢話。
    「我知道我講了妳也不會聽,但如果真打。還是投降比較好…啊!不說了,省得妳又以為我在搞諜戰…」袁煥就像個嘮叨的獨居老人一樣,獨自碎念著。
    難得見面…不是應該說點話嗎…?
    她努力控制心中矛盾,正要開口相認時。後頸便傳來一陣刺痛,電流竄過她嬌軀,讓明熙摔出隱蔽處。她驚恐的舉槍,看著一只巴掌大的機械蜘蛛。從他身後牆面躍過,落在前方。
    一只軍靴踹開右方落地窗,身手矯捷的女子端著突擊步槍閃入。正是來自於『北京響箭』的耿燕。
    「把槍放下!」袁煥爆喝,抽出九二式手槍。
    跪跌在地的明熙咬牙,槍才舉到腰際,根本來不及迎戰。她勉力抬頭,卻看見袁煥正用手槍指著耿燕的後腦。
    「放下!我認真的!」袁煥又吼了一下。
    「你在發什麼神經阿。」耿燕難以置信地放下手中步槍。
    「快走。」袁煥喝道,眼睛沒有離開過耿燕。
    明熙雙腳生了根,竟無法移動半步。她只能舉著手中T91,瞄準著耿燕。她的目光停留在袁煥灰白的右眼,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袁煥,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耿燕冷冷說道。
    「敬告裡面的台軍同胞!放下武器!」此時外圍傳來呼喝聲,十餘名解放軍士兵已經將整個區域封鎖。裝甲車的巨大軍用燈直照店內。
    「算了,袁煥。」明熙嘆氣,放下步槍。
    袁煥咬牙,手槍卻還是沒離開過耿燕的後腦。
    「這是幹什麼?」曹鵬昇踏進室內,沉聲問。不怒自威的氣勢讓袁煥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
    耿燕立刻奪過袁煥的配槍,往袁煥下腹重重一踹。後者呻吟著跪倒在地。
    「妳也是,雙手抱頭跪好。」
    明熙舉起雙手,但卻一動也不動。
    「妳是聾了嗎?叫妳跪!」
    「我是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陸戰隊員是不向敵人下跪的。」明熙平靜說道。
    耿燕往明熙的膝蓋一踢,將她踢倒。
    「不就是群拿了美國人玩具、賴在小島上的亡國奴。也配跟我談國格?」耿燕冷然道:「呸,中華民國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
    明熙咬牙,杏眼狠狠地瞪著耿燕。然後再度昂然站起。
    「適可而止。」曹鵬昇制止了又要出手的耿燕,轉向明熙:「這位台軍姊妹,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
    「我拒絕投降。」明熙搶白。
    「冷靜點。」曹鵬昇摘下耳機,湊到明熙面前:「我的老闆想要和妳的老闆,虹彩小組說話。」
                                  *
2020.07.03 香港.解放軍中環軍營19:00
    明熙與袁煥並肩坐在指揮所內,身後至少有10名荷槍實彈的共軍士兵戒護。她雙手放在鋼桌上、雙眼被矇,但基於某種程度上的尊重,共軍並未將她上銬。
    「袁煥?」她試探地問。
    「嗯?」
    感受到後方的共軍士兵並沒有阻止兩人交談,明熙也就放心地開口。
    「你的眼睛怎麼了?」
    「沒事,小意外而已。」袁煥爽朗的語氣就像是在閒聊,而不是被俘虜。
    明熙沉默以對,那樣的重傷怎麼可能會是小意外?
    「別說這個了…大家真的都在香港?」袁煥問。
    明熙知道袁煥是在指虹彩小隊。她當然想開口承認,但偏偏此時身在共軍本營內。自己任何大意都可能導致虹彩小隊的任務提前告吹,而距離兩岸開戰更只剩下不到24小時。
    一時間,她竟然不知從何開口。
    「沒關係,不用告訴我。我能體會的,只要大家平安就好。」袁煥自顧說道。
    「我不是那意思…」明熙正要分辯,便聽得人聲。
 
     虹彩小組到了!
 
    「日安,中校指揮官。我是虹彩領隊,希穆斯.考登(Seamus Cowden)。」Sledge可靠而低沉的嗓音傳來,讓明熙心頭一坦。後方的士兵上前揭掉她的眼罩,她看見虹彩小組近半到齊。而解放軍也有將近50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在旁戒護,顯然極為忌憚這支享譽國際的組織。
    「日安,考登幹員。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吧,請原諒我沒有時間禮貌寒暄。」說話的是一名身穿迷彩戰鬥服的共軍中校,他神色不善,冷然回應:「自從7月1日1800以後,香港就處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戒嚴體制下,任何國家的武裝人員出現在此區域,都被視為是顛覆政權的外國威脅。」
    「不好意思中斷您,但我沒有看到任何國家的武裝人員。」
    「大個子,你玩什麼話術?」那共軍少校瞇著眼問。
    「虹彩小組受聯合國安理會管轄,執行維和任務。您現在扣留的這兩位幹員都是聯合國授權下:劍獅行動的幹員。Astraea與Ignite。而非任何國家的軍事人員。」Sledge說道。華裔的Frost則在旁口譯。
    「那又如何,如果真的是聯合國的人馬。那在我的任務指示中,聯合國就是意圖顛覆我政權的威脅。」共軍少校斬釘截鐵:「別跟我耍花樣,虹彩小組若要跟台軍站成一氣,就不要怪我們冷血。」
    「我明白,北京的指示也許是要利用這次香港恐攻一舉解決台港問題。但難道在這種狀況下,北京真的能夠有把握安穩地處理嗎?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的IIFU在香港一刻不除,只怕你整個南海艦隊都如芒刺在背。」Frost說。
    那共軍少校難以反駁。的確,北京方面確實再三叮嚀,務求快速將IIFU的大規模武器找出、並確保根除其在香港潛伏的勢力。
    「您不需要立刻回應我,我只要求您向北京回覆一個提議。」Sledge說道;「也許北京會被迫暫時放棄同時解決台港問題的機會,但至少能徹底確保香港乃至於整個南中國的安全。」
    「虹彩小組跟台灣什麼關係?」聽完Frost的轉譯,那少校情緒稍緩。畢竟這個討論的層級已經不是他能夠負責的部分了。
    「虹彩小組不屬於任何國家,我們只為了自由與和平奮鬥。」
    「我半小時內會給予你答覆。」共軍少校答。
                                  
    花了一點時間,北京終於同意IIFU比起台海問題,確實更有急迫性,遂要求虹彩小組接納解放軍特戰人員協同進行任務。在安理會以及虹彩小組決策層的協調下,雙方授權了一個新的行動 -『弧光行動(Operation Arc)』
    目標:在20小時內,取得IIFU的所有生化武器庫存、並將IIFU以雷霆手段自香港連根拔起。
 
    「就算你們抓到了這個印度老頭,你們打算用什麼方式逼他說出IIFU的底細?」共軍少校問,語氣親熱許多與方才大不相同:「他什麼都不說,似乎更恐懼他的老闆…」
    「他總會說的。」Sledge淡淡回答,看向Capitão。獨眼的壯漢點頭,使了個眼色。Capitão知道他那位暴躁的女同僚可從來沒有在訊問室裡令大家失望過。算一算,15分鐘剛過…
    「司令官!老阿三招了!」一個解放軍下士跑進來報告。
                                  *
2020.07.03 香港.九龍半島20:17
    『Astraea,古普塔補充,他們利用港鐵的廢棄管道、月台當作機動指揮所,用水泥躲避共軍的電訊偵蒐,在九龍半島遙控整個行動。感覺是個充滿危險的地方,妳自己留意安全!』Sledge用無線電提醒。
    『收到。』
    虹彩小組的幹員分乘兩部SUV,前後都有共軍的武裝車輛開道。而四條主要幹道上,裝甲戰鬥車輛正快速集結,往九龍的地鐵樞紐匯聚。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老天…這可是大城市欸,從香港到九龍一隻貓都看不到、一盞燈都沒有亮。」車內,Buck忍不住問道。
    「哼,中共的看家本領就是管百姓阿。」錢樂冷哼。
    充滿招牌與商家的街道此時空無一人,整個香港在軍事戒嚴後,人員燈火都實施了嚴格管制。在街道上不時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共軍哨口,軍用探燈是唯一的光源。
    『R1,我是B1。』Astraea呼叫。”R1”,是對於紅日領隊的稱呼。
    『收到,請說。』曹鵬昇回答。
    『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直接合作,避免指揮習慣不同,我們採分進合擊。』
    『明白。但我只有一個要求,SDU的幹員必須由我們來指揮。』
    明熙看了錢樂一眼。後者臉色鐵青,更直接搶過話頭在無線電回應。
    『香港SDU從來不與PLA一起行動。』錢樂生硬地拒絕。
    『港仔,這可沒得你選。』曹鵬昇態度同樣強硬:『等會抵達目的地後,車上兩位法國朋友會交給藍隊、兩位香港同胞則必須由俺指揮。B1,還請妳協助交接。』
    明熙給兩人一串搶白,頓時啞口無言。原本就是顧及香港SDU不與共軍接觸的協議,才將錢樂與Ying納入自己的小隊。如今對方明著要人,自己作為一個小隊指揮…
    『B1收到。』雖然對錢樂不好意思,但任務優先。明熙還是答應下來。
    「錢Sir、蕭Sir,整個飛虎隊現在都已經動員確保香港安全。舊的協議在這種狀況已經不再有效。」她關上無線電,對錢樂與Ying致意:「暫時請兩位在幾個小時內,配合中共解放軍的行動。」
    「和稀泥的廢話就省著,早知台灣人沒種挺身而出的。」錢樂用粵語啐道。
    明熙雖然不懂粵語,但從語氣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話。她故作不聞,低頭撿整裝備。
    「若真沒種挺身而出,我們哪會捲進去這件事情。」頭戴防彈面具的涼山漢子突然說道:「我們國安局的弟兄,不就是整個事件的第一位犧牲者嗎?」
    「好了,多說無益。」明熙制止針鋒相對的話語,虹彩小組最不需要的就是沒營養的言語爭勝。她內心一直有股不安縈繞。
    「你們有過交戰經驗,這個IIFU有什麼習慣嗎?」Ying打圓場,轉移話題。
    「他們很狂妄,總會用近乎敢死隊的方式投入武力…」明熙回憶起兩年前的台北總站,他們開著一輛公車撞進封鎖區,在槍林彈雨中把十多名槍手投入了北車內部。
    「…動員力很強,用網路串連,吸收許多免洗戰力。以草根性與地域性作為他們排外的養分。社會族群越有矛盾,他們就越猖狂。是蠻可怕的對手…」明熙作結論。
    「那麼…他們的作戰習性呢?」Ying問道
    「聲東擊西的高手,總在我們以為布下天羅地網時、奇兵突出──」明熙話說到一半,嬌軀劇震。
                                  *
2020.07.03 香港.中環軍營20:31
    整個中環軍營突然停電,惹起一陣議論紛紛。
    「怎麼搞的?」「欸!線路全部都沒有反應。」「這怎麼回事?」
    「我需要槍…」袁煥喃喃自語。
    完全就是IIFU風格的襲擊阿…這種討厭的感覺…實在教人熟悉又懷念…
    「你要槍?先過我這關吧。」耿燕在旁冷冷說道。
    「過妳這關?我若是把妳當男人揍,絕對讓你下半輩子插管。」袁煥平靜地說道。
    耿燕愕然,做為一個特種部隊。她對於危險的敏銳度一向是最有自信的,而剛剛袁煥的話竟讓她後頸出了一片冷汗。
    「3秒後備用電源開啟!3、2、1…呃…」備用電源毫無動靜,對方似乎用了更厲害的電戰手段。針對了軍用頻道進行癱瘓。
    「廢話少說,我需要武器。他們來了!」袁煥說道。
    此時,夜色中傳來直升機的螺旋槳聲響。
    「赤柱營區有消息嗎?」少校指揮官大聲問道:「為什麼這麼多直升機?」
    指揮官話音剛落,直升機的機首鍊砲就將整個指揮室給撕開。窗外至少四架共軍的直-19武裝直升機正對著中環軍營火力掃射。火箭與機砲齊放,整層中環軍營的指揮大樓幾乎全毀。沒人想到敵方竟然本領高強至此,能在軍事戒嚴的香港竊奪武裝直升機,飛入鐵桶般的中環軍營來上這麼一輪斬首式掃射
    外圍的共軍單位猝不及防,他們都以為這些直升機是來自於赤柱營區的空中調度,想不到竟然是被敵方操縱的載具。在數枚先發制人的反裝甲火箭襲擊下,兩台主力戰車首當其衝被擊毀、裝甲單位紛紛走避。
    在直升機襲擊後,窗外躍入十多條手持衝鋒槍的人影。
    袁煥趁著剛剛直升機掃射時果斷向後仰倒,躲過了機砲。室內的共軍猝然遭到躍入的槍手急襲,紛紛遭到格殺。室內激烈駁火,而外頭的槍手卻不停躍入。他們看上去裝備簡單,甚至還有些人只是單純的穿著運動外套,毫無防護可言。但與薄弱的防護相比,他們的武器就精良許多。全自動武裝、而且火力強大。
    Smoke最先趕到,他手中SMG-11衝鋒手槍掃射。將兩名手持霰彈槍的敵人擊殺,跟著飛身躍過會議桌,將手中的鋼製戰鬥刀插進了第三人的喉間。他動作沒停,飛快拔出背上的M590A1連開數槍轟掉一個剛躍入室內的敵人腦袋。
    側門閃出另一個嬌小的人影,她端著Colt9mm衝鋒槍從容點放。從側邊給予支援,正是來自於中華民國憲兵特勤的陳姿妤。
    黑暗中銀光迴旋飛至,一個剛跨進室內的敵人額頭中了一柄飛刀。然後Caveira便從陰影現身,兩發霰彈將那人轟倒後仰,身軀詭異地掛在窗台上。另一邊,Lesion一樣手執霰彈槍轟出一條血路。四人協進,在一輪猛擊下硬是逼退了來犯槍手。
    
    Mute替袁煥鬆綁,將一把95式扔給了老戰友。
    「那印度人在哪?我看他們準是衝著老頭來的!」袁煥摻起一旁負傷的耿燕,方才突襲中。兩人雖然平常關係不好,但畢竟是同袍。
    「看這種態勢,應該是要滅口,而不是要救人。」Lesion淡淡說道。
    「如果對方急著要滅口,那表示這老頭還有很多事情要交代。」袁煥說。
    「她應該無法戰鬥了,把她送去後方。」Lesion看了耿燕一眼,她此刻腹部滲血。虛弱地搭在袁煥肩膀上。
    「蠢老頭…本小姐能不能戰鬥…不是你說了算…」耿燕瞇著眼,倔強地回嘴。
    1972年出生的廖子朗雖然算不上年輕,但也絕對不到”老頭子”的地步。但Lesion一臉不在乎,他早就習慣別人的不友善。
    「沒時間了,快點布置吧。我把她跟人質放一起。」
    「人質死了。」說話的是匆匆趕來的黎書華:「剛剛有人從天花板攻入,近距離槍決了古普塔。我們擊斃了衝入的四人,其他人正到處流竄拋擲爆裂物…」
    「你跟我來,我們先救人。」Caveira說,也不由耿燕出言反對,她俐落的擒扣住耿燕,將她拖離會議室。途中還喊住了一個共軍醫務兵隨行。
 
    「搞什麼…香港駐軍都吃素?」袁煥碎念:「各位有什麼法寶嗎?。」
    「小心點,這可是會阻塞經絡的。」Lesion摸出自己的特殊裝備「蠱」,往窗下拋出。那蠱雷落地後上蓋彈開,露出上頭的針頭尖刺。巧妙地隱藏在地面令人難以提防。
    「哇,我的女王陛下啊!這也太缺德了吧。」正在安裝火貔貅的袁煥失笑。
    「小朋友,不要開香港歷史的玩笑。」Lesion肅容道:「你有代號嗎?」
    「有…」袁喚在門邊安上火貔貅,懷念起兩年前的戰鬥時光:「Ignite」
 
    樓梯間,姿妤將得意裝備拋上了天花板。正在迴廊轉角處鋪設迎賓踝夾的Frost好奇地偷眼看去。
    「那是什麼新奇的東西啊?」
    「人像投影機。」姿妤解釋。只見天花板的半球儀器立刻投射出一個憲兵特勤的立體身影。幽光隱現,雖然定神細看便會發現雙足浮空而知道是投影人物,但在生死一瞬的戰場上,能夠給敵人製造1-2秒的遲疑便是一種勝機。
    「各位!解放軍的增援還需要300秒抵達!」Ignite從無線電提醒。
    「就像老樣子,鞏固區域,穩穩取勝!」Frost架起機動防彈盾、然後將側門封上。
    姿妤在角落縮著身子,暗自讚嘆這個虹彩小組只用了一百多秒就將室內武裝成像一個堡壘。
    明熙學姊兩年前…就是和這樣的同伴共同解決危機的嗎?

-----------------------------------------------------------------------------------------------------------------------------
七一香港恐攻事件報告 - 紅日小組簡介     
撰寫者:虹彩小組SAS幹員 Seamus Cowden
撰寫時間:07/04/20 22:30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香港恐攻之後立刻組織了特遣隊進入香港,任務是在最短時間內解決IIFU香港站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情況。以確保中國人民海軍能夠順利進行封鎖台海的任務。但在7月3日與虹彩小組及中華民國的蒼藍特遣隊交火,導致任務被迫中斷。

組成:

解放軍濟南軍區特戰團
中共解放軍特戰「泰山雄鷹」  PLA.SSC - "雄鷹"
(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96成軍。於濟南軍區組建。代號「泰山雄鷹」。
.駐紮:山東濟南,肩負華北、華東的反恐任務,戰時則進行敵後派遣任務。
.戰歷:尚未有作戰紀錄
    

解放軍西北軍區特戰旅
中共解放軍特戰「西域天狼」  PLA.SSC - "天狼"
(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2000成軍。於西北軍區組建。代號「西域天狼」
.駐紮:新疆烏魯木齊,肩負邊境防衛以及軍區內維安任務。
.戰歷:2015-2016年新疆反恐行動
    

解放軍廣州軍區特戰旅
中共解放軍特戰「南國利劍」  PLA.SSC - "南國"
(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88年於廣州軍區組建。代號「南國利劍」,是共軍最早特戰單位。
.駐紮:廣州,肩負東南沿海疆域鞏固。以越南、中華民國為假想敵
.戰歷:目前尚未有作戰紀錄
    

解放軍北京軍區特戰團
中共解放軍特戰「北京響箭」  PLA.SSC - "響箭"
(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90成軍。於北京軍區組建。代號「響箭部隊」
.駐紮:河北保定,肩負首都保衛以及維安。
.戰歷:目前尚未有作戰紀錄
    


作者廢話
因為寫這篇小說,特別去研究了共軍的東東。
看完感覺壓力好大= =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