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一、虹彩再臨
2020.07.01 香港.中環 09:42
    高官們致詞與典禮的樂聲交織成歌舞昇平,好奇的觀禮市民們擠滿街道,象徵著香港的繁華以及生機。而數個街區外的皇后像廣場,也同樣聚集了另一群人。他們高舉著布條,在臨時搭建的舞台上大聲斥責。
    「...遲至昨天才宣布要把解放軍安插進SDU!象徵著共產黨的耳目即將從軍警頂端開始掌控香港的法治…」學生模樣的演講著聲嘶力竭地吶喊著:「從今天開始,我們有自覺的港人再也不會相信政府、不再相信警察,我們必須要向國際發聲…」
 
    『A6回報情況,我看見東面群眾騷動。』Sledge在東方酒店窗邊監控情況。
    『A6報告,民眾跟城管有肢體衝突。民眾已於5秒前遭到逮捕。』代號”Ying”的蕭美蓮(Siu Mei-Lin)坐在公園斜對角的自用小客車內回報。
    『收到,保持警覺。』
    蕭美蓮嘆了口氣,轉頭看向身邊正在用鋼針剔牙的子朗。兩人早已搭檔多次,對於子朗的不拘小節與大而化之,梅琳早已習慣。初見時,她還曾被此舉嚇了一大跳,因為那只鋼針便是他的劇毒陷阱配備之一。
    「子朗哥,為什麼香港變得好陌生。」美蓮問。
    子朗沒有回答,只是低頭滑著手機。
    「子朗哥?」
    「香港沒有變,她一直是這樣的。在這裡,人們只能努力找到自己的生存法則,才會得到尊敬跟認同。」子朗蠻不在乎地道,但美蓮卻再清楚不過,子朗那種隨性的語氣背後藏著的曲折故事。
    「你在忙什麼?」美蓮問。
    「我想連絡上錢Sir的私人電話。」
    「感覺他對你很有意見,你們之前經歷過什麼事?」美蓮問。
                                  *
    「錢哥,你們之前經歷過什麼事?」黎書華問。
    「早知道你這小子會問。」錢樂嘆了口氣,拿起尼古丁嚼片放入口中:「92年荃灣槍戰,我受了重傷。在一年休養後,重回隊上,負責帶領新進。我在那時遇見了廖子朗。」
    黎書華靜靜地聽著。
    「坦白說,以他那時的年紀當SDU菜鳥還嫌太老,但這個來自將軍澳的小夥在同期的幹員中卻意外地表現突出,尤其是拆彈項目。在中越邊境待過的兩年早就教會他夠多東西。最讓我意外的是,無論身處多高強度的精神壓力下他都能夠泰然自若。該怎麼說…貧困的塵埃遮不住他強韌的生命力。」錢樂說道。
    「聽起來是個很傳奇的前輩阿。」黎書華說道。
    「我們那一輩人,對於解放軍有種本能的反感。只有廖子龍對這一切完全無感。隊上開始有些耳語說,他在中越邊境那兩年,早就已經是解放軍的一份子。我本來是不相信的,直到六年前在大澳的一次緝私。」
    對此黎書華有印象,他聽說過隊上曾經有一次緝私烏龍的紀錄。
    大致是說:在2012年,SDU接獲線報有一艘裝滿軍火的漁船將停靠大澳,大隊人馬立刻設點埋伏。但一上船之後卻發現只是烏龍線報,還導致船長與四名漁工受傷。為了SDU的顏面,這件事情被扔進檔案櫃深處封存。也在媒體的配合下不為大眾所知。
    「他搞砸了?」黎書華試探地問。
    「何止搞砸。」錢樂冷哼:「線報沒有錯,當晚確實有走私。只是廖子朗根本蓄意鎖定了另一艘船,替真正的軍火爭取逃脫的機會。」
    「錢哥,這話豈有證據?」
    「事發兩周內,北京就來函要人。廖子朗和他的小隊全部奉命接受北京指派的任務前往內地。我那時心想奇怪,SDU會接受北京指派本來就夠可疑了、何況是任務失敗,隊上正在接受調查的時候。」
    黎書華皺眉。接觸解放軍是SDU的大忌,廖子朗不可能不知。
    「我好奇,自己找機會明查暗訪,竟在大澳漁港下方撈出了一把95式步槍。」錢樂說道,壓低了嗓音:「那次的軍火走私,我懷疑根本是中共給潛伏幹員的武裝運補,他們似乎早已密謀全面接管香港。此時的任務,也許…」
    「錢哥…我不明白。香港早已經回歸,他們根本不需要這樣吧?」黎書華問。
    「北京不會讓這裡永遠是個特別行政區。」錢樂說道。
    『D3!回報情況!人群裡有騷動!』無線電裡,在街口咖啡廳監控的Thatcher出聲警告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
     35秒之前,一個記者模樣的男人從背包中抽出甩棍,從後方對著路旁賣冰的小販後腦砸落。小販猝然遇襲,向前撲倒,後腦頓時血流如注。那記者一把搶過小販手中的計算機塞入腰包,然後舉起甩棍往推車猛力揮砸,從冰櫃抽出了一罐保溫瓶後,便快速奔離。
    「讓開!讓開!」記者狂奔著,用英文與粵語反覆嚷著。
    兩名城管模樣的人上前攔阻,警棍當頭揮出。那記者身手俐落,閃電出手。甩棍擊中左側城管、然後飛足踹倒另一人。
    「停下來!」頭戴藍色貝雷帽的港警喝斥,抽出了配槍。
    「不要開槍!我是中華民國國安局幹員!」記者模樣的人用粵語大喊。
    那港警一臉錯愕,盯著眼前舉著保溫瓶與甩棍的青年。腦中還無法意會過來自己到底是遇上了什麼狀況。
    但他很快就注意到後方有一個冰品小販模樣的人手持自動武器對準了他。
    「磅磅磅磅!」槍聲連續響起,群眾尖叫潰逃。
    那記者飛撲臥倒,感受到步槍彈從頭頂掠過。盡忠職守的倒楣警察前額中彈,當街殉職。記者快速衝前,撿起手槍回擊。
    記者槍法了得,兩槍讓那小販手肘與膝蓋各中一彈、拋下武器呻吟。
    他轉身便要繼續逃離,卻看見路旁的清潔隊員正從清潔推車中拿出防毒面具戴上,並隨手將一把突擊步槍上膛。
    記者驚慌地發現,此時街道慌亂的人群中。竟有十多人頭戴防毒面具並手持武器指著他。
    「你們到底還要做出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記者怒斥。
    「強權的打手阿,死到臨頭還不覺醒。」穿著維修工人服的武裝人員舉起手中武器,一槍射穿了記者的胸膛。
    記者左胸綻出鮮血,仰面倒下。警笛聲自遠而近,群眾尖叫不絕於耳。
    那維修工人上前,從記者的腰包中抽出計算機。打了一串數字,便將計算機放回他的腰包中。
    「注意時間,走了。」維修工人打出手勢。管道工人立刻將人孔蓋搬起。這些武裝份子一一遁入人孔蓋離開。
    「欸,夥伴們…等等…等…等等我…」中彈負傷的小販嚷道。
    正要爬下人孔蓋的維修工人聞言,從左腿槍套抽出了一把手槍,遙遙打穿了負傷同夥的腦袋後便蓋上了人孔蓋,一幫神秘的武裝份子短短數秒內就消失在大街上。
    重傷的記者喘著氣,看著尖叫奔逃的群眾,還有手中那正在倒數的保溫瓶。
    「都快逃阿…」他喃喃自語,盯著只剩下4秒的計時器。
    3秒、2秒、1秒。
    保溫瓶發出清脆的提醒聲,瓶口兩邊的卡榫彈開。杯蓋被黃綠色的高壓氣體高高噴起。毒煙用最短時間奪走了他的意識與呼吸。
 
    黃綠色的毒煙迅速擴散,慌亂的人群甫一接觸便立刻倒地抽搐。
    『勤務中心!這裡是皇后像廣場!我們遭遇生化危害──請立即──嘔…』
    『SDU,立刻向添馬集中!』
    『總機與添馬失聯了!所有幹員立刻前往支援!』
    『又有多枚生化容器被觸發,蘭桂坊、恒生銀行都傳出災情!』
    『駐港解放軍的生化反應小組未能進場,不明武裝團體封鎖了遮打道、美利道路口請求排除!』
    無線電裡通訊亂成一團。錢樂難以置信地看著綠煙在300公尺處瀰漫。
    香港被攻擊了!
    黎書華重踏油門,自用的黑色Toyota衝上人行道急轉向右。緊追著呼嘯而過的警車直奔。數輛解放軍的91式輪甲車從側面開過,似乎是奉命去殲滅封鎖街道的不明敵人。
    『特首遭到挾持!重複!特首已經被挾持!』
    錢樂咬牙從後座拿起MP5上膛。這幫匪徒也太過大膽,竟然在回歸紀念日挾持特首。
    『目標在政府大廈三樓!SDU已經封鎖現場!…陳督察殉職了!請求支援!』
    「生化攻擊只是聲東擊西!特首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黎書華怒道,閃過兩個在路上尖叫的平民。
    『編號723429,我是錢樂。SDU為什麼不立刻攻堅?』錢樂拿起無線電:『指揮是誰?』
    『錢Sir!攻堅組還在動員,要15分鐘!』
    「屌那媽…」錢樂爆了一句粗口:『現場有任何2年以上的資深探員嗎?我要現場組成一個QRF(快速反應)小組。我們必須立刻發起攻堅。』
    『編號723903,我是蕭梅琳。錢Sir,我與三名虹彩小組的SAS幹員支援你。』一個女聲從無線電裡傳來。
    『沒有別人了嗎?』錢樂問。
    『你可以等15分鐘、或是讓廖Sir跟你一組,我也沒意見。』蕭梅琳說道。
    『帶上裝備,150秒後指揮車旁會合。』錢樂額上青筋一跳,誰想到這個小學妹竟然說話這麼衝。
                                  *
    『…香港的市民朋友早安,這天是七月一號,23年前,強權任意決定香港命運的一天。』低沉的變聲處理嗓音透過廣播系統發送到全港,十足的IIFU風格。簡單、狂妄而恐怖。他們一貫拒絕國際語言,而是用當地普及的廣東話發表聲明。
    『一年前,我們的同志在台北灑下了鮮血。但他們勇敢挑戰強權的身影是強大而無畏的,這次行動,就是為了向他們致敬。國際分離主義自由聯盟,一直致力於讓世界擺脫強權的陰影。謹以此序曲,為解放揭幕。』
    不遠處傳來轟然巨響,整個維多利亞港碼頭應聲坍塌。
    『大英,染指本地的第一個強權。僅以烈焰向其象徵道別。而第二個強權的象徵,中國共產黨的香港魁儡也會在10點整時遭到處決。IIFU通報完畢。』
    添馬政府大廈的電視牆開啟,香港特首跪在地上,兩名蒙面的匪徒手持利刃在旁等待。
    全港譁然,而大量解放軍部隊也在趕來的路上。
 
    幾秒前,正當維多利亞港遭到炸毀時。一只門牆炸藥也在政府大樓的管道間被遙控引爆。
    負責監控地下室的數名IIFU死士反應不及,錢樂與Ying便從洞口躍出。錢樂MP5連扣,射倒當先那人、而Ying則用隨身的95式撂倒另外一人。跟著三名SAS幹員則分別手持兩柄AR33與一桿霰彈槍從後方現身警戒。
    霰彈槍的重火力轟倒了兩名企圖伺機遊走的敵人
    「安全!(Clear)」SAS退出霰彈殼。
    「虹彩小組,快速襲擊!」Ying下令,五雙戰鬥靴無聲快速地以戰鬥隊形突出室內。SDU與SAS本來就有師承淵源,在戰鬥習慣上也十分有默契。三名SAS的實務幹員在Ying的指揮下並無不適應。
    『Ying,這是Mute。30秒後大樓斷電。』
    『Ying,這是Thatcher。第二小組已經投入戰場,完畢。』
    『我是Hibana,第三小組就位,完畢。』
    無線電裡此時傳來數通訊息,顯示著強大的奧援已經全數就位。
    『收到,感謝各位的即時救援。』Ying心裡踏實許多。
    「你們到底有多少人?」錢樂一邊肅清角落一邊忍不住問道:「就算是SAS,也不能這樣橫行香港吧。」
    「我們不是SAS。」
    建築室內廣播此時開啟。
    『敬告身處地下室的特勤人員,我們的目標是痛擊強權、請不要試圖阻擋人民的力量。否則後果自負。』
    「哎呀,反應真快呢。這麼快就察覺異狀…」Ying低聲嘆道。
    『你們有十秒鐘表態,十、九、八──』挾持者的聲音被中斷。整個大樓陷入黑暗。其中一名手持AR-33的SAS幹員飛快背槍沿牆蹬上天花板的電器隔間安置了門牆炸藥。
    「突破!(Breaching)」
    結構簡單的管道隔板被炸開,而Ying快步上前。
    「閃光彈出!」她警告,然後向上拋出了自己的得意裝備 -「燦燭雷」。隨即飛身攀上隔板間。錢樂愕然,哪有人拋出閃光彈之後一頭衝入的!
    對Ying而言,這可是令她進入虹彩小組的看家本領。裝備了特製的相應護目鏡與耳罩,她完全無畏自己拋出的閃光彈。只見燦燭雷在空中解開,化作六枚小型炸藥往不同方向散開,然後在黑暗中炸出燦爛白光。
    樓上的IIFU摀著眼睛驚呼,翻身而上的Ying早已如鬼魅般端起95式。槍火密集撒出,上方的IIFU紛紛中彈倒地。而後方錢樂則快速衝上,跟著加入了戰團。他訓練有素掩護著Ying的側面,一樣用MP5撂倒了一名還沒恢復視力的敵人。
    幾名殘敵倉皇後退,兩個頭戴防護面具的武裝人員則從樓梯後以榴彈發射器拋擲出催淚罐。
    「唔阿──」嗆鼻的氣體讓虹彩小隊踉蹌退去。而敵方的槍火更在煙霧中爆起,有效率地將虹彩的攻勢瓦解。其中一名SAS迴避不及,在煙霧中連中四槍倒地。
    錢樂隨手抄起一只抽屜,往大面玻璃砸去,想要散去濃煙。
    Ying在煙霧瀰漫中與一名手持AK的IIFU對槍,她靈敏的利用辦公隔間掩蔽與回擊,幾個照面就將來人擊斃。但她也驚恐的發現敵人黨羽對室內拋出了一只遙控C4。
    她心叫完蛋正欲出言警告,C4炸彈的遙控電話卻在空中破碎解體。炸藥體則落在她掩蔽的辦公桌邊,冷汗浸透了Ying一身。若是C4成功引爆,她早已殉職。
    『這是Glaz,我看到敵人在通道布置了鋼牆,建議繞路而上。你們沒有重攻堅裝備。硬幹很吃虧。』
    450公尺外的辦公大樓,俄籍幹員Glaz趴在辦公桌上。一邊寫意地擊殺在死角企圖伏擊的IIFU,一邊出言警告。身邊每多一個彈殼,就代表著此刻添馬政府大樓內將多一個腦袋開花的倒楣鬼。
    『收到,感謝你的好槍法。』
    『別客氣,妳會習慣的。』
 
    「撤退回滲入點,敵人已經放下封鎖柵了。我們要繞路!」Ying說道
    「哪有這回事?特首所在位置離我們還有兩層樓,繞來繞去怎麼可能來的及?」錢樂不滿道:「傷員後送,小隊聽我指揮!」
    Ying不滿的皺眉,但錢樂畢竟是資深幹員。論現場指揮權,她也不便說什麼。
    一名SAS將中彈昏迷的同袍拖向後方,滲入點早已有友軍接應。
    錢樂則帶領殘存隊員快步衝前,果真前方通道已經被鐵柵封死。Ying偷眼看了一下腕上手錶。09:57,距離特首被直播處決只剩下一百多秒!
    「錢Sir,你打算如何──」
    「退開。」錢樂冷然說道,然後成戰鬥蹲姿。Ying這時才注意到錢樂手上的戰術手套看上去不同於一般,而背上的特製戰術袋也非凡物。
    只見錢樂打開戰術袋,袋內的白氣湧出。他探手入內,從中取出了一只手提鋼瓶。錢樂隨即將鋼瓶安上噴頭,對準鐵柵噴出。巨大的冰霜與白霧迅速在鐵柵邊呈放射狀鋪開。
    接著錢樂大腳一踹,鐵柵門立刻像玻璃一樣脆裂。
    「這東西…」
    「液態氮,金屬障礙的剋星。妳要花時間跟叔叔我學科普?還是趕快辦事呢?」錢樂收起鋼瓶沒好氣地道。Ying不敢多言,連忙端起槍快步通過。
    『第一小組,第二組已經在目標上方。準備突破!』Thatcher用無線電提醒。
    『第一小隊收到,5秒,我們在樓梯間就定位!』Ying回話
    『第三小隊在下方就位,完畢!』Hibana跟著回報。
    『聽我發號!3秒後EMP釋放,』Thatcher數著:『3、2、1!』
    脈衝波爆破,周遭30公尺內所有電子產品全數失能。電視牆也瞬間黑幕。圍觀的人群只能聽見添馬政府大廈爆出一串又一串的密集槍響。還有偶發的爆炸聲。
    45秒後,一切歸於寂靜。    
    
    錢樂抬頭看著燒穿天花板的大洞,再看向從大洞從天而降的神祕友軍。他的專業告訴他,這是鋁熱炸藥的傑作。而這幫神秘友軍毫無疑問的絕對是當世精銳,強大,但是異於常規。
    無論是帶著濾光鏡的古怪美佬、還是背著攻堅錘的光頭英佬都是最厲害的角色。
    只見那揹著攻堅錘的光頭壯漢摻起驚魂未定的香港特首,在友軍的援護下被帶離。
    「你們到底是什麼單位?」
    「昨晚已經介紹過一次了,我們是虹彩小組。」Ying微笑。
------------------------------------------------------------------------------------------------------------------------
登場新地圖

政府大樓 (Government Building)
*本故事情節純屬虛構,與實際建築物無關
-------------------------------------------------------------------------------------------------------------------------------
幹員資料側寫  編號:083017   撰寫者:虹彩小組心理諮商師 Cipher Chen 撰於 2017.08.30



Ying [在役]
*Ying 在原文為「螢」之音譯
本名:蕭美蓮 (Siu Mei-Lin)
出生:香港特別行政區.中環 1986.5.12
所屬單位:SDU
類型:小隊攻堅者(突破手)
主要裝備:QBB-95 LSW (LMG) / SIX12 (SG)
次要裝備:QSZ-92 (HG)
工具:煙霧彈x2 / 門牆炸藥x3
特殊工具:Candela 燦燭雷
人格特質:
個性謙和,加上曾為大小姐的獨有氣質與縝密的思緒
讓她非常受到隊友與VIP們的信賴。另外在私下的各種生活舉止
也很難讓普通人想像她是特戰小組中的菁英份子

專長:
.人質拯救
.徒手格鬥
板務人員:

366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