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RE:【心得】日版碧軌全劇情翻譯Ver 1.72(2/24更新)

樓主 銀河火雞鍋 citywing514
羅伊德「這裡是……」
蘭迪 「什麼啊……?有個看起來像是防護罩的東西蓋在上頭……」
緹歐 「我想恐怕是某種《結界》吧……」
艾莉 「先不說中間的……左右兩側的東西是什麼呀?」

呵呵……那些是通往《領域》的入口。

艾莉 「蓓爾……!?……是蓓爾嗎!?」

(中央的門上出現了蓓爾的投影)
嗯呵呵……當然了,艾莉。
——歡迎來到《碧之大樹》。
你們幾位能來到這裡,琪雅小姐想必也會很高興吧。
不——呵呵。她反而會傷心才對吧?


艾莉 「蓓爾……妳……!」
羅伊德「先不說你們有什麼企圖……」
   「不管怎麼樣,妳似乎都不打算阻擋我們的樣子呢?」

嗯嗯,這片《神域》是琪雅小姐的內在……。
希望你們來、以及不希望你們來的這些內心表現就像這樣同時反映了出來。


因此那些情緒就化成四處徘徊的守護者形態出現在這裡了。

諾艾露「有、有那樣的構造……」
瓦吉 「光憑精神層面的內在就能構築出如此大的空間嗎……」

呵呵,不過這也是最後的宴會了。
為了讓各位玩得更加愉快,我安排了其他的分會場。
那就是——兩側的這些"門"。


緹歐 「分會場……?」
蘭迪 「喂喂……別裝模作樣了好不好?」

嗯呵呵,很簡單的事情。
就像這片《神域》反映了琪雅小姐的內在一樣……
這些門也連到反映了其他幾位內在的《領域》。


羅伊德「其他幾位……!?」
艾莉 「難、難不成……」

呵呵,如果有"緣"之人在的話,就能夠如願進入這些分會場了。
那麼——介紹就到這兒。我會在主會場等著你們。
不過也要你們能平安地活著走到那裡就是了。

(蓓爾的投影消失)

艾莉 「……蓓爾………」
羅伊德「這玩笑未免也開得太大了……」
   「但是,先不說中央的門,左右兩側的門似乎可以進去呢。」
緹歐 「問題是前方有"誰"在等著我們……」
蘭迪 「總之先試試看吧。」
   「看樣子如果和他們有關的人不在的話就無法進到裡頭去啊。」
瓦吉 「是啊……」
諾艾露「有需要的話最好先回梅爾卡巴一趟。」

※    ※    ※

(羅伊德觸摸了左側的門,但沒反應)
羅伊德「……不行嗎。」
   「看起來也不像是靠攻擊就能夠破壞掉的東西。」
艾莉 「如果能知道是誰在裡面的話……」

哼哼哼……哈哈哈………
……我……我的力量是最強的……
啊啊沒錯……比那個混蛋還要強……!


瓦吉 「……真是的。為何要執著於我這種半吊子的人啊。」
羅伊德「瓦吉……」
瓦吉 「讓我過去,羅伊德。」
   「看來"他"希望和我分出高下的樣子。」
羅伊德「……明白了。」
(瓦吉上前觸摸門,障壁消失)
艾莉 「障壁消失了……」
蘭迪 「這樣一來就能去那個叫做《領域》的地方了……」
瓦吉 「啊啊……但這次恐怕不是玩一玩就能夠了事的吧。」
   「以萬全的態勢去面對吧。」
諾艾露「嗯……!」

(《象之領域》)

艾莉 「這裡就是《領域》……」
諾艾露「一片荒野……」
蘭迪 「這真是個……很符合那傢伙個性的場所啊。」
緹歐 「那些……似乎是某種負面的能量……」
瓦吉 「——哎呀哎呀。似乎有點太小看他了啊。」
   「沒想到凡人之軀竟然能"變化"到如此程度……」
羅伊德「瓦吉……」
諾艾露「……瓦吉君。」
瓦吉 「——走吧。瓦魯多正在前方等著。」
   「這次非得用盡全心全力將他打倒才行呢。」

青年的聲音「哼哼哼……我已經等到不耐煩了呢。」
(一行人跑上前)
瓦吉 「……瓦魯多。」
瓦魯多「哈,看來那身打扮就是你的工作服了啊。」
   「《星杯騎士團》……教會的極秘部隊是吧?」
瓦吉 「差不多。」
   「不過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在聖書會時的樣式啦。」
   「啊啊,當男公關時所穿的西裝也不錯呢?」
瓦魯多「哼哼……你這混蛋的嗜好還是老樣子低級啊。」
   「胡說八道的打工做太多了,搞得你腦袋麻掉了嗎?」
瓦吉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
   「看來你就算得到了"力量",也還不肯扔掉那把品味低級的木刀呢。」
瓦魯多「當然了……因為這東西可是種"象徵"啊。」
   「它寄宿了像你這種耍小聰明的傢伙所沒有灌注的靈魂。」
瓦吉 「不料你卻把舊市街的公寓一腳踹爆了吧?」
   「就連讓列車脫軌也只是使勁撞過去的樣子。」
瓦魯多「哼哼,你很清楚嘛。」
瓦吉 「我也不想那麼清楚啊,但誰叫那些情報擅自跑進我的耳朵裡來呢。」
瓦魯多「哼哼哼……」
瓦吉 「呵呵呵……」
諾艾露(說來說去他們都很合得來吧……?)
緹歐 (……就是啊。)
蘭迪 (唉,畢竟是段孽緣嘛。)
羅伊德「………………………………」
   「——瓦魯多。我想再確認一次。」
   「將那種"力量"……不對,將《Gnosis》給你的人是瑪莉亞蓓爾小姐嗎?」
艾莉 「………………………………」
瓦魯多「啊啊,那個藍色的藥丸嗎?」
   「說起來感覺她是有提過那樣的名字啊。」
羅伊德「不是紅色的那種嗎……」
緹歐 「我記得能"魔人化"的應該是紅色那種才對……」
   「明明是藍色的,為什麼還能……?」
瓦魯多「哼哼,那個女的好像說我很"適合"它呢?」
   「我似乎擁有就算不使用危險的那一種,也能夠引出最大"力量"的資質。」

   「不過,關於那部分的理論,怎樣都無所謂就是。」
蘭迪 「真是不像話……」
艾莉 「難道蓓爾她,除了你以外還把那種藥交給了其他人……?」
瓦魯多「誰知道……不過應該沒有那種跡象吧。」
   「哼哼,雖然是個來路不明的婊子,但我個人可不討厭她喔?」
   「因為她不管到哪裡都忠實於自己的欲望。」
艾莉 「…………………………………」
瓦吉 「於是你就被她的花言巧語唆使……」
   「開始追求無止境的"力量"嗎。」
瓦魯多「哼哼……你錯了。」
   「我會渴求於"力量"是從小時候開始的……」
(瓦魯多顫抖著)
   「自從那個酒鬼老爹死了以後,我就一個人被丟到了舊市街……」
   「每天都過著幹架的日子,得到了名為劍蛇幫與伊格尼斯的"聖域"……」
   「就連你這個打架對手出現、變得熱血沸騰的時候,我的內心深處仍然在持續悶燒
    著……」
羅伊德「咕……」
瓦吉 「…………………………………」
瓦魯多「這就是我——對"力量"的渴望!
(瓦魯多變成巨大魔人)
緹歐 「嗚……!」
諾艾露「咕……比那個時候還要強!?」
魔人瓦魯多「哼哼……來,你也讓我瞧瞧吧……」
     「對"力量"的渴望…………和我是同類的證據……!」

瓦吉   「……好吧。」
     「但是……我的那種力量和你並不一樣。」
魔人瓦魯多「什麼……」
(瓦吉解放聖痕之力)
羅伊德  「這個是……」
諾艾露  「金色的……圖樣……?」
艾莉   「《聖痕》……!」
瓦吉   「由於這個印記的顯現……我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不管是家族、故鄉、未來、還是全部……」
     「儘管對"力量"感到絕望卻離不開它,並且過著虛偽的生活……」
     「這就是"我"——瓦吉.赫米斯菲亞。」
魔人瓦魯多「……你這傢伙……」
守護騎士瓦吉「——守護騎士第九位,《蒼之聖典》瓦吉.赫米斯菲亞……」
      「在此以這道金色的光輝來擊碎你的"力量"。」

      「——做好覺悟了嗎?」
魔人瓦魯多 哼哈哈、非常好……!
      「我就吃掉你這個犧牲品來完成我的"力量"……!
      「來……讓我們做個了斷吧啊啊啊!!


(戰鬥勝利後)

魔人瓦魯多哦哦哦哦哦哦哦……!
     「瓦吉……你這傢伙———!

羅伊德  「咕……!?」
蘭迪   「這混蛋是怎樣啊……!」
諾艾露  「他、他的體力明明早已耗盡了……!」
(瓦吉沉默了一陣)
瓦吉   「照理說……我在那個下雨天就應該這麼做了。」
     「雖然嘴上說要全力以赴……但最後還是擔心你受傷而放了水。」
魔人瓦魯多「……!?」
瓦吉   「現在就讓你瞧一瞧,既不是作為星杯騎士,也不是作為《聖痕》的持有者……」
     「而是作為聖書會的首領,瓦吉.赫米斯菲亞至高的一擊。」

     「就像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那樣。」
魔人瓦魯多「哼哼……哈哈哈……」
     「非常好……!看我反過來把你給殺了啊啊啊!!

(瓦魯多重重地往下一劈,瓦吉閃開,並跳到了瓦魯多的木刀上)
魔人瓦魯多「………啊……………」
瓦吉   「Gute Nacht(晚安)——」→原文為德文
(瓦吉衝了上去,連續的正拳落在瓦魯多身上)
魔人瓦魯多哦哦哦哦哦……!?
(接著一記空翻踢重重地擊中瓦魯多)
瓦吉   「哦哦哦哦……!
(最後,全力擊出的上鉤拳打在瓦魯多身上,瓦魯多應聲倒地)
緹歐   「啊……」
諾艾露  「成功了……!」
(被打倒的瓦魯多變回了原樣)
羅伊德「變回原樣了……!」
艾莉 「太好了……」
瓦魯多「……哼哼……直到最後一擊都和那天一樣……」
   「真的是……難看極了啊……」
瓦吉 「唉,魔人化的狀態之下,那種程度就是極限了吧。」
   「不過你那種操縱"力量"的感覺也是道道地地的……」
   「如果好好修行的話,我想應該會變得更強吧。」
瓦魯多「哼……不用你說……我也會拼命努力去做的……」
   「瓦吉……為了總有一天能讓你這傢伙拜倒在我的腳下……」
   「不過……這一次…………我就認輸……吧……」
   「還有……喂……你們幾個……」
   「雖然你們幾個接下來會變得怎樣都與我……無關……」
   「但那小鬼露出無精打采的表情這件事…………讓我很不爽……」

   「你們就好好……努力一下吧……」
緹歐 「啊……」
羅伊德「瓦魯多……」
蘭迪 「哈……用不著你說。」
艾莉 「……謝謝你。」
瓦魯多「………哼哼…………」
(瓦魯多昏了過去,中央入口上的結界減弱)
瓦吉 「呼……」
羅伊德「……辛苦了,瓦吉。」
緹歐 「辛苦你了。」
瓦吉 「呵呵……的確是很辛苦啊。」
(瓦吉跪倒)
羅伊德「喂、喂!?」
諾艾露「瓦吉君……!?」
艾莉 「不、不要緊吧……!?」
瓦吉 「哈啊……使用了《聖痕》的力量……不管怎麼說也是會有副作用的……」
   「是不是有點…………衝過頭了啊……?」
諾艾露「你這個人真是的……老是做些亂來的事……」
羅伊德「……你沒事吧?」
瓦吉 「啊,還可以……」
   「——嘿咻。」
(瓦吉站了起來)
   「這樣一來,應該就能解放這個《領域》了……」
   「之後再來回收瓦魯多,先回門那邊去吧。」
羅伊德「明白了……我們回去吧。」
蘭迪 「來,我來扶你吧。」
【對話】
瓦魯多「……………………………………」
羅伊德「瓦魯多……似乎完全昏過去了啊。」
   「剛才還激勵了我們……這傢伙也很不坦率呢。」
艾莉 「呵呵,對呀。他好像也在擔心小琪雅的事……」
緹歐 「不管怎樣,把他抬回梅爾卡巴似乎會比較好……」
蘭迪 「可是,抬這傢伙回去的話,我會有點辛苦耶?」
瓦吉 「算了,之後再帶阿巴斯過來幫忙抬就好。」
   「這附近似乎也已經安全了,應該不需要擔心他吧。」
羅伊德「啊啊,說得也是。現在先繼續前進吧。」

(一行人走出象之領域後)

羅伊德「中央門上的結界……是不是變薄了?」
緹歐 「因為我們成功解放了瓦魯多先生的《領域》吧。」
   「我想,這片《神域》大概和每一個人的《領域》連動著。」
艾莉 「也就是說,只要將另一邊的《領域》解放的話……?」
瓦吉 「那道結界大概就能完全消失了吧。」

※    ※    ※

(羅伊德觸摸了右側的門,一樣沒反應)
羅伊德「……和左側的門一樣嗎。」
艾莉 「這邊的……到底是誰在裡面呢?」

呵呵呵……啊哈哈哈哈………
還沒嗎……還沒來嗎……?
我已經期待到等不下去了啦……!


莉夏 「………………………………」
蘭迪 「哎呀哎呀……是那傢伙嗎。」
   「而且,看來她在等的人還不是我啊。」
羅伊德「……吶,莉夏。」
   「可以的話,她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來處理……」
莉夏 「———不。」
   「我和她從某種意義來說,是有著相似遭遇的存在。」
   「為了找出我今後的道路……」
   「我非得再見她一面不可。」
羅伊德「………明白了。」
(莉夏上前觸摸門,障壁消失)
緹歐 「消失了呢……」
羅伊德「這樣一來就能去《領域》了……」
莉夏 「……對手並不好惹。」
   「為了防止單方面被壓倒,讓我們以萬全的態勢去面對吧。」
瓦吉 「說得沒錯。」

(《色之領域》)

艾莉 「另一個《領域》……」
瓦吉 「這真是個……出乎意料的場所呢。」
緹歐 「讓人難以想像是那個粗暴的夏莉小姐的內在……」
蘭迪 「確實……不——也不是這樣吧?」
莉夏 「嗯嗯,就如同人的內在有著各式各樣的"色"……」

   「這應該也是她所擁有的其中一面。」
羅伊德「原來如此……」
   「——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慎重地開始探索吧。」

(觸摸水晶後,四周的天色變暗了)
羅伊德「天色改變了……?」
艾莉 「能去的地方似乎也變了……」
緹歐 「想進到深處的話,似乎得動一下腦筋呢。」
蘭迪 「不過,就像貓的眼睛那樣突然就變了嗎……」
   「的確是個很符合她那陰晴不定個性的場所啊。」
莉夏 (……血腥夏莉。最強的獵兵團中的少女……)

少女的聲音「啊哈……終於來了!」
(一行人跑上前)
莉夏 「《血腥夏莉》……」
蘭迪 「哈……妳倒是很有規矩地在等著我們嘛?」
   「如果是平時的妳,早就按捺不住殺過來了吧。」
夏莉 「噗—噗—。好過分啊,蘭迪哥。」
   「不過,假如只有蘭迪哥你們的話,我的確會乾脆俐落地出擊把你們殲滅掉啦。」
蘭迪 「……喂。」
緹歐 (太隨性了吧……)
艾莉 (啊、啊哈哈……似乎不是在開玩笑呢。)
夏莉 「那麼——莉夏。」
   「看來妳已經幹勁十足了呢?」
莉夏 「………………………………」
夏莉 「讓我們繼續彩虹劇團的那一幕……」
   「展開一場最熱烈的"廝殺"吧?」
   「畢竟我可是為此才會乖乖地在這裡等著呢?」
莉夏 「——我拒絕。」
羅伊德「咦……」
瓦吉 「嘿……?」
夏莉 「等、等一下啊!」
   「都來到這裡了,難道妳不想這麼做嗎!?」
莉夏 「妳和我……確實有某些相似的地方。」
   「我作為《銀》的身分……自懂事以來就是被這樣教育的。」
   「妳大概也是在自己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處在名為戰場的世界了吧。」
夏莉 「啊、嗯,算是啦。」
   「從9歲開始參加實戰這點應該和蘭迪哥一樣吧?」
蘭迪 「哼……只能說老爹和叔叔他們的腦子都不正常啊。」
夏莉 「不過,我可是連一次都沒有感到討厭唷?」
   「雖然確實很痛苦、也有感到難受的事情,但是也能在戰場這個地方閃閃發光,最重要的
    是能夠讓人興奮到不能自已。」
   「莉夏不也是這樣嗎?」
莉夏 「很遺憾……我既不喜歡也不討厭。」
   「那些對我而言,就宛如空氣一般理所當然……」
   「就連奪走目標性命的時候,我也沒有特別深的感慨。」
   「從這個意義來說,我搞不好比妳還要沒人性吧。」
羅伊德「……莉夏。」
艾莉 「莉夏小姐……」
夏莉 「哼—嗯,真可憐呢。」
   「不過,這不是很好嗎?妳找到了彩虹劇團這種別的樂趣。」
   「莉夏是不是《銀》什麼的,對我來說也是無關緊要。」
莉夏 「………嗚……………」
緹歐 「………好過分。」
蘭迪 「……妳……真的有病啊……」
   「妳有好好搞清楚自己做了些什麼嗎?」
夏莉 「襲擊彩虹劇團的事?」
   「因為,不那麼做的話莉夏就不會認真地和我廝殺了吧?」

   「雖然感到抱歉,但也是沒辦法的事嘛?」
蘭迪 「……咕………」
瓦吉 「……無法溝通呢。」
羅伊德「……莉夏……」
莉夏 「——不要緊。我能理解她的想法。」
   「因為,假如我在《銀》的道路上找到了喜悅的話……」
   「我一定也會變成和她一樣的存在。」
夏莉 「???」
莉夏 「——夏莉小姐。我直截了當說了。」
   「我不想死。」
夏莉 「…………誒。」
莉夏 「在來到克洛斯貝爾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就算何時會死都無所謂。」
   「不,是連自己會死去的事情都沒有意識到。」
   「但是——現在我想活下去。」
   「想活下去,並且和重要的人們一起去追求我們重新得到的光芒。」
   「所以……我無法答應與妳"廝殺"的這件事。」
羅伊德「莉夏……」
艾莉 「莉夏小姐……」
蘭迪 「……說得好啊,莉夏妹妹。」
夏莉 「……既然這樣……」
   「既然這樣,妳又為什麼要特地來到這個地方……?」
   「莉夏妳也很想和我戰鬥不是嗎……?」
   「很想替無法復原的伊莉亞報仇不是嗎!?」
莉夏 「伊莉亞小姐她絕對——無論如何都會康復的。」
   「從這個意義來說,我並沒有向妳復仇的理由。」
   「如果妳那麼想被人復仇的話,請妳等伊莉亞小姐康復之後再來見她吧。」
   「她八成會賞妳一記大耳光吧。」
夏莉 「……唔……!」
羅伊德「……哈哈………」
緹歐 「如果是伊莉亞小姐的話,的確會做到那種程度就了事呢。」
莉夏 「我會特地跟羅伊德先生他們一起來的理由……」
   「那就是,為了在妳面前證明我自己。」
   「證明現在的我——比妳還要強。」
夏莉 「!?
(莉夏舉起大劍)
莉夏 「——在黑暗的盡頭,找到了嶄新光芒的我……」
   「是只懂得殺戮與戰爭手法的妳所不能及的。」

   「我會證明這一點給妳看。」
(夏莉顫抖著)
夏莉 「……啊哈哈……莉夏妳真的太棒了啊……」
   「比單純的廝殺還要…………興奮太多太多了……」
   「真的是……能來到克洛斯貝爾真是太好了……!」
   「——好啊!那我們快點開始吧!」
   「也順便來當一下蘭迪哥你們的對手!」
   「能好好地跟上我們的戰鬥吧!?」
蘭迪 「少扯淡……!」
羅伊德「——迎擊開始!全力掩護莉夏!」
成員們「喔喔!

(戰鬥勝利後)

夏莉 「哈啊……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服了妳了……還真的讓妳給證明了啊……」
莉夏 「哈啊……哈啊……」
夏莉 「可是這樣…………有點犯規吧……?」
   「姑且不說蘭迪哥他們……這可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喔。」
莉夏 「……因為這正是……我自己取得的力量啊……」
   「有意見的話……妳也去取得那種力量如何……?」
夏莉 「呵呵……現在的我大概沒辦法吧……」
   「唉算了……那麼乾脆點把我給殺了吧……」
   「現在的話…………我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莉夏 「……都說不會殺妳了……」
   「別人講的話妳要好好聽進去啊……」
夏莉 「切……啊—啊……」
   「原本以為能抱著最棒的心情死去呢……」
蘭迪 「——喂!明明還是個小鬼、別說得那麼神氣!」
夏莉 「啊哈哈……!好過分啊……蘭迪哥……」
   「我話先說在前頭……爸爸他可是在等著你喔……?」
   「你最好……要做好覺悟唷……?」
蘭迪 「……哼。我知道啦。」
夏莉 「大哥哥你們也一樣……就……好好努力吧……」
   「那個《劍聖》很厲害…………大小姐看起來也很危險……」
   「不過啊……那孩子……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所以為了取回她的笑顏…………或許也值得去努力一下吧……」

羅伊德「……啊啊。我們當然有那個打算。」
夏莉 「……不行了……要昏過去了……」
   「莉夏……下次再……一起玩吧……」
(夏莉昏了過去,中央入口上的結界消失)
莉夏 「……呼………」
艾莉 「這孩子……真的很讓人震驚呢。」
蘭迪 「唉……真對不起啊,還是我的親屬。」
羅伊德「不過……她似乎也在擔心琪雅的事情。」
   「莉夏。身體方面不要緊嗎?」
莉夏 「……是的,不要緊。多虧了各位的幫助。」
   「還有……在我心中的伊莉亞小姐給了我力量。」
   「因此才會贏得勝利的。」
瓦吉 「呵呵,原來如此。」
緹歐 「這麼說的話,夏莉小姐的確是沒有勝算呢。」
莉夏 「嗯嗯……我們是不可能會輸的。」
   「這樣一來,這個《領域》應該也能得到解放。」
   「先回到門那裡去吧?」
羅伊德「啊啊,就這麼辦。」
蘭迪 「(看向夏莉)那傢伙……算了,醒來之前也只能把她丟在那裡了啊。」
【對話】
夏莉 「……………………………………」
緹歐 「……似乎昏過去了呢。也沒有致命傷的樣子……」
莉夏 「……該怎麼辦?也是可以把她抬回梅爾卡巴上……」
蘭迪 「不,還是別那麼做比較好。」
   「假如她在艦內醒過來的話會很麻煩,就先放著不管吧。」
羅伊德「對啊……她姑且也算是敵人,這個事實並沒有變。」
   「不過慎重起見,還是給她做最低限度的治療好了。」
艾莉 「也對,那麼……」

羅伊德一行人幫夏莉做了暫時性的應急處理。

艾莉 「……嗯,這樣就可以了吧。」
羅伊德「那麼,我們走吧。」

(羅伊德一行人離開後)
夏莉「………………………………」
  「啊—啊……剛才明明是個能夠砍飛好幾個人頭的好機會說……」

  「真的是…………變得不對勁了啊……」
(夏莉沉默了一陣)
  「不行了……這次真的要昏過去了……」
  「……果然還是應該……接受挖角……比較好嗎……?

(一行人走出色之領域後)

艾莉 「結界……!」
蘭迪 「看來是因為成功解放了這2個《領域》的關係啊。」
莉夏 「這樣一來總算能繼續前進了呢。」
羅伊德「啊啊,不過剛才的戰鬥實在是太嚴峻了……」
   「也要向大家報告一下,所以先回梅爾卡巴一趟似乎會比較好。」
  
板務人員:

1684 筆精華,02/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