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心得】金光論情之不如憐取眼前人-淺論姚金池之情

樓主 湘然 ful3up

前言:很早前湘然就想寫金池的情,或許是有感跟北競王再逢,後花園那令人惆悵的一席話,或許是回眸裡那未解夢縈多少而趁月色起身的身影。而在風花雪月之前,湘然終於把金池阿姨的論情寫出來了,算是金光多角戀論情的首章吧!


金池恨你,恨你奪走我今生最愛的兩個人...

姚金池,苗王特派照料體弱多病的北競王,身為掌管小王吃穿用度的貼身總管,金池溫婉柔順,女紅中饋、園藝花草、撫琴吟詩無不精通,與親姊姊女暴君姚明月截然不同的個性跟舉止,嫻淑端莊稍顯怯懦的金池,對於善於隱忍的小王而言,是個特殊的存在,也是心中唯存的一點柔軟。雖是苗王放於北競王身邊的棋子,但金池對於北競王用心照護不假,小王知金池為雙面鏡,一方面透過金池讓苗王放心,另一方面也透過金池躲避苗王的猜測。

在北競王跟苗王的角力中,金池盡忠職守的照護小王,競日孤鳴對於姚金池的用心深感,但習慣以面具示人的小王,真假相摻的情感,是存於心中的一點矛盾。多年照護,北競王已把金池的相陪當成生活中習慣,一如北競王習慣於隱忍,習慣於真真假假的舉止情態。在金池心中北競王是個好主上,溫文爾雅、氣度非凡、華貴風姿,重點是對自己寵愛有加。而這些足以讓女人癡迷的條件,對於金池而言,卻比不上那個昂揚天地、豪爽直率、瀟灑不羈的千雪王爺。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金池除了競王爺,心上開始放下另一個男人的身影。別於競王爺的優雅華貴,狼主的豪爽不羈更牽動金池的女兒心。但矜持的金池只敢默默的把這份愛意藏在心裡眼中,幾次對於狼主的殷勤,落在競王爺的眼裡,卻進不去千雪王爺的心,但金池仍然守護著這份悸動,只要能看著千雪王爺,看著他笑、看著他的身影,在金池心裡就滿足了。

競日孤鳴一眼看穿金池女兒情思,在言語中,試探了金池的感情,他表明了欲娶金池的心意,讓心繫於狼主的金池在驚愕下婉拒,而狼主似乎從未察覺金池的心意一般,對於競王爺跟金池的成婚大力贊同,讓金池在緊張中難掩失落。

我喜歡的是你啊!千雪王爺。

糾結情思看得清的北競王故做感嘆金池的婉拒,在嘆息中何嘗沒有一絲落寞,真心相待的金池,原來心中更在意另一個男人,雖然早明白金池的心意,但還是讓習於掌握身邊人事物的北競王有著一絲糾結跟感傷。

而後狼主為苗疆而甘願犧牲,在狼主離開之前,金池幾乎就要開口說出對千雪王爺的心意,可惜還來不及說出的心意,就被狼主打斷,只見狼主漸行漸遠終至看不到,含在口中的心意終化為淚,落地而碎。

說不出口,如何天長地久?
我愛你,你卻不願為我駐足、傾耳聆聽。

而後,金池被默蒼離遣人一併帶走北競王府,至黑水城安身,聽聞狼主失去蹤跡,金池不可置信卻只能相信,至此把全部的精神放在無心身上。體貼的無心,撫慰了金池內心悲傷,讓金池精神有了依託。北競王府的過往,偶然還會想起,競王爺單薄的身姿,也曾在眼前縈繞,但金池卻不敢再去想了,人事皆非、曾經以為的歲月靜好,揭開了真實面卻滿目瘡痍,不忍入目。若可以,金池只想留在黑水城照顧無心,但時勢總是弄人,為了無心一心想救治的黑白郎君,金池偕無心為求醫再見競王爺。

一別時日,昔日最親近的競王爺,而今已成苗王,不變的面容卻似乎有了幾許的陌生。再見金池的競日孤鳴,內心似乎也有所感觸,走在昔日相伴的花園,一場惆悵沉默了戲外觀眾的心。

競日孤鳴:願意留在王府,照顧你心愛的庭園嗎?

金池:歲歲年年花相似,年年歲歲人不同。花已變故,人亦變故。鮮花再美,終會凋零,金池已經想開了。

競日孤鳴:恨小王嗎?

金池:恨!至今仍是深恨!金池恨你,奪走了兩個我最深愛的人...

競日孤鳴:一個當是千雪,另一個是...

金池:就是王爺你自己...

競日孤鳴:... ...

那年中秋團聚的美好,那年競王爺的殘疾發作,那年的團聚跟殘疾不過是一場戲,苗王的關愛是假、小王的舊疾是假,顯得金池的真心是如此天真。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人心的變故,天真不再,又怎能回首,不忍回眸。

王府雖大,但王位卻無法容下第二個人共坐,這裡...太窄了。

雖然擁有了苗疆,在風光盡處,競王爺卻是這麼空白,他征服了這條讓他孤獨一生的成王之道,卻也失去了更多平凡而真摯的感情。金池心中除了千雪王爺,對於照護多年的競王爺也非無感,相較於傾慕狼主的兒女情思,對於競王爺的感情,更多了對待家人的真摯,所以金池不願留在王府,王府裡的一草一木無不提醒著金池,自己曾經那般用心對待的北競王,害了自己愛慕的千雪王爺,更奪走了心中那美好純粹的競王爺。

所以金池只能離開,卻在要離開時,適逢蒼狼復仇而來,覷破了狼王爪功效,蒼狼成功讓競日孤鳴放棄狼王爪,逆轉了不利的局勢,當要補最後一刀時,卻收手了。為了天下蒼生,蒼狼願留競日孤鳴一命,希望他能帶領苗疆對抗魔世。雖然蒼狼的心性變得較為果敢,但本性依然良善。此時競日孤鳴卻有了驚人之舉,他把自己心法功力傳給了蒼狼,幫助蒼狼順利三部合修。然後傷重的競日孤鳴默然離開了這座讓他隱忍了三十年,算計了三十年,孤單了三十年的王府。離去前,跟金池的告別似乎留下再歸的諾言。

蒼狼上位,欲處死追隨競王爺的女暴君、中谷大娘,但無心跟金池不忍看到女暴君身死,無心計畫劫獄,而讓女暴君入白日無跡之計,喚回了最後一點母姓,最後自裁於女兒身邊。留在王府想要回復花園舊景的金池,等到了蒼狼的消息,跟一本競王爺的幼時日誌。對談中顯示了競日孤鳴為何會如此轉變,為何隱忍了三十年,為何對於成王之路的執著。天家無親,權謀的算計讓人的血冷了,心腸硬了!看得最明白的競日孤鳴,最終卻放棄了。而金池也在蒼狼的勸告下,前去聖女峰偕無心一起離開苗疆。

姚金池跟競日孤鳴與千雪孤鳴的三角戀,姚金池從來是被動的,她心中對狼主的愛不及出口、沒有回應;北競王對她的情感複雜矛盾,似愛卻多了算計。金池心中兩個深愛的人,一個遠在他鄉失去記憶;一個落寞離場不勝唏噓,而金池最終回歸平淡,守著無心,只能在午夜夢迴時,回憶那年在王府的日子,回憶競王爺體貼青睞,回憶對狼主的愛戀情懷。

劇中,北競王暫告退場,而狼主隨著新劇再次展開,會跟金池有著怎樣的互動呢?且待劇情分曉。

湘然心中的金池,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在詭譎的宮廷中,又有誰是真正單純如白紙一般,金池的善良不過是相對北競王的深沉。若金池真的簡單,又怎能在王府中獨得北競王青睞,雖說其中有苗王的因素,但北競王對金池的喜愛跟稱讚真心可見。金池雖不簡單,卻仍別於宮中人的複雜,其相對的天真在於不慕榮利的個性,對於金池而言,只要能照料自己在乎的人,就是最大的滿足跟成就。金池可說與競日孤鳴為互補,金池恰好的彌補競王爺缺少的溫暖,溫柔的金池讓競日孤鳴還有著人性中一點對於感情的渴望及柔軟。而狼主的豪爽,對於矜持的金池,是心中的渴望,就像陽光一樣熱烈照入金池心裡,讓金池無法自拔的戀上。落花雖有意,流水卻無情。豪爽的狼主,無意於金池的女兒姿態,金池也只能獨自品嘗暗戀的曖昧,散於風中,成為無聲的情話。


後語:好幾次想著手寫金池的情,卻卡在不知如何破題,以及捉不到語感。此次算是耐下心寫完,不像之前幾次都寫一半就停手,好在後來寫得還算順利,才終於把這篇論情完成。感謝大家願意花時間看完這篇紛雜的感想。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