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400

霹靂孔雀令第六集

樓主 北極之喵 henry2270
霹靂孔雀令第六集

玄武天皇半途攔鑾攻擊,雙方平分秋色,
孔雀鑾:「玄武天皇,你是一個執迷不悟的人!」
玄武天皇:「你真以為你人見人敬嗎?在玄武決鬥場眾先覺面前我沒跟你衝突是因為我跟你還有私事未了。注意看這部功夫!」
孔雀鑾:「什麼!?地三寶水火風!」
玄武天皇打碎孔雀鑾,鑾者大執法現出真身,
玄武天皇:「你知道我是誰嗎?」
大執法:「地法統古嶽愁,孔雀王朝的叛徒!」
玄武天皇:「好眼光,我就是地法統古嶽愁,化名何世宗。」
大執法:「叛徒難逃金牌斷首!看『了斷禍根』!」
玄武天皇的面具被打掉,
玄武天皇:「多謝你替我除去面具,我就用水火風相送!」
大執法中了水火風,七孔流血,拖命而逃。

---

山洞之中,
何三色:「你就是刀狂劍痴葉小釵嗎?接招!」
照世明燈出手擋下,
何三色:「我針對的是葉小釵,你為什麼要替他接招?」
照世明燈:「因為我知道你要找的人不是他。」
何三色:「你怎麼知道我要找的人不是他?」
照世明燈:「因為你們素不相識。」
何三色:「他是殺人兇手!」
照世明燈:「殺人兇手?你恐怕認錯了。」
何三色:「是不是一招就可以分明,因為我跟兇手交過手。」
照世明燈:「要如何證明你曾經與兇手交過手呢?」
何三色:「我手掌上的劍痕可以證明!當時兇手一劍刺來,被我用雙掌接住。」
照世明燈:「雙掌接劍為何只有一道劍痕?」
何三色:「什麼意思?」
照世明燈拔出葉小釵的劍,「你仔細看這把劍,劍刃的兩邊一樣利,如果你用雙掌接劍,是不是應該有兩道劍痕?」
何三色:「這是什麼道理?」
照世明燈:「原因就是兇手用的劍只有一邊有劍刃。」
何三色:「什麼劍只有一邊有劍刃?」
照世明燈:「單鋒劍。」
何三色:「武林中有誰使用單鋒劍?」
照世明燈:「你自己去找吧,總之你今天找錯人了。」
何三色:「抱歉,後會有期。」
何三色離開後,葉小釵發現九天神罩出現變化,
照世明燈:「剛才氣功的熱度使得『九天神罩』浮出了文字,看來。『左去生路向天開,右進死路入地來』,這是何意呢?」

---

受重傷的大執法半途遇見秦假仙與孔飆達,
大執法:「你們認識一個叫何三色的嗎?」
秦假仙:「何三色是我拜把的兄弟呢!」
大執法:「那就拜託你趕快帶我去找他,我有一封很重要的信要交給他。」
大執法剛說完重傷而死,忽來一道掌氣燒了大執法的屍體,
秦假仙:「火葬!是誰?真可惡!放心,如果何三色沒死我一定告訴他,如果何三色死了,去陰曹地府你自己告訴他。」

---

秦假仙兩人找上何三色,
秦假仙:「何三色能再看到你我真高興,坦白說我以為你已經...因為刀狂劍痴實在太厲害了。」
何三色:「何三色也非弱者。」
秦假仙:「我知道你也很厲害啦,趕快把你跟刀狂劍痴決鬥的情形說給我聽。」
何三色:「我跟葉小釵並沒過招,我出手被照世明燈接住,也因為這招洗清了葉小釵的嫌疑,兇手所用乃是單鋒劍。現在我要去尋找武林中使用單鋒劍的人。」
秦假仙:「這恐怕不樂觀,因為武林中使用單鋒劍的人都已經死光了。據本仙所知,過去武林中使用單鋒劍的有兩人,一個是劍藏玄,這人是個義俠,暗戀史菁菁,後來很可憐死在金少爺手下﹔另一個是大壞蛋白骨靈車之主單鋒劍尊宇文天,宇文天作惡多端,被刀狂劍痴葉小釵所殺。這兩人死後就沒聽過武林中還有誰使用單鋒劍,我想如果不是照世明燈騙你,就是宇文天沒死。」
何三色:「照世明燈很誠懇不可能騙我,我想還有第三者使用單鋒劍,我一定會找出兇手,請!」
秦假仙:「等一下等一下,剛才我在那兒有個人七孔流血說有一封很重要的信要交給你,但是話一說完,一顆火光彈飛來,火葬!」
何三色:「此人是蓋世邦的人嗎?」
秦假仙:「我想不是。」
何三色:「武林中我沒有其他熟識的人,請。」

---

雨台齊天塔外,
金少爺:「普九年,你說要安排一場驚天動地的決鬥給我,地點就是雨台齊天塔?」
普九年:「是。」
金少爺:「我喜歡!來人呀,進攻!」
普九年:「盟主且慢,不用我們進去,等一下自然會有人出來跟我們戰鬥。」

---

這方面,無道教媽、大覺不死僧帶領大隊人馬,要從後山進入雨台齊天塔,可是雨台齊天塔戒備森嚴,半月郎君攔路,
半月郎君:「有什麼事需要教媽親自來到?」
無道教媽:「聽說白蓮花埋在齊天塔的後山,特來求證,希望未老人也在場。」
半月郎君:「很抱歉,未老人正在養神。」
無道教媽:「那本教媽只好親自動手!呀!」
教媽運起元功,天崩地裂,
無道教媽:「白蓮花果然在此!童顏未老人你太對不起我了,今天齊天塔將變成平地!活屍將,殺!」
教媽人多勢眾,半月郎君一人難敵,邊戰邊走,童顏未老人帶著詭異的元嬰現身,元嬰對付活屍將,未老人針對教媽,活屍將被元嬰打死,無道教媽也被童顏未老人打傷擊飛,不死僧見狀趕緊離開現場,
童顏未老人:「教媽活不了,其他都是烏合之眾,殺之無用,只是有人眼明腳快,逃之夭夭了。」
半月郎君:「為何白蓮花會出現在我們的後山?」
童顏未老人:「這是有人嫁禍給我們,只有將身體融入土中,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後山。」
半月郎君:「世上有人有這種功夫嗎?」
童顏未老人:「有,歐陽世家的蔭屍人!蔭屍人練成凍液成體,所以能夠將身體融入土中。」
半月郎君:「蔭屍人是歐陽世家中最沒用的人。」
童顏未老人:「不可看輕敵人,你立刻下山找尋蔭屍人,將他帶回齊天塔。」

---

齊天塔外,
金少爺:「等等等!我看童顏未老人是不敢出來跟我們火拼!」
普九年:「盟主,我哪有說是要跟童顏未老人火拼?」
金少爺:「什麼!來到齊天塔不是要跟童顏未老人火拼?」
普九年:「來了!」
受傷的無道教媽及手下來到,
金少爺:「傷兵殘將!」
普九年:「那名老婦人是堂堂的無道教媽,兵對兵,將對將,盟主,你應該要取下對方首級,但要小心不要反被對方取下首級。」
無道教媽:「未老人根基勝過我數倍,我失算了...」
小兵:「教媽,先將傷醫好再想辦法。」
金少爺:「不用醫了,這種小傷醫了麻煩。」
無道教媽:「你是誰?」
金少爺:「本人金少爺。」
無道教媽:「無敵太陽盟盟主!?」
金少爺:「妳消息很靈通,我聽了很爽,留妳全屍!」
金少爺快刀劃過教媽脖子,教媽當場身亡,
普九年:「恭喜盟主大獲全勝。」
金少爺:「這就是你說的驚天動地的大戰鬥?」
普九年:「沒有小雨哪有大雨?沒有小戰哪來大戰?」

---

談笑眉墓前,
冷劍白狐:「母親,孩兒一定替妳報仇!」
史菁菁:「冷劍白狐,我們身處武林,冤冤仇仇幾時休?對手又是歐陽世家的人...」
這時一名使用單鋒劍的力霸找上冷劍白狐,
力霸:「冷劍白狐我找你很久了,我找你的原因就是要比劍,看是你的冷劍快,還是我的單鋒劍利!」
冷劍白狐:「注意來!當今的武林,是沒有人可以看清冷劍白狐的冷劍是如何出鞘入鞘,連你也不例外!」
兩人錯身而過,冷劍白狐斬下力霸的手臂離開,
力霸:「真真正正是天下第一快劍的冷劍白狐,我的手...」
秦假仙來到,「花一支手臂就可以知道什麼是天下第一快劍,有價值。」
力霸:「敗在冷劍白狐手下我沒有怨嘆,在武林奔走就是賭氣魄、論功夫、刀光劍影拼生死。」
秦假仙:「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手上那支單鋒劍是哪來的?我知道一定不是你的。」
力霸:「這支劍確實不是我的。」
秦假仙:「那是誰的?」
力霸:「單鋒劍聖尉遲蒼。說起來這還有一段故事@#$#@%」
秦假仙:「不是你的強求也沒用,單鋒劍留下,你回去養傷。」
力霸:「是。」

---

秦假仙、孔飆達兩人前往尉遲蒼從前的住處羽毛岩,兩人看見一棵大樹,
秦假仙:「這棵樹這麼大至少也有幾千年的道行,看起來跟通天柱差不多高。」
孔飆達:「我看比通天柱還彼款。」
秦假仙:「這棵樹我看是檜木喔,調查單鋒劍那麼多天,費用都用我的,尤其孔飆達這個胖子那麼能吃,一餐都吃十幾碗飯,我快要支持不住了,不如砍下來賣,可以賺個上百萬。」
一名樵夫來到,「這棵神樹不能亂摸,亂摸你會沒命。」
秦假仙:「老伯,你真的認為這棵樹有神?」
樵夫:「不只我而已,這附近的樵夫獵人都知道這棵樹有神。你沒看到地上那麼多羽毛嗎?」
秦假仙:「有呀,所以才叫做羽毛岩。」
樵夫:「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羽毛你知道嗎?就是凡是在這棵樹上棲息的鳥都會掉下地來,所以這棵樹是山神所化,連鳥都不能停,人更是摸都不能摸。」
秦假仙:「老伯,這棵樹還有沒有別的名字?」
樵夫:「有一名字叫做『指天樹』。」
秦假仙:「『指天樹』!老伯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對羽毛岩很熟吧?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樵夫:「奇怪的事...就是有人想跟指天樹比高。」
秦假仙:「跟指天樹比高?那是妖怪吧哪是人!」
樵夫:「我的意思是有人施展輕功想高過指天樹。」
秦假仙:「最近可曾看過?」
樵夫:「最近沒有也許是時間未到,大約都在八月十五左右,可是也不一定,這麼多年來我也只看過三次。快到晚上了,我要下山了,你們也趕快下山吧,不然一到晚上就會出現紅蜂。」

---

照世明燈經過了十二個時辰的思考,終於悟出了字中玄機,
照世明燈:「對呀,『左去生路向天開』!葉小釵,九天神罩的妙用獨步天下,可是用過的人少之又少,當初的金少爺也是拿生命當賭注,好運則生,無運則死,現在底牌已現,就不用拿生死作賭注了。葉小釵,你去請半月郎君來,看他對生路的看法是不是與我一樣。」

---

南霸天,
小兵:「稟盟主,有人在千嶽嶺發現半月郎君。」
金少爺:「很好,半月郎君你死定了!」
普九年:「盟主你不用去了。」
金少爺:「不用去?好,那你去替我取回叛徒半月郎君的首級。」
普九年:「其實不用我們動手,半月郎君的頭顱就保不住了,幸運的話,照世明燈的頭顱也要一起落地。」
金少爺:「你敢保證?」
普九年:「我敢保證最少一顆,總之半月郎君一定要死。」
金少爺:「如果三天內不見半月郎君的首級,就用你的代替!」

---

半月郎君帶著探嶽三叉找到蔭屍人,
半月郎君:「跟我回雨台齊天塔見童顏未老人!」
蔭屍人:「放屁!」
蔭屍人不願前往雨台齊天塔,雙方大打出手,四對一,蔭屍人不是對手,忽然間,刀狂劍痴出現了!在場的半月郎君、蔭屍人見到葉小釵冷汗直流,葉小釵背後寶劍出鞘,探嶽三叉人頭落地,
蔭屍人:「葉小釵是來幫我的!」
半月郎君:「危險,走!」
半月郎君急忙逃走,葉小釵從後追上,
半月郎君:「葉小釵你為何找我麻煩?難道你不怕童顏未老人嗎?」
葉小釵搖搖頭,
半月郎君:「看『冷月殺人』!」
葉小釵揮手彈開半月郎君的氣功。

---

蔭屍人:「高尚高尚我真高尚,想不到連武林第一劍手刀狂劍痴都肯為我賣命,看來武林至尊果然非我莫屬。」
此時天吊神來到,「你實在與眾不同,連半月郎君要殺你都有刀狂劍痴來幫你。」
蔭屍人:「知道就好。」
天吊神:「可是半月郎君為什麼要殺你呢?」
蔭屍人:「這是半月郎君忌妒我功夫好、智慧高。」
天吊神:「我看不是吧,大概是你將白蓮花偷偷埋在齊天塔後山,所以未老人才叫半月郎君下山來殺你。」
蔭屍人:「你亂講!」
天吊神:「雨台齊天塔戒備森嚴,除非練成凍液成體,否則無法進入。」
蔭屍人:「我是練有凍液成體沒錯,可是不是我,另有他人,告辭。」

---

不死僧找上天吊神,
天吊神:「你沒死?無道教媽入齊天塔已經死了,可見你背叛了道友。」
不死僧:「不是背叛,是互相利用。當我進入齊天塔,我就知道無道教媽對付不了未老人,所以我...」
天吊神:「你眼明手快!」
不死僧:「廢話少說,將你身上的天地人三寶九華真經交出。」
天吊神:「什麼真經?」
不死僧:「你真會裝蒜!」
不死僧大怒,出手攻擊天吊神,天吊神不敵逃離,不死僧緊跟在後,忽然蒙面人手持單鋒劍出現,
蒙面人:「不死僧,單鋒劍想借你的首級。」
不死僧:「那就要看你的本事。」
此時無色佛遠遠而來,
蒙面人:「你的救星來了,哼!」蒙面人離開。
無色佛:「若不是我來,這場生死之戰恐怕避免不了。」
不死僧:「蒙面人看到你來就急急離開,莫非你知道他是誰?」
無色佛:「大概是做賊心虛吧。」
不死僧:「無色佛你知道現在我想什麼嗎?」
無色佛:「你想殺我。可是殺我對你並沒有好處,因為你的目的是三寶九華真經跟蓮花化身的金太極,其實不只你想得到這兩樣東西,很多人也想,包刮歐陽世家、童顏未老人、素還真、談無慾,以及無敵太陽盟的金少爺。」
不死僧:「你所說的這些人代表現在的武林派系,只有我不死僧是獨來獨往。」
無色佛:「所以你要小心。」
不死僧:「無色佛我來請教你,剛才你提的這些人你有什麼看法?」
無色佛:「歐陽世家最險、童顏未老人最毒、金少爺最殘、談無慾最詐、素還真最奸!」
不死僧:「那我呢?」
無色佛:「你最憨!堂堂一個明宮暗門之主,卻去貪圖非己之物,弄得派門全滅,流浪武林,這不是最憨是什麼?」
不死僧:「這是龍在淺水!只要我得到三寶九華真經,第一個就殺你無色佛,你要留神,請!」

---

天吊神懷疑歐陽上智再度出現武林,決定前往罪惡島一探。

---

罪惡波浪急又兇,一色江水百里長,西墬夕陽照飛影,死刑島窟禁梟雄。

下一集,霹靂孔雀令第七集-魔頭再現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