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791

第八章 『羽蝶翼墜』

樓主 貓咪婷 milk72
第八章 『羽蝶翼墜』



Saxophone的音色是慵懶的優雅挑逗,
像蝶翼上鮮艷的美麗,帶來激情的危險與脫序。

愛,它企圖用誓言編織的紗網,將死亡的吻息矇上我的真心……

-----------------------

「你也喜歡Bossa Nova?」散會後,坐在車內的妮妮用微倦的口吻問我。

「我喜歡它的即興與慵懶,像午後的霞光一樣溫暖。」

「我學過Alto Saxophone,高中時我跟Nicholas是管樂社的成員。」
「那時候他女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妮妮用平淡口吻補充著。

「妮妮,如果不介意。可以告訴我,你們三人的故事嗎?」

我看著後照鏡中妮妮的表情,沉默的美麗迷茫了我的思緒。

-----------------------
Oh, but I watch her so sadly
How can I tell her I love her?
Yes, I would give my heart gladly
But each day when she walks to the sea
She looks straight ahead not at me---

在The Girl From Ipanema純淨輕快的曲風與女伶優雅自然嗓音中,
我將車子停在街旁,仔細聆聽著一段帶著青澀回憶的故事。


Angela是妮妮上高中後最好的朋友。

婉約嫻靜的氣質與羞澀的淺笑是她的特點,
和開朗甜美的妮妮剛好形成互補,一拍即合。

彈了一手好鋼琴的妮妮,一直對音樂有極大的興趣,
甚至夢想過到紐約當一個百老匯演奏家。

因為妮妮的熱衷,
Angela也陪著妮妮加入了校內的管樂社,
卻也因此將彼此初萌的少女情懷糾纏在一起。

妮妮選擇浪漫感性,帶點遐思與朦朧迷幻的sax。
Angela則是迷戀上音域寬廣,音色像花朵般多采的長笛(flute)。

單調黑白的線譜透過樂器的魔法,
竟成為了一個個令人驚豔與迷戀的悅耳音符。

加入管樂社的第二個星期,
妮妮跟Angela同時間認識了生命中第一個感到心動的Mr.Right。

Nicholas的出現讓兩個女孩平靜的心階,譜上了合諧溫暖的光明音律。

法國號 (horn)飽滿獨特與溫暖安定的音色在兩個女孩耳際迴響,
像荒原上的一襲暖風與夜空裡的一輪皓月。

Nicholas俊朗挺拔的外型和酷似吳奇隆的臉龐,
才華洋溢的內涵,讓他成為校內的風雲人物。

妮妮和Angela都不約而同的暗自喜歡著像王子般完美的他。

也許是緣分的牽引和愛意的驅使,
一向被動內向的Angela,卻比妮妮率先有勇氣向Nicholas提出告白。

得知結果的妮妮雖然錯愕、難過,但仍真心的給予祝福。

保持好朋友的距離和隱瞞喜歡的情愫不簡單,
其中的孤獨與煎熬讓妮妮承受了不少哀愁和拉扯。

之後Angela的意外事故。

把Nicholas和妮妮推向自責和悲傷的深淵。

「因為當時,我發高燒了,Nicholas趕來帶我去掛急診。如果他不要理會我,
 像以往般去補習班接Angela下課,也許Angela就不會坐上那輛計程車……」

妮妮的聲音帶著悲傷的哽咽,眼角的淚光如珍珠墜落。

我將面紙遞給掩面低泣的她,將她輕擁入懷。

「乖,別想太多,讓我給妳暫時的依靠吧。」

妮妮沒有推開我,我感覺到她眼淚的溫度與傷心的頻率。

Bossa Nova細碎節拍與sax寂寞音色,
把我和妮妮同病相憐的哀愁暫時纏繫在一起。

我明白。

這只是短暫的幸福,終將清醒,
但我卻無法停止真心的淪陷與癡傻。

守候一朵不願綻放的玫瑰,
就算會被捕蟲人編織的情殤所撕裂、俘虜。
我仍舊堅持盲目的追求花馥、貪戀香氣。

只因妳太美麗,讓我寧可用靈魂的蝶翼換取一霎那的纏綿。

-----------------------

將妮妮送回家後,我拖著空虛的心情將自己往天堂網路遊戲淪陷。

重覆相同的打怪動作,手指在鍵盤熱鍵上習慣性的遊走,
銀光騎士的劍尖閃著冽光。

妮妮衣服上淡淡的清香仍留在我的鼻尖。

想念開始塞滿我的胸口,翻攪我的思緒。

我反覆問自己,
除了暫時的肩膀,我還有什麼資格和立場出現在妮妮的身邊?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