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55

《奇緣》(4) 長老的黑暗...

樓主 薄雪草的想念 wishmeiob
有時候……
我多希望時光能倒流……
假如……我們能即時早點發現的話……
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我們就能守住我們最重要的人和幸福……
但是……
無能為力的我們終究還是阻止不了……
即使到了現在……
「他」還一個人在那裡……
獨自忍受狐獨和回憶永遠的哀傷……
我卻只有日日夜夜的看著「他」……
依舊……什麼都無法為他做……
什麼……都……無法……
-----------------------------------------------------------

  在一個孤冷的世界裡,所有生物們都依著一定的節奏生活著,固定做著自己該做的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成不變;沒有笑顏,也沒有絲毫的抱怨。

  今夜本該也是一個平靜無趣的夜晚,但……從一個人類小女孩,意外地進入這個世界以後,所有的秩序已被打亂,而現在也不是應該在意平日這時該做什麼的時候了。而所有居民的焦點-那個外界的小女孩,還安穩地睡在草地上……

  居民在莎姬的周圍零星的分佈著,為首的長老身上冒出涔涔的汗水,手指因為用力握杖而圍圍泛紅,牠緩緩的睜開雙眼,無法聚焦的眼神,望向眼前的莎姬,彷彿在擔憂思考些什麼;牠再度閉上雙眼,又沈凝了一回兒,遽然睜開雙眼,好似打定了些什麼,牠慢慢走向前,想仔細瞧瞧這名少女,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先確定她對牠們有沒有危害才是。

  其他生物看見長老的舉動,不禁低呼,牠們也紛紛擁往上前,一方面好保護長者,一方面也想清楚她的底細。

  不過,不瞧還好,一看到所有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少女頭上有個鮮紅色的刻印,雖然不確定此人是好是壞,但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凌亂的頭髮,殘破不堪的衣裳和大大小小的泥巴,讓人忍不住多想,這樣的小女孩怎會落的如此落魄,對她的憐惜不由得的上升,而對她的恐懼與敵意,也沒有先前來的強烈了。

  長老緩緩地開口:「這少女究竟經歷了什麼事?竟落的如此境地,你們還是先幫她治療包紮傷口吧!這樣任傷口繼續下去也不是辦法!」

  「可是……長老,萬一她醒了攻擊我們怎辦?」一名有著金黃色青蛙外型,好似背了一個豬籠草的「亮亮」開口說道。周遭也有些許居民附和地點點頭。

  長老望一望眼前的居民,抬頭閉眼深思了一回,眉間的皺紋因為考量而更加深刻,牠再度望向了莎姬,又沈沈地說:「我想,應該不致於吧,看看她身上的傷,不死也剩半條命了吧!倘若她真想要加害於我們的話,恐怕……也沒有那個辦法吧!」

  雖然有的居民想說些什麼,但牠們頓了頓也點點頭轉身離開準備草藥,牠們尊重也相信長老的決定。而長老則是若有所思的呆在原地看著莎姬。

長老在眾人離去後緩緩滑向莎姬,現在牠幾乎已經近到可以觸摸到莎姬的臉龐,莎姬的鼻息聲在長老耳邊規律的起伏著,呼出的氣,也微微吹動了長老花白的鬍鬚。長老抬頭看著莎姬喃喃地低語道:「妳……究竟是何方神聖呢?」長老的眼神隨著時間越加沈重……

  一直在莎姬體內警戒地看著眾生物的貝琺不解地望著長老,她的視線直直地迎向長老,只是長老並不知情,貝琺感到她的心微微在痛,她心裡突然興起一種感覺,她
不希望他這麼難過,「為什麼……為什麼你的眼神看起來這麼哀傷?」貝琺的嗓音悠然地傳入到長老的腦海裡。

  長老嚇了一大跳,慌張地探向四周問:「是誰?」可是附近半點人影都沒有啊!長老略顯怪異地眼神望向牠眼前地小女孩,「難不成……是妳?」  

  一個瞬間,長老的眼前突然黑暗了起來,突來的莫名黑暗,讓長老不禁有些微慌了起來,「這無垠的黑暗是從何而來?」長老晃晃著自己的手杖,牠發現這股黑暗彷若想吞食著一切東西,連手及杵杖都看不見,牠皺著眉頭微微道:「還真是有夠不得安寧啊!」

長老倚著杖不停的滑著,牠不斷的找……想找找有沒有一些蛛絲馬跡,忽然……牠覺得眼前的黑暗似乎化成了煙霧,讓他百般不解,牠也下意識的緩緩走向前方。漸漸地……牠發現眼前好像有著光亮,好像有個模糊的影子,當牠越靠近,牠發現四周的黑暗的確開始在消去,而不遠的眼前……似乎有著什麼東西,漸漸地,好似有光亮在驅著黑暗,他終於能看到眼前的景物,定眼一瞧-是兩名少女。

他認得其中躺在另一名少女懷裡的小女孩,尤其是那女孩上的鮮紅刻印,他可以肯定這名少女,就是那名誤闖到這世界,上一瞬間睡在他眼前的少女,那另一名少女從何而來?那名少女有著吹彈可破的柔細肌膚,碧藍的眼珠,雪銀的長髮,不斷地散發著似月般的光華。就好似有月亮一樣,散發著柔順的光芒,不斷驅走他們四周的黑暗。

  看到這一幕的長老深深地為這奇景再一次感到震驚,隨即他便想到也許這一切都和另一名陌名的少女有關……而正常他在思量時,他的腳步也不斷地滑向兩名少女,不知為何?長老發現他的心中對這兩名少女並沒有所謂的恐懼感,反而有種熟悉穫得解脫的感覺!但不論心中的疑惑,亦或是不知名的兩位少女,他都必須前往面對,為了守住重要的人,也為了拂平心中的缺憾……也為了……不要再有和「那件事」一樣的悲劇發生……不論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他決定,他都必須坦然的面對與接受,並盡自己所能的改變它!

  長老的眼神亦驅堅定,胸口好似有著不斷高漲的情緒不斷鼓躁著,花白的長眉,讓人覺得牠抱有絕對的意志……

  等到長老走進兩名少女時,他赫然發現……他的身型大小居然與兩名少女差不多,這是怎麼回事?照理說自己應該比對方小很多才是啊?而現在牠竟然能與那位有著柔細頭髮的少女平視而對,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心中不解的思緒和疑惑不斷的增加,難以按耐的情緒在胸口鼓譟者……

  貝琺微微皺著眉頭,一直凝視著長老的身影走來,長老心裡的哀傷彷若沒有竭止地襲上心頭,貝琺閉起了雙眼,臉上盡是不解,這是什麼樣的情感……竟如此執著又讓人感到心痛,貝琺的雙手按著胸口,就好似希望能把抗衡在傳入心中的憂傷。

  長老緩緩的看向貝琺,彷若打定什麼主意,微微加重握著杵杖的力量,他要面對事實,再也不能重蹈過去的過錯……「請問妳們究竟是……誰?」

  貝琺的雙眸直直凝視著長老,她柔柔的笑道:「貝琺,我叫貝琺,她是莎姬,莎姬‧派艾蓓。」

  「這裡是哪裡?」長老望了望那纏繞在他四周,驅也驅不散的黑暗,「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裡是莎姬的心裡,而那團黑暗……」貝琺微微地低下頭,「那是你帶來的,是由你心中創造出來的,是……」

  「長老!長老!您沒事吧!」幾聲連續的叫喚聲,將長老的意識帶了回來,幾個不同外型的生物,擔憂的看著長老。

  長老先是發楞了一下,接著詢問:「我,怎麼了嗎?」

  幾個生物欣喜若狂的抱著長老,太好了,您沒事了,您剛剛的樣子好奇怪,不論我們怎麼叫您,您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把我們給嚇死了,語畢,幾個生物開始哇哇大哭了起來。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長老摸摸著他們的額頭,「我沒事的,你們東西準備的如何了?」長老若有所思的望著莎姬,喃喃的問道。

  「藥草都採集的差不多了,等等即可幫她上藥了。」一個振著身上櫻桃似的趐膀的精靈帶頭回道。

  「是嗎?那去找幾件衣服,等等她醒來讓她換上吧!」長老的眼神依舊散渙著……

  看到這個樣子長老的生物們,遲遲不肯移動腳步,牠們皆露出擔憂的眼神,望著長老。

  像是注意到眾生物們的異樣,長老將投注在莎姬上的視線,移向眾人,「不用擔心我,去準備吧!我想要靜一靜。」

  所有的生物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的牠們也只得乖乖準備做各自的事。

  待眾生物散去後,長老又再度望向牠眼前的莎姬,「明明是兩個人,為什麼在這裡的只有妳,剛剛的一切,難道都只是我的幻覺嗎?」

  『那個黑暗,是你所創造出來的……』長老的腦海裡,一直不斷回憶著被眾人叫醒時,貝琺柔柔的嗓音所傳達的那句話。「我……創造了黑暗,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妳……又和那名少女有著什麼關係!」長老在莎姬身旁低語著,「我在妳身上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嗎?我可以相信妳嗎?在這個被眾神遺棄的世界裡,我……究竟……該怎麼做……請妳快點醒來,告訴我吧……」
--------------------------------------------------------------------
MiMi癈言:
我這次拖稿還拖真久啊....
搞不好都沒人想看了吧!
不過貓兒耶~~我很夠意思吧0.0
在你生日前趕出來~~
祝你生日快樂呦~~
草草寫完不要打我啊~~溜~~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69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