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55

《奇緣》(3) 絕望與希望

樓主 薄雪草的想念 wishmeiob
「藍茜,求求妳,快住手!快住手!」
「不,住手啊!妳會後悔的!」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不相信……」
---------------------------------------------------------------------

  一個不屬於原始大地的角落……在一個陰暗的洞窟裡,沒有絲毫的光線,有的只有駭人的寒氣,滿溢了深沈的悲哀,這裡的時間彷若停止了流逝,所有的事物皆跌入無底的絕望……這裡是……永恒的絕望之谷-「羅菲亞」。

  傳說……在這個世界裡,曾經有一個可讓所有生物恢復所有生機的希望之源-「希菲亞」,所有失去活力的生命,皆可在這重新燃起希望,更是眾神眷顧之所……

  然而……「希菲亞」的存在卻終究只是個謎,沒有任何人見過,眾神更是禁止任何生靈提起,因此……「希菲亞」只成為渴望擁有希望的人們心中的夢想。

  而夢想之所以只能稱為夢想,是因為沒有人能夠去實現……

  在一個不屬於原始世界的大地上,一名少女睡得正熟,她尚不知……將有一個她不得不接受的命運在等著她……一個也許會改變她一生的命運……

  在少女熟睡的草地旁,有個深遂暗不見物的山洞,在洞口就好似有一堵牆,將外界的陽光全驅隔在洞外,而異於洞外的寧靜,此時山洞裡,有一群「神袐」的生物,正在各個領袖的帶領下,圍繞在中間稍高起的小石堆散佈著……

  在石堆的至高處,有一名手掌般大小的老人,佇著杖站立著,這位老人下巴有著長可及地的白鬍子,他有如褐色樹幹的身軀,滿臉的皺紋,散發出嚴肅的氣質,在在說明牠身分、地位的不平凡……而牠半閤的雙眼,彷彿在沈思等待著什麼……而牠那眾如蛇頭似的「腳」,則不安分地抖動著……

  沈凝的氣氛瀰漫著整個洞窟,各個看似領袖的人全都位於最前列,靠近石堆圍成一圈,而其所率領的各個部眾,則位於領袖身後,以石堆為同心圓散佈著。

  倘若仔細瞧瞧這些「生物」,會發現牠們幾乎沒有固定的樣子,牠們也不一定有著眼耳鼻,也不像動物一定有四肢或兩隻腳,即使看起來應該是同一族落的「人」,各個外型全都不一……

大多的「生物」擁有一般自然界的外型,一群看起來像是花草樣子的生物,但有的有兩隻腳,有的卻用根像彈簧似的跳躍,有的沒有手,只有像葉子似的趐膀,有的身上則有不規則的紋裂,體型大小也有差異,但比起人,外型皆小的許多。

有的「生物」則像昆蟲小精靈的樣子,唯獨它們並沒有鮮明的觸角,雖然擁有趐膀可以飛翔,但趐膀的樣子有的如分叉的樹枝,有的圓圓的像果子,和身驅同樣大小,不仔細瞧還分不出牠的頭在哪。

最奇特的,就屬一種會發光的「亮亮」了,這些亮亮有著各式各樣小動物的樣貌,但是牠們身上皆發出不同顏色的光芒,雖然亮度不強,卻為這黑漆馬烏的暗洞裡,添了些許的光芒。

  然而現在……卻不是牠們可以小歇的時候,因為……發生了「大事」了,牠們已經在這待的太久,久到甚至忘了有時間這種東西,而自從上次發生那件令誰都不願回想的「那件事」之後,這個地方就與世界永遠的隔絕,沒有任何生物能進入,包括神祇,也沒有任何生物能出去,包括牠們自己,牠們也是唯一能在這裡活著,不因為哀傷而死亡。

  沒有人能明白,沒有人能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個人類的少女闖入這個世界,每個「居民」都憂心沖沖,究竟……該怎做是好?這可是頭一遭,有的「居民」擔心的低頭哭泣,難道這一次,牠們還得再忍受什麼樣的悲傷嗎……

  異於洞內的緊張氣息,少女睡得異常的沈穩,彷若天塌下來也不會醒,在少女莎姬的心裡,有另一名少女輕輕地拂著擁有紫髮的莎姬,眼裡流露出不忍的關愛,憐惜的望著莎姬身上的傷。

  不知何處的風突地吹起,吹亂了這名少女的頭髮,淡銀色的長髮,微微透著光芒,她閉眼抬頭留下了一滴眼淚,緊握著雙手,微微唱出動人的音符。

  那古老不知名的音符樂曲,好似有一股魔力,不斷地滲入莎姬的體內,滑嫩的雪瑩小手,輕輕滑著莎姬的髮絲。
  
  而這些樂音也隨著莎姬的身體,不斷地像外盪出,衝破天際,響徹雲霄,一圈又一圈如漣漪般的波流,無垠地漫延,也傳到洞窟裡「生物」的耳裡,也傳到了洞穴的中心。
 
  所有的生物聽到歌聲時,卻都愣住了,有多久了……究竟有多久的時間了,牠們早已忘記音樂,不懂如何歡唱,而貝琺悠柔的嗓音,則不斷地勾起著牠們心中的回憶-那段牠們不願再回想的日子。

  彷若想起了什麼?在石堆上的長者開始往洞窟中心移動了,牠不停驅動著牠如蛇頭似的腳拚命奔跑,而其牠的生物也不斷跟進。

  牠們來到洞窟的盡頭,中間似乎有個祭壇,中心有一團由洞頂蔓延而下的眾多蕂蔓纏繞成看似花苞的東西,以此花苞為中心,延伸出許多小枝條,末梢有著許多不同樣式的花朵,其上皆各有一隻亮亮待在其上,不停地發著光,有的則是由精靈們盛著滿滿的水。

  貝琺的樂音波流也傳到了這裡,然而當這些音符將碰觸到中心的花苞時,花苞彷若被某種東西包裹著,聲音被彈了回來,為首的老人沮喪地垂下頭,「還是……不行嗎?」
  
  有的生物不敢出聲地暗自偷偷落淚,雖然……在絕望之谷生活的牠們早已習慣了絕望,但再一次的失望還是在牠們的心裡重重地劃下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一行人無力地拖著沈重的步伐緩緩退出了祭壇,然而……貝琺柔嫩的嗓音依舊在牠們的腦裡迴盪,可是不知怎地,牠們的內心皆漸漸地平靜下來,心中還冒出一種暖暖的感覺……
  
  「好奇怪?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長老疑惑地摸了摸牠那花白的長鬍鬚,「難不成這一切都和那人類少女有關嗎?」

  牠佇著杖,慢慢地來回滑著,眾人則是靜靜地等待著長老。

  突地,長老停止了蛇頭的蠕動,向發現莎姬的佩可問道:「你說那個女孩在洞外的草地熟睡對不對?」

  佩可-那個莎姬原先發現的花朵,其實牠不單單只是一朵花,牠頭上有著美麗的五彩花瓣,身體則是胖胖的綠色水滴型,小雞似的雙腳,感覺好像隨時都會跌倒的樣子。

  「是的,長老,我確定那少女熟睡後,就趕快趕回來了。」佩可恭敬地回答著,圓圓的身軀因為彎身,顯得就快要跌在地上了。

  「這樣啊!」長老喃喃唸著,似乎在思考確定些什麼……

  「帶我去看看她吧!」眾生物全都驚訝長老的決定,但也沒多說些什麼,牠們相信長老一定有牠的用意,於是由佩可領路,帶領著長老和眾人來到莎姬沈睡的草地上。

  莎姬依舊沈穩著睡著,除了莎姬以外,其他生物皆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像……

  一道道炫目的光華從莎姬的身上射出,彷若有自己意識一般,圍繞在周圍的事物身上,整個大地就像皆鑲了一層金箔似的……

  牠們本來只是想瞧瞧這位誤闖入這世界的人類少女,沒想到竟然看到如此奇異的景像,牠們還發現,莎姬的身體也正是聲音的源頭。

  所有人全都呆若木雞,瞧她熟睡可人的臉龐,嬌小柔弱的身軀,究竟是從哪裡,發出那麼神奇的力量,但……不容小看的,她一定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少女,她甚至還穿過了圍繞在這個地方的古老結界,不是嗎?

  大概是發現這些生物的存在了吧!貝琺停止了歌唱,她訝異的望著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她緊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雖然這些生物看起來並不具有危險性的樣子,但她仍想要保護正在熟睡中的莎姬,她將懷中的莎姬努力抱得緊緊得,惶恐警戒地看著這些生物。

  由於貝琺停止了歌唱,所以這些異象也都消失了,眾人謹慎的慢慢走近莎姬,似乎想確認剛剛才發生的怪事究竟是……

  少了貝琺的歌聲,四周又再度恢復寧靜,不同的是……所有人的緊張沈悶的不發一語,就好像是暴風雨的前兆……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靜待著少女的清醒。

  長老眉頭深鎖,緊閉著雙眼,牢牢的抓著佇杖,如蛇頭似的眾腳也如石雕般凝結,牠有預感……牠們的未來將會因眼前這個小女孩而有前所未有的改變,而其結果……不論好壞,牠們將無法改變也無法掌握,只能默默接受;願這世界還有神明,能聽到長久以來牠的祈禱,千萬不要再發生像當年的事了,但願有一天,「他」能醒來!

-------------------------------------------------------------------
MiMi碎碎唸:
本來是希望在這章把帥氣的紫宇給拖出場的,
但也許……我太在意字數了吧!
反而越寫越不知所以然……
這集可能就先暫定這樣了..目前還不知怎修>"<
話說這一回……莎姬和貝琺的戲分相當少……
也許…下一回貝琺戲分會真多吧!也許…(忽覺背後有股怨念升起)
貝琺:妳對我的允諾又沒實現……
莎姬:我不是主角嗎?
MiMi:^^"我……我……哈!最近天氣起伏不定,請大家多多保重。
謎之音:少囉唆!=.=+把妳吊在陽台反省!
MiMi:救郎呦~~~~~~~QQ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69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