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情人節徵文比賽 - 投稿作品
LV. 19
GP 55

珍藏的記憶 (wishmeiob, 薄雪草的想念)

樓主 薄雪草的想念 wishmeiob
[b]珍藏的記憶[/b]


是虛幻?是真實?還是只是人們心裡的渴望......
夢的盡頭......將會是什麼


是虛假?是事實?還是我的心願......
夢的盡頭......是我無止境的等待

----------------------------------------------------
一個濃霧彌漫的早晨......初昇的太陽尚未以它的溫暖為大地劃出光芒......
萬物好夢正酣......一陣陣草葉間的磨擦聲唏唏酥酥的響起......
一聲猛獸的長嚎驚的鳥獸四處逃竄......

朦朧中......一個不屬於這裡的人形聲影越來越清晰......他慌張的在森林中跑來跑去......身後一隻瘋狂的母熊正緊追不捨的在他身後揮舞著它的爪子。陌生人緊張愁的不知如何是好,眉頭深鎖,怪都怪他不該這麼早就想起程上路,明明是希望早點走出深林看看附近是否有小村可卸下連日旅途的勞累,但怎知在這深手不見五指的林裡,他卻不小心踩傷小幼熊引起牠不斷的哀嗚,天可明鑑,他怎知腳下軟軟的的會是幼熊,視線實在太差了;但他又不能攻擊母熊,他很明白一切都是自己的不對,更不能因此而傷害母熊,萬一母熊因而受傷死去那不是和他現在一樣了嗎?脆弱的心靈沒有親人在旁陪伴的痛苦他是最明白的啊!這也是他旅行的目地,他好不容易說服母親答應他出來旅行,找到自己的父親,順便學習料理技藝,這是他的心願......
可惡,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究竟該怎麼做才好,母熊伸手往男子左肩一揮而下,
將男子的衣服又撕下了一小塊,男子一個右躍身,雖然險些閃開了母熊的攻擊,但好巧不巧的左腳去勾到了草蔓,往前方倒了下去,撞傷額處滲出鮮紅血滴,男子的視線因為疼痛和血液的浸染變得相當模糊,母熊並沒有停下腳步,男子轉身望著母熊,母熊的右掌又再度高高舉起,他不知所以的伸手慢慢將身子往後退,也許......我只能在這結束了,突地咚的一聲,男子身後失去支撐物往坡下掉了下去,滾動停了,男子痛苦的想爬起卻無奈沒有任何力氣,意識越亦模糊,他......得救了嗎?

「汪汪汪......」
一隻狗的鼻子彷若嗅到什麼,在空氣中到處嗅......
「萊恩......怎麼了嗎?」一名少女輕聲喚著她的狗,
萊恩大概是發現了牠所聞到的物體,往前奔去......
「萊恩......等等呀......」少女緊追於後,
萊恩發現倒在路上的男子,用鼻子搬弄者他,似乎想知道他怎了。
女子氣喘噓噓的奔向前,輕喚著男子:「你還好嗎?振作點......」
男子微微瞥向女子,金髮在微風中輕輕飄盪,漾著閃閃的金光,一股清新的香味撲入
鼻中,對了,「她」好像也有著這樣子的秀髮,男子昏了過去......

---------------------------------------------------------

是虛幻?是真實?還是只是人們心裡的渴望......
夢的盡頭......將會是什麼......

男子謎樣的夢中......
小女孩:「嗚......嗚......嗚.....」
小男孩:「別哭了,來這個給妳吃,(順手把手上的草莓塞入小女孩的嘴裡),好吃嗎?」
小女孩:「恩,好好吃,酸酸甜甜的。」
小男孩:「對吧!我最喜歡吃了,最能撫慰人心囉!」
小女孩:「那我要用它做最......最......最好吃的料理!撫慰你的心。」
小男孩:「恩,約好囉!那我一定會是最幸福的人......」
小女孩:「恩,約好了,我們打勾勾,我一定會做出讓人幸福的草莓料理。」
小女孩露出可愛的笑容,拉著他的手手舞足蹈,從樹梢上灑落的光芒,隨著小女孩
髮梢畫出一道道的金色弧線......

「嗚......」男子痛苦的申吟著,一陣陣的痛處清楚的湧上,順勢扶著頭想辦法讓自己坐起。好久都沒能這樣清楚的夢見她了,這裡是......

男子環視著四周,他發現自己在一個木造的小房間裡,在他前方有個小桌子,精巧的
流線紋路,上面放置一個刻著鳥兒的金色的盆子,在鳥羽身上還精巧的用紫色和銀色
的線條雕著鳥的身形,有一條白色的布半放入水中;左手邊有一張褐木色的長行桌,
看起來應該是書寫用的,鋪上了一張藍色的雅緻桌布,圓型的白瓷花瓶裡插著幾朵紅
黃雙色的雛菊,他的床左後方有個小小的窗枱,偶爾有鳥兒在上頭跳躍,鵝黃的窗簾
下端有著白色的蕾絲垂著。看起來是相當秀氣的房間。

「我......應該還活著吧!但這裡是......還是我還在做夢?」男子檢視一下身上的傷,沒想到挺悽慘的,但好在看起來都被人細心包紮過,是誰呢?他在心中問道。

一位女子走進房內柔聲道:「你醒了呀!覺得如何呢?」邊說邊將頭上的包巾拿下,將手放進盆裡洗淨,用身上的白圍裙擦乾雙手,「看來沒啥大礙了,要不是萊恩發現的早,真不知你會變得怎樣,」女子檢查了一下傷勢。

男子:「是妳救了我嗎?謝謝妳,我叫拉杜‧哥里安達,請問妳?」

女子:「我叫瑪露‧寶路花,叫我瑪露就可以了,你怎會在受傷倒在那裡呢?」

拉杜似笑非笑的將實情一一說出,依稀中一直聞到瑪露身上有股酸甜的香味......

「原來如此,這裡是我和溫迪姐姐和芝華妹妹所經營的小小田園餐館,雖然並不豪華,若不嫌棄的話就住下來養病吧!」

拉杜點點頭答應,不知為什麼,他覺得瑪露的笑容好天真卻又好熟悉。

雖然......拉杜答應住了下來以便休息養病,但他也不願總是賴在床上,所以除了在他換藥時,必須乖乖聽從瑪露待在床上,其他時間裡,他便可在茶館裡「散步」或偶爾幫些並不需要太大動作的忙,幾天下來,他發現除了這裡的菜式的確讓人吃了讚不絕口以外,店內的溫馨設計以及三姊妹的親切,讓人著實有家的感覺,溫迪大姊雖然感覺不太與人親近,但深入了解後會覺得其實人非常地溫柔善良,很貼心,而小妹芝華則是有著孩子般的古靈精怪,一點都不會讓人感到有壓力,而瑪露總是洋溢著笑容,讓人見了也不由得卸下眉間的愁悶,「這裡就好像家啊!」他心想,這樣的溫暖讓他想起對家的渴望,他凝視著在客人間穿梭的瑪露,總覺得那笑容是那麼地熟悉,「什麼原因能讓她總是這樣子笑著呢?」「不曉得她怎麼樣了,雖然不太記得她的樣子了,但她若能像瑪露這樣笑著的話,一定很可愛吧!」

在一旁眼尖的芝華,一手摀著嘴賊賊地來到拉杜的身邊,另一手用手肘抵著拉杜,「我說拉杜啊!」芝華依舊竊笑著,「老實招來,你是不是對瑪露姊姊有意思啊?」拉杜這時才從晃神中清醒,一聽到連忙慌張地澄清:「不,不是的,我......啊!」鏗!由於拉杜一時緊張的手忙腳亂將杯子摔落地上,芝華大叫:「瑪露姊姊,拉杜把杯子打破了啦。」瑪露聽到急急忙忙的趕來,而芝華則是趁機一溜煙的跑走,還對他眨了眨眼,在瑪露趕到案發現場時,還可以瞧見芝華在遠方對他比耶的手勢,拉杜沒好氣的想,「真不知這小妮子腦袋裡在想什麼。」瑪露則緊張地問著:「有受傷嗎?」「不,我沒有,但杯子......」瑪露對拉杜微微笑道:「沒關係,你沒受傷就好。」瑪露低下頭:「只可惜了這些杯子,這些都是我精心挑選的......」拉杜望著瑪露惋惜的表情心裡多了一份愧疚。


是虛假?是事實?還是我的心願......
夢的盡頭......是我無止境的等待

一個有著悠閒陽光的午後,大地散發一股慵懶的氣息,拉杜坐起身子想出門走走,走入餐廳,留著一頭短俏頭髮的芝華正在桌上打盹。還是別吵醒她好了,他悄悄的走出門,輕輕的把門帶上,黃暈的陽光印入他的眼簾。這是拉杜第一次走出屋外,屋外有著矮小的籬笆,還有一些簡單的自家菜園,門口的垂楊樹旁,園中紫藤花的秀美為這般綠意添了幾許色彩,轉身看了看屋子,果真是讓人一看就讓人感到溫馨的小屋。

拉杜繼續延著屋外的小道走著,他聽到狗的叫聲,循聲而去,一名少女手拿著竹簍子
,蹲著身体不知在採集什麼?

「瑪露?」

瑪露被拉杜的叫聲嚇了一跳,險些跌入草叢裡,還好拉杜搶先抱住了她。

「不要緊吧!」拉杜為他的冒失行為感到抱歉。

此時瑪露的心,突然多跳了一下,她急急推開拉杜。

「沒事地!我只是嚇了一跳而已,你恢復的不錯了呢!可以下床走了。」瑪露別開臉說著......

「那都多虧有妳們的照顧啊!對了妳在做什麼?」

瑪露:「我在採集草莓、蛇莓和覆盆子,我想用來做料理。」

拉杜開心地笑道:「草莓嗎?我覺得草莓最好吃了,酸酸甜甜的最能撫慰人心了。我最喜歡草莓了,」

此時的瑪露記憶隨著拉杜的聲音飄到好遠的地方。

小男孩:「那麼我該走了呦!」
小女孩:「小哥哥你也要走了嗎?你要去哪裡?」
小男孩:「我要回到我該去的地方啊!」
小女孩:「那小哥哥不吃我做的草莓料理了嗎?」
小男孩:「等你做出最棒可以讓人幸福的草莓料理,我就一定會飛奔去吃的。」
小女孩:「那如果我做的出來,那爸爸媽媽會不會也回來看我呢?」
小男孩:「恩,我想不論他們會不會回來,他們一定會以你為榮感到高興的;我也會很高興的。」
小女孩:「那約好囉!你一定要來吃呦!打勾勾。」

「瑪露?瑪露?你怎了?老是呆愣愣的。」

「不好意思,你說了什麼?」

「我說我很喜歡吃草莓呢!天色晚了,也該回屋裡了。」

瑪露隨口應了一聲:「好。」
(拉杜你......你也喜歡吃草莓嗎..)

晚飯後,瑪露即不見蹤影,也沒看見她在招呼客人,拉杜想起下午和瑪露採莓子回來
時,瑪露看起來一臉呆愣愣地,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說錯了話還是做錯了什麼事,才使
得瑪露失去了笑容,一想到這,拉杜便不由得緊張了起來,「我造成了她的困擾了嗎
?」他懊惱的走進廚房,卻瞥見牆角的人影,「瑪......瑪露?」

瑪露回頭望著拉杜:「拉杜?你怎在這?有事嗎?」

看到瑪露認真的眼神,拉杜卻楞的說不出話,為了避免窘境,拉杜連忙打馬虎眼:「妳......妳在做什麼?」

望著拉杜的眼神,瑪露臉突然紅了起來,連忙低下頭回道「我在做料理。」

「那我可以待在這嗎?會不會打擾到妳?」

瑪露先是一臉驚訝,隨後便回答:「不會的,只要你不介意的話......」
轉身繼續用採來的食材作著料理,而拉杜便坐於一旁,只見她做好一道料理後便搖搖頭,把成品堆到一旁又打起精神繼續重做,而拉杜則在一旁好奇的看著她的動作。
「為什麼呢?」拉杜開口,「那些料理看起來都很好吃啊!為什麼要重做呢?妳一直都在做這些料理吧!妳身上有著這些食材特有的酸甜味!」

瑪露結結巴巴的回答:「恩,是啊!因為我和一個人約好了,雖然我現在知道,我的父母不會再回來了,但是,只要我能做出讓人吃了覺得幸福的草莓料理的話,他就會來見我,我也希望能讓那時幼小的我感到安慰的他也能感到幸福,所以我努力地做,可是我卻不知怎樣的料理才能讓人感到幸福。」瑪露的嘴角帶著淺淺的一抹苦笑,眼裡帶著淡淡無力的悲傷。

拉杜像想到什麼似的一征,想到她,那個夢裡的她,有著陽光金髮稚氣笑容的她,他終於明瞭為什麼他覺得瑪露是那麼地熟悉,那樣地溫暖,而沒想到她竟然還記著他,為了這個約定她那麼地努力......

拉杜雙手緊緊握著瑪露的肩膀,激動道:「是妳,瑪露!就是妳啊!還記得嗎?我們打勾勾約好了,妳要做出世界上最能讓人感到幸福的料理,而我,一定會來吃你的料理,不論我身在何處。」

瑪露的眼角流出一滴滴的淚水,雙手掩著口,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你..你是小哥哥?是你嗎?我終於等到你了,這不是作夢吧!」

「小傻瓜,我人在這怎麼會是做夢呢!妳還是一樣那麼愛哭呢!」

「那還不都是因為你,為什麼你這晚才出現,我以為......我以為只有我記得嘛!」

瑪露不甘願的回著,眼淚也不爭氣的落下。

「那麼......這些料理我可以吃了嗎?」

「可是.......可是我......我不知道這些料理能不能讓人感到幸福......且......」

拉杜自己吃下了一口料理,「而且?」

「而且現在最幸福的是我,應該由我先吃這些料理啦!你好詐!」瑪露伸手作勢要打拉杜。

「那麼......我可以當第二個幸福的人嗎?」拉杜抓住瑪露的手。

瑪露往前撲向拉杜,「當然可以,小哥哥,我最喜歡你了。」

拉杜緊緊回擁著瑪露,「我也是,那妳願意把妳以後的幸福交給我嗎?」

瑪露害羞地把頭鑽進拉杜的懷裡:「我願意。」

噹噹噹......教堂鐘聲一聲又一聲的揚起,在眾人齊眾的教堂裡,一個響亮的聲音急促的喊著:「拉杜哥,你快點啦!怎麼比女生還慢吞吞的,你這樣怎麼可以娶我的瑪露姊姊。」
一旁的溫迪則像母親般笑看著兩人,穿著純白新娘禮服的瑪露則在一旁說:「這倒也是,那我去隨便找個路人結婚好了。」轉身作勢離去。

「那怎麼行,」拉杜一個箭部追上,「妳是我的,永遠都是......幸福......可不能隨便亂找」


是笑顏,是眼淚,
是邁向未來的勇氣......

總字數:3956字


by Mizutani Midori
------------------------------------------------------------
MiMi癈言:
經過建議和考量,把全文修的比較有經過一點,不過劇情還是很俗>"<拍謝。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69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