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情人節徵文比賽 - 投稿作品
LV. 19
GP 66

朦朧的幸福 (s323379191, 蓓琪)

樓主 蓓琪 s323379191
朦朧的幸福
在西拿蒙邊界有個熱鬧、繁華的小村莊-妲娜利亞村,這裡的氣候涼快舒爽,花兒、樹木也都長得非常好,在達娜利亞村的一間小民房中,住著三位相依為命的女孩。
「瑪露姊姊...人家餓了......」一位年僅十歲的小女孩摸摸自己正咕嚕咕嚕叫的肚子。
「芝華~鬆餅快烤好了,再等等吧!」名叫瑪露的女孩看著烤箱內的鬆餅說。
「嗯...對了!溫迪姊姊好像有話要和你說。」芝華鄭重的對瑪露說。
「好...那麼鬆餅也差不多熟了,自己拿著吃吧!」說完,瑪露便來到溫迪的房間。
「瑪露......」躺在床上那臉上帶點憂愁的女孩就是溫迪,她虛弱的叫著瑪露的名字。
「是的,姊姊。」瑪露也感受到姐姐有重要的話要告訴自己。
「其實...我們三個...是被棄養在戰場上的孩子...咳咳...」溫迪凝重的說。
「啊...是嗎......」瑪露並沒有太訝異,可能是早已察覺了吧!
「我...告訴你這些話的用意,是我已經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咳咳......咳咳......」溫迪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
「姊姊!別這麼說...你的病一定能夠醫好!」瑪露在一旁為溫迪加油打氣。
「謝謝,但是還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們的養父母並不是病死的,而是在森林被法皇國的士兵殺死的!也就是...五年前的那場戰爭,啟動的齒輪...咳咳...咳咳...當年,法皇國想要併吞整個西拿蒙,不時派士兵來騷擾我們的村子,總有一天一定會爆發戰爭,所以...咳咳...要為我們的父母報仇啊!瑪露......咳咳......」溫迪說出了長年累積在自己心中的秘密。
「嗚...媽媽...嗚......」瑪露終於低下頭哭了起來。
「瑪露,別哭了...哭了可就哭壞了小臉蛋囉!」溫迪微微笑著。
「嗯!姊姊...你也要早點康復啊......」瑪露擦了擦眼淚,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過了幾天,瑪露帶著芝華來到森林採草莓,那天是個涼爽的陰天,天上佈滿了灰白色的烏雲,瑪露和芝華正高興的採著草苺呢!
「姊姊!我採到好多的草莓呢......」芝華高興的捧著草苺。
「那麼我們用這些草莓來做營養的草莓優格吧!這樣溫迪姊姊的病才會好啊!」瑪露也興奮的說。
「嗯,希望溫迪姊姊快點好起來。」芝華牽著瑪露的手,一起回到村子。
就在兩人高興的時候,回到村子卻發現一切都跟往常不一樣,那個繁華的村子呢?那個溫馨、熱鬧的的村子呢?大伙兒的叫賣聲呢?可是...當兩人發現的卻是一片血淋淋的畫面,地上處處倒著死屍,瑪露立刻警覺到姐姐也有危險了,她馬上帶著芝華回家,卻已經太遲了!
「嗚嗚哇哇哇哇!姊姊!姊姊!嗚嗚哇哇哇哇!」芝華不顧形象放聲大哭了起來。
「姊姊...嗚嗚...嗚嗚......」就連瑪露也淚流滿面。
「嗚嗚哇哇哇哇....姊姊...姊姊...是誰做的!是誰!」芝華既憤怒又難過,恨不得把這一切作為的元兇揪出來。
「唔...咳咳...法...法...皇國......」溫迪痛苦的吐出幾個字。
「姊姊!姊姊!嗚哇哇...嗚...姊姊!」瑪露大聲喊著溫迪。
「不要難...過...芝華...拜託了......」這是溫迪最後的遺言,說完後溫迪也死去。
「溫迪姊姊!溫迪姊姊!嗚嗚嗚哇哇哇......」芝華搖晃著溫迪的身體。
「芝華...讓姊姊走吧...我們今後...就要向法皇國報仇!」瑪露的眼神充滿著憤怒。
「嗯...嗚嗚...嗚嗚......」芝華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兩人替所有的村民埋葬在附近的森林中,便打包行李打算離開這個傷心地,今後他們決定定居在法皇國附近的峽谷,並找一個適當的時機好刺殺國王,為所有的村民報一箭之仇,這個念頭在兩人的心中從未淡化過,轉眼間已過了三年,芝華已經十三歲了,而瑪露也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好女孩。
---------------------------------------------------------------------------
這一天瑪露得知最近國王要到附近打獵,而且尾隨的士兵是少之又少,心想著機會終於來了!
「姊姊...我們的機會終於來了......」芝華看著瑪露,等著她的答覆。
「芝華......終於要...替大家報仇了!」瑪露也凝重的看著芝華。
「當天就......」芝華和瑪露開始熱烈討論起當天的暗殺計畫,她們決定一起在夜晚的時候刺殺熟睡的國王。
那一天晚上很快的就來臨了,兩人抱持著緊張的心情看著時間悄悄流逝著,他們各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今晚的月亮並沒有出來,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似乎還起了一點點的小霧,在這時候下手是最適合不過的。
「時機到了!瑪露姊姊...我們走吧!」芝華和瑪露穿著一身行動輕便的黑衣,臉上還覆著一條薄薄的紗。
他們躡手躡腳來到國王的帳棚,仔細觀望著附近,好在並沒有士兵。芝華在外把風瑪露來到裡面,那豪華鋪張的擺設都令人瞠目結舌,但這卻令瑪露作嘔不已,就在她要下手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拉住了瑪露。
「唔...唔...」瑪露努力想要擺脫束縛。
「我以法皇國里特三世侍衛長之名-貝納瑟斯,不許你傷害國王一根寒毛。」貝納將瑪露轉了過來,扯下她的面紗。
「放、放開我!」瑪露害怕得滴下眼淚。
「呃!?」瑪露美麗的容貌令貝納錯愕了一下,他心想:「為什麼這麼年輕貌美的姑娘會來刺殺國王呢?」
就在貝納出神時,瑪露早已用敏捷的身手掙脫了。她帶著芝華一起逃離,這是他們第一個大失敗。
---------------------------------------------------------------------------
又過了數十日,瑪露正優哉的在林子中散步,一不小心跌一跤,嚴重扭傷腳。
「唔...好痛啊!似乎...不能動了呢......」瑪露用手按住傷口。
「小姐?你沒事吧?」從瑪露的身後,傳來一陣溫柔的聲音。
「啊..嗯...有點扭傷......」瑪露稍稍驚訝了一下。
「來,我替妳包紮吧!」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男子細心的替瑪露將傷口包紮好。
「你、你是......」瑪露的臉浮出一絲紅暈。
「你好,我叫做貝納瑟斯‧瑞特,叫我貝納就可以了。」貝納禮貌的自我介紹。
「嗯、呃!?」瑪露驚訝至極,想起了前幾天那孔武有力的手臂。
「怎麼了嗎?」貝納也察覺到瑪露的異樣。
「不...沒什麼...你好,我叫瑪露‧寶路花......」瑪露換了一種口氣對貝納說。
「嗯...你一個人嗎?」貝納打開了兩人的話題。
「不...我還有妹妹」瑪露簡單的應和了幾句,又隨便和貝納聊一聊後才道別。
自從這一天開始,瑪露的心情就起伏不定,明明知道貝納是法皇國的侍衛長,正是自己的復仇對象啊!但是她卻猶豫了,而且每當想到了貝納時,瑪露的心就會怦怦跳,也許他早已愛上了貝納。瑪露也發現貝納和自己一樣,有在林子散步的習慣,所以常藉此出來和貝納見面,瑪露才知道,和他見面是多麼令她興奮啊!在另一方面,瑪露也是貝納心儀的對象,他完全被瑪露那善良、甜美的姿態所吸引住了,他們彷彿是故事中那不被受祝福的男女主角般,正談著不會有結果的戀情。
「瑪露,我有話......」這一天,他們依然在林子中散步。
「啊?是的......?」瑪露疑惑了一下。
「我喜歡你」貝納毫不猶豫的對瑪露告白了。
「貝納...我...我不行!」瑪露雖然也想對貝納表白,但是她的腦海中依然都是村民們死去的慘相。
「是這樣嗎...給你添麻煩了吧......」貝納尷尬的迴避問題。
「對不起...真的...真的是......」瑪露低著頭。
「那麼...瑪露,保重......」貝納的這一句,似乎正在和瑪露永遠的道再見,而瑪露只是望著他的背影。
---------------------------------------------------------------------------
西拿蒙早想對法皇國進行攻打,而達娜利亞村就是本次戰爭的導火線,看來馬上就會有一場大戰爭要爆發了!芝華匆匆的告訴瑪露這個大消息,兩人不知該高興?還是該難過?這種複雜的心情真的很難過,由其是瑪露......
「貝納...為什麼...為什麼......」瑪露看著窗外喃喃自語。
「瑪露姊姊?」芝華疑惑的看著瑪露,其實他早已察覺到瑪露一定是戀愛了!
「姊姊,我已經知道了,你有喜歡的人對不對?」芝華憂愁的說。
「芝華...對不起......」瑪露只能向芝華道歉了。
「沒關係,我仔細的想過了,不要復仇了好不好?大家一定也希望我們兩個能夠獲得幸福啊!」芝華說出自己的感想。
「謝謝你,芝華」瑪露輕輕抱著自己最喜歡的妹妹。
隔天翌日的早晨,陽光輕輕照耀著兩姐妹,雖然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好天氣,萬里無雲的天空是多麼美麗,但兩人根本無心去欣賞這一切,因為...戰爭就要如期爆發了!從這裡可看到千軍萬馬的西拿蒙軍隊正要攻打法皇國,而法皇國必定也會堅強抵抗,瑪露開始擔心貝納了。
「貝納!我要去找他,他要去打仗了......」瑪露心急如焚,就婉如熱鍋上的螞蟻。
「姊姊,外面很危險的......」芝華勸阻了瑪露。
「我一定要去見他,說不定...這一仗...他可能就......」瑪露越想越擔心,便不顧慮芝華,一人獨自前往了法皇國。
瑪露這是第一次進入法皇國,但碰巧卻起霧了,她迷失了方向,根本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只能盲目的前進,就快要到達目的地時,瑪露卻已渾身是傷,倒在地上。
「唔...唔...」瑪露終於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嘿...兩國終於要開戰了......」從旁傳來一震沙啞的聲音。
「哼哼...如果兩國開戰,得利的就是我們南夏了......」還有一毛骨悚然的笑聲。
瑪露對這兩位神秘使者的談話有點摸不著頭緒,只覺得這事情一定有溪蹺,便開始趴在地上仔細聆聽著。
「這一次的事情辦得真成功啊!」其中一人說。
「被人聽到就不好了,走吧!」另一人提議,接著他們就離開了。
「好一個計中計!真是狠毒...假如西拿蒙和法皇國相爭的話,得利的就是南夏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計畫,並不是法皇國做的,我得快去告訴貝納才行...」瑪露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定,接著又不顧身體所受的傷,去尋找貝納。
皇天不負苦心人,她終於到達法皇國了!那時貝納正在城門監督士兵們,看到身負重傷的瑪露大為驚訝。
「瑪露!怎麼會傷成這樣子?」貝納十分痛心。
「貝納...先不要管我...的...傷,戰爭是南夏的計中計啊!」瑪露激動的說。
「計中計?我不明白...瑪露?」貝納聽得一頭霧水。
「八年前的戰爭...還有現在...都是南夏所設計的,南夏國王打算趁法皇國和西拿蒙兩敗俱傷的時候從中得利呀!快...停止戰爭...」瑪露接著說出真相。
「這...我知道了,我會去做的!瑪露...謝謝你......」貝納苦笑著。
「嗯...等事情完成後...我也有話...要說......」瑪露笑著。
「當然!我會聽你說的!」貝納爽快的答應了瑪露的要求。
隨後,貝納將瑪露安置在法皇國的一家旅館,便馬上向國王呈報這一件事,國王和所有臣子都很驚訝,但是事情總算明朗了,還阻止了一場大戰爭,瑪露就是這一切的功臣,當她知道了這件好消息時也鬆了一口氣。
「瑪露,太好了!」貝納笑著說。
「嗯...是啊...我有件事情想說......」瑪露開始吞吞吐吐。
「瑪露?」貝納看著她。
「我喜歡你...貝納......」瑪露羞澀著臉。
「瑪露...你願意陪我一起渡過一生嗎?」貝納深情款款的看著瑪露。
「我願意。」瑪露簡短的說。
教堂大鐘噹~噹~噹~的響起,瑪露穿著一身雪白的禮服,手上拿著森林裡採的野花,今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瑪露接受了所有法皇國以及西拿蒙人民的祝福,順理成章的和貝納結了婚,而芝華也替她高興,看到自己最親愛的姊姊獲得幸福,她不由得也露出笑容。
「芝華!接好啦!」瑪露丟出了捧花,彷彿將她所有的悲傷一掃而空,她今後...將和貝納一同迎接新的幸福!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69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