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357

只要我長大 (nadia46, 霜玉貓兒)

樓主 霜玉貓兒 nadia46
[b]只要我長大[/b] (情人節徵文)

=^.^=~=^.^=~=^.^=~=^.^=~=^.^=~=^.^=~=^.^=~=^.^=~=^.^=~=^.^=~=^.^=~=^.^=

風和日麗的下午,希索普公園一如往常般祥和恬靜。放眼望去,可以看見拉小提琴的女孩、賣冰淇淋的婦人、恩恩愛愛的情侶以及溫馨嬉樂的親子……等各式各樣的人們。

拉杜也在希索普公園中閒晃,充分享受著「偷得浮雲半日閒」的生活。

而享受悠閒生活的拉杜,完全沒有料到一旁樹叢中正有一對紫瞳在注視著他。

「嘿嘿……讓你瞧瞧我的厲害!」具有紫髮紫瞳的小男孩踢出一顆球,而這顆球不偏不倚地往拉杜頭上砸去。

「喔!好痛!是誰踢這顆球的?」拉杜左手揉了揉被球打到的後腦勺,右手拿著球問。

「是我,大哥哥。」小男孩好整以暇地從樹叢中走出。

「你……你……你……你是誰?」眼見前一刻還氣得滿臉通紅的拉杜,後一刻表情卻突然變得一臉疑惑地問著,小男孩當場傻眼。

男孩在心中嘀咕:這大哥哥果然是個呆子。

之後,男孩裝做一本正經地說:「咳!你聽著,我是月光仙子派來的使者。因為你平日太花心,壞事做盡,已經達到人神共憤、天理不容的境界,所以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嗯……我平常應該是沒做什麼壞事啊?況且現在是大白天,月光應該很弱吧……咦?小弟弟跑哪去了?」趁拉杜還在思考小男孩話中之意時,小男孩早就腳底抹油、拔腿就跑啦!

「可惡!我被騙了!」原地,只剩下氣得跺腳的拉杜。

=^.^=~=^.^=~=^.^=~=^.^=~=^.^=~=^.^=~=^.^=~=^.^=~=^.^=~=^.^=~=^.^=~=^.^=

小男孩一直跑,跑到了田園茶館,往回頭看,確定拉杜不會追上來後,開始捧腹大笑。

「哇哈哈……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呼……哈哈……」男孩邊喘氣,邊持續笑著。

雖然來不及把他的愛球拿回,不過能整到想整的人,男孩還是很樂。

「拉亞,瞧你笑成這樣,你是不是又去做什麼壞事了?」說這話的,是寶路花三姊妹中的小妹─芝華。由於大姐溫迪去醫院看病,二姊瑪露在學校參加社團活動,所以此刻是由芝華在看店。

「你應該學學你妹妹瑪亞,你看她多乖呀!」芝華衝去坐在店內吃藍莓慕斯的瑪亞身邊,戳戳她的臉。

「唉唷!芝華姊姊,妳別這樣……」跟拉亞一樣具有紫髮紫瞳、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瑪亞,正是拉亞的妹妹。由於雙方父母是世交,所以拉亞瑪亞兩兄妹跟寶路花三姊妹的感情甚好,平時兩人常常會來光顧田園茶館。

「哼!芝華姊姊偏心!」拉亞看見芝華對他妹妹那麼好,雙手在胸前交岔,以示不滿。

瑪亞見狀,偷偷地竊笑著,心想:笨哥哥,居然連我的醋都吃。

瑪亞知道,她哥哥拉亞不單單只是把芝華當大姊姊看待,對芝華還多了一份愛慕之情。

「好啦好啦,拉亞乖,趕快去洗手,洗完手來吃點心吧!」可惜的是芝華完全不知情,她摸摸拉亞的頭,只把他當小弟弟看待。

拉亞雖有滿腹的不滿,也不願跟自己的口腹之慾過不去,於是乖乖地聽芝華的話去洗手。

拉亞洗完手後,在瑪亞的身邊坐下,芝華把黑森林蛋糕端給拉亞吃。

「哥哥,你剛剛是在笑什麼啊?」雖知道八九不離十是跟整傳言中芝華喜歡的對象─拉杜有關,但是瑪亞想知道她哥哥是怎麼整對方的。

「妳想知道?耳朵靠過來。」拉亞鬼鬼祟祟地在瑪亞耳邊說悄悄話。

「噗~結果他真相信啊?」瑪亞在一旁咯咯笑個不停。

「是啊是啊,很蠢吧!」拉亞想起剛剛拉杜一臉拙樣,就止不住笑意。

「光這樣還不夠呢!妹妹,我接下來要交代妳一件神聖的任務!」拉亞的眼神中充滿著算計的意味,緩緩地從口袋中拿出一支簽字筆。

「不會吧……哥哥,那落伍了啦!」瑪亞不愧是拉亞的妹妹,拉亞話都還沒說,她就已經知道他想做什麼。

「你們這兩個小鬼頭從剛剛就在偷偷摸摸說些什麼啊?」芝華雙手插腰地加入兩人的話題,十足有媽媽的架勢。

「呃……沒什麼、沒什麼……」兩人很有默契地結束話題。

但很不巧地,拉杜正好在這時光顧田園茶館:「芝華,就只有妳在看店啊……咦!?你不就是剛剛那個小鬼嗎?好啊……被我抓到了吼!」

「糟!快跑!」拉亞本想從窗邊逃走的,但眼明手快的芝華馬上就抓住了他。

「親愛的拉亞小弟弟,我想你還欠我一個解釋吧……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呀?」說這話時,芝華向拉亞投以一個好甜好甜的笑容。

拉亞以眼神向瑪亞求救,而瑪亞只有用右手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可惡的妹妹……關鍵時刻都幫不上忙……)拉亞心想。

不等拉亞開口,在一旁的拉杜把剛剛在公園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芝華。

「原來是這樣……拉亞呀……整拉杜這種事只有我可以做,知道嗎?」芝華繼續甜甜地笑著,不過對象換成了拉杜。

「啥!?」拉杜此時看見芝華的笑臉,卻沒來由地打起冷顫來。

「為什麼就只有妳能欺負他,那是因為妳喜歡他!所以妳想獨占他對不對?」拉亞受夠了,他不想芝華老把他當小孩子看待!

「哥哥!」一旁的瑪亞也急了,她沒想到今天的拉亞特別的……呃……大膽!?

「呃……拉亞……你知道你剛剛說了什麼嗎?」芝華懷疑剛剛那句話真的是出自一個七、八歲小男孩的嘴巴嗎?

拉杜腦袋則是呈現完全爆炸狀態……

「我知道,也很清楚自己說了些什麼。因為妳認為我只是小孩子,所以根本不了解我的看法,也不了解其實我很喜歡妳的!」此刻的拉亞,就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激動地說著。

「啊!?喔……我也很喜歡你啊!」芝華原先愣了一下,後來她認為那只是因為拉亞看太多連續劇,受其影響而有樣學樣,所以她開玩笑式地回應著拉亞。

「妳只是在開玩笑的!妳根本就不是真心的!!!」拉亞看到芝華對於他的心意完全不當一回事,憤怒地離開。

「哥哥……等等啊!」瑪亞想要去追拉亞,卻被芝華阻止了。

「讓他去吧……過一陣子他的心情平復,自然就會回來了。」芝華依舊認為拉亞是在耍任性。

「芝華姊姊,哥哥他……是真的喜歡妳呀!」瑪亞認真地對芝華說著,之後往門外衝去。

「芝華,我想……我該走了……」從頭到尾像是局外人的拉杜,這時也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跟芝華道別。

田園茶館中,只剩下兀自發著呆的芝華……

=^.^=~=^.^=~=^.^=~=^.^=~=^.^=~=^.^=~=^.^=~=^.^=~=^.^=~=^.^=~=^.^=~=^.^=

等到瑪露回來,一進門便看見靈魂出竅般的芝華。

「妹妹,回魂啊!」瑪露兩手抓著芝華的肩膀搖著。

「啊……這不是肯德基!!!」回魂後的芝華突然大喊,嚇了瑪露一跳。

「妹妹……妳還好吧?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看醫生?」瑪露趕緊將手往芝華額頭上摸去,看看她有沒有發燒。

「沒……沒事啦!呵呵……」芝華試圖以乾笑掩飾自己剛剛的失態,但這招對瑪露是沒用的。

「是嗎?妹妹,妳要是有心事的話,我想還是說出來比較好,說不定我可以提供妳一些建議喔!」瑪露對芝華投以會心一笑,想使芝華安心一些。

芝華想,說不定瑪露真的有什麼好的建議,所以就把剛剛拉亞對她的告白告訴了瑪露。

「喔……原來如此啊!」瑪露聽完後笑了笑,了然似的點了點頭。

「姊,妳認為那麼小的小孩子知道什麼是情愛嗎?」正所謂「事不關己則已,關己則亂」。平時看來精明的芝華,此時卻茫然不知所措。

「我認為拉亞是知道的,今非昔比,現在的小孩都很早熟的。我想,更重要的應該是妳對拉亞的感覺吧!妳喜歡拉亞嗎?」瑪露專注地看著芝華,認真地問。

「我……我不知道……」因為事出突然,芝華的腦袋仍舊呈現一片漿糊狀態。

「妳好好想想吧……對了!再過幾天就是情人節了,我得去準備巧克力了。」瑪露對芝華嫣然一笑後,轉身走向廚房。

接下來的幾天,雖然瑪亞仍有來光顧田園茶館,但就是不見拉亞的影子。

而這幾天,芝華異常地想念拉亞。她想起之前她看店時,拉亞都會來幫她的忙,幫她洗碗、掃地、以及招待客人……等。還有拉亞吃著她做的點心時,那一臉陶醉的神情……那時,她不知道拉亞是喜歡自己的。

眼看著情人節即將到來,芝華心想……或許……她該做些什麼……

=^.^=~=^.^=~=^.^=~=^.^=~=^.^=~=^.^=~=^.^=~=^.^=~=^.^=~=^.^=~=^.^=~=^.^=

自從上次的告白事件後,已過了五天。這五天,不管瑪亞怎麼勸,拉亞就是不肯去田園茶館。

此刻,拉亞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

由於今天是情人節,街道上到處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雜貨店也賣著各式各樣的巧克力。

拉亞看見這種情景,想起芝華不把他的告白當作一回事,心中就升起一把無名火,對著人群大喊:

「情人節給我去死去死!!!」

路上的行人,全都像電影停格般靜止了下來。在下一秒,大家的目光都往拉亞看去,其中還參雜些竊竊私語,內容不外乎為:

「那是誰家的小孩呀!真沒教養……」

或是……

「好可憐喔!還這麼小,精神就不正常了……」等諸如此類的話。

拉亞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將帽緣往下拉些。

不知是不是因為拉亞剛才的大叫,使瑪亞找到他。瑪亞衝到拉亞身旁,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哥哥……呼……終於找到你了……」

「妹妹,妳為何跑得這麼喘?」看見瑪亞匆匆忙忙地跑來,拉亞不解地問。

「田園茶館爆炸,芝華……芝華姊姊她……受傷而被送去醫院……」瑪亞邊喘著氣邊說著。

「甚麼!?妹妹妳快帶我去醫院!」聽到自己的心上人受傷送醫,縱使前一刻還在生她的氣,這時也早已忘了一乾二淨,心急如焚地跟瑪亞趕往醫院。

=^.^=~=^.^=~=^.^=~=^.^=~=^.^=~=^.^=~=^.^=~=^.^=~=^.^=~=^.^=~=^.^=~=^.^=

拉亞匆忙趕到芝華的病房,一進門就發現芝華的大姊溫迪、二姊瑪露以及瑪露的男朋友─雅史站在病床旁。

「雖然這次田園茶館爆炸好像是一場意外,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問一下,芝華,妳在廚房時有沒有發現什麼異狀?或是妳推測有可能造成這次爆炸的原因為何?」身為費拿魯城警局局長的雅史,不論何時都保持著理性的態度處理事情。

「嗯……是沒發現什麼異狀啊……啊!這次我做巧克力時,跟貓兒拿了這個……」芝華邊說,邊將一包物品拿出,上面寫著「獨門戀愛秘方─核融可可亞粉」。

貓兒全名為霜玉貓兒,是芝華的好朋友。平日喜歡做一些危險的實驗,所以其住所常常發生爆炸事件。最喜歡的課外讀物,聽說是叫做「爆炸為我友」。

「貓兒!?」其他人異口同聲的大叫著,再看了一下芝華拿出的物品後,眾人瞬間明瞭這次爆炸事件的「肇事者」是誰。

這時,芝華看見了站在門口的拉亞跟瑪亞。

瑪露順著芝華的目光望去,才發覺到拉亞跟瑪亞的到來。她跟其他人說:「好啦好啦!我想我們也該回去茶館了,今天是情人節,客人應該會很多才是,再不回去準備客人都要跑光了。」

溫迪了然地笑了笑後往門口走去,而雅史則是不明究理地情況之下被瑪露拉出去。

「哥哥,我想先去一下廁所。」瑪亞在他們走後,也很識趣地離開。

等其他人走後,芝華跟拉亞因為感到尷尬而無語,房內一片寂靜。

後來,兩人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為了打破沉默,同時開口說:

「對不起!你的巧克力我來不及做好送給你!」

「對不起!我不應該耍脾氣的!」

芝華跟拉亞同時說完後,相視大笑。

「我果然只是個小孩子,不夠成熟……現在的我,還配不上妳。妳可以等我長大嗎?我長大後一定會成為一個溫柔體貼的好男人,並且賺很多很多的錢,讓妳能過著幸福且不愁吃穿的日子!」兩人笑完後,拉亞對芝華認真地說著,眼神中帶有百分之百的誠懇。

「可以!不過要我等你長大的話,我有個條件!」芝華偏著頭,眼珠子轉了轉後對拉亞說著。

「什麼條件?」雖然這麼問著,不過拉亞心想不管芝華開什麼條件他都會答應的。

「就是……在你長大之前,只有我能整你!當然,你長大後也一樣!」芝華促狹地對拉亞眨了一下眼。

「沒問題!」拉亞的笑容中,似乎帶有小惡魔的氣息。

畢竟在這一對俏皮小冤家的愛情道路上,是誰整誰還不一定呢!

=^.^=~The End~=^.^=

總字數:3613字

=^.^=~=^.^=~=^.^=~=^.^=~=^.^=~=^.^=~=^.^=~=^.^=~=^.^=~=^.^=~=^.^=~=^.^=

貓兒碎碎唸:
天音:「貓兒…妳知道妳寫了些什麼嗎?」
我:「不…我不知道……(核爆)」
說真的…這是人家第一次寫姊弟戀……
而且男主角還是個不到青春期的小孩……(汗)
所以寫起來很怪…大家就將就點看吧……(茶)
(天音:「應該說是妳寫的言情小說都很奇怪吧……」)
總之在這預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唷!!!^O^
[s]也請同為「去死去死軍團」的團員繼續爲情人節去死去死努力!XD(毆)[/s]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69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