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827

RE:【小說】碧藍詩篇 更新至20&第一季後記 (2019.08.13,新增人物圖:雷納克斯)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這幾天因為要跟家人去山上玩,所以就特例同時更新小屋與板上了

不過這幾天都在下噢,希望到了山上不會太冷...(望

碧藍詩篇21

在奧巴尼大樓三樓的室內決鬥場之中,身穿便服的莫妮卡正坐在室內決鬥場牆邊的板凳上,並且將自己的身體靠在牆壁上。
 
此時的莫妮卡上半身穿著紅色格紋襯衫與灰色毛衣,下半身則是穿著藍色的長褲與短靴,並且將自己的外套放在一旁。
 
而當莫妮卡還正抬頭望著天花板發呆的時候,她的手機也就直接在被擺在自己的身邊,大聲地播放著〈化裝舞會舞曲〉(The Masquerade Waltz)。
 
<*附註1:此處的〈化裝舞會舞曲〉,是阿拉姆.哈恰圖良(Aram Khachaturian,二十世紀的蘇聯亞美尼亞作曲家)於1941年所作之管弦樂曲的圓舞曲部分,後來被應用於一個相同名稱的歌劇的組曲。。>
 
聖誕夜的時候在餐廳外遇到瑞文與瑪麗安之後,莫妮卡邀請兩人與他們一起吃晚餐,不過後來瑞文卻提出了想要在寒假的時候,與莫妮卡決鬥的請求。
 
於是就在一月二日的這一天,莫妮卡自己帶著牌組與決鬥盤,來到了與瑞文約定要決鬥的地方──奧巴尼大樓三樓的室內決鬥場。
 
當時莫妮卡本來想要婉拒瑞文的請求,但是不知為何,莫妮卡當下完全沒有產生想要婉拒瑞文的感覺,甚至有種下意識遭到強迫的感覺。
 
彷彿就像是被一隻獅子威脅,當時的莫妮卡完全不敢婉拒瑞文,而變成了如今莫妮卡答應與瑞文決鬥的請求。
 
就在這個時候,身穿大衣與全套西裝、拿著公事包的瑞文走進了室內體育場,而跟在瑞文背後的,則是身穿大衣與全套制服、拿著書袋的瑪麗安。
 
「這首曲子是哈恰圖良的〈化裝舞會舞曲〉吧,可惜今天我們會跳的舞比較粗暴,浪費了這首曲子的優雅旋律。」瑞文在莫妮卡起身的時候說道:「不過很多的時候,這種舞曲其實聽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瑞文與瑪麗安將各自的大衣脫下之後,接著放在其中一張板凳上,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化裝舞會〉的最後一個高調結束了,並且莫妮卡的手機接著播放起〈帝王圓舞曲〉(Emperor Waltz,德文:Kaiser-Walzer)。
 
<*附註2:此處的〈帝王圓舞曲〉是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 II)在1889年的時候,用於奧地利皇帝法蘭茲.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出訪德國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的時候著作的樂曲。>
 
莫妮卡想要將手機的音樂功能關掉的時候,瑞文卻笑著抬起了手:「沒關係的,就讓樂曲繼續播放下去吧──不然一大清早只有我們幾個,不放一點背景音樂,總覺得有些單調。」
 
瑞文在這個時候對瑪麗安使了一個眼神,後者於是對莫妮卡說道:「不好意思,莫妮卡小姐,我們首先想要向妳道歉一下。」
 
「妳說要道歉道歉……但是我們之間有發生過什麼樣的誤會,有需要讓妳與瑞文先生道歉嗎?」對於瑪麗安所說的話,莫妮卡有些困惑的歪了一下頭。
 
「雖然妳可能無法理解,但是基於良心方面的因素,我覺得還是應該要告訴妳比較好。」瑞文說道:「因為我用了一些不太正當的手段,讓妳無法拒絕我的請求,而答應與我決鬥。」
 
莫妮卡因為吃驚而睜大了眼睛,瑞文聳了一下肩膀:「既然妳都有自覺了,那麼我就只能告訴妳了─我使用了能夠操弄語言的力量,讓妳答應與我決鬥。」
 
「可是……操弄語言這種事情,你指的該不會是類似魔術之類的東西吧?」莫妮卡稍稍的抬起了手:「至少據我所知,這個世界上似乎不存在能夠操弄語言的人。」
 
「其實這個世界上,的確或多或少存在能夠操弄語言的人,但是上一個有這種能力的人,應該已經是劍與魔法時代的人了。」瑞文說道:「很多的時候,這種操弄語言的力量,往往來自神的力量。」
 
在神話時代的時候,人們會因為出於對命運的不確定性,而往往傾向於尋求特定的先知(Oracle),希望能夠為自己指引方向。
 
這些先知透過與神的溝通,往往成為了顯示神力的載體,因而被賦予了能夠使用具備了神的力量的語言。
 
神的力量的語言在這些先知使用的時候,往往會因為神的力量,而成為具備強制力的話語,從而影響到聽了這些話的人。
 
這種話語雖然並不具備強制的力量,但是由於神力的緣故,往往會成為一種同時具備祝福與詛咒的話語──服從話語的人會得到神的祝福,違逆話語的人則會直接承受神所降下的詛咒。
 
此一情況一直延續到英雄與君王時代,甚至從古希臘到猶太人的時代都還能找到類似的案例──企圖藉由自己的君權,否定士師.薩姆爾(Samuel)代表的神權,最後敗亡的掃羅王即是一例。
 
<*附註3:此處所指的是《舊約聖經》之中,第一代的以色列君王.掃羅王(King Saul)因為違抗上帝的旨意,且老年之後性格獨斷而傲慢,招致自己最後的敗亡。也有一種偏向歷史的說法,認為掃羅王其實開啟了神權與君權之間的鬥爭。>
 
此種力量在羅馬帝國稱霸歐洲的古帝國時代,便逐漸的失傳,最後卻是在劍與魔法時代再度興盛──然而此時的先知,已經轉變為手拿聖經的傳教士了。
 
但是語言的力量在神的力量被特定集團壟斷之後,性質上逐漸改變了──此時的神性語言因為使用者本身的能力,又透過絕對的信仰加成,而逐漸的變質,最後形成具備強制性的話語。
 
「但是即便是神的力量,也不太可能會是隨便一個路人A就能擁有的,更何況你我都只是凡人。」莫妮卡對瑞文說道:「再者,文藝復興時代以降,神的力量就已經徹底失去蹤跡了,你的主張無異於癡人說夢。」
 
「這可就很難說了,妳自己就具備神的力量,卻否定神的力量──妳可曉得,那些楔形文字,可是連倫敦決鬥學院聘請的語言學家,都能難倒的。」瑞文指向了莫妮卡後說道:「還是說,讀懂楔形文字其實是一種家族基因?」
 
莫妮卡在一瞬間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知道自己能讀懂楔形文字,的確是一種神奇的事情──更何況這種事情,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莫妮卡的手機音樂功能因為〈帝王圓舞曲〉播放完畢,而接著轉換為播放〈天鵝湖組曲〉(The Swan Lake Suite)。
 
<*附註4:此處的〈天鵝湖組曲〉是俄羅斯十九世紀的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配合其所著作之芭蕾舞劇,而著作的舞曲。>
 
「有些事情無法現在就用三言兩語解釋清楚,但是為了讓妳能夠了解這個世界真正的模樣,這場決鬥是必要的。」瑞文淺笑著抬起了自己的手:「畢竟妳也有這個義務,來認識這個世界真正的模樣。」
 
*
 
莫妮卡與瑞文都戴上決鬥盤之後,便接著找了一個平台,而瑪麗安則是在找了一個板凳坐下之後,從自己的書袋之中拿出了精裝版的《神曲》(Divine Comedy,義大利文:La Divina Comedia)。
 
於是莫妮卡與瑞文分別將各自的牌組裝入決鬥盤之中,並且在展開了各自的決鬥盤之後,接著啟動了各自的決鬥盤。
 
瑞文在決鬥宣告展開的時候,也抬起了手:「這場決鬥是我勞煩莫妮卡小姐進行的,那麼就有勞莫妮卡小姐先攻吧。」
 
莫妮卡於是抽出了卡片:「那就由我先攻了,這一回合,召喚機甲高速騎士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於是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拿著一面大型盾牌與一把長槍,並且配備銀色鎧甲的機械戰士。(莫妮卡手牌:2,後台:3
 
機甲高速騎士ATK2000/DEF1100,等級4,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或陷阱卡。
 
在莫妮卡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瑞文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當我的場地上沒有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怪獸的場合,通過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特殊召喚創世槍騎士到場地上採取攻擊狀態。」
 
於是瑞文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一把長槍,披著金色的鎧甲,並且騎著一匹棕色駿馬的戰士。(瑞文LP5000-1000=4000
 
創世槍騎士ATK2800/DEF 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沒有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怪獸的場合:通過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可以特殊召喚此卡到場地上。
 
怎麼可能,居然用這種方式跳出了等級8的怪獸莫妮卡望向了[創世槍騎士]的時候,也輕輕的咬住了牙。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創世變異。」瑞文拿出了卡片:「在這張卡的效果下,我可以通過將[創世槍騎士]送入墓地,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等級與[創世槍騎士]相同的同步怪獸與場地上。」
 
創世變異,通常魔法
1.      此卡發動後,指定己方場地上一體光屬性怪獸:通過將被指定的怪獸送入墓地,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等級與被指定的怪獸相同的同步怪獸與場地上。
 
只見[創世槍騎士]被光芒所包覆,並且變成了一個手中拿著一把金色長槍與一面長形盾牌,身上披著白金色鎧甲的少女戰士。
 
創世公主─法烏斯提娜ATK3000/DEF250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光屬性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光屬性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己方場地上的光屬性怪獸作為對象的魔法卡或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法烏斯提娜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我方場地上的光屬性怪獸作為對象的魔法卡或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瑞文握住了手:「並且當法烏斯提娜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莫妮卡露出訝異的表情的時候,瑞文揚起了手:「戰鬥!法烏斯提娜對[機甲高速騎士]發動攻擊─沉睡之罪(Thanatos Guilt)!」
 
只見[創世公主─法烏斯提娜]舉起了長槍之後,朝著[機甲高速騎士]劈過去,並且將後者消滅。(莫妮卡LP5000-{[3000-2000]+2000}=2000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公路救援!」莫妮卡抬起了手:「在[公路救援]的效果之下,將被戰鬥破壞的[機甲高速騎士]特殊召喚到場地上!」
 
公路救援,通常陷阱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己方場地上的機械族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之後,將被破壞的怪獸特殊召喚到己方場地上。
 
雖然勉強借用[公路救援]的效果,將[機甲高速騎士]給拉回場地上,但是在一次攻擊之中一口氣被扣3000分的生命值實在很要命……莫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的吐了一口氣。
 
「莫妮卡小姐,妳要是連我這種程度的人都無法應付,妳可不具備統御神之卡的力量的資格。」瑞文淺淺的笑了一下:「我可是被請求要找妳,才刻意費工夫來找妳決鬥的,還是紐約學院的學生會長其實並不強?」
 
「你敢挑釁我,我會讓你知道我才沒有那麼好對付──因為很不幸的是,我活了十多年以來,還不曉得挫折是什麼。」莫妮卡冷冷地說道:「何況雖然被扣了3000分的生命值,但是我還沒有輸掉(I am still standing)呢。」
 
果然還是有點程度的,畢竟恩基看上的人,不應該是個華而不實的人……瑞文看到莫妮卡的雙眼之中泛出火花的時候,也在這個時候淺笑著覆蓋三張牌,並且宣告回合結束。(瑞文手牌:1,後台:3

板務人員: